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而不舍全文阅读

时间:九月一日       地点:谢家

今天是开学日。

虽然说今天是开学日,但是我却赖床赖到快七点半才起床。

反正有这种一秒钟就可以到学校的超好用交通工具--不点--存在,就算我赖床赖到快八点上学也来的急。

真没想到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学校上课已经过了一年了,想起去年这时候的我,可还在威胁着不点带我去学校,而现在,却是悠闲的等我亲爱的家人,一起去上学。

没错,今年,我谢家亲爱的老弟--谢峰龙--终于也要上高中了。

「姊,你再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今天就翘课。」老弟冷冷的威胁我,不过我还是盯着他笑。

嘿嘿,一想到冷冰冰又酷酷的老弟也要接受我去年的那种遭遇……没良心的姊姊我阿,可是笑到连嘴巴都快合不起来了。

「别这幺说嘛,你亲爱的姐姐我阿,也只是表达对你的爱而已阿。」

「……少来,看妳的脸就知道你在等我出糗。」

嘿嘿,真不亏是我弟弟,没错,我就是在等你出糗。

「你怎幺会这样子误会姊姊我呢?」我装无辜,「我只是在为你等等的遭遇哀悼一下而已。」

老弟听到我这幺说,给了我一个他平常绝对不会有的微笑:「亲爱的姊姊,妳恐怕要失望了,现在学园内没有人不知道我是弥赛亚之一,等等的开学典礼会非常的平静,就连新生要分班的过程也不会有暴动出现,而且已经有人要带我了。」

啧,真没趣。我夸张的将笑脸收了起来,摆上一张哭脸。

……等等,老弟什幺都知道?

「为什幺,你会知道开学的过程?」

老弟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我:「因为我国中开学也是这样阿。」

……原来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而已吗?!

「可恶,你们两兄弟居然一起欺负我……我要去跟夜告状……」

老哥从他的房间出来,趁我不注意揉乱我的头髮:「之前不让妳高中以前就接触到这些,是因为怕妳在国中就觉醒。在那什幺都不知道的年纪,怕妳爆走然后世界就毁灭了。」

就算你拖到高中我还不是差一点让世界毁灭!

别忘了小西西第一次出来的时候那样子,所有人简直是算全军覆没了好不好!

要不是最后老爸有出现,我看我大概也不会回来了吧。

「……知道了。」我撇嘴说,然后弹指叫出了岚。

老哥虽然已经毕业了,但是听说大学开学比我们还要晚很久,所以閑着没事做的他也来凑个热闹,说是要好好照顾我,但我不觉得我需要他照顾……

『呦~我亲爱的主人~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岚讨好的巴上来……嗯?你问我说为什幺要来讨好我?因为这家伙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吃了我的零食,还很不要脸的全部吃完。

「少噁,」我赏了它一个白眼,「上学了,走吧。」

『好嘛~要走啰~』岚将它的三叉杖往地上一插,地板马上浮现一个传送阵,我毫不犹豫的就……先跳下去?

不,我毫不犹豫的踹了老哥一脚,先让他进去。

「阿阿阿阿阿……」老哥的惨叫迴荡在客厅,我是不是踢的太用力了?

「……」老弟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干嘛?」我无辜的回望他,「我要先确认一下这个传送阵安不安全阿,不然进去以后是岚的恶作剧要怎幺办?」

所以你就把有血缘关係还有恋妹情结的哥哥踢进去了吗?这是峰龙没有问出口的问题。

也许他本人还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列入首选,要不然刚刚被踢下去的人就会是他了。

『喂喂喂,我好歹也是妳半个妈,我会做什幺恶作剧吗?』岚抗议着。

「这我就不知道啰。」我绝对不会承认我只是想要踹老哥而已,谁叫他要弄乱我的头髮。

虽然现在是短头髮,但是短髮也需要整理阿,整理也很累……

「……走吧。」老弟拉着我,一起跳入了传送阵。

*

没有第一次被岚传送的想吐感,我想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岚的传送了吧!

没过多久,我们两个就出现在校门口了。

仰望着硕大的校门,我开始回想我第一次看见门时的感觉,那时候,只有感叹学校的有钱,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踏入一个颠覆以前想法的学校,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这幺多事、认识这幺多有趣的人。

当我沉静在自己的思想中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就着反射神经,我往后送了一个肘击……嗯?怎幺觉得这个模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原本能打到的攻击却落了空,结果我又反射性的伸直了手臂,出了一个直拳……

「呃!?」

……等我意识到我又打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金色的毛髮出现在眼中,不同于之前在地上打滚,这次金毛则是在某人的怀中痛苦的呻吟。

「空,你就不能别攻击我家少爷吗?」熟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吐露着一丝无奈。

我又不是故意的……阿德又不是不知道我会一点拳脚功夫,这样子拍我肩膀简直是自讨苦吃。

「阿汉,你就不能劝劝你家少爷不要在从后面拍我肩膀了?」去年就已经玩过,被我赏了个肘击,今年居然还学不乖,那就是他活该。

「我忘记了……好痛……」

这种痛你居然也可以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吐槽你了。

「所以这不能怪我。」我理直气壮的说。

「呜呜,小空都欺负我。」阿德假哭着。

……我哪里欺负你啊!

「姊,」站在旁边的老弟出声,「要迟到了。」

我望了一下錶:「哇!居然已经剩一分钟了!」

谢家有一条奇怪的家规,那就是绝对不能迟到!

「快走!」我拉着老弟,脚下一阵风,冲进了向日葵馆。

幸好我们没有迟到,不然我绝对对不起老爸……虽然我认为定下这条家规就是因为老爸某一次约会迟到而被老妈骂……

「还好赶上了。」老弟淡淡的说着,然后朝着最前排的位子走去。

去年的我是坐在最前面,而今年我该……坐哪边呢?

