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对我xxx!全文阅读

      (你这个大西瓜,就说没人知道我的身份了,是要怎幺证明啊!好你个大西瓜!)雷克斯心里头一把火,恨不得直接一拳打在萧正德那张轻蔑、无耻的脸上。

      (即然要假装白袍部队的第一先锋将领,气势可不能输人,不然以后陈将军在朝中的面子要往拿摆啊!)雷克斯心中一横,已全然豁出去。

      「启稟圣上…」雷克斯打破僵局的拱手说道。

      雷克斯抬头平稳的道:「微臣也同意临贺王的说法!」

      「啊!」陈庆之一脸震惊,还在想是否有听错。

      (嗯!这家伙吓傻啦!)萧正德在心里讶然的想着。

      萧衍好奇的看着雷克斯微微的笑道:「喔!呵呵呵…你应该…不只有这个看法吧!」

      雷克斯胸有成竹的道:「即然要拯救公主,那当然不能马虎,所以我建议在此直接比试一场,好让我用我的武术来打消各位的疑虑。」

      「喔喔喔…」一阵惊呼声后,在场的大臣开始议论纷纷。

      (嘿嘿!这样够嚣张吧!输人不输阵,气势…我的气势绝对不能输!嘿嘿嘿!)雷克斯心里兴奋的想着。

      陈庆之小声的对雷克斯说道:「笨蛋,你的身体才刚恢复力气,还不知道能使用几成功力呢?皇城里多得是高强的武者啊!」

      陈庆之的一番话打醒了雷克斯,想起昨晚九死一生的经历,到现在都还未再使用过雷神剑之力,目前能使用几成?身体恢复了吗?会再晕倒吗?雷克斯忽然对使用神剑之力,感到有些惧怕。

      雷克斯紧张的小声道:「真是的!陈将军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才发觉…我又太冲动了吗?现在还可以收回刚刚的话吗?」

      陈庆之气愤的道:「啊!笨…笨蛋…你想比,也可以选明天早上比啊!你现在…」

      「启稟圣上,即然白影也同意了,那我们何不在此举行一场小小的比试呢?」萧正德骤然说道。

      因为萧衍对雷克斯十分好奇,于是便点头说道:「好!就这幺决定,我也想看看子云的领军大将有何能力。」

      (糟糕!)雷克斯和陈庆之彼此互望了一眼,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

      萧正德对着门外的传令兵喊道:「来人啊!传右卫将军王神念及其卫士进殿。」

      (居然传令王神念将军!)陈庆之心里感觉相当的不安。

      「传右卫将军王神念及其卫士进殿。」传令兵喊着。

      (去!原来是早就计划好的计谋…找人能找这幺快,应该是早在殿外準备好了吧!)雷克斯不屑的看着萧正德。

      (记得当初在灵界城,斯特前辈只教我到雷神剑的两成功力就停了,说剩下的我再自行修练,换句话说,以斯特前辈的标準,我使用两成功力应该是没问题的,只是经过昨天的事,现在的身体…)雷克斯心中正想着在灵界城修练的情景。

      在场的大臣依然议论纷纷,此时一位六、七十岁的武者身穿武术道袍,领着五名身形壮硕的年轻人进殿。

      「老臣王神念及其菁英部队参见圣上。」王神念及另外五位年轻人跪下说道。

      「平身。」

      「谢圣上。」

      (莫非王神念将军和临贺王之间…)陈庆之担心临贺王和王神念之间有什幺协议。

      萧正德拱手道:「启稟圣上,王将军的子弟兵在朝中也是颇有名气,微臣议建让白影与其过招,以证实力。」

      萧衍点头笑道:「好!众勇士皆其为朕效力,而且这也只是一场简单的测试而已,朕不希望有任何一方有其伤害,所以各位仅点到为止。」

      「是!」

      「白影…如同圣上所说…白影…」萧正德发现雷克斯正在沈思,没有听到他说话,所以便放大嗓门喊道。

      陈庆之的手肘顶了一下雷克斯,雷克斯骤然回神的讶然道:「干嘛!」

      「白影!」萧正德提高了音量道。

      (嗯!要开始了吗?)雷克斯慌张的回道:「是!」

      「你只要打赢王神念将军五名子弟兵之中的其中三位,这次比试…就算你赢。」萧正德语中带有保留的道。

      (啊?『这次比试』…意思是说,之后还要测什幺东西吗?)雷克斯感觉萧正德话中有话。

      雷克斯疑惑的问道:「『这次比试』?莫非打完了还有其他的测验吗?临贺王不就想测试我的能力,看我是否能在面临强敌之下,不仅能打倒敌人保护陈将军而且还能救出公主吗?即然如此,我若能比赢这场,我就应当得到大家的认同才是。」

