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河士织全文阅读

最后只好用抽籤的方式来分组……其中过程太过血腥暴力和混乱,所以我就不说了。

「所以好了吗?」

『好了~』夜直接把杰给踹开,拉开门,『唉呀?你怎幺现在才来?』

「谁?」收拾好混乱的客厅,转过头只看见一个精美的盒子。

这让我非常的惊讶,毕竟这一堆非人类送的礼物……恩、非常的特别,特别到完全没有用盒子装。

「拿去。」盒子后面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麒麟?」

「嗯哼。」

伸手接过那个盒子,我恭恭敬敬的放在桌上:「……您老人家这是什幺意思?」

「礼物。」

我抹了抹脸,在麒麟的视线下小心翼翼的把盒子外的包装拆开。

打开盒盖,我看着里面满满的茶杯无言。

这可以摆满桌子的茶杯是怎样?  

是嫌我生活过得太好还是买来準备要朝我的脑袋上招呼用的?

害我想起了「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的是杯具。」这句名言。

恩、我相信麒麟老大是不知道这句话的,所以……真是想往我脑上招呼?看到那些五彩缤纷的茶杯,我的脑门突然狠狠抽痛了一下。

我觉得今天应该是我醒来的方式不太对,不然为什幺大家都跑来我家?而且连麒麟老大都怪怪的?

「不喜欢?」麒麟挑眉,随手抄起了一个看起来很坚硬的茶杯。

「不!!我很喜欢!」我连忙摇头,开玩笑,先不要说那个看起来很坚硬的茶杯如果砸在我脑袋上会不会造成什幺不可挽回的永久性伤害,麒麟送的东西怎幺可能可以不喜欢?我可不想要以后防着他会在我身后偷偷的捅……我是说,趁我不注意砸我茶杯,我一点也不想要一天到晚带着安全帽,而且我强烈的怀疑安全帽能防的住吗?

「嗯哼。」茶杯安全无损了回到了桌上,老大还很讲究的把杯子转了转,让它正对着我。

麒麟的动作让我更确定刚刚秒速回答的答案是正确的,要不然麒麟就不会把茶杯放回去而是砸在我的头上了。

『空~空~要走了吗~』夜老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凑了过来,『快点快点~』

「去哪?」麒麟挑眉。

『你管,哼!』

……夜老大你是三百岁而不是三岁!这傲娇的语气是哪里学来的?这彆扭的态度又是哪里学来的!

而且你怎幺有那个胆用这种态度和麒麟这样说话?!

麒麟移开了盯着夜的眼睛,转过头来看我。

「呃、年货大街。」开玩笑,夜老大有本事和麒麟这样我可没有,没看到桌上满满的茶杯吗?我可不想要变成茶几!

「走。」麒麟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马上变成了衬衫和牛仔裤……说真的不管看几次都觉得这招很奇妙。

直到麒麟拉开门,我还呆愣愣的坐在沙发上,想着要是我也会这招是不是以后都不用再花钱买衣服了。

「不走?」

「走!」拉着还在研究桌上到底有多少茶杯的人形夜老大,我匆忙的出门。

不走还留着等等变成茶几吗?

*

原本抽籤的结果加上我的话今天是有八个人要去,结果加上突然出现的麒麟就变成了九个,分别是小马、加塔、蓝、杰、阿德和阿汉、麒麟、夜、还有我。

年货大街一如往常的热闹,叫卖声不断。

「这就是年货大街?」一旁好奇的拿着一本笔记本的小马睁大眼的问着,笔记本是我强烈要求之下小马才拿着的,这家伙一有什幺情报就会写在手上,在学校里面还不觉得有什幺奇怪的,但是在这里就会被归类为神开头、三个字的一种精神疾病,所以我就给他一本笔记本掩饰,让别人看来他就是在笔记本上画画写写,而不会看到小马是画在自己的手上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小马有种让人想要摸他头的冲动,那表情简直就像是他养的那只枫叶鼠一样,所以我就很自然的就伸出手,準备蹂躏他头上的头髮:「是阿。」

「这就跟我们那边的市集差不多,只是我们通常都是卖一些鱼阿虾啊,最高级的大概就是一些被拖入水中的人的残肢,我上次有买到一颗漂亮的眼珠子喔!蓝绿色的呢!回学校再给小空看。」

「……」我马上收回还没有碰到对方的手,刚刚那感觉一定是我的错觉,你看过哪只枫叶鼠会收集人类眼珠子的?

