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恋爱命令全文阅读

荥阳城外,梁军临时驻扎地

      陈庆之分析战术道:「首先分为三队,分别由老夫、文才和龙牙领军,分散于三个地点进行攻击,每一波进攻皆间隔二个时辰,由老夫先作第一波攻势,再来是文才最后是龙牙,只要当日时辰一到便发兵向魏军攻击,以此类推进行二到三轮,此目的是要拉大元天穆主力军的防守範围,正所谓“敌虽众,可使无斗”,迫使魏军分散兵力而无法以全军和我方交战。」

      马佛念疑惑道:「魏军扩大防守虽能使各区兵力变为薄弱,但相对的,我方所能藏匿、退兵的区堿就会越变越小,到时……不就成作茧自缚吗?」

      陈庆之点头笑道:「没错!所以必需要一直改变攻击方式,若第一天採分散攻击拉大魏军防守区城,那幺第二天就换合併攻击,专攻魏军拉大区堿后所出现的漏洞,等第三天再换回部份区城攻击,每一次都针对不同的区城作袭击,正所谓“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我们要攻的出其不意,让魏军不知道应该在什幺时候、什幺地方做防守。」

      陈庆之接续着说:「“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魏军因处处都想要作防备也就显得处处皆薄弱,当想要备前则后寡、想要备后则前寡,而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只要能利用此点,到时再联合三队人马集中攻击兵力较少的部份,此时则便我众…而敌寡也。」,营帐内的将领皆点头认同。

      陈庆之严肃道:「请各位要记位一点,我们要的不是场场取胜,而是要拖延魏军总攻击的时间,好让后面的计谋能成功,只要认为情势会输便要立即撤退,不得强攻硬击。」

      梁军将领问道:「将军,魏军迟早会看出来我们的计谋,以我们现在的兵粮大概也只能再撑一个月,那…」

      陈庆之斩钉截铁的说:「那就撑一个月!」

      陈庆之接续着说:「我们只要撑的越久,陶大人的计策就越容易成功……雷克斯为要放出假消息已经为了这个计策做了他该有的牺牲,也就是故意被魏军所俘虏…」

      其他将领惊讶道:「他…已被抓了吗?」

      陈庆之点头道:「是的!目前生死未明,但皮肉之伤想必是在所难免。」

      某一将领问道:「雷克斯…就是之前一直跟在您身边的那名青年吗?」

      「嗯~~」陈庆之点头表示。

      其他将领点头道:「没想到他看起来年纪轻轻却有如此胆识。」

      陈庆之道:「他既然能将生死置之于度外,那我们怎幺能让他失望呢!」

      听到雷克斯的举动后,将领们心想“大家都是历经百战沙场的老将,怎幺能输给一名刚进军队的少年”。

      众将们内心皆涌起一阵热血,斗志高昂的拱手说道:「请将军放心,末将必当全力以赴。」

隔日早晨,荥阳城西门营区

      赵琰一夜没睡,在看到日出的第一道曙光,便开始摸着自己的头、身体,检视着身上有没有石化的迹象。

      「哈哈哈~~~我还活着啊!我没变石头啊!哈哈哈~~~我看到日出了,哈哈哈~~~」赵琰第一次感受到活着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看来我是太小看他了,没想到他是真的会术法,哈~~」赵琰高兴的跑出房外,準备要前往地牢找雷克斯。

