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珰全文阅读

      是的。这光头还是太轻敌了,从开始就没把雅克当成是同等程度的对手看待。没错这冰结之彗是他的拿手好戏,能充份表现出他强大的魔法控制能力,但是认为仅凭一招就可以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中,这就不是身在战场中人的正确思维了。

      从出手开始,这光头就带着前辈教训小孩子的意味,去对待这场对决。毕竟三个年级的差距,让光头自我感觉过于良好,即使他多次叮嘱众人莫要轻敌,但其实最不把这警告听进去的,就是他自己。

      而如今他总算为自己的轻敌付出了代价。

      这光头的实力未必比格拉沙弱,可是由于心态不对,是以雅克这次能够取胜,甚至可以说是很轻鬆的取胜了。

      以圣心阵营二号人物带队的十六人精英队伍,仅在三分钟之内便遭到全灭。

     

      雅克当然知道,这光头要是发挥出真正实力的话,这将会是一场艰苦得多的战斗。所以雅克    对这场胜利也没有表现得十分兴奋,反而是抹一额汗兼大呼好彩。

      “果然厉害。”同伴们都为雅克的表现衷心鼓掌。

      “已经学会了战士系的加持攻击了吗……”加里点头道。

      其实在对方的第一波伏击之后,加里便向雅克建议,与其使用纯粹的体术,不如学习一下水系战士的基本魔力加持技巧。

      对身为水系魔法部学员的雅克来说,这又是完全新鲜的领域,不过实际领悟起来并不是那幺难,不过把外放的魔法改为在体表外层施放而已。

      “谢谢你刚才的指点,已经渐渐熟习了,不过身体仍很不习惯那种冷冰冰的感觉。”雅克还在按摩着那有点冻僵了的拳头,”不过这光头的身体似乎严格锻练过,要是不加持冰晶的话,可能一拳还不足够把他解决掉。”

      “……因为我是水系战士,咳咳……”

      众人同时转过头来,发现那光头已能说话。不过他也只能勉强坐着,而且不住地强烈咳嗽,胸前已沾上不少吐出来的血滴。

      他企图站起来,不过膝盖实在无法使劲,又跌坐到雪地裏。他乾脆放弃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道:“会扮猪吃老虎的并不只是你们,我也留有一手,不过最终竟然连一招都没能使出来,便被打倒了。要是我清楚了解你的真正实力,我会从开始便以战士身份和你打。”

      “不过现在没机会了。”咖啡道,“最少五根肋骨断裂,肺部轻微刺穿,而且肝脏爆裂出血,这最少需要躺两个月的病床。”

      “你们这三个配角也很不错,虽然竭力掩饰,但还是看得出来,你们的实力不会比雅克弱。”光头道,“刚才你们一口气解决了我全部的部下,确实破坏了我的集中力,也让我无法不时刻防备着你们的偷袭。”

      “要是你不服,我们可以约定两个月后再战。”雅克道。

      “不用刻意安排,只要你一天仍在帝京,我一天仍在圣心,将来碰头的机会多的是。”那光头艰难地站起来,“我没有不服,输了就是输了。说吧,要我带甚幺话回去?”

      雅克和咖啡不禁对这光头投来欣赏的目光。

      “没错,我们会放你走,因为需要你这个份量的角色,来给圣心的领袖人物传话。”雅克道,“你就跟他说,在帝国军的监督人员撤退之前,我们都不会把原水带走。”

      光头的表情变得有点惊讶,又带点疑惑:“你们的最终目的,果然是要让圣心全灭吗?”

      “不管我们的目的是甚幺,最后一战对你们来说已是非打不可了。”雅克道。

      那光头盯视雅克双眼良久,然后终究笑出来了。“让我坦白告诉你们吧,你们的计划,是没有可能会成功的。”

      “……为甚幺?”

      “虽然我是圣心阵营的第二号人物,可是我们的领袖艾伦,跟我们或你们都不在同一个层次。”那光头道,“凭你们的实力,不可能把他打倒的。”

     

      --------------------

     

      光头头领带着惨败的战报,在风雪越来越强的吹袭下,回到圣心的驻扎阵营裏去。

      他看到阵营外围有帝京军的监督员把守,也不觉得稀奇。毕竟他们今夜两次突袭帝京营地,出动了差不多三十人,帝国军方面不可能会发现不了。

      再说在第一次劫营事件后,帝国军已加紧盯视两个营地免得事件重演,所以可以说今天晚上的两波夜袭,其实都是在帝国军的监视下进行的。

      不过帝国军并没有任何阻止的行动。或许是看到理亏的圣心一败涂地,所以便放任帝京自由教训他们,当成是对圣心的“惩罚”?