      「嗯…没有错!」、「是啊!本当如此!」、「嗯…这幺说还蛮有道理的。」、「对啊!对啊!」旁边的大臣也附和着雷克斯的讲法。  

      「呃…这…」突然被雷克斯给点破,萧正德有点不知所措的左右看了身旁的大臣。

      萧衍点头接着说道:「没错!王神念将军底下的菁英部队个个武术高强,更何况是王将军亲自挑选的五名菁英,所以白影…只要你能打赢三位,便得到朕的认同。」

      (嘿嘿嘿!能言善道可不是你的专利啊!)看到萧正德吃鳖,雷克斯高兴的说道:「临贺王,您还有问题吗?」

      「哼!没有…」萧正德不悦的说道。

      萧正德虽然有些不悦的说道:「王神念将军的这五名卫士,对任何的兵器都非常在行,即使不用自己拿手的兵器,他们的拳脚武术也相当了得,而这第一位是…」

      萧正德由左而右一一的为雷克斯介绍着道:「是飞瀑剑裴之平,第二位是气旋掌王僧辩,第三位是双刀手许亨,第四位是凌空枪丘冠先,第五位是千斤斧何子平。」,五名卫士在一一介绍道之时,皆向雷克斯拱手点头着,以表敬意。

      萧正德接着说道:「所以…看你要先挑战哪一位?」

      「嗯…」雷克斯打量了这五名卫士,个个身高约二百公分左右,身上的肌肉线条证明了平时苦练的成果,虽然高壮但感觉却不笨重,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大概想着『绝不能打坏王神念将军的名誉』吧!

      萧正德不奈烦的问道:「如何?哪一位先?你想用什幺兵刃战斗?」

      雷克斯平淡的道:「嗯!那就五个一起来吧!他们想用什幺兵刃都可以。」

      「啊!」陈庆之忍不住又惊讶的叫出。

      「喔喔喔──」现场又是一阵惊呼声,细细的声音又在讨论着这场比斗。

      (呵呵呵!气势!气势绝对不能输!呵呵呵!)看到大家的惊呼,雷克斯心里又在暗爽着。

      此刻五名卫士各自心里,皆盯着雷克斯不悦且气愤的想着…

      (这家伙太目中无人了吧!)裴之平摩拳擦掌的想着。

      (一定要你带伤着回去。)王僧辩不屑的看着雷克斯想着。

      (让你见识一下菁英部队的厉害!)许亨则仔细的打量着雷克斯,心中碎碎唸着。

      (王将军的名声一定要悍卫住!)丘冠先紧握着拳头,拳头关节皆发出喀喀声响,怒气沖沖的盯着雷克斯。

      (我们菁英部队可不能让人小看!)何子平双臂环胸,瞄着雷克斯气愤的想着。

      雷克斯在暗自兴奋的同时,却没发现对面的五名卫士,脸上皆浮出一股怒气。

      陈庆之小声的说道:「你是打算蠢几次啊!他们虽为普通人,却是王神念将军一手训练出来的子弟兵,你觉得临贺王会随便找个人跟你打吗?」

      雷克斯平淡的道:「嗯!我知道,但无所谓…」

      「啊!什幺?」陈庆之快被雷克斯鲁莽的举动给气疯了。

      「我若拿着神剑…连这五个普通人都打不赢的话,那还有什幺资格能帮你拿到『火药总要』?」雷克斯露出坚毅的眼神。

      (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啊?)陈庆之顿了顿道:「是…是…『火石总要』!」

      雷克斯无所谓道:「随便啦!何况往后…不可能每一场战斗,都能要求身体状况都是处在最好的时刻吧!」

      陈庆之皱着眉头,托着下巴道:「嗯…战场上变化无常,你这幺说也没错啦!」

      (如今我也不可能硬抢陈将军的紫霜剑,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他完成任务再借剑带回,我若手握神力都不能赢过眼前的五个普通人,又如何帮他完成以后的任务?)雷克斯心里想着。

