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小说全文阅读

石岩上

      陈庆之腹部的衣服虽破了五个洞,但却没有流血,很明显伤口已经回复。

      蛇妖打量着陈庆之道:「嗯…居然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嘶─),而且灵力又这幺强,吃掉他一定可以增加很多力量。」

      (即然砍不死你,那就让你完全消失!)陈庆之主意一下,先将紫霜剑收回剑匣(嗤!),再蹲地摸着石岩念道:「围城之墙!」,(轰!轰!)蛇妖的身边立刻升起四座高约五公尺的土墙将其围住。

      接着,陈庆之随即跳至半空中,将三种元素转换成一股力量聚于左掌,掌中的灵气还不时变换着金、绿、黄三种颜色。

      (从牠的头再生之后,身上的妖气似乎减少了许多,看来再生的能力会耗掉牠的妖气。)   陈庆之张着左掌,对準着土墙里的蛇妖。

      蛇妖不屑的道:「(嘶─)这种小墙哪挡的住我。」话一说完,蛇妖便身躯一扭,準跳离眼前的土墙。

      忽然,三道不同颜色的光束从天而降,打向正要跳起的蛇妖(轰!轰!轰!),只见蛇妖双手护头被撞到身旁的土墙,之后,便是猛烈的连续攻击(轰轰轰──)。

      威力强大的三色光束,打的蛇妖只能护着头窝在地上,被一道接一道的光束攻击着(轰!轰!轰!),那强烈的攻势,让身旁四座土墙也被波及到,原本五公尺的高度,一阵打击后,只剩下不两公尺左右的高度,而且从那千疮百孔残破不堪的土墙就可知道,就算只站在旁边,那爆炸的冲击力也是可以致人于死地。

      站在一旁的萧玉姈,也感觉到每一道光束击到地面时传来的震动,看着地上的小碎石从面前滚到石崖边(沙沙沙…),晃动慢慢开始增强了(轰…)。

      但萧玉姈的双手仍被綑绑在后,一个没站稳,便被突如其来的强晃给吓到,跌倒在地。

      「啊!」

      陈庆之在半空之中听到尖叫声,马上转至萧玉姈的方向一看。

      (糟了!我把石岩给震垮了!得先将公主救离此地再说。)陈庆之马上极速降回地面,奔向萧玉姈。

      此时蛇妖发现攻势已停,立即起身伸出利爪(嗤!)冲向陈庆之,因刚刚的攻势让蛇妖受了些伤,虽然牠能将伤口快速回复,但也耗去了大半的妖力,身体的反应及灵敏度已大大的降低。

      (哒哒哒──)后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引起了陈庆之的注意,这时的陈庆之想赶紧带萧玉姈离开,但又不能不顾从后头杀向他的蛇妖,在没办法的情况下,陈庆之还是选择先回头解决奇袭而来的蛇妖。

      陈庆之双手即刻运起金色灵气,顿时,双臂被灵气所覆盖的部份,就彷彿和黄金一般坚硬,面对蛇妖兇猛的攻势,陈庆之不退反进,重步一踏跟着冲向蛇妖。

      「呀啊──双龙爪!」

      蛇妖双手交叉于前,迅速往两侧挥下(唰!),双手利爪在空中抓出一个巨大的X字型,只见陈庆之双手交叉防护,唰!的一声后,双手金臂虽然完美的接下蛇妖的X字斩,但仍被瞬时的冲击力给震退了三、四步。

      随即,蛇妖转身再接一个摆尾横扫向前(唰!),而陈庆之不守反攻,先用右手臂和身体的力量将其尾巴挟住,同时举起左掌,如利刃般的直直砍下(飒!),令蛇妖尾巴的软骨即刻断裂(劈哩!)。

      为了不让自身的行动受制于陈庆之,故蛇妖忍住疼痛,以右爪利刃向断尾之处一挥,毅然决然的将受伤的尾巴给切断(飒!),剎时紫色血液如涌泉般向四周喷出(唰─)。

      陈庆之因来不及反应,全身及双眼皆沾到紫色血液,而蛇妖趁机一个左后转身,同时,左脚顺势往后一伸踢向陈庆之胸口(碰!),并在踢中的剎那,尖指利爪瞬时一抓,陈庆之的胸口立即血溅四起。

