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芒全文阅读

相信阿德是没有错,但是错的是那个该死的老头!

「这到底算是什幺样子的跨年晚会?」我哭丧着脸闪过飞过来的武士刀,顺便往那个不知道是刀还是剑的东西踹过去。

「很特别的跨年晚会。」

好吧,我承认需要上刀山的跨年晚会确挺特别的。

「我宁愿要一个正常一点的。」像是有很多表演还有一些小活动的晚会,大家一起唱唱歌、跳跳舞的,最后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这样不好吗?非得要用一个刀山什幺的!而且就我所知,后面还有油锅、北极熊和奇怪的竿子!

「你也知道,这里不会有什幺正常的东西。」阿德很有那个兴致和我聊天,但是我没有阿汉可以帮我挡刀,只好一边送给他一个白眼一边闪刀。

对,我早该知道了,这边连人都不是正常的,怎幺还会期待有什幺正常的呢?

「阿、小心。」嘴上说着小心但是一点也没有要闪的意思,阿德很优雅的往前走,阿汉则是很尽责的把飞过来的刀通通打掉……我也想要一个会帮我挡刀的护卫阿!

「我觉得你要小心的是我会不会太忌妒所以捅你刀。」不小心把我的心声说了出来,阿汉听了以后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我,而那个可能会被我捅的家伙则是一脸平静的回我说我才不会。

「……」可恶,还真的被他说中了,我才不会在我朋友的背后捅他一刀,要也是从前面正大光明的捅。

「幸好只是爬个山……」虽然这座山总是会从奇妙的角落里冷不妨的射出一把刀,想在你身上开一个洞或是把你的头给砍下来而已。

但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爬到山顶的我就觉得我应该改姓乌,然后名字是单一个字,鸦。

脚下那应该叫座山的东西,居然缓缓的伸出了一根又一根的东西。

这让我不得不跳起来攀在树上好避免我变成一个人肉竹串。

阿德更作弊的直接变成飞马,飞在天上……我觉得我好像有一个很关键的事情忘记了。

好像可以用飞的吼?

「我怎幺会忘记这幺简单的事情?」翅膀一伸,我也不落人后的飞上去。

「嘿,我们刚刚居然忘记可以用飞的呢。」

看着陆陆续续有人飞了起来,我心情有点複杂的恩了一声。

「那阿汉呢?」

我记得狼人不会飞,那他们要怎幺办?蓝要怎幺办?还有其他不会飞的人要怎幺办?

「欧、这一点小东西奈何不小他的。」用马的样子和我说话,看着马嘴在动,我还是有这幺一点点心情複杂。

马在跟我说话阿……要是在几年前,我一定会惊讶到大叫。

不过现在的我居然会很自动的把阿德的脸叠在马的脸上……呃、好像更恐怖了?

我低头去看,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刀之中迅速的穿梭着,后面也有一个白色的身影跟在后面,我想那应该就是阿汉和蓝了吧?

地面上有很多的影子在往前移动着,看来这个刀山真的是雕虫小技,对于学园之中的非人根本没什幺。

「姐。」

转头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老弟也张开翅膀,在我后面飞着。

「哇阿阿阿--」在我还没有开口前,下面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叫声……原来真的还是有会被这刀山给刺到的人?

「那是……?」

我还没有看清楚是谁,老弟很快的插话:「同学,不熟。」

你说是你同学我可以理解,但是后面那一句话不熟是为什幺要补上?这是要撇清说你跟那家伙的关係吗?是因为被这刀山给刺成人肉串很丢脸就是了?

「好。」既然不想和我说我也不去追究了,其实说真的,有这样子的同学我也会感到很丢脸,「我可以理解为,这届的新生素质普遍偏低吗?」

「……不关我的事。」

也是,不是我在自夸,我家老弟可不是一般的强,虽然没有比我强就是了。

「走吧。」看来是不想要我再管那一位人肉串同学,老弟抓的我的手臂,很迅速的往山下飞去。

「我自己会飞拉!」虽然我很严重的抗议了,但是老弟完完全全的无视掉了。

*

山脚下并没有什幺特别的,顶多是那一条往前的路异常的崎岖。

从路口往后望,这条路不仅仅是九弯十八拐的,上面还扑满着不该出现的东西。

『欢迎来到羊肠小径~各位同学只要过的去就可以了。』一朵向日葵很尽责的在上空重複着这一句话,但是不知道为什幺,我的直觉就是告诉我,事情绝对没有笨……咳、我是说我所想的这幺简单。

而且居然叫作羊肠小径?

羊肠小径不是形容狭窄曲折的小路吗?虽然说三个词里面有一个「曲折」符合,但是不管是「狭窄」还是「小路」都不符合阿!这条路明明就大到我可以航躺着滚过去了!

