掮客全文阅读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老朽认为,此事的关键人物就是赵琰,赵琰若能再仔细的提供这来龙去脉,应该可以知道下毒的过程或是…真正的主使者。」

      雷克斯点头道:「嗯!那就交给我来问吧!」

      阎栩心担心道:「但是元颢不是要白影现在去找他吗?」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就说胡龙牙还在找人就好了,若能从赵琰那知道一些事,我们也能掌握比较多筹码应付元颢,小伙子,老朽跟你走一躺地牢吧!」

      胡龙牙看着病床上的陈庆之,便气愤的道:「我也去!」

      陶弘景指示道:「不!龙牙在此保护陈将军,虽然老朽已命人煎煮了一下药,倘若陈将军的病情有任何恶化,马上在叫阎姑娘来通知老朽。」

      夏柔矜也想为大家做一点事,故问道:「师父,那我呢?我也想帮陈将军的忙。」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嗯!那柔矜去营区的药房找找看,有无相关的药书或是解毒的药材。」

      夏柔矜点头道:「是!」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小伙子,走吧!」

荥阳城地牢

      赵琰大喊道:「我是冤枉的啊~~我是冤枉的啊~~」,两名士兵将赵琰丢入牢房便转头离开。

      赵琰仰天长叹道:「唉~~~天啊!这是我第二次被关进这个牢里了!」

      「哼!你这个叛徒早该被关进来了!」隔壁牢房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赵琰贴着铁桿向旁望道:「这声音不是…是…杨昱…杨大人吗?」

      杨昱生气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赵琰赶紧解释道:「我没有啊!杨大人您误会了,我本来是想要潜入梁军阵营中窃取他们情报的,但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揭穿了。」

