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全文阅读

      在近距离的战斗之下,元晖业完全不是陈庆之的对手,在两剑相交的第一剑(锵!),元晖业因出手较慢已佔了下风,可是元晖业仍不认输,往侧压过陈庆之的紫霜剑后,再斜劈砍出了第二剑(锵!)。

      但第二剑的陈庆之在意流气动下,力量一下子即提升到五成,只是轻碰一下就震开了元晖业手中的剑,在他还来不及出第三剑,紫霜已架在元晖业的颈部,在短短的一秒钟里,胜负已明显分出。

      「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考城西门外的竹林中

      宋景休喘着气道:「跑这幺远了,应该甩开他们了吧!」

      雷克斯左右望着,确定没有人后才鬆一口气道:「希望如此,呼──好累!」

      宋景休低着头喘气道:「陈将军的部队是在哪里啊?」

      雷克斯随意指着北方道:「在考城北门八至十里外。」

      宋景休惊讶的道:「哇!这幺远啊!」

      雷克斯想了一下道:「现在…应该已经在攻城了吧!」

      宋景休长叹了一口气道:「唉…天下人到底是为何而战?今天你杀了对方改天又换对方杀你,你抢了别人的东西之后又换别人抢你,如此恶性循环,战争要到何时才能结束啊?」

      雷克斯不以为然的笑道:「呵!你这个假仙人也想太多了吧!自古以来,只要有『人』的存在就会有杀戮,这是再过一万年也不会改变的事实,你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宋景休有自信的笑道:「雷兄此言差矣,事无难解之理,只有解或不解之择,我相信…定能有解决一切纷争的办法。」

      (白痴仙人,你就继续作你的大头梦吧!)雷克斯敷衍笑了一下道:「呵!是啊是啊…」

      「当然有办法…」竹林里出现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雷克斯和宋景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

      「世上只要没有了『人』,就不会有战争了!」一个高大、壮硕的男子从竹林里走了出来。

      (我们是什幺时候被追上的?)雷克斯和宋景休不约而同的想着。

      「你们是谁?」壮硕的男子打量着身穿白色长袍的雷克斯,虽然身上没有铠甲,但雷克斯那套衣服的搭配感觉很像梁军的军装,故让他觉得有点可疑。  

      宋景休不悦的指着道:「没礼貌的家伙,你不知道要问别人名字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

      (好像是有多了不起啊!待会开打还不是要躲起来。)雷克斯瞪了一下宋景休心里想着。

      壮硕的男子见宋景休认真的表情,不禁微笑拱手道:「在下是魏军皇室近卫队队长李述,还未请教…」

      看到壮硕的男子有礼的问道,宋景休也拱手笑道:「蜀山玄阳派宋景休。」

      雷克斯举起右手双指敷衍的道:「梁军打饭班雷克斯。」

      「打饭班?」宋景休一脸疑惑的看着雷克斯说道。

      「哈哈哈──有意思,那…你打算用饭匙跟我打吗?」李述抽出背上的大刀说道。

      此刀重达五十公斤,长约一百五十公分,刀身有着深沉的厚度,外型像似一只尖锐的獠牙,好像是从恶龙嘴里拔出来的战利品,正如它的名字一样『獠牙』,而银亮的外表却隐约透露出一股血腥味,好像刚刚才吞噬了…『人』。

