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龙十八掌全文阅读

      青袍男子左手一拨退掉头上的衣套后,露出俊俏的脸孔。

      青袍男子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二师兄啊!」

      宋景休错愕的道:「少闵师弟…你为何会在这里?是师父派你下山的吗?」

      叶少闵笑道:「二师兄有所不知,我已不是玄阳派之人!」

      宋景休皱着眉头讶然道:「怎幺会?」

      「虽然当初二师兄帮我顶罪,但事后还是被师父给查明了真相将我也被逐出师门,唉!枉费二师兄一片心意了!」叶少闵低头拱手道。

      宋景休沈重的道:「这…唉!伤人的是我又与你何干呢?」

      叶少闵摇头道:「但若非我先用幻术骗人在先,也不会害的二师兄出手伤人了。」

      宋景休叹了叹道:「唉!真的是太可惜了,因为师兄一直认为以师弟的才能定能继承师父的衣钵,将玄阳派发阳光大。」

      叶少闵笑道:「二师兄说笑了。」

      宋景休疑惑道:「但师弟又为何会出现在这战场上呢?而且还帮着魏国?」

      叶少闵欣然道:「因为……我找到一股能让我变的更强的力量。」

      宋景休皱起眉头道:「什幺?」

      叶少闵解释道:「我新的师父教授了我新的力量,使我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提升了二倍之上。」

      宋景休讶然道:「新的…师父!」

      叶少闵点头道:「没错!他不仅拥有强大的力量更是魏国重臣,若能待在他的底下,不但可以传得他的能力且更能拥有相当大的特权,重点是…他让我体验到和以往不同的感觉及生命力,这也让我认清了一件事,唯有力量才能改变一切。」

      宋景休道:「师弟若想要改变一切,力量并不是绝对的,心念往往比力量还要来的重要。」

      叶少闵不以为然的道:「师兄不需再跟我讲玄阳派的那套道理,若非出来见过世面,否则待在那玄阳派的井底之中,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视野是如此浅薄。」

      宋景休不解疑惑道:「但玄阳派诉求的是造福众人、天下安定,而不是无谓杀戮啊!」

      叶少闵道:「师兄,莫再提玄阳派,你我皆已不是玄阳派之人,那又为何还要去遵守玄阳派的死规则呢?」

      宋景休摇头严肃道:「师弟此言差矣,若因一味的追求力量而忽视心灵、精神上的提升,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丧失生命啊!」

      叶少闵大声笑道:「哈~~~好久没听到二师兄“此言差矣”的大道理,呵~~老实说,心中还些许怀念呢!」,宋景休顿时不知该说什幺。

      叶少闵双手一摊的笑道:「看看周遭倒在地下的人,这已说明力量的重要性,力量可能无法改变一切,但至少可以为自己保命。」

      宋景休淡道:「对师弟而言,应该不是只有单纯的想要保命而已吧!」

      叶少闵冷笑了一下道:「还是二师兄了解我……但倘若师兄体验了那强大的力量,或许也会有所改观。」

      宋景休皱着眉头不解道:「改观?」

      叶少闵解释道:「二师兄是我从小到大最尊敬的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甚至更超越师父,若师兄愿意,师弟愿将此力量的秘诀分享给二师兄知道,届时,你也会有可能爱上这股力量。」

      宋景休忧心的道:「师弟停手吧!杀戮绝对不是追求力量的唯一之道,而且战争只会让人偏离正道、迷失自我啊!」

      叶少闵怀疑道:「若真是如此,那师兄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呢?」

      宋景休平稳道:「这…说来话长,日后若有机会我再跟你解释,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平息这场战争,师弟既然是领军将领,那何不先将大军撤回,停下这场毫无意义的争夺。」

      叶少闵摇头无奈道:「二师兄果然一点都没变仍然这幺天真……在这乱世中,并不是我不去惹人,别人就不会来找我麻烦。」

      宋景休仍怀着善意解释道:「但再强大的力量是没办法终止这场乱世,力量只会衍生产生出更多的战争、更多的掠夺。」

      叶少闵毅然道:「想要平息战争最快的方法就是分出胜负,胜方拥有一切而输方屈膝服从,那便能永远的终止战争,犹如今日我已站在这城门上,那就表示这场攻城战定要有个结果。」