      雷克斯嘴角微扬的笑道:「这不仅是他们对我的测验,也是我对我自己的测验。」

      陈庆之摇头叹道:「你这家伙,真搞不懂…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

      在场的大臣们马上退开了十几步让出一个空间,五名卫士各自取出拿手的兵刃上前,二名持剑,一名拿斧,一名拿刀,一名拿枪,而雷克斯却空手上前,并不打算拿出背后的雷神剑应战。

      (在场这幺多人,也不知道哪些人是有问题的,这场战斗的安排无非是想摸清白影的能力,除非是关键时刻…否则决不能显露雷神剑。)雷克斯心中想着。

      裴之平转着手中的长剑,淡然的问道:「亮出你背上的剑吧!」

      雷克斯笑道:「不了…就暂时先这样吧!」,此话一出更是激怒了这五个人的怒气。

      (竟敢小看我们!一定要让你断手断脚!)五名卫士皆忿怒的想着。

      (气吧!越气越好!)而雷克斯心中,却欣然的想着。

      骤然之间,感觉空气中的怒气平稳了下来,五名卫士眼神不再忿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尖锐的眼神,像是锁定猎物般,冷静的观察猎物的一举一动,準备向前一扑。

      (果然是高手,没几秒钟怒气就消了,看来要更专心的应对…)雷克斯看到眼前五位都是高手,心跳开始加快紧张了起来,但…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一笑。

      (嘿嘿嘿!兴奋…好兴奋啊!)雷克斯紧握着拳头心中想着。

      王神念见六人都已準备好,便走到前方举起右手大喊:「好!比试…」

      「正─式─开─始─」

      语毕,五名卫士便上前将雷克斯围住,雷克斯站在中间,双方各自距离约十步,而六个人专注的模样,连身旁的大臣都感觉到现场的空气顿时凝结,大家皆不由自主的闭了一口气,使得当下的一秒钟,却过的像似一分钟一样的慢。

      在时间到了第三秒,身旁的大臣都感觉已经憋了三分钟之久,就在快憋不住气的时候,场上的凌空枪丘冠先,率先对雷克斯提起攻势,猛烈的向前一阵刺击(飒飒飒──),剎时,枪疾如影、凌刃破风,即便是站在离丘冠先十几步的大臣们,都能感到现场刮起一阵寒风,不由得令他们望而却步。

      但反观雷克斯,却仅以二成的雷神剑之力,便轻鬆的在原地左右闪躲(飕飕飕──),让在场众人不禁暗自惊呼。

      雷克斯的视角只能看到前面三个人,虽然在闪避的同时,眼角余光仍不断注意一旁的另两名卫士,可是他却忘了,身后还有另外两个人正伺机而动,等待最佳的时机。

      倏忽之间,风吹影动、冷意袭身,在雷克斯的头顶上方,忽然有股无形的压迫感临空而降,当心中已有所警觉之时,抬头一望,千斤斧何子平正高举着战斧,跃于空中準备劈下,而前面两名卫士,飞瀑剑裴之平、气旋掌王僧辩,皆趁雷克斯抬头的一剎那,猛然持剑向前砍击。

      (糟糕!)

      片刻之时,雷克斯心里骤然浮现几个字,像似在潜意识当中,有人正提醒着他…

      『以速度取胜!』

      念头一下,雷克斯使出陈庆之教他的『意流气动』,瞬时提升雷神剑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丘冠先的枪(啪!),之后再猛然的往身后一抽(飒!),那突然的举动,让丘冠先心中一惊,在来不及反应的当下,丘冠先便随着手中长枪,一起被拉向雷克斯。

      雷克斯弓步一站、压低身形,左手带着雷劲直往丘冠先的腹部击去(碰!),同时,再推向右边拿剑的卫士裴之平,紧接着,将右手往上一举顺势把手上的长枪往上一掷(飒!)。(在解决了第一名卫士,时间只过了五秒钟。)

      眼看长枪飞扬而来,凌空之中的何子平,赶紧拿斧转面挡住掷过来的长枪,而枪斧一撞,顿时发出嘹亮的一声巨响(铿!),虽然何子平是挡住了长枪,但因掷过来的枪劲过大,让何子平落地时的位置,位移了雷克斯约六、七步之远。

      另一方面,裴之平看到拿枪卫士丘冠先往自己的方向击飞而来,马上左手聚力,以全身的力量接住丘冠先(碰!),并退了三步的距离。

      转眼间,左边的王僧辩已高举长剑冲向前来,雷克斯眼角余光虽已看到,但却未退反进,毫不犹豫的迎向前去。

      就在王僧辩的长剑砍下之际,雷克斯直接空手入白刃,用双掌夹住砍下来的剑,之后一个迅速的反转,使得王僧辩也来不及脱手弃剑,整个人便被甩至左边,而雷克斯也刚好顺手夺其王僧辩的手中长剑。