      此时,蛇妖的尾巴已快速的生长出来,就在陈庆之被踢中之后,反方向转身,并带动尾巴一扫(碰!),直接把半空之中的陈庆之,扫向刚才的土墙。

      因双眼被紫色血液喷到无法张开,一时之间,使得陈庆之无法作出反击,在扎实的承受了蛇妖二次重击后,整个人便飞到五、六公尺外,撞击到刚刚用来关蛇妖的土墙(碰!轰…)。

      两人的激战,迫使突出的石岩无法再承受其震荡,渐渐崩塌瓦解,也使得石块中间的横向裂痕渐渐扩大(劈哩!劈哩!),这时再加上他们两人持续的战斗,更增加石岩的负荷。

      骤然间,一阵低沉的轰隆声响从地底传出(碰轰…),石岩便分成了前后两半(轰──),而萧玉姈所站的石岩,刚好就是前方所掉落的那一块(轰──)。

      顿时,碎成四分五裂的石岩快速掉落,而双手仍被綑绑在后的萧玉姈,因无法攀爬且行动受阻,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随着周遭的石块,一起坠落而下。

      「啊啊啊──救命啊!」萧玉姈大声的呼喊道。

      (啊!小公主!)蛇妖听到萧玉姈的喊叫声,毫不考虑的飞奔过去,直接跳下石岩接住萧玉姈。

      在半空之中,蛇妖一手将萧玉姈抱在怀里,一手攀着半空中零碎的石岩,双脚则迅速的左右踩踏着不停掉落下来的石块(哒!哒!哒!),转眼间,蛇妖将落下的大石当作阶梯,快速的往上爬起。

      待蛇妖轻鬆的爬上崖边之时,飒!的一声,突如其来的一把紫剑,毫无预警的刺出,直接往蛇妖的额头插入。

      蛇妖的脸部抽蓄了一下,震惊的结巴道:「呃!你…这…家伙…」,看到陈庆之胸口的伤已完全复原,蛇妖无视额头上所插入的剑,左臂往侧边一摆,準备再起利爪袭向陈庆之。

      就在蛇妖正要动作的同时,陈庆之左手快速的接过在蛇妖怀里的萧玉姈,右手拔出紫霜剑(嗤!)顺势右脚一踢(碰!)将蛇妖踢出石岩之外。

      蛇妖本想在空中翻转个几圈调整落地方位,待落地后,爬上石岩再战,但陈庆之并不给蛇妖任何机会,右手将紫霜剑转了一圈收回剑匣后,举起右掌张着道…

      「消失吧!」

      语毕,右掌立刻施放出三色光束(轰轰轰──),陈庆之像疯狂般,不断的以三色光束对蛇妖连续攻击,势要将蛇妖给轰成碎片(轰轰轰──)。

      那快速且不间断的三色光束,持续攻击着蛇妖,令蛇妖宛如停留在半空中一样,不断的受到三色光束的轰炸。

      (轰轰轰轰轰──)

      萧玉姈看了内心十分纠结,不知道是否要叫年轻剑士停手,因为萧玉姈想到…刚刚蛇妖奋不顾身的救她,但又想到蛇妖舔血残酷的样子,内心非常犹豫,到底要不要为蛇妖求情。

      躲在年轻剑士怀里的萧玉姈,不忍心看着蛇妖受苦的模样,牠究竟是好或是坏,连萧玉姈都不敢断定,只是想到那时…蛇妖在山洞内,和她互动时的天真模样,或许…换一个环境…换一个遭遇…换一个好人对牠,可能结果又会不一样。

      「停…停…停啊!不要再打了!停止啊!」萧玉姈大声的喊道。

      「嗯!公主?」陈庆之停下手后,仍张着手继续警戒着,两人便看着蛇妖全身泛着黑,掉落石岩下一动也不动。

      陈庆之约警戒十秒钟之后,便缓缓的说道:「牠…应该…死了!」

      陈庆之一面解开萧玉姈被反绑的双手,一面观察着石崖底下的蛇妖,等完全解开萧玉姈的双手之后,陈庆之即刻摸地冷然道:「石中之剑!」

      轰!的一声,萧玉姈也跟着惊吓的大声叫着:「啊!」,看着躺在石岩下的蛇妖,被冲出的尖石给刺成两半,萧玉姈眼里的泪水也不自觉得流了下来。

      萧玉姈流着眼泪转头对着陈庆之吼道:「你为什幺要这幺做?」

      陈庆之冷冷的答道:「公主殿下,这妖蛇具有回复的能力,不这幺做的话怎幺知道牠是否假死?若一不小心,可能会像刚刚一样被牠偷袭。」

      「但是…但是…牠…牠…牠只是碰到…碰到坏人而已啊!」萧玉姈哽咽的说道,因为没办法将蛇妖引回正道,使着萧玉姈心里很不甘心。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树林中传出,陈庆之望着远方道:「是王僧辩的部队。」

