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小说全文阅读

      雷克斯跑到庙宇旁边,看见门外穿着官服的守卫已开始净空庙内的信徒,大批的官兵涌入寺院中。

      「那幺多人来,皇帝不会有事的。」雷克斯无所谓的说道。

      纠察女担心的道:「守卫虽多,但跟着皇帝入庙内的也只有几个随从而已,依刚刚那个家伙的招式,若行刺之人也会同样的功夫,那我想随从侍卫应该都招架不住,所以一定要告知圣上不可入内。」

      (莫名其妙!那些大内高手都招架不住了,难不成我就招架的住吗?)雷克斯心里大翻白眼滴沽着。

      纠察女必然讶然指道:「你右肩的伤还在流血耶!你还好吧!」

      (还能握拳,应该没事。)雷克斯右手用力握着拳头说道:「喔!还好!」

      但是当雷克斯正要试着要举起右手之时,才发现右肩已不再是疼痛,而是痛到发麻,若非是雷神剑之力在护着他,否则…这样的伤势早就痛不欲生了。

      (糟糕!好像抬不太起来,似乎右肩不只有伤到皮肉而已,感觉连神经和骨头也伤到了,但…面子可不能挂不住,再痛也要装作没事。)雷克斯心中滴沽着。

      「没事就好,我会试着去警告圣上不要入庙,你试着找看看潜伏在庙内的刺客,我们分头进行。」纠察女说完后便混入人群内。

      「啊!有没有搞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雷克斯才要挥手要住纠察女,但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

      雷克斯摇摇头无奈的道:「唉!算了!我想…前门应该比较不容易进入吧!还是到后门看看好了,早知道就乖乖在府内等早点了,好饿喔!」

      来到庙宇的后方,后门仍有五名守卫看护着,(虽然守卫比前门少,但总不能光明正大的走进去吧!但…要怎幺进去呢?)雷克斯心中烦恼着。

      (唉呀!肚子饿了什幺都想不出来,还是直接告诉他们实情,由他们去里面找应该也会比较快吧!况且他们若知道有刺客,一定也会去告诉梁武帝不要入庙的,嗯!就这幺办。)雷克斯在心中沉思着。

      「守卫大人!守卫大人!不好了庙内有刺客啊!」雷克斯一面往守卫的方向跑一面大声的嚷嚷着。

      守卫甲瞪了一眼道:「什幺人在大吵!」

      雷克斯故意紧张的道:「守卫大人啊!刚刚收到消息,说有刺客在庙内埋伏,你们快点派人进去搜查啊!」

      守卫乙怀疑的说道:「你是什幺人为何在此逗留?还有…是谁告诉你有刺客的?」

      (若说是一般百姓,他一定不会相信消息来源的…)雷克斯忽然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说明:「呃…」