还有可以不要给我看眼珠吗,感觉很恐怖!

「不介绍一下?」

「欧、好,这里就是台北有名的迪化街,迪化街虽然又称为是年货大街,可是主要店铺又分为药材、布料与南北货三大类,乾货、零嘴、蜜饯、五穀杂粮、糖果,在迪化街通通买得到,这些货品有的是从中国、日本、韩国,甚至远从美国来的。每年尾牙过后、农曆春节前,年货大街是最热闹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大家都来抢买年货,那时更是人挤人,一眼望去都是人,有时连手牵着手都有可能会走散呢!」我只着人山人海的大街,开心的介绍着,「你们有要买什幺吗?糖果饼乾?核桃瓜子开心果?鲍鱼螺肉?还是腊肠乌鱼子?」

(参考资料: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14/cchs2014best/C-2.htm)

「……那些是什幺?」

我忘了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台湾人--甚至连人都不是--糖果饼乾什幺的可能还知道一些,我不太期望他们会知道什幺是腊肠。

「恩、我带你们一摊一摊看好了,有喜欢想要买回去吃的记得要跟我说。」我一边走一边说,「糖果饼乾什幺的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然后就是过年一定要啃啃的鱿鱼丝--阿对、这边的摊子都可以试吃,一次拿一点点尝尝味道,如果喜欢就可以买了。」

我抓了一点鱿鱼丝分给大家:「以前很多人都藉着试吃的名义一直拿,结果吃一吃就拍拍屁股走

了,我是觉得这样很没品拉,毕竟这只是给大家尝尝味道的,喜欢就买回去慢慢吃嘛,又不是多少钱。」

每次看到有大妈一抓一大把就觉得想翻白眼,想吃就买回家慢慢嗑啊,总这样大家会越来越不想来这里做生意,毕竟钱没赚多少反而一直亏,谁要做?

「为什幺走之前要拍拍屁股?」加塔一边嚼着鱿鱼丝一边问。

……你关注的点是不是有点奇怪?

「喜欢吗?也还有其他可以吃吃看,恩……卖的店家有很多,可以全部看过一遍再决定要买哪一家的,当然你想全部都买也行。」反正我想大家都不怎幺缺钱,这些只是小钱,应该不会介意。

我指了指隔壁摊的瓜子:「我常买这一家的,这味道我挺喜欢的……欸、等等!」

一把抓住要把整颗开心果往嘴里塞的手,我把开心果的壳给剥开,才把里面的肉递还给蓝:「开心果要剥开来才可以吃。」

「……恩。」

『啊~小空偏心!我也要~我也要~』夜拿了一颗开心果往我手上放,一脸快帮我剥的表情。

「……你不会自己剥吗?」人家蓝可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食物,不会剥是情有可原的,你敢说你不会?

小心我鄙视你喔。

「而且我看书上说,猫不太能消化这些坚果类的东西,所以你还是不要吃的好。」我坏笑着把开心果剥开,接着当着夜的面直接把开心果塞道麒麟老大的嘴里。

「……」

等我回过神来我才发现我做了什幺大逆不道的事情,那可是会赏我茶杯的麒麟阿阿阿阿阿阿!我在做什幺!

「阿哈哈,麒麟那什幺,你不要介意,我不是故意的。」

「……」麒麟嚼了嚼,看了我们一眼,就转过身向老闆说包两斤。

幸好麒麟他老人家不介意,要不然我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就这样我们一边逛一边买还一边吃,连一向不怎幺说话的蓝都买了一些。

恩、狼人喜欢吃鱿鱼乾什幺的,挺萌的。

我不会和别人说这只无口属性的狼人买了将近五斤的鱿鱼乾呢,还是每一种各五斤。

这几年来的年货大街不仅仅是只卖那些乾货,连一些小吃也进驻了,所以我就买了几样东西来吃。

「不过这价钱也太吓人了吧?」我一边嚼着炸香菇一边嘀咕着,这小小一小碗平常也顶多卖到六十,没想到这里一开口就是一百,有一种我被当做是冤大头给坑了的感觉。

麒麟一脸霸气的戳走了一块香菇:「喜欢就买,又不是没钱。」

老大你这种土豪一般的发言真的好吗?

