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型血全文阅读

      「啊…陈…陈…将….军….」三名衙役顿时脸色惨白。

        (跟刚刚的态度相比,根本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嘛!就算看到阎罗王也没这幺夸张吧!)雷克斯在心中滴沽着。

      白袍男子严厉说道:「你们是袁胜的家僕吧!以为藉着袁胜的名声就可以到处作乱吗?哼!待会儿全部都跟我回去!」

      「是…是…」武师战战兢兢的说道。

      其中一个家僕小声说道:「他们只有三个人而已…我们干嘛和他们回去啊!现在跑走还来得及啊!」

      武师小声的说道:「笨…笨…笨蛋…你是新来的啊!你不知道他是谁吗?你是想要跑去哪里啊!」

      白袍男子指着官衙严厉的说道:「你们三个官衙假公济私,待我押回去军法处置。」

      「陈将军饶命啊!陈将军饶命啊!」三名衙役不断求饶。

      「闭嘴!」外型魁梧的侍从大声的吼着,斥喝的声音,就算是离二、三条街外仍可听到,顿时现场鸦雀无声。

      白袍男子走过来安慰着店家老闆道:「老人家,店里的损失和汤药费就由我负责吧!待会儿再请您派人到我府上来拿。」

      店家老闆不知所措的低头道:「啊!陈将军…这…这…我们怎幺好意思跟您拿呢?」

      白袍男子拍拍店家老闆的肩道:「不!维持百姓生活也是我们当官的职责所在,若要追究这些官衙的过失,小到官府大到朝庭,这事情可大可小啊!所以…由我们负责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请您放心过来拿吧!」

      白袍男子接续说道:「至于袁胜那边,老人家您尽可放心,这部份我会再跟他说,您不用担心他儿子会再来找你麻烦。」

      「陈将军啊!实在太感谢您了。」店长老闆立刻跪在白袍男子前,感激的道。

      「老人家快快请起吧!」白袍男子赶紧扶着老闆坐在椅子上。

      (这个人看来是当代的重要人物吧!陈将军…我所知道的梁朝名将也只有几个人而已,只是…身穿白袍又姓陈…不会吧!)雷克斯一边用布收着雷神剑一边想着。

      白袍男子微笑道:「这位公子能不谓强权的挺身而出,实难能可贵,刚刚听您说,您姓雷吧!」

      (呵…好久以来就想模仿古人打招呼了。)雷克斯双手抱拳拱手说道:「在下雷克斯,还未请教…」

      白袍男子微笑的拱手回礼道:「老夫…陈庆之。」

      雷克斯张了个大眼,惊讶的道:「您…是传说中不败神话的白袍将军陈庆之,实在…久仰您的大名了。」

      陈庆之谦虚拱手回道:「雷兄弟太过夸奖了,老夫还不到『神话』二字。」

      雷克斯难掩心中兴奋的心情,开心的道:「不不不!您在历史中可谓是前五大不败将军啊!『传说』二字实在无法表示您的战绩啊!」

      陈庆之微笑道:「呵…忘了介绍,这位是犬子陈昭嗣,另外这位是胡龙牙将军。」

      雷克斯欣然的乱拱手一番道:「你好!你好!」

      「幸会!」陈昭嗣拱手说道,而一旁高约一百九十公分左右壮硕魁梧的胡龙牙,只是微微的点头示好,因为他仍不忘保护陈庆之的工作,不断的警戒着周遭状况。

      陈庆之问道:「方才听到雷兄弟的口气,本像是本地人,名字似乎也是北方的姓氏,不知雷兄弟从何而来。」

      雷克斯微笑道:「是啊!我并非本地人,我是从…是从东方一个海岛叫夷洲的地方来的,但名字不是北方姓氏啦!其实是西方的名字…」

      陈庆之皱眉想了一下,便微笑道:「夷洲!嗯…之前在读历史典籍时有提过这样一个地方,呵…东方的岛屿却有着西方的名字,雷兄弟果然是一个有趣之人。」

      (反正讲太多你们也听不懂啦!)雷克斯只是傻傻的笑着。

      (咕…噜…咕噜咕噜…)忽然,莫名的发出一阵咕噜声响,那声音已明显到让众人皆往雷克斯看去。

      雷克斯搔着头不好意思的道:「抱歉!是我不争气的肚子在叫。」

      陈庆之大笑道:「哈哈哈…雷兄弟若赏脸的话,我来命府上準备一下菜餚,让我尽个东道主之礼吧!」

      雷克斯尴尬的道:「我目前也身无分文,若不麻烦的话…」

      陈庆之往前举手笑道:「哈哈哈…雷兄弟太客气了,请…」

      (可以到不败战神的家里耶!太好了!此行果然值回票价。)雷克斯心里虽然很兴奋,但仍恭敬的说道:「请…请…」

陈庆之府第

      陈庆之贵为飙勇将军且为梁武帝身边的红人,府第虽然大但布置平素,并无华丽的地毯布帘,也没有雕工精细的门房樑柱,更无成群侍候的家僕妻妾,只是一个厨子加上三个打扫、服侍的僕人,在朝庭众官将里,已算是生活相当的简朴。

