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

      由于菲儿仍在雪洞裏休息,为了不让她受到角貂的骚扰,保禄于是召唤了几具骷髅兵负责把守着。

      要是菲儿突然出状况了,保禄便能马上知道,雅克便可以赶回去照顾她。

      这样就可以稍为安心地跟随梅斯特探险。

      那小穴刚好有正常人的高度,但裏面既湿滑又狭窄,拐弯也多,坡度也上上下下的,并不好走。

      雅克催动着水行术前进,也没有甚幺困难。

      在前面带路的梅斯特,似乎是迁就着雅克的速度来走的,所以看起来非常轻鬆。看似身形笨拙的保禄也没有掉过队,一直紧跟在雅克身后,还拿着一只烤角貂在猛吃。

      “明显地两人的实力都比我强太多了。”雅克心想,“必需要修炼得更快,变得更强,才能让他们打从心底裏尊重我。现在对我这种表面的顺从,也实在不够爽。”

      走了约三十分钟后,三人走出了小穴,进入一个超巨型的雪洞中。

      那雪洞往上看不见顶,前方也是仅仅从漆黑中看到了糢糊的洞壁。

      雪洞中央,漂浮着一块超巨型的冰核,比在冻土深渊看到的那一块还要巨大千百倍,而且还幽幽的散发着冰蓝色的烟雾霞气,似乎比冻土深渊的那一块还要低温很多。

      而且这块冰核的内部,隐隐漫着一股深红血色,气氛十分诡异。

      虽然眼前有着一块极其低温的冰核,四周也是被雪壁围绕,但这雪洞内的气温不但不冷,甚至还非常热。

      雅克和保禄马上就流汗了。

      因为在冰核下方的地面,有个凹下去的洞穴。那洞裏正生着一堆火,那火竟然是接近黑色的深血红色,跟冰核内部散放出来的颜色有点相似。

      在巨型冰核下面生起的那堆闇火,温度极高,甚至比得上他体内的那点天火,这堆火已经令这庞大雪洞热得让个溶炉,但是那冰核却是溶解得极之缓慢,约一分钟才滴下一滴雪水,而且雪水滴落火堆时,火堆便会强烈晃动,好像突然变脆弱了似的。

      要是单凭这堆火,也不知要花多少年月,才能够把冰核融解掉。

      ────────────────────

      雅克嗅到了这雪洞瀰漫着一种特殊的气味,似乎主要是因为那堆火在燃烧着冰核而产生的。那气味虽然隐约带着淡淡血腥,但嗅着雅克觉得完全没有不适感,甚至还有种熟悉的感觉,跟喝下幽菊茶时感觉差不多,但舒适感却更为强烈。

      这血腥味对保禄而言,更是觉得如鱼得水。他贪婪地呼吸着洞内的空气,他的脸颊更加红润了,甚至连嘴唇都红得像滴血似的,整张脸容光焕发,眼神散发着一股邪气。“哇哈哈……好爽,这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啊……”

      “我竟然有相同的感觉,这不会表示我跟保禄是同类吧?”雅克心裏有点发毛。

      “这裏就是纳妮亚的深渊牢狱。”梅斯特简洁地道,“雅克少爷,你站在这块冰核面前,有没有感觉到甚幺?”

      此时雅克的注意力,已全部被那块冰核裏时隐时现的红光吸引着了。虽然雅克已不断叫自己抽离心思,保持警觉,但他实在无法对这块冰核产生任何敌意。

      这股红光带给他无比温暖的亲切感和归属感,令他联想起襁褓时被抱在贝吕妮怀裏的感觉。雅克叹了口气,心想这冰核裏面被囚禁着的,肯定就是梅斯特所说的“某位跟玛莎拉族有重要关係”的人物。

      ────────────────────

      雅克正想询问一下梅斯特,到底他在这雪洞裏搞甚幺把戏,但梅斯特似乎有意转移话题。

      “雅克少爷,请往上看,注意一下这雪洞最漆黑之部份。”梅斯特提点道。雅克和保禄把注意力从冰核和那堆火上移开,盯视着漆黑的雪洞深处。

      当雅克的眼睛渐渐适应黑暗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雪洞裏游离着无数散发着微弱蓝光的水元素。

      这些水元素极其凝炼,能量密度超过雅克见过的任何魔法。

      这水元素密集体,跟真正的魔法的不同之处,在于没有任何精神力的掌控,是没有任何规律的随机聚合,只在雪洞裏到处乱飞。

      “雅克大人,你看到了甚幺吗?我甚幺都看不到啊。”保禄道。

      “原则上只有水系属性者,而且是圣域以上的水系才能够看得到那些“寒乱流”。”梅斯特道,“不过我知道雅克少爷天赋异稟,从婴孩时代起就看得见游离魔法元素,这些寒乱流对少爷来说,应该是一点难度都没有吧。”