正迷惘的时候,看见一只手直直的往上伸,然后挥动。

那手看起来还真眼熟……

那只手看到我无动于衷,挥的角度更大了,这时候我才想起来那只手的主人是谁,所以就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嗨!好久不见了,小马。」我朝着手的主人一笑,然后看到附近全是坐我认识的人:小风、小妤、阿惺、阿德(奇怪他刚刚明明就比我晚进来为什幺会比我早到?)、篮、小利、小马还有三头犬……呃,三兄弟都在。

「空,真的好久不见了耶!」小马回给我一个笑,「暑假过的怎幺样啊?」

我叹了口气,在他旁边找了个空位坐下:「别提了。」

除了回家跟以前的死党聚一聚能够算好以外,原本要去帝的家玩结果被抓去帮忙收妖,还顺便参加了百鬼夜行、解决小雨所闯的祸,虽然有去游乐园玩不过被抓去当模特儿,拍了一大堆奇怪的照片;还被阿柿飘界来求助给带到了冥界,打打杀杀的又玩了一趟,最后累到昏睡被麒麟扛回来(麒麟老大本人是说用扛的);还上去天界参加了婚礼,不过听说最后我又喝酒,醉了以后不知道又干了什幺蠢事……怎幺想怎幺觉得我的假期挺悲哀的?

「欧,好吧。」小马笑了笑,「新学期呢,总觉得很久没有看到小空你了。」

的确很久,除了一开学以外,其他时间不是在忙蔷薇的事情不然就是自己的事……好久都没有跟大家好好的聊聊了。

「那你们呢?暑假过的怎们样了?」

「很好喔!我回去我家,父母亲都很高兴呢。」小马笑的灿烂,「更重要的是,我查到了今年的新生有很厉害的学弟妹呢!」

我都忘记小马号称包打听,打听消息就是他的天职。

「等等我要听~」不知道亲爱的弟弟有没有登上小马说的很厉害的学弟妹呢,「那,等等来个聚会吧,这边的人谁都不可以先偷跑喔!」我偷偷的忘了一眼缩在旁边的小利,意示他不要偷偷落跑……我可没有忘记小利他很害羞,不敢跟比较陌生的人在一起。

蓝酷酷的点头、阿德给我一个微笑、小利害羞的微微含首、小马灿烂的笑着、小风依然对着前面的空气傻笑、小妤豪迈的点头、阿恺也答应了……喂喂喂,章妃你不要脸红阿,我只是邀请你们一起聚会而已……不!官宇我没有诱拐你小弟不要瞪我……

就在我想开口继续聊天时,前面的灯光暗了下来,看来,今年的开头与去年并无差异。

原本吵闹的向日葵馆,一瞬间鸦雀无声了。   聚光灯猛然的打在舞台上,然后布幕缓缓的往上伸,这次并不是出现缠绕着灯泡的怪老头,而是……

穿着蓝色连身泳装的怪老头!

而且那肚子……还真是「壮观」,整个外凸到我看到都快要哭了,好像比去年的大了一圈……为什幺有这幺大的连身泳衣给他穿啊?!

肉都挤出来了能看吗?!

不!!!我的眼睛阿……

接着,四周响起了音乐:Oh,   the   disco   heaven

Oh,   the   disco   heaven

……不会吧?

这歌听起来很耳熟耶?

该不会就是最近很流行的……

Get   back,   bunny

It’s   getting   cold   in   here   little   honey

We   got   a   show   to   put   on   your   dress

Take   a   minute   for   us   and   relax,   relax

Cupid’s   got   me,   oh   with   his   bow   &   arrow,   baby

He’ll   hit   you   in   the   pants,   hot   pants

Get   the   people   to   dance   and   relax,   relax

不!!

我不要看老头子跳舞啊!!

闭上眼睛,但是那根老香肠扭动的画面已经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面了……我觉得我快要崩溃了……

Oh   the   lights   still   on,   we’re   dancing

Yeah   the   floor   is   shaking

In   this   disco   heaven

(Oh,   the   disco   heaven)

The   disco   heaven

《出自   LADY   GAGA     The   disco   heaven》

幸好音乐跟表演并没有持续太久,老头因为学生晕死过多而被强迫结束表演。

如果他在不停止表演我想等一下他就不是被请下舞台而是被扛去太平间了……我看见很多人都亮出武器了,今年的新生真是血气方刚阿,想当初我们是笑着看老头跳完的……算了,去年的程度不比今年,今年真的是……

总之,我的眼睛没有烂掉、神经也没有崩溃……该死,今年的刺激比去年大很多,我还比较希望看到的是电灯泡老头而不是甩肉的连身泳衣老头。

当然,都不要有是最好的。

典礼耽误了大约两分钟,老头换下了连身泳衣,穿了一套……恩……好吧,是一件四角内裤就站上讲台,开始说话:「各位童斜,欢迎来到腾渊学园高中分部。」   ……跟去年一模一样的开场白阿,真是够偷懒。

「相信够位都速直接从国中部升上来的,所以偶就不多说了,请够位要好好的相处。」   居然讲的跟去年一样?!

不,句子有点变短了……是说这些新生都是从国中部上来的,没有像我一样临时插进来的?所以我真的算是特例啊……

「现在,就开始进行分班吧!请高二的童斜退场……」老头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高一的新生就有一大票人站了起来,很笔直的朝我这边看过来……不,我看是朝『我』看过来。

「「「我要他!」」」许多人异口同声的说着,手指还不忘朝我指了过来。

……

我今年犯太岁吗?还是我忘了烧香拜佛?

耶稣、圣玛莉亚、佛组阿、观音阿,我到底招谁惹谁啊?

当下真的是欲哭无泪。

「呃,各位童协,分班是要找高三的……」

「「「不管!」」」

你们不管我怎幺办啊!!

很好,不给你们这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一点震撼教育我看是不行的!

我怒极返笑,优雅的站了起来,在众人众目睽睽之下,转身,朝着门口,迈开脚步──落跑!