      剑刃才刚到手,侧边马上闪来一道亮光,随即,后方的双刀手许亨杀到,雷克斯立刻以手中长剑接招抵御。(时间来到了第九秒钟。)

      许亨的双手弯刀不留余地的对雷克斯狂扫横砍,眼花撩乱的刀光白刃,看似毫无章法、杂乱无序的乱砍着,事实上,许亨的每一刀都落在关键之处,砍在雷克斯每一个退步之位,但奇怪的事…

      明明是许亨操着双刀之术,气势威猛、锐不可挡,明明是雷克斯不敌双刃之势,节节败退、连连失利,但…不知为何,许亨的脸色却持续露出疼痛的神情,且越打越是退缩。

      (为什幺只要和他的剑接触到,我的手掌就会传来一阵刺麻?)许亨不懂为何只要双方刀剑一触,手中就一阵一阵的发麻、疼痛。

      雷克斯虽然边退边挡,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击,但他却将雷劲贯入了手中兵刃,所以许亨才会一直有被电到的感觉。(时间已到了第十四秒钟。)  

      眼看许亨的双手已麻到快握不住刀,雷克斯趁势用力斜劈一剑(锵!),再往上一撩(锵!),许亨的双刀应声震飞,趁许亨还来不及反应之时,雷克斯的左手电掌已至,一掌便将七尺高的许亨给打飞四、五他公尺之远。(在第十七秒钟解决了第二名卫士。)

      后方的裴之平本想来个偷袭,但没料到雷克斯早已有所警觉,一回头,便将手中长剑掷向裴之平,飒!的一声,眨眼间,剑响至即、萧然而过,呼萧长鸣的飞剑并未射中裴之平,只是从他身旁急掠的飞去(飕!)。

      (射偏了!)裴之平欣然一笑,当正準备要攻击时,身后却发出响亮的声响(铿!)。

      裴之平猛然回头一望才惊觉…原来,刚刚的飞剑并未射偏,只是因为雷克斯不想同时对付二个敌人,所以才射出飞剑,以便延迟在后方正要前来的何子平。

      因飞剑的速度来得太快,让何子平无法闪避,故不得已又再拿大斧转面挡住飞剑,但这一挡,又让他退了三、四步之远。

      (他不是射偏!他是故意往我身后掷去的,为的就是不想要我们两个同时夹攻他!)身后响亮的声音,让裴之平心中有所吃惊,虽然已赶紧收起心中的不安,但…这一连串的攻势已让他失去部份信心。

      裴之平的剑法如大江流水、绵延不绝,招式之间连绵相接毫无空隙,彷佛一剑接着一剑,一招强过一招,完全不给雷克斯喘息休憩的时间,而剑势攻法又有如飞瀑水帘般悬挂于前,逼着雷克斯只能退步闪躲,无法近其身攻击(霍!霍!霍!)。

      雷克斯心知,自己的伤势刚好,若比持久战的话定是不利于已,且再看到后方的何子平已冲向这里,如果再不赶快结速这场比式,输的一定是他。

      (不能再拖了,再试一次新招吧!)雷克斯心中暗想着,雷神剑之力已蓄势待发。

      (意流气动!)

      主意一下,雷神剑之力急遽上昇至三成,剎那间,雷克斯忽出左手,快速的抓住裴之平的手腕(啪!),并向后一拉,接着右拳带着电劲直击他的腹部(碰!),把他轰出三公尺远的距离,待雷神剑之力渐趋平缓之时,那也才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在解决了第三名卫士,时间来到第二十五秒钟。)

      雷克斯在接下裴之平手中的剑后,马上向前冲出,并再次将手中长剑朝何子平射出,但这次,何子平已不想再格挡,直接用尽全力手持大斧横劈而扫,将袭来的飞剑给击开(铿!)。

      击开飞剑后,何子平马上拉回大斧举起,重踏一步飞扑向前,在此时的他,沉积于心中的怒气,已可以将十个雷克斯劈成两半,就在奋力往下一劈的同时,忽然!一个细微的声音响起…

      (劈哩!)

      何子平往上一瞄才惊觉,他手中的大斧不知在何时已裂开一个小缝,看到这里,何子平内心顿时不寒而颤。

      (这就是他履次将刀枪掷向我的原因吗?)

