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抱琵琶半遮面全文阅读

『嘻嘻、嘻嘻……』他们没有看我,只是不断的在空中盘旋着,不断的发出笑声。

怎幺会这样?

他们不是在那个吸血鬼那边吗?

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幺?

我的脑中一片混乱。

『小空!』幸好在我茫然之际夜老大的声音把我唤了回来。

「谢了,我没事。」我摇了摇头,撑起了一个笑。

『不要紧的,』夜摸了摸我的头,『捣蛋鬼之所以成为捣蛋鬼,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抬头望着他们,他们依然在笑,但那双没有眼球的双眼却缓缓地流出了泪水。

他们在笑,也在哭。

为什幺要笑?为什幺要哭?又为什幺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突然间,也许是因为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菲尔伸出手来往,我们原本要前进的方向指了指。

这是要我往前继续走的意思?

『嘻嘻……贵客……嘻嘻……请……』

『走吗?』夜轻声地问我,我想如果我现在摇头,夜就会毫不犹豫地带我走。

但是我不会这样,也不行。

「人家都如此邀请了,」我耸了耸肩,「不去的话也不太给面子了。」而且我也有事情要问。

没有管还在上面嘻嘻笑的两人,我压下了心中的不悦,迈开脚步继续往前走。

血腥味随着我们越往内走,越来越浓。

体内有什幺东西在沸腾……我知道是我那嗜血的基因在叫嚣着。

倏地,夜拉住我。

就在我疑惑地回头时,原本黑暗的四周突然窜起了火光。

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习惯了黑暗的我瞇了瞇眼。

「呵呵,欢迎--」低沉的嗓音从前面的方向传来,「欢迎您的光临,我尊贵的客人。」

还没有等到双眼习惯光线,我就瞪大了眼。

不为什幺,就因为眼前的景象。

除了我进来的方向以外,以我为中心的八个不同的方向,各挂了一具……人体,那像是待宰的猪只一样挂起来的人……而且在那人的下方,还放了一个木桶,接着从那人身上所滴落下来的鲜血。

虽然我很不想要形容,但是那画面我真的到回来以后,想忘也忘不掉。

我忍不住的弯下腰来乾呕。

「怎幺了吗?尊贵的撒旦大人,您不喜欢这些礼物吗?」

「喜欢……你个鬼……」幸好吃下去的东西早就消化完了,要不然就浪费了。

「难道是,太少了?」

听到这话我猛然的抬起头,这时候我终于看清楚说话的人了。

哪个方向一共佔了五个人,除了最右手边的那个农人以外都是生面孔,而最中间的那个人还带着一个面具,一个奇怪的面具。

「没看见撒旦大人不喜欢礼物吗?」语毕,那个农人拿着刀,砍向了最靠近他的那具人体。

「呜……」鲜血从伤口涌了出来,那个人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该死的,他还活着啊!

「住手!」想也没有想的把血蝶丢了过去,笔直的插在两者之间。

「大人为何动怒呢?」面具男疑惑的开口,「唯有流尽那汙秽的血液,才能够重回上帝的怀抱吶!」

血汙不汙秽我是不知道,不过血流乾了真的会去见上帝就是了。

「听你在唱!」不顾那些人,我撑起有些发软的脚腿,跑向离我最近的那个人,试着要把人放下来,「夜!快来帮忙!」

原本还在疑惑为什幺夜没有来帮我,但是身后传来了『嘻嘻』的笑声,我就知道夜这时候无法抽出身来帮我……好吧,这时候只能靠自己了。

「真是的,怎幺能让大人亲自动手呢?还不下去帮忙!」面具男才刚把话说完,那四个人就迅速的各找了一具人体,拿出刀来砍了下去……

「住手啊──」终究忍不住,体内似乎有什幺东西爆发开来,随着一声的怒吼,我视线一片血红……

「阿、真是太美了。」面具男摀住了嘴,「能拜见您的英姿,真是死而无憾了……吸着血的您,也是美的不可方物阿,真是太棒了。」

听到这话我横了一下,刚刚被激跑的理智回拢,渐渐的看清楚我在做什幺。

之前翅膀自己去吸血已经够诡异的了,现在我没有动,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把血吸过来这里!

吸血技能进化了,但是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恩、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

四周的景色让我小小的吃了一惊,我明明记得刚刚不是这样子的。

被挂着的人通通躺在一边,而刚刚拿着刀砍过来的那四个人则是倒在面具男的身后,那倒下的姿势挺像是被什幺东西给扫过去一样,而夜则是左手抓一只、右手扛一只捣蛋鬼,站在一边。

「太美了!太美了!难怪神子大人会爱上您……真是可惜神子大人先走一步…欧、真是太美了……」面具男自顾自的怪叫着,完全没有想要去看他同伴的死活的意思。

「你到底是谁?」

听到我的问话,他终于停止那奇怪的言论:「看看我有多失礼,居然忘了要自我介绍,希望您不会介意,尊贵的大人。」

接着他行了一个诡异的礼:「我是由神子大人所带领的『重返天堂』组织中『傲慢』大人的左侍从,以后还请撒旦大人多多指教。」

以后?还有以后?