「……啊!」高一的里面有人在我跑了几步以后回过神来,叫了一声,这时大家才一一回神,开始追在我后面跑。

哈哈哈哈,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老子嚣张的两脚踏出门,还来个回眸一(奸)笑,用力的关上大门,将一切关在里面,顺便下了个结界,把人通通关在里面。

「阿哈哈哈哈哈哈!」我嚣张至极的在外面大笑,然后想到两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一,等一下说好要聚会,可我现在把人通通关在面耶?而且连老师也……

第二,我不知道这个结界要怎幺撤掉……

*

峰龙有些无奈的看着在尝试推开门的人,身为世界上最强的撒旦的弟弟,峰龙知道除了自家几个一样变态的家人可以解开以外,几乎没有人可以解开姊姊的变态结界。

「哎呀,没想到小空的魅力依然不减呢~」哥哥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漫步到自己身边,悠悠哉哉的说着。

「……是你说的吧?」

虽然说峰龙的年纪是最小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最不聪明的,事实上,正好相反,峰龙是三个小孩中,最聪明的一个了。

所以他马上就猜到了,姊姊会这幺受欢迎的原因,一定是那个有恋妹情结的哥哥干的好事……

「哎呀,你是在说什幺?我听不懂呢~」萧狼打哈哈的说着,还不忘揉乱弟弟的头髮。

「……」峰龙无言的望着萧狼,这幺轻俘的态度不就是表明了跟他说「这就是我做的,怎样?」吗?

「姐会生气的。」

「你不要说就好了咩~」萧狼装无辜的说着。

「……」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哥哥,当初母亲真的没搞错出生顺序吗?

峰龙深深的怀疑着。

*

所以我到底该怎幺办……该不会他们就这样饿死在里面吧??

这样我就是杀人了阿,而且一次还杀了快四百人……我会内咎阿!

「呜呜……我要怎幺办…麒麟……救我……快来帮我…幽皇……」

『哭哭啼啼的像什幺魔王!给吾闭嘴!!』

麒麟老大非常有威严的大吼声出现在耳边,我马上收起在哭的神情,换上讨好的嘴脸:「嘿嘿,我就知道老大你绝对不会遗弃我~」

『……』麒麟面无表情的盯着我看,『你刚刚是?』

我调皮的吐舌:「假哭。」

『……』麒麟依然面无表情,不过我倒是真的哭了。

「吉、吉麟打手晃开,豪痛……(麒、麒麟把手放开,好痛……)」我泛着泪光,接受麒麟老大的扯脸颊攻击,好痛、好痛……为什幺麒麟可以面无表情的做这种事……呜呜,连麒麟都欺负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麒麟总算是玩够了,放开我可怜的脸颊,还哼了一声。

摸着红通通的脸颊:「阿阿阿,好痛好痛……老大你下手不会轻一点啊!懂不懂要怜香惜玉……呜呜,好痛、好痛。」

『我说过了,怜香惜玉用不到妳身上。』麒麟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找我干麻?』

呃,你没说我到忘了……

揉了揉红肿的脸颊,我指着大门:「那个,弄出来不知道要怎幺收回去。」

麒麟的视线在我跟大门间来回了几次,然后开金口说:『……笨蛋。』

我垂下肩膀,老大你要骂我回去都给你骂,骂到你爽为止,但现在要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阿……

麒麟以一种不屑的语气问:『有什幺问题?』

咦?!

我往门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老哥很快乐的巴在老弟身上,朝这边走过来……看到我时还很高兴的挥手……

……我都忘记这两个身上的血流着跟我一样,所以我随手放的结界啥的他们也可以解,而且比我更厉害。

「小空~里面的事情解决了喔!」老哥在离我三步远时就想巴上来,我理所当然的揍趴他。

「要回我那去?」老弟冷静的问着,我这才想起来他今天开始好像就有宿舍可以暂住了。

那为什幺我当初还要厚脸皮的去住在阿德家?而且还搞到后来没空宿舍给我住,跑到蔷薇馆那边去。

是说阿德之前也没有马上去住宿舍,反而是跟我住在他家……算了,扯远了。

「呃,我跟朋友有约,要一起去聊个天什幺的。」

「那,开学见。」老弟很贴心的拖着老哥,消失。

「不~~~」老哥的声音还迴荡着……不知道这会毁损他多少形象。

听说他在我入学以前所製造的形象是神祕、强大、不苟言笑的,结果在我入学以后就……咳,虽然说暗恋他的粉丝依旧很多,但却开始出现不一样的喜欢,像是喜欢老哥恋妹这一点……我到现在还是搞不懂这有什幺好喜欢的。

看着鱼贯走出来的朋友们,我把这个无解的问题抛诸脑后,反正,有粉丝的是他,关我什幺事。

这时候的小空不知道,她自己的粉丝大概是自家哥哥的三倍之多,几乎全校都为她疯狂……不过,此事后话了。

*

之后我就带他们来之前那家很诡异的咖啡厅──那家用人头骨做杯子、椅子用人骨的咖啡厅。

没办法,就我知道的店也只有这家跟狂野玫瑰,由于我翘班翘到我这个厚脸皮都不敢去自首了……所以只好找这家咖啡厅。

也是今天我才知道,这家诡异的咖啡厅居然叫……

「……恋骨咖啡厅?」好个名符其实。

「喔喔,小空知道这家有名的咖啡厅啊?」小马惊讶的说着。

……原来这家咖啡厅有名,抱歉我是今天才知道的。

小风眼睛亮亮的说:「听说没有订位绝对没位子耶。」

糟糕,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耶,谁知道一家咖啡厅居然还要先订位……好吧,至少我不知道。

我尴尬的搔搔头:「那,去别家好了……」

阿德完全无视我们的讨论,直接就这幺走了进去,我连叫他都来不及,就看到里面的店员跟他问好。

一阵交谈以后,店员慌慌张张的走了进去,阿德则转身朝我们招招手。

好奇的推门走进去,我马上拉阿德的衣袖:「你刚刚跟他说什幺?」

「秘密。」难得阿德也给我装起神秘来了。

就在我想要掰开阿德的脑袋看看他说的秘密到底是什幺时,刚刚的店员又出现了,他对着阿德鞠躬:「白少爷,已经替您準备好了,请往这边来。」

原来是因为阿德是有钱的大少爷啊?可恶,讨厌的好野人。

「呵呵,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咦?

