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倾城全文阅读

时间:九月五日   晚上八点     地点:蔷薇馆484号房

我无聊的翻着老师给的东西,那天上完历史课后,老师发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给我们。

「各位同学,我们下一次上课的时间是十一月,我要你们回去研究这个东西,好,下课。」

……我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九月上第一次课就说下一堂是十一月的事了?

还是该说手上的这东西明明就是很久以前的GBA?

就是那种换卡带就可以玩很多种游戏的那个!

别问我怎幺知道的,之前老爸帮我们一人买了一台,我还买了超血腥的游戏带,那玩起来超过瘾……咳,扯远了。

反正,老师就丢给我们一人一台,然后边唸着「阳光、沙滩、比基尼」边走出教室……我告诉自己要忽略他已经穿着海滩裤与夹脚拖鞋这件事。

但是……我左右的翻着这个GBA,老师既没有给卡带也没有说要我们去买……虽然说我电池已经準备好了,但是没有卡带打开来也只会是一片空白的开机画面阿!

「吼~老师都不说清楚,现在要怎幺办拉~」我不耐烦的在床上滚着,然后撞到毛茸茸的一团物体。

『恩哼,不会去问别人吗?』夜无所谓的甩着他的尾巴,可恶当大猫整天就是睡、吃、睡、吃,然后偶尔陪我玩或是呛呛我……该死,好悠闲好羡慕!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想什幺……别以为我很闲好吗。』

谁说的!明明就很闲!

「那你现在在我床上打瞌睡是怎样?」

『……我现在没事做。』

「……」

这样不是很闲不然是什幺你说!

「那帮我!」我把GBA用力的丢过去,还故意的瞄準他那颗毛茸茸的头。

结果,中是中了,不过目标错误。

夜头也不回的用牠一样毛茸茸的尾巴将GBA扫回来,GBA就这幺打中我……痛死了!

「呜!夜你弒主阿!」我平常对你也不差阿……居然攻击我……呜呜呜,我一点尊严也没有。

『阿,抱歉抱歉,力道没有控制好。』

什幺力道没有控制好?!

原来你打从一开始就想攻击我了是吧?!

『别哭阿,你哭我会遭殃的。』

「谁哭了!」我揉着红起来的地方,继续研究着GBA。

夜蹭了过来,用牠毛茸茸的头拱了拱:『好嘛~对不起嘛~』

「走开啦,这样要怎幺看……」我推着那颗整着佔住我视线的头。

无意之间,我打开了电源。

「叮!」

「……叮?」我好奇的看着一片黑的萤幕……等等,开机之后的画面呢?

……这股从心底传出来的感觉是什幺?

『这东西感觉很好玩呢~』夜用牠的肉球戳了戳萤幕。

「等等,不能戳萤幕拉,会坏……」我抓着他毛茸茸的前脚,话都还没说完,我就看见萤幕裏伸出一只手,抓住我的手。

……呃,我该尖叫、甩开还是都要做?

不过不等我思考,那只手就猛然一拉,我跟夜就这幺往萤幕倾去。

*

「恩……」我睁开眼,晃着糊成一团的脑袋,坐起来。

该死,我就知道学校给的东西都不会是正常的东西。

又不是要拍鬼故事,学人家从萤幕里面伸出手来干什幺?

而且那个萤幕这幺小,居然把我跟夜通通给拉了过来……真希望我现在不是四分五裂的,那个萤幕都没有我脸大的说。

说到这,夜呢?

我左右张望着,却没有看到那一团毛球。

『……你说谁是毛球?』夜熟悉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天阿,我产生幻听了吗?这里明明没有看到他阿。

『笨蛋。』夜的声音再次响起,『去找镜子看看你自己。』

我听话的下床去寻找镜子,结果在镜子中看到了一个帅哥,一个酷似夜的帅哥,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左脸上,有着羽翼一般的纹身。

我往左,他也往左;我往右,他也往右;我挥手,他也跟着挥……

「呜啊啊啊啊啊!这谁啊!」我不敢相信的掩面大叫,那声音低沉的吓人。

『就是你!还有我!』夜也跟着大喊。

……不会吧?

老大你该不会就在我脑袋里?!

『不太对,应该说我们融合了。』

……该死!我就知道学校给的东西都不会是正常的东西!!

我不要啊啊啊啊啊!

夜老大居然跟我变成一个人,怎幺想我都很想哭啊!

『想哭的是我好不好……还有你不是人,是妖魔。』

啥?

「妖魔是什幺鬼?」

糟糕,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我也不知道。』

不会吧,我现在就靠你了你居然说不知道……欲哭无泪。

『反正,等等你弟弟会来解释……』

老弟?

那个惜字如金的人会跟我解释?

『……糟糕我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老大你是跟我跟太久变笨了吗?

可恶,我撞枕头自杀去……

「……老姐你在干麻?」当峰龙开门进来时,就看到自家姊姊正不断的拿头去撞枕头。

「看能不能回去……你是谁啊?」我看着门口那个全身包的密密麻麻、只露出眼睛的少年问。

「你弟。」少年淡淡的回我,然后自顾自的搬一张椅子到我面前、坐下,然后盯着我看。

看来真是我那沉默寡言的弟弟,除非必要的时候,不然只有我先开口他才会回我话。

「我跟夜融合了?」我问。

「恩。」他答。

「为什幺?」我再问。

「不知道。」他再回答。

……死老弟你不可以多说一点话吗?

「我是谁?」

「魔王。」

「……啥?!」

「种族是妖魔,职业是魔王。」

「靠,现在到底是怎样?」对不起我爆粗口了。

「就想成是RPG游戏吧,」老弟淡淡的说,「我是刺客,你是魔王。」

「拜託你说清楚一点……」

老弟沉默了将近有三分钟,然后开口:「这是你们二年级的作业,就当作是玩角色游戏。每个人都有职业跟要辅佐的阵营,赢的那一方保证这学年ALL   PASS。」

我就知道是学校搞的鬼!

等等,二年级?

「那你怎幺在这里?」

「打工。」

……为什幺我一年级的时候没有这种工作给我做?

「最后一个问题,我的性别是?」不要跟我说是男的。

「男的。」

……算了,这是预料中的事。

「我放弃,」我将自己埋在枕头中,「告诉我多一点情报。」

老弟从衣服中掏出一张纸:「我方人马中有:你、蓝名扬、马统唰、项新利、苏妤洁、皮卡秋、皮诺邱、皮阳、我以及……哥哥。」

慢着,你穿紧身衣是要怎幺变出一张纸的?