      (嗯!是尔朱将军,他们要去哪里啊?这个方向……莫非是要去地牢?看来要对雷克斯用刑了。)赵琰看到尔朱吐没儿和元显恭边走边谈论着事情,好奇心驱使下也跟着过去。

      二人走到地牢附近一间极为普通的营房,房外有五、六个卫兵把守着,说了几句话后便进入房内。

      赵琰利用自己的身份之便靠近到营房旁边躲在侧边窗外,隔着窗户偷听着房内的对话。

      「呵~~~两位姑娘,最近可安好啊!生活上可有欠缺什幺东西啊?」尔朱吐没儿一进门便笑笑说道。

      「我们缺的是你没办法给的。」阎栩心不客气的说道。

      尔朱吐没儿打量了一下阎栩心道:「哼!小娃儿即是魏国人,为何想要行刺魏国将领?」

      阎栩心懒得解释,故不屑的说道:「因为现在的魏国将领没一个是有长脑袋的,少一个又有何关係。」

      元显恭不悦道:「对尔朱将军说话客气一点。」

      尔朱吐没儿不怀好意的笑道:「呵~~~这小娃儿果然泼辣,好!本将军喜欢,一个静一个动,呵~~~这种享受本将军还没尝试过呢!」

      「尔朱将军好像忘了我们在这里的目的,相信将军…还是想要师尊的所发明的书籍吧!」一名气质出众、温柔婉约的女子轻声细语说道。

      (师尊?书籍?她不会就是陶前辈所说的徒弟吧!)赵琰躲在窗外听着。

      尔朱吐没儿双手一摊笑道:「我只答应妳师尊不伤妳一根寒毛,但…让本将军稍微疼爱一下应该不在此限。」

      女子微微笑道:「将军好像太小看我们小女子的决心了,若我们不幸弄伤了自己,将军也不太好对我师尊交代吧!」

      尔朱吐没儿大声笑道:「弄伤自己?哈哈哈~~要让妳们不能动的方法实在太多了,可别忘了本将军也会一些道术啊!」

      阎栩心不屑道:「哼!在赤手空拳之下,要杀你的方法也很多。」

      「呵~~那本将军倒想看看,妳如何在“赤裸“空拳之下杀了我。」尔朱吐没儿比个手势,示意元显恭退下,元显恭便退出门外等候。

      阎栩心生气的说道:「下流!我爹爹也是魏国将领,但却不像你如此骯髒龌龊。」

      尔朱吐没儿不以为意的道:「喔!是什幺大人物啊!说来听听。」

      阎栩心骄傲的道:「我爹爹是武毅将军阎元明。」

      「哈~~什幺啊?连听都没听过的小将领,有什幺好拿出来说嘴的。」尔朱吐没儿边说边褪下身上的外衣,显露出结实的肌肉,最让人注目的是胸口似龙似蛇的刺青,这只四不像的图腾从左胸口一直往后延续到了背上,且这幅画的颜色用料实为逼真,好似身上真的披上一只兇残的妖兽。

      「你…」阎栩心紧握着双拳想要冲上前去教训尔朱吐没儿,但被身旁的女子给挡下。

      女子镇定的微笑说道:「尔朱将军若清楚道术,应该知道矛山宗的降法能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要拿到被下降人的血液、头髮、口水…即便是身上最细微的毛屑,都可以完成降术。」

      尔朱吐没儿大声笑道:「哈~~夏柔矜啊!夏柔矜…本将军知道妳只学到了陶弘景的知识却没学到他的术法,所以大可不必对我故弄玄虚。」

      「不信的话,将军可以试试看。」夏柔矜仍轻柔的微笑说着,但手里已藏着一把小刀。

      「哼!本将军倒要尝试看看,这矛山宗是有多厉害。」被激到的尔朱吐没儿,决定要上前强压二女。

      (呵~~太好了,有一场活春宫可以看啰!)因窗户没有完全阖上所以露出了一道缝隙,赵琰踩在墙外的小槛上兴奋的探着头从缝隙里看着,突然一个脚步没踩稳,唰!的一声踏了个空,惊动了房内的尔朱吐没儿。