你怎幺知道我在想什幺?

蓝突然插了一句:「妳的表情说明一切了。」

……我决定要回去请教我老弟要如何面瘫了,每一次都被人这幺说好伤心。

难道我这幺容易就把心里想的事情写在脸上吗?

「好啦别难过。」小妤拍拍我的肩,「你看小风,她都把内心的想法表现在脸上了,不也活的好好的?」

……妳这是在褒还是贬小风阿?

我觉得我有点同情小风了。

就在我们一路上打打闹闹时,目的地很快就到了。

那是一间算大的厅房,跟我上一次来的地方不太一样。

上一次的包厢只能容纳大约十个人左右,依摆设来推论的话应该算是中上等的房间,但今天的……怎幺看也比上一次多了整整一个档次啊!

先不管到底有几个位子,那金光闪闪的骨头就够奢华的了……呃,我没说错,那墙上的骨头真的是金光闪闪,我目测应该是用黄金打造或是镀金的,而且还放满一整个墙壁,从头骨、肩骨、肋骨、大腿骨等等都有……我应该要去买一附墨镜的,等等就去买!

更不用说这里的佔地有多大、位子有几个了。

这种看起来就像是以前中古世纪贵族家里面才会出现的超~长桌子是怎幺回事?

上面闪闪发光的餐具什幺的我就直接无视它了,不然在讲下去我看我会先夺门而出。

「请坐。」店员暗示着阿德坐在最最最最显眼的那个位子,不过阿德没有走过去,只是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呃,有事?」为什幺要用这幺热情的眼光看我?

别跟我说阿德是要我做我想的那件事……我不想坐那边……

「……没有,没事。」虽然嘴上说没事,但那双眼睛还是看着我……这样最好是没事啦!

阿汉看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就偷偷的移到我身后,小声的说:「少爷的意思是要妳去坐那边。」

……果然如此。

我也小声的回他:「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阿,不过大家就会这幺站着喔。」阿汉凉凉的回我。

可恶,我认栽了!

愤恨的走过去,无视店员的惊讶,我一屁股坐上那个位子。

这时阿德才慢吞吞的走过来,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其他人也各自挑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店员很快的就送上我们叫的餐点,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留给我们一个私人的空间。

那天,我记得我聊的很开心。

阿德跟他老爸和好了、也跟阿汉有进一步的了解,至于是什幺进一步的了解……我不想知道。

蓝回去扫墓了,那讨厌的村长也没有为难他,甚至还让全村的人一起去祭拜蓝的母亲。

小利似乎找到了新家,听他形容是在魔界某雪山的山顶,他说有空要请我过去坐坐,顺便介绍家人给我认识,如果我的衣服够厚又有空的话,我考虑。毕竟那可是在零下不知道几百、几千度的地方,一上去我看马上就变冰棒了。

小马说他的家换水了──呃,他家是某地方的池塘──新的水怎样怎样好的,他说个不停,还顺便说了隔壁邻居和谁谁谁的八卦,不过我没什幺兴趣知道就是了。毕竟那是人家的私事,我不好干涉。

三兄弟说他们去洗了三温暖──冥河、岩浆两头跑,他们的皮肤还真是厚实……

小风说她飘了一整个暑假,我没说错,是「飘」了一整个暑假,真不知道她为什幺可以不用吃东西就这幺飘一个暑假……

阿恺则是说服他家人,把蠢牛007带回家养了,听说蠢牛肥了3公吨,看来他过的超好的。

小妤则是跟天界的人好好的打了一架,然后得到了大姊头的称呼。不是说天使的性情都很温和吗?那这个爱打架的大姊头是哪来的?

「那小空妳呢?」十一双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我,让我如临大敌。

「呃,过的挺不错的?」连我自己都要怀疑这样的暑假是不是过的挺不错的……好吧,至少没出人命。

「这样子说不公平啦!我要听你做了什幺。」小马眼睛闪亮亮的……呜,我真的应该要去买一附墨镜。

「就人界跟以前的死党聚一聚、去帝的家玩、去游乐园、去冥界一趟然后再去天界一趟这样……呃,有问题?」我看见大家闪亮亮的眼睛,又有股不祥的预感……我突然想要跑了。

「没有喔,不过你的假期还真酷耶~」小马的眼将越来越闪亮,「我也希望也可以去别的界玩玩。」

你要去我可以到贴你钱让你去啊!你以为我是愿意的吗?!

大家都不知道我家被一艘船撞开的可怜,更不用说还被丢到冥河里面叫我自己游泳上来,最后还被扛麻布袋的姿势扛回家……我可怜啊。

「是吗,还好啦。」我尴尬的笑笑,急忙撇开话题,「今年的新生有什幺特别的人吗?」

「……」不知道为什幺,我一提到这幺话题大家就安静了下来。

这该不会是什幺禁忌的话题吧?

难道这一届有什幺特别的人吗?

最后先开口的人是阿德:「事实上,没什幺特别的。」

呼,还好,别跟我说有人要跟我挑战还是啥的,我可承受不起。

轻啜了一口茶,我鬆了一口气。

「但……他们好像对于撒旦大人,有异常的热情。」

「噗!」我很不优雅的把茶全部喷出来,「咳咳,什、什幺?!」

什幺叫做异常的热情?

「就是,想要跟小空妳沾上关係──不论是什幺关係。」

……这话听起来好毛,什幺叫做不论是什幺关係?

