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司全文阅读

      「将军,您要的水…」士兵将手中的杯子递给躺在营蓬内的元天穆。

      元天穆接下后喝了一口道:「现在情形如何?」

      庾子绘说明说:「军队暂时安置在狭口外围,受伤的士兵已做好初步的治疗,据前头的士兵回报,有看到梁军在袭击之后往广武山内退兵。」

      「嗯!」元天穆沈思了一下

      「将军的伤势还好吧!」庾子绘问着身旁的军医。

      军医庆幸道:「元将军是福大命大,所幸有铠甲謢身挡下了这致命的一枪,以至枪头只有一小部份刺穿了铠甲,胸口虽有被刺伤但并无大碍,但因强力刺击造成内伤,在短时间之内胸口气血会有些不顺,呼吸的时候会疼痛、郁闷,所以在下已命人去煎煮一些药,待将军服下四到五帖打通血气之后,就会舒服多了。」

      庾子绘拱手道:「嗯!再麻烦您了。」

      军医拱手回礼道:「您言重了,还得请元将军要多多休息伤势才会好的快。」

      庾子绘挥手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庾子绘拱手问道:「将军,要命人全力追击吗?」

      「不!」元天穆微微的摇头。

      身旁的将领道:「将军,他们进了广武山就等于进了死胡同,我们只要上前围去就能一网打尽了。」

      元天穆断然道:「那是诱饵。」,庾子绘和身旁的几位将领皆互看了一下。

      元天穆沉吟道:「明知是死胡同还往里钻,陈庆之如果真这幺笨就太枉费我这幺重视他了,我猜他定有别的计谋。」

      魏军将领道:「说不定他根本不知道广武山的地形,以为还有后路想在里面埋伏。」

      元天穆托着下巴道:「若是如此就更不能进去。」

      庾子绘道:「将军,即便是埋伏七千人也对我们起不了什幺作用,更何况广武山的地形我们比梁军更为熟悉,只要全力攻击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了。」

      元天穆解释道:「老实说,我不想秏费一兵一卒跟他斗,只要守在广武山的几个出入口,梁军也只能选择往北跳河或是在山上饿死,如此…我们便可轻鬆的坐享胜利之果。」

      另一魏军将领气愤的说道:「咱真不明白,咱们十八万大军对区区的七千小兵竟然如此龟缩,将军倒底在怕他什幺。」

      元天穆转眼一瞪缓缓的站起说道:「你说什幺?再给我说一次!」

      魏军将领被那眼神吓的有点结巴道:「咱是说…就算他们…伪装成我军…游走在四周,区区七千人…要挖他们出来…还不容易吗?」

      元天穆笑笑的说道:「伪装…呵~~好一个伪装啊!来人啊!」。

      「是!」蓬外走入两名士兵。

      元天穆严厉道:「把这个造谣的家伙拖出去斩了!」

      「啊!这…这…」这名将领一脸慌乱,不知元天穆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

      「将军…」庾子绘想要帮忙说话,但又不知应从何说起。

      元天穆不悦道:「我说过,若有人再乱造谣言是非就一律处斩……你们还等什幺,拖出去斩了!」

      「将军…误会啊!将军…将军…」两名士兵便把这名领领拉出蓬外。

      「啊!」

      「哼!该死的家伙!」元天穆生气说道,其余将领便互看了一下,有一种人人自危的感觉便不敢再多说什幺。

      元天穆指挥道:「听令!把广武山剩余的出入口都给围住,不许任何人出入广武山,并将我重伤不治的消息传出,如果梁军听到我重伤不治的话,他们定会认为目前大军群龙无首、军心大乱,届时必会率全军进攻,我们只要守住出入口便能等鱼群入网。」

      「是!」

      元天穆坐回床边低头说道:「若荥阳城真被梁军佔据,想必也是少数军队摸入城内佔下的……嗯!如果是从梁国增派后援的话没理由我们会不知道,所以定是有什幺计谋将其攻略,至于他们能攻下的计策是什幺如今已不是这幺重要…」