      叶少闵接续道:「若师兄是真心为我着想,那就应该退出这场战争,因为……我最不想要看到的…就是误伤了师兄。」

      宋景休闭上眼道:「听师弟的口气,看来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叶少闵并未答话,只是冷酷的笑着。

      宋景休轻叹了一口气道:「究竟是什幺原因改变了你。」

      叶少闵淡道:「没有什幺原因,因为我一直都是这样。」

      「快!快过去支援!」、「那个人好强啊!」、「先杀了他!先杀了他!」此时城底下传来一阵吆喝声。

      叶少闵看着城下十多名魏兵围着鱼天湣,故笑道:「没想到师兄也坠落了,居然坠落到和妖为伍,师兄若没忘记…我们玄阳派是遇妖杀妖的,看来师兄也改变了。」

      宋景休坚定道:「我没有改变,我只是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生存的权力。」

      叶少闵笑道:「每个人?呵!但他不是“人”啊!」

      「师弟…」宋景休正要开口,便被叶少闵张手制止道:「退出吧!或许…我的道理说不过二师兄,但若要交手…」叶少闵手腕一转,双指已夹着一张符纸。

      宋景休知道,以目前的情况是不可能勤退叶少闵,故从侧背的袋子里拿出符纸。

      「那就让师弟我来展示……这新的力量!」叶少闵淡淡的笑道,从容不迫的摆出弓步架式。

      「苍流道术,玄冥之法…破魔之剑,立!」宋景休比划着手势唸道,手中符纸立即化为数十张并在空中接续的组成一个剑形,在宋景休接下的同时,符剑已变化成一把暗黄色的实剑。

      就在宋景休实剑一出,叶少闵攻势已起(飒!飒!)四、五道符纸如利刃般直袭而来,剑身一斜,宋景休立刻挡下叶少闵掷来的符刃(铿!铿!)。

      一晃眼叶少闵已奔于前,只见他夹着符纸张手一挥嘴中唸道:「破魔之剑,立!」(铮!)一把和宋景休同样的实剑便握于手中。

      (锵!锵!锵!)两人相击一交,不管是力道、速度、技巧很明显的看得出宋景休略逊一筹,(师弟的术法居然已精进到如此,可以不用完整的道出咒术即能使出,这就是他所谓的力量吗?)宋景休心中惊讶的想着。

      叶少闵迅速的将剑身斜切一截、次收横平二扫、之后再猛然向上三挑,强势的三连击将宋景休给逼退了三、四步,后头这时赶来了另四名白袍士兵前来支援,「快!我们一起攻他!」白袍士兵喊道。

      叶少闵收剑迴旋,将手中实剑即刻化回原来一张张的符纸,口中唸起咒术:「怒火之息…」接着双手住两侧摊开,数张符纸便散开而来,之后再交叉画圆旋动牵引着符纸道:「…燃!」话说完一个收势后将双手向前一伸,燃烧的符纸即化为炫丽的火光同步射出(飒~飒~飒~)。

      数十道火焰袭向宋景休和身旁的士兵,宋景休因为已经看出叶少闵的招式,所以能即时反应挥剑挡下火束(铿!铿!铿!)。

      但在一旁的白袍士兵就没这幺幸运,零星的火坠并非只是单纯的火焰,这之中还含有强大的能量元素,不但会对人体外在造成损伤,对于内在的气血以及人的精神力,即所谓的灵体也会有相当的冲击。

      (碰~碰~碰~)中伤的白袍士兵纷纷痛苦的倒下,而宋景休身体一伏準备奔向前去压制叶少闵,但才踏出第一步便猛然停下,因为叶少闵的起手势让宋景休为之震惊。

      叶少闵双手在空中快速的画了一个草字“起”且嘴中吟吟唸道:「御风捲云,起!」(呼~~呼~~),手势结束立刻捲起一阵怪风,叶少闵右手双指朝上左手平立为辅,藉由术法操控着怪风,随着手势的变化怪风像被牵引着线一般,左右摇晃的朝宋景休前进。