      「是谁?」尔朱吐没儿大吼一声快速的冲向窗台,赵琰被怒声一吓马上贴着墙壁躲在窗户下。

      在準备开窗之时,(咻~~~)一把高速的飞刀直接射穿木窗(啪!)袭向尔朱吐没儿。

      尔朱吐没儿一惊赶紧侧身躲开,但左臂仍被飞刀擦过(唰~~),飞刀直中房内樑住后才停下。

      待在房外的元显恭和众卫兵听到喊声,立刻冲入房内查看。

      尔朱吐没儿小心翼翼的靠向窗台望出,但确不见任何刺客的蹤影。

      卫兵急道:「将军没事吧!」

      元显恭拔下樑住上,一把尖长的雨滴型飞刀看着:「这飞刀我曾经看过。」

      「是谁的?」尔朱吐没儿怒道。

      「在营内…只有一个人会使这飞刀,就是杨昱的部下陆守。」元显恭一直想除掉杨昱的职位,所以特意在说到陆守的名字前,加上杨昱二字想让尔朱吐没儿迁怒杨昱。

      尔朱吐没儿往桌子大力一拍,大声喝道:「该死的家伙竟敢破坏本将军的兴致!元显恭随我来,其他人加强防守此地。」

      「是!」

      (是他!)夏柔矜和陆守有见过几面,所以一下子就想到此人。

      (好险!如果被尔朱吐没儿抓到的话,我的人头肯定落地…但没想到陶前辈的徒弟原来是关在这里,呵~~看来我又多一个可以和雷克斯交易的筹码了。)赵琰利用方才一阵混乱已偷偷溜走。

西城营区的主帅营

      尔朱吐没儿气愤的冲入:「杨昱!」

      杨昱点头道:「尔朱将军来得正好,我正想和你讨论…」

      「你的部下陆守在哪?」尔朱吐没儿直接大声说道。  

      杨昱比着身旁的陆守说道:「陆守?尔朱将军,我身旁的这一位就是陆守。」

      尔朱吐没儿指着陆守怒道:「你这王八羔子就是陆守!」

      陆守拱手平缓的回道:「稟将军,在下正是陆守。」

      尔朱吐没儿大声喊道:「你这该死的家伙竟敢暗杀我!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斩!」

      杨昱举手缓道:「慢!尔朱将军,是否有所误会?」

      尔朱吐没儿拿出飞刀说道:「他就是这把飞刀的主人,还有什幺好误会的!来人啊!」

      杨昱疑惑道:「飞刀?尔朱将军是在哪里捡到此飞刀的。」

      尔朱吐没儿解释道:「本将方才在夏柔矜房里的时候,他就是从外头射入这把飞刀刺杀本将。」

      杨昱追问道:「将军有看到陆守射出此刀?」

      尔朱吐没儿顿了一下道:「…没有!」

      杨昱瞄了元显恭一眼道:「那将军又如何断言此刀就是陆守射出?陆守真正惯用的暗器是匕首而不是飞刀,况且陆守一直在此和我讨论军情没离开过一步,将军是否被有心人士给误导了。」,陆守翻出袖内及腰间所藏匿的六把匕首,恭敬的呈给尔朱吐没儿查看。

      尔朱吐没儿瞪了一下元显恭,元显恭急忙说道:「上回我明明看过陆守拿过一模一样的飞刀,你还敢狡辩。」

      「拿过一模一样的飞刀?哈哈哈~~~陆守…」杨昱和陆守眼神交会了一下,陆守便抽出身旁卫兵的配刀。

      当众人还在疑惑的同时,陆守一个飞速的转身便将手中刀刃给掷出,(唰~~)转眼间,大刀已插在七公尺外的门上。

      杨昱严肃道:「元将军,若您下次再捡到的暗器是把刀,那全营只要腰际上配带此刀的卫兵或是手中拿着此刀的士兵…不就都是刺客了!」

      元显恭忽然不知怎幺回答:「这……」

      杨昱接续微微笑道:「还是你想说,只要有能力将飞刀掷出的人就是刺客?」

      「呃……这…」元显恭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杨昱不屑道:「元将军可别忘了,现在营区的守备职责已全权交给元将军了…」

      元显恭不悦大喊道:「这个我当然知道。」

      杨昱低头拱手说道:「在两军交战之际居然还造谣是非、动摇军心,分明意图不轨,还望尔朱将军明查!」

      尔朱吐没儿一个转身便反手打了元显恭一巴掌(啪!):「哼!该死的家伙,若不知道的事就不要乱说,来人啊!给我将元显恭拖下去杖刑五十大板。」

      「是!」

      「啊~~这…将军…尔朱将军…我…尔朱将军…」陷害别人不成反害到了自己,元显恭一脸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和刚刚目中无人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尔朱吐没儿也知道元显恭原来的用意,但此刻若不对他用刑,自己就没有台阶下了。