      元天穆接续道:「庾子绘,你立即率领三万军回荥阳城查探,若荥阳城已被拿下,命你即刻夺回。」

      庾子绘跪下拱手说道:「属下领命!」

      元天穆叮咛道:「切记!我还活着的消息不可让其余人知道。」

      「是!」

      元天穆不悦的道:「想在我眼下偷鸡……哼!没这幺容易。」

不到半天的时间,元天穆的死讯已传入荥阳城

      传令兵急道:「启稟将军,方才传来消息,我方主力军在广武山狭口遇袭,元天穆将军因遭敌方偷袭…重伤不治。」,杨昱和鲁安对眼相望了一下。

      尔朱吐没儿镇定道:「……元天穆的武术虽然不是很厉害,但还不致于被一些小角色打伤,可否知道是何人下手?」

      传令兵道:「听说…是一名身穿银色铠甲且矇面的人。」

      「哼!又是他,可恶……地牢的那个家伙一定知道这个人的相关消息。」尔朱吐没儿说完便起身準备前往地牢。

      鲁安急忙说道:「将军,就交给我来问吧!」

      尔朱吐没儿不屑道:「你…算了吧!上次你去问也没问到个所以然,这次就由本将来问,我就不信他的嘴有多硬。」

      鲁安拱手道:「那就由在下陪您去吧!」

      元庆亦拱手道:「我也一起去!」

      尔朱吐没儿冷然道:「哼!随便!」

      「拓跋颐、高推随我来。」鲁安招了两名随身的士卫,便和尔朱吐没儿往地牢走去。

同一时间,庾子绘已到荥阳城东门外

      「嗯!城墙上果真换成了梁军的白色旗帜,白旗陈字…就是陈庆之部队的旗帜。」庾子绘在远处看观看着东城门。

      魏军将领道:「难怪元将军会说往广武山上的梁军是诱饵,原来真正的梁军已攻下荥阳城。」

      庾子绘忧心道:「不!这还很难说,我得亲自证明才行。」

      魏军将领疑惑的问道:「这……但墙上所挂的梁军旗帜已说明了一切,庾将军还要证明什幺?」

      庾子绘摸着下巴道:「挂的是梁军旗帜穿的是魏军军服,怎幺看都不太对。」

      魏军将领道:「所以才说是梁军伪装的啊!」

      「啧!休再说伪装一事,你不怕杀头吗?」庾子绘口气不悦的说道。

      「是…是…」魏军将领低头往后退道。

      庾子绘举手一挥大声喊道:「全军戒备,慢步前进!」

荥阳城东城墙上

      鱼天湣看着远处指着道:「宋景休,有人来了!」,庾子绘的军队从远处的树林里渐渐走了出来。

      「喔!终于来了!」宋景休说道便赶紧跑向城楼中间。

      宋景休拱手道:「报告守卫大人,前方有敌人来袭!」

      「敌人?还……还真的咧!」城楼的侍卫长吃惊的看着远处。

      侍卫长瞇着眼再仔细看了一下道:「但……不是吧!他们是穿我们的军服啊!是自己人啦!」

      宋景休指着前方道:「大人您想想看,如果他们是我方军队的话,照理说应该是以正常的步伐向前迈进才是,但眼前这些突然出现的部队却是缓缓的向东门靠过来,连前头骑马的将领也是慢步靠近,这个气氛……不太对吧!」

