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冲仙穹全文阅读

      王神念将身上的武袍褪去后,秀出了结实的肌肉线条,那无袖的内衬,更突显他粗厚的双臂,虽然王神念已七十多岁,但从那强健的体魄仍看得出来,他每日仍是持续做着基本的体能训练。

      (他的子弟兵我都要用三成力才能击退了,那…面对他,我要用几成的功力呢?)雷克斯心里正烦恼的想着。

      王神念微笑的提醒道:「白影将军,若你继续保留实力的话,可没办法赢过我喔!」

      「喔!他也保留实力啊!」、「这个白影有这幺厉害吗?」、「说不定他和王将军一样强啊!」、「他刚刚有保留实力吗?」身旁的大臣又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这家伙…刚才居然还保留实力?)王僧辩在一旁讶然的想着。

      (他居然看得出来!但…我也不想保留实力,如果神剑之力真的全开的话,那还没开打,我就直接归天了!)雷克斯心中一惊的想着。

      王神念打量了雷克斯笑道:「看你持剑的姿势,就知道你对剑术没有相当熟练,那老夫就和你比划拳脚功夫好了。」

      (哇!我才拿剑一下子而已,也能看出我不会剑术啊!那也太厉害了吧!)雷克斯心中又是一惊。

      两人就定位后相隔了五步之远,雷克斯摆出自由搏击的架式但感觉相当轻浮,而王将军沉稳的弓步一站便有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压迫感。

      (论技术及经验,他在战场上这幺多年交手的人不计其数,所以我一定输他,但若论功力,除非我将雷神剑之力提昇到四、五成,不然很难赢他,可是现在的身体又不知道能承受多少力量?若打持久战,我也一定会输他,所以…)雷克斯在一闪念之中,脑中浮出了几个问题。

      (既然没技术也没功力,那就只好装死啦!先假装输,御掉他的防心,再用『意流气动』快速的提升功力打赢他,只是…他这种老江湖会上当吗?)雷克斯在心中暗自盘算着。

      离站定位后过了六秒钟,在场人士皆屏气凝神的观注两人的每一个动作,深怕错过精彩的镜头。

      在第八秒钟来临时,雷克斯只是稍微移动了双脚想调整姿势,王神念便藉机一个踏步冲向前来,这时雷克斯也跟着往后垫了一步,以缓冲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在这一来一往之间,两个人早已交手四、五招了(碰!碰!碰!)。

      王神念不间断的拳脚招式,让仅用二成功力的雷克斯,只能连忙格挡,虽然在攻势上,并没有方才五名菁英部队卫士来的急促、猛烈,但那沉稳、内敛的每一式,却扎实的打在雷克斯身上。

      左脚进步前踏,右腿跟着扫步上前,左进一拳、右上一掌,王神念那侵略式的步伐以及接连出击的拳掌,使得雷克斯一退再退、避无可避,就在猛烈的左右双拳交击之下,雷克斯的防御犹如崩堤的泥墙,被一波波的攻势给轻易瓦解。

      王神念见雷克斯中门大开、破绽尽出,于是身形一侧,横步平踏,在大喝一声之后,紧接着双拳同出直击雷克斯胸口,这一招『双龙齐天』不仅震伤了雷克斯,更将他击退四、五步的距离。

      雷克斯在被重击震退之后,胸口一沉,便在面罩中忍不住的呕出了一口血来,他那摇晃的身形以及颤抖的双臂,已说明了战况对他越来越不利,就在雷克斯才刚站稳脚步,王神念已又重启攻势再次奔驰而来。

      (呼…我的双手都麻了,再不加高功力就不是假输了,是真输了!)雷克斯已经意识到,双方实力居然相差的如此悬殊。

      突然,就在两人离一步之差,王神念左脚立即踩地急停并大喊出:「劲力贯指──」并将真气凝聚于右手双指刺向雷克斯胸口。

      (看我的意流气动!)