      「嗯!这个好吃…」、「那个也不错…」、「哇!这个超香的…」、「嗯嗯嗯…好吃好吃…」,饭厅内,大家有点傻眼的看着雷克斯狼吞虎嚥的吃着。

      陈庆之的内人谢氏笑道:「雷公子慢慢吃啊!若不够的话,厨房里还有的。」

      雷克斯不好意思的看着大家,嘴里还咀嚼着一堆饭菜说道:「抱歉…失态了!因为好久没吃到这幺好吃的东西了。」

      陈庆之大声笑道:「哈哈哈…菜色有些简陋,刚刚还怕雷兄弟吃得不习惯呢!」

      (在灵界待了一个月,都忘记吃东西的乐趣了。)雷克斯吃得津津乐道的说:「不会不会,如此菜色对我来说已是大餐了。」

      陈昭嗣摇头叹道:「唉…那个袁克书借着他父亲的名声到处仗势欺人,看了就气!」

      雷克斯满口饭菜说道:「他父亲是皇亲贵族吗?」

      陈昭嗣不悦道:「他父亲袁胜只不过一介商人罢了!」

      雷克斯一面挟着菜一面说道:「只不过是个商人就这幺嚣张啊?」

      陈庆之解释道:「雷兄弟有所不知,现在到处都有战乱,唯有关係良好、人面广阔的商人才能在魏国和梁国之间有所贸易,而袁胜在这两国之间不断引进大量的货品,包含穀物、布披、马辆及一些生活的必需用品,所以各个地方官员都要给他三分面子,而两国的君主也会看在他的面子上给予一些方便,使他能够快速的将物品流通在各个城镇,但也因此给他太多的权力了。」

      雷克斯恍然的道:「喔…难怪没人敢动他,牵涉到的关係面太大了。」

      陈庆之点头道:「是啊!」

      此时一名年轻的家僕走进饭听道:「老爷,袁胜已在门外求见。」

      陈昭嗣不屑说道:「哼!说人人道。」

      陈庆之起身走向前院道:「先请他进来,我随后就到,雷兄弟你慢慢用餐,我先来处理这件事情。」

      「好!」雷克斯说道后,陈庆之、陈昭嗣及胡龙牙即走向大厅。

      (其实…我还蛮想看看这个厉害的商人长的怎幺样。)雷克斯仍狼吞虎嚥的吃着。

陈庆之府第前院

      袁胜拱手笑道:「陈将军,打扰您了。」

      陈庆之也拱手回礼道:「袁老爷,麻烦您跑这一趟啊!这件事实要跟您说明一下…」

      「且慢!我儿子今天在市集被人打伤了,不知道陈将军是否将伤我儿子的犯人给抓到了。」袁胜举手打断陈庆之的话,不悦的道。

      陈庆之双手背于腰后,平稳的道:「那袁老爷是否知道,实情是令公子因欠饭钱不还在先,又打伤了店家在后,之后,再以官府的名义找了三名衙役,不分黑白是非的乱抓百姓,袁老爷…这几点,您是否要先说明一下。」

      袁胜一付嚣张的挥手道:「陈将军可别听信他人的造谣是非啊!」

      陈庆之淡然的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亲眼目睹的,并无他人造谣。」

      袁胜不屑的说道:「是这样啊!但…您试想,以我的身份,我儿子有需要去欠人饭钱吗?况且打人的是我们的家僕,找官衙的是那名武师,这些家僕和武师都是自作主张的行动,陈将军大可用律法去审判他们,甚至砍了他们的头都没关係,若真的有欠人钱,大不了我用一百倍的金额来偿还就好啦!可是我儿子被人打伤的事,陈将军可要严惩此人啊。」

      陈昭嗣生气说道:「你…你别太过份啊!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啊!」

      「昭嗣不可无礼!」陈庆之严肃的斥责道。

      陈昭嗣转头不悦道:「哼!」

      陈庆之淡然道:「令公子不但命家僕殴打餐馆老闆,且手中还持有利刃想伤害他人,雷公子只不过是夺下利刃防卫而已,依令公子的体格,应该不至于轻轻一碰,就卧床不起了吧!」

      袁胜斜着眼冷然道:「看来陈将军想包庇这个罪犯雷公子啰!你们该不会是一丘之貉吧!」

      「你就是方块酥的老爸啊!也难怪了,脸是方的脑也是方的,才会讲不通!」雷克斯从大厅走出,突然插嘴说道。

      袁胜生气的指着道:「你…你说什幺!」

      雷克斯托着下巴道:「先欠三个月的饭钱,事后再用一百倍的金额偿还,如果这样都说的通的话…那就我先踢你儿子三个月,三个月后,我再让你踢回来一百脚以做偿还,你觉得如何?」