      侍卫长点头说道:「嗯~~你这幺说好像也有道理,想想之前我方的军队都是很自然的向城门奔进,而他们感觉好像在防範什幺似的。」

      宋景休压低声音道:「会否…是伪装的…梁军?」

      侍卫长猛然一惊:「对!之前就听说他们有穿着我们的军服去袭击元天穆将军的部队。」

      「是啊!是啊!」宋景休猛点着头道。

      侍卫长犹豫了一下道:「但…我很怕会打错人…还是…还是等他们靠近一点再说好了…」

      宋景休断然道:「不用考虑了啦!他们就是…」

      「你看!他们有人走出来了…」侍卫长指着城下说道。

      庾子绘骑着马身后跟着一百名士兵慢慢往城门靠近。

      「听说你自告奋勇上前,愿意帮我指认陈庆之?」庾子绘问着身边的士兵。

      一名士兵往前走了一步道:「是的,因为属下有在战场上看过陈庆之。」

      庾子绘指着城楼道:「嗯!那你就来认认城楼上有没有你看过的人或是陈庆之就在上面?」

      士兵拱手道:「是!」

      庾子绘停在离城门约四十公尺的地方往城上大声喊道:「在下是元天穆大军将领庾子绘,烦请打开城门让我方军队进城。」

      此时士兵紧张的缩在一旁小声的说道:「将军,快走啊!城上的人就是陈庆之的心腹胡龙牙啊!」

      庾子绘疑惑的问道:「什幺?你确定?胡龙牙不是应该长得高大威猛手拿巨鎚之人?怎幺看起来会是如此瘦弱?」

      士兵小声的道:「是啊!我确定是胡龙牙,将军,趁梁军还未攻击前我们要先发制人啊!」

这时城墙上的侍卫长打量着庾子绘:「他就是庾子绘?」

      「大人…您…认识他?」宋景休紧张了一下。

      侍卫长微微摇头道:「喔!不认识啦!只是我有听过庾子绘这个名字,但实际上没看过本人。」

      宋景休心中喘了一口气道:「大人别被他骗了,他就是陈庆之啊!他想假借魏军的名义进城啊!」

      侍卫长惊讶的说道:「啊!真的还假的?但…陈庆之不是已到了不惑之年了吗?怎幺会这幺年轻?」

      宋景休解释道:「因为他用幻术隐藏了自己的外表,所以看起来比较年轻…但别担心,我有学过一点点道术,这种简单的幻术我刚我会破解。」

      侍卫长疑惑的问道:「啊!这…这算简单啊!。」

      「简单!当然简单!这是最基础的!」宋景休笑笑的道。

      (唉!没办法了,只好再使一次了。)宋景休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纸,在侍卫长的面前比划着:「苍流道术,玄冥之法,海澈楼想…幻!」语毕,符纸发出亮光遮蔽了侍卫长的视线。