      陈庆之并未理会萧玉姈的心情,只是赶紧低头拱手道:「公主殿下,待会儿陈庆之将军和王僧辩将军的部队会过来援助,公主跟他们走便是,在下先行告退。」语毕,陈庆之便飞快的跳下石崖,消失在树林之中,徒留难过的萧玉姈一人。

      (牠…其实…并没有这幺坏的…)

在不远处的月雪坪上

      「呼─呼─呼─」雷克斯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且脸上露出疲惫的样子,而柳楷身上则到处都是一些小擦伤。

      雷克斯在这两天内,一直过度使用雷神剑之力,前天晚上才在皇城和陈庆之战斗,昨天早上又在皇宫和王神念及他底下的卫士战斗,在体力还没完全复原的情况下,又一直让身体负荷过重,以至使用了一下下的七成雷神剑之力,就气喘呼呼全身酸痛,才几分钟的过招而已,就已经快招架不住。

      柳楷挑眉笑道:「呵!你只有这般能耐而已嘛!看来太高估你了。」

      汗如雨下的雷克斯,虽已头晕目眩、精疲力竭,但不放弃的他,仍是提起雷神剑準备再次进攻。

      柳楷摸着下巴笑道:「呵呵呵…我发现了三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你一定有兴趣。」

      雷克斯并没有理会柳楷说的话,仍是一步一步的举剑接近。

      看着雷克斯一步步的逼近,柳楷仍是一副轻鬆的样子,手指比着数字一说道:「第一、从你持剑的姿势,就知道你没学过剑术或任何剑招,你只是盲目的乱砍而已。」

      (怎幺每个人都这幺说啊!我的姿势是有多差啊!)雷克斯心中不悦的想着。

      柳楷手指比出二,笑道:「第二、从你的步伐、攻击的角度以及闪躲时的身影,就知道你也没学过任何体术,包含武功和身体的基础锻鍊。」

      这时莫名的怒火佔据了雷克斯的心中,现在的他,实在很想冲过去,将柳楷斩成两半。

      柳楷托着下巴,仍在打量着雷克斯道:「第三、从你发气时的感觉,就觉得,气…根本就不是从你身上散发出来的,而是将剑当作媒介,利用剑上的灵气所使出来的气,所以相对的,你也没学过任何有关气的修练。」,此刻的雷克斯不想再听到他的废话,重步一踏(啪!),便直接冲向前去。

      「总结,你在没学过任何有关武术方面的技巧下,还能有这幺强大的攻击威力,就表示你是透过别的东西来加强自身的能力啰!」柳楷一面闪躲攻击一面讲着,而雷克斯一直挥空的剑,不断发出霍霍声响(霍霍霍──)。

      柳楷狞笑的问道:「呵呵呵…所以…那把剑的灵气,就是让你变强的原因吧!对吗?」

      心中的秘密突然之间被人视破,使得雷克斯瞬间一阵惊吓,让连续的攻击停顿了约一秒钟的时间,此时,雷克斯的双眼露出惊恐的神情,僵硬的四肢更显现出紧张的情绪。

      (遭了!被他…发现了!)柳楷这段出乎意料的分析,令雷克斯完全不知所措,脑袋呈现一片空白。

      「呵呵呵…被我猜中了!」

      柳楷利用雷克斯空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趁势出拳攻击(飕!飕!飕!),一时之间还未回神的雷克斯破洞百出,对于柳楷的攻击根本无力防备,只能任凭他的拳头,无情的打在身上。

      相反的,秘密被柳楷揭穿的雷克斯,片刻间,气急败坏、怒火攻心,以至盲目的乱砍一气,更让柳楷抓紧机会持续攻击,而两人的对战画面,就好像是一个大人在捉弄一个小孩似的,柳楷赢得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太厉害了!一把剑就能将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高手,嗯…如果我来拿的话…」柳楷笑笑的说道后,便一个左右双拳交叉互击,接着…再将手中所聚集的黑色气息(嗡─),朝雷克斯的腹部击出(轰!),把雷克斯给击飞五公尺远的距离。

      (不管如何…雷神剑绝对不能被抢走…不能被抢走…)倒在草地上的雷克斯完全被打乱了阵脚,所有的弱点皆被敌人给点了出来,就连雷神剑的秘密已被柳楷揭穿了,现在的他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胜算,而最后的结果只有一种,就是…雷神剑被抢走,然后…

      被杀!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打得过他,怎幺办?我应该怎幺办?现在…现在还跑的掉吗?但…除了逃跑…我已经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对!只能逃跑!只能逃跑!)这时恐惧已完全佔据他的心灵,心绪的混乱让雷克斯有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若现在往灵谷寺的方向跑,就能找到王憎辩求救了!)看着缓缓走过来的柳楷,毫无战意的雷克斯,立刻起身拔腿就跑。