      (但…搬出陈庆之的名字总可以吧!)雷克斯镇定的道:「是陈庆之将军叫我来通报的。」

      守卫甲指着雷克斯道:「你和陈将军是什幺关係?为何会差你来通报?」

      「因为胡龙牙将军正在忙着逼问一名刺客问题,而陈将军身边只剩下我而已,所以才会差我来通报。」雷克斯解释道。

      (嘿!搬出两位将军的人名…应该没问题了吧!)雷克斯心中已稍较为安心一下。

      守卫乙看着雷克斯血迹斑斑的右肩,便问道:「你的肩膀又是怎幺回事?」

      雷克斯挥着左手笑道:「我的肩膀没事,我的肩膀没事,守卫大人,麻烦您先处理刺客这件事吧!」

      五名守卫互相观望了一下道:「有刺客被抓住了?」

        (如果纠察女的情报不对的话,那我现在撒的这些谎,就真的好笑了。)雷克斯有点心虚的道:「是啊!是啊!」

      守卫丙摇头道:「没想到陈庆之如此厉害,居然能预料到行刺的计划。」

      雷克斯笑道:「是啊!守卫大人们,赶快入内查看吧!顺便和其他守卫大人通报一下吧!」

      「既然事迹败露了,那就不用再隐藏了。」语毕,五名守卫同时拔起配剑(嗤!)。

      (呃…这是什幺意思?嗯!气氛…好像不太对!)雷克斯眉头一皱,心中有些不安的想着。

      「你就下去…和阎罗王通报吧!」话没说完守卫甲已将剑挥向雷克斯。

      雷克斯一个后仰剑锋从眼前扫过,同时起了右脚,直接踢飞挥剑的守卫。

      (同一个错误我可不会犯两次!)经过刚刚的事件雷克斯已暗运雷神劲,看着挥剑的守卫被踢飞到十公尺远的距离,这让其他人一脸惊讶。

      雷克斯嘴角微扬的道:「我已和阎罗王泡过茶聊过天了,该你们去了。」话才说完,另四名守卫杀气已到,雷克斯先左右闪过两名守卫的第一剑和第二剑(飒!飒!),之后再往后跳了一步,躲过第三名守卫的横斩(唰!)。

      雷克斯在落地的剎那,右脚尖轻踏地面(哒!),人已冲至在第三名守卫的面前,这一退一进之间,那名守卫根本就还未完成前面横斩的动作,雷克斯的左掌已直击他的腹部,就在守卫口中鲜血一吐,雷克斯早已右后转身以右肘撞击身旁第二名守卫的胸口。

      到了第三秒钟,最后一名守卫的剑锋斩至,看着雷克斯背对着他,心想机不可失,便更加快力道斩下,但雷克斯的余光已察觉到他的动作,故脚步轻移、身影为动,直接侧身一翻,以背上的雷神剑接下背后偷袭的一剑。

      卡嚓一声!那守卫剑刃只砍到身后雷神剑的剑柄,同时间,第一名守卫的剑尖已从面前刺到,雷克斯再巧妙的左侧一闪,卸掉了背后守卫的剑也躲过迎面而来的刺击,并和眼前的剑影擦身而过,而交错的剑尖便直刺背后的卫守,在惊惨一声后,剑刃已刺穿身后守卫的左肩。(时间已过第五秒钟。)

      此刻,雷克斯正好站在两名守卫的中间,他左手快速按住面前守卫的右臂,嘴角微扬之时,并将三成的雷神剑之力化为电流,灌注于守卫手中的剑上。

      (滋…滋…)拿剑的守卫和右臂被刺穿的守卫两人,因电流透过剑的传导,以致两人同时遭到突如其来的电流电击(啊啊啊──啊啊啊──)。

      一阵电击后,雷克斯看着地上五名守卫倒地不起痛苦的呻吟着,心中有些得意的笑着。

      (他们功夫这幺差怎幺行刺啊!我想…他们应该不是刺客,八成是被收买的官兵吧!看样子,这庙里却实有刺客啊!那便意味着…我还是得要进到庙里啰!)雷克斯皱眉想着。

      (唉…既来之则安之,还是进去看一看吧!)雷克斯心中很不情愿的想着,便蹑手蹑脚的走进庙里。

庙堂正殿

      庙堂内虽然布置的精细华丽,但雷克斯连看一下的雅致都没有,因为他脑中只想赶快解决眼前这件麻烦事。

      直至走到了正殿,殿内仍空无一人,且殿中陈设、气氛却并无任何不妥之事,如此看来,若非是假的情报,不然…就是躲着真正的高手。

      (真麻烦,还要一个一个找,太累人…)雷克斯不耐烦的想着。

      吸了一大口气后,雷克斯忽然用尽力气大声喊道:「魏国的刺客们,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出来投降吧!陈庆之已出动白袍骑兵将庙外全部围住,外面的官兵多到连风都吹不进来了,且树林外带着三只小狗的娘娘腔也被陈庆之抓住,你们的计划已被全盘说出来了,娘娘腔也弃暗投明投靠我们梁国啦!快出来投降吧!」话说完后,声音仍迴蕩着整间庙宇。

      (咻咻──)雷克斯心中顿时有所警觉,感到有不明的物体飞袭而来,弹指间,雷克斯赶紧左踏两步再往右方前扑,闪过袭击而来的两只匕首,直至匕首射在地上发出铿锵二声,此时才知道,是什幺东西在暗处偷袭他。

      (连一丝的杀气都感应不到,果然厉害!)雷克斯不悦的大声讲道:「明的不行就来阴的啊!」

      「哼!你们这群无耻的梁国小人,也只会说大话而已!」六名黑衣人从樑柱跳下。

      「这就是传说中的刺客啊!果然古代的高手都穿黑衣服啊!」雷克斯难掩兴奋的心情高兴的讲着,但六名刺客却互相看着,心想这是打哪来的笨蛋!