「……我是不是该休学去避个难?」

「学生手册第七百八十九页的第一百五十七条有写:『中途不能休学,不想被诅咒的话最好照做。』难道小空没有看过?」阿德淡淡的说。

……这是哪们子的学生手册啊!

这根本就是威胁吧!

「我没有看学生手册。」那东西被我天兵老爸带走了!我到现在除了最后一页以外其他的都没有看过!

「欧,难怪。」阿德依然淡淡的说。

就在这时,岚突然间冒了出来:『呦~居然有这幺多帅哥耶……』

「……把妳的口水给我擦一擦。」居然一出来就给我丢脸,真是有够尴尬,回去一定要禁止妳吃零食!

『好啦好啦,我是要跟妳说正事~』岚晃了晃它的尾巴,『你的房间呢~目前快被攻陷了,要不要回去处理一下?』

「……蛤?」攻陷?为什幺会出现这种奇怪的形容词?

这不是只有打仗和攻城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吗?

我的脑袋放空了三秒钟,直到岚不耐烦的用它的三叉杖戳我的脑袋才回过神来。

『我说,妳的房间快要沦陷成妳那些疯狂粉丝的囊中物了,快回去处理拉!』

靠,我听懂了。

「为什幺他们要入侵我的房间啊!」我一边哀号着,一边奔离厅房,準备去拯救我的房间。

一阵脚步声远去以后,没什幺说话的蓝打破沉默,开口问:「……我怎幺不知道,学生手册有这一条?」

是阿,学生手册的第七百八十九页明明就是蔷薇馆的使用规则,哪里来的第一百五十七条?更不用说那奇怪的规定了。

「我刚刚掰的。」阿德厚脸皮的喝着茶,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

「掰的挺好的。」自家保镳还褒扬了一下自家少爷。

「……」众人沉默,乖乖喝茶。

*

一到蔷薇馆,我觉得我是到了某菜市场,人山人海不说,还吵的要命……这些人是不想活了吗?

虽然说蔷薇馆没有会动的雕刻品、会咬人的植物,但是……每一扇门上面的守护兽都是超级兇猛的啊!

更不用说我的那一扇了……麒麟的脾气是我亲身体验过的,动不动就好几个茶杯伺候,不爽的时候还会用眼神杀人,最近又会学会拉我脸颊……呜呜,我好可怜,我大概是第一个被自己守护兽欺负到死的人。

『……你又在脑残什幺了?』

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还夹杂着破风声……欸!

猛然的一偏头,我看见一个茶杯沿着我的脸颊往前飞去,直直的砸到前面的倒楣鬼,整个茶杯碎裂开来……我替你默哀一秒。

「麒麟,你可不可以不要砸茶杯?」那茶杯好像很贵耶……每次都砸茶杯,你到底有多少茶杯可以丢啊?

『我下次换桌子你觉得如何?』

「……我喜欢茶杯。」

开玩笑,茶杯还好闪,但是一整张桌子砸过来,这、这是要怎幺闪?!直接成为肉饼了吧?原来麒麟一直想要谋杀我的意思?

『恩哼,』麒麟哼了一声,往前面那群人看去,皱眉,『他们吵死了。』

我也这幺觉得,而且为什幺都要往我房间挤啊……我到底招谁惹谁?

「可以赶他们走吗?」通通送到魔界去好了,这样超省事。

『……通通丢到梦界去算了。』麒麟老大哼了一声,行动超快速的一挥衣袖……前面的人全部都不见了。

我觉得我的下巴掉下去了。

「……麒麟。」

『嗯?』

「我刚刚想到,这样子随意的送走学生,没问题吗?」

『……管他。』麒麟老大很帅气的一甩衣袖,率先走入房内。

……希望不要连累我就好,我可不想要因为这样就被退学还是啥的。我哀怨的想着,也乖乖跟着进去。

没办法,要现在待在外面发呆被麒麟赏茶杯砸死还是以后再因为被退学而被老爸老妈骂死……既然能选择以后再死为什幺我要选现在死?

结果,蔷薇馆484号房就成为了学院的禁地,凡是无故去打扰的人都会被送入异空间生活一个礼拜,回来的人说什幺也不敢在过去打扰了,提到时口中还一直念着「好可怕、好可怕」的。学生们流传着这种奇怪的传言,搞到大家再也不敢过去打扰小空,不过这样小空与麒麟老大也落的轻鬆就是了,这是后话了。

「欸麒麟,为什幺他们要……挤进我房间?」难道我房间里面有什幺稀世珍宝吗?不然为什幺大家都要挤进我房间?

『说你笨还不承认。』麒麟鄙视我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我?」

我有什幺好的?

只不过是弥赛亚加上撒旦的身分而以阿……阿,好像有点变态?

『对,你这个白癡,不是有点变态,是非常变态。』麒麟依然不屑。

麒麟我觉得你不是在帮我而是在损我。

「我又不是什幺珍奇异兽,为什幺要……冲着我来?」我跟普通人长得一模一样,有什幺好看的?路上随便抓就一堆了。

『妳确定妳不是珍奇异兽?』麒麟豪不犹豫的直接坐在我的沙发上,『谁的身分会比妳变态的?你说出来我就说妳不是珍奇异兽。』

「……对不起,我错了。」我找不到比我更变态的了。

『哼。』

麒麟都欺负我……我哀怨的缩在沙发角落,默默的画圈圈。

『……过来。』麒麟老大发话,我只好乖乖走过去。

像个怨妇一样,我站着含泪看着他,然后心理问候他家的祖宗。

没办法,如果说出来一定会被赏茶杯,所以只好在心里面偷偷的骂。

麒麟一挥衣袖,我反射性的闭上眼,反正一定又要被揍了。

但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反而是晕眩了一下,然后就有一股薰香味钻入鼻腔。

是麒麟身上的味道啊……没转过来的大脑,直觉的反应着,但是,为什幺坐在沙发上面的麒麟的味道,会让我闻到?基本上,不是要靠得很近很近很近才会闻的到?那为什幺会……

『啧,妳是吓傻了还是在放空?』麒麟的声音闷闷的从我身后传来……等等,我身后?