「这个应该要叫作天堂路才对吧?」

天堂路指的是我国海军陆战队两栖侦搜大队(俗称「蛙人部队」)结训周的最后一关测验的俗称,不知道是因为在走的时候很想马上上天堂或是走完了就可以上天堂而取的名字……总之,是一条绝对不好走的路。

而眼前这一条坑坑巴巴的路绝对很像。

「走。」

「蛤?你要就这样走上去?」就算是鞋底很厚,踩上那个不知道是碎玻璃还是什幺不明物质的路你确定脚不会烂掉吗?

老弟没有回我,很笔直的往前走。

一步,脚下的东西很脆弱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声--对、尖叫声,真不知道为什幺学校里面的东西都很爱叫--老弟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往前走。

两步,尖叫声变成两个来源,很有朝气的越叫越大声,老弟依然稳如泰山。

三步,尖叫声变成三个……恩?我愣了一下,因为尖叫声没有增加,而且连前两个都停了下来。

是我幻听吗?我疑惑的看着老弟的背影。

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把大鎚子,狠狠的从老弟前面往他身上鎚了下去。

反射神经也不差的老弟马上举起手来挡,也许是因为那力道很强,老弟挡是挡住了,但是整个人却往后退了好几步,退回来我旁边。

一回到原地,鎚子也消失了。

「看来这路并不好走。」走错了或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鎚回来呢。

我才刚这幺说完,一个身影就这样从远方被鎚鎚鎚鎚鎚了过来。

「欧、看起来好痛。」一想到那个不知道几公斤重的鎚子一直往身上砸来,我就替那个人感觉到痛。

那个人退到我旁边以后鎚子就停了下来,不过他本人因为惯性的作用又往后退了几步,很不幸的踩在刀山山脚下那突出的刀子上面……同学你节哀。

「恩、用飞的可以吗?」一路飞过去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吧?脚没有踩到地板应该不会有什幺机关会被触动?

就像是要打碎我的想法一样,这一次是一个身影从空中被一颗大球给推了回来。

他比刚刚那个更惨,在空中并没有东西可以挡下他,于是就算球停了下来,他还是一路的往后飞……我在心里替那位同学默哀一秒。

「还是乖乖走过去好了。」不太放心的我抽出了血蝶来,横在前面。

这样就算是踩到了什幺机关,我也可以有一个防备。

「好,走!」深吸了一口气,我踏出第一步。

「哇阿阿阿阿--」虽然早就有準备了,但是那突然在耳边爆出来的尖叫声还是让我的脑袋瞬间空白了一下。

「姐。」一双手从后面揽住了我的腰,避免掉了我和地板作亲密接触的机会。

强迫自己将有些发软的脚打直,我拍了拍腰间那双手:「谢拉。」

老弟没有说话,但是放开了手。

真是佩服他刚刚被这种恐怖的魔音传脑时还可以保持那副面摊的脸。

「好,继续。」再次踏出一步,尖叫声又多了一股,但也许是因为第一声已经够震撼了,这新加进来的尖叫声我没觉得有多难受。

接着我踏出了第三步,尖叫声倏地停止了。

一把巨大的鎚子渐渐的在我眼前显现。

要来了!

握紧了手中的血蝶,我等着。

「咻!」鎚子迎面砸来,我举起血蝶砍了过去。

这时候我突然有一个挺夸张的想法闪过脑海:要是、如果说拿着血蝶的我力道太弱,没有办法挡下鎚子,反而是被压回来,那血蝶会不会把我砍成两半?

幸好我所想像的那个状况没有发生,鎚子就像是一张薄纸一样被血蝶砍成两半。

「呼,好险。」抹了抹额头上不曾出现的汗水,我转过头去对老弟比了个OK的手势,后者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好,继续!」重新握好血蝶,我继续往前跨步!

因为不知道哪时候会有鎚子冒出来、也不知道哪时候又会有什幺奇妙的东西跑出来,我一整路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戒,消耗了我不少的精力。

一下子是尖叫声加上鎚子、一下子是泥沼配上钢丝、一下子又是哪飞出来的暗器和抓动物的捕兽夹……还有我遇见最扯的就是从角落里跟过来的一只会乱踩的兔子--这可恶的东西偏偏就爱踩有陷阱的地方,搞到我很想马上动手来一份三杯烧兔还不想吐骨头。

等到牠不知道踩了第几个陷阱,我终于忍不住的把是斩马刀的血蝶当作是迴力标一样的丢过去,把那只兔子直接拍扁在某棵树上。

「……」

面对老弟看过来的眼神,我没好气的问:「干嘛?」

「煮来吃?」

欧、我的好弟弟,你怎幺知道你姐姐我刚刚就是想要把那只兔子抓来弄个一兔五吃?

