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字号保镖全文阅读

『欢迎~』

「老弟你说啥?」

「我没说话。」走在前头的老弟回头。

「刚刚你没有说话吗?」我好像有听到什幺声音,这边只有我和老弟,不是我当然就是老弟,不然还会有谁?

老弟摇头。

……难道说这边有阿飘吗?

我左右张望了一下,没人。

『欢迎~』我又听到了!到底是谁?!

接着我的裤管像是有被什幺东西拉了一下……我低头一看,恩?那个绿绿的是什幺草吗?

我伸脚把草拨开,没想到草又跑回来……阿?这草是活的阿?

『欢迎~』

恩?是这些草在说话吗?

我蹲了下来,看着那些长的有些奇怪的草。

这草有五个尖尖的角,两边接触着地、两边垂在一旁,还有一边直直的朝着天……这样子看起来挺像是一个小小人的样子。

『欢迎~』低下来看以后我确定真的是这一些草在说话,只是它们在欢迎什幺?

「姐?」看着我蹲在地上,老弟也凑了过来,一起蹲下来看。

「嘘,你听。」

老弟听了一下:「欢迎什幺?」

「我也不知道,仔细听。」

『左边、右边~』小草人跳起舞来,『左左~右右左左右~哪一边选选选~』

选什幺阿?一头雾水的听着它们不断的唱着左啥右啥又选啥的,接着小草人蹦蹦跳跳的往前走。

「等等!」想也没有想的就抓了一枝小草人,呃、希望它们没有毒。

『哇~』小草人挣扎起来,但是我抓很紧,没有让它逃出来。

「嘘!你不要吵。」

『……』小草人听我这样说,真的就安静了下来。

看来这些草是有思考能力的,这样好办多了。

「我没有恶意喔,不会伤害你的……」天阿,这台词为什幺听起来很像是要绑架小孩的变态会说的?「呃、可以告诉我你刚刚是在唱什幺吗?」

小草人听到我这幺问,停止挣扎,又唱了起来:『右右左左~右左右~选选边边棒棒打~』

这到底是哪一种个世界的歌?听起来超恐怖的。

『伊呀~』唱完哥的小草人咻的一声,从我手中溜走。

「阿!」手忙脚乱的要找那棵草,不过地上通通都是草,他只要不要动我就不知道到底哪一枝才是刚刚那个小草人……这下子头大了。

「走吧。」相较于我的懊恼,老弟很潇洒的就走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踩的步伐似乎有这幺重……

没过多久,我就知道那棵小草人在唱什幺了。

「老弟,所以现在你觉得要选哪一边?左边?右边?」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分成两边的竹竿群……总觉得有一种走错了就会被打死的错觉,呃、依照老头的行事作风,我想可能不是错觉,选错边真的会被打死。

「……」老弟没有回我,只是跑过去小力的敲了敲竹竿,然后被竹竿打手。

「别这幺想不开……我想,走右边算了。」

反正就二选一,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这样还能选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了,怪命运吧。

「好。」这一次老弟不用我喊就往前走,恩、果然是我教导有方。

小心翼翼的通过,竹竿什幺事情也没有--也就是说,没事了吗?

有些疑惑的看着那跟竹子,直到老弟拉了我我才回神--前面又是一样的竹子,一样又分左右两边。

「……靠。」这下子可好了,左边还是右边?

*

最后我选了右边,接下来是左边、然后……然后我就不清楚了,我都是靠着自己的感觉走着--对、我的感觉,老弟那家伙每一次一到叉口只会转头看我,让我拿主意。

不是说男人应该要多一点主意吗?!为什幺我老弟什幺都要找我!

「姊,我从没中过什幺。」

每一次有什幺抽奖活动还是什幺的,我都会拉着老弟一起参加,但是很怪的是,他总是拿安慰奖甚至是没有奖的那一个。

有一次还很诡异,还记得那大概是我国小的时候,全部五十个人参加,主办人明明做了五十枝籤,但是抽到最后就是没有老弟……这也算是另类的大奖?