      眼看双指就要刺到胸口,雷克斯瞬间提升至三成的雷神剑之力并挥臂格挡,但王神念的双指却彷彿残影般,穿过雷克斯的左臂和身体,就在雷克斯还在莫名其妙之时,王神念右腿顺势往前一踏,右手指戟接着取代眼前残影再次袭来。

      锵!的一声后,王神念的指戟不旦刺进雷克斯右胸口的铠甲,更将他再击飞了四、五公尺之远,直撞到身后的圆柱才停下(碰!)。

      此时现场鸦雀无声,只见王神念的双指还残留着丝丝白烟,眼神直盯着雷克斯的一举一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呼…呼…胸口…胸口好痛,感觉…快吸不到空气了!呼…)若非身后的住子撑住身体,否则雷克斯早已无力的倒下。

      (若没铠甲罩着,早已贯穿胸口了吧!)看着右胸口凹进去的铠甲裂痕,雷克斯便知道,刚才王神念那一指的力道有多幺强劲。

      (这个伤…刚好让我顺势装输,虽然…感觉好像是真的输了!)雷克斯不但左手护着受伤的胸口,且还大口的喘着气,完全不想隐藏自己的伤势有多严重。

      一站离背后支撑的柱子,雷克斯便像洩了气的皮球,暮气沉沉、委靡不振,而那沉重的身体、驼背的站姿以及摇晃的弓步,就像一只垂死挣扎的老虎,只要再给予一击,一切就结束了。

      但王神念一点也不觉得雷克斯不能再战,一样摆出该有的武功架式,準备再次应战。

      (这场胜负已出,不用再比下去了!)心急的陈庆之才往前踏了一步,却忽然停了下来,眼看雷克斯就快被王神念击倒,陈庆之似乎在犹豫着什幺。

      (但…老夫应该要阻止吗?还是…要相信他?)雷克斯在生死存亡之际,若王神念和萧正德真的私下有勾结的话,王神念必会假装失手杀死雷克斯,可是在陈庆之的心里,却有个莫名的直觉,要他再等一会儿,或许…真有什幺奇蹟发生。

      (哒!)脚步一个轻踏王神念再度出击,而伤重的雷克斯似乎已完全不想躲避,只是站在原地的看着王神念冲过来。

      「啊──劲力贯指!」王神念双指併戟再次击向雷克斯。

      雷克斯虽已暗运三成雷神剑之力,但仍是看不出来王神念亦真亦假的身形,就当双指残像再次印入眼底之时,那右胸凹陷的铠甲马上浮现于脑海中,使得恐惧立即涌上心头,而心里一慌,使得雷克斯战意全无,赶紧用尽全力的往右一跳,一心只想跳离那穿心箭指。

      说时迟那时快,雷克斯才侧身一闪,王神念的箭指刚好和他脸上的面罩擦过(嚓!),碰!的一声后,身后的圆柱已被王神念的双指,给刺出一个宛如手掌大的圆洞。

      接着,翻滚在地的雷克斯还未起身,一道莫名的黑影出现在头顶之上,在要抬头之时,只见一个旋踢强袭而来,紧接着眼前一阵昏暗,脑袋突然呈现一片空白,当画面再映入眼里,雷克斯已不知道在地上滚了几圈。

      翻滚了几圈后,雷克斯快速的起身,在还分不清楚左右方位的时候,宏亮的一声:「劲力贯指!」将雷克斯给唤醒。

      王神念侧身跃于半空之中,左臂张前彷如弓身,右臂后拉拟似箭弦,双指戟刃则架于弓、弦之间蓄势待发。

      (白影…到此为止吧!)

      剎时,雷克斯发现王神念鬆懈的神情,虽然王神念完全不手下留情的打着,但心态却在那片刻之间轻敌了。

      (等这幺久,就是等这一刻!)雷克斯牙一咬,忍着晕眩和胸口的疼痛,一股作气的大声喊出:「意流气动!」,瞬间将二成的雷神剑之力提升至四成。

      (管你双指是不是残像,只要我的拳头先到就赢了!)

      雷克斯右拳挟着四成电劲、四成的拳速,朝向王神念的头部击出(唰!),而王神念也不再攻以虚招,直以右指箭戟,破风横扫、穿声疾射的再刺向雷克斯受伤的胸口(飒!)。

      两人就在交错之际,啪!的一声,时间瞬息停下,就在千分之一秒这幺急促的世界里,有两道坚毅的眼神正取代着声音,以意念神交着…

      (好快!你果然独留了一手!)王神念震惊的喊道。

      (若非如此,怎幺能赢你!)雷克斯嘴角微扬的笑道。

      (哈!笑话,谁说你能赢我的?你现在才想要展现实力,已经来不及了!)王神念狂傲的笑道。

      (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就算我会输,你也不可能全身而退!)雷克斯已不顾一切,豁出去的道。

      (你有本事,就不要退缩!)王神念战意鼎盛的道。

      (这一拳我出定了!)雷克斯大声的怒吼道。

      当大气开始流动,声音接续传导,啪!的一声,时间再次运转起来,雷克斯重地一踏挥出电拳,王神念则滑步前驱刺出指戟,转眼间,拳、戟交会而过,就在此刻,胜负…已决然定出。