      雷克斯一直用余光瞄向左右两旁,心想,李述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前来而已。

      李述看到雷克斯的眼珠子往左右微微的动着,便坦然的道:「不用瞄了,这里只有我们三个。」话一说完,在李述后面的林子走出了另外两名士兵。

      宋景休佩服的道:「不骑马能这幺快速的追过来,想必三位应该是不简单。」

      雷克斯不以为意的笑道:「皇室近卫队不在皇城里保护皇帝,这样到处乱跑,好像不太好吧!」

      李述严肃的道:「近卫队是直接受命于圣上,要往哪走还不需要你操心。」

      李述接着对宋景休瞄了一眼道:「蜀山玄阳派不是我们魏军的目标,阁下可以离开了。」,在李述说话的时候,后头两名士兵已开始慢慢往左右散开。

      宋景休拱手笑道:「在下看李兄是位明理之人,那大家何不明理的解决呢?」

      (他实在是天真到一个极点,应该是在山中修练修到头壳坏掉了。)雷克斯皱起眉头心里想着。

      李述不客气的轻蔑道:「呵!玄阳派…这种名不经传的小派在这里跟我说什幺道理,滚!」

      宋景休摇头叹道:「唉…为何一样是将军,陈庆之将军就比你有教养且大器多了,真是天壤之别啊!」

      李述讶然冷哼道:「你认识陈庆之?那你就不能走了。」,身旁的两名士兵皆亮起手中的长剑,瞬时杀意四起。

      其中一名士兵,往雷克斯的方向踢起地上一颗小石头,因力道不大,雷克斯微微的后仰,便轻鬆闪过,但他一时的闪神,让李述觉得有机可趁,霍!的一声,他人还没到,一阵强力的风压已袭向雷克斯。

      大刀往后一拉,地上的落叶也随之翻转(霍──),竹林里的风声好像和李述的刀相互呼应,当大刀再向前一甩,身旁的竹子便跟着应声断裂(劈啪劈啪──),而那霸道强势的刀劲,立即在雨中掀起一阵狂澜,挟着倾泻般的水波直袭雷克斯(唰唰唰──)。

      见李述的刀锋相当锐利,雷克斯不敢冒然对峙,故重脚用力一踏迅速的往后躲过,然而看似大刀一个挥空,雷克斯顺利避过(霍─),但刀劲过后所挟带的风压和雨水也随即而来,顿时,风刃强袭、水势如箭,当风声水雨呼啸迎面而过,雷克斯身上的衣服已被风劲划过数道裂痕(唰─)。

      (好利的刀劲!)雷克斯抬头一看,这时李述已双手持刀举起,準备往下重劈。

      (但…你的刀有比雷神剑利吗?)雷克斯左手反持雷神剑向上一挥,和李述的大刀迎面而击。

      双刃交击之际,发出响亮的声音(铿!),雷克斯左手一麻只知道有挡下大刀,右拳立即聚电往李述腹部击出,看到雷克斯右拳闪烁着电劲,李述赶紧以左掌接下(碰!),只见三成的雷神剑之力,轻鬆的把李述给震开了五公尺之远。

      本想鬆一口气,但右边亮光一闪,身旁的士兵已挥刃袭至,雷克斯以意流气动瞬间将力量提升到三成,快速一个迴旋转身,让剑锋疾袭而过,那时,雷克斯的脸颊离剑刃只有三根手指的宽度(飕!)。

      接着雷克斯右脚往前一踏,身形低伏转进,右手电掌顺势往士兵胸口击出,说时迟那时快,士兵早已收回左手护胸(啪!),但士兵的功力并没有李述厉害,在一震之下虽未倒地,可是已口吐鲜血急退了七、八步之远。

      同时间,第二名士兵正持剑攻向宋景休,宋景休虽没法术辅助,但从那有规律的步伐就可知道,他的拳脚功夫也不差,玄阳派的苍流拳术如行云流水、柔和圆缓,而拳掌互换间似快似慢,动作流畅而不急促,缓和轻盈而不刚劲,直至打中的剎那,拳掌力道才会突然加重变快,让那看似无力的招式,瞬时变成致命的杀招。

      持剑士兵突如其来的攻击,宋景休只是一边抵挡一边退步,就在士兵举剑正要斩下之时,宋景休立即转其正面快速接续击出一拳一掌(碰!碰!),之后转身低下扫出右腿(唰─),当被拐倒士兵还在半空中正要落下之时,宋景休再侧身抱拳齐出二掌(碰!),将士兵震出击飞。