      待亮光熄灭之后,侍卫长重新再仔细看了庾子绘,不知何时,城下的庾子绘已变成一名年老的长者。

      「啊!怎幺一下子就变老了,他果然有施幻术。」侍卫长惊讶的道。

      侍卫长紧张的举手喊道:「听令!戒备!」,城楼上的士兵皆弯弓搭箭瞄着城下的军队。

      同时间,庾子绘身旁的几名士兵喊道:「快护卫庾将军!」,其他兵士快速的挡在庾子绘的马前摆出防备,其中两名士兵互瞄了一眼,似在用眼神打了个暗号。

      庾子绘举手说道:「等等,对方还没有要…」话还没说完,身后的士兵已向城墙射出了三支弓箭(咻~咻~),「快!快守护庾将军,敌人攻来了。」几名士兵喊道。

      庾子绘紧张的说道:「喂!谁叫你们攻击的?等等…先不要攻击啊!」

      城墙上的侍卫长看到庾子绘举手下令攻击,便大声喊道:「放箭!杀了他们!」,士兵们立刻往庾子绘的方向射出了飞箭(唰~~唰~~唰~~)。

      庾子绘身后的大军一时燥动起来,「快看!他们攻击了!」、「荥阳城居然被可恶的梁贼佔了!」、「梁军真的伪装成我们的样子啊!」、「我们要把城夺回来!」

      魏军将士大声喊道:「前锋部队!向前支援庾将军。」,骑兵接令后便快马奔向庾子绘。

      城墙上的侍卫长看到后头骑兵往前奔来,以为对方要开始攻城便大喊:「弓箭手!全力对梁军攻击!」,接令的士兵更是加紧的往前放箭(唰~~唰~~唰~~)。

      侍卫长对传令兵说道:「快去告知尔朱吐没儿将军,梁军攻城了。」

      「是!」

      「退!快退!先退回阵线。」庾子绘见情势已失控,对着身旁的士兵说着便快马往回跑。

      看着城墙上的士兵尽露敌意,身后的部队又一团混乱庾子绘心中一冷:「该死!居然有这种事情。」

      「夺回城!夺回城!夺回城!」、「杀死梁贼!」、「夺回城!夺回城!夺回城!」、「该死的小偷!」军士们大声喊道,眼看已无法平息这股高昂的士气,庾子绘心想,既然已无法安抚众将士的愤怒,不如趁这股气焰最高涨的时候发动攻击,或许可以轻鬆的拿回荥阳城。

      魏军将领道:「庾将军,是否要增派援军。」

      庾子绘抽出腰际中的配剑道:「不!元将军说过若荥阳城被佔据,我们就直接夺回。」

      庾子绘骑到军队面前举起手中长剑大喊道:「各位,梁军为自身的利益不断的佔去我们的领土,这此又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拿下荥阳城,现在该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愤怒的时候了,全军听令!随我夺回荥阳城。」

      「杀~~~~~」

荥阳城地牢内

      尔朱吐没儿走到雷克斯的牢前道:「听说!你们梁军里,有一名矇面且会施法术的家伙,是否真有此事啊!」

      雷克斯并未答话,只是盘腿坐在牢内背对着尔朱吐没儿一行人。

      尔朱吐没儿从怀中拿出了一包药笑笑的道:「你好像忘记,你身上的毒还没解开吧!怎幺样,最近是否觉得心脏发痛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且每次痛的时间变长了啊!若你肯告诉我关于这个家伙的事情,我可以将解药给你。」

      雷克斯仍然不发一语静静的坐着。

      尔朱吐没儿嘴角微扬的笑道:「我信相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当身体的疼痛大于你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到时要你说什幺你都会说出来的,我知道几百种让人不死的折磨方法,每一种都会令你的意志崩溃,所以…何不现在说出来,省下我的时间也省去你的皮肉之痛呢?」

      雷克斯仍正襟危坐沉默的面对着墙。

      鲁安有点不安的站在后面,因为他很怕尔朱吐没儿对他用刑。

      (还是要趁这个时候杀了尔朱吐没儿,待他开牢门之际我们在场的五个人一起出手,应该…应该可以杀了他吧!然后再把罪名推给雷克斯,以犯人为脱逃而杀了尔朱吐没儿为由,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鲁安心中已有所盘算。

      尔朱吐没儿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待我开门把你拖出来的时候,到时你再说什幺就都没用了。」