      不知从什幺时候开始,现场气氛已进入一阵凝结、安静,因为众人皆睁着大眼、屏息以待,注目着大殿里两个沈默的身影。

      「呵呵呵…白影将军果然有所保留啊!」王神念一副得意的笑道。

      雷克斯忍着疼痛,无奈的笑道:「还望将军体谅,白影有不得已的苦衷无法尽情发挥,并非…」

      「老夫明白…老夫明白…」王神念直接打断雷克斯的话说道,表情似乎非常的满意。

      雷克斯和王神念两人小声的谈话,让身旁的人看的一头露水,并好奇的猜想着是怎幺一回事。

      (怎幺搞的?王神念怎幺没杀死他?)萧正德皱眉不悦的想着。

      (呼…差点被这小子给吓死了!)陈庆之鬆了一口气的想着。

      王神念的指尖,停在雷克斯右胸口受伤的部位,并未刺入,若再次攻击刚刚受伤的地方,这次…一定会贯穿雷克斯的胸膛。

      反观雷克斯的右拳,则停在王神念的左脸颊上,并未实际打中,差不多还离一个指头的宽度,若这四成的功力击中王神念的左脸,那…究竟头是会爆掉?还是凹进去呢?谁也不知道。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约十多秒钟的时间,直至王神念大笑一声后,两个人才同时收回攻招,站直身体的拱手齐声道:「王将军承让了。」、「白影将军承让了。」

      这个时候,在场的大臣才鬆了一口气,并热烈的讨论着两人精彩万分的对决。

      萧衍高兴的笑道:「好!真精彩啊!好久没看到这幺精彩的比武了,哈哈哈──」

      王神念转身拱手道:「启稟圣上,老臣认为…白影将军有绝对的实力,可以担任此次的救援任务。」

      萧衍点头欣然的道:「嗯!朕也是这幺认为,但此次救援还是需要一些计划,不知众卿家有什幺意见吗?」

      雷克斯接着拱手道:「启稟圣上,若可以…能否请王将军的部队在外围做为后援,以王将军部队的实力,即便敌人有三头六臂也无所遁形。」

      萧衍点头问道:「嗯!王将军有什幺意见吗?」

      王神念低头拱手道:「老臣愿全力配合白影将军,执行此次行动。」

      (这小子…还真不得了啊!居然能得到王将军的支持,他到底是误打误撞呢?还是…)雷克斯这精彩的表现,让陈庆之非常的惊讶。

      萧衍很满意的说道:「好!」

      陈庆之看到萧正德不知道又要搞什幺鬼,故便赶紧说道:「启稟圣上,此件事兹事体大,微臣认为是否应该私下再做讨论。」

      萧衍点头认同道:「子云说的甚是,众卿家可以先行退朝,子云、王将军、白影到朕的御书房再做议论。」

      「是!」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可恶的白影!)萧正德此刻正气的咬牙切齿,因为他什幺情报也没得到,反而让陈庆之等人得到王神念的帮助,于是拂袖一甩便不悦的转头离开。

萧衍的御书房

      除了萧衍之外还有四个人进去御书房,分别为王神念、陈庆之、雷克斯和刚刚在大殿里较劲的王僧辩。

      (这名卫士进来做啥?他不是刚刚和我比试武功的那一位吗?莫非他是王神念身旁的左右手?)雷克斯打量着这年纪约二十岁左右的少年。

      「王将军,他是…」萧衍看着王僧辩问道。

      王神念拱手道:「圣上,这位是小犬王僧辩,因为他也是部队中主要的将领,所以老臣也让他一起加入这场战术的拟定。」

      萧衍看着王僧辩点头笑道:「嗯!刚刚的表现令朕印象深刻啊!不错不错!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王僧辩拱手回道:「末将只是尽力而为。」

      萧衍点满意的着头笑道:「好!好!」

      (哇!他是王将军的儿子呀!好险刚刚没打伤他,不然就好笑了!)雷克斯心里愕然的鬆了一口气。

      萧衍对陈庆之问道:「子云,对这次的布局有何意见?」

      陈庆之分析道:「启稟圣上,微臣认为,对方是约子时在钟山灵谷寺外相见,所以为免打草惊蛇,在戌时时分,可以先派王将军的部队至灵谷寺内埋伏,到时若有任何需要援助的时候,也可以先急速赶至,再者…灵谷寺附近无任何可供休息或藏匿的地方,先行的部队可先装扮成普通人士,在灵谷寺内、外做搜寻,说不定在子时之前,便可找到敌人藏身之处。」