      杨昱不屑道:「信你才有鬼,定是你暗中帮助梁军,否则他们怎幺会这幺容易就攻下荥阳城?」

      赵琰紧张道:「唉呀!杨大人您误会了,我知道的事情少、职位又低,就算想提供军情给他们也没东西啊!这一切都是梁贼挑拨离间的计谋啊!」

      赵琰继续装可怜的说道:「这是真的啊!梁贼心计这幺重,我怎幺可能加入他们嘛!」

      「不会加入嘛!那不知道是谁…已经当了“新”魏国的太傅啦!」雷克斯走过来笑道。

      赵琰紧张的说道:「啊!什幺…什幺太傅啊!我不知道!」

      雷克斯对侍卫说道:「带他出来!」

      「是!」

      赵琰紧张的看着侍卫道:「你们…你们要干嘛!」

      雷克斯笑道:「不要问这幺多,你毒杀我军重要将领,当然要请你出来聊个天啊!」

      赵琰紧张的退了二步傻笑道:「聊天?要聊…这里聊就好啦!」

      雷克斯摇头笑道:「除了聊天之外,我们还发明了一些好玩的刑具,想请赵大人帮我们指点一下。」

      杨昱惊讶道:「毒杀梁军将领?赵琰毒杀了谁?」

      雷克斯冷道:「跟你又不熟,干嘛跟你讲!…守卫把赵琰带出去。」

      「啊!等等…我真的没有下毒啊!我真的没有下毒啊!」赵琰一面喊道一面被士兵给拖出去。

到了地牢上层的刑台

      雷克斯笑道:「如何啊!我帮你在杨昱面前演了这场戏,你觉得如何啊!」

      赵琰看了刑台上的刑具吞了个口水道:「演戏…真的只是演戏吗?」

      雷克斯张着双手一派轻鬆的道:「这幺一来,你就不会被他们怀疑投靠梁军啦!上次你不是也帮我演了一场戏给尔朱吐一吐看吗?」

      赵琰疑惑道:「尔朱吐一吐?你是指尔朱吐没儿吧!」

      雷克斯不耐道:「不然咧!还有谁的名字取得这幺难唸啊!吐一吐比较好唸啊!」

      赵琰指了刑具道:「可是…这些…」

      雷克斯收起笑容严肃道:「当然!如果你讲的东西,并不是我想要听的,嗯~~~」

      赵琰紧张挥手道:「喂喂喂!我当初没这幺对你吧!」

      雷克斯托着下巴道:「我和陶前辈都相信你不是下毒的兇手,但若找不出真正的主谋,那你势必就是那个牺牲品啦!」

      赵琰面有难色道:「啊!这…」

      陶弘景抚着白鬍道:「若赵大人能据实以报,老朽保证必能让你安全的离开地牢。」

      赵琰叹了一口气,人像洩气的皮球一样,摊在椅子上缓缓的道:「唉~~~若能得到陶大人的保证,那当是让小人最安心的一件事,好吧!只要是陶大人想知道的,小人必据实回答。」

      陶弘景抚着白鬍笑道:「好!那就把此次献酒的过程全部说出来,从得到酒之后到被抓来地牢的经过,老朽都要知道。」

      赵琰无奈的点头道:「唉~~~是!」

      (哇!陶前辈的一句话,就让赵琰乖的跟只小猫一样,若是由我来问的话,不知道又要折腾多久了。)雷克斯再次对陶弘景个人的魅力和气势,觉得相当钦佩。

过了一会儿

      陶弘景抚着白鬍道:「嗯!照老朽的推理来看,这毒应该是元颢下的没错,只不过…小伙子应该也会中毒才是,但为何在你身上完全看不到中毒的迹象呢?」

      雷克斯怀疑问道:「但若这幺说来,如果我也中毒的话,那表示赵琰也中毒啰!」

      陶弘景点头道:「嗯!没错!但元颢为了找一个替死鬼,在最后还特地让赵琰喝下渗有解药的酒,如此才能将罪过全推给赵琰。」

      赵琰顿了叹道:「唉~~~所以他是真的想任命我成为太傅吗?还是…假的啊!我还在想终于轮到我过好日子了,唉~~~」

      雷克斯指责骂道:「你还在想你的太傅啊!你现在连命都保不住了,还在想太傅……你真的是财迷心窍!」

      赵琰装着无辜道:「这不算财迷心窍吧!我又没有要钱…我只是…只是…」

      雷克斯摇着头不屑道:「是是是!你不要“钱”你只要“权”,这样对吧!」

      赵琰搔着头尴尬笑道:「嘿嘿嘿~~」

      雷克斯托着下巴道:「唉~~~但我还是不懂,为何我没中毒啊!还是因为昨天赵琰有给我吃下解药,所以药效还在吗?」

      陶弘景疑为的问道:「解药?小伙子你昨天有吃什幺解药?」

      雷克斯看着赵琰道:「就穿心散的解药啊!昨天赵琰就是要带我去尔朱吐一吐的房间拿解药啊!所以才会碰到鲁安一行人,我在昏迷的时候,应该有人拿解药给我吃吧!不是吗?」

      陶弘景皱起眉头看着赵琰道:「穿心散的解药?」

      赵琰结巴的说道:「昨天…昨天是要去拿…去拿…解药没错啦!但……」

      雷克斯着急问道:「但…但什幺啊?你说话也要陪养情绪啊!」

      赵琰眼神飘移不定的道:「呃……因为最后鲁安跑出来闹场后…我就…忘了……忘了解药的事了。」

      「啊~~~」雷克斯突然大喊着。

      赵琰赶紧解释道:「但是我想起来之后,有立即请陶大人帮你检查身体的状况,那时候陶大人说你的身体只是比较疲累而已,没有什幺大碍,我就以为……你在打赢尔朱吐没儿之时,就有从他身上搜到解药吃了吧!」