即使不説抽奖,对了这幺多年的发票,老弟从来就没有中过。

真的不是我夸大,一张都没有喔。

我记得我还开玩笑的说,一定是因为我在他出生以前已经把他的运气通通吸光了,所以他才没有运气。当时老弟没有反驳我什幺,只是一直盯着我看,看到我都头皮发麻了。

「呃、那这一次挑右边!」

竹竿越来越低,但是对于我们这两个平常就有在运动的人还算可以。

「呼~终于没有竹竿了。」

弯过了最后一根竹竿,我们两个来到了一片小空地。

早就累到不行的我很没有形象的就坐在地上:「还有多少才可以出去阿……」

先不説到底是六点还是六点半进来的,经过刚刚那一长串跑跑跳跳打打的,我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什幺时候了。

「应该没有了。」老弟看了一下他的手錶,「现在是十点半。」

居然已经十点半了?!

「难怪我肚子这幺饿……」都十点半了,在过半了小时就可以吃消夜了说。

「……」

「谢峰龙,你那是什幺眼神?」别以为你这家伙鄙视我我会不知道。

「没什幺。」老弟收回视线,转头去看有些湿湿的地板。

恩?原来地板湿湿的喔?刚刚太累了没有注意到。

「姐。」老弟突然叫了我一声,然后站起来,脸色铁青的冲过来。

「恩?」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他拉了起来。

「咻!」就在我刚刚坐的那个地方,突然冒出了一枝芽来……还好老弟手脚迅速,不然我就屁股开花了。

「咻!咻咻!」四周传来了不少咻咻声,然后一枝又一枝的芽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接着疯狂的往上长,一下子就窜到了我的大腿位子这幺高。

「这是……竹笋?」竹子在刚发芽的时候被称为竹笋,难道说这是要请我们吃的消夜吗?

「恩。」竹笋又继续生长,那成长的声音听起来有这幺一点点恐怖。

「该不会马上就要变成竹子了吧?」照这种速度长下去,长成竹子也只是一两分钟的事情而已。

「啪!」不远处有一根还在长的竹笋突然倒了下去,接着旁边的也啪啪啪的倒下,然后响起了咀嚼的声音……等等,是什幺东西在吃竹笋?

蹑手蹑脚的靠过去,从竹子之间看过去--恩?那个黑黑白白的……不就是熊猫?

「啪啪啪。」只见那肥肥的熊爪一挥,几根竹子应声倒地,然后迅速的被拖了过去,接着响起一阵咀嚼声,接着又啪啪啪的三声,竹子倒、竹子被拖过去、咀嚼声响起……就这样不断的循环着。

没多久,熊猫眼前的竹子很快就被吃光光,接着牠就移动了肥肥的屁屁,往远一点的竹子进攻。

「姊,你看。」老弟往熊猫原本坐的方位指去,只见那边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花圈的门,上面还写着『出口』两个字。

「为什幺要把出口设在那……」我小声的嘀咕着,不过想也知道这一定就是那老头的阴谋。

「碰!」熊猫捞到了足够的竹子,又坐回去记续啃竹子。

这幺大一只熊猫是要怎幺绕过去?

虽然说熊猫现在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竹子,但我可没有忘记熊猫其实是杂食性的。

要是等等牠突然想试试看吃肉的滋味,那我这时后冲过去不就是送上门的美食吗?我才不要!

于是,我看向我那可爱的弟弟。

于是,我可爱的弟弟面无表情。

于是,我再次看向可爱的弟弟。

于是,老弟从怀里摸出了兔子。

于是,老弟把兔子丢向竹子群,兔子看到竹子就像是看到什幺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一样暴冲过去,抱着竹子就啃了起来。

「嗷!」食物被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其他物种给抢吃,熊猫马上叫了一声,用完全不符合的速度迅速爬了起来,碰碰碰的跑了过去。

「嗷!」接着就扑了上去,和兔子扭打了起来……这算是大欺小吗?这幺大一只熊猫压上去兔子真的还可以存活吗?可以吗?

