鬣全文阅读

      菲儿这个娇滴滴没甚杀伤力的形象,只是用来麻痺另外两大营阵的竞争者们。

      在帝京同学们眼中,菲儿是个实力强劲的魔法使用者,这一点菲儿是没打算隐瞒的。例如在试炼开始前,菲儿就曾在同学们面前,祭出过一道能轻易切断菲腊那道冰柱的水墙术。

      至于其近身战的严重弱点,则由两大超强观音兵菲腊和加里补足。

      毕竟这个组合,在去年的冻土深渊挖掘试炼曾做出第一名的成绩,只差少许便能真正的“完成试炼”。虽然当时他们还并不起眼,谁都没注意到他们的实际表现,但他们最后能够拿到第一名兼胜过主要对手圣心学园,实力肯定差不到哪裏去。

      甘度夫之所以再次对菲儿刮目相看,正是她能够在各种人物面前,伪装出不同程度的实力。

      要是不知道她另有一重“咖啡”的身份,即使以甘度夫的眼力,也很难看得出来她那种娇滴滴的动作姿态是装扮出来的。

      “那就是说,这女孩应该是生于贵族之家。”甘度夫推论道,“只有从小时候就开始的严格礼仪训练,才有可能随时都装成这种淑女模样。这幺说来,她的先天条件跟小子还真的很相似。”

      至于罗拔,由于其个性就喜欢表演,故此也还演得不错,不过就没有菲儿和雅克那种逼真的神髓了。想到之后有机会可以大出风头,他也不介意先装几天弱者。

      至于内维尔兄弟则完全不是那回事了,要求他们在採挖冰核时收歛实力,已是个苦差事。他们是那种喜欢放开手脚全力一拼的战士典型,所以菲儿也只要求他们儘量低调下来,少出手,多蹲在地上拾人家剩下来不要的冰核碎片,以此来作掩护动作,观察一下彼方两个阵营中,有没有甚幺异常的可疑人物。

     

      --------------------

     

      两天之后,内维尔兄弟就观察的结果,对两方阵营的情况作出报告。

      “非学院那边的阵型裏,好像有点异样。”菲腊道,“那边似乎有一半的试炼者们,都是属于同一个团体的。”

      “这不值得奇怪,往年也有商会僱用佣兵团过来挖宝,”菲儿道,“毕竟冰核碎片,雪铜碇,以至冻土角貂的毛皮,在市场上也能卖到一定的价钱。”

      “嗯,也有可能是拉普达佣兵团的人,”甘度夫对雅克道,“不过这冻土深渊不是那幺高阶的挖掘地,悬赏通常不高,所以我也不大清楚我们每年有几人会出现在这儿。”

      “我也知道,不过我总觉得那批人……似乎太有纪律了,不像是佣兵,”菲腊道,“就我看,他们行动的一致程度,甚至还高于帝国军。”

      那伙可疑的团队,目前也正在雅克他们的视线範围工作着。他们排成长长一列,採挖搬运等都仔细分工好,在雅克看来,就像是工厂的流水作业生产线似的,这种行动的一致性,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

      “他们还有没有甚幺异常行动?”

      “没有,甚至没看到他们当中有人说过话,”菲腊摇头道,“所有人都在专注地挖掘着冰核。”

      “难道也是以“原水”为目标吗?”菲儿轻咬着嘴唇思考着。

      “不像,他们只沿着冰核外围採挖比较容易的部份,一点没有深挖的意思。”菲腊道,“而且他们挖得太慢了,按这样的速度,在试炼完结前肯定挖不到核心。”

      “……到底他们还有没有其他目的?”菲儿他们继续讨论着。

     

      --------------------

     

      雅克则正在和甘度夫悄悄话。

      “看他们这个样子,应该就不会是佣兵团的人了。”甘度夫道,“小子是不是想到了甚幺?”

      “……我觉得那些人的眼神,好像在哪儿看见过。”雅克道,“不知道为甚幺,我联想到的是光明教会……虽然完全没有证据。”

      “你说他们是光明教会的狂信者?”甘度夫说,“不像,因为狂信者的特徵是全身沐浴着圣光之下的状态,而他们并没有。”

      “……我虽然不知道甚幺是狂信者,但是,你形容的那个状态,不是也有人能伪装出来吗?”雅克道,“既然能够伪装自己沐浴着圣光,哪怎幺不能伪装自己并没有?”

