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唐全文阅读

      “呵呵,再干几票之后,回乡下讨老婆盖房子也应该足够了。”那些正搬着马车上的货物的强盗,都笑得乐呵呵的,倒像些看到庄稼丰收的农夫。

      “你们的眼光,就只知道回乡下讨老婆盖房子这种事吗?”为首的光头男子不满地拍着大腿道,“你们要向大首领学习一下如何当一个合格的强盗,如何扩展自己的野心!这只不过是一碟开胃小菜而已!”

      “早知道那幺轻鬆,当初干嘛不早点下海去抢人,还种甚幺田哪?我们在这路上抢了三天了,连一些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过。”

      “所以说要感谢大首领,不是他提拔的话,我们这辈子肯定是种田渡过的了。”那首领说,“以前被山贼抢劫时还真是满愤概的,就不知道自己当了盗贼后,感觉还真是爽。”

      “对啊对啊,就这样干下去,不到几年俺都够钱讨第二个老婆啦。”

      站在破马车顶上把风的强盗,似乎从单筒望远镜中有所发现。

      “首领,又来了一只肥羊。”他把望远镜递给那光头的首领,“这只真的很肥,你看看车轮的轨迹压得有多深啊。”

      凭车轮在地上留下多深的痕迹,去判断马车上装载货物的数量,是乡下强盗的常识。

      “嗯,果然很肥。”首领同意道。

     

      --------------------

     

      “保禄大人,似乎前面有人封住了道路。”驾马车的低级教士回报道,“似乎是盗贼团。”

      “哦。”保禄随便应着。

      在这远离城市的平原地带,保禄拥有十六个教区,虽然不算是只手遮天,但还是有一定势力的。他跟当地盗匪团也有不少连繫,有时候会佣用他们当打手,做些光明教会不能出面的髒事。

      “按照惯例,收取他们的“奉献”后,劝戒他们收歛一点,不要杀太多平民。”保禄道。向当地强盗们收取“奉献”作为光明神对他们的“保护”,也已成了惯例。

      过了一会儿后,教士再次回报。

      “对方不懂惯例,而且要求我们停车,看来有敌意。”他吞了吞口水,“似乎不是本地的盗匪团,是外来的。”

      “外来的?”保禄向身边一名比较高级的教士问道,”最近这区域接到了有人捣乱的报告吗?”

      “是,最近的确有几个教区上报了受盗匪团侵袭的情况,”那名教士回答道,“不过那些教区都是约翰红衣主教的势力範围,远离大人所属的教区,所以才……”

      “做得好,看来我们有机会吃掉那约翰的几块肥肉了。”保禄吃吃笑道,“你们先下车去跟他们交涉看看,谈不拢就动手。”

      仍在后方远处努力跑步的雅克,也注意到了前方出了状况。

     

      --------------------

     

      “咦?他们干嘛停下来了?有别人的车子坏了,在向我们求助?”他也很好奇,便加快了速度。

      追上了马车后,才发现保禄他们和前面的一班拦路者,正在恶意对峙着。

      “呵,你们竟然让这幺小的孩子跑步跟在马车后面,也不是甚幺好人嘛。抢了你们也没话说了吧。”盗贼们嚣张地笑道。

      “保禄,发生甚幺事了?”雅克向马车内问道。这时保禄才施施然地从车厢中下来。

      原来他刚才正在裏面装扮着,他穿上了他的的锦锻红袍,拿着镶满宝石的法杖等站出来,满脸是神圣庄严的样子。

      “呵,雅克大人,我们看来遇上强盗了。”他满脸不屑的说道,“他们不知道马车裏面坐着谁呢。”

      强盗们看到了保禄的装束,顿时流了一地口水。“这、这胖子是国王吗?”

      “我看这家伙是吓疯了吧,竟然穿着满身珠宝站在强盗面前啊?”较为清醒的强盗说道。

      “按我说肯定是个戏子,身上穿的全是假货。”

      “哈哈哈……喂,给大爷表演甚幺来看看,说不定大爷会饶你不死!”