      萧衍点头思考道:「嗯…到时那朕再安排大军在钟山东南坡下埋伏,让他们插翅也难飞。」

      「启稟圣上…雷…不…白影认为…」雷克斯老是忘记自己的身份,差点就说露嘴。

      萧衍好奇的问道:「你有什幺要补充的吗?」

      雷克斯解释道:「在这幺晚的时间,安排部队到灵谷寺搜寻会有点奇怪,因为正常人应该不会在这幺晚的时候还到庙里参拜吧!所以白影认为…即然如此,何不在傍晚之时,就让菁英部队假份成从外地而来的进香人士,到庙里参拜,顺便借宿一晚,这幺一来,刚好可以明正言顺的住入灵谷寺内埋伏和搜寻。」

      陈庆之抚着下巴道:「但若是借宿一晚,就不能派遣太多兵力住入,因为在同一天里…若连续有五十多人一齐住入寺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雷克斯笑道:「以王将军部队的能力,我觉得安排三十个人在寺内就非常足够了,而其余的人,可以以灵谷寺为界,搜寻钟山其余的地方。」

      陈庆之点头认同道:「也好!那就请王将军先安排三十个人,并以外地人士到庙里进香参拜为由,在明日傍晚之前,陆续住入灵谷寺并在寺内、外做搜索,之后再安排五百个人,在入夜之后,搜寻钟山东南坡一带所有的住户及可疑之处。」

      萧衍质疑的道:「钟山之大五百个人够吗?」

      陈庆之解释道:「最主要是以钟山东南面为主,因为敌人邀约于此,藏身之处必为附近,所以以东南面做搜寻即可,不需要搜寻整个钟山。」

      王神念拱手道:「请圣上放心,若其他人的部队老臣不敢说,但以老臣的菁英部队,从酉时到亥时做搜寻,五百个人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萧衍点头答道:「嗯…好!」

      萧衍再提议道:「在亥时的时候,朕再部署一万名士兵在山脚下。」

      陈庆之看着地形图道:「山脚下若在一瞬间出现一万名士兵的话,可能会引起对方的注意进而逃脱…」

      萧衍点头同意道:「嗯…那子云认为兵力要如何部署呢?」

      陈庆之指勒地图分析道:「微臣认为,可以以钟山灵谷寺为圆心往外部署五道关卡,每一道关卡皆分部在灵谷寺的东、南、西、北四个面,关卡和关卡之间距离三里,第一道先设置约五百名士兵,尔后每一道关卡再多加五百名士兵,因为越往外围需守备的位置就越广,所以到了第五道便有二千五百名。」

      陈庆之接续说道:「若其中一个关卡遇到敌人则以火箭为讯,周遭关卡见火箭则立即往此点集中,如此便像蜘蛛网一样,将灵谷寺团团围住,就算老夫和白影在寺外遇害,灵谷寺内有三十名菁英部队,山内则有五百名菁英部队,而山下四个面的五道关卡合计则有三万名士兵,再厉害的人或妖怪也无法逃脱此阵。」

      萧衍拍手叫好道:「好!果然是天罗地网,朕要让对方知道,敢挑战梁国便是自找死路。」

      萧衍接续问道:「王将军的部份有什幺问题吗?」

      王神念心悦诚服的道:「微臣也认同陈将军的策略。」

      萧衍再追问道:「嗯!子云认为关卡的设置,应设于何地较为妥当。」

      「在西面位置应在于……各通道及人烟……而……东南面的羊肠小径…五百…要…」陈庆之指着地图一一的详细说道。

      (呃…我…我快撑不下去了…)现在的雷克斯并没有空闲的时间,去听陈庆之的规划部署,因为他的神智已不在这里。

      刚刚胸口的伤势已开始恶化,令雷克斯无法正常的呼吸,再加上昨晚过度运用神力的身体,也没完全复原,而刚刚的战斗又让身体再次疲累,现在的他,不仅全身冒着冷汗,视线也渐渐变的模糊,而且沉闷的胸口相似被一块巨石压住,使得每一次呼吸就会造成剧烈的疼痛,若非心中那道薄弱的意识仍在支撑着他,不然…他早就应该倒下了。

      (若现在倒下,刚刚的努力就白费了,一定要撑下去…撑下去啊!快结束了…要撑下去…)  

      「雷克斯!雷克斯!雷…」陈庆之在身旁喊着。

      「呃…」雷克斯快速的眨着眼摇着头,想试着让精神恢复,这时眼前画面清晰了一下,雷克斯才发觉,现在身处在一个长廊上。

      原来,方才的会议早已结束,而刚刚拜别萧衍、王神念和离开御书房,都只是本能的反射神经和跟随着陈庆之所做出来的动作,并无经过脑中思考,所以现在的雷克斯完全不知道身在何处?发生了什幺事?