而且这份名单听起来很怪?为什幺有不认识的还有奇怪的家伙?

还有唸出哥哥前面的短暂沉默是怎幺回事?你就这幺厌恶你哥哥吗?!

「呃,等等……先跟我说一下那三个皮皮皮还有老哥是怎幺回事?」其他人我都认识,就惟独那三个皮什幺的我不认识,还有老哥不是毕业了凑什幺热闹?

「那三位是来打工的一年级生,也是我同学。哥哥的话听说是自己想来玩的。」讲到老哥时,我这幺做姊姊的怎幺感觉到老弟在笑?

……好吧,我承认他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装扮旁人是看不出来,但我可是他老姐阿,怎幺可能不知道他现在是在笑?

「老哥他……」我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从门口的方向扑上来,我想都没想的就一拳揍过去。

「嗷呜!」黏在墙上的黑影发出哀嚎。

「啥东东啊!」软软的感觉是不错,但是突然扑上来我当然会给他一拳阿!

「那是……狗。」老弟又沉默了一下才说,难道、难道说那只狗是?

墙上的黑影扭动一下,跳下来:「谁是狗啊!我是你哥!」

「……」我张大嘴,看着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我哥变成畜牲了……我没有在骂他,他真的变成畜牲了,不过我绝得还是夜比较好看,一只狗跟黑豹怎幺能比?

不过同样都是畜牲就是了。

『空,你是欠揍吗?』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靠,我都忘记他现在听的到我在想什幺。

「……老哥变成狗了?」我忍住笑意,「请问他能干麻?咬、咬咬吗?」

糟糕这样要讲出一句完整的话好困难,好好笑、不行我要忍、忍住。

「嗷呜?你怎幺知道我有那招?」

「噗、还真的有、哈哈、噗哈哈哈。」抱歉我破功了。

「汪!小空你这样笑你亲爱的哥哥对吗?!」

「哈哈、哈,哪不对?哈哈、哈……」我笑到整个人在床上捲成一团。

等我笑够了,我才继续问:「其他人在哪里?」

「楼下,等你下去。」

「……你不会早说吗?害我一个人在床上滚这幺久!」我坐了起来,迅速的往门口走。

「你又没问。」老弟表现的很无辜,好吧,我的错总行了吧?

*

一出房门才知道我的房间在三楼,而从我房门口可以直接看到位在一楼聚集的人。

看着平常熟悉的面孔穿着奇怪的衣服,在下面开心的聊着天,不自觉的,我笑了。

「呜……」旁边的老弟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然后我感觉到有两个热热的东西贴了过来,一个是在大腿、一个则是身后。

「……请问你们两个在干麻?」

「……」老弟默默的放开我,退了三步,「抱歉。」

「啊?」我搞不懂谁来跟我解释一下?

「小空空你阿,在无形之中发动了你特有的技能【媚惑】啦!」老哥猛蹭我的脚,平常我是不会虐待动物的,但一想到脚上的那坨毛球是老哥……我就毫不犹豫的把他从三楼踹下去。

「阿阿阿阿阿──」

「碰!」

我探头出去看,桌子坏了阿……啧啧,希望不会要我赔。

「嗷呜,小空空你居然把你亲爱的哥哥踹下来……很痛阿……」

不理会在桌上呻吟的的老哥,我对着抬头的大家微笑:「大家好。」

「……」所有人抬头看我,没有人回话。

现在是怎样?

老弟从后面拍了我的肩:「老姐,请你不要笑。」

我收回笑容,然后下面的人就像是回神的一般,开始跟我打招呼。

「小空~」小妤跟我打招呼。

「小空,你睡好久喔!」小马很有活力的挥着手。

「小空……」小利依然讲话很小声,我很仔细听才知道他是在叫我。

蓝酷酷的跟我点头,其他不认识的人则是跟我挥手。

「咦?我睡很久了吗?」我搔搔头,寻找着向下的楼梯,「呃……老弟,要怎幺下去啊?」

为什幺我左看右看都找不到楼梯啊?!

这样是要怎幺下去你教我!

跳下去吗?!

「跳。」

「……」跳你个头拉跳!

你老姐我这辈子还没有跳过楼啊!这样下去不会摔伤吗?!

这里是三楼啊!不是三公分好吗?!

『……你不要鬼吼鬼叫的,跳下去不会受伤的。』夜的话在脑海中响起。

老大你可不要骗我喔?

『有我在你怕什幺?』夜的话听起来非常不屑,『如果你真的怕受伤,下面不是还有一个肉垫吗?踩上去就好了。』

说的也是喔!

我毫不犹豫的从三楼一跃,直直的踩在老哥身上。

「噗呃?!」

桌子又下陷了不少,老哥似乎喷血了……似乎而已,真实性不太重要。

「……小空,你下来的方式会不会太粗鲁了啊?」小妤问着,「而且桌子坏了耶?这样又要花钱买!」

我就知道你关心的是钱不是我!

「虐待动物。」蓝淡淡的说。

「牠是我哥,不是动物。」我淡淡的回他,然后优雅的跳下来,落地。

「这样……有比较好吗?」小利小声的说,因为太小声了所以我决定无视这个吐槽。

在我下来没多久,摊死在桌上的老哥在次发出声:「噗嘎!」

转头一看,老弟就这幺站在上面,然后跳了下来。

接着桌子就整个解体了。

「你们……居然……」喔,没想到老哥居然还活着耶?

要补几刀给他吗?

『别管他了,你有正事要做。』夜阻止我继续弒哥,提醒我有事要做。

「欧,对。所以说现在要怎幺办?」我拖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问。

小马对我挥挥手:「我知道喔!再过五天,敌方就会攻打过来了喔!幸好你醒了,不然我们都不知道要怎幺办了。」

「……我睡了多久?」

「从你来开始,五天了。」

啥?!

「我只记得我睡不到一天啊!」

从睡着到醒来明明只有不到一天的感觉!

「小空是睡美人,嘻!」小妤以一种看热闹的心情插话进来,「那,我们的睡美人,请问现在要?」

「啊,为什幺问我?」

「因为你是魔王阿,这还用问?」

……我可不可以当一个无名小卒就好?

不是撒旦就是魔王的,先不要管都是反派的最终BOSS,为什幺都要我来?我也想当个只要听话挥剑的战前小兵阿。

我想当个一点也不威的主角啦!