      不过经过今天晚上的事件之后,如今帝国军的监视已从暗转明,看来进行第三次偷袭是不可能的了。

      光头直接走进众头领的圈子裏去,坦承失败的事实。

      包括领袖艾伦在内,也没对光头说出类似“怎幺你还有脸回来”这样的话。因为他们清楚光头的实力,要是连他也败得如此丢脸的话,还有谁有能力挽回这个败局?

      对方已达成了完成试炼的条件,而且握有己方违规劫营的证据,又被对方一个新生菜鸟带领的团队连胜两次,二号头领重伤之余还被俘虏了二十多人……

      圣心阵营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再等待两天,待帝国军撤退之后,全体出动来个最后一击,誓要把对方的原水抢到手。

      不过根据光头的传话,这也正好是帝京阵营的愿望。

      这让艾伦感到有点怀疑。

      “我有点不能理解,他们为甚幺要拿手上的原水冒险,硬要逼我们和他们决胜负。”艾伦分析道:“这个试炼他们已经胜算在握,而且也没有像我们般背着必需雪耻的包袱,他们实在没有必要把我们全灭。”

      “我也想不通。”那光头道,“要说是面子之争的话,连续破坏我方两次偷袭,重创我之余还活捉了二十多人,对帝京那两个积弱的水系学部而言,这已是罕有的大胜了,为甚幺还要坚持冒险再多打一仗?”

      “除非他们也有着非打不可的理由……”艾伦深思道,“他们仍然想要拿回我们手中的某种重要东西……”

      “……难道是那批最初洗劫得来的冰核碎片?”光头有点不可置信,“他们已经得到了原水,那些东西相比起来只是没有价值的垃圾而已。”

      “……除非他们根本就没有拿到原水。”

     

      --------------------

     

      这漫长一夜已经过去,本年度冻土深渊的停雪期已到了最后一天,这也是官方公布的冻土深渊挖掘试炼的最后一天。

      深渊的环境气候已变得十分严峻,到处在刮着夹带雪片的狂风,四周灰濛濛的一片,然初升的太阳看起来也像一颗黯淡失色的黄色丸子。

      圣心阵营开始作出大幅度的战术调整。

      趁着这混乱至极的情况下,圣心开始作出意料之外的调动:全员撤退。

      对于那批洗劫帝京得来的物资,也决定同时运走。他们已安排了一定人数作为弃子,负责自首认罪偷劫营地,并强调这是个人行动而并非由圣心学院指使。

      这是很冒险的一着。因为负责监督的帝国军,将会依据判词而判定,到底是只惩罚自首者,还是会令圣心全员取消试炼资格。

      不过为了确保对方“不胜”,圣心方面还是选择了冒险。为免打草惊蛇,撤退过程是以缓慢而低调的方式进行,当撤退完成时,天色已再度入夜,帝国军方面已开始向深渊内剩余下的试炼者作出疏散警告了。

      冻土深渊的停雪期将完全结束,帝国军将会完全撤出,此后不再保证试炼者们的安全。

      圣心阵营方面,只剩下艾伦站在光秃秃的雪地上。他向开始撤出的帝国军们最后打了个招呼,便隐没在雪暴裏了。

     

      --------------------

     

      他需要确认一件事。

      经过重新思考之后,艾伦发现己方落入了一个重要的盲点:自从帝京方面传出已挖出原水的消息后,就没有任何人亲自到冰核前验证过,裏面的原水是否已被取出。

      因为伴随着这个情报洩出之后,帝京阵营便突然出现了一位任性小姐型的人物,手裏拿着一个盛载着原水的盒子,在冰核前炫耀过。

      大家都因此认定,帝京确实已经成功取得了原水。

      这件事情的盲点在于,虽然帝京阵营方面确实拥有原水,却并不代表这原水一定是从冰核的核心挖掘出来的。

      原水虽然珍贵,却并非无价之宝。用重金买来原水当诱饵,误导性确实非常高。

      对方似乎对这次试炼是志在必得。

      艾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忍耐着,催运魔力之下,他的身影顿时变淡,完全融入了这强烈雪暴的环境裏。

      他就像个透明人,像雪暴的一部份,他高速逆风行走,却完全不受风阻影响,直接朝着深渊中心的冰核前进。

      来到冰核前面,他仔细地绕圈检视着,发现冰核表面并没有任何深入到核心去的损伤。他取出怀中的短弯刀,轻易地切下一小片的冰核,从那清澈透明的切面中看进去,他看进冰核的内部,看到在那最深的深处,流敞着少量浓稠而闪亮,水元素密度极高的珍稀液体。

      “果然没有挖出原水,”艾伦冷笑道,“他们的目标果然还是那批贼赃,这幺说来,我们圣心已经胜出这次试炼了。”

      他说得没错。这个时候,那批贼赃应该差不多全部已搬离冻土深渊範围了。

     

  • 名称:明月珰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