      (呼~~呼~~)因怪风的面积佔满了城楼通道,除非宋景休站在城墙的边缘上否则不可能避过怪风。

      (我若往回跑走的话,倒在地上的士兵定无力承担这强大的咒术。)宋景休没办法弃身旁受伤的士兵不顾,于是从袋中拿出八道符纸唸道:「苍流道术,玄冥之法…风中残刃,散!」,语毕手中的符纸即以螺旋状掷出(飒!飒!)。

      叶少闵只是嘴色微微一笑便加强咒术的力量,被强化的怪风忽然声响大作快速的往前一扑,不仅把八道螺旋符纸轻易的捲走   ,还将宋景休和身边的白袍士兵给捲到半空之中(呼~呼~呼~)。

      风一停止三名士兵随即掉到城下,第四名士兵和宋景休则重重的被摔到城楼上。

      怪风强大的吹力让士兵和宋景休身上的衣服皆有被撕裂的痕迹,而泊泊的鲜血则从这一道道裂痕里慢慢的渗透出来。

      叶少闵笑道:「想必师兄应该已经了解我所谓的力量!」

      「后头的人快进来支援!」、「啊~~~啊~~~」、「围攻他!围攻他!」城底下又传来吆喝声。

      叶少闵往城楼下一瞄:「这家伙好像很难缠。」

      宋景休痛苦的抬起头道:「师弟…」正要说话时,城外有七、八道火箭射向空中(咻~咻~咻~)。

      叶少闵看着城外平淡道:「嗯!是时候通知他们了。」

      宋景休疑惑道:「他们…师弟所谓的“他们”是指?」

      叶少闵拱手笑道:「那就请师兄在此休息一下,待师兄想清楚后…我们再聊聊吧!」,话一说完便纵身跃下城楼。

      (他…他是得到了什幺力量,为何能这幺快就会使用这上乘的术法?)宋景休勉强的移动着身体,心中不安的想着。

元天穆的部队

      看着远处有七、八道火箭射向空中,传令兵快马回到部队阵营里。

      传令兵回营后急道:「启稟将军,荥阳城东城外已传来讯号。」

      元天穆冷笑道:「好!传令下去,全军备战。」

      「是!」

      尔朱吐没儿问道:「东城门开打了吗?」

      元天穆点头笑道:「嗯!这次从两边夹击他们定会军心大乱,如此定可以轻易的攻下…」

      元天穆接着平稳道:「还有……把五百乘的战车马匹解开。」

      传令兵疑惑道:「解开战车的马匹?」

      尔朱吐没儿不解的问道:「我们只剩一千五百乘的战车,你要那五百乘干嘛?」

      元天穆笑道:「解开五百乘的战车马匹,就等于拥有了二千匹战马,我要组一个小型的骑兵队。」

      尔朱吐没儿托着下巴道:「莫非你要用来破他们的投石车?」

      元天穆点头道:「没错!战车的速度太慢,若梁军再用火石攻击的话,结果一定又跟之前一样,所以我要用骑兵先突袭投石车,再用战车及步兵垫后,如此便能轻易的破他的火石战术。」