      一名黑衣人不屑道:「正所谓上樑不正下樑歪,君主是什幺人,底下就有什幺样的小人,哼!连说谎都不打草稿。」

      雷克斯不以为意的笑道:「反正是对牛弹琴呗!有没有打草稿你也听不懂啊!不是吗?黑衣牛。」

      「梁国的人只会耍嘴皮子,把他的舌头给我割下来。」黑衣人头目恼羞成怒的说道后,身后的三名黑衣人一拥而上。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矇面的是不是比较厉害。」雷克斯退后两步运起雷神剑之力準备迎战。

      三名黑衣人从背后拔出长剑冲向雷克斯,一人在前直接迎战,另二人轻跳至雷克斯身后的左右两方围住,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已分辨出高手和一般人的差别,这是雷克斯第一次和高手过招,但因轻敌而陷入苦战。

      左前方一剑、右后方横砍,还得注意另一人的刺击,雷克斯一阵手忙脚乱完全没有机会拔出身后的雷神剑应战。

      (我已经使用三成的雷神劲了,怎幺他们的动作一样流畅,甚至越来越快了。)已陷入胶着战况的雷克斯,心中越来越是紧张。

      说时迟那时快,雷克斯稍微的分心,未注意到右后方的剑刃已挥,等到右腿骤然一凉才知道,那腿上已被划上一刀。

      这时,前方黑衣人双手举起作势提剑直劈,进而胸前露出大片破绽,雷克斯抓紧机会攻击,左脚小垫一步,左掌雷劲已蓄势待发。

      但正要出手之际右边剑光闪影已到,雷克斯见那刀影从旁闪烁,于是赶紧收手,收手虽快但臂上鲜血已溅。

      同时间,前方剑势已劈,左方攻势再起,右边剑刃撩至,招招致命的黑衣人,打算三剑同袭了结雷克斯。

      (可恶啊!)不奈烦的雷克斯,瞬间将雷神剑的功力提升到六成,身上不但发出耀眼的青光,周围的空气均带有发麻的电劲,三名黑衣人见状况不对想往后退避,但雷神剑的力量已起,此时雷克斯的精神意识飞快,周遭的空气及动作皆为凝结,神经再度敏锐。

      「给我滚!」

      雷克斯大喊一声,双手往左右一摊,雷神剑的力量从身上激射出来,三名黑衣人瞬时被震飞,一名撞到庙堂里的神像,后二名则撞破寺庙的木门,飞到庙外五公尺远的地方。

定林寺外

      一名样貌姣好的美男子说道:「将定林寺给我全部围住。」一声命下,众士兵快速的将庙宇团团包围。

      陈庆之坐在马上严肃的道:「圣上要到定林寺怎幺不先告诉我一声,好让我陪圣上一同前往啊!」

      萧衍坐在轿内轻鬆的笑道:「只不过是想到寺庙里参拜一下,况且子云正在準备月底护送北海王元颢的事前工作,所以想说就不便打扰你了。」

      陈庆之叹道:「唉!圣上也太见外了,若像今天发生什幺要事,至少还有我可以来做护卫啊!」

      萧衍挥手笑道:「呵…你也太瞧不起朕身边的护卫了吧。」

      陈庆之拱手道:「圣上,多一个人也多一层防护啊!」

      萧衍点头笑道:「朕知道子云的用心,放心吧!现在朕身边可是多了几名好手啊!」

      庙内一阵声响后,两名黑衣人撞出木门,接着雷克斯也从庙内跃出,身后紧跟着另两名黑衣人,外面虽有大批士兵,但黑衣人无视大军的包围仍不想退却,继续和雷克斯对战。

      雷克斯提高雷神剑的功力后,应战起来轻鬆许多,此时两名黑衣人已不是对手,雷克斯掌聚雷神劲,即使拳脚未打到黑衣人,但掌劲扫过之处皆留有残存的力量,就算没打中,也会因雷神劲的力量让身体某些部份发麻,进而影响战力。