定神一看,我整个人像是被麒麟抱住一样……不,不是像,是根本就是被抱住了。

「呃,前者。」其实我是吓傻兼放空,不过说出来一定会被揍。

『哼。』麒麟放开我,『有种将女儿出嫁的感觉……』

「啊?你刚刚说什幺?」讲那幺小声我都没听到。

『没事,你这个白癡!』

……我明明什幺事都没有做为什幺又被骂白痴了拉…呜呜……麒麟才是笨蛋……是笨蛋……

*

「总觉得这下子蔷薇馆会很空……」一下子就毕业了五位,蔷薇馆会变的很冷清吧。

『新的蔷薇很快就会后补上来的。』麒麟悠闲的喝着茶,『恩……听白虎说,会来三个。』

毕业的蔷薇有五位,其中有三位将自己的守护兽给带走,那三位分别是老哥、羽还有杰。

老哥跟杰的实力我在毕业典礼上面已经看过了,但是羽的话……我真怀疑他们比的项目是看谁可以睡的比较久,唯有这一项,我相信他一定会是第一名。

「三个?这算很多了吧?」真不知道会是谁,说不期待是骗人的。

『恩。』不只新加入的蔷薇人数很多,连被带走的圣兽也异常的多……这其中,难道有什幺人在操控一切?

『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入住了。』也许,该是找那位校长聊聊天了……

「咦?」我愣了一下,「今晚?」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左右,今晚的话不就是等一下吗?

我咻的一声站起来,开始兴奋的在房间内来回走动,真希望赶快听到那面锣被敲响,上一次听到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听说那面锣只有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的时才会被敲响,而新的蔷薇入住时,一定会敲响那面锣,让所有的旧蔷薇去迎接新的蔷薇,也藉此机会好好的认识一下。

一下子就可以认识三个新的蔷薇,让我好高兴……不知道新的蔷薇是不是也要染头髮?

之前蔷薇很好认的原因就是因为头髮的颜色……这应该不是传统吧?

我偷瞄了一眼坐在沙发里面喝茶的麒麟,幸好他是黑色的,要不然我也要染头髮了吧。

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现在是下午五点,阿阿,时间过的好慢……我无聊的在地上打滚,然后被踹了一脚。

「好痛……麒麟,你踢我干麻?」

『阿,我以为是什幺奇怪的东西在地上滚,很顺的就踢下去了。』

最好是这样!

你一定是对我积怨已深对吧?

不然怎幺踢的这幺用力……

「麒麟都欺负我……」

『你能不能换新的词?』

「……算了,我看电视。」从地上爬起坐到沙发上,我拿着遥控器,开始从第一台开始转到最后一台。

很高兴的说,因为电视的节目也太多太多台了,所以转完以后时间其实也已经悄悄的迈入了晚上……然后我终于听到我期待已久的锣声。

「麒麟,锣响了耶?」

『对,响了。』麒麟翻了个白眼,『所以你给我滚下去。』

语毕,我就被麒麟从沙发上面拎了起来,然后开门,丢出去。

「咦咦咦咦!」

什幺?!

我居然被丢出门?!

这不是我房间吗?!

「麒麟!」老大!这是我房间你为什幺要丢我出来啦!

我不依的踹门,然后就听到一声久违的声音:「小空?妳在干麻?」

一转头,看见很久不见的帝正疑惑的看着我。

「帝~」我二话不说马上冲过去、扑上、抱紧,「好久不见~」

明明就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可是我觉得我们整个暑假根本就没见面多久……那几天也只有去游乐园玩比较像是约会,其他时间根本就是去打杂的。

「的确好久不见。」帝笑着偷亲我一口。

我马上脸红:「你!」

「好了,先不说这些,刚刚的锣声妳有听到吧?我们赶快下去吧。」帝牵着我的手走进电梯。

电梯一下子就到了一楼,然后我看见小女孩的身影……阿,那不是我很久以前见到的那一位组长吗?

「小空你们可终于肯下来了。」蕾学姊看了帝一眼,暧昧的笑了笑。

帝也回给她一个微笑,没有说什幺。

……学姐你不要误会阿,我只是因为被麒麟老大丢出门所以伤心绝望到忘记时间,绝对、绝对不是因为跟帝在干麻……算了,说了我想学姐应该也不会相信。

对看过来的莲学长点头打招呼后,我就转过去看小女孩……我是说组长,还有她身后站着的三个身影……呃,那些身影看起来真眼熟?

组长开口:「咳咳,既然都到了,那我就介绍一下吧?」

见众人没有说话,组长她继续说下去:「这三位是新提升的蔷薇,分别是:三年级的加塔同学、二年级的白晁德同学与同为二年级的蓝名扬同学。」

她顿了一下:「申请的分别是绿蔷薇、黄蔷薇与灰蔷薇。」

……果然都是认识的啊!

原来蔷薇的颜色是依照头毛的颜色来选……那为什幺当初要我选颜色!

老娘的头毛明明就是黑色的!

不过要是这样子说的话,帝的头髮应该也是黑色的……为什幺要特别染成白色的?

「请多指教。」阿德开心的笑着。

……总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会多灾多难?

*

过了几天以后,我才知道那天开学典礼上的小插曲,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而且是个小小小小的开始。

前几天一直都算是正常的,一直到新生训练结束为止。

九月十日,新生训练结束时,我收到了一堆的礼物,从动物的尸体到玫瑰花都有……不,我不知道那黑黑的一坨是老鼠的尸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然后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收到满满的「礼物」跟学务处的白眼。

我没说错,就是学务处的白眼,我到现在才知道,学院的学生可以收外面家人寄来的包裹,学院内的学生也可以互相寄包裹,而所有的包裹都会统一送到学务处,再由学务处分发给各个馆。

听说什幺包裹都有收过,甚至有人会把自家儿子的未婚妻寄来陪老公上课……真不知道要怎幺把未婚妻塞进箱子里……呃,就算未婚妻不是人也很难塞进去吧?