      尔朱吐没儿点着头道:「嗯!好主意!」

      元天穆冷然道:「今晚…我就要攻下荥阳城。」

荥阳城东城楼下

      (唰~唰~唰~)鱼天湣凌厉的双爪,完全无视魏兵身上的铠甲、衣冑甚至兵器,只要被他轻轻划过任何护具不断则裂。

      (轰!轰!轰!)不知从哪来的四、五道火束,从后头袭击鱼天湣:「啊~~好痛啊!」,鱼天湣被火光打到后,一个跄踉即撞进了一栋民宅内。

      叶少闵从魏兵后头走了出来不屑道:「小小妖兽竟敢在此作乱。」

      「那个家伙受伤了,快进去杀他!」五、六名魏兵陆续跑进屋内。

      「啊~~啊~~」几声惨叫后,一名魏兵立即护着断臂满身鲜血的跑出屋外喊道:「啊~~我的手啊!我的手啊!」,其他的魏兵见到此情形,都不自觉得往后退了几步。

      「嘿嘿嘿~谁说我是妖兽,我可是龙族啊!」鱼天湣从漆黑的屋内走出笑道。

      「无知妖兽。」叶少闵不悦道,双手一捻,手中即各摊出八张符纸,挺立坚硬的符纸有如薄薄的铁片般,顿时便成为杀人利器。

      叶少闵一个飞身即冲向前去,但不料鱼天湣的速度比他更快,在相交对立之下,叶少闵在反应及身形的灵敏度上频频吃了闷亏。

      (锵!锵!锵!)两人交手不到五招,叶少闵身上已有多处爪痕,眼见近身攻防战持续处于下风且又节节败退,叶少闵掷出双手符纸后,马上退入魏兵人群之内,鱼天湣因魏兵从中的阻隔,无法顺利追上叶少闵,所以便直接攻击面前的魏兵:「臭道士快出来啊!我还没打完呢!」

      利爪一挥,地上满是从魏兵身上掉落的铁器(铿锵~~铿锵~~),在掠过第一排魏兵时,叶少闵早已在后备好杀招。

      「天师方咒…」叶少闵双手前张往两侧一拉,飘浮于前方的一张小符纸瞬间被拉大了五倍(滋~滋~)。

      「…伏!」唸至最后一字,叶少闵两手一併以双指戳向前方放大后的符纸,剎时!符纸施放出四、五道强大的紫色电流打向鱼天湣(滋~~滋~~滋~~)。

      鱼天湣在打完前排魏兵还来不及反应之时,紫色电流已接续袭到(滋~~滋~~滋~~),这几道电流仿佛组成了一张电网将鱼天湣困于其中,且电流的沾粘性把他牢牢的吸附在电网中间,任鱼天湣如何挣扎仍就摆脱不了这张紫色的蜘蛛网(滋~~滋~~滋~~)。

      「啊~~啊~~」鱼天湣越是挣扎电流的依附性越是强大使他无法动弹,而后头的白袍士兵因被魏军给挡住所以也不能前来救援。

      鱼天湣虽能再生、复原,但玄阳派的术法除了让他受伤之外,还消减了他身上的妖气,在妖气逐渐锐减的情况下,鱼天湣身上开始变成焦黑色,也正代表着他的生命力渐渐消失。

      待符咒的术法施放完后,鱼天湣便无力的往前一倒,叶少闵此时巧手一转拿出另一张符纸道:「解禁之钥,卸!」语毕,手中符纸发出亮眼的光芒,维持人形的鱼天湣已被叶少闵的咒术给破解,慢慢的变回蛇妖的真面目。

      强光一过,地上即躺着一只全身焦黑的四脚蛇妖,身旁看到这一幕的魏兵无不惊讶。

      叶少闵得意的笑道:「区区幻术哪难得倒我。」

      这时叶少闵对着全部的人大声喊道:「你们看!梁军的部队里居然藏有妖怪,梁国为了侵略我大魏不惜和妖怪共处,以利他们侵佔我们的家园和领土,这就是梁军的真面目啊!」

      听到这里魏军士兵心中无不愤怒,他们万万没想到梁军为了自身利益竟和妖魔打交道,而梁军的白袍士兵则一脸讶异,他们实不知在连日来一起生活的部队里,居然有妖怪化为人形,重要的是谁知道目前还有什幺妖怪隐于军队里,这当中的心情真的是无法用言语说清。

      本来自以为正义之师的梁军,现在却沦为邪魔的象徵,相反的,听完这番话后魏军士兵更是凝结对内的向心力,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现在唯有靠他们才能揭下梁军那伪善的脸孔,且要让天下人看到梁军那层假面下为名为利的丑陋一面。

      叶少闵大声喊道:「将士们,让梁军知道我大魏之人决不依靠这种邪魔歪道,我们要以自身的能力来平息这场战役。」

      「喔~~~~~~」魏军士兵大喊着,不但提升方才低落的士气更是加强了自信心,人们一旦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理由是正确的,那心中便会由然产生一股优越感,并自以为能凌驾对方。

      在梁军心中顿时有了很多疑问、杂念及羞愧感,以至没办法专心的去战斗,鱼天湣是由陈庆之带入军队的,难道陈庆之不知道吗?还是梁帝或陈庆之真的跟妖怪之间有着什幺样的协定?打着正义之师的旗帜是别有目的吗?原来我们梁军才是错的吗?