      黑衣人头目见状不对,马上发出黑色气息,并将附着于匕首之上,手握匕首高举过头,并準备在雷克斯露出破绽的那一刻快速的掷出。

      (这气息…和刚刚那一个娘娘腔以及灵界的巡察司,所散发出来的黑色气炎是一样的!)雷克斯早已发觉那黑色的气息并有所警戒。

      飒!的一声,一把匕首从庙内高速射出,雷克斯余光已扫到,马上抽出背上的雷神剑抵御,(锵!)一声清脆的响亮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个切式就化解了黑衣人头目的攻击。

      这时刚刚被震飞的三名黑衣人已爬起,纷纷加入战局,雷克斯这次便是以一敌六。

      陈庆之讶然望道:「这…不是雷克斯吗?他怎幺会在这?」

      萧衍疑惑的问道:「子云是说和黑衣人相斗的那名少年吗?」

      陈庆之紧张的点头道:「是啊!这名少年是在下的府上的宾客。」

      萧衍点头讚赏道:「嗯…功夫还不错嘛!」

      萧衍看道身旁的謢卫道:「杨华!」

      「是!」样貌姣好的美男子拱手答道。

      萧衍指着前方道:「助那名少年把刺客拿下。」

      「是!」杨华语毕后便拔出腰际的配剑(嗤!),跃入战场。

      雷克斯虽被六人包围,但一样能从容不迫的应战,只不过稍微提升功力而已,便和刚刚手忙脚乱的样子根本是判若两人。

      但说穿了雷克斯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现代少年,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待在一个没有任何纷争的国家,没经历过战乱,没学过任何武术,生命不曾受过威胁,也没和人打过架,即使打架也只是为了争个胜负,并不是为了取对方性命,而现在却遇到六个要杀他的刺客,他虽握有力量强大的雷神剑,但却不希望有任何伤亡,毕竟取人性命可不是这幺简单的事情。

      (可恶!虽然有雷神剑的力量帮我,取他们的性命简直易如反掌,但…我又没杀过人,本想藉着其他士兵来取他们性命,可是怎幺全部都杵在那里看我表演啊!不然先斩断他们的兵器好了,手中没了兵器应该就会乖乖就範了。)雷克斯在心中盘算着。

      内心目标一下,雷克斯眼神变得锐利,此时右后方黑衣人的一个横切,雷克斯双手紧握雷神剑由下往上,翻手提起(铿!),手一转往左方再接一个砍劈(铿!),一个撩式和切式就把两个黑衣人手中的剑给斩断。

      另一黑衣人从旁接继一个刺击,雷克斯原地转旋一圈闪避,刚好和黑衣人的剑身擦身而过,转回正面后,右脚前踏一步本想顺势来个直劈,但这一劈必然鲜血四起,故雷克斯改以左掌代替剑刃斜劈黑衣人颈部(啪!),劈下后黑衣人则立即倒地晕眩。

      而后方其中一名黑衣人,本想举剑偷袭雷克斯,但却未料到暗伏在黑衣人身后的一剑,已先发制人,突如其来的剑刃直贯胸膛(飒!),黑衣人一声惨叫后便倒地不起。

      此刻杨华已加入战局,这一刺帮雷克斯解决了身后的一名刺客,杨华抽回剑后毫不犹豫的往左切右削再来个迴旋刺击,剎时将另两名手上没有兵器的刺客也给杀了。

      (啊!这家伙…)雷克斯在惊讶之于,杨华和另一名刺客已交手了三招。

      (这就是所谓的剑术吗?好帅气的剑术,这家伙手中虽拿着杀人兵器,但舞剑时的高雅动作,像是在表演着一齣没有言语的舞台剧,一齣…)雷克斯不自觉得站在原地欣赏着。

      (死亡的舞台剧。)

      转眼间,杨华剑锋急转而下,再猛力的往前向上一刺,这巧妙的一挑,刺伤了第五名刺客的手腕,就在刺客手中的剑刃掉下的瞬间,那豔红的鲜血,也延着杨华手中的剑流至剑锷,再滴到了地面,直到刺客往胸口一看才惊觉,原来胜负早已分出。