「走了。」老弟完全不管被丢出去的兔子,头也不回的往出口走。

弟弟你可真狠心。

迈步离开以前我回头看了兔子最后一眼--正好看见兔子用牠强而有力的后脚踹像熊猫的下巴--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一个白癡一样,这幺强悍的兔子我担心牠做什幺?

「现在的兔子一点都不兔子了……」之前那种小小软软又大眼汪汪、可爱的兔子到哪去了?

*

「嗨!恭喜你们赶上了。」一岀了出口,迎面而来的就是一阵喧闹声,还有像我们打招呼的人。

「……帝?」我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他,没办法,谁叫他不管是脸上还是手上通通都带着很像是牙齿咬过的痕迹。

「嗨。」帝笑咪咪的,一点也不在一身上的伤。

老弟很酷的跟他点头一下。

「能问你身上的是?」

「欧、这不是女孩子…呃、至少不是人留下的。」帝突然解释了什幺奇怪的话,「而且我是非自愿的。」

我只是想要问问说那是不是被什幺东西给咬了而已……为什幺帝要解是什幺女孩子?这跟女孩子有什幺关係?

「那是北极熊咬的?」我疑惑的问着,「什幺女孩子不女孩子的?」

帝明显的愣了一下:「喔、对,北极熊咬的。」

「对嘛!我还想说是不是熊猫咬的……反正不会是兔子拉,我知道。」兔子的牙不会尖尖的,所以不会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洞。

「你怎幺不猜食人鱼?那牙齿也是尖尖的。」帝笑着给了我一杯饮料,也给了老弟一杯。

老弟接过杯子以后拍了拍帝的肩膀,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我看不懂的眼神以后,留下一句「先走了」就离开了。

老弟应该是累了,要找地方去休息。

「哪里来的食人鱼?」

「池子里面有……你们没有遇到吗?」

「呃、没有。」我们直接开竹筏在上面走,靠着竹筏横冲直撞,完全没有看到什幺食人鱼。

我总不能其他会像飞鱼一样跳上来……不、等等,这里的一切事务不能用长理判断,所以说有食人鱼飞上来好像也不怎幺让我惊讶。

而且光是那个水温,我想食人鱼在里面都可以煮熟了吧?那真的还可以游上来咬人吗?

「那可真是好运。」帝带着我往前走,来到一个颇热闹的地方,「来,我已经先佔好位子了,这是最佳的观赏位子喔。」

「观赏位子?观赏什幺?」

有什幺好观赏的?

「你不知道吗?烟火喔,等等倒数有烟火可以看。」

烟火!

「你是说像101那样会咻咻咻的放对吗?」

居然有烟火!

「101是什幺?」帝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看我。

我都忘了帝没什幺关心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什幺叫做101也是很正常的。

「台湾最骄傲的建筑!台北一零一!有机会带你一起去。」还可以顺便去约会,嘿嘿。

「好,那我等你。」

……虽然我平常大喇喇的,但是说这种话我还是会害羞的。

这时候看到了一搓白毛晃过……呃、我是说,一个人走过去。

抬头一看,是蓝。

「蓝!」挥挥手,蓝听到以后望了过来,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我持续的挥着手,他才缓缓的走了过来。

「你也赶上了。」

「恩。」蓝和帝打了声招呼,接着就站在那里。

虽然这样有一点对不起帮我佔位子的帝,但是烟火嘛!人多一点才热闹!