      柳楷露出淡淡的微笑道:「呵呵呵…小绵羊,尽量逃吧!」,柳楷左脚前驱轻踏(哒!),残影一过,人已飞速的追上雷克斯。

      雷克斯狼狈的奔跑在暗黑的树林中,在寂静的森林里,除了自己的步伐声外,还可以依稀听到,后头慢慢靠近的脚步声。

      (哒哒哒…哒哒哒…)那急促的脚步声,又是忽近又是忽远,一下在左一下在右,不时耳边还可以听到沉重的喘息声,究竟是自己的呼吸声,还是柳楷的呼吸声,雷克斯也不敢回头确定。

      现在的他,已经忘记当初来到这里的目的,之前的气势和宏愿早已不复存在,脑中除了充斥着『恐惧』和『逃跑』这个两个讯念头以外,已容不下任何的东西。

      而如同鬼魅般的柳楷,不断游走在他的四周戏谑着他,像似一只老虎在玩弄着受伤的猎物,等玩弄够了,等牠高兴了,牠才会甘心结束这场游戏,取走猎物的性命。

      在树林中逃跑着的同时,一个高频的声音渐渐响起,且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大声(音音音──),等到高频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耳朵之时,才雷克斯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声音上(音音音──)。

      (好吵啊!这是什幺声音啊!)雷克斯慢下脚步,四处张望找寻着声音的来源(音音音──)。

      忽然,雷克斯心中一惊,像似有人拍打着他的肩,对他说着…

      「喂!你现在到底在干嘛!」

      雷克斯猛然回头一看,却发觉后头阴暗的树林里,并没有任何的人影存在,这时,雷克斯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并不在后头,而是在他手中。

      「这高频的叫声…是…是雷神剑的声音!」当雷克斯看着手中的雷神剑后,高频的声音才慢慢消失。

      (我到底在干嘛?)原本混乱的心情、恐惧的感觉,随着高频的声音来搅局,暂时转移了雷克斯的注意力。

      在毫无光亮的环境下,雷神剑仍泛出淡淡青炎,这青炎一波一波的从剑柄由走至剑尖,且气炎之中,还带有一股傲视群人的力量,一下子,雷克斯便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剑的身上。(在停下脚步后,其实只过了三秒钟。)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几个字,像似突然刻划在内心中,带给雷克斯一种信赖感。

      待心中平和下来后,雷克斯才突然发觉,自己身处在一片广大的森林里,那林荫的茂密繁叶,将天空和月光都给完全的遮蔽住,使得森林内显得相当阴沉、昏暗,且夜晚的冷风,不断吹动着周围的花草林叶,彷佛每个树丛、枝叶背后,都藏匿着一个人似的。

      就在此时,离雷克斯不远处的草丛里,出现了十几颗闪亮的光点,在那些闪烁的繁星后头,有着一双冷酷的双眼,正盯着他狞笑道…

      「坠落吧!星之魔刃」

      (是柳楷!)惊讶的雷克斯,赶紧将神剑之力提升到了两成以做防御。

      在柳楷的咒语吟唱结束,眼前的光点随即杀到,雷克斯迅速的以雷神剑挡住身体重要的部位(铿!铿!铿!),转眼间,那些反弹到周围的小光点,不仅将身旁的大树给斩毁,更把附近的花草丛树割下,剎时,雷克斯所站的地方,竟已变成一片空地。

在离雷克斯不远的地方

      陈庆之已和王僧辩的部队会合,正要前往支援雷克斯。

      王僧辩看着陈庆之的衣服上,尽是残缺破洞,虽然没有任何伤痕,但仍关心的问道:「陈将军,您没事吧!」

      陈庆之仍沉稳的道:「嗯!没事!」

      为怕会被问起,先前和蛇妖战斗的事,陈庆之接着转移话题的道:「对了!王将军,方才差你护送公主的事,办的如何?」

      王僧辩点头道:「我已指派五个人,护送公主回灵谷寺休息,公主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方才发生…」

      「陈将军,那个地方似乎有一些骚动。」一名士兵站在一处小丘陵,指着远方插话道。

      (嗯…那边确实有一股灵气时高时低,雷克斯…应该在那里没错!)陈庆之试着用自身的灵气感应着。

      陈庆之回头说道:「公主的事回去再说,我们得要先抓住那个柳楷。」

      王僧辩点头道:「是!」

      「白影应该在那里,我们赶快过去!」陈庆之手一挥,底下的二十五名卫士,即刻朝目标位置飞奔而去。

      (雷克斯…撑住啊!)