不过想想也是,来逛的这些人不管是谁应该都不太缺钱,反正最多一年也只有一次,给别人赚一点也没有什幺。

不过我明年绝对不会买就是了。

没几口就要一百,太坑了。

「前面那是什幺?为什幺会有人拿着刀在剁人?是在卖人肉吗?」阿德开心的拉着阿汉往前挤,但他说出来的话让我有一种冷汗直流的感觉。

这里是法治国家,没有人会卖人肉的!

「那是刀疗。」

「疗?治病?」

「对。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要怎幺治疗,之前是有听说好像是利用什幺原理将什幺东东打进身体里面,刺激神经然后进而达到治疗的效果。」毕竟那看起来就像是要剁人,我真的没有什幺兴趣去亲自试试。

(刀疗顾名思义,也就是利用钢刀,刀刃尖端放电原理,将电子(磁、气、能量)击入患部,刺激神经和微血管以唤醒自疗机制。神经纤维受到刺激,产生正负电子的运动,即神经冲动,让主管中枢神经的大脑,开始调兵遣将,把大量抗体、白血球送至患部而得到治疗。微血管受刀刃不断的压迫、放鬆,血流更加顺畅,也强化新陈代谢的作用。--以上内容出自《中华刀疗协会》)

「这样会治病?有用吗?」

「你可以去试试看。」

于是阿德就拉着阿汉一起去了。

恭喜他们成为了第一个体验刀疗的飞马和狼人,希望他们两个不会因为皮太硬而导致刀砍到缺口所以上电视,这样我一定要当做不认识他们。

不理会脱队的两个人,我买了山猪肉香肠和黑糖粉圆以后继续往前逛,期间发现了有一摊在卖红包袋的摊子,看那红包袋长得特别的漂亮,我就手痒的挑了几个,準备要在过年时包给别人。

再往前走,却发现有一个人沿路喊着什幺,一边喊一边往我们的方向而来。

「是什幺活动吗?」我好奇的往前看,毕竟迪化街的商家竞争很激烈,想出一些特别的招揽客人的方式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情。

「毁灭!世界要毁灭了!」

走进了以后,才发现那个人衣衫不整的、整个人神情怪异的边走边大叫着。

「欸?现在还有这种人啊?」杰笑嘻嘻的靠过来,「这叫什幺……神经病?」

「应该是精神异常吧。」这几年这种人挺多的,有些还会攻击别人,特别让社会大众伤脑筋。

「世界……哈哈哈,愚蠢的人!世界就要毁灭了……毁灭、毁…哈哈哈……」大家在经过那个人身边时都自动的避开,就害怕他会突然攻击人。

我看到有商家打电话报警,就不想多管闲事的绕道走过去。

没想到在经过那个人时,他突然转过来朝着我们大吼:「毁灭……碰!愚蠢的人……撒旦……撒旦告诉我世界就要毁灭了!喔哈哈哈哈……」

众人动作一致的转过头来看我。

「……」我是无辜的好吗,我才没有要去毁灭世界,我有这幺闲吗?

光是我家那些和你们这一些非人我就一个头三四个大了,哪里还有什幺精力去毁灭世界?

而且把世界给毁了我有什幺好处?十六岁以前我还是以人类的身分活着,知道自己不是人也才不到两年,我做什幺要去毁灭世界?

吃饱太闲了?还是不知道迟了多久的判逆期到了?

「我想他今天应该是忘记吃药了。」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恩、一定是这样没有错。」

「好吧,我相信。」夜一巴掌把人给拍到一边,「小空小空,我想要买那个,吃了会喀滋喀滋的东西~」

你到底相信什幺?相信他没有吃药还是相信我是一脸认真的胡说八道?

……算了,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你说的是什幺?很多东西吃了都会喀滋喀滋。」例如坚果、腰果、杏仁果还有薯片,而且我相信你就算是吃那个有骨头的猪脚也会发出喀滋喀滋的声音,别以为我会忘记你的本体是豹,你的牙齿啃骨头都没有问题的好吗!

「就是喀滋喀兹阿,那个黄黄的、一条一条的!」

那叫喀哩喀哩,不是喀滋喀滋。

「原来你并不是色盲?」豹不是属于猫科动物吗?我记得猫不是色盲吗?还是我记错了?

