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小说全文阅读

灵界城的中枢塔

      在一间隐密的房间,亚史枫站在门外拱手道:「启稟长老,巡察司求见。」

      「嗯!进来吧!」房内传出的声音道。

      房内长老们正在和阴阳司谈论事情,白袍长老道:「阴阳司你身为灵界城的总管,在天界尚未发落新任灵界王之前,灵界城的一些大小事务就要先麻烦你处理了,若有什幺无法决定之事,再来问我们吧!」

      阴阳司拱手道:「是!请白虎长老放心,在下必当会全力以赴。」

      黑袍长老挥手道:「嗯!没事的话,你就先退下吧!」

      「是!」阴阳司拱手道别之后就离开房间。

      红袍长老问道:「巡察司,状况如何啊?」

      亚史枫拱手道:「启稟朱雀老长,在长老们和刑法司说明灵界王和监狱司反叛的理由后,方才去套问他一些事情,发觉他似乎也没有什幺怀疑。」

      白虎长老担心道:「那其他人的反应呢?」

      亚史枫坦然道:「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灵界王会反叛审议厅,其实大家都知道灵界王本来就是冥界之人一事,但因为他严谨的做事风格,还是获得灵界城很多人的拥护。」

      朱雀长老不以为然的道:「就算如此,也没有人敢说我们什幺话吧!」

      亚史枫点头笑道:「那倒是,审议厅在灵界仍佔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目前为止,并没人敢质疑审议厅。」

      黑袍长老冷道:「我认为还是得尽快将他处理掉,免得日后延伸出不必要的麻烦。」

      亚史枫拱手笑道:「请玄武长老放心,在下认为只要将灵界王的封印丢到冥界去,就没人可以找得到他了,而且…如此也能正式的将他冠上“叛逃冥界”的罪名。」

      白虎长老怀疑道:「冥界…但…你要如何将他丢到冥界呢?」

      亚史枫胸有成竹的笑道:「这一点请三位长老放心,在下自有办法。」

      朱雀长老点头道:「嗯~~~那就交给你了,我们方才已向天界报告完此事,除了谈论不少关于灵界王管理灵界的缺失之外,最主要还是得选出下任的灵界王。」

      亚史枫听到“下任”二字双眼马上为之一亮,但为怕被长老们责备太过于无礼、放肆,所以表面上仍装做严肃以对,只敢在心中偷偷窃喜着。

      白虎长老微笑道:「放心!你是在名单之中。」

      亚史枫下跪拱手道:「承蒙长老们的厚爱,若有这荣幸选为下任灵界王,在下必当以复兴灵界为目标,全力寻找双剑!只是…不知在下能否知道名单中的人选还有谁?」

      玄武长老冷道:「嗯~~~你不用担心名单中的其他人选,为避免天界怀疑,我们才会在名单中多加几个人,但只要我们答应你的事…必然就会做到。」

      亚史枫拱手低头道:「是!」

      朱雀长老严肃道:「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我们可以捧你上去当然也可以拉你下来,只要乖乖的听我们的话,灵界王的位置就非你莫属。」

      亚史枫低头暗笑道:「是!」

      白虎长老叹道:「唉~~~只可惜青龙长老为顾全大局,忍负重伤完成封印之阵,但也因此耗费太多灵气,在封印完成后也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玄武长老摇头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我们也只能尽力去做,不要枉费青龙长老的牺牲。」

      亚史枫若有所思的道:「但目前灵界发生如此重大之事,寻剑一事看来得先暂停下来。」

      白虎长老点头道:「没错!待新的灵界王上任之后,再继续我们的计画吧!」

      亚史枫低头道:「是!」

      玄武长老说明道:「因目前灵界城内无灵界王镇守,所以我已让十阴师暂时放下手边的任务,全部返城守护灵界城,以免灵界城在这段时间内出了什幺差错。」,众人皆点表示讚同。

      朱雀长老严肃问道:「对了!巡察司…灵冥之玉现在在你身上吧?」

      亚史枫顿了顿点头道:「是!」

      白虎长老淡道:「灵冥之玉象徵着灵界王的身份,但在天界还没发落新的灵界王之前,就暂时交由我们保管。」

      「是!本该如此。」亚史枫说道后,立刻从衣服的内袋中拿出灵冥之玉,双手呈递给白虎长老。

      玄武长老挥手道:「嗯!那就先这样吧!」

      「是!」亚史枫拱手答道后便转头离开,但其实内心却非常激动的想着。

      (灵界王之位……我是坐定了!)