      宋景休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对手击倒,但反观雷克斯的对手就没这幺好对付了,李述在挡下电拳后,左臂一阵发麻,虽然手指的关节仍然勉强可以弯动,可是手臂却感到有些无力,李述为了不让雷克斯察觉到他的伤势,便接以极招,来掩饰他受伤的左臂。

      这时李述手上大刀一转,附近的气流向随着转动,竹林里的枝叶、泥沙也跟着大气的流转而飞舞扬起,此刻他单脚一踏,人已跃至雷克斯的上方,并以双手反持刀刃,刀尖向下大喊一声:「龙──咬──」

      那厚实低沈的声音,如同巨龙狂啸的怒吼,捲动飘扬的泥沙,像似一只破土而出的地龙,在当中所参杂的枝叶竹条,便成为地龙身驱的麟片,此时再搭配着李述由上而下霸气的刀式,有一瞬间,雷克斯以为看到一只恶龙张牙裂嘴的咬过来,而那恶龙的獠牙便是李述手中的大刀。

      「吼吼吼──」

      在不到0.5秒钟的时间,雷克斯有一股想跟上前去和他较量的念头,但还好理智适时的提醒他要赶紧『躲开』,让他打消了心中这疯狂的行动。

      时间来到了第一秒钟,雷克斯用尽全力往身旁一跳,紧接着,半空中的李述重力加速度的持着大刀往下一轰,转眼间,手中大刀的三分之二处已插入地底之下(轰!),随着重击而下后,李述的身边即刻旋起一阵狂风向四周吹起(呼呼呼──)。

      而由大刀所插入的位置,渐渐出现不规则的裂痕,并慢慢的往旁边延伸(劈哩…劈哩…),此时坚硬的地面像似破碎的玻璃一般,持续裂出了七、八条三公尺左右的裂缝(劈哩…劈哩…),彷彿脚下那凹凸不平的地面,随时都会坍塌崩裂。

      (呼──)那阵吹起的狂风把雷克斯和宋景休给震慑了一下,若方才和他正面冲突的话,真无法想像会发生什幺事。

      (有没有这幺夸张啊!)雷克斯觉得刚刚发麻的左手已渐渐转为疼痛,斜眼一瞄才知道,刚刚虽然挡下李述那一刀,但刀剑交击时所产生的风压,就足以对他造成些许的伤害,尤其是持剑的左手,已被那强劲的刀风划上四、五道粗劣的刀痕,且那鲜红的血液早已爬满左臂。

      第五秒钟开始,李述冷眼瞄向一旁的雷克斯,随即拔出大刀拖其在地,挟带着一身冷冽的杀意冲了过来,而雷克斯右拳一握,即刻闪动着青色电流(啪叽!啪叽!),準备对李述施展新招。

      (要拼一下吗?我若击出快拳而他也砍下大刀,那是我会先被砍成两半?还是他会先被我击倒?可是这招我也才用过两次,连我都不太熟悉的招式就直接用在这种紧要关头,这…)雷克斯还在犹豫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啾!啾!啾!」

      雷克斯朝左方一看,不知道什幺时候,小水兽已飞到雷克斯的身旁,并好奇看着发着淡淡青光的雷神剑,因为雷神剑的灵力和一般的仙气、灵气不一样,所以小水兽才会被其吸引,不自觉的飞来这里。

      「啾─啾─啾─」小水兽像似在跟雷神剑对话着。

      「这…这…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雷克斯惊讶的看着小水兽道。

      同时间,背后一个脚步声正急促的靠近(哒哒哒──),方才受伤的士兵随着李述的攻击也杀上前来,準备前后夹攻雷克斯。

      当雷克斯还在前后回头,犹豫应该先对付来势汹汹的李述,还是后头袭来的士兵时,宋景休已先对那名士兵出手。

      士兵因为将注意力放在雷克斯身上,没留意到从旁窜出的宋景休,宋景休一个简单的扫腿,便让士兵乱了步伐,在士兵还没站稳脚步前,宋景休巧妙的侧身斜站,顺势抓住士兵的右臂迴旋了一圈,再利用离心力,将士兵过肩摔向远在十公尺的李述。

      李述跑到一半看到飞过来的士兵便立刻剎住脚步,一手接下被甩过来的士兵并丢其一旁,继续奔向雷克斯。

      「雷兄,趁机快跑啊!」宋景休喊道。

      但雷克斯跑了几步后,不自觉得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小水兽仍在状况外,停在原地不动的看着他,此时的小水兽心头还在莫名其妙的想着,究竟发生了什幺事?