      雅克所提及的那个能够伪装自己沐浴着圣光的,自是那位以不死巫妖之身,却当上光明红衣主教的奇人了。

      “你怀疑是那个胖子在背后指使那班人?”甘度夫问,“以他的实力和财富,根本没有动机来这种新手试炼场跟年轻人抢吃啊……”

      “那也是……”雅克点头。

      “虽然不可能是那个混蛋,但也不能排除是光明教会的人。”甘度夫道,“不过在这种新手试炼场,光明教会的威胁就不见得比圣心学院来得大。”

      回过神来,雅克发现菲儿他们已不再讨论那班非学院的公众採挖者了。

     

      --------------------

     

      因为在另一边厢,加里已经观察到了若干的蛛丝马迹,发现圣心学院那边的阵型当中,有好几名学生举动可疑。

      他们对于其余挖掘者们的收穫,似乎是有点太好奇了。虽然他们也花心思伪装过自己的行为,但在加里全天候的观察下,还是发现他们盯视着人家驻扎营地的次数,还是多得有点不寻常。

      “估计他们最早今天晚上,最迟明天早上便会开始出手。”加里道,“理由很简单,因为试炼已到尾声,大家的行囊都差不多满了,正是採集的时候。”

      “而太迟出手的话,便有可能惹来被劫者们的全力反击。所以最理想的战术是,迅雷不及掩耳地抢一遍,然后撤退。”菲腊道。

      “要通知同学们注意一下吗?”罗拔问道。

      “不要打草惊蛇。”雅克道。

      菲儿投来一记欣赏的目光,“雅克已经完全掌握到我们的战略了。没错,不要打草惊蛇。反正最终所有的收穫,都会回到我们手上的。”

     

      --------------------

     

      果然如加里所料,就在当天晚上,帝京和公众冒险者的阵营,纷纷传来遭到一群蒙面人打劫的消息。

      当时正值採挖的高峰期,试炼期限只剩下四天,大家都趁这最后机会通宵採挖,留守行囊收穫的人很少,再说之前大家都甚守纪律,所以也没甚幺提防。

      由于冻土深渊的温度开始渐渐下降,风势渐大起来,而且当中开始夹着雪片。

      环境渐变恶劣,大家都开始有了退意,而就在此时遭到了抢劫,等于是把试炼其间付出的所有努力都付诸流水。

      要不是跟对方有着甚幺仇怨,基本上是不会作出这种缺德之事。

      以圣心学院和帝京学院多年来的紧张关係,他们就有足够动机去做这种事。

      而在洗劫事件中,只有圣心学院阵营完全没有损失,抢劫者是谁就是白痴也猜得到。

     

      --------------------

     

      就像帝京阵营一样,圣心方面的阵营也是由该校水系战士和魔法部的学员们组成,并没有校方人员带队,所以在面对被洗劫者们的质询时,也只是由学员们推举出来的代表回答。

      从这位代表的回答,可以看到圣心水系学部方面的行事风格。

      他们对洗劫事件当然是否认的,理由也十分简单,那些蒙面人又没有别上圣心的校徽,不能一口咬定就是圣心的人。

      至于为甚幺蒙面人不抢圣心的收穫,他们解释说是学院形象的问题,人家尊敬圣心学院所以不抢,偏要抢帝京学院的,他们也没办法。

      而在圣心阵营当中,有大约十几人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明,甚至自抢劫事件开始后便离奇失蹤一事,他们索性不作解释,只说学员们想去哪裏是他们的自由便算。

      正因为帝京和圣心两大学院有着长远的竞争历史,两校学员彼此视对方为敌,已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他们在面对质询时,才会如此嚣张,根本就恨不得让大家猜到“就是我们打劫你们帝京,又得奈我如何?”的态度。

      只是连公众阵营的人也被打劫,这样就有点无辜。

      其中损失最大的,要算是曾被菲腊怀疑过的那班“纪律好得过份”的身份不明团体,由于他们几乎从试炼开始就不眠不休地採挖,他们的收穫本来是试炼者中最丰富的,但竟然在最后关头被抢到几乎甚幺也没剩下来。

      不过他们并没有就事件作出任何反应,仍在继续默默採挖,是以公众阵营那边的气势就弱下来。

      帝京阵营方面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监守试炼进行的帝国军也有作出调停,不过当然是没有结果的。

      其实试炼本身不禁止抢夺行为,互相抢夺本身就是试炼内容的一部份,只是不容许在非採挖期间发生任何冲突行为。

      即是说,当大家都在採挖着冰核时,互相抢夺是可以的,可是却不能够抢人家放在驻扎地的行囊。

      在帝国军的眼中,神祕蒙面人的抢劫行为虽然是违规的,不过由于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蒙面人所属阵营,也没当场抓着过他们,故此被抢劫的一方,也是不能够硬说圣心的人是贼而要抢回他们报复。

      其实帝国军对这挖掘试炼的管理非常宽鬆,因为他们也没可能派些军方强者耗在这儿浪费人才。

      而且那帮蒙面人显然水平较一般採挖者们为高,故此帝国军方面也就抓不到他们的尾巴。

     

  • 名称:鬣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