      雷克斯激动道:「你想太多了,若我早已吃了话,那干嘛还叫你带我去找解药啊!」

      赵琰讶然道:「啊!那就怪了,不会…是以毒攻毒之后,不小心就解开了吧!」

      陶弘景问道:「小伙子中穿心散的毒多久了?」

      雷克斯叹道:「唉~~有一个月了吧!」

      陶弘景再追问道:「在这一个月之间,心脏或身体有任何的不适吗?」

      雷克斯摇头道:「都没有!」

      赵琰挑着眉道:「那太奇怪了吧!」

      陶弘景伸出手道:「嗯~~~小伙子再让老朽把脉看看。」,雷克斯伸出右手让陶弘景把着脉搏,脑中充满着疑问。

      (若再加这一次…就总共三次了,第一次碰到尸毒、第二次是穿心散、第三次是元颢的毒药…我的身体究竟是怎幺了,是因为灵界王给我的身体不怕毒吗?还是……)雷克斯心中充满许多的问号。

      「你们果然在这里!」胡龙牙急忙的走了进来。

      陶弘景担心问道:「怎幺了吗?是陈将军的病况变严重了吗?」

      「不是!是……」胡龙牙看着赵琰面有难色。

      陶弘景知道胡龙牙的意思后,转头对赵琰道:「为了不露出破绽,赵大人还是先请你暂时待在牢房,在这段时间里再想一下,看还有没有其他可疑之点。」

      赵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那我……」

      陶弘景欣然道:「放心!老朽答应的事绝对会做到。」

      赵琰低头供手道:「是!再劳烦陶大人了。」

      陶弘景喊道:「守卫,带赵大人下去。」

      「是!」

      雷克斯举手道:「等等…你这样下去会被怀疑的。」

      赵琰疑惑问道:「啊!那…不然呢?」

      雷克斯笑道:「我从鲁安那里学到了一招。」

      「哪一招…」(碰!),赵琰还没说完,就被雷克斯揍了一拳。

      「啊~~~这…这又是哪一招啊!干嘛打我啊!」赵琰气愤的道,他的左脸颊马上就肿了起来。

      (早就想扁你很久了,真爽!),雷克斯理所当然的笑道:「都说是抓你出来行刑的,你若完好如初的回去,一定会被杨昱视破,当初鲁安可是在我身上划了一刀啊!还是你想被我划一刀啊!」

      赵琰生气又无奈的举手道:「不用,心领了!」

      「好啦!可以带“太傅大人”下去了。」雷克斯高兴的笑道顺便酸了一下。

      「是!」

      (该死的家伙,你给我记住。)赵琰瞪了雷克斯一眼,心中不悦的想着。

      待赵琰被带下去后,胡龙牙急道:「元颢一直要找白影,我快挡不住了!」

      雷克斯不以为意的道:「去哪里再生一个白影给他啊!就跟他说找不到就好啦!」

      胡龙牙摇头道:「怎能如此说,在军队里无故失蹤可是会以军法审判的。」

      雷克斯挥手道:「不然说已经派他去执行秘密任务了,找不到他。」

      陶弘景抚着白鬍道:「嗯!老朽觉得,若从白影这边下手,应该更能知道元颢心里的想法或秘密才是。」

      胡龙牙看着雷克斯道:「嗯!陶大人说得有道理。」

      雷克斯看到两人都望着他,摇头苦笑了一下道:「唉~~~好吧!不要再看我了,把白影的铠甲拿来吧!我去就是了!」

      陶弘景抚着白鬍笑道:「呵~~~小伙子可是不二人选啊!」

      胡龙牙点头道:「嗯!反正雷克斯已在皇宫里扮过一次了,没问题的。」

      陶弘景笑道:「喔!原来小伙子已经装扮过啦!」

      看着二人一搭一唱的,雷克斯苦笑道:「唉~~前辈,我的身体…真的没中毒吗?」

      陶弘景分析道:「以老朽的经验来看,你的身体到目前为止是都满正常的,但不确定是否因为小伙子你吃到的毒性较轻,导致中毒的症状较为缓慢,还是有其他的因素造成你体内的毒物消失,但关于元颢下毒的这一点,待会儿你可以试探着问他,或许能因此推理得知你身上的怪状况。」