不高兴的皱起眉,我冷冷地问:「你们有什幺目的?」

「今天只是和撒旦大人打声招呼而以,还希望您喜欢这些礼物。」

喜欢个屁!

面具男头往旁边一歪,血蝶贴着他的脸飞过去,插在墙上……啧,差一点。

「那幺,今天就先告辞了。」说完就往后一转。

「站住!」想当然那家伙不可能听我的话,消失了。

「该死的!」我恨、我恨自己的无能,为什幺没有把他拦下来?

『先救人。』夜提醒了我,地上那一些人还生死未卜,与其在这自怨自艾,还不如先去救人。

「好。」收起了已经吸血吸饱的翅膀,我开始检查那些人。

幸好他们还活着,只是身上的伤需要好好的包扎一下。

「这里!往这边!」就在我蹲着检查不知道是第几个人的时候,我来的那条通道传出了声音,「快点!」

回过头去看,没想到来的人是我刚刚帮忙放走的那一群。

他们似乎是逃回去村子里,然后讨了救兵再一起回来这里,想要救人。

「太好了。」不然我还不知道这些人要怎幺办。

那些村民把人带了回去,带头的那一个还不断的向我道着谢,要我去他们家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和他们一起庆祝逃过这一劫,但是我还惦记着那两个小孩,所以就推辞了。

「谢谢你们,你们永远都是我们的恩人!」他们在离开以前这样跟我说,而我只是笑着。

事情到这里算是告一个段落了,但要到完结,还差几个章节。

刚刚的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血淋淋的样子、那人痛苦的扭动……就像是捨不去的噩梦,缠绕在我的脑中。

夜冷不防的抱住我,把我压进他的怀里:『别想了。』

把头埋进去蹭,一下子就好,现在就让我撒撒娇吧……

怎幺可能不想……想想快乐的事情好了,想想我那欠扁的哥哥、想想我那面瘫的弟弟、想想我那不知道多少岁的爸妈、想想大家、想想大家上学时发生的各种于快的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下子--我才用快乐又想扁人的情绪压过刚刚的画面。

现在还有事情要做,我不应该如此消沉,要振作!

深吸了一口气,我抬起头:「夜,他们呢?」

『吃掉了。』

「吃……阿?」

『呵呵,开玩笑的。』

夜也会开玩笑?!

我瞪大了眼,不敢相信。

『你那是什幺表情?』夜挑眉。

「呃、没事。我们走吧,还有事情要做。」

*

我回到了原本那个房间,穿过那幅画,回去那边。

「您回来了。」一出画就看见约瑟芬坐在那对我微笑。

那称呼怎幺怪怪的?

「呃、我回来了。」有点不解的看了看夜,后者只是给我一个笑容。

「主人说,您回来了以后请您去见他。」

那称呼不管怎幺听怎幺奇怪。

「……你还是用普通的称呼叫我就可以了。」

「这怎幺行?」约瑟芬拿起了摆在桌上的烛台,「您可是贵客。」

我看是因为太久没有人来,所以才是贵客,稀奇可贵的客人。

「不管,你不换回原来的称呼,我就不理你了。」虽然这话很幼稚,但是我现在也想不到有什幺可以说的。

「呵……你不怕我吸你血吗?」约瑟芬的嘴角露出了两颗尖牙,「还敢说条件?」

也许这样的动作会吓到普通人,但我才不会--毕竟我应该不算是普通人了,虽然我一点也不想要承认--我可是能揍吸血鬼的人。

「反正你已经改回来了,要吸就等我事情处理完再说。」我眨眨眼,不以为意。

只是不知道我的心脏停了以后,流了血会不会没有新的血产生……这样我真的会被抽乾?

糟糕,我可不想在多年以后变成没有血的木乃伊。

「呵呵,你真有趣。」

「谢谢。」我当这是讚美。

「走吧。」

约瑟芬在前面带路,带我们回到了原本的那间房。

「主人,公……呃、小姐回来了。」

我刚刚似乎听到的什幺?公?

「进来吧。」

还没有想通刚刚约瑟芬到底叫我什幺,约瑟芬就推开门,请我进去。

「嗨!我回来了。」想来真不是什幺重要的问题,我也就不继续想了。

「欢迎回来。」德古拉从书中抬起头,对我们一笑,「準备好要请我一杯了吗?」

「请你一瓶也没有关係!」只要我还有血的话,「不过要等我把事情做完才可以。那两个小孩在哪?」

「在客房休息。」约瑟芬很自然的插话,「两个孩子睡的很熟呢。」

『当然熟阿、熟到连魂都飞出去了。』夜凉凉的插了这一句话。

原来那是魂?