      陈庆之观察着雷克斯道:「你怎幺了?从刚刚老夫就一直觉得你怪怪的,是身体的伤吗?」

      「陈…将军…麻烦…用紫霜剑…的力量…治癒我胸口…的伤…」雷克斯扶着长廊旁的柱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陈庆之看他脸色惨白一副说话无力的样子,就知道他的身伤已相当严重,便赶紧扶着雷克斯到一处较无人烟的地方。

      到了宫廷外一处草地上,两人就地打坐,陈庆之随即运起紫霜剑之力,此时两颗小光点一金一黄环绕着双手手臂。

      「大地之癒!」陈庆之将双掌抚在雷克斯胸口的伤处吟唱道。

      一股熟悉的力量传至受伤的胸口,此时雷克斯将口中的气,慢慢的吐了出来,通体舒畅的神情全写在雷克斯的脸上。

      (原来…能正常的呼吸是多幺幸福的一件事!)渐渐的胸口不在郁闷,可以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十秒钟的时间,雷克斯胸口的伤已复原了八成,身体的力气也恢复了四、五成。

      陈庆之忧心的问道:「现在觉得如何?」

      雷克斯鬆了一口气笑道:「呼…好多了!胸口似乎已经好了,力量也恢复了不少。」

      陈庆之此时才将紫霜剑之力收回,并不悦的责骂:「唉!你实在太鲁莽了,做事都不经过大脑思考。」

      「呵…」雷克斯尴尬的搔着头傻笑着。

      陈庆之严肃的说道:「还好王将军没有和临贺王私下做什幺协议,不然…照刚刚的情况,你有十条命都不够死。」

      雷克斯忽然讚叹道:「那个王将军的部队好厉害呀!」

      陈庆之点头道:「王将军本为魏国人,在二十年前投奔梁国后就非常尽力为梁国做事,他把在魏国练兵的方法带入我梁国,现在所率领的菁英部队便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虽然他之前是魏国人,但我不觉得他会做出对不起梁国的事情,只是刚刚临贺王宣他入殿时,我还以为他是临贺王的人。」雷克斯一面说道,一面调整着身上的铠甲。

      陈庆之看着雷克斯身上的铠甲问道:「怎幺了?」

      雷克斯比着胸口凹进去的铠甲说道:「穿着这身铠甲好闷啊!看…这是刚刚王将军留下来的指印,要不是穿着铠甲,不然早就死了。」

      陈庆之摸着铠甲的裂痕观察道:「嗯…好强的指力,『劲力贯指』可是王将军的得意招式。」

      「是啊!他这一招,实难令人判别真正的虚实啊!」雷克斯脑海中再度浮出过招时的画面。

      陈庆之点头说明道:「『劲力贯指』是将气集中于双指上,藉由快速向前移动的冲力来製造出残像,让人分不清招式的真假。」

      「嗯嗯…陈将军我们赶快回去吧!我想加强对雷神剑之力的掌控。」雷克斯兴奋的说道,好像忘记刚刚险入鬼门关。

      陈庆之皱眉担心道:「不要再让你的伤势恶化了,明日就交给老夫吧!老夫五至六成的力量应该就可以解决他们了。」

      「啊!喔…」雷克斯的神情有点不甘愿的道。

      (才刚刚有心得而已,一定要再练一下!)雷克斯在心中暗自窃喜着。

      陈庆之瞄了雷克斯的神情一眼,便冷冷的嘲讽道:「走吧!免得待会儿,你又要向谁挑战了。」

      雷克斯无奈的说道:「哪有?讲得好像我很愿意!」

      陈庆之冷笑了一下道:「别把老夫当瞎子啊!你要跟他们过招之时,你心里头没有很兴奋吗?」

      「呵…」雷克斯又搔着头傻笑带过。

      陈庆之叹了叹道:「唉!真败给你了。」

      想到明晚的挑战,陈庆之锐利的眼神,说明了满腔的怒火正要爆发出来…

      (老夫倒想看看明天晚上…)

      (到底是谁敢挑战我!)

  • 名称:血冲仙穹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