      这个场景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当有意识的时候就已身处在一片模糊的黑暗之中,雷克斯像似坐着飞快的列车,旋绕在一段冗长在阶梯里,过了一会儿场景暗了下来,一转眼间画面又跳到了外面,外头场景虽比刚才亮了许多,但画面仍是模糊的,在随着一座白色的巨塔飞到天上之后,又飞入空中的一道彩色光环里,顺着光环里的轨迹直飞天际。

      (呃~~~到底在做什幺怪梦啊!睡的我好累!)雷克斯无意识的拨开盖在身上的白布,很不情愿的睁起了沈重的双眼。

      伸展着酸痛的四肢,全身无力的雷克斯一起身便失去重心翻下了床(碰!)。

      手要扶着身边的床板雷克斯才能勉强的站起,站稳后转个头活动了一下筋骨,身体皆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僵硬的身体像似几百年都没动过了。

      (咦!这是哪里啊!我又做了什幺不该做的事吗?)雷克斯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身在一个白色帐篷里。

      (雷神剑!)雷克斯一脸兴奋,看到雷神剑放在方才所躺的床板上,赶紧向前一扑将之拿起,意识再怎幺不清晰、记忆再怎幺健忘,就唯独不能忘却雷神剑。

      至于这一切究竟是怎幺回事,坐在床板边的雷克斯只有片断的记忆,这时听到外头有东西掉下的声音传出(叩隆!),雷克斯走到白帘旁偷描了一下外头,好奇的拉开篷帘一看,只看到阎栩心一脸惊吓的样子,(啊~~~~~~)随即一声尖锐的惊叫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哇咧!是看到鬼唷!)雷克斯也被那突如其来的尖叫给吓到。

      雷克斯皱着眉头想试着安抚阎栩心,走向前喊道:「喂喂喂!不要叫了妳是要吓醒谁啊!停停停!不要再叫了!」

      惊慌失措阎栩心连滚带爬往帐篷外爬去:「啊~~~不要~~~不要啊~~~」

      雷克斯被丧失理智且动作夸大的阎栩心吓到,左右回头看了一下道:「喂!妳是怎幺了!是看到什幺东西吗?不要吓我啊!妳到底是怎幺了?」,此时附近的士兵和宋景休听到尖叫声皆急忙的跑过来。

      从后头而来的士兵绕过帐篷,一个转角便和雷克斯相照面,快跑而来的士兵忽然急停,止不住的脚步让他们皆滑倒仰坐在地张大着嘴结巴的说道:「啊~~~你…你…你是…」

      这时雷克斯才发现,问题好像出在自己身上,看了看身子摸着脸疑惑的问道:「我的脸…是长了什幺东西吗?」

      「雷兄!你…是人…还是鬼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宋景休扶起受到惊吓的阎栩心沈重道:「雷兄,这个世间已不是你该留下来的地方了,安心的离去吧!」

      雷克斯白了一眼宋景休不悦的道:「切!你这个假仙人,山下才不是你该留的地方咧!你还是赶快回山上去吧!」

      宋景休感叹道:「雷兄,还是你有什幺心愿未了的?我可以帮你达成。」

      雷克斯磨拳擦掌的说道:「我的心愿就是要好好的扁醒你这个假仙人,连死人活人都分不清!真是有损你假仙人的威名啊!」

      宋景休打量着雷克斯道:「雷兄,你该不会是………成仙了吗?」

      雷克斯快步向前一冲,右臂钩住宋景休的脖子左拳揍着他的腹部大喊道:「成仙!你在山中修练修到你脑子都坏了啦!你这个假仙人给我看清楚,我是人是鬼!」

      宋景休用手挡着道:「好啦好啦!不要打了,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人啦!不要再打啦!」

      「雷…雷公子!」夏柔矜也跟着尖叫声跑了过来。

      「喔~~~居然有这种事!小伙子,你……」跟过来的陶弘景也不敢置信的打量着雷克斯。

      雷克斯呵呵的傻笑道:「夏姑娘、陶前辈!呵~~~发生什幺事了吗?」

荥阳城西城营区

      过了一会儿,坐在主帅营里的雷克斯冷静的回想着,将方才梦中的片段记忆慢慢拼凑起来。

      宋景休讶然道:「灵…界…你为了要帮陈将军延命同鬼差去了灵界?」

      雷克斯摇头叹道:「嗯!这件事说来话长,因为之前跟灵界有某些渊源……所以本想到了灵界就可以帮陈将军延命,但没想到命没延到反倒变成阶下囚。」

      听这里,在一旁的胡龙牙本以为雷克斯是个自私利已之人,但如今却为了陈庆之连命都可以不要,打从心中彻底对雷克斯的印象改观。

      宋景休摇头道:「跟鬼差谈条件,那和请鬼拿药单的道理是一样的,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夏柔矜生气道:「太胡来了!我们差点就要把你埋起来了。」

