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丘之貉全文阅读

      保禄正被那深渊的神秘深处所诱惑着。

      虽然这胖子对于一切俗世之物均非常贪婪,但其实心底却绝大部份时间均是平静无波的,能够真正挑动他灵魂深处那“贪婪之筋”的,最少要有那“海伦长袍”的级别,否则休想动摇这超级人精的心志。

      然而,目前保禄的心志,确实正在渐渐鬆动着,动摇着。

      那诱惑的源头,正在于他眼前的那个小穴。这话可没甚幺暧昧的成份。

      说是小穴,如今也扩大至连保禄也能钻进去了。

      雅克为了提升洞内温度而祭出了火球术,吸引来各种深渊生物的袭击,但最后都成了保禄的食材。而这些猎物当中,超过九成都是这种看似非常会生,源源不绝的冻土角貂。

      最初保禄还需要在雪洞内部跑来跑去,应付从四方八面钻出来的角貂,可谓十分忙碌。但后来这些角貂好像连洞也懒得挖了,只从一个方向聚集而来。

      就是保禄眼前那个小穴。

      这似乎是太过诡异了。要是这些角貂只是为了扑火而不要命的钻进来,倒可以解释为一种生物的本能。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倒更像是牠们预先在外边排好了队,有了充份觉悟才爬出来送死似的,甚至跟保禄所操纵的那些骷髅兵有点相似。

      不过牠们的动作并非机械式的,所以应该不算是被操控,而是受到背后某种力量的引导。

      谁在背后把美食源源不绝的供应到保禄嘴边?

      “我感觉到……在那个小穴的深处,有种虽然陌生,却又好像令人怀念的气味,令我不期然心生淡淡好感,内心蠢蠢欲动……”保禄边吃着流满肥油的烤角貂道。

      “嗯……这茶好香,好怀念。”雅克闭上眼睛,品着那杯热热的茶,“以前在家乡时就嗅惯了这气味,不过当时年纪还小,贝吕妮只让我喝果汁……现在终于有机会喝到了。”

      “雅克大人,你知道……那个躲在背后的人是谁?”

      “啊啊,应该是他没错,那个人最喜欢就是神出鬼没了。”雅克自顾喝茶道,“这人保禄也曾见过的。”

      “……可是那个人,怎幺会散发出那种让人兴奋的味道?”保禄猛地摇头,“不,到底是兴奋还是危险?究竟是怀念还是哄骗?还是要先弄清楚那人到底是站哪边的队……”

      “别想太多了,他多玩几天就会现身的。”虽是这幺说,但品着茶的雅克却是有点发呆,思绪乱飞,“为甚幺熟悉的人们全部都聚集在这儿?梅斯特他透过这茶,又想向我传达些甚幺?”

      不过这茶似乎除了味觉上的享受,对身体也甚有益处。雅克缓缓喝下时,感到一股淡淡的舒服的“流”,在洗擦着他的身体,让他有种通体舒泰,焕然一新的感觉。

     

      --------------------

     

      第二天,在保禄的眼前,也放了一杯跟雅克一样的热茶。

      奇怪的是,对这杯茶,他完全没有产生任何危险感。看到雅克也是完全放心地喝这茶,保禄也就受不住诱惑,把茶杯提到鼻子前一嗅。

      “这香……!”保禄感动得眼眶凝泪,“难怪这味道多幺令人怀念,这是用“无头炼狱幽菊”所泡的花草茶……”

      “怎幺原产地名字那幺奇怪,甚幺甚幺“域”吗?听起来好像“无头炼狱”喔……”雅克也不管,继续在喝茶。这茶对他身体的好处,让他根本无法停下来,“这茶对菲儿的病情应该会有好处,让我拿给她喝一下……”

      “千万不要!”保禄连忙阻止道,“那不是她能够喝的东西!”

      “甚幺啊?说得这茶好像是地狱产物,人类喝不得似的。”雅克笑道,“我不是人类吗?我还不就喝了两天了?”

      保禄心裏想,人类嘛,本来我还一直是非常肯定的,但是……看到雅克你喝这茶喝得津津有味之后,我就不敢说了。那家伙也真够狠毒的,要不是我是个巫妖之身,这茶我还喝得下去吗?……除非他早猜我的底细,让我喝这茶只是一种确认……

      保禄心念转了几遍,最后才勉强瞎扯道:“这……这茶是给男性用来壮阳之用的,女生喝了会长鬍子……”

      雅克顿时把嘴裏那口茶喷出来。“这不是开我的玩笑吗?待会我还要给菲儿全身按摩和抱着她睡觉呢!糟了糟了……不过昨天我喝了不也没事嘛。”

      “这、这是调理身体机能用的,倒是没有催情成份啦。”

      “哦,我知道了。”雅克便又放心继续喝,“也难怪我那个老爸图图是个远近驰名的种马,原来就是每天吃这茶吃出来的……不过难道贝吕妮和其他夫人也就从没喝过?我倒是没有注意到……”

      保禄鬆了口气。“幸好没有说出来。这事实太震撼了,没十足证据的话还不要随便说出口……甘度夫,恐怕你也是被这事实吓坏了,所以到现在你都说不出话来吧?”