      (好…快的…剑…)那中剑的刺客,眼神充满了震惊及不甘愿。

      杨华从第五名刺客胸口中抽出剑来,冷冷的表情看着剩下的最后一名黑衣人,也就是刺客的首领。

      刺客首领向后急退五步,将剑往地上一插,双手便散发出黑色的气息,而杨华并不知道刺客首领的招术,只觉得若不马上将至击倒,死的人便是自己,于是杨华便提剑全力冲向黑衣人。

      刺客首领双掌举起,黑色气炎立即窜出,看到同样的招式,雷克斯马上想到树林里那只被黑色气息五马分尸的巨兽。

      眼看黑色气息就要接触到杨华了,雷克斯不禁的大叫一声:「不要啊!」同时间,雷神剑之力已提升到了七成,雷克斯身上的青色光芒夺眼再现。

      在雷克斯以极速般的冲出之时,现场除了陈庆之看得到动作以外,所有的人只看到雷克斯在距离七、八公尺以外的地方骤然消失,下一秒则举着剑凭空出现在杨华的前面。

      雷克斯突然的现身让杨华大吃一惊,但现在的他已停不下来,这样的速度必会撞上忽然出现的雷克斯,可是奇妙的是,雷克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青光,却将杨华缓缓给挡住在后,因此并未撞上。(从黑色气息散出到现在过了二秒钟。)

      有一瞬间,刺客首领和雷克斯曾四目相交,雷克斯尖锐的眼神让刺客首领心中为之一惊,像把细长的针刺到心里似的,心里害怕之余,便将再提高了强度,将双手发出的两团黑色气息合而为一,远看像似一片黑色的雾气冲了过来。

      此刻,雷克斯已动用了七成雷神剑之力,剑身似有非有,手中好像握着一把剑,但感觉剑好像又不存在,剑身散发出青色的光芒且充满了滋滋的电流声。

      生死相交之际,雷克斯用力的往前一劈,刷!的一声,划出了一道月弧形的青色剑气冲出,强大的剑气将地面压过一道裂痕,剑气当中还夹杂着大量的电流,将裂痕的旁边烧出一个一个的坑洞。

      青色剑气和黑色气息相交的一剎那,黑色的雾气仅仅只有挡住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从第下一秒钟开始,青色的弧刃就将那股黑色雾气给切成两半。

      而这一切皆来的太快了,快的刺客首领还来不及反应,刷!的一声,便把他整只右臂给卸下并将他震开在一旁后,继续往后飞行,直至切下庙宇左侧屋檐的一角(轰轰轰──)。

      「呕…呃…我…我的…手…」刺客首领坐在地上,左手摸着鲜血直流的右半部,虽然脸被黑色头巾给朦着,但从他的惊慌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来,他已完全不知所措,因为这已经超乎他的预料之外。

      看着刺客首领坐卧在一滩鲜血上,雷克斯骤然鬆了一口气,虽然他曾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但毕竟他还是一个『人』,不是蟑螂、蚂蚁或是蚊子,杀了昆虫不会良心不安,倘若是杀了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雷克斯相信,那一个人临死狰狞的面孔,将会在他的脑海中跟着他一辈子。

      突然,雷克斯注意到,周遭的人们都抱以钦佩的目光看着他,像是把他当成武林高手一样。

      (哈哈哈…没想到,来到古代就变成大侠了。)雷克斯一脸骄傲的样子。

      「哼哼哼…哈哈哈…哼哼哼…」

      顿时,一个诡异的笑声,唤醒了正在做白日梦的雷克斯。

      「哼…哈…你们这群梁狗,也只有这个时候可以得意了,哼…哈哈哈…」刺客首领身上,迅速的窜出了黑色气息并依附着他的全身,雷克斯见状,马上全神灌注运起雷神劲,而身旁的士兵,也皆拿着刀枪慢慢的接近刺客首领。

      「哈哈哈…」大笑三声后,猛然一声巨响(碰!),刺客首领的身体就这幺炸裂开了,身体和四肢皆被炸飞,现场一片血肉模糊。

      (他…居然…自我了断了…)雷克斯在一旁惊讶的看着。

      萧衍摇头不悦的道:「唉…为何北魏之人行事皆是如此极端呢?打坏了我参拜的兴致,好好给我审问那名昏迷的刺客,我们回宫去。」语毕,大队军马便护送萧衍回去了。

      雷克斯还在恍神之时,杨华走到身旁双手抱拳致谢道:「多亏少侠的最后一剑,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杨华在此先行谢过。」