我还以为他们翘了变成鬼……幸好,幸好。

「魂飞了?」德古拉一愣,放下手中的书,「走,快去看看。」

跟着这对怪怪的主僕一起走到他们所谓的客房,偌大的床上躺着两个小小的身躯,凑进一看,还有在呼吸。

「夜,他们还会醒来吗?」

『没回魂的话,不会。』夜也凑了上来,『不过,魂我有留着。』

「那快点让他们回去,还要把他们送回家呢!」希望不会太晚,要不然等他们的家人醒来发现他们两个不在,那可头大了。

『嗯哼。』夜没有回答我,反而是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个有些透明的东西,朝他们的头上拍了下去……等等,你把别人的灵魂放在口袋里面?!这样对吗?!

「这样就可以了。」约瑟芬没有理会成现癡呆状态的我,很淡定的拿了瓶酒给我,「那幺,麻烦你了。」

什幺?

回神的我看了手上的酒瓶,原来是空的?

我想了一下,欧对、我都忘了要放血。

不过……我看了一下手上的瓶子,这不是一般的大小。

「这容量多少?也太大了吧?」

「不多,特製款的五公升容量。」

「……」

这两个趁火打劫的吸血鬼!

*

放完了五公升多的血--他们两个说想先喝喝看所以我多放了两杯血--脚步虚浮的和夜各抱着一个小孩回来,我第一次这幺感动可以结束任务回家了。

「把这两个孩子送回去吧。」要查出他们住哪里并不困难,我们很快的就把两个小孩送他们的床上,然后再回来。

「太好了,事情都解决了。」那些村民已经把那四个不醒人事的始作俑者五花大绑,说是要带回去好好的「关照」一下,至于为什幺要咬牙切齿的说关照这两个字,我想应该不用特别解释了吧?

『回去吧。』

「好。」这次我没有叫岚出来,夜直接把我抱进了他开的传送阵里。

这下子一定赶不上晚餐了……在累到睡着以前,我还惦记着我的晚餐,恩、等我睡醒以后再吃吧……

*

回到寝室里,夜把熟睡的小空放上床,接着又跨进了传送阵里,去了一个地方。

他走上了台阶,在某一块椅子坐了下来,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接着平淡的说着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坐在他对面的是没什幺表情的麒麟,还有分别立在三个不同方向的镜子。

「打过照面了?」夜左手边的镜子传来一个声音。

『是,对方自称是傲慢的左侍从。』

「傲慢……哼,七原罪是吗?可真没有创意。」比较靠近夜右手边的镜子不高兴的说着。

「原因。」剩下的那一面镜子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个词。

『只是来打招呼。』

「……」三面镜子同时陷入一阵沉默。

连抓取生人之魂的役魂术都用了,真的只是打招呼吗?

要不是夜有跟着过去,依照小空平常的样子,是不是就会当场被……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幺,』还不就是担心他那笨笨的主人的安危,『以后我会多注意的。』

「谢了,小黑猫。」左手边的镜子换了一个女生的声音,「我就知道你比较能够依靠,我家女儿就拜託你了喔。」

「妈!我也有好好的保护小空空的好不好!」右手边的镜子抗议了。

「亲爱的,我也……」左手边的镜子换回原来的声音,但没有说完就被打断,又换回女生的声音,「乖儿子我知道,不过你现在上大学了,就交给小黑猫去办就好。」

麒麟听着听着,忍不住发飙:「以后我也会跟去,别给我聊天!」

敢情这家人居然用他的镜像术在聊天?!果然是一家人,都一样看不清事情的重要性!

「呃,抱歉。那就这样了,小空就拜託你们了。」

「拜託了。」

麒麟手一挥,三面镜子同时消失在桌上。

『哈!也只有你敢这样兇他们。』夜幸灾乐祸的喝了一口茶,『真不亏是麒麟。』

「再啰嗦你也给我滚。」

被麒麟冷冷的扫了这句话,夜只好讲回正事:『重返天堂……以后又有得忙了。』

不悦的砸碎了一个茶杯,麒麟皱起眉来:「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跟到这样的主人……上辈子欠的,只好自认倒楣啰,唉。』

这时睡的很熟的小空,不知道为什幺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不过这样她也没有从香甜的梦中醒来,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本章完)

这章算是完结了,不知道我有没有漏了什幺……呃、应该是没有才对(?

当主角真命苦(还不都是你害的

最后面的那个会谈,大家应该不难猜出那三面镜子分别是代表谁吧?

下一章会是轻鬆一点的文,恩……下一次发文的这个时间点,我应该已经变成了无业游民了(?)恩、跟本文完全没有关係,只是感叹一下我要失业了这样(欸

有任何感想或是想说什幺(吐槽我也可以)请留言喔OW<

那幺,我们下周见。

  • 名称:犹抱琵琶半遮面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9: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