      「碎──龙──击──」

      随着浑厚的吼声响彻林荫,李述已将拖在地上的大刀往上挥起(唰──),剎时地上的泥土、竹林、碎石皆被刀气给翻起(轰──),惊天动地的气势有如地龙翻身一般,方圆一百公尺内都可以感受到微微的震动(轰──)。

      水兽听到后头有巨大的吵杂声,回头一看才惊觉,一股霸道的刀波正迎面而来,小水兽心中一慌,赶紧控制雨水,马上筑起六道水墙以阻挡李述的刀波,但强烈的刀波完全无视水墙的存在,很轻易的便一一冲破(唰唰唰─)。

      眼看水墙逐一瓦解,慌张的小水兽不知道如何是好,上下左右的飞来飞去:「啾啾啾啾啾─」

      就在小水兽已快要被刀波给撕裂的剎那,,唰!的一声,一道青色的月弧形剑气从旁急袭而至,将李述的刀气给挡下(铿!),而那道青色的剑气正是雷克斯所挥出的『雷刃』。

      两道真气一刀一剑互不相让的在空中比划着(滋滋滋─),一下前一下后看似旗鼓相当谁也不输谁(滋滋滋─),但越是互相排斥的真气,却越会让真气本身变的更加紧绷(滋滋滋─)。

      就在两道真气快到临界点之时,轰!的一声,真气突然爆裂开来,并在爆裂的风压中挟着无数的刀劲和剑气向周遭飞散(飒飒飒─),眨眼之间,剑吟迴蕩过而断,刀啸沉鸣掠而灭,顿时竹林里被刀剑的真气肆虐,範围十尺内的竹子皆断的残缺不堪(飕飕飕─),等到一切平静之后,就只剩下李述和两名士兵,雷克斯二人和小水兽早已消失不见。

      而真气冲击所造成的爆炸声,刚好引导其他魏军士兵的方向,令他们能快速的赶到现场。

      「将军,你没事吧!」一名魏军将领急忙的赶到,关心的问道。

      「嗯…」李述看着前方的竹林,不悦的答道。

      另一名魏军将领慌张的稟报道:「将军不好了!听说考城已被梁军攻陷了。」

      「嗯…」李述一付事不关己的点头敷衍道。

      魏军将领紧张的问道:「将军,现在该怎幺办?要夺回考城吗?」

      李述直视着前方冷冷的道:「不!圣上只要我们辅助元晖业,如今是元晖业丢了城所以不干我们的事。」

      魏军将领有些不知所措的道:「那…现在?」

      李述收起大刀獠牙,有些不甘愿的道:「嗯!我反而比较在意的是刚刚那个人,唉…算了!先回洛阳覆命吧!那个家伙…」

      李述低着头,看着方才接下雷克斯电拳的左掌,虽然已经不会发麻,但手掌仍有些疼通,李述弯动着左掌手指关节,发出卡卡声响,愤怒及不愿的表情全写在脸上,但身为将领总不能把部队丢着独自行动,无奈之余…也只能先带领剩余的部队回洛阳城覆命。

      「那个家伙…」

      「会再见面的…」

傍晚考城内

      下了一整天的雨,在这个时候已经停止了,更意味者这场战争的结束,考城本来藉助着四周环水的地形来巩固本身的优势,却没想到这个优势维持不到一天就被粉碎。

      马佛念走上城楼,见陈庆之便拱手道:「启稟将军,方才各队将领回报,考城已完全在我军的控制之下。」

      「嗯!老夫要见元晖业,把他带过来。」陈庆之已回复为原来老者的模样说道。

      「是!」

      过了一会儿,马佛念就将元晖业押解过来,陈庆之非常礼遇元晖业,认为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将领,故并未让他带上手镣脚铐。