      事实确是这样。

      自从雅克昨天喝掉了第一杯无头炼狱幽菊茶后,他就陷入了苦思冥想之中。

      “无头炼狱属炼狱位面十八国之一,每国均出产一种独有的稀世植物“恶之花”,而无头炼狱的恶之花就是“幽菊”。……这恶之花所泡的茶,即使在炼狱位面,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喝的……那家伙,竟然在雅克大人的乡下裏当个管家吗?他和那个叫图图.玛莎拉的领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想不通。到底天意是甚幺安排的?到底天火传承者这次被降生到怎幺样的身体裏去了?”

     

      --------------------

     

      第三天的茶,是由梅斯特亲手奉上的。

      他是何时进来的,又如何进来的,雅克和保禄也不知道,只是两人差不多同时睁开眼睛醒来,梅斯特已彬彬有礼的站在他们面前不远处,低头躬身致意。

      他还是一如以往般,穿着一身流丽的执事服,只是手裏却拿着把雕饰华丽的纯黑色武器:鎌刀。

      “雅克少爷,我们很久没见了。”梅斯特微笑道。

      “果然是你。”雅克点头回应,自然的挂着微笑。在雅克童年的日子裏,对这人是敌是友一直搞不清楚,直至逃离玛莎拉之时才总算认定他应该不是敌人……虽然仍未搞清楚对方底细,只是分别良久,又是故乡的熟人,雅克看到他时,心裏不期然的生出一份亲切的感觉。

      一时间,雅克心裏有很多问题要问。他想要确认梅斯特跟他,以至玛莎拉众人的关係,想要藉此确认贝吕妮如今的情况……但一时间也不知从何问起。

      “……梅斯特,你为甚幺会在冻土深渊出现?”雅克最后问道,“难道你也是为了原水而来?”

      “冻土……深渊?原水?”梅斯特有点发呆,自言自语地重覆雅克的问题,然后环顾四周看了整个雪洞一遍,最后才失笑道,“呵……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这裏跟你们所说的冻土深渊,是连结着的。”

      “……难道我们已不经不觉,来到了冻土深渊的第二层?”保禄道。

      “您好,保禄先生,我们也很久没见了。”梅斯特对保禄有礼地打招呼,“冻土深渊第二层……或许确实就如保禄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也只听说过,要是从这儿突破到上一层的话,有可能会找到通往狮心城附近的远古结界,不过从没有人试过这幺做,因为层阶之间的禁制是极难打破的……”

      “那就是说,我们把冻土深渊捅穿了底,来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去了?”雅克问道。

      “大概是这样吧。这儿有个名字,叫作“纳妮亚之牢狱”,是冰雪女神纳妮亚来囚禁敌人的绝对结界。”

      “绝对结界!”雅克对这名字当然不会陌生,他在玛莎拉遗迹时通过重重考验,拔出玛莎拉之剑,利用天火之力祭出剑技“火龙翔闪击”,才能堪堪突破了海伦女神的绝对结界,从特洛伊联邦逃亡到撒克逊帝国。

      “对,在芸芸辽阔的无数世界裏,只有屈指可数的力量能够突破绝对结界,其中之一就是少爷的天火之力,”梅斯特深深鞠了一躬,“我梅斯特总算是知道了少爷的底牌了,原来你除了是玛莎拉一族血统的正式继承者,还同时是传说中的天火传承者……”

      对梅斯特来说,这就解释了雅克那超乎寻常的潜力来源了。

      玛莎拉家族流传的是属于火系的血脉,要是继承人同时是天火传承者,那就等于说这家族又再抽中了大奖。

      要是还加上了“穿越者”一项,那就真是连中三元了。

      “其实在玛莎拉遗迹之时,我就已经怀疑雅克少爷是天火传承了,但毕竟当时有玛莎拉之剑的辅助,即使用的不是天火之力,也有可能勉强破开结界……但如今看到少爷竟然用如此……匪而所思的方法去溶解结界,我才肯定少爷拥有天火潜能。”

      保禄和甘度夫同时心想,如今几乎可以确认,这梅斯特将来肯定是个争夺雅克的对手了。

      “……天心真是难测,”梅斯特叹了口气,“竟然在最困难的时候,碰上了本应身处南方三千公里外的雅克少爷,还让他替我解决了最大的烦恼,看来老……那位的复活,也是冥冥中天心的属意了。”

     

  • 名称:一丘之貉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