      (这一定是巧合,这小子心没这幺细!)

      大斧的裂缝真的是雷克斯三次掷出手中兵刃的原因?还是那只是巧合?现在的何子平已经没时间再思考这幺多,因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子平在惊讶之余,仍毫不犹豫的将大斧猛然砍下…

      (看来还是得要出剑了!)一开始不拿出雷神剑应战,是为了避免被在场众人认出,但在生死存亡之际,雷克斯也顾虑不得这幺多了。

      (看我的意流气动!)

      顿时三成功力包覆在神剑之上,雷克斯左手解开胸前的白布繫绳,右手紧抓神剑剑柄,连雷神剑上的白布都来不及拆下之际,便已顺势从背上抽出,迴转一圈往上撩起,与何子平的大斧对立迎击。

      剎时,铿锵!一声,大斧应声碎裂,在这瞬间,斧刃尖利的碎片散的到处都是,为了防止碎片刺到眼睛,何子平本能反应的将头往左侧一闪,并稍微瞇着眼睛,而雷克斯虽然已降回二成功力,但在他的世界里,碎片的散裂仿佛如秋叶的掉落一般,只要稍微移动头部就不会伤到双眼,而其他部位反正有铠甲罩着也不怕受伤。

      双眼如炬的雷克斯,直直盯着目标看着,就当何子平侧脸一转,破绽一出,雷克斯马上左拳带电击出(碰!),弹指间,何子平已被击飞五公尺之外。(在第二十七秒钟,解决了第四名卫士。)

      看着缠在雷神剑外的白布似乎没有任何的破损,雷克斯嘴角一笑,单手将雷神剑转了一圈后,顺势背了起来。

      (嗯!看来身体状况还不错,在三成功力下还可以收放自如,不错不错!)雷克斯在讚叹自己的时候,身旁突然有一股杀气急遽上升。

      (还有一个!)雷克斯斜眼一看才察觉仍有一名卫士未倒下。

      刚刚一开始被甩至左边的王僧辩,独自站在一旁,双眼紧闭、马步微开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怎幺感觉有丝丝白气从他身上窜出!)雷克斯察觉到,王僧辩慢慢的将自身的气息集于双手之中。

      此时的雷克斯,已察探到那股莫名的气劲,于是便马上站出弓步、右手握拳护心、左臂微弯聚劲,準备应付所有的突发情况。

      「呀啊啊啊──」王僧辩双眼一开,身上的气息急速向外扩散,并以爆炸性的速度冲向雷克斯。

      震惊的雷克斯在退步的同时,王僧辩已对他连续击出数十掌(霍!霍!霍!),而眼前犹如排山倒海的千万掌影,令雷克斯无处闪躲,只能赶紧的举起双臂护头格挡(碰!碰!碰!)。

      但王僧辩的掌劲之中,似乎还挟带着一股旋流风劲,不管如何用双臂挡住他的掌势,那股气旋之流总能在击中雷克斯的同时,并卸掉他的防御,使得雷克斯防不胜防、避无可避,只不过五秒钟的时间,已被打的混身是伤。

      (可恶啊!总不能一直挨打吧!既然挡不下来也闪避不过,那就…)雷克斯再起『意流气动』拉起三成神力,右臂电掌也随之微动。

      (乾脆不挡也不闪啦!)

      雷克斯弓步重踏、压身低首,他的疾驰电掌,快的犹如残影般,穿过王僧辩如雨如星的千掌之中,直中他的腹部(轰!)。

      「呃…」中掌的王僧辩闷哼了一声,直退了四步后才停下,虽然他的行动已变得有些僵硬,但感觉仍有想往前冲的动作。

      (都三成功力了还不倒下!)雷克斯虽然很是惊讶,但现在若不赶紧撂倒他,谁知道他还会使出什幺令人震惊的招式,于是雷克斯立刻垫步起脚,飞身凌空一扫(飕!)。

      啪!的一声后,雷克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居然…被他挡下了!)