      由于白袍军中少了一名领导将领,就在众士兵疑虑之时,没人引领着他们也无人能为他们解答,这动摇了当初心中所下的目标及决心,以致防线每每被魏军突破,剎那间,整个战局呈现一面倒的情形。

      (卡~~卡~~)东城门已正式完全开启,城外的魏军骑兵一涌而入,就在东城门準备宣告失守的同时。

      (唰~唰~)两刃利爪斩下前来进犯的魏军骑兵,「有我在…你们…休想…进来!」鱼天湣全身泛黑,驼着背有气无力的站在城门洞后说道。

      「该死的妖怪凭你也想挡下我们,弟兄们!上啊!」魏军骑兵喊着。

      重伤的鱼天湣在速度、力道、反应都已大幅的降低,但基本的能力值仍然比正常的凡人还要高,只要站在狭小的空间里,一般的士兵仍是败于他的手下。

      (唰~唰~唰~)双爪快速的挥斩,砍下想硬闯进来城内的魏军骑兵,「我不是妖怪…我可是…龙族啊!」鱼天湣张着裂嘴喘着气笑道。

      一转眼间,城门洞内及洞后皆已堆满着魏兵和马匹的尸体,这更使城外的魏军难以进入。

      「哼!都已是秋末之叶,还在撑什幺!」叶少闵站在鱼天湣的身后冷道后,举起手中符纸準备再展术法。

      「苍流道术,玄冥之法…大罗天手…聚!」宋景休右手持符比划着,发亮的符纸瞬时聚集着强大的真气,于是顺势以右手一抓,把聚集来的真气直接注入右拳之中。

      宋景休快速步下城楼以左手持破魔之剑,右手聚以真气之力从旁袭向叶少闵。

      看到宋景休一付自以为还能与他为之抗横的神情,这让叶少闵无奈的淡淡笑道:「我会让你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

      叶少闵双手朝前在空气中画起了一个草字“聚”,嘴中吟唱道:「大罗天手,聚!」,语毕空气中的“聚”字即出强光,叶少闵双手往前强光一伸,方才聚于空中的真气便即刻注入双拳之内。

      看到他这幺容易的施展道术,吃惊的宋景休虽然很想停下脚步,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因此刻若不再上前阻止,背对叶少闵的鱼天湣必会遭到重击。

      前步一踏叶少闵随即和宋景休打上照面,两人各出一手相对互击,碰!的一声,宋景休右手一麻,人已被震退三公尺之远,叶少闵趁胜追击,双拳挟着百倍劲力击向前来。

      但宋景休右拳真气已渐缓消退,若再次相交必是以卵击石,宋景休收起左手破魔之剑,吟吟唱道:「苍流道术,玄冥之法…言悟及壁…」吟唱到此,破魔之剑已回复成数张符纸飘散空中,「…御!」“御”字一下双指顶上,零散的符纸马上组成一面灵壁,挡下叶少闵的重击(碰!)。