      雷克斯点头道:「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

雷克斯换好白影的铠甲后,带上只露出眼睛的头盔便去晋见元颢

      元颢看到白影便高兴的开门迎接道:「白影将军快快请进!」

      (哼!这嘴脸怎幺和赵琰一样,看了就讨厌!),雷克斯不甘愿的道:「谢…圣上!」

      元颢大笑道:「哈~~~太好了!朕常说,得白影将军之人便能得到半个天下,如今白影将军在前,朕实在深感荣幸啊!」

      (去!怎幺感觉和赵琰一样,只会拍马屁!),雷克斯拱手平淡道:「圣上过奖了!」

      元颢笑道:「朕认为,以白影将军的身手、资历、谋略待在陈庆之麾下实为可惜,往往不能让你大展长才,故朕决议封你为我新魏国之大将军,以领白袍骑兵攻克虎牢和洛阳。」

      (切!到头来,还不是想要攻打洛阳以做他的春秋大梦。)雷克斯拱手冷道:「圣上误会了!」

      元颢挑眉笑道:「误会?什幺误会?」

      雷克斯平淡道:「白影之所以让人觉得,是一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冲锋大将,其主要原因,是因为在战役发生之前,我们就已作好所有的策略及準备…」

      元颢点头笑道:「没错!没错!」

      雷克斯冷道:「…但圣上不知道的事,真正的战略策划者,是陈庆之非白影……一场战争若没有了策略、没有了规划、没有了统帅的将领,那军队就如同矇着眼的马,完全不知何时会撞到墙。」

      雷克斯继续说道:「相对的,若没人持刀,一把刀再为锋利都没有用,而白影就是那把锋利的刀,陈将军则是持刀之人,有了陈将军没了白影,大不了只是换了一把较钝的刀而已,但没了陈将军……再厉害的刀也不会自动的去伤人啊!」

      元颢挥手笑道:「呵~~白影将军不用担心,朕已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朕接下来会任命陶弘景为我新魏国之丞相,策略之事就交由陶弘景担心就好,白影大将军只要负责帮朕当开路先锋,一路杀至洛阳即可,朕相信全天下已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大将军”你相比啊!呵~~」

      (这个大西瓜想得还真美啊!你要人家当,别人就要当啊!当初梁帝三请四请,就都请不出陶前辈了,你这个大西瓜一句话就想要人家替你卖命!想死你吧!)雷克斯不屑冷道:「若非陈将军,白影任何人都不从!」

      元颢收起笑脸本想骂道,但想想仍需白影为他领兵,故又笑道:「嗯~~大将军果然够忠诚,好!朕答应你,若你能为朕攻下洛阳,朕绝对帮陈将军找到解药。」

      (绝对?你明明就有解药吧!)雷克斯试探冷道:「圣上言下之意,是知道陈将军所中何毒啰!」

      元颢笑道:「嗯~~此毒既为魏人所下,那洛阳皇宫书库内必有解毒秘方,朕有把握可以帮陈庆之解掉此毒。」

      (真想一拳把他打晕进去里面搜!)雷克斯又试探问道:「那圣上不知是否对此毒略有所闻呢?若有方法能帮助陈将军解毒,白影才能专心于战场上。」

      元颢想了一下叹道:「唉~~~朕其实很想帮助陈将军,但无奈岁月不饶人啊!如今记忆早已退化很多了,只是隐约记起在洛阳的书库内,有着一本记载天下毒物之书,里面就有写到类似的症状,但已都是片断记忆,实为想不起来啊!」

      (切!讲来讲去就是一直要我打下洛阳,真是够了!)雷克斯心中滴沽着。

      元颢拍着雷克斯的肩道:「但请大将军放心,朕有把握能在书库中找到解药,到时再加上陶弘景的医术,陈将军定能药到病除。」

      (算了!该撤了,不管问他什幺都能够扯到打洛阳,从他这里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那倒不如直接搜他房间应该还会比较快!)雷克斯拱手淡道:「是!白影…在此先谢过圣上。」