      (没想到这家伙不但剑术好,人也长得帅而且还蛮谦虚的。)雷克斯这才回神的道:「喔!您太客气了,刚刚也多亏您助我一臂之力,我俩算互不相欠。」

      杨华拱手笑道:「在下姓杨,单名一个华字,还未请教…」

      雷克斯拱手回礼道:「我叫雷克斯。」

      「在下还有任务在身,请恕我先行告退,日后若有机会相遇,再和雷少侠一叙。」杨华拱手点头致谢后,未等雷克斯应答便转身和大队人马离去。

      「好酷的家伙。」雷克斯放下紧绷的心情后,痛楚渐渐传到大脑,身上的剑伤和右肩的爪痕都开始痛了起来。

      (呃…刚刚还不会痛的,现在怎幺就开始痛起来了,好痛啊!)雷克斯检查着自己的伤势,感觉身体有些无力。

      「雷克斯!」陈庆之在远处叫着。

      看到陈庆之,雷克斯心中的不安顿时放下道:「太好了,陈将军看到您实在是太好了。」

      陈庆之皱起眉头问道:「你怎幺会跑到这里来了?还跟那些刺客交手?」

      雷克斯摇头叹道:「唉!这真的是一言难尽啊!早知道我就乖乖的在府内等早餐了,弄得我一身伤,真是又饿又累啊!」

      「真是的…嗯…看起来都是皮肉伤而已,就右肩伤的比较重,来…跟我过来。」说完陈庆之便走到庙旁无人之处挥着手,雷克斯也跟着走过去。

      大部份的僧侣及官兵都在庙前处理后续的事情,陈庆之用眼神向雷克斯示意,要走的更远且无人的地方。

      在走到庙旁的树林里停下来后,陈庆之不发一语的闭上双眼。

      雷克斯疑惑的问道:「陈将军…」但话还未说完,陈庆之腰际的配剑已发出淡淡的紫光。

      (是紫霜剑…现在为何要用紫霜剑的力量呢?)雷克斯张大着眼睛,好奇的看着。

      陈庆之将左手掌举向雷克斯胸前,左手臂瞬时出现了二颗小光点环绕旋转着,那如铜币般的小光点,慢慢开始变大,并各自呈现金、黄两种颜色,这时,一股暖暖的感觉渐渐从胸口传至雷克斯全身。

      (一股好舒服的力量传了过来,整个人觉得好轻鬆喔!)雷克斯闭上眼睛享受着,不到五秒钟的时间,陈庆之已渐渐收回力量,一切又回复常态。

      陈庆之睁开双眼,得意的笑道:「这样就没问题了。」

      在短短的几秒钟内,雷克斯身上的伤痛感已全部消失,就连方才所受伤的部位,连疤痕也都没有留下,就像刚刚的争斗没发生过似的。

      雷克斯兴奋的道:「哇!真是太神奇了。」

      陈庆之微笑道:「这便是的紫霜剑的其中一个能力…『大地之癒』。」

      雷克斯欣然的笑道:「这个能力实在是太实用了,在战场上可以马上回复受伤的士兵,让战力持续维持一定的水準。」

      陈庆之笑道:「没错!这就是老夫可以一直维持兵力的主要原因,只是…这个能力只能治癒伤痕而已,无法为失血过多的人再造新血,也不能将断手、断臂再行接合。」

      雷克斯很佩服的说道:「但即使如此,这招还是很厉害呀!」

      话锋一转,陈庆之严肃的道:「对了!先别说这个,刚刚圣上要我邀请你参加今天中午餐宴,顺便报告这些刺客的原由。」

      雷克斯吃惊的道:「啊!我哪知道这些刺客是怎幺来的啊!」

      陈庆之皱着眉头问道:「不知道?那你又如何和这些刺客对上的呢?」

      雷克斯无奈的摇头道:「唉!这又是一个说来话长的故事了,因为…」

      「边走边说吧!我可不能让你穿这件破烂衣服去面圣啊!先回府换件像样的衣服,路上再说。」陈庆之打断雷克斯说道。

      在回府的路上,雷克斯把遇到纠察女和刺客的经过全部告诉了陈庆之后,便準备入宫晋见皇上。

  • 名称:盗墓笔记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2:5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