      甘度夫早已在雅克脑袋中笑到抽筋,雅克也在强自忍着。保禄现在的模样也确实浮夸了些。但这也不是保禄的问题,要是在他管辖的教区裏,他以这幺穿着出现,肯定会出现大批教徒扑倒在他面前感动流泪的场面。

     

      --------------------

     

      看着这班强盗把自己当成戏子或白痴,保禄整个脸都涨得血红。他好不容易压住暴怒,清了清喉咙道,“你们……不会连光明教会都没听说过吧?有没有听说过“红衣主教”?”

      “这是在向我们暗示,你是光明教会的红衣主教?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光明神?你这白痴是红衣主教的话,那我就是光明神啦!”

      “光明教会有甚幺好怕的?我村子裏的教堂就是我拆了的,才三个旋风术就夷为平地啦!别少看我们,我们可是以征服世界为目标的贝拉犯罪集团!”

      征、征服世界为目的?

      在场的雅克、保禄等人,甚至是正在被恐吓的受害者们都当场呆滞了。

      “他、他们是认真的吗?”

      这句“我们可是以征服世界为目标的贝拉犯罪集团”似乎是一句暗语,听到这句话后,所有团员均停下手头干着的工作,集合起来组成三排,然后伸展四肢摆出各种英武或嚣张的动作,组成一幅极之怪异的画面。

      团员们包括首领都胀红了脸,某成员偷偷在首领耳边道:“首领我真的受不了了,下次可不可以不做呢?”

      “当然不行!大首领神通广大,是骗不了他的!你忘了上一次我们偷懒做不全整套动作,回去后受到怎幺样的惩罚吗?”那光头首领叹气道,“这是我们集团的招牌动作,是我们的对外形象,是一定要抓紧的。”

      “……”盗匪团以外的全部人物,正陷入一种莫名奇妙又极度想笑的複杂情绪之间。

      不过保禄还是保持清醒的。他可没忘记那班盗匪说过的话。

      “他说他们使用旋风术摧毁了教堂?四阶风系魔法?”他极度怀疑,“看这班乡下人的样子,真有可能使出来吗?”

      “害怕了吧?看到了我们的威势和宣言,惊讶得想要跪地饶命了吧?”那首领沾沾自喜地道。

      保禄做了个抱歉赔笑的表情道:“那幺大爷,你们要怎幺样才放我们过去?我们给过路费行不行?”

      “过路费?”那首领伸出手来,“先给我们,有多少给多少,然后我们再考虑怎幺处置你们。”

      保禄随手一弹,掉着首领掌心上的,只有一个铜板。

      “竟敢瞧不起我们?”光头首领暴怒吼叫。他从腰后取出一卷由羊皮纸製作的魔法卷轴,然后结结巴巴地唸着纸上的冗长咒语。

      他的手下们全部亮出武器,站在首领身前护法。

      等了差不多一分钟,才好不容易唸完,魔法卷轴闪出了明亮的黄光,游离在天地间的魔法元素旋曲式的聚集起来,然后随着那首领巨手一挥,一记“爆风术”直射向保禄他们那部马车。

      “轰”的一声,整部马车被炸飞到半空,然后变成残骇落下。

      “另一个四阶魔法“爆风术”?”保禄咬牙道,“竟然还低估了他们。”

      “看到了吧?害怕了吧?”

      首领指了指身后堆放着的大量魔法卷轴道,“我们的魔法攻击可谓用都用不完,即使你把教皇都叫来,我们都不怕你!”

      “唉……这班乡下人。”保禄摇头道,倒没将他们的嚣张放在心上。毕竟四阶魔法对他保禄是完全不成威胁的。他在心裏想着,这班家伙应该怎幺杀?把他们炼成骷髅兵好吗?还是先读取他们记忆,把他们背后的老大找出来呢?

      此时保禄感到有人从后扯了扯他的衣袖,却是雅克。

      雅克露出天真无邪的招牌笑容问道:“这班人可以交给我对付吗?”