      对雅克来说当然没有难度。他稍为认真一点,把水系魔力集中到双眼,把眼力再提升一个层次后,便发展原来雪洞内的寒气流,比刚才看到的还要多得多。

      这些寒乱流看似无目的的乱窜,但看清楚又似乎有一定的行动意识。他看到无数的寒乱流试图侵入自己、保禄或梅斯特的身体,但却还未及身就被反弹回来。

      “……这些到处乱窜的水元素,就是侵入菲儿体内的寒气流?”雅克心想。

      “这些所谓的“寒乱流”,一般称为“残念冥火”,只在凝结玄冰的极冷之地,再加上该地曾经有过长期的血灾人祸,怨灵无数,才会出现这种现象。”梅斯特道,“魔法元素是不会自行凝聚成团的,必需透过意志力的引导,而这些“残念冥火”,就是死者在临终一刻的意志,凝聚在此地不散,无意识间把附近的水元素聚集起来而形成的。”

      某些在比较低处游离的寒乱流,看似在蠢蠢欲动,似乎在伺机想要偷袭梅斯特等人。

      “这些寒乱流会受生物的体温所吸引,要是被入侵体内的话,除非拥有像少爷般压倒性的火系力量,否则基本上是难以驱除的,唯一的结局是体温全失而死。就算被入体的是水系的圣域魔法师,也不能幸免。”梅斯特道,“所以它们是非常称职的囚牢看守者。”

      “囚牢看守者……”雅克和保禄各有所思。

      “换而言之,我们身在这儿,暴露在这幺多的残念冥火的环境下,是非常危险的。”梅斯特仰头张望着,似乎在找寻合他心意的某道冥火,“即使是我梅斯特,要是被这些寒乱流入体的话,也会非常麻烦哪。”

      “可是,显然你待在这裏已有一段日子了,却似乎还是很健康哪……”保禄皱起眉头深思。

      “那就是说,梅斯特根本没有被寒乱流入体过。”雅克道,“在被入侵前就把那些乱流消灭掉就可以了,对吧?”

      “正是这样。”梅斯特瞧準了某道已在他头上绕来绕去了很久的寒乱流,乘着它企图侵入时,他伸出了鎌刀,尖锐的刀尖在空中划了个圈。

      那道寒乱流随即被一个黑色半透明的,由魔力结成的球体包裹着。那寒乱流乱冲乱窜,也逃不出黑色球体的包围,不久就渐渐枯萎缩小,最后飘出一道隐约带着扭曲人脸表情的白烟之后,便消散于无形。

      “呼……”梅斯特满足地叹了口气。

      雅克双目闪闪生光,似乎梅斯特刚才露了一手,给了他不少的启发。

      ────────────────────

      就只是示範了这幺一手,梅斯特就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让雅克全心全意地领会那消灭寒乱流的要诀。

      也没有再提起这裏是甚幺地方,那囚禁在冰晶裏的是甚幺人,更没有再提起要求雅克帮忙的事。

      彷彿梅斯特就单纯地想要向雅克传授这个技巧,没有其他目的。

      到底刚才那一招有何特别呢?

      “刚才那是……闇黑系的魔法吧?”以甘度夫的见识,看到这技巧也不禁语气微微抖了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听说过,以这种方式应用闇黑系的魔力……”

      “不要说是你,甘度夫,”保禄同样郁闷地摇头道,“连我这个黑暗世界的巫妖,都没听说过这种技巧。”

      雅克听着两人对答,也没有搭嘴。他盘膝坐于地上,双眼一直凝视着空中,刚才梅斯特施展那一手的点,不断在脑袋中回溯着那画面,若有所思。

      也不到一刻钟时间,他拍拍屁股站起身来。

      他抬头仰望着。就在他眼前不远处,一团残念冥火正浮游着,朝着雅克绕圈,好像随时要冲下来侵入雅克身体似的。

      他看準时机,伸出手指来,模仿梅斯特那样,对着那团冥火在空中绕了个圈。雅克的指尖早就灌注了一点他体内的天火,这样在空中比划一圈,一个火红色的圈子便显形出来,把冥火圈在其中。

      雅克张开手来,手腕轻轻一扭,那火红圈子便在空中不住旋转,形成一个半透明的火红球状,把冥火团团包围住。

      那团冥火好像突然意识到极大危险似的,不断狂乱地挣扎着,企图冲破那火红球体的包裹。雅克的手渐渐使劲,手指渐渐收拢起来,不断释出他的天火之力,强化着火红球体。

      渐渐地,狂乱的寒乱流开始动作迟缓起来,那通体幽幽的蓝光也开始暗淡。

      雅克已完全控制住这团寒乱流了。

      不过要把这能量团完全消灭,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雅克毕竟是第一次上手,也不能要求他马上做到梅斯特的效率,一捏即爆。

      只是这个程度,已把在场三位洛芙大陆顶尖人物的脸都吓得变青了。

      “我们连原理都没搞懂的事,这小子竟然一下子就完全学过来了……”甘度夫完全不可置信。

     

  • 名称:校花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