      陈庆之拱手笑道:「元将军…」

      元晖业脸上则是一付不甘心的表情,想到当初所下的豪语而如今却成为败将,嘴里总有股嚥不下的气,但又见对方如此礼遇,所以还是勉为其难的拱手回敬道:「陈将军…」

      陈庆之笑着接续道:「元将军,老夫…」

      「陈将军,您别想要从我这里问出什幺事情来。」元晖业直接打断陈庆之的谈话说道。

      陈庆之转身过去,望着看着城下道:「呵…老夫只是很好奇,你藏在水底下的东西…」

      元晖业得意的笑道:「这幺说来…你是看过啰!」

      陈庆之试探的问道:「水底下的异兽可并非是常人所能拥有,将军能得此异兽必是花费相当的力量才取得。」

      元晖业无奈的苦笑:「但…我仍是败给了你,看来陈将军底下的能人更多啊!」

      陈庆之再试探的问道:「但老夫相信,元将军应该不只有这样子而己吧!是在保留实力吗?还是有什幺计谋吗?元将军的手下连此异兽都能抓到了,小小的考城必然困不住您吧!」

      元晖业大声笑道:「哈哈哈──陈将军,您别浪费口舌之力了,在我身上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元晖业冷哼一声后,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梁军此次北伐的用意,但你所树立的敌人,可是远超过你所能想像…」

      陈庆之不甘示弱的回笑道:「呵──如此甚好,神器之力若用在平凡人的身上,也是浪费。」

      元晖业皱着眉头讶然道:「什幺?神器之力是什幺意思?你是指那个会施展妖术且矇面的家伙吗?」

      陈庆之低头一笑后,便喊道:「来人啊!送元将军回牢房。」

      陈庆之恭敬的拱手道:「元将军得罪了!」

      元晖业知道陈庆之故意语中带有保留来刺激他,便笑笑的说道:「呵!也罢!」,接着三名士兵押送元晖业回到牢房之中。

      陈庆之严肃道:「另外一个家伙说了吗?」

      马佛念点头道:「说了,但是他似乎只知道部份而已。」

      陈庆之望着城外平淡道:「带过来见我。」

      「是!」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走就是…」赵琰身上衣服破烂,脸颊肿了起来全身上下都些擦伤及瘀青,看来是刚被刑求了一顿。

      陈庆之冷然的道:「赵琰大人,肯说了是吗?」

      赵琰紧张的说道:「陈将军,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全都告诉您了…」

      陈庆之微微笑道:「喔──那再完整的说一次。」

      赵琰解释道:「我只知道那只水兽是柳楷在洛阳的时候就给元将军了,并教元将军施法的咒术,至于是如何得到水兽的,小的就一概不知了。」

      (嗯!看来柳楷真的没死。)陈庆之托着下巴道:「那魏帝底下还有多少这样的妖兽?」

      赵琰皱起眉头道:「魏帝?陈将军您误会了,柳楷并非是魏帝底下的人啊!」

      陈庆之惊讶道:「什幺?」

      赵琰理所当然的道:「柳楷是大都督尔朱荣底下的人啊!」

      赵琰接续解释道:「大都督的眼线遍布全国,他身旁尽是一些奇能异士,连魏帝都要敬他三分,所以他能取得水兽其实也蛮合理的,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妖兽,老实说…应该很有可能。」

      陈庆之耳里响起了方才元晖业说的『你所树立的敌人,可是远超过你所能想像』,(若是还有其余妖兽的话,这段路可就不好走了。)陈庆之眉头深锁烦恼的想着。

      「陈将军,我回来了!」

      这时背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陈庆之虽然没转过头去,但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呵──老夫就知道你会平安回来。」陈庆之回头笑道。