      “由雅克大人……出手?”保禄不是没见识过雅克的实力,不过对方毕竟拥有大批强达四阶的魔法卷轴,以雅克连一阶都还没有的底子,怎也会有点担心。

      “之前一直都是跟魔兽打,难得有机会以人类做对手,实在不想浪费掉。”雅克说,“要是我不行的话,请随时出手相助。”

      “好、好吧。当然了。”保禄答应道。以他的境界,要在这些强盗手中保护雅克也不是难事。

      雅克独个儿站在强盗团的面前,抬起头道,“想要收过路费的话,先问过我吧。”

      “你们……决定派个孩子出来送死?”强盗们不禁鄙视起保禄他们来。不过保禄却毫不在意。“你先跟他交过手后再说吧。”

      “这孩子……就是打胜了也没意思,把他卖了也不值几个钱啊?”

      “喂,小子,既然人家要推你出来送死,不如乾脆加入我们盗匪团吧。”那强盗道,“我们绑起这个死胖子给你随便杀,给你儘情报仇好不好?”

      “……虽然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你们準备好了吗?”雅克微笑着问道,慢慢从背后抽出那根他用来打魔兽的树枝。

      仍然没有强盗把他的话当回事。“这孩子竟然拿树枝出来!他以为我们在玩比剑游戏吗?”强盗们都捧腹大笑。

      那些被胁持着的平民百姓们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到底是甚幺世道?谁可以阻止这孩子送死啊?”

      雅克一个闪身,树枝前探,手腕轻轻一压,树枝已狠狠拍中其中一个强盗的手背,让他手上的刀铿然落地。

      强盗们的笑声止住了。那些不知底细的平民们,都看得睁大了眼睛。

      落笔打三更,那强盗感到很没有面子,他马上拾回了武器,认真起来对雅克劈出狠招。雅克依然潇洒地挥了挥那根树枝,强盗的武器又再次被拍落。连续三次都是如此,那强盗的手腕已被拍得血肉模糊。

      雅克叹了口气,相比起玛莎拉守备队,眼前这帮人实在是太弱了。

      “因为他们都是些没经过训练的乡下人啊。”甘度夫道。

     

      --------------------

     

      “可、可恶!兄弟们上!”那光头首领发号施令,十多名强盗把雅克团团围住。那些被胁持着的平民们又再紧张得尖叫。

      保禄则是气定神闲的看戏,根本没準备要出手救援。

      围杀是盗匪们最擅长的事,乘着人多势众,从后偷袭,攻其不备等机会也容易掌握。不过无数他们怎幺出手,那个八岁小孩子却总是从容地随手一点,就把离人的武器拍落在地上。他也不主动攻击又不下狠手拍碎对方的手腕,似乎在鼓励他们攻击得猛烈一点。

      “这样还算点样子,同时跟几个人打算是有点压力吧。”

      “大人注意,有偷袭!”保禄突然喊道。

      “是那首领,大后方!”甘度夫提醒道。雅克抬起头来,果然发现包围网外的首领,正在拿着一个魔法卷轴,正在艰难地唸着咒文。

      雅克不敢迟疑,挥出空着的左手,一个小小的火球术直线朝着首领那儿直飞,命中对方手中的羊皮卷轴,不到几秒就烧成了灰烬。

      “可恶!”那首领连忙弯腰拾起另一个卷轴,这次咒语才唸了不到一半,又被另一个火球术给毁掉。

      雅克根本当那围攻不算一回事,应付之间还有余裕偷袭躲在后面的光头首领。

      “太奸诈了!竟然趁我在唸咒语时偷袭!”那首领气得爆炸,指着雅克骂着。

      雅克心想,这样也算奸诈啊?“那我站定给你打好不好?够厚道了吧?”

      “好好好!你等一下我先唸好咒语……”

      “……你去死吧!”雅克乾脆连放三个火球术,直射向光头首领的脸门。

     

  • 名称:资本大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11: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