      听到这里鲁安心中决意已下,右手慢慢移握剑柄并对西阿王元庆、拓跋颐和高推使了个眼色。

      尔朱吐没儿生气的道:「畜牲!我就知道跟你说人话是没用的,来人啊!把他给我拖出来。」

      「是!」地牢的卫兵打开牢房準备将雷克斯拖到刑求的地方。

      当两名地牢卫兵进到牢房拖出雷克斯之时,鲁安脸色已变,牢房外的四人手握兵刃大吸一口气,此时气氛一触即发,当雷克斯被拖出来的那一刻,就是动刀之时。

      「报~~~~~」一名传令兵急忙跑下来。

      传令兵单膝跪地说道:「启稟尔朱将军,东城门通报,城外有梁军身着魏军军服準备假扮我军进城,但已被我方视破,双方正交战中。」

      尔朱吐没儿磨拳擦掌笑笑的道:「呵!来的正是时候,我就来看看那个矇面的家伙倒底有多厉害。」说完便转身离去。

      看到尔朱吐没儿离去众人皆吐了一口气,解除了刚才紧张的气氛,鲁安对着卫兵说:「把他带回牢房里。」

      「是!」

      元庆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道:「现在呢?」

   「先再看看,或许…趁兵乱之时…」鲁安话说一半使着眼色,元庆便知道意思。

西城营区主帅营

      传令兵拱手道:「启稟将军,尔朱吐没儿将军和元显恭将军已备马準备出战。」

      杨昱问道:「领多少人?」

      传令兵道:「加上胡骑约二万人。」

      (嗯!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杨昱双臂抱胸,若有所思的道:「快去请鲁安将军过来。」

      「是!」

      才说完,鲁安和西阿王元庆一行人刚好回到主帅营:「听说梁军攻城了。」

      「嗯!现在元天穆已死,就剩尔朱吐没儿了,不管梁军有多少兵力,我觉得…我们应该都要出兵“支援”尔朱将军才是。」杨昱不怀好意的笑道。

      鲁安点头笑道:「呵~~杨将军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由其是现在梁军又装扮成魏军的模样,有时候…还蛮难分辨彼此的,若是误杀……」

      杨昱大笑说道:「哈哈哈~~说的也是!那就这幺办吧!」

      鲁安有点不解道:「但奇怪的事,梁军是何时增援这幺多人…在广武山上的梁军也只有七千骑兵而已,而此次攻城却快到三万人之多。」

      杨昱不在乎的道:「没关係,就先让梁军和尔朱吐没儿互打,不管谁是最后胜出我们再一举将他们全部歼灭。」

      元庆气愤的说道:「那就交由我来做吧!我已经忍他很久了。」

      杨昱拱手道:「好!那此战就交给西阿王殿下了。」

      鲁安从怀里拿出一道玉令道:「殿下,这是圣上亲自受予在下的令牌,只要拿此令牌便等同圣令在身,到时即可指挥魏国全部军队,若有必要……即便牺牲战场上所有的士兵,也要杀了尔朱吐没儿。」

      元庆拿着玉令兴奋的笑道:「这次…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鲁安严肃:「但要记住…此事尽量借由他人之手来杀,以避免日后无必要的流言,拓跋颐、高推你们可要尽力辅助西阿王殿下,达成此任务。」

      「是!」

      鲁安冷然道:「由其是拓跋颐……知道吧!」,拓跋颐随即点头应答。

      元庆问道:「对了!地牢里的那个家伙,要放他出来吗?」

      鲁安挥手道:「再等等吧!反正他现在出来也没有什幺意义。」

      元庆点头道:「嗯!」

      鲁安对着拓跋颐冷笑道:「呵~~只要达成任务,我说过的协议还是仍然有效!」

      拓跋颐低着头冷冷的回道:「是!」

      过了一会儿,尔朱吐没儿便率着二万人出城作战,一到战场上锐不可挡的胡骑一下子便打退庾子绘的前锋部队。

      除了胡骑穿着和其他人不一样之外,其于四万五千人实难分出你我阵营,使得战场上一片混乱,但正杀红眼的尔朱吐没儿和胡骑们,并不管谁是假扮的梁军谁是自己人,只要挡在他们面前,一律杀之。

      同一时间,元庆已偷偷带着二万人从南门绕至东门城外看着。

      元庆看着远处道:「梁军已节节败退,看来他们不是尔朱吐没儿的对手。」

      元庆比划着方向道:「高推、拓跋颐你们俩各领五千骑兵从左、右两侧夹击尔朱吐没儿,尽量以胡骑为首要攻击目标,最后我再以一万步兵从后头袭之。」

      高推撕下手臂上黑色的衣衫说道:「殿下,要否让我军兵士撕下身上衣物的一角并绑于右臂上,以利辨识谁是我军谁是敌军。」

      元庆点头道:「嗯!好主意!就这幺办…切记,一见到尔朱吐没儿便不需留情……杀!」

      「是!」

另一方面,庾子绘阵营中

      魏军将领皱着眉头,一脸慌乱的说道:「庾将军,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我们的兵力在一瞬间就已损失了三成以上,而且那胡骑根本不是梁军的部队啊!最让我觉得奇怪的事……在前头的领军将领,好像是骠骑将军尔朱吐没儿?」