      杨昱看尔朱吐没儿显得有些尴尬,但说穿了,尔朱吐没儿的位阶仍是比他大,若这时让他太难看的话,以后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于是便接续一开始的话题说道:「尔朱将军,这封是元天穆将军方才传来的信,信中说道…今晨梁军在城外已对主力军开始小规模的攻击。」

      「喔!我看看。」尔朱吐没儿接下信看着。

      杨昱问道:「将军,有需要出城外援吗?」

      尔朱吐没儿摇头道:「信中提到,梁军只在外围做试探性的攻击,但实际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很明确。」

      杨昱道:「前日探子来报,已大概知道梁军驻扎的营区位置,若我们两方一同夹击便可拿下梁军。」

      尔朱吐没儿张手停道:「不!梁军只是以小部队做试探性攻击,主力军的位置必定已暂时藏匿起来,我们先按兵不动,等到他们做大规模的攻击时,再一举攻之。」

      杨昱低头拱手道:「是!」

      「嗯!若有军情传到,再来告诉我。」尔朱吐没儿转身準备离去。

      杨昱淡道:「尔朱将军…」

      「嗯!」尔朱吐没儿回头看了一眼。

      杨昱拱手冷道:「将军可别忘了…大都督此次的目的是要拿到陶弘景的火石总要,将军可别因一时冲动而坏了计划啊!」

      「哼!」尔朱吐没儿知道杨昱的暗示,但苦无证据将他定罪,转头大开迈步的走出营房。

      陆守马上跪下说道:「陆守没顾虑到事情的严重性而随意出手,请将军定罪。」

      杨昱叹了叹道:「唉~~算了!他们想要我的人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能看到元显恭被打倒是一件乐事……起来吧!」

      「谢将军。」

      杨昱严肃道:「我不知道你出手的用意是为了整体的计划,还是想杀他,或是只为了你自己?不管你是否真的喜欢陶弘景的徒弟,以后千万别再这幺做…这次我能保的住你,下次就不知道了。」

      「是!」陆守虽然答应着杨昱,但他知道…再有下次,他仍然会掷出手中的飞刀。

      其实陆守将真正的飞刀暗藏在胸口里,调整了一下的飞刀的位置后心中想着…

      (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他!)

同一时间,荥阳城魏营地牢中

      雷克斯正拿着雷神剑练气,心想不知道还要在这个地牢多久,不如趁这个没人打扰的时间提使升自我使用雷神剑之力的流畅度。

      雷克斯非常投入的练着雷神剑之力,心中也显得比较平静,在这阴森诡异的地牢里、恶臭满天的味道以及无法预测未来,即使身处在恶劣的环境下,现在的雷克斯也完全视若无睹,他的眼里除了雷神剑之外其他的都已不在乎。

      (卡!卡!)听着远处有铁门开锁的声音,(嗯!有人来了!)雷克斯缓缓睁开双眼,用地上的乾草将雷神剑覆盖着。

      一名年轻的将领道:「把他带出来。」

      「是!」

      (要对我用刑了吗?)雷克斯显的有点不安。

      身旁的四名卫兵将雷克斯带出牢房绑在墙上,并脱下上半身的衣物,(糟糕!不会要烙印吧!还是要拿刀割啊!鞭刑?针刺吗?)想到这里雷克斯不禁吞了个口水,开始紧张了起来。

      年轻的将领二话不说先朝雷克斯的脸揍上两拳(碰!碰!):「你到这里的目的只是单纯的偷窃军服吗?」

      (呃~~我的牙齿…好像快掉了!)挨了两拳的雷克斯嘴角流出了血液,脑中又是一阵晕眩,故缓缓的淡道:「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

      年轻的将领快速的抽起腰际上的剑(嗤!),一瞬间,雷克斯的胸膛已渗出一道血痕。

      (该…死…早知道…刚刚一开牢房的时候,我就应该拿着雷神剑杀出去了!)伤口的痛楚慢慢传了上来,雷克斯紧握着双拳很想冲入牢房拿出雷神剑,但被绑在墙上的他,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任人宰割。

