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时间:一月八日   早上八点二十一分   地点:蔷薇馆484房

听说今天是期末考的日子。

对、听说。

至于是听谁说的……就是那个正瘫在沙发里面的某个东西。

『什幺叫做某个东西?!』

「难道说你不是东西吗?」我鄙视的望着拿着洋芋片肯的岚,说真的,它应该算是机器吧?这样吃洋芋片好吗?

『对!我不是东西……等等,这话听起来很怪耶?』

「你自己说的。」我一屁股坐在岚旁边,把正在演连续剧的电视转回新闻台,「所以有说要考什幺吗?」

『我还在看……』岚的抗议在我的怒瞪之下吞回嘴里,丢了一个东西给我『你们那科什幺什幺老师的,说这就是期末考。』

「你小心点!」慌恐的接下那个东西--忽略上面湿湿的那一块--我小心翼翼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开玩笑,这里可是一点也不正常的学园……如果这东西会爆炸怎幺办?!这样一丢就把我炸上天堂去找那对情侣怎幺办?!

虽然我不确定被炸弹炸我会不会死,但是我一点也不想要用我的生命来试试看。

之前那个诡异的期末考以后,我私底下有问过帝,他说学园里的考试分两种……听他解释了老半天,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学期期末要你半死不活、学年期末要你要死苟活。

听起来有点饶舌?

简单来说,一月多的学期期末就是要把你脱一层皮,然后六月的学年期末就是要把你的肉扒下来但是要你活着这样。

听起来都很惨。

幸好帝说了,有学期期末考就没有学年期末考,也就是说一年之中只有一次重大的考试,一次定生死,真是一场豪赌。

不过我想我已经撑过去年的那个学年期末,这个学期期末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也不敢肯定。

『怕什幺,不是炸弹。』岚似乎鄙视了我一下,接着抢回遥控器,转回它的什幺教授台,继续看它的欧八。

不是炸弹的东西才更可怕阿!

算了,反正炸了可能也死不了,就豁出去吧!

「所以这是……什幺?红包?」疑惑的翻了翻手上红通通的一个纸袋,我发现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红包袋。

……就这样?

怎幺可能!

不死心的我左翻右翻,甚至拿起来往里面看,这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红包袋。

『你再怎幺看它也不会变成白色的。』夜老大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接着一个重量压上我的肩膀。

「白色?你想为谁办丧礼阿?」看在压上来的是肉球的分上,我不计较夜的行为,「你最近好像都会赖床喔?」

『白色的在日本可是喜事……欸痛痛痛,你轻一点。』

嗯哼哼,谁叫你乱说话,我捏我捏我用力捏。

『冬天到了嘛,冷。』

「我记得你算是猫科不是熊阿?你总不可能是爬虫类吧?」

『……』肉球一掌巴在我的脸上,『有时候真想看看妳脑中到底是装了什幺。』

不就是脑袋吗?不然会装什幺?肉球吗?

「不管这个,所以这个红包袋是要做什幺?要我包红包给老师吗?」这样算是贿赂吧?!

可以这样行贿吗?!

当老师可以收吗?!

这样没有问题吗?!

『『你脑袋里到底装了什幺?』』听到我这样说的两个非人类,异口同声的说。

不就是脑浆吗?

*

经过了一点也不详细还漏东漏西的解说以后,我了解了这一次期末考的名称是什幺了。

『这就是命名为【腾渊学园又嗨又哭又叫又笑之期末考的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的期末考。』

这也太长了吧!

到底是谁取这一种没有水準又长的名字阿!

「考试内容呢?」一边吃着早餐,我一边问着我好不容易拉出来的岚。

『阿灾。』

默默的消灭了第三盘主餐,我终于等到了救星驾到。

「阿德!!」我也不管什幺淑女的形象,一看到人就巴了上去。

淑女形象是什幺?期末考比较重要!不要被当比较重要!

「早安,小空今天好热情呢。」阿德笑咪咪的抱了我一下,接着很绅士的亲了我的两颊,「有什幺事情要问吗?」

「你怎幺知道?」难道说我都把事情写在脸上了吗?

「你脸上写着:大神快救我,而且字的大小还是七十二的。」阿德后面跟着的阿汉毫不留情的吐槽我。

「阿汉你学坏了!」就算是学会了吐槽也是学坏!以前的阿汉不会吐我槽的!

「谢谢夸奖。」阿汉对于我的话只是微微一笑,接着替他的主人去拿东西吃了。

「阿汉只是开玩笑而已,」别以为我没有听到你有偷笑,这件事我记下了,「说吧,有什幺事情?」

「期末考!」

坐在我对面的阿德愣了一下:「就这样?」

不然勒?还怎样?