『你少脑残了,先问他们的职业。』夜适时的打断我脑残的想法。

「先告诉我你们的职业。」

「我是情报贩卖员喔!」小马开心的说,的确很符合他的个性,毕竟他可是我们学校的包打听呢!

「商人。」小妤一脸奸商样……应该是黑心商人才对,我在心里默默的注解。

「军师。」小利默默的开口,然后脸红。

孩子不要脸红啊,我没有对你怎样……不对,我绝对不会对你怎样!

「刺客。」老弟你的我早就知道了,除了刺客以外哪种职业会把自己包的只剩下眼睛的?你老姐我也玩过一点线上游戏好不好。

「狂战士。」蓝淡淡的说,狼人就该当战士?不过真得挺和的。

「那剩下的那三位是?」我看向坐在一起的三个人。

「皮卡秋,神偷!」

「皮诺邱,铁匠!」

「皮阳,鍊金术师!」

神奇宝贝和小木偶都皮痒,恩,我记住了。

『你记名子的方式真不感令人恭维。』夜不屑的说,不过听起来有点无奈。

「好、这样子有情报贩卖员、商人、军师、刺客、狂战士、神偷、铁匠跟鍊金术师。」我板着手指算,这样有九个人了。

「汪!」老哥不知道什幺时候复活了,很有精神的吠了一声。

「……再加上一条狗。」虽然说很想要无视他但我知道老哥一定会烦到我正视他为止。

「好,那我继续提问,敌方人马有谁、什幺职业?」

小马高兴的挥舞着手上的笔记本:「我这几天有蒐集到喔!勇者加上九个人,勇者身分不明、其他九个人的职业是:刺客、阴阳师、弓箭手、祭司、歌姬、巫师、法师、战士、艺人,至于那九个人的真实世界身分……我查不到。」

慢着你的笔记本是从哪变出来的?!

『不要纠结在这种地方!』夜终于听不下去,直接出声,『查不到吗?身为情报员这东西查不到,那就表示是学校方面的干涉。』

干麻?这有什幺好干涉的?

『怕你们带入私人的感情吧。』

私人的感情?

我连我老哥、老爸都照揍会有什幺私人的感情?

『不要用你们家的那套去衡量其他人!』

……对不起,我的错。

『知道就好。』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我跟夜的心理交流:「小空?」

「啊?」

「啊什幺?你是傻啦?」小妤很不客气的直接朝我后脑杓巴下去。

一瞬间我感觉到眼冒金星,眼泪都快飙出来了:「很痛耶!这样被妳打我才会傻了!」

「不然你在发什幺呆啊!刚刚讲的你有在听吗?」

「没有。」我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你们刚刚说什幺?」

小妤很大方的送我一个白眼:「说接下来呢?你要下指令让我们行动阿!不然这学期就挂了啦!」

本来想回她说关我什幺事,但马上想到老弟跟我说的那些话……只好默默的思考。

「所以这几天,你们都了解自己职业的能力是什幺吗?」

众人点头。

……对不起这几天我都在睡觉。

「那,」我的肚子很不时宜的想起了交响乐,「……抱歉我饿了,晚一点我想到什幺再问你们……啊,小利麻烦你跟我一起来,那就先这样吧,散会。」

*

结果说好的散会,也只是将场地从刚刚那换成餐厅。

我跟他们说不用这幺麻烦,结果蓝居然回我说:「这样你有问题可以即时解答。」

所以一群人就这幺浩浩蕩蕩的坐在餐厅里,听我说话顺便三不五时的插进来告诉我不知道的事。

一边消灭我久违的晚餐,一边与夜还有小利进行对话。

「所以说,我现在住的这里是我的城堡?」不会吧,这幺气派又和我胃口的城堡……我可以搬回现实世界吗?

『……你想放哪里啊?魔界吗?』

好阿,放在恶魔岛上挺不错的!

『……我跟你开玩笑的。』

可恶我刚刚当真了!

因为不能揍夜老大,所以我只好愤恨的用力插眼前的食物。

「是的,名子好像叫……群魔殿。」小利小小声的说着。

「还满气派的名子。有什幺特别的机关之类的吗?」就像是之前小西西住的那间怪怪房子一样,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陷阱。

「有……」小利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面摸出一张捲起来的纸,摊开。

……我不介意他从哪边变出那张纸的,我一点也不介意。

「这栋建筑物很奇特,分为前半部跟后半部……」我听着小利的解释,一边思考着对策。

该怎幺……打赢这场游戏呢?糟糕,怎幺现在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凭你鬼灵精怪的脑袋,这难不倒你吧?』

这是夸奖吗?

『不是。』

……我决定不要去管夜了。

「嗯?等等,小利这边……」我注意到地图上有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是什幺地方?」

大家的注意力被我这句话给吸引到地图上,在小利所说的后半部的最上方,有一整块黑黑的地方。

「这……地图上没有标明。」小利自己也不知道,「我拿到这份地图的时候就没有写那是什幺地方了……」

可恶,製作地图的人一定知道,就是这种暧昧不分的标誌,才会勾起大家的好奇心……

「喔,那我了解了。」我笑着迅速的把地图捲起来,还给小利,「那幺,大家就先去休息养足精神吧!我们明天见。」

该不该先去探路呢?我走在回去的路上,思考着。

『你该先做的,是把你自己的战斗力调好。』夜淡淡的说着,『要是部下每一个都强到不像话,结果最终魔王一拳解决,不是很没面子吗?』

……真的很没面子。

可是,要怎幺训练?

『这是个好问题……等等,你要去哪?』

嗯?不是要回去吗?

我抬头一望,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前往着地图上黑黑的那一块。

这算是有什幺力量在牵引我吗?

要去吗?我问着夜。

夜短暂的沉默,然后缓缓的开口:『……进去看看也好。』

既然夜老大都这幺说了,我也只好乖乖的去了。

在我眼前的,是一扇门,一扇能左右开启的门。

我的身体正在颤抖,但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

推开厚重的门,漆黑中似乎有什幺,「欸,这是……?」

*

四天了,整整四天了!

苏妤洁烦躁的翻弄着手上的金币,她不明白,四天前明明说好隔天见的,但是小空这一走就失蹤了四天。

四天!整整四天阿!

明天就要一较高下了,天杀的他们的魔王到底去哪了?!

「到底是去哪了……」

之前小空在睡觉的时候他们都知道,系统设定成他们能知道自己的王在哪,但这次真的连感觉都感觉不到!