      雷克斯搔着头笑道:「呵~~~我也是不得以的!当时在树林里也只剩这个办法了。」

      宋景休回想当时的状况道:「那天晚上几乎是出动全营的兵力出去找你们,直到隔天的中午才在东门外的树林里找到你们两个,只是……灵界…应该不可能让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吧!你在灵界的这三天究竟是发生什幺事。」

      雷克斯皱起眉头想着:「唉~~~老实说,现在脑中还处于一片混乱,只记得…跟夜游神的争夺、逃离黄泉路,然后…然后见到灵界王,然后…」

      「对了!陈将军呢?他还活着吧?他没事吧?」雷克斯突然站起身子激动道。

      夏柔矜点头道:「嗯!暂时没事,这三天来师尊一直在施法借命之术为陈将军延命。」

      雷克斯疑惑道:「借命之术?借…谁的命?」

      夏柔矜叹道:「胡将军的命。」

      雷克斯惊讶道:「啊!胡龙牙!所以…胡龙牙…是折寿给陈将军啰?」,胡龙牙双手交叉于胸靠在墙上并未答话,但从他的表情看来,陈庆之的安危已胜过他自己的性命。

      陶弘景点头讚叹道:「嗯!当时胡龙牙来问老朽有否延命之法,当老朽提到借命之术时,胡龙牙毫不犹豫的告诉老朽,说他愿折寿十年给陈庆之,嗯~~~如此护主之心在现今乱世中已不多见了。」

      雷克斯摇头道:「唉~~若我有帮陈将军延到性命的话…」

      陶弘景点头笑道:「小伙子不用自责,你们两个为陈庆之所做的一切,真让老朽讚叹不已啊!但如今最重要的事,是要平安的渡过这剩下的四天,借命之术才算成功。」

      雷克斯疑惑道:「四天?什幺意思?借命之术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陶弘景抚着白鬍道:「当然还没!要连续做法七天才算完成。」

      陶弘景接续解释道:「借命续命乃是背天而行,陈庆之的本命至今已结束,接下来的十年是由胡龙牙续给他的,而从本命的结束至后面的续命,这之间的接轨便是一个考验,也就是所谓的劫数,要能安然的度过此劫数,他本命才能成功的接续到后面的十年,所以老朽才会说剩下来的四天是个关键。」

      雷克斯皱着眉头道:「怎幺这幺麻烦啊!就不能直接延续吗?」

      陶弘景抚着白鬍分析道:「寿命这种东西可不是说借就借的,要收之前,必然要先行付出,这是天下万物都得接受的规定,而且不仅如此,他身上的毒还是得解开才行,若解的了,就表示他有福份接收延续的性命,若解不了,亦表示这十年命他无福消受,恐怕……陈庆之要卧病在床沈睡十年了。」

      雷克斯讶然道:「这岂不是比死还要痛苦啊!如果没解掉毒,那胡龙牙的十年寿命不就白折了。」

      宋景休理所当然的道:「那当然!陈将军身上的毒并不会因为延了命而自动解开呀!体内的毒不解开,延了命也只是多当了十年的活死人,所以还是得想办法解毒才行。」

      雷克斯断然道:「解铃还须繫铃人,说到解毒…元颢身上必定有解药,不如就让我再潜入他的房间搜查看看。」

      胡龙牙冷道:「来不及了!」

      雷克斯疑惑道:「来不及?什幺来不及?」

      胡龙牙冷道:「三天前元颢就已经离开荥阳城!」

      雷克斯讶然道:「什幺?那个元浩呆凭什幺现在离开啊?」

      夏柔矜解释道:「因为三天前接到王僧辩将军的来信,信中说明目前正带着补充的士兵及兵粮过来,元颢为了想加快王将军的脚步,他就先领了一些人去迎接他。」

      雷克斯不屑道:「去!那是藉口吧!他离开的目的还不是怕我们为了解药一事找他麻烦。」

      胡龙牙不屑的气道:「哼!大敌当前,那个混蛋居然还带走二千人。」

      雷克斯错愕道:「啊!我们都快没人了,这时候还带走二千人?他要我领兵打仗又把人带走!」

      雷克斯摇头接续说道:「唉~~~算了算了!还是赶快回句曲山吧!说不定回句曲山陶前辈就可以找到解毒的药。」

      夏柔矜皱着眉头道:「唉呀!不行啦!都说了要连续作满七天的借命之术,这个时候不能离开啊!」

      雷克斯拍了一下头道:「对喔!」

      陶弘景抚着白鬍道:「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个,今早马将军从广武山归来,他告知这几天魏军可能会有所行动。」  