      元颢眉开眼笑的道:「好~~好~~」

      雷克斯拱手道:「圣上,请恕白影先行告退。」

      元颢笑道:「嗯!」

      (在待下去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揍他一拳!)雷克斯心中滴沽着。

雷克斯回到主帅营后,将过程描述给众人知道

      阎栩心气愤道:「他也太一厢情愿了吧!」

      宋景休摇头叹道:「唉~~到底要流多少血,才能让世人知道,争夺这是多幺愚蠢的一件事。」

      胡龙牙担心道:「陶大人,现在该怎幺做才好?」

      雷克斯托着下巴道:「我已经想好了……」,这时众人皆看着雷克斯。

      雷克斯提议道:「待入夜之后,我来潜进元颢的营房内偷解药。」

      夏柔矜皱着眉头道:「不行!现在这个状况不能再出差错了,不能再让元颢逮到任何机会来治你的罪。」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嗯!之前没毒死你,他现在最想要的应该就是杀了你吧!」

      雷克斯挥手道:「无所谓啦!他想抓也抓不到我,就算他想抓我,我也会先揍晕他……陶前辈应该知道雷神剑的威力,只要安排的好,最多只会让他误以为我是刺客而已,他不会知道是我的。」

      宋景休挑眉疑惑道:「雷神剑的威力?你是指你身上的那把剑吗?」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但……」

      「陶前辈,我们没有时间考虑了,再来就要应付魏军的进攻了,定要救醒陈将军才行。」雷克斯直接打断说道。

      胡龙牙点头道:「我可以将附近的侍卫调开,好让你下手,但…元颢的贴身侍卫,就得靠你自己打倒了。」

      雷克斯摊着双手轻鬆笑道:「没问题!小菜一碟。」

      宋景休疑惑问道:「各位…为何一定要再和魏军冲突呢?我们不要管元颢说什幺,只要连夜撤兵就可以避开和魏军的战争了。」

      夏柔矜解释道:「即便不和魏军作战,也是要先救活陈将军,因为我们不知道陈将军身上的毒什幺时候会恶化。」

      雷克斯不耐烦的道:「不管啦!就是这样!深夜我就潜入偷药,明天一早就拔营回梁这样什幺事就都没啦!至于那个“元浩呆”就不要理他的死活啦!」

      夏柔矜担心道:「但前提是,你要拿的到药啊!若你找不到解药……或是他根本没解药呢?」

      雷克斯眉头深锁道:「唉!好烦啊!」

      陶弘景抚着白鬚道:「各位那就这样子吧!雷克斯照样执行你的计划,不管能不能得到解药,明天都要离开荥阳城,如果能回到句曲山,老朽就有办法帮陈将军解毒。」

      雷克斯怀疑问道:「句曲山?」

      宋景休道:「句曲山是前辈隐居的地方。」

      夏柔矜点头道:「嗯!只要回到句曲山,师尊就能查阅神农本草经里所记载的药草,应该对了解陈将军的病情有所帮助才是。」

      陶弘景抚着白鬚点头道:「嗯!」

      雷克斯搔着头烦恼道:「嗯!希望在元颢那里就可以找到解药,不然真不知陈将军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众人虽摇头叹着,但仍然持有一丝的希望,于是便各自去準备所需的事情。

到了凌晨丑时,雷克斯坐在陈庆之的房间内休息着

      (我此行的目的并不是要和任何人作战,这些人对我而言只不过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人、事、物,没有了我,这些事情依旧会发生着,没有了我地球依然会持续转着,我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过客而已,或许……我应该专注在我原本的任务上吧!)雷克斯看着陈庆之床边的紫霜剑发呆想着。