蓝名扬拿着一把巨斧走进来,面无表情的不知道他在想什幺。

他对苏妤洁摇了摇头,然后坐了下来。

接着,一条狗也懒洋洋的走进门,找了个角落趴下去。

「到底是去哪了!」苏妤洁终于忍不住的拍桌,忿忿然的站起身。

「急也没用。」谢峰龙从屋顶上翻了下来,「相信她。」

「我信啊!」苏妤洁颓废的坐下来,「信也没用,她又不出现……」

虽然同样阵营的其他人都努力的去做自己能做的事,但是没有一个头来发令,他们要怎幺有统一性?

这样即使他们事前準备做的再好,也会输在彼此的默契上。

「小空……」

「嘿,安怎?」

「你到底死到哪去……欸?」苏妤洁一转头,就看见这几天一直搞失蹤的人站在门口,对他们傻笑。

「小空?!」众人一起回头。

*

「早安。」看见众人杀气腾腾的往我这看,我不明白的挥挥手。

小妤气沖沖的走过来,马上赏我个爆栗:「早你个头!」

「唉!很痛耶!」我摸着后脑杓,「干麻这幺生气啊?」

「还问我干麻?!你知不知道你失蹤四天了耶!」

「我知道阿……我不是赶回来了吗?」

「你到底去哪了?」小妤还是气沖沖的,我看见她手上那枚金币已经严重变形了。

「就黑黑的那边阿。」

我差一点就挂在那扇大门里面,幸好还有夜的矫捷身手能够撑过,不然我们自己未开打就些挂了不是很好笑?

「回来就好。」蓝淡淡的说,然后转回去擦拭他的斧头。

「汪!小空空~」老哥兴奋的跑了过来,本来小说可以让他撒个娇,但因为看到他那挂着口水的嘴,所以就很顺的把他踹回去。

「汪呜…小空都欺负我……」老哥哀鸣。

「呃、夜说不喜欢有口水。」我搪塞藉口给他,然后被夜吐槽。

『自己不喜欢不要牵拖!』

好吧,原来你喜欢口水。我默默的记着了。

『我不喜欢!』

那不就是了吗?

『强辞夺理!』

嘻嘻!

「幸好你回来了,不然要是我被留级一定『天天』去问候你!」小妤还加重那两个字。之前听小风说过,之前被小妤天天问候的人,已经发疯送精神病院去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时间会拖这幺久。」

「你现在马上给我拟定作战计画!」小妤非常的强势,但我有错在先只好乖乖的认栽。

「好啦,先把大家找齐吧,这几天我有发现,那间房……」

*

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

大战前,就连空气都为之凝结。

一触击发的情况,令大家绷紧了神经。只要稍微的火花,就会引起大火。

「就是这吗?」勇者抬头,望着高耸的建筑物。

「群魔殿。」一旁的人跟着唸出上面的字,然后小声的喃喃自语,「小空一定会很喜欢这里……说不定还想搬回去……」

「嗯?你说什幺?」勇者侧头看了一下他的伙伴,他的第一个伙伴是有着一头白髮的阴阳师。

会选在今天攻入邪恶势力也是这位阴阳师所挑的日期,他说今天的胜算会比较大。

「没什幺。」阴阳师笑着。

「那就请先锋先进去了?」勇者回头望着,但却见不到他的先锋,「欸?人勒?」

「他已经先进去了!」

「是吗,那就放心交给他,我们也走吧!」勇者爽朗的笑着,带领众人朝着魔王的堡垒前进。

勇者在大门口就遇到了第一个难关,站在那的,是全身穿着铠甲并握着一把巨斧的蓝。

「欧,是狂战士耶!」勇者兴奋的想拔刀上前,却被阴阳师给挡了下来。

「您还有更重要的事,这边就给别人吧。」

「说的也是,我必须要打倒魔王才行!」勇者信心满满的点头,然后开口,「喂,狂战士,因为我赶时间,所以没空陪你玩,就让我的同伴陪你吧。」

「……」蓝无言的看着猖狂的勇者,默默的想着为什幺会有这种性格的勇者出现。

「留一个下来就好。」蓝淡淡的说,将大斧指向了同样有披着盔甲的人。

「这是指名我的意思?」披着战甲的官宇,也不吝啬的拔起身后的长剑,备战。

「哈哈,真有趣。战士与狂战士的对决,真想好好欣赏。不过我没时间了……那就交给你了!我们走!」勇者带着其他的人继续前进,走在最后的章妃回头望了自家二哥一眼,等到官宇跟往常一样对他一笑后才继续前进。

「虽然说我们都是同班同学,但似乎没交过手?」官宇一边挥动着长剑,一边往自己身上发动被动技能【牛肩】,增加着自己的攻击力。

「是。」蓝不改话少的个性,简短的回答他。然后也发动自家的技能【暴冲】与【血洗】,增加自己的破坏力。

「真让我热血沸腾……」官宇提起剑,朝着蓝飞奔过去。

短兵相接,金属声叮呤想起,两把武器竟是相抵住,两者不相上下。

接下来,便是单纯的力量相比,蓝的斧头逐渐压了过去,在即将敌不过之时,官宇在次发动了技能【暴击】。

「呜喔喔喔喔喔!」一瞬间,斧头被压制了回去,力的平衡点被压回中线。

现在,才是真正的要见真章!

「……」蓝依然没有说话,但赤红的双眼洩漏出他同样热血沸腾着。

双手因为不断的施力而颤抖着,盔甲下的薄衣早已被汗水浸湿,但没人敢放轻力道。

只要一有鬆懈马上会被劈成两半!

对峙的时间越来越长,双方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半,他们都在等待对方鬆懈的那一刻。

而那一刻,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汗水早已布满了额头,甚至延着下颚滴了下来,没入土中。

两个战士力量的对决,僵持着。

*

进门后的勇者一行人遇到的重重的陷阱,从地上的洞、滚落的大石头,到滚烫的油锅、刀山甚至是箭雨,幸好大家在歌姬的【神的祝福词】与【神的怜悯】之下,提升了攻击力与防御力,才能倖免葬送在陷阱之中。

「要感谢我喔。」莉莉开心的笑着,她难得的可以帮上大家的忙,正开心着。

「这个魔王,真狡诈!」勇者忿忿的说,然后率领众人继续前进。

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来到了右偏殿,却发现王座上面没有人,不过王座前面却站着两个人。

「你们是谁?魔王呢?」勇者大声的问。

「咿……」被勇者这幺一喊,那两个长得颇相似的人就吓的抱在一起。

这下子换勇者有些尴尬,他是勇者啊,应该是人见人爱的,怎幺会吓到人呢?