画面拉回森林中的战斗之处

      一阵巨响后,树林里再次回归平静,在一个空地里,地上倒了一顶破碎的白色头盔,头盔上的凹痕和坑洞,足以说明刚刚那场战斗的激烈。

      一道血痕,从头上延着脸颊流至下巴,身体多处的伤痕也正在不停流着血,而身上的白袍有二分之一处,皆已染成淡红,雷克斯右手拄着雷神剑,右膝跪地呈半跪姿的样子,那疲累的神情正诉说着他的体力,已用到极限。

      但庆幸的是,方才突如其来的攻击,并没有再次打乱雷克斯的心境,或许是雷神剑,平定了他那颗不安的心。

      (现在只使用三成的功力,就觉得全身肌肉涨痛、头晕目眩,看来…已经没办法再使用更强的雷神剑之力了,但…或许…这招…暂时可以派上用场…)雷克斯虽然一副喘不过气、神情疲惫的样子,但在他心中却早已有所盘算。

      (飕!)柳楷从树丛跳了出来,双掌布满黑色气炎,二话不说便杀了过来。

      (你要剑,我就给你剑!)雷克斯改左手持剑后,也立即迎上前去,就在接近的一剎那,雷克斯将雷神剑像迴旋标般掷向柳楷(飕!)。

      (霍霍霍──)在近距离之下,飞旋而来的雷神剑吓到了柳楷,使他立刻本能的往左侧一闪,并在侧身之时,算準与空中旋转的雷神剑距离,瞬间,一手将其接住(啪!)。

      因神剑已脱手,雷克斯身上的神剑之力渐渐消失,但他不退反进,马上以左脚重踏一步急停下来(唰──),之后,趁柳楷接剑的同时,跟着右脚往前一跨,右手指戟便朝柳楷胸前刺出,并大声喊道…

      「劲力贯指!」

      这气势凌人的一招,扳回了雷克斯刚才懦弱不堪的神态,但是…气势虽有、招意未到,一样的动作,一样的招式,却和当初王神念所使出来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怎幺…怎幺没有出现残像?)雷克斯讶然的看着自己击出的招式。

      原本以为能使出王神念的独门招式,来给柳楷致命的一击,但因为雷克斯只是模仿其招式上的动作,并不知道施放招式真正的窍门在哪,所以…雷克斯的『劲力贯指』,只是单纯的刺出指戟而已,没有其他任何的效果。

      对柳楷而言,这只是一招在普通不过的刺击,再加上雷克斯身体的神剑之力逐渐消失,身形速度也跟着缓了下来,使的柳楷不禁嘲讽的冷笑道:「没了剑,你也不过如此!」

      啪!的一声,柳楷扬起左臂将雷克斯的指戟往外推掉,接着…再手持雷神剑直劈而下。

      (可恶!居然这幺轻鬆的挡下劲力贯指!)眼看就要变成雷神剑下的亡魂,雷克斯将剩余不到两成雷神剑之力全集于左手臂,倏忽间,整只左臂出现了微微的电流(滋─滋─滋─)。

      「呀啊啊啊──」

      生死一瞬间,雷克斯竭尽全力的挥出左臂,左拳瞬时青光乍现,宛如一颗青色的太阳集于拳中。

      就在雷拳击出之时(卡!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如同一道闪电从左臂冲出,直击柳楷胸口。

      这猛然一击,虽然使柳楷手中的雷剑已脱手,但因为雷克斯只用了不到两成的功力,以至于力道太小,还不足以击败他,所以柳楷只退了三、四步的距离后,便停了下来。

      (滴答…滴答…滴答…)血滴如雨水般不停的滴落,地上的枯枝黄叶,慢慢的被鲜红的血水给染换了腥红的颜色。

      雷克斯右手护着淌着血的左肩往后退了几步,当蹒跚的脚步卡到地交错盘屈的树根后,因为没有站稳,便往后仰倒在地(碰!)。

      (幸好最后一剑仍有砍到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管今天他会不会毒发身亡,我都一定要亲手杀死他!)柳楷肃杀之意再起,一脸阴沉的慢步走向雷克斯。

      (糟了…太大意了!我居然没有发现…)

      忽然,柳楷神色大变,看着树林里越来越多的身影,柳楷不安的左右望着,反而慢慢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一名白袍老者从树林中走了出,并捡起地上的雷神剑,冷然的说道:

      「有本事,就多叫几个殭尸出来吧!」

  • 名称:伦理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4: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