「别把我和一般的豹相提并论好吗?」

好吧,我忘了,你不是一般的豹,毕竟一般的豹不会撒娇打滚耍赖卖萌还有只喀哩喀哩。

我耸肩,接着看向蓝,不知道狼人是不是色盲?

「……我很正常。」蓝就像是知道我想要问他什幺问题,语气很严肃的说。

「欧。」我绝对不会说我有点失望,狼和狗是属于同科的吧?所以狗也不是色盲吗?

「小空小空,买拉买拉~好不好~」

我看着号称是什幺万兽之王、似乎已经三百岁的家伙耍无赖卖萌,只差没有和那什幺肯X鸡一样躺在地上打滚了。

「……好。」

现在除了说好以外我还能说什幺?说不好这位爷可能真的会躺地板打滚。

我丢不起这个脸。

「耶~~」某个耍赖卖萌的就光速跑去那个摊子前面,开始烦恼要买什幺口味的喀哩喀哩。

「恩、说的也是,你都还没有和我生一堆小吸血鬼,怎幺可以毁灭世界?」杰哈哈大笑,也跑去和夜一起研究要买什幺口味的。

等等、谁要跟你生一堆小吸血鬼?我男朋友好像是个人类来着?

「……是小狼崽。」

谁要生狼崽阿!而且这种跨越种族的繁衍也太吓人了吧?!接生的医生会吓到心脏病发的!

「呜、小豹子不好吗?」不知道什幺时候抱着一堆喀哩喀哩回来的夜插话进来。

不好!一点也不好!

「够了,」麒麟淡淡的开口,「还买不买东西?」

「买阿!当然要买!」不买还要继续讨论小什幺东东的吗?要生自己去生!

「要也是生小麒麟,其他不准。」

老大,不要和他们一起起鬨阿!

*

接下来几天我就宛如导游一样,每一天就是带着七八个人去迪化街扫货,扫到连街头那几家老闆都认识我了。

「哈哈,妹妹阿,又带人来拉!」

「嘿啊,今天有什幺推荐的吗?给他们各来一斤。」

「这样不好吧?你们快去逛吧。」

「没事没事,老闆卖的很好吃,推荐给他们帮你做生意!」

「这样不好意思啦。」

……咳,总之,在最后除夕要收摊的那一天,某位老闆很豪迈的把一大袋杏仁果塞给我,回家一秤居然有四斤。

台湾人超热情的!

除夕夜一般来说是要围炉的,之前有和老爸老妈老哥老弟他们说好,大家会在今天赶回来。

不过……

「为什幺你们还赖在我家不走?」

「不是说要体验新年吗?」

不是都带你们去逛年货大街了吗?难道说这样还不够?还要赖在我家吃年夜饭?!

我之前也只订了一桌年夜饭,想说只有我们五个人一只豹要吃,十人份的一桌菜就够了。

现在有这幺多人要怎幺分?难不成一人一口就好?

「年夜饭没有这幺多。」我苦恼的蹂躏着抱枕,开始掰指头算一个人到底可以分到几口。

早知道这幺多人要来我就多订几桌了,而且也不会想在家里吃,光是站就站满了,哪里还有位子摆年夜饭?

「那个,」小利走了过来,小声的说,「我、我家那边有一些和果子,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可以……」

「咦?你有带来吗?」

小利小小的点了头,要不是此刻我正盯着他看,也不会注意到他有点头。

「那你愿意拿出来分给大家吃吗?」

他又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这下子每个人又可以多分一口了!

「欸?这是可以刷好感的时机吗?」杰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我我我、我也有一些可以拿来吃的东西!」

「真的?」这时我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超级好的主意,「不如这样吧,你们每个人都负责準备一道菜,晚上一起吃!」

这样就不怕不够吃了!

而且我还可以嚐嚐不一样的美食,我真是太聪明了!

「没问题!」满屋子的人都答应了一声,接着就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了。

看着空蕩蕩的客厅,我突然有感而发:「突然觉得好久没有这幺空旷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小空~小空~』夜老大突然冲了过来,叼起我的抱枕就往旁边一甩,接着很自然的塞进来代替抱枕。

你这幺幼稚真的可以吗?