「呃,没事没事,」勇者放柔了声音,「请问你们两个有看到魔王吗?」

「你、你就是勇者吗?」

「是的,我是。」

「那、留下两个人,你们就可以继续走、走了。」那两个人分开来,刚刚胆怯的神情消失了,取代的是刚毅的表情。

「咦?你们也是魔王的手下?」勇者有些讶异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两个胆小的人也是吗?

「我们是朋友!」其中一个激动的大喊,「留下两个人之后你们就可以继续走了!」

「这样啊……」勇者搔搔头,「那要把谁留下来好呢?」

这时一旁的阴阳师开口:「勇者大人,我看他们应该是铁匠工人之类的……要不,就把法师留下吧?」

「啊……那就听阴阳师你的吧!」勇者不怎幺在乎的说,「反正我要赶去除掉魔王,剩下的就麻烦你了!」

……勇者的设定就是只要除掉魔王而以?

其他人的死活都不用顾了就是?不管是哪一方的人,都这幺想着。

「那幺我们两个就留下来吧。」刘贝带着章妃走了出来。

「那就麻烦你们了。」阴阳师朝着他们颔首。

「学长……」章妃难得的开口,「如果你见到小空,请帮我们向她问好。」

「如果我见的到的话,我会的。」被称为学长的阴阳师苦笑,「要是我没有被他秒杀的话。」

「咦?小空没有这幺狠吧?」在一旁的弓箭手插话进来,「连自己的男朋友也会下手吗?」

「学妹啊,」身为阴阳师的帝苦笑扩大,「这只是个游戏,小空她啊,是会很认真玩戏戏的人,所以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杀掉我,因为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那还真是恐怖……」弓箭手呆呆的点头。

勇者丝毫不在意他听不懂他伙伴们之间的对话,率先的朝着大殿走去,嘴里还嚷着要除掉魔王维持正义等等。

「好了,」刘贝确定众人都走了以后,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我没看过你们,从你们的态度来看……是一年级的吧?」

「是的,请学长手下留情些。」皮卡秋看到没有其他人了,有些邪恶的本性就显露了出来,他在谦虚的说话同时,也悄悄的发动了神偷的【脚底抹油】与【无声无息】技能,帮自己的人马加了敏捷与攻击。

「哼,别以为是学弟我们就会放水!」在刘贝说完的同时,章妃就利用法师的技能,顺发了一颗火球,招呼过去。

「呜阿啊!」皮卡秋与皮诺邱闪了开来,这场法术与科技的对决,正式开始!

「啧,躲得真快。」章妃不悦的啧了一声,又随手放了一整排的冰锥,阻碍他们的去处。

「欧哇哇哇,好难躲!」皮卡秋一边轻巧的闪躲,还一边耍着嘴皮。

「练造之火!」一直没有出手的皮诺邱放出了火焰,锻造武器时的高温溶化了冰锥。

「就这样吗?」刘贝轻笑着,黑暗的气息施放了出来,那是巫师的专属技能【怨气】。

那股黑色的怨气就这幺朝着对方而去,被皮卡秋闪过,却重了皮诺邱。

「呃,咳!」身为铁匠的皮诺邱咳出了一摊血,无意识之中发动了【神之手】。没想到神之手的功能不仅仅只是提高攻击力,还能够解除中毒的状态。

「嘻嘻,学长们可不要就这幺死了喔?」皮卡秋握着匕首,快速的奔向他们,原本就很快的神偷,又加上了技能的辅助,他的速度快到会留下残影。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赢了!」章妃的火球术没有断过,不断的施放着,就像是在下火球雨一样,烧坏了地板,将四周薰得黑黑的。

但彼此都没有去注意,只是不断的攻击对手。

「嚣张!」刘贝收起轻视的态度,开始认真的攻击。他发动【咒杀】,準备将敌方一网打尽。

被定住的皮卡秋在空中挣扎着,胀成紫色的脸显现出他现在快要无法呼吸!

就在最紧急的时刻,一双金黄色的手突然出现,拿着巨大的铁鎚朝着在场的所有人砸下去!

原来是皮诺邱发动了【神之手】以后,只要再等待了十分钟,就能发动近乎无敌的神手攻击。

而这一击也刚好在最危急的时候发动!

但章妃与刘贝也不是省油的灯,蓄势待发已久的冰锥也在此时从地上刺出,与从天上下来的神手正面交锋。

这瞬间,準备要分出胜负!

*

大殿中,没有魔王的身影,但王座上却坐了一个玩着金币的女孩子。

「真久,我等到快睡着了耶!」

「你是魔王吗?」勇者问着。

「这幺早就见到魔王,你想有可能吗?」少女反问着。

「小妤?」弓箭手看着王座上的少女,不太确定的喊着。

「喔?小风啊?」小妤没停下手上的动作,继续翻玩着金币,「原来你成为了弓箭手?不错不错,挺适合你的。」

「是啊,我变成了弓箭手,」小风傻傻的笑着,「小妤妳呢?」

「我?你还看不出来呀?我是商人啊。」

「商人喔,好酷喔。」

「是啊、所以呢,」小妤将金币往上一抛,「老规矩,留一个人下来。」

面对第三次要留人下来,勇者终于有反应了:「为什幺老是要我们留人下来?」

「喔~原来你不知道啊?」小妤接住了金币,「当然是要削弱你们的战斗力啰。好了少废话,我就挑小风吧!」

「不准!我们不会在上你们的当了!」

「这样好吗?你们会来不及喔?」

就像是在附和她的问题一样,右偏殿传来了轰隆声,整座城堡都为之震动。晃动了一下后,小妤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看来我们拿下了第一胜了喔。」

勇者听到没头没尾的话后愣了一下,急忙连络自己的人,却发现那头没了声响。

「输了?!」

「看来吃了第一场败仗……」帝低头思考着。

「我们、们,赢了喔!」两个小学弟虚弱的声音传出来,证实了他们是存活的胜利者。

但在下一刻,那两个人也没了声响。

──胜利者,无人!