      庾子绘一脸严肃说道:「不是好像,他就是尔朱吐没儿!」

      魏军将领讶然道:「这…我们的敌人倒底是谁啊!」

      庾子绘没有回答,只见抽下马鞭大喝一声便往战场中骑去。

      这时尔朱吐没儿杀的正高兴,战场上的士兵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就这幺一路领着胡骑往前冲:「哈~~~都来,全部都来,让老子杀的过瘾,哈哈哈~~」

      尔朱吐没儿在冲过最后一个步兵之时才发现,敌人后头的主力军队离前锋部队约一百公尺左右,而在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阻碍物,尔朱吐没儿因领着胡骑全力往前冲刺,以致后方的军队并没有全数跟上。

      也就是说,他若要往后会合胡骑必须先跑上三百多公尺左右才能和后头的军队会合,而往前跑则也要前进一百公尺才能再接近敌人,但在那之前……他必须先躲过庾子绘主力军的前三排弓箭手。

      「等等…」庾子绘阻止了弓箭手的射击从军队中骑着马走出来,往尔朱吐没儿的方向走去。

      庾子绘大声喊道:「尔朱吐没儿将军,在下是武锐将军庾子绘,大家都是魏国将领如今却兵戎相见,想必定是有所误会,何不…」

      「叛徒还有什幺好讲的,叫矇面的那个家伙出来见我!」尔朱吐没儿大声喊道,剎时手中弯刀已掷向庾子绘。

      庾子绘一惊,赶紧弯下身子贴在马背上,唰!的一声,随着马儿希律律的长嘶便往左侧倒下。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使得庾子绘来不及跳下,因座下战马倒下的同时也跟着将他的左腿压住,庾子绘痛的大叫一声,心理已明白他的左腿已被压伤无法再动,等他回神之时,尔朱吐没儿已驱马而来。

      「放…放箭!放箭啊!」庾子绘对着后头的主力军喊着。

      但因箭矢一出必会伤到庾子绘,所以前排弓手没人敢放出第一箭,每个人都在等着身边的人先射出,以致于全部的人都僵在一块。

      「杀~~~~~」

      忽然,杀声四起,左右两侧不知何时冲出了魏军的骑兵,庾子绘不知道这些骑兵是敌是友,但知道的是他们的出现让尔朱吐没儿缓下了马步,因尔朱吐没儿发觉自己似乎中了敌方陷阱,所以便不再追击,马上往回会合胡骑。

      为了不让尔朱吐没儿和胡骑会合,勇猛的高推一马当先,率先冲出骑兵群向尔朱吐没儿交战,高推看準了尔朱吐没儿手中已没有兵刃,故从后头快马追上。

      这时高推已举起手中大刀用力向前一挥:「啊~~~去死吧!」,嗤!的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在一转眼的瞬间高推上下半身已瞬时分离。

      (怎幺会…这样…)还搞不清状况的高推,看着自己的上半身飞离马座,下半身则随着马匹扑倒在地。

      (唰~~~)一阵沙石飞扬后,只见地上的血泊之中躺了几块身躯,而尔朱吐没儿却顺利的骑回胡骑部队中。

      此时在战场外的一处,有一人坐在马背上躲在树下偷闲着,拓跋颐利用官阶之便差他底下的部队向前攻击,自己则坐着远远的观看这场战役。

      而且方才这一幕已尽入拓跋颐的眼底…

      「刚刚那是什幺?好…好厉害啊!」

  • 名称:赤司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2: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