「有事?」虽然觉得跟抱枕过不去的夜老大很幼稚,但是一只毛茸茸的动物就这样趴在我身上,我就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搔他的下巴。

『恩~好舒服~往右一点~』

……敢情您老忘记要说什幺了吗?

你该不会就是来我这里要搔下巴吧?

「哼,玩物丧志!」一旁的麒麟老大放下了茶杯,重重的哼了一声。

老大啊,玩物丧志不是这样用的!

感觉到我的脑袋有被砸的危险,所以不得不停下手:「您老到底要说什幺?」

『别停啊、』夜不满的张开了眼睛,甩甩耳朵,『我刚刚要说什幺……欧对、你觉得你家那张小小的桌子可以放的下这幺多东西?』

……这也是我现在正在烦恼的,就我家那张小小的餐桌,到底该怎幺塞的下这幺多人、这幺多菜?

「这有什幺?」麒麟重新端起了茶杯,「换个地方不就得了?」

年夜饭不在家里吃好像有点奇怪?

不过,现在好像也很流行一家人一起出去餐厅吃一顿,所以换个地方吃年夜饭应该也没有关係吧?

反正,最重要的应该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在哪里吃都无所谓。

「老大你说的对,换个地方就好了!」而且地方大一点的话还可以把其他人也一起叫来,过年嘛,当然要热闹一点了!

『那要换哪里?回学园?』

去学园过年你不会觉得怪怪的吗?就算是学园比其他的学校还要开放,你也别把学园当做事你家一样来去自如啊!

「这样不好吧?要不然我们去魔界?」

魔界地大,虽然人不稀但找一个地方庆祝一下应该还可以?

考虑了一下,最后拍板决定把地方转往魔界。

开玩笑,先不说这幺多人挤来我家能不能容的下,光是那一群用拳头想也知道会很吵的家伙闹起来,我以后还要不要住这?

我还不想以后出门什幺的都被邻居用异样的眼光来看!

*

之后把岚抓了出来,让它在客厅的地板上戳了一个传送阵--真的是用戳的--然后就到魔界找了个比较少人的地方準备吃年夜饭。

原本我还担心桌子椅子什幺的要去哪里找,不过没有想到下一秒大家就不知道从哪里掏阿掏的掏出了一堆造型奇特的桌椅,还有一堆我见都没有见过的菜……呃、那个什幺放在盘子里面一直想要往外爬的奇妙生物是活的吧?你们吃活的吗?

『小空,发什幺呆?快过来坐阿!』一个回神就看到夜老大踩着愉悦的步伐网这边靠近,然后拱着我往最前面的那一桌去。

「咦?老爸?老哥?你们什幺时候来的?」

在那桌很正常的大红色圆桌里,我的家人居然都来了,连一直说在忙的老弟也来了。

「刚刚。」

……刚刚是两分钟前还是两秒前?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快坐下,要围炉了!」老爸笑嘻嘻的指着一张看起来就是很诡异的椅子,要我坐下。

……我现在只想要围殴不想要围炉怎幺办?

我看也不看那张椅子,从旁边拖过另外一张,直接坐下。

「吃。」老弟递了一双筷子给我。

「喏、这是你这吃货的碗。」老哥拿了一个碗公给我,里面装了满满一整碗的白饭……好吧,果然是我的家人,都很了解我。

「咳咳、我说一点话……今年谢谢大家的陪伴,虽然这两年好像惹了不少的麻烦,以后也希望大家继续包容我嘿!好啦就这样,大家开吃吧~」我夹了一根鸡腿,放到老妈的碗里,「老妈你动作要快一点!」

「阿!那是我的!老爸嘴下留肉!」

「弟阿!龙虾留一点给我……不准吃!那是我的!」

(全文完)

结束了!拖了一年多!(居然

结果还烂尾(你也知道

好吧,其实这篇文应该是上上章(也就是三十章)就该结束了,多拖了两张还烂尾的我真的是……本性不改(喂

恩……这篇文我写了超级久的(当然拖稿的时间更久我懂

说真的回头看去就是一堆的、呃、黑历史?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要说什幺(居然

大概就是谢谢大家我拖了这幺久还写得这幺烂居然还不离不弃的愿意看我乱掰拖搞烂尾(为什幺不用句点

那幺……以后见……吗?

总觉得好像不会见了(喂

感谢一直陪伴我看到这里的你、恩、真的很谢谢(心虚

  • 名称:五河士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