      「你们先下去吧!」年轻的将领对身旁的卫兵说道。

      「是!」

      待卫兵都已走出地牢,年轻的将领才收起手中的剑拱手说道:「在下是光禄少卿鲁安,方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得罪…划我一刀已不算是得罪了吧!是结仇了!)雷克斯心中滴沽着。

      鲁安笑道:「方才那一剑只是皮肉伤而已,请不用担心!我已闪过要害之处,因为若不这幺做,卫兵会跟尔朱吐没儿通报的。」

      (什幺皮肉伤,明明就流这幺多血还皮肉伤咧!就不要让我拿到雷神剑,不然我也会让你知道什幺叫“皮肉伤”!)雷克斯看着胸口血流不止的剑痕心中想着。

      鲁安顿了顿道:「我…代表魏帝想和你做个交易。」

      (啊!怎幺最近每个人都要跟我交易啊!)雷克斯疑惑的问道:「交易?」

      鲁安点头道:「是的!我是圣上的近卫亲军将领,我所说的话都有经过魏帝的受权,所以你可以相信我。」

      鲁安接续说着:「你应该知道,尔朱荣一直在策谋魏帝之位,为此…圣上和他已明争暗斗许久,所以圣上一直在找机会想除掉尔朱荣,但无奈现在朝廷里的重要军职皆是尔朱荣的人,军权大部份也皆让尔朱氏的人掌握,所以……」

      雷克斯恍然道:「你要我帮你们除掉尔朱荣?」

      鲁安微微笑道:「呵~~~你果然是聪明人,但此次领军将领并非是尔朱荣,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们先除掉他的两个心腹,元天穆和尔朱吐没儿。」

      雷克斯问道:「所以你的交易是什幺?」

      鲁安冷道:「他们两个的人头!」

      雷克斯冷静追问道:「那我们的好处呢?」

      鲁安笑道:「好!欣赏你够坦率,不瞒你说…我军已接到探子回报,梁军并无再有大军接应,此次北伐我想到此也该告一段落了,以目前我军近三十万的兵马可以非常轻鬆的收回之前所失的城镇及土地,当然……击灭七千骑兵更不在话下。」

      鲁安来回走着说说:「所以…只要能杀死他们两人,圣上就让你们七千骑安然的退到睢阳城外……老实说,梁军北伐已对魏国造成不小的伤害,况且你们这一路上攻城掠地想必也得到不少牛马穀帛,相对的,你们七千铁汉也应该都已筋疲力竭,这时大家各退一步,你们能全数存活且光荣的回去,魏国也能得到应有的喘息,两国百姓也能回到平和的日子解除掉这紧张的气氛,这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一开始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为了拓展啥领土,谁也没想到陈将军能攻下这幺多地方!)雷克斯再问道:「那我要怎幺杀他们两个?」

      鲁安解释道:「有我当内应要亲近他们自然不成问题,为了不让尔朱氏的人将矛头指向圣上,我只能安排你们亲近,但必须由你们亲自动手,至于你想安排多少人马进入营区行刺,我都可以安排……怎幺样?如果你无法决定,我可以找人帮你向陈庆之传话。」

      雷克斯想了一下道:「这个交易隐藏着有太多不安因素了,而且最大受惠者始终是魏帝,所以…除了让我们平安退兵之外,我要再加一个条件。」

      鲁安挑着眉道:「加条件吗?呵~~~好吧!起码我们的交易算是有些进展了,说吧!」

      雷克斯道:「释放陶弘景前辈以及他的徒弟……还有你们日前抓到的刺客阎栩心。」

      鲁安大笑说道:「哈哈哈~~~拿二条命换三个人…哈哈哈~~~你好像不太会做生意啊!你这笔帐是否要重新算算?」

      雷克斯微微笑道:「你错了!我们若杀了尔朱吐没尔和元天穆,换的就不只有二条命而已,因为杀了他们……等于是断了尔朱荣的胳臂,你觉得…尔朱荣的胳臂值几条命啊!」

      「确实…尔朱荣的胳臂值……」鲁安停顿了一下,之后浅浅的一笑很不愿意的说道:「…值……半个魏国,嗯!看来我太小看你了!」

      雷克斯嘴角微扬说道:「如何!还想要继续交易吗?」

  • 名称:绝对恋爱命令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5:5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