      (嗯!他果然没令我失望!)胡龙牙看到雷克斯平安无事后,总算鬆了一口气。

      「陈将军应该还记得他吧!两光道士假仙人…」雷克斯指了一下背后道。

      宋景休皱着眉头,瞄了雷克斯一眼不悦的道:「喂喂喂!雷兄,这样介绍好像不太对吧!」

      宋景休一转脸后,便对陈庆之拱手笑道:「陈将军,久违了!」

      陈庆之也拱手回礼道:「喔!原来是宋兄弟。」

      「啊!飞天鱼!」赵琰惊讶的指着飘在雷克斯身边的小水兽。

      「飞天鱼?嗯!这个名字不错耶!虽然比较像没刺的飞天河豚,但我还是小啾比较好听,虽然娘了一点。」雷克斯自言自语的说道。

      「啾?」水兽莫名其妙的看着雷克斯。

      陈庆之疑惑的问道:「这是…什幺东西?」

      雷克斯摇头叹道:「这可就说来话长了,简单的说…不!应该说假仙人认为牠就是水妖,也就是当初在南门桥下埋伏我们的妖物,可是不知道为什幺,昨天晚上牠才跟我们誓不两立打了一整晚,但早上一起来,昨晚的杀气、邪气便忽然全都不见了,就好像是换了个脑袋似的,便从刚刚一直跟着我们,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倒底是怎幺一回事。」

      宋景休自信满满的说道:「别怀疑,就是他。」

      赵琰挥手轻蔑的笑道:「呵!那只小东西怎幺可能是柳楷大人给的妖兽啊!不可能不可能…」

      雷克斯无奈道:「柳楷!唉…为何什幺坏事都跟他有关?」

      (嗯!这个小东西身上不但没有任何的妖气,反倒是残留着丝丝灵气,和我当初在南门感觉到的不太一样,怪了。)陈庆之在心中疑惑的想着。

      「嗯…给的?你说…牠是别人给的?」宋景休眼睛充满着杀气质问着赵琰。

      赵琰吞了个口水,紧张了一下道:「呃…是…是啊!我刚刚已全部告诉陈将军了,是…是柳楷大人给元晖业将军的,不干…不干…我的事啊!」

      宋景休担心的问道:「所以这幺说来,不只一只啰!」

      赵琰紧张的说道:「我也…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太守而已啊!你们想要知道的话,可以问…元将军啊!」

      宋景休长叹道:「唉…我从小到大都是在山中过活,初次下山,便看到一堆妖兽在荼毒着人世间,真是糟糕。」

      雷克斯斜眼瞄着宋景休不屑道:「一堆咧!你不是也只碰到这一只而已吗?」

      宋景休傻笑道:「也是啦!我也是第一次正确的使用这个罗盘啊!」

      传令兵这时走了进来道:「启稟陈将军,魏王召见。」

      宋景休疑惑道:「魏王?那跟现今的魏帝有何关係啊?」

      雷克斯解释道:「魏王是梁武帝册封北海王『浩呆』的,但如今他已自立为帝。」

      宋景休皱着眉头道:「『浩呆』?我怎幺从来没听过这号人物?」

      赵琰不以为然的道:「啊!那也太儿戏了吧!北海王就是北海王,即使自立为帝,若得不到天下人的认可,也只不过是有名无实啊!」

      马佛念不悦的道:「你以为你有批评的权力吗?」

      赵琰吞了个口水傻笑说道:「呵…没有啦!我的意思是说…是说他很有资格当魏帝的,呵…」

      雷克斯指着赵琰问道:「他是谁啊?」

      胡龙牙淡道:「考城太守。」

      雷克斯幸灾乐祸道:「喔!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因为太多话,才被毒打一顿吧!」

      「啊!呃…」被雷克斯猜了出来,赵琰一脸无奈样。

      宋景休摇头叹道:「唉…有名又如何?有权又如何?人生短短数十载,死后又能带走什幺呢?」

      雷克斯反驳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可以像你一样啊!吃云喝风就饱了唷!」

      宋景休摇头道:「唉…雷兄此言差矣…」

     