后来小马也来了--他还牵着那个叫做叮噹的女生,在我瞄到以后就害羞的放开了--小风也来了、加塔、小利、阿德等等我认识的都来了。

「这边、这边!」帝没说什幺,只是一直默默的陪着我。

等到我再怎幺伸长脖子也找不到认识的人以后,他才伸手过来,牵了我的手。

我吓了一跳,但是没有甩开他,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快开始了。」帝笑着伸手把我的头转过去看天空,这时候我发现到,大家都盯着夜空看。

「五……」

没想到这已经是我待在学园里的第二个新年了,还记得一进学园的时候不管看到什幺都会大惊小怪的,现在完全都可以用很淡定的表情去看待一切非理性的事物了。

「四……」

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可是我一点也不想要这一种进步……但我好像也无法忍受自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看到什幺东西都要尖叫一下。

「三……」

恩、而且这两年里,我不知道频死了几次,也知道了我那不是人的身分,还有其实我家的人通通都不是人,老妈和老爸的身分还是宇宙无敌恐怖,还有住在我身体里一段时间的小西西和一些相关的人。

「二……」

也认识了很多不是人却比人还要可爱的同学,还有夜、麒麟和圣兽们以及曾经的老闆和一些学园的怪怪行政人员。

更不用说去了很多界游览、出任务等等,虽然有不少的辛酸血泪,但是也有很多欢乐的地方,而且最后的结局大致上还算是好的。

「一!」

最后--我望向帝的侧脸--我还交到了这幺一个帅气有时候有点傻、家庭背景很硬的男朋友--重点是他喜欢我很久了的样子。

恩、我真是太幸运了。

「「新、年、快、乐!」」

跟着大家一起大吼出来,我开心到都快要哭出来了。

「咻咻咻!」绚丽的烟火绽放在空中,将漆黑的夜整个照亮了起来。

「怎幺了?怎幺红鼻子了?」帝发现了我的不对劲,靠过来问我。

心中一暖,我也不知道哪一根筋接错了,手一拉帝的衣领就往他嘴上亲。

「恩?!」

看着他瞪大的眼睛我放开手大笑了起来:「哈哈,新年快乐!今年也请多多指教了!」

帝笑了。

烟火整整放了快半小时,接着校长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飘了出来:「童鞋们!今年也多指教!那幺,现在来跳凌波舞吧!」

……

一瞬间,场子冷了下来。

我记得,刚刚不是才经过了兇残版的凌波舞洗礼吗?

谁现在还想跳凌波舞阿!

「阿、好累喔,」我小声的对着帝说,「我们可以偷偷溜回去睡觉了吗?」

虽然说明天也没有什幺重要的事情要做,但是对于习惯早睡的我,现在本来就该是我在梦乡里打滚的时间了。

「当然好。」

「我以为你是乖宝宝学生耶?」没想到帝居然会答应我要偷溜,难道说我眼前的这一个不是帝?

「恩……」帝邪邪的一笑,「偶尔一次没关係的。」

「更何况,这可是女朋友的要求呢!回去吧。」

欧、女友至上的帝真是太可爱了。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了。

(本章完)

耶~

终于过完第二个年了(欸

是说,我之前所设定的草稿章节到这里完结了呢,也就是说……其实这一章应该是腾渊学园的完结篇。(正色

很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即使作者我自己丢弃了你们还是愿意看真的很谢谢(你还有脸说)

因为有你们,所以我捡回来继续写了(明明就是自己心虚)

因为有你们,所以小空善终……咳、有个美好的结局。

好像有这幺一点点不捨又有一点点的欣慰……希望堕魔我的拙作能够带给大家欢乐。

恩、我家孩子终于可以毕业了(不是还有一年吗?

我完成了我梦想中的一小部分(写到三十章)

接着,我就要开始纠结,是否要继续小空的高中冒险,或者是要开新坑了……

很好奇的问一下关注着小空的大家,有兴趣继续看下去吗?

不管是什幺样子的感想或是抨击还是建议,欢迎留言指教。

另外,错字什幺的真的无法,这一点不要提(喂

  • 名称:天字号保镖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