      此时心中挣扎着,是否应该立刻拿了紫霜剑就跑,(我的目标是紫霜剑啊!有了紫霜剑,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对!拿应该先拿紫霜剑!)雷克斯伸手準备要拿紫霜剑。

      (嘎~~)房间的门一开,夏柔矜端着一碗热汤进来。

      雷克斯回头惊讶道:「夏姑娘!这幺晚了妳还没睡啊!」

      夏柔矜笑道:「柔矜惭愧,自知无法帮上任何忙,而且这一切也是因为柔矜被抓后才引起的,如今这一点夜宵是柔矜还能做到的事情。」

      雷克斯将紫霜剑放回叹道:「夏姑娘言重了!」

      夏柔矜关心的问道:「雷公子似乎在思考什幺事情?是準备要出发了吗?不知柔矜会否耽误到你的行程。」

      雷克斯摇头笑道:「没…没什幺事!时间是差不多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喝完这一碗汤会让待会的计划更为顺畅。」,夏柔矜点头笑着将热汤放在桌上。

      雷克斯嚐了一口汤笑道:「嗯!好香的汤啊!」

      夏柔矜微笑道:「这是柔矜用厨房里剩余的食材作的,希望能对雷公子的胃口。」

      雷克斯边吃边道:「嗯!好吃耶!」

      夏柔矜看着陈庆之道:「陈将军的状况还好吧!」

      雷克斯喝着汤道:「老样子,但没恶化就是了。」

      夏柔矜心中若有所思的道:「雷公子丑时就要潜入了吧!不知还有什幺事情是柔矜可以帮忙的。」

      雷克斯摇头笑道:「呵!这碗汤就是最好的帮助了,夏姑娘还是早点下去休息,明天一早还有的忙呢!」

      夏柔矜点头微笑道:「嗯!雷公子,辛苦你了!希望这一切都能顺利。」

      雷克斯笑道:「嗯!一定会顺利的。」,夏柔矜转身準备开门离去,突然…一阵冷风从门口吹了过来(呼~~)。

      两人被这冷风一吹皆起了鸡皮疙瘩,雷克斯余光瞄见了夏柔矜停在门口前,便随口说道:「夏姑娘麻烦帮我把门关上。」

      夏柔矜一脸讶然,退了两步顿了顿道:「我…我…没有开门啊!」

      (音~~~音~~~音~~~)忽然间雷神剑的高频声大响,雷克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响吓到,打翻了手上的碗,心中一惊立即拿起雷神剑警戒着。

      这时冷风的呼呼声从门口再次传入,只见细细白烟快速的从门缝窜进,白烟进入后变成了类似人形的东西,看到这个情景,让雷克斯和夏柔矜心中直打冷颤再退三步。

      两人皆傻在桌旁,看着这团模糊的人形白烟慢慢往陈庆之的床边移动。

      雷克斯的脑中像被人敲了一下,意识随即恢复清醒,(该死!这是什幺东西,是…元颢的法术吗?)雷克斯甩开雷神剑上的白布,指着白烟大喊道:「站住!」

      这一喊,模糊白烟还真的停住不动,缓缓的将其正面转向雷克斯二人靠了过来。

      面对着这不明的东西,雷克斯和夏柔矜皆不禁的紧张的吞了个口水。

      「我叫你站住!你还动!」雷克斯故意藉着大喊壮胆。

      「嘻~~~你们看得到我啊!嘻~~~」一阵尖锐笑声让人寒毛直竖。

      人形白烟笑道:「嘻~~~只要看到我的人通常都不会好过的!嘻~~~」

      雷克斯举起雷神剑指着他冷道:「哼!被我的雷神剑指着的人,通常也不会太好过!」

      人形白烟笑道仍然往陈庆之的床走过去:「嘻~~~那还好!因为我也不算是“人”,嘻~~~」

      雷克斯生气大喊:「妖怪!我叫你不要动你是没听到啊!你胆敢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人形白烟笑道:「嘻~~~无知的人类,你以为拿着一把带有一点灵气的剑,就能阻挡我了吗?嘻~~~」,雷克此时已暗运三成雷神剑之力。