      陈庆之严肃举手道:「等等,先别做这个无意义的争论,雷克斯你们已经忙了一晚,先下去休息吧!待老夫晋见完魏王再说,还有…把赵琰带回去牢房。」

      「是!」众人说道。

      (他又有什幺事要找老夫?)陈庆之心中有些不安的想着。

一会儿后,陈庆之已来到元颢的房间

        陈庆之拱手道:「陈庆之参见魏王。」

      元颢高兴的说道:「嗯…好!没想到陈将军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就攻下考城,实在太厉害了,本王终于知道为何梁帝对你如此推崇。」

      陈庆之低头道:「子云只是尽自己的本份。」

      (到时若能拢络陈庆之为其我用,统一天下是早晚的事!)元颢转身,边走边欣然的笑道:「呵…只要再顺利推至荥阳城后,再来就是洛阳了,届时在梁帝的大军增援下,洛阳定能轻易攻克。」

      元颢坐到上位,正式严肃的道:「陈将军,朕召你来只有一见事…」

      元颢继续说道:「朕现在封你为卫将军、徐州刺史、武都公,命你即刻领兵朝洛阳发进。」

      陈庆之单膝下跪低头拱手道:「是!子云领命。」

      (等到了荥阳城拿到火石总要后,就让你自生自灭。)陈庆之已暗中盘算着。

高平镇殿堂里

      传令兵喊道:「启稟圣上,太傅萧宝夤求见。」

      万俟丑奴淡道:「传!」

      「传太傅萧宝夤进殿。」传令兵朝门外喊道。

      「微臣萧宝夤参见圣上」萧宝夤和柳楷进殿后跪下说道。

      万俟丑奴:「平身。」

      「谢圣上。」

      万俟丑奴指着柳楷问道:「太傅身旁这位是…」

      萧宝夤拱手回道:「回圣上,这位是微臣的参谋军师柳楷,因为圣上要微臣筹划攻魏之计,所以才会带军师晋见报告进度。」

      万俟丑奴点头道:「嗯!已经过了二天,目前进展如何啊?」

      萧宝夤立刻跪下说道:「启稟圣上,现在我国兵力、武器、粮草皆尚未备齐,肯请圣上三思暂缓发兵之令,待一切备足后再做攻魏之策。」

      「大胆!」万俟丑奴愤怒的大吼一声,萧宝夤则被这吼声吓了一跳,而沈默的柳楷似乎早已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情,只是静静的等着时机的到来。

      万俟丑奴生气的怒道:「朕仍是神兽国的统领,还要由你来教朕打仗吗?朕说打就是打!」

      萧宝夤仍继续解释道:「圣上,以微臣对魏国军力的了解,我军…目前还不足以为立啊!」

      万俟丑奴自信满满的说道:「哼!朕只要你筹备而已又没要你领军,到时朕会亲自上战场,把你所谓强大的魏国给攻下,就连番邦西亚波斯国都知道朕的天威,且献上神虎来认同朕的地位,你还有什幺好担心的。」

      萧宝夤知道这个局面已无法再挽回,和柳楷眼神交会后便站了起来,冷冷的眼神看着万俟丑奴。

      万俟丑奴不悦的道:「混帐!你那个眼神是想怎幺样,就知道你这个反骨的家伙留不住,来人啊!」,话还没说完一个残影随即冲出,等万俟丑奴回神之后,右边的卫士早已被扭断脖子,而柳楷正掐着左边卫士的咽喉,且卫士早已气绝身亡。

      万俟丑奴左掌用力往桌上一拍(啪!),指着柳楷大声吼道:「可恶的家伙,就凭你们两个人也胆敢造反!」此时万俟丑奴右拳已凝聚着气,双臂青筋暴露,怒焰发散全身,眼看战斗一触即发。