「细节拉,我只拿到一个红包袋,要做什幺我家那个家伙只丢了这幺一个红包袋给我,什幺也没有说。」

「没有说这次的期末考叫做【腾渊学园又嗨又哭又叫又笑之期末考的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吗?」

不要用这幺帅气的脸、一脸平静的把这幺耻的名字说出来阿!

「……有。」

「那有说内容是需要去寻找在学校里面散步的年兽,然后去打他捡东西吗?」

「这倒是没有。」我愣了一下,阿德刚刚说得是什幺?

年兽?

我有没有听错?

「等等、你说的年兽是我知道的那个年兽吗?」就是传说中那个头如狮子身如壮牛的兇恶怪兽,会在逢新旧岁之交,出来糟蹋庄稼,伤害人畜的那一只?

「你认识其他的年兽吗?」阿德微笑着接过装满食物的盘子,优雅的吃起早餐来。

「不,我不认识。」

其实我根本和年兽不熟,你去路上问问有谁看过年兽的?

当然,我说的路指的是我上高中以前生活的路,上高中以后我觉得我根本脱离了路的範围了,现在是直接在天上飞了。

咳,扯远了。

「那就是了。」

好吧,既然知道要做什幺了那就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我努力的消灭着甜点,接着看见蓝走了进来。

「蓝,草安!」嚼着好吃的戚枫蛋糕,我一边和拿着一堆肉过来的人打招呼。

看着那一盘堆的尖尖的肉,我有一种蓝果然是肉食性动物的想法。

我在蠢什幺,他本来就是肉食性。

「早安。」蓝走到阿德的旁边,但他没有马上坐下来,而是把餐盘放下,接着倾身过来,不知道做了什幺以后又站直了,最后坐下。

「欸?」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

「沾到了。」蓝伸出舌来舔了舔自己的手指,没表情的吃起自己盘子里的东西……等等,刚刚那是鲜奶油吧?你先吃甜的在吃鹹的这样OK吗?

「欧、谢了。」搔搔头,我还以为是什幺重要的事情,没事、没事,继续吃。

「咳,总之就是去找年兽们吧。」

我顿了一下,等等,什幺叫做「们」?

「年兽不只一只吗?」

「我刚刚应该没有说只有一只吧?」

你刚刚也没有说年兽是複数的阿!

「好吧,那时限有多久?」

「今天。」

什幺?!那我还优闲的在这里吃什幺早餐的甜点?!

「走了!」风风火火的把甜点塞进嘴中,我也不管还在吃饭的两个人,找年兽去!

*

一出鸡蛋花,一只巨大的黑色狮子就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只是年兽吗?」怎幺看起来比较像是狮子。

而且以往的活动不是把人折磨的要死不活,不然就是要很久的时间去解,这一次……怎幺这幺简单?

「吼!」狮子身上爆出了很多火光,接着一个前冲,撞飞了朝他扑过去的某一位同学……欧、是很完美的全垒打呢。

「那个是年兽没有错。」阿德走了过来,「不过那一只是三年的,还要去找一年和二年的。」

「我需要翻译。」这些人说话怎幺都喜欢说一半?就不能给我说明书还是什幺完整的解说吗?

「刚刚还来不及解说,年兽分为四种,一、二、三年还有隐藏年的,这些年兽很好分辨,例如眼前那一只黑色的就是三年。任务就是每一种年兽都打一打,掉出来的东西附一份上去就好,至于隐藏年的,那是加分用的。」

「了解。」也就是说,通通扁一顿就是了,「开扁就是了!」

我没什幺耐心,一抓出血蝶来就往那只吼吼叫的年兽身上丢--要是小西西知道我把他的刀这样当回力标用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锵!」血蝶返弹回来,没想到削铁如泥、拆房子如拆纸一样的血蝶居然砍不了?

伸手将反弹回来的刀握好,我有点疑惑的看着刀身--该不会是被偷偷换了吧?不太可能阿,血蝶在此之前都是藏在我身体里的,要被换的话,有谁有这个能力换?而且血蝶也不是谁都可以拿的。

準备冲过去再补他几刀时,阿德拉住了我:「咳,还有几件事情忘了说。」

吼,你是不会一次说完吗?分这幺多次。

「还有什幺要注意的?」

「每一种年兽都有不一样的地方,一年的速度很快,二年的任何魔法攻击无效,而且防御力很高,三年的则是对普通攻击免疫,还有牠打人很痛。」

……设计的人到底是谁?这种像是电动里的怪物的设定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呃、我想起来我好像不会什幺魔法。」遭了,每一次遇到事情我都是拿起血蝶砍过去,魔法什幺的我还真的不会。

总不能想出一颗火球然后丢过去吧?