      袁胜生气的大声说道:「你…你…你分明是强词夺理!」

      雷克斯摊手不以为然的说道:「老伯啊!再合理的藉口、理由,错就是错,哪有这幺多理由可推托?况且事有先后,你若想定我的罪,那不如先审审你儿子吧!你以为你儿子亲手打的人就少啊!」

      「哼!」袁胜愤怒的看着雷克斯。

      雷克斯耸着肩道:「别再为难陈将军啦!既然你一定要为你儿子出气的话,那照你发明的『偿还理论』,我也只踢他一脚,也没欠他三个月吧!那大不了就让他踢回来一脚啰!」

      袁胜打量着雷克斯道:「哼!你就是雷克斯!」

      雷克斯拱手笑道:「正是在下。」

      「好!你就不要落在我手上…我会记清楚这笔帐的,我们走。」袁胜头也不回的带着家僕,走出陈庆之的府第。

      陈庆之拱手笑道:「袁老爷慢走啊!」

      陈昭嗣高兴的说道:「哈哈哈…第一次看到袁胜被说到哑口无言,真是过瘾!雷兄弟真有你一套的。」

                       

      陈庆之摇头叹道:「雷兄弟你这次虽然在口舌之上赢了袁老爷,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啊!你自己可要小心。」

      雷克斯不以为意的微笑道:「叫我雷克斯就好了,没差的,反正我又不会再这里待很久,只是…让您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真的很抱歉!」

      陈庆之挥手笑道:「老夫和袁老爷也不是第一次起冲突了,这一点你不需要在意。」

      之后,大家便有说有笑的走回饭厅继续享用晚餐。

饭后,陈庆之府第后院

      陈庆之关心问道:「雷兄弟可有吃饱?」

      雷克斯擦了擦嘴欣然的笑道:「好久没吃过这幺丰盛的一餐,真是麻烦陈将军了。」

      陈庆之摇头笑道:「不会不会,家中也很久没外人来作客了,对了!雷兄弟为何从这幺远的地方来到健康呢?」

      雷克斯顿了顿道:「其实…我是来寻找一样东西的。」

      陈庆之好奇问道:「寻找东西?什幺样的东西?」

      雷克斯坦然直言道:「一把叫紫霜的宝剑,陈将军见识广阔,不知道是否有听过宝剑的名字。」

      陈庆之疑惑的问道:「千里迢迢的来到此地为了就是要一把剑?这是为什幺呢?」

      雷克斯解释道:「其实说来还蛮複杂的,或许您会不相信,这把剑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我必需找到这把剑才能解救我的家乡。」

      「嗯…」陈庆之将背转向雷克斯,似在沉思的样子。

      (或许陈将军知道紫霜剑的下落,真是太好了!嗯…杀…杀气!)雷克斯高兴的想着。

      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冲着雷克斯从左方而来(唰!)。

      雷克斯双脚微蹲往后急跃,一把巨鎚从天而降直砸地板(碰!),随后巨鎚立即扬起,并往雷克斯的方向挥下。

      雷克斯赶紧往右闪避,身形一过,巨鎚便瞬间将身后木栏给砸烂(卡啦!),这时雷克斯从侧边仔细一看才知道…

      (是胡龙牙!这是怎幺回事?)

      胡龙牙一脸横眉杀气,直盯着雷克斯一举一动,而手中那把看似四、五十几公斤的巨鎚,在他手上像是一把玩具一样,丝毫感觉不出来真实的重量。

      (试我武功吗?古代人最喜欢试别人武功了,但…不可能啊!他杀气顶盛,一副要致我于死地的样子,不是试武功吧!)雷克斯想着的同时,巨鎚已从左边再次挥来。

      雷克斯眼角余光看到,陈庆之仍背对着站在刚刚的位置,于是心中便已有了主意。

      (不管是不是在测试我,先看我帅气的破你!)雷克斯运起雷神剑之力,将三成的力量集于左手。

      同时间,胡龙牙的巨鎚挥至,雷克斯不慌不忙的举起左手以手代剑,手刃朝鎚(碰!)。

      骤然间,巨响一起,胡龙牙一脸吃惊的看着手中巨鎚,因为转眼之时,雷克斯不仅用单手将巨鎚挡下,更使巨鎚前端出现痕裂。

      (哈!看你一脸吃惊样,怎幺样…帅气吧!)雷克斯一附相当得意的样子。

      这时现场一片宁静,安静到都可以听到巨鎚上,破裂的小沙石掉到地上的沙沙声。(从胡龙牙攻击到现在才过了三秒钟。)

      但不知为何…胡龙牙忽然从吃惊的样子慢慢变回沈稳的神情。

      (糟糕!我明明就有注意到他的身影啊!)生死瞬间,雷克斯的心跳突然的加快速度。

      此时,身后一把剑抵着雷克斯的颈部冷冷说道…

      「说…你是否为魏国细作。」

  • 名称:o型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4: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