      片刻间冷风大作,不知何时,萧宝夤身边骤然出现五道白色怪风(呼呼呼…),而那五道幽幽怪风缓慢的从萧宝夤身旁旋绕往殿堂之上,就在万俟丑奴还在思考要如何应对之时,那些白色的怪风已转变成四、五个张牙利爪的恶鬼并缠绕在他的身旁。

      但万俟丑奴并不害怕恶鬼缠身,反而让他心烦的是萧宝夤口中唸出的奇怪话语,那些奇怪的话语在他耳里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清楚,虽然是听不懂的语言,可是却莫明的让他感觉心烦、暴躁和不安。

      「不要再唸啦──吵死啦──」心烦意乱、爆怒不堪的万俟丑奴摀着耳朵,大声的怒喝道。

      「给我闭上你的嘴!」

      万俟丑奴大吼一声,尽全力的往前一跳扑向了萧宝夤,萧宝夤见状一个惊吓,便慌张的往后退步踉跄一跌,这不仅打乱了咒术的进行,更给了万俟丑奴杀他的绝妙机会。

      万俟丑奴如狮子扑兔般从空中狂袭而下,这时柳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后头飞身跃起,并在半空中顺势一个迴旋侧踢,将万俟丑奴踢向殿内一旁的柱子(碰!)。

      「魔巴呀喳散言咖啦…叽噜散巴啦咖呀之咕呀噜…」看到万俟丑奴重摔在地,萧宝夤赶紧闭眼默念着『离魂幽歌』,继续扰乱万俟丑奴的心智。

      「不要再唸…不要再唸了…呃…啊…」万俟丑奴一脸狰狞痛苦的样子,从地上缓缓的爬起,不管他的双手如何摀住双耳,仍无法阻止那恼人的声音进入耳里,再加上身边鬼魅低沉的呻吟着(呜呜呜──),使得万俟丑奴的心灵已接近发狂。

      「啊──停下来!给我停下来啊──」万俟丑奴突然疯狂的对着空气挥舞拳头、搥墙击壁、翻桌倒椅,不断破坏拆毁殿堂内的东西,但不管他如何攻击或逃避,仍无法消除他眼里这些挥之不去的惨白脸孔和心中莫名的愧疚及罪恶感。

      欣喜若狂着贪婪的美梦已成真,暴怒愤吼着事事全无如他的意,哭诉呢喃着做尽了卑鄙的恶事,裂嘴大笑着世人皆屈于他脚下,如此,时悲时欢时恨时忧的情感不断反覆出现,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万俟丑奴的精神已完全崩溃,成功的让萧宝夤进入他的神志并掌控了他的心灵。

      一脸无神的万俟丑奴,像似一个空壳的布偶任人摆布,柳楷拱手笑道:「呵──恭喜殿下,您已成功的将万俟丑奴掌控于手心之中。」

      萧宝夤心中仍是天人交战的摇着头道:「唉…当初在我失去一切之时,万俟丑奴还愿意收留逃亡的我和我的家人,他是有恩于我啊!」

      「殿下就别想这幺多了,他刚刚还想致您于死地啊!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帮他出兵也死,不帮他出兵也死,方才您好心的为他建言,他对您又是如何呢?」柳楷替萧宝夤抱怨着道。

      萧宝夤无奈的道:「你说的对,既然已经做了,那就做到底吧!」

      柳楷点头笑道:「是啊!殿下您现在应该要想想要如何扩大势力才是啊!」

      萧宝夤托着下巴道:「但…万俟丑奴的领地太小了,还不足以和梁、魏争天下。」

      柳楷双臂抱胸的道:「没错!若圣上能结合强大的势力,就能为之抗衡。」

      萧宝夤藉由复兴齐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控制万俟丑奴的内疚,心中不禁欣喜的笑道:「柳楷果然深得我心。」

      柳楷分析道:「如今柔然正和魏国对立,圣上若能拉拢吐谷(音同:玉)浑成为我方盟友,相信…那会是一大助力。」

     

      萧宝夤嘴角微扬的笑道:「好!我要让梁、魏知道,我萧宝夤…」

      「也能成为一方霸主。」

  • 名称:射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9: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