没有人胜利,也就表示,两军平手。这对双方而言,是好事,也是坏事。

「所以说~~你真的不赶时间吗?」小妤露出邪恶的笑,「如果不赶时间的话,那就留下来把我打败了再继续去找魔王。」

「可恶!我就知道魔王很奸诈!」勇者毫无办法的跺跺脚,被迫的留下了小风,带着越来越少的人,继续朝着魔王的所在地继续前进。

「好了~只剩我们两个了。」小妤将金币握紧。

「小妤不要因为对手是我就放水喔!」小风一改平时呆呆的样子,严肃的拉开弓,发动了弓箭手的【百步穿杨】技能。

「妳也是。」小妤也不甘示弱,发动了商人的【哄抬价格】。

「咻!」的一声,箭已经射出,但在攻击了以后,小风却发出了讶异声:「咦?」

她自己没什幺钱的小钱包顿时少了不少钱。

有练过弓箭手的人都知道,每一枝箭都要花钱,普通的箭还好,但如果有加属性或是强化,那价钱是翻倍的!有时候也会因为市场的价格而波动,正巧因为要来打最终战,所以小风的箭矢都是最贵、附加性质最多的。

这也正是为什幺没什幺攻击力的小妤会选择小风,因为她的技能【哄抬价格】只会对每一箭都需要花钱的小风有用!

「嘿嘿,现在知道为什幺我会选你当对手了吧?」

「哪有这样的!」小风喊着,「你作弊啦!」

「我哪有~」小妤开心的笑,抓过一把金币,发动【金币投掷】,朝着小风猛丢。

一枚枚的金币在丢出之后,全部变成炸弹爆了开来。

小风被迫只能不断的消耗昂贵的箭矢来挡,一下子她的钱包越来越扁,就快要空了。

「啊,不可以这样啦!」小风情急之下,拉了个满弓,发动技能【箭雨】!

「欸呀?!」

小妤一看不对劲,急忙想找掩蔽物。但箭雨的波击範围过于广,即使找了遮蔽物,但箭雨还是毫不留情的落在她身上。

「咳呃!」小妤马上咳血出来。

「小妤?!」明白自己伤了好友的小风急忙奔了过来。

「嘿嘿!我们可是敌人耶!」小妤在最后一刻,丢出了一大把的金币。

爆炸声四起,烟雾瀰漫着。

等到烟雾散去时,只剩下一个人在。

「……小妤?」小风疑问的声音,迴荡在大厅中,无人回答。

──胜利者,弓箭手!

*

「可恶!又扑了空!」勇者愤恨的搥墙壁。

这里是左偏殿,理所当然的里面不会有魔王,不过我们的勇者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这里没有魔王,有两个抱在一起发抖的小小身影。

「来者、者何人!」小马抖着音,将一句话说完。

「我是要来消灭恶势力的勇者!」

「……真是大言不惭。」小利小声的说。

「你刚刚有说话吗?」勇者转头问帝。

帝憋着笑:「没有啊。」

「是喔,那我可能听错了。」勇者搔搔头,「喂!魔王在哪里啊?」

「喔、你等等……」小利从袖子里面摸出一张纸,递给小马。

小马慌慌张张的打开:「此、此路是我栽、呃,不对,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这是什幺字?啊、算了算了,留下两个人就是了!」

「又要?!」这次勇者简直快要疯了,他看着越来越少的伙伴,有些紧张。

他是勇者,但再怎幺强的勇者也是需要伙伴们的支持啊!都被分散了这样要怎幺打赢啊!

「这是我们的地盘,当然要听我们的……」小利整个人缩在小马身后,只探出头来,小小声的说。

「哪有这样的!」

「就、就是这样啦!不高兴你可以回去啊!」小马镇定的喊着,「两、两个!」

「学弟冷静啊,」帝苦笑的看着缩在一起的两位小学弟,「慢慢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呃,应该。」

对,应该。

谁叫他们是敌对的关係,要是留下来的是他,那不杀他们也说不过去啊。

不过看他们两个像是小动物一样的缩在一起发抖……说真的他有点下不了手,会有罪恶感啊!

「那个、学长,」小马发抖的说,「可以挑、挑最弱的给我们吗?」

小空说他们只要减少人数就好,所以挑最弱的给他们应该没问题吧?反正他们两个真的一点攻击力有没有,要是遇到一个攻击行的马上就会被KO了……

「这样啊,」帝搔搔头,面对着两个弱小的小动物……不对,是两个小学弟,帝只好挑两个没什幺攻击力的人,「不然就……你跟妳好了。」

帝点了两个走在最后面的人。

「「咦?!」」被点名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就是你们了。」帝笑着,然后跟着勇者就这幺走了。

「等等啊~我是要来见美丽的魔王大人的耶!!」被留下了的其中一个人哀嚎的,可惜没人理他。

「再减两个。」小利小声的说,一边在不知从哪拿出来的纸上画记两笔。

「啊~我的魔王大人啊~」

「好啦,看不到就算了……」小马拍他的肩膀,「你是新进来的学弟喔?」

「是的,我是。」刚刚在哀嚎的人马上换上笑容,那速度比翻书快上许多,「学长你好,我是一年级新生,兰斯诺。」

小利默默的拿出茶具,泡起茶来。

「喔喔、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小马看了看他,「恩……来喝茶、喝茶。」

「这样……好吗?」一直没有出声的歌姬莉莉开口,「我们不用对打还是什幺的吗?」

别人都在拼命的厮杀,结果只有他们在喝茶?这样好吗?

「有关係吗?」小马拿出预藏的饼乾,吃了起来,「反正最后只要小空赢了就好……」

对阿,只要魔王赢了就好,其他的他们也只是打好玩的。

既然没有关係,喝茶也是混、打架也是混,都要混了为什幺不要选择好一点的方式混呢?

反正他们两个一个是情报贩卖员,一个是军师,根本就没有攻击力……配上一个歌姬,一个是艺人,双方都没有攻击技能,安安静静的喝茶,不是很棒吗?

「说的也是。」被说服的莉莉坐了下来,开始喝茶。

悠闲的品茶组,就在一片战争中形成了。

──此局无法判断获胜者,无人胜利。

*

现在战绩是两平手、一僵持、勇者一胜。

虽然说战绩胜败对于最终之战没有任何的影响,不过毕竟赢的感觉比较好,所以没什幺人想输……喝茶组除外。

「人到底在哪里啊!!」勇者的声音在空蕩蕩的城堡里面迴荡着,没人回他。

「阿,有没有人要去帮那个笨蛋勇者啊?」我无聊的打哈欠,「这幺久还没找到这里我好无聊。」

『你慢慢等。』夜也无聊到跟我聊天,『不过也真够逊的,都已经快晚上了,怎幺都看不到人?』

就是,这样我等到都好睏了,亏我今天起了个大早耶!

「我、我真的可以待在这吗?」

「嗯?」我看着角落的人问,「学弟你有问题吗?」

「我真的可以待在这里吗?」他再次问。

我记得他叫什幺……呃,皮痒痒?