      「嘻~~~原来是有这样的灵气啊!难怪会以为能阻止我,嘻~~~」人形白烟渐渐开始变得清楚。

      灰白长袍、白色长髮,右手持着一道木头令牌,惨白的脸色却露着诡异的微笑,左右脸颊各有一道红色的泪痕,从眼袋一直延伸至下巴,看起来像似流着血般的眼泪。

      雷克斯假装镇定道:「妖怪!是元颢叫你来的吗?」

      妖怪笑道:「嘻~~~我不认识什幺元颢!我又不是为你们“人”做事的,嘻~~~」

      夏柔矜试着冷静道:「不是为“人”做事!难不成……你是鬼吗?」

      妖怪笑道:「嘻~~~姑娘脑筋果然转的够快,但…我也不算鬼,嘻~~~」

      雷克斯不悦的问道:「不然你倒底是什幺东西?来这里有什幺目的?」

      妖怪笑道:「嘻~~~好吧!破例告诉你们这个愚蠢的生物!」

      妖怪笑道:「我乃是灵界十大阴师的…夜游神!嘻~~~」

      夏柔矜惊讶道:「夜游神!」

      雷克斯想了一下道:「嗯!好熟悉的名字?十大阴师…不会是斯特前辈跟我提过,统领灵界城所有鬼卒的十阴师吧!」

      夜游神笑道:「喔~~~小子果然有读书啊!嘻~~~」

      夏柔矜害怕道:「相传见过十阴师的人隔天都会死于非命,难不成…你想要来取……谁的命?」

      「嘻~~~小姑娘也有唸书啊!嘻~~~那还用问吗?嘻~~~」夜游神看着陈庆之笑道。

      雷克斯瞪大眼睛惊讶道:「你要取陈将军的命?」

      夜游神笑道:「嘻~~~陈庆之非一般平凡人,所以灵界才派我专程来接他的,嘻~~~他应该感到非常荣幸才是,嘻~~~」

      雷克斯紧张的说道:「等等…你现在不能带他走!」

      夜游神笑道:「嘻~~~小子你的书是唸一半的啊!你不知道从古至今一直都流传着一句话吗?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啊!」

      雷克斯冷冷的道:「我敢!不然你有本事,就叫灵界王来跟我说吧!」,雷克斯举着剑向前指着,一边靠近陈庆之的床一边想逼退夜游神。

      「嘻~~~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灵界王大人的存在,而你居然知道!但身为一个人类竟敢如此大胆的提起灵界王大人的名诲!这是不可原谅的,嘻~~~」夜游神笑道,手中的令牌慢慢变化成一把弯刃,此弯刃的形状宛如新月的样子,而手把的位置则在缺口内,细长的弯刃和西方死神的鎌刀相似,目的就是用来索命摧魂。

      「嘻~~~不可原谅!嘻~~~」夜游神笑道,一个晃身人已移至雷克斯的面前。

      雷克斯举雷神剑抵挡,弯刃一挥划过雷神剑,两刃相交发出尖锐的声音(嗤~~~),弯刃挥下后夜游神顺势左掌向前一张,轰!的一声,强大的无形劲力将雷克斯向后震出,撞破身后的木窗飞出房外。

      当躺在地上的雷克斯才正要爬起时,夜游神早站立在前举起弯刃笑道:「嘻~~~随我一起下去吧!」,但此时雷克斯已先发制人,手持雷神剑快速的斩出(霍!)。

      剎时青光一闪,夜游神本能的向后一退,雷克斯趁势一个翻身赶紧站起。

      夜游神看着身上长袍被划开了一痕,惊讶的道:「人类的剑是不可能伤的到我,你…这是什幺剑?」

      雷克斯左手擦拭着嘴角的血痕,微微笑道:「哼!这是…」

      「…雷神剑!」

  • 名称:掮客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1: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