可惜刚刚真的太生气了,气到把要吃的兔肉拍扁在树上,现在连吃都没有办法了。

我总不能过去把那血肉模糊的兔子抠下来再吃吧?

而且不知道吃了会不会跟那只兔子一样衰?

「不了,要剥皮放血清内脏的,挺麻烦的。」

「……」

「老弟?」

「没事。」

没事为什幺要一直看我?我疑惑着看回去。

「继续走吧。」

老弟都发话了,我这个姐姐就卖他面子,继续往前走。

拐了不知道第几个弯以后,我终于看到了那个名为终点的地方出现在我眼前,我差一点就控制不了的往前飞奔过去,幸好我的理智来存在,不然我可能又要被鎚回去了。

我可不想再走一次这个羊肠小径,这和天堂路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路,可以的话我一点也不想再走一次,明年要是还有,我一定不要来。

小心翼翼的往前跨一步,没想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鎚子。

我愣了一下,尖叫声明明没有消失,怎幺会有鎚子出现?

疑惑的转头,老弟稍微皱起眉来的表情让我恍然大悟,原来鎚子是来找他的!

在我釐清以后鎚子已经越过我,準备鎚老弟。

我什幺也没有想,马上伸手把老弟跩了过来。

「姐?」老弟疑惑的看向我,很久没有看到老弟变脸的我顿时心情好了起来,虽然说我可以放着老弟让他回到原点再来一次,但是好说歹说他也是我家可爱的弟弟,胳膊不往他那拐要往哪拐?

鎚子没有鎚到人不肯罢休,一个迴转就往我们的方向飞来。

「跑!」

反正也只剩下这一小段距离,跑几步应该就会到了。

老弟没有回答我,不过他放开手脚跑了起来。

真没想到这小子跑起来的速度不比我慢,甚至有比我快的迹象,要不是是我叫他跑的,我会以为老弟是要丢下我自己跑路。

鎚子跟了上来,而且数量一分为二,又多增加了好几枝,该不会是因为我们乱跑,所以鎚子数量越来越多?

反正,只要不要被鎚到就好了吧?

怀着这样的心思,我完全不敢停下脚步,咬着牙直往终点冲过去。

就在差了终点三十公尺左右的距离时,我看见终点那也出现了几枝鎚子……现在是守株待兔的意思吗?!而我们就是那往树下冲过去的兔子?!

不!

我才不要当那呆呆傻傻的兔子!

一甩手把血蝶丢出去,那锋利的血蝶像是切纸一样把鎚子一个一个的切断。

不去理会有没有其他的鎚子,我埋头冲刺,头也不回的踏出了那条路。

「哈!」虽然踩上了火红色的路面后脚底传来了丝丝热气,但是我还是笑了出来。

不放心的回头一看,鎚子停留在那条路上,没有越过来,就像是有一道屏障一样,把它们隔绝在外。

「呼,终于甩掉了。」

「恩。」老弟依然惜字如金,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他肯给我一个「恩」已经算不错了。

「那接下来呢?」

眼前的一个水池让我有点无言,我努力的回想老头子说的话……接下来是要游泳吗?

老弟伸出脚,用脚尖下去碰了一下水:「热的。」

有点怀疑的看着那冒着泡泡的水,是热的吗?

老弟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习惯,他吃东西都喜欢吃热的,不、说是热的也不对,因为他说的热我吃的时候只觉得我的食道快要熟了……

这样下去……不会游一游就被烫熟吧?

我想起了那个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就这样跳进水里面,我不就是那只青蛙……呸呸呸,我才不是青蛙。

「游?」

「当然……不要!」

开什幺玩笑,要是真的熟了我不就掰掰了吗?

当一个很威风的主角结果最后的下场是被烫熟,这也太悲催了吧?!

「那怎幺办?」

我转头回去看了看那些还在上一个终点处徘徊不去的鎚子,想了一下,然后转回来朝着老弟一笑:「嘿嘿。」

谢峰龙看着自家姐姐不怀好意的笑容,突然觉得寒毛直竖了起来,那笑他并不陌生,那可是姐姐招牌的、想到什幺诡异的点子时会有的笑容。

他顺着小空的视线往回看了那些鎚子,突然觉得有些同情。

不过也只是一下子,他可没有忘记刚刚那些鎚子还追着他想要把他鎚回去。

要他不计前嫌去救那些即将要落入魔掌的鎚子?

那是不可能的,谁叫他也是超级护短的谢家人中的一份子呢?

只好转过身,当作没有看见了。

恩、远方的风景还真不错看。谢峰龙有些自我催眠的想着。

*

(待续)

  • 名称:寸芒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