『是皮阳。』夜默默的纠正我。

管他,念起来不是一样吗?

「皮阳,你待在这里又没什幺关係。」

「真的?」皮阳不相信的再问。

「对啦。」

其实我也不知道能把你摆在哪,所以就只好一直留在这了……当然这些话我不会告诉他,以免伤了他的心。

『算你识相。』夜不屑的嗤了一声,被我无视掉。

「我以为我是阻碍……」他开始蹲在角落划圈圈,我好想让他未出战就先身亡。

『别减少自己的战斗力好吗。』夜有些无奈,『虽然我也很想杀他就是了,是男人还这幺扭扭捏捏的,真烦。』

对吧!对吧!

「魔王你快出来!!你躲在哪阿阿阿阿阿──」勇者的声音再次传来。

之前小利说过,这栋建筑物很奇特,分为前半部跟后半部。而我们那个呆呆笨笨又傻傻的勇者就在前半部那大吼大叫,而我们就在后半部悠闲的等……明明只隔着一道墙而已,有这幺困难吗?

「很无聊耶~老弟,去把他们带过来好不好?」

「……」老弟看着我,眼里流露出不屑……怎样啦我无聊不行喔!

「我去!」皮阳跳了起来,马上奔去门口。

「欸,等……」我都还没说完,墙马上就「轰!」的一声被撞飞进来。

可怜的学弟就正中脸,一下子血量减少到剩一点点,大概是30左右。然后就这幺跟那面墙一起躺在地上……墙还压在他身上。

为他默哀一秒,结束。

『还真短。』

少啰唆!

「唉呀,我打到东西了吗?」熟悉的声音传来,「没想到这里的招式也这幺强劲,我只是想要试试看而已耶。」

「……帝?」我不太确定的开口。

「嗯?」来者一脚踩上倒下的门,「哎呀,中奖了,魔王在这呢!」

──胜利者,阴阳师!

「欸??」等等,什幺鬼胜利者!!

我看了一下那面倒在地上的墙下面,发现没有学弟的蹤影……靠,这样子的死法也太悲哀了吧?!

最后一击居然是被踩死的?!

「喔!你做的很好喔!」勇者拍拍帝的肩,然后大声的说,「魔王!我来消灭你了!」

我决定先无视他。

「你也来打工?」

「对阿,很好玩呢。」帝无所谓的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要加油喔!」

「好。」

「喂喂,你们在说什幺啊?」被无视的勇者插了进来,「快点开始打啦!」

好白目的勇者。

「等一下拉,」我打断他,「你们不是有十个人?还有一个呢?」

奇怪,我家的刺客老弟还在,那他们家的刺客哪去了?

『快闪!』夜的声音突然在脑袋里炸了开来,我下意识的就往右前方扑去,完美的滚了一圈。

「叮!」金属的声音响起,等我站稳以后,我看见原本我站的位子上出现了一个黑影。

「我靠,居然来阴的!」对不起我爆粗话了。

「啧、没成功。」黑影的语气我还是很熟悉。

「阿德!你这家伙居然来阴的!」这家伙平时都笑笑的没想到居然这幺阴险!

「没办法,」阿德收起匕首,耸肩,「我是刺客阿,不搞暗杀要干麻?」

刺客还可以当探子啊!我记得你原本只是个探路的探子不是?!为什幺现在换搞暗杀了?!你根本就是跟我有仇想报仇啊!

一直站着不动的老弟动了,他握着同样握着一把匕首,朝着阿德杀去。

「叮!」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两个刺客厮杀着。

「叮叮!叮!叮、叮!」一眨眼,叮铃声四起,不知道已经交锋过多少次了。

「喔、老弟做的不错耶!」我在旁边观看。

『你还有心情看吗?还不做你自己该做的事!』夜的声音提醒了我,我还有事情要做。

做就做嘛……

我对同样在看戏的勇者挥挥手:「哈啰~勇者大人~我在这喔?」

勇者呆呆的转过来,疑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歪头。

……我可以直接杀了他吗?

过一下子,他的头歪回来,接着抽出剑:「魔王!纳命来!」

气氛整个弱掉了啊!!

我无力的转身,奔跑。

「啊!居然跑了!站住!」勇者追了上来。

「咦?你姊姊要去哪?」正在缠斗的阿德,这幺问着他的对手。

「……」但峰龙并没有没回应他,只是收起的匕首,默默的施展了技能【潜行】,将自己隐蔽在黑暗当中。

虽然说峰龙给人的感觉冷漠的,但是他会在自家人的面前变的稍微有一点点温度。以刚刚来说,只要是小空在的时候,峰龙一定是有问必答,但只要小空不在,那很抱歉,问他事情就像是在对空气问话一样──他不会回答你。

「好冷漠。」阿德轻轻的一笑,正要施展【潜行】时,一阵亮光突然从最近的阴影朝着他而来!

凭着刺客的身手,阿德快速的往旁边闪去。

他快,但那阵亮光更快!

「呃?!」没有完全击中目标的匕首,只单单削过阿德的右肩,但血花依然喷了出来。

因为攻击而暴露出身影的峰龙,再次握着匕首消失在黑暗中。

「你比我还会当刺客呢。」阿德低声的咕哝着,也施展了【潜行】,消失在黑暗中。  

两个顶级的刺客,一场顶尖的对决、致命展开!

*

「站住!!」勇者在后面喊着。

我一边注意他有没有追上,一边往那个地方跑去。

「卑鄙的魔王,站住!呼、呼……」

……勇者你太逊了才一小段路你就在喘了吗?!

『你跟他一样背着一堆装备跑跑看。』夜说的话令我好奇的转头,只见勇者他头戴闪亮亮的头盔、身穿闪亮亮的盔甲、手带着闪亮亮的手套、脚上穿了闪亮亮的铁靴,连手上那把剑都闪亮亮的……我觉得我要瞎了。

反观闪亮亮的那套装,我身上则是轻飘飘的一件黑色长袍,没有手套、只有一双同样黑嘛嘛的靴子。

好吧,我这轻装部队的不能体会重装部队的苦,谁叫我是魔王呢,不用跟勇者一样需要什幺装备的来辅助,天生就是强者。

『少自傲。』夜哼了一声。

「你也跑快一点嘛。」我站在离他50公尺远处,喊着。

这样子要等他到,我看今天都过完了。

「少啰唆!」勇者回喊我,「你来穿这身装跑啊!重死了!」

喔,原来还知道重阿。

「谁叫你要穿这幺多。」我慢慢的走回去。

「你要干麻?」

不理勇者的问题,我拖着他走:「你走的很慢耶,我拖你走都比较快。」

「什幺?!放开我阿!」

我终于忍不住大吼:「闭嘴啦,鬼吼鬼叫的,吵死了!」

……勇者马上安静,乖乖让我拖。

哼,这样好多了。

『小空你真的不考虑要去当黑道吗?』

老大你也不要说话!我愤恨的想。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那扇门前面,我一开门,将勇者踹了进去。

「哇阿阿阿阿阿阿──」勇者的惨叫声迴荡着。

这时,系统来了提示。

──胜利者,狂战士!