就单单这几天,我的包裹就多到可以塞满我那大到像旅馆房间的寝室……分发的人说从来没有在一天内送过这幺多包裹,累到不行,不想干了。

……所以从那之后,我就很认命的每天早上去学务处报到,领取多到吓死人的包裹。

至于包裹里面装什幺……我只能说,什幺都有什幺都不奇怪。

夜老大对此表示:『这算是是好吧,大家总是希望送自己喜欢或是尊敬的人礼物阿~』

我只觉得他们是在给我找麻烦,这幺多东西是要怎幺处理掉阿……食物还好,就算味道不怎幺样不过吃掉就好,但是其他不能吃的就……

『不会弄个黑洞什幺的丢一丢吗?』麒麟老大对于此事非常不高兴,至于为什幺,我想是某天某个包裹佔据了他常坐的那个位子吧,那个包裹是一只奇怪的大象──全身黑嘛嘛不知道是哪里产的大象──不过他本人不承认是这件事。

「黑洞……这样子魔界的人会伤心的。」我所开的黑洞只会通道魔界,要是把那些东西丢到魔界,我想不用多久我那些朋友一定会不远千里而来抗议的,而且还要成群结队一起出现。

美其名抗议,实则来观光兼找我聊天,顺便碰碰运气看可不可以带点东西回去当土产。

『丢到垃圾桶。』

老大你行行好,垃圾桶也才那幺一丁点大,会爆掉的。

『少脑残。』麒麟毫不犹豫的把那头大象抛摔进那一丁点大的垃圾桶内,接着我就看见黑洞效应……名子是我乱取的,简单而言就是看到某东西被吸尘器吸住的那种感觉……更恐怖的是,那只比垃圾桶大不知道几百倍的大象就那幺被吸走了。

「我都……我都不知道,垃圾桶居然、居然可以……」我承认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垃圾桶居然可以吸走这幺大只的大象还不会塞住……而且我希望那只大象现在还活着,只是那样子变形在恢复原状,还会活着吗?那就像是把你全身的骨头弄到骨折在接回去,这样确定还可以活?

……对不起,我不该纠结在这种问题上面。

『可以收垃圾!』麒麟不知道为什幺很生气,又把某个黑黑的东西丢进去,『把垃圾丢进去就是了!』

「喔,好……」屈服于麒麟的淫威之下,我只好乖乖的把一堆东西往垃圾筒塞,说也奇怪,垃圾桶真的像是黑洞一样,什幺东西都吃的下去,而且完全没有满出来的迹象。

小空永远也不会知道,麒麟暴怒是因为那些礼物给他的主人造成了麻烦,所以他才会失控的摔大象,就连麒麟本人也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

好不容易把整间名为礼物实为垃圾的东西全部丢进去,抬头就看见麒麟老大他早就喝着不知道怎幺泡的茶,悠闲的坐在那里。

「……可恶为什幺你就这幺悠闲?」然后我就要这幺苦命的收拾房间。

『因为这是你的房间,不是我的。』

该死,完全不能反驳。

『不要在心理抱怨,我说的是事实。』

不是事实我早就骂出口了啦!

「臭麒麟……呜!」不用说,后面那个声音一定是我被赏茶杯的声音,说也奇怪,刚刚麒麟喝的茶杯里面有茶,为什幺砸过来的就没有茶在里面……算了,有茶的话我会死的更惨吧,毕竟那是热水泡的茶。

『我不臭,才刚洗好澡没多久。』

「真的吗?」我凑过去闻,果然闻到一股檀香……麒麟是用香洗澡啊?不然怎幺都是香的味道?

麒麟就算没洗澡身上也都会是这个味道,他本人超~超~超级有洁癖的,虽然他一直都不承认,不过麒麟的身上绝对找不到一丝杂乱,他的茶杯也是──被摔烂的不算──都是乾净整齐又漂亮的。

『你是狗吗?别在我身上闻东闻西的。』麒麟一脸嫌恶的推开我。

居然把自己的主人比喻为狗……我哀伤的把自己摔在沙发上面,然后就听到门铃响了。

愉快的快乐颂充斥在房内,我刚坐起身还没离开沙发去开门,门就被撞开了。

老弟依然一脸没表情的闯进来,但我这个做姊姊的看的出来他现在很惊慌,没为什幺,就是看得出来,不然你以为我们姊弟当十几年是当假的吗?

他很快速的开门,然后关门,稍微喘一口气后就对我们点个头当作是打过招呼了。

「老弟有事吗?」真稀奇这个弟弟会来找我,平常我们几乎都没什幺交集……这当然也包括我们念不同学校的关係,不过老弟天生冷冰冰的,这也是一个原因。

他先摇头,然后停了一下,再点头。

……拜託你老姊的脑袋不怎幺好可以请你开金口说一下吗?

『说明来意。』

呜呜,果然是麒麟老大懂我。

「呃,借躲一下。」

借躲?

为什幺要?

「你是惹了什幺不该惹的东西吗?」我不解的问,然后听到旁边的麒麟笑了一声。

老弟看了我一眼,走到沙发坐下,直直的盯着我看,没有说话。

你这样子看着老姊我我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呃,不是吧?真的是我害的吗?

「我害的?」我不敢相信的问着。

「不全然是。」老弟依然惜字如金。

不全然是那就是有一部分是啰?

「关我什幺事?」

『因为妳是变态。』

……虽然说是事实但是听起来总那幺彆扭。

「真抱歉这是天生的。」所以我亲爱的弟弟,请你认命吧。

「我知道。」老弟冷冷的说,「不怪妳。」

你敢怪我我就把你丢出去。

「好吧,难得的姊弟会谈,跟姐姐我说说你最近发生的事好了…新生训练就免了,那我有很多……的回忆。」我不想去回想去年我干了什幺蠢事。

「那就没什幺好说的了。」

欸?没了吗?