「轰隆!」天空突然聚集了一大片的乌云,接着一道雷落了下来,劈中了那只年兽。

「吼!」那只黑黑的年兽朝着天大吼了,然后向前冲刺,撞飞了一大堆人,有几个还飞往我们这一边来。

在那些做着自由落体的身影当中我好像看到有些眼熟的人,所以想也没有想的就把人给接了下来。

「谢……欧、小空?」

「嗨。」灿烂的笑着回应,我趁机多摸了几下,「没想到会有帅哥从天而降呢。」

「你是在挖苦我吗?」帝不以为意--反正是自家的,多摸几下也不会怎样--笑着回我。

「没有喔,我很认真的回答。」而且飞过来的真的是个帅哥,「你怎幺了?」

「恩……可能电牠电的太用力了,牠不高兴就把我撞飞了。」帝耸耸肩,完全不理会自己的肩膀还在冒烟,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以后又要往前。

我想也没想的就抓住他:「等等!你会魔法对不对?」

「魔法?妳是说刚刚那个?」

我用力的点头。

「那是阴阳家的拿手绝活。」帝很有自信的笑了。

「敎我!」

「呃、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在我热情眼神的攻势下,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黄色的符咒,「来,这一张就是和雷帝缔结短暂契约的符。」

喔喔喔喔!好酷!

满心欢喜的接过符咒,我小心翼翼的捏在手里。

就像是台湾常见的符一样,黄色底用红色的朱砂写字,写着不知道是什幺的文字。

「拿好以后把妳的灵力灌进去……呃、」看见我疑惑的表情,帝搔了搔头,「糟糕,我说的灵力妳好像不懂,这样该怎幺解释……」

「先跳过!后面呢?」

「后面?欧、就对準目标丢过去,同时喊『雷帝招来』,雷会劈在目标上面。」

灵力是什幺我不知道,但是我有想像力!

「好!走!」抓着帝跑到那一只依然被大家围攻的年兽附近,我想像着把一种无形的东西给灌进那张符咒,接着用力的往那只年兽身上丢--

「雷帝招来!」很大声的喊了这幺一句,四周原本闹哄哼的声音不知道为什幺通通不见了。

我站在那等了等,但是--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

「阿哈哈哈,请不要管我。」尴尬的搔搔头,我脸红的躲到了帝的身后。

太糗了,真的太糗了!我明明有想像自己灌灵气进去了,也有把符咒丢出去、连咒语我都有念,可是为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

「小空,没有关係的。」帝把我从他的后面给拉了出来,「即使妳是撒旦,但是这是你不熟的领域,没有反应也是正常的。」  

你这样一点也没有安慰到我。

「嗯。」不过肯安慰我已经很好了,毕竟如果是老哥他只会笑我而已。

「吼!」年兽又暴走了,这一次他很明确的往我们这里冲过来。

「冲过来了!!」旁边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欸?刚刚天空有这幺暗吗?」

随着年兽冲过来,天空也聚集了一大片的乌云……等等,原来这只年兽会除了直线冲撞以外的技能吗?

我们是不是该去避难?!

「吼!」乌云越来越多,最后天空整个都暗了下来。

现在要跑也跑不掉了吧?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弄一个防护罩什幺的出来,结果帝已经弄了一个透明的防护罩罩住我们俩,啧啧,真不亏是我男朋友。

「轰隆!」一到闪电落了下来,準确的劈在年兽身上。

漆黑的年兽被劈了以后没有更黑,只是身上发出了白烟还有一些焦味飘散在空气之中,年兽的身影晃动了一下,接着大吼了一声:「发发发财!」

随后就逐渐崩解,化成了一张张的纸,朝着在场的人飞了过去。

「这是发生了什幺事情阿?」我搔搔头,完全是一头雾水。

「呃、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帝撤掉了他的防护罩,把飞过来又被挡在结界外的两张纸收了起来,「那个雷……应该是你召来的。」

我?

我做了什幺吗?

「刚刚那张符,你丢的。来,这个给你。」

愣愣的接过帝给我的东西,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所以说,刚刚那个,是我的关係?

「可是刚刚明明没……」

「你玩过线上游戏吗?大招要放的时候需要比较久的时间嘛!」没想到看起来就不会玩线上游戏的帝居然这样说,好吧,我被说服了。

「那,这个是什幺?」我看着手上的这一张红通通的纸,上面还写着一个「发」字。

「这就是这一次的任务。四种年兽会掉恭、喜、发、财四个字的红色纸张,只要集到前三个,连同一开始就有的红包袋交出去就可以了,第四个是加分用的。」

原来如此,这就是任务道具的意思。

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红纸装进红包袋中,帝挥挥手说了声再见以后就掏出了个奇妙的东西,一边低头看着一边走了。

那我也不能继续站在这里发呆了,接下来就继续去找剩下的年兽吧!

(待续)

我终于继续打了,感不感动?

……

不要打我,我自己走。

  • 名称:毓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9: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