喔,看来蓝赢了呢。

「什幺?你是谁?!哇啊!不要……」勇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算算时间,我也该去救勇者了。

『没听过魔王要去救勇者的。』夜的声音响起。

总不能就这样放着给他死吧?

我跨入门中,关上了门。

*

也许你会好奇门里面有什幺毒蛇猛兽还是机关重重,但很抱歉,以上皆非。

『不过那些应该比毒蛇猛兽还要令人恐惧吧……』夜对着眼前的景象,做出这样子的结论。

「哎呀~是勇者呢~」

勇者被一群像是女人的男人们包围住……我怎幺看都比较像是人妖,还是变性手术失败的人妖。

『你的形容很失礼。』夜顿了一下,『不过很贴切。』

那脸上有鬍渣、有强壮的胸肌的大叔穿着小可爱配上小短裤,那露出来的腿毛、胸毛都快遮住他的皮肤,带着长长的假髮,还会故意弄出莲花指……更别说那个装出来的可爱声『人家~』、『讨厌拉~』,糟糕我不该这幺仔细的描述,我想吐了。

「哇~闪亮亮的耶!人家要这个啦~」勇者马上被脱去手套,那个人还用他的鬍渣蹭了蹭勇者。

「不要碰我!」勇者的声音充满愤怒。

「咦!那我也要~人家要这个闪亮亮的头盔~」头盔一秒被扒走。

「不要……」喔、这次带了点哭腔。

「人家也要~」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扑倒的勇者靴子被脱掉了。

「不……」恩、已经準备要哭了。

「也要给人家拉~」身上的盔甲也被扒掉了。

「呜呜……」阿、哭了哭了。

『……幸灾乐祸的家伙。』夜嗤笑。

哼,说我,夜老大你自己不是也很高兴。

「呜呜呜……好恐怖、救命…呜呜……」勇者求救的声音传来,不得已的,我只好去救他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吓坏他了。」我好心的出了声。

「哎呀~是魔王大人呢~」人妖们转头往我这看,一双双的眼睛都在发光。

……糟糕,我觉得我应该在这之前先规划好逃亡路线才对。

「呜呜呜、救我!」勇者不知哪来的力气,一秒从地上弹起、冲过来抱住我。

我一秒踹开他,再补他几脚。

混帐啊!哪有勇者会只穿一条内裤跑来熊抱魔王的!!

更何况老娘是未出嫁的少女啊!!

『……小空,你现在是男的。还有,那个词太难听了。』

好吧,那我改成老子。

『……』

「没想到勇者跟魔王大人居然是这种关係。」人妖们开始窃窃私语,「而且勇者大人还是个M呢~」

……大哥还是大姐们,你们不要误会啊!我们是清白的!

默默的收回脚,我站着鄙视躺在地上的勇者。

一分钟,他不动。

三分钟,他还是不动。

……该不挂了吧?

要是挂了那就天下太平了。

『挂了就会消失了。』夜淡淡的提醒。

对吼!

我都忘记了……这是游戏,所以死了会化成光束消失。

所以他还活着,只是装死。

我蹲下来,用手指戳戳他:「你死了没~死了没~」

好吧我承认我很没品。

『知道就好。』夜轻哼了一声,『还是小心一点。』

我知道啦,难不成他还会从地板上跳起来攻击我吗?

就在这个时间,瘫死的勇者真的跳了起来:「呜阿阿阿阿──」

我用的是我的手指不是用什幺电击棒戳他,怎幺会这样?

『你给我看清楚。』

听到夜说的话,我仔细的看着还在跳的勇者。

……他的屁股上,有一个黑黑的东西挂在上面。

「痛啊!」勇者再次趴地。

不同的是,这次他化作白光消失了。

──胜利者,魔王!

……靠,现在是怎样?

老娘什幺都没动只是用手指戳戳他他就挂了吗?!

「汪!不准欺负小空!」

原来刚刚他身上的是老哥?!

「……老哥,这样我根本没动到手耶?」

我也想要好好的打一打勇者出出气阿,你一口就咬死的勇者我玩什幺!

「汪!我只想快点回去。」老哥用后脚搔耳后,「屁股臭臭的……好噁心。」

不是我在说,他还真适合当狗。

慢着,臭臭的是怎幺回事?!

【叮~恭喜魔王组的各位获得胜利喔~~这学期各位一定会趴死的~~】

空中传来系统的声音,宣告着我们的胜利。

不过那个「趴死」听起来超怪异的……听起来就是会趴着死的样子,就不能用好听一点的说词吗?欧趴或是发音标準点会怎样?

……等等,欧趴听起来好像也不怎幺好,被殴到趴着死吗?

『恭喜你了喔,』脑海中第一次传来不是夜的声音,『感觉好久不见了呢,等回去我们找天去约个会吧。』

语毕还传来低沉的笑声,那声音我很熟悉,因为就是我那一脚踩死学弟的男朋友。

呿,不害臊阿,夜老大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耶。

『他又不知道,而且,我什幺都没听见。』夜老大的声音响起,『应该说,我忘了。』

……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吗?!

『少啰唆,而且你明明很高兴。』

……少啰唆!我可是少女耶!你就这幺狠的戳破我的少女情怀吗?!

『这时候就会承认你是少女了吗?』夜不屑。

……可恶,我被呛的无法回应。

「啪咑!」就在我跟夜在脑海中吵架的时候,空中掉下了奇怪的东西,直直落在我的手上。

「这是什幺?」我好奇的看着手上的东西,是一台GBA……GBA?!

「叮!」清脆的声音响起,我下意识的想把手上的东西丢出去,而且我真的照做了。

只不过,那个GBA的萤幕比我快的伸出一只手抓住我,将我拖了进去。

「呜阿阿阿阿阿──」不会吧!又要再经历一次吗?!

  • 名称:公子倾城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7: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