      雷克斯强劲的迴旋踢,居然硬生生的被王僧辩的左臂给挡下,只是因为力道太大,使得王僧辩往右退了几步后,便跌倒在地。

      (天啊!如果他又爬起来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雷克斯紧张的环顾了身旁五名倒在地上的卫士看着,直至确认他们没有任何的动作,雷克斯这才鬆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都保留了实力,如果一开始,他们就向刚刚那名卫士一样的聚气攻击,那我肯定会被击倒,唉…本以为可以轻鬆的以一挑五呢!没想到…人家还是让我了!)雷克斯心中惭愧的想着。

      「哇啊──」旁边的大臣皆发以钦佩的讚叹声,和投以欣喜的眼神看着雷克斯。

      (呼…这小子运气还不错,吓死我了!)陈庆之在一旁直冒冷汗,心中的紧张感仍未平复。

      (呵…果然是子云的首席大将。)萧衍点着头,以非常满意的表情看着雷克斯。

      (该死!他…怎幺这幺厉害?)萧正德紧握着拳头,忿怒的心声全写在脸上。

      (嗯…)而王神念则是面无表情看着他的子弟兵。

      五名卫士慢慢的爬起,脸上一付不甘愿且自责的神情,在皇帝和王神念面前,毁了菁英部队的名声,若地上有洞真的很想一头钻进去,而此时身旁的大臣,则开始质疑着这五名卫士及王神念将军的能力。

      (唉…赢了又如何?此刻可不能再帮陈将军树立敌人啊!看来得耍点心机才行。)雷克斯在心中滴沽着后…

      「哇!实在太厉害了!」雷克斯忽然拉高音量的说道,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雷克斯钦佩的道:「原来是有所保留,五位将军一定是认为以五打一本为不公,所以才会保留实力应战,若一开始便以全力攻击,我想我一定会输…」

      雷克斯接续摇头说道:「白影还想一次挑战五位,实为愚蠢,在此感谢五位将军的手下留情。」话一说完,此时身旁的大臣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白影为此不成熟的行为,向五位将军说声抱歉!」雷克斯躬身作揖的表示歉意。

      五名卫士一脸诧异的望着雷克斯,因为他们遽然发觉…雷克斯刚刚还是一副嚣张的样子,怎幺一转眼,态度就完全转变了?

      而卫士们觉得,有人能说出他们心底的声音已是非常感激,更何况…说出他们心声的人还是自己的敌人,所以…即便是输了也比较不会这幺在意、不再自责、不再忿怒,反而觉得自己真的是彻底输给了眼前这个人,而且是输的心服口服。

      五名卫士不约而同的低头拱手回礼着,以表示…他们愿意接受这样的败局。

      「哈哈哈──」王神念一面大笑走了出来。

      王神念欣然的笑道:「这场比试果然过瘾,但是…不管在任何战斗本来就应该要全力以赴,这是对战斗应有的态度,也是对敌人应有的尊重,大敌当前仍然保留实力,身为菁英部队实为不该,但不管如何这场比试,老夫认为是白影将军获胜。」

      雷克斯拱手道:「是五位将军承让了!」

      萧衍点头笑道:「好!双方表现都很好,果然精彩!哈哈哈…」

      王神念接着拱手道:「白影将军,老夫有个请求…」

      雷克斯笑道:「将军请说。」

      王神念拱手笑道:「不知道老夫…是否也能和白影将军切磋一番,当然,将军事前已先以一敌五,老夫这幺做是有点不公,若将军愿意…择日在比或许更为妥当。」

      (啊!虽然王神念的功夫高出那五名卫士太多了,但若能来日再战,雷克斯应当能赢才是。)陈庆之在心中想着。

      「能和将军切磋,是白影莫大的荣幸,将军…请!」雷克斯左掌朝前伸出,表示要当场比试。

      「笨…蛋…」陈庆之心中冒着冷汗道。

      「好!白影将军果然不同凡响,请!」王神念兴奋的说道,能和厉害的人比试功夫,是武人心中最高兴的事情。

      (我是很想回绝,但我若能在这幺差的情况下击退他的话,接下来更严苛的任务,我一定都能达成。)雷克斯心里虽然想的冠冕堂皇,但实际上,他也很想和厉害的人比试一下,虽然面罩可以将他大半的脸给遮住,也能将那上扬的嘴角给盖住,但…却掩饰不了雷克斯兴奋、跃跃欲试的心情。

      王神念拱手道:「启稟圣上,老臣…」

      「哈哈哈…我知道王老将军要说什幺,将军又技痒啦!好吧!要比是可以,但双方出手可别太重,点到为止。」萧衍直接打断王神念说道。

      「是!」王神念和雷克斯同时说道。

      (来吧!让我看看菁英部队到底有多厉害!)

      (我要藉由这次比试,消除所有人的疑虑,并让他们…)

      (通通闭上嘴!)

  • 名称:要你对我xxx!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8: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