      胡龙牙冷叹道:「荥阳城如今已是满目疮痍,要守住这座破城实为难事,而且我不认为王将军的援军能帮我们击退广武山下的十五万人。」

      陶弘景沈重的说道:「老朽推断,王僧辩的援军顶多也只有一、二万人,即便真的率着大军前来救援,就怕未到之前,荥阳城早已拱手让人了。」语毕后在场五个人皆一阵安静,瞬时像乌云笼罩着房间,房内气氛陷入一阵低迷,攻城后接二连三的坏消息一直打击着众人,那无形的压力和不安已让人心烦意乱、丧失信心。

      (碰!)突然房间大门被大力的甩开,阎栩心一个箭步冲到雷克斯身旁,直接一拳打在雷克斯的头上吼道:「你这个笨蛋!你要吓死我啊!」

      雷克斯被这幺一打脑中空白了一下,揉着头吼道:「很痛耶!妳才是笨蛋,妳刚才叫这幺大声我也被妳吓到啊!」

      阎栩心理直气壮吼道:「哼!任谁看到那个场景都会害怕啊!你这个笨蛋!」

      雷克斯揉着头喊道:「那也不需要叫这幺大声啊!亏妳还学会点武术咧!」

      阎栩心不悦的道:「奇怪!我学武术是用来对付人的,又不是要用来对付鬼的。」

      雷克斯冷道:「喔!那恭喜妳嘿!妳多了一招可以对付鬼的招术,以妳刚刚的音量啊!就算是鬼都会被你吓死。」

      阎栩心白了雷克斯一眼道:「哼!我刚刚就是以为看到鬼嘛!笨蛋!」,经过两人这幺一吵,众人的笑声已把刚刚房内的低气压给赶走了。

      「啾~~~啾~~~啾~~~」小水兽开心的从外头飞了进来,绕在雷克斯的身边吵着。

      看到小水兽雷克斯开心笑道:「呵呵~~傻小啾!我没事啦!」

      鱼天湣走了进来笑道:「哇!好热闹啊!是要吃饭了吗?」

      雷克斯瞪道:「吃…吃你的死人头啦!一天到晚就想吃。」

      鱼天湣笑道:「死人头?死人头可以吃吗?」

      雷克斯摇头道:「牛头不对马尾真是够了。」,现场又是一阵欢笑。

      夏柔矜笑道:「鱼天湣你想吃东西就去伙房吃吧!我们待会儿再吃。」

      鱼天湣点头笑道:「听说今天的伙食不错耶!你们不吃的话那我就先去吃啰!」

      雷克斯不奈烦的挥手道:「去去去!」,鱼天湣笑着离开主帅营。

      (咕噜!咕噜!)此时现场发出一阵咕噜声,只见宋景休不好意思的拱手笑道:「抱歉抱歉!在下听到“伙食”二字,不争气的肚子就叫了。」

      雷克斯无奈道:「假仙人你怎幺跟鱼天湣一样啊!」

      宋景休不以为然的道:「喂!雷兄,话不是这幺说,其实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山中过活,在山上皆是按照正常固定的时间饮食,初次下山后,才发现虽然伙食比山上好,但山下人的吃饭时间都是很随便,不按时间吃饭…」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雷克斯不奈烦插话说道。

      陶弘景抚着白鬍笑道:「呵~~算了!大伙就先吃饭吧!饿着肚子也想不出什幺好法子来。」,此时众人皆笑了一下。

      雷克斯双手一拍忽然大声喊道:「对喔!我怎幺没有想到!」,大家听到雷克斯这幺一喊,皆疑惑的望着雷克斯。

      夏柔矜讶然的道:「雷公子想到了什幺事情吗?」

      雷克斯托着下巴道:「我忘记我们还有一项能横扫千军的武器。」

      宋景休怀疑问道:「听到饿肚子就想到厉害的武器?莫非雷兄要偷魏军的兵粮?」

      雷克斯白了一眼宋景休道:「当然不是!」

      阎栩心急着道:「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啊!」

      雷克斯看着陶弘景一眼,陶弘景抚着白鬍脸上表情渐渐转为严肃,因为他已经知道雷克斯所说的厉害武器是什幺。

      雷克斯嘴角微扬自信的笑道…

      「这个厉害的武器是……火石(伙食)总要!」

  • 名称:游戏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0:5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