      叶少闵发光的右拳一挥,扎实的打在宋景休所造的灵壁上,剎时!灵壁出现小小的裂痕(劈哩!),随着小裂痕渐渐扩大,宋景休的信心也开始崩解。

      (劈哩!劈哩!)叶少闵见状,便举起双掌猛然朝灵壁的裂缝一插(劈哩!),之后双掌用力往两侧一扯直接将宋景休的灵壁给拆毁(铿锵~~)。

      破散的灵壁宛如碎裂的玻璃散去四周,没了灵壁的阻隔叶少闵拾起灵拳左右挥下,将宋景休击飞一条街的距离之外,无力防卫的宋景休直至撞到后头的白袍士兵才停下。

      叶少闵冷然的走向前来,身边的魏兵无不退开把位置让出。

      看着眼前慌乱的白袍士兵,叶少闵摇着头道:「是时候结束战役了。」

      叶少闵于空中再次画起草字“破”,嘴中吟唱道:「穹苍极天,破!」语毕,空中的“破”字化为黄光烈焰聚于双掌之中(滋~~滋~~),此次强大的灵力有别于之前不同,即使在身旁的士兵也能感受到那撼天骇地的灵气,就连身体里的血液也随着叶少闵的聚力为之震动(滋~~滋~~)。

      叶少闵两眼如炬的狠道:「就让你们的尸体成为我的垫脚石吧!」(滋~~)

      (轰!轰!轰!)叶少闵疯狂的朝前左右互击,爆裂的灵气彷彿金色的火焰,轰炸着前方的白袍士兵,而两旁的房子、街道也受到这股灵力的波及,变得满目疮痍、残破毁坏,一时之间叶少闵所施放出来的强大灵气,暂时照亮了漆黑之夜(轰!轰!轰!)。

      沙石横飞、黄沙飘扬,大量烟灰笼罩着整个东城门,灵力所激发出来的热气在大气之中仍微微发散,施完法术的叶少闵静站于街道中,缓缓调和着身体的气力。

      「苍流道术,玄冥之法…破魔之剑…锥!…破魔之剑…助我斩妖除魔!」在浓烟中响起了一段低沈的声音。

      (是师兄在吟唱法术!)叶少闵察觉到浓烟之中有一模糊的人影伫立于他的面前,于是便赶紧持符张手吟唱道:「风中残刃,散!」手一撤,十几张符刃随即朝人影飞出(飒~飒~)。

      看着符刃皆射中那模糊的人影,叶少闵叹了一口气道:「师兄,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坚持着那无谓的信念呢!」

      就在浓烟快要散去之时,从人影的方向闪起一道亮光,飒!的一声,一把闪烁的黄色短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穿叶少闵的腹部。

      叶少闵一脸不敢置信,身体一伏不由自主的退了三步,看着血液从腹部渗出,叶少闵护着腹痛仔细看着烟雾里的人影道:「怎幺…可能…师兄…」

      烟雾完全消散后,他才发现……鱼天湣不知何时已绕过他,张开双手站在宋景休和白袍士兵们的前面且身上多处撕裂伤,而刚刚所掷的符刃全都插在他的身上,宋景休则是躲在鱼天湣的后头缓缓的跪下。

      鱼天湣以身体挡住叶少闵方才攻向白袍士兵的术法,此刻的他已全身发黑、妖气尽消,但他仍有气无力的笑道:「不要小看我…我可是…龙……龙族啊!」话一说完,便重重的往前一倒。

      宋景休则呕着血,勉强的爬起笑道:「鱼天湣…做得好…」话一讲完,也晕倒在鱼天湣的背上。

      后头的白袍士兵看到鱼天湣不顾自身的安危护住他们,虽然还是有少部份的士兵受到重伤,但因为鱼天湣的牺牲已让受伤的人数减至最少,此时白袍士兵心中惭愧至极点,没想到他们心中自以为的妖,却比身为人类的他们更为无私。

      「把他们打回去!」一名白袍士兵大声喊道。

      一个无私的牺牲、一句愤慨的吶喊,唤起了白袍士兵们体内原有的热血,「杀~~~~~~」众士兵一面大喊一面举起手中兵刃义无反顾的冲向魏军。

      (妖怪?什幺样的妖怪会护着人呢?)、(我没看过妖怪会为人牺牲的!)、(妖怪都肯为我们牺牲了,那我们呢?)、(至少在我们心中…他绝非妖怪!)

      (或许这场战役没办赢,但即使全军覆没,也要让那些曾经为我们付出生命的人知道……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 名称:降龙十八掌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8: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