「别这样,阿……说说杜鹃花馆的事好了,你找到宠物了吗?」

老弟点头:「老哥留给我的,一只狼。」

「名子?」

「正在想。」

……糟糕,我记得我的一家人都很没有取名子的天份耶,这样子该不会蹦出个小狼之类的称呼吧?

算了,就算叫小猪也不关我的事。

「那,工作呢?」

「接你的。」

我都忘记我旷职很久了!!

糟糕这样雷尔会不会到学院来找我算帐……

「那……」雷尔有没有说什幺?我这一句话怎幺样就是问不出口,毕竟是我外务太多旷职先,怎幺会有那个脸开口问?

「雷尔说不怪妳,还要你有空回去看看他,他老人家寂寞……」老弟用没有表情的脸说这幺感性的话十分的诡异啊!

「我、我知道了。」妈呀我的鸡皮疙瘩掉满地了!

「就这样。」老弟又恢复他原本的模样,不说话的看着我……好,我知道他现在是放空了,别问我怎幺知道,我就是知道他现在是在发呆。

接着,快乐颂又再一次响起……没想到今天客人满多的耶?

本来要起身去开门,但麒麟却抢先起来:『我去。』

……麒麟要去帮我开门?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啊?

然后就听到开门声、找谁、不在、关门声……接着麒麟就走回来了。

不禁大脑的,我问:「找谁的?」

『你说呢?』麒麟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对不起我脑残,这是我房间当然是找我。

「可是我在耶?」为什幺我刚刚听到麒麟说不在?

『因为是不认识的。』

「……」就因为这样你就说我不在?!

要是有什幺急事有人找我怎幺办?!

我慌张的起身想要冲过去门口,但却被老弟拦了下来:「别去。」

「为什幺?」我好奇的问,老弟通常都是不管我死活的那个,这一次怎幺会想拦我?

「外面那个,是一年级新生,在新生训练的时候一直来找我,说想见见我姊……」

「然后?」就这样不让人进来吗?

「他一脸爱慕的样子谈论妳……妳要让他进来吗?」

「不,感谢你拦下我。」我由衷的感谢,不然我想等等这边一定会有喷血的场面。

当然不会是我喷血,我是负责砍的那个。

『今年的素质,真差。』麒麟淡淡的说,『虽然是吸血鬼但是比毕业的那个差很多……』

又是吸血鬼?!

我身上是有吸引吸血鬼的东西吗?

为什幺老是会吸引吸血鬼……

「他也才高一吧,杰都已经大一了,会有差别是一定的吧?」

『我说的是素质。』麟麒又用看白癡的眼神看我,『素质是天生的。』

我只希望他不要跟杰一样变态就好……

「那,名子呢?那小子的名子呢?」我问着在我眼前发呆的老弟。

「我想想……兰斯诺,全名是什幺我忘了。」

真不亏是谢家人,记忆力差这点多少有遗传到……

「不需要记得啦。」我笑着,「老弟我饿了,阿,我都忘了,我还没有问你的阶级是什幺呢。」

「水仙。」

如果是水仙的话那不就不能跟我一起吃饭了吗……我郁卒阿。

你说为什幺要?

这样子就少了一个人手可以帮我拿东西吃啊!

「要一起去吃晚餐吗?」

「去哪?」

「鸡蛋花……」

我话还没说完,麒麟老大就打断我:『去恋骨。』

「好。」

『走。』

欸?

我都还没有说要不要耶?

你们尊重一下我啊!!虽然很想这幺大喊可是我怕又被麒麟K所以就只好乖乖跟着去……我这个主人感觉超没有威严的……呜呜。

后来我超极感谢麒麟阻止我们去鸡蛋花馆,听阿德说那边守着一堆人想要跟撒旦大人握手签名什幺的……幸好我没有去。

*

事情该来的总是会来,怎幺躲都躲不掉。

就像现在。

高二跟高一不同,没有新生训练可以赚取假期,所以只好乖乖去上课。

我就在阿德和蓝的陪同之下来到教室,然后看到恐怖的画面……

「哇啊啊啊!撒旦大人来了!」我要上课我当然来了!

「好帅喔~请帮我签名!」我拒绝!

「他在看我,欧老天,撒旦大人在看我!!」我没有在看你而是你挡住门了我进不去!

「请当我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了!

「请跟我单挑!」我不要!

「请当我男朋友!」我不是同性恋!

面对一堆小萝蔔头,我觉得我快要爆走了,快来个人拦住我吧……

「阿德,」我拉了拉他的衣袖,「把你的枪拿出来……」

我已经不想管那是什幺违禁品还是什幺的,可以让他们闭嘴的东西就快拿出来不然我想砍人了……

阿德微笑着慢慢的将手摸往怀中,然后将枪掏了出来。

现场的人在枪整个被掏出来时,马上安静。

……原来枪这幺好用下一次我也要带来用,只不过我只能拿来威吓不能用,不然我一定会打到不该打的人。

阿德用枪指着挡住门的那位同学,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借过。」

那位同学眼神透漏着惊恐,听话的往旁边退去。

我走向前,优雅的伸出食指,快狠準的戳下去。

门上张开了一道缝……此时我一秒也不担搁的来个完美的上勾拳!

碰的一声,门就往内飞然后黏在另一侧了。

我可没忘记之前开门的时候听到的哭声……要是再让它哭我会想直接烧了门。

「撒旦大人开门的样子好帅气喔~」

开门不是这样子开的吗……算了,我连回话的力气都挤不出来了。

努力的忽略旁边的视线,我抬起头来走进教室。

「小空~」小利的手就这幺在空中挥着,「这边这边。」

阿德在我们进来以后就很快速的关上门……我不知道他是怎幺将黏在对面墙壁上的门拔下来、装回去的。

特别是他一直走在我后面,我没看到他走到对面去。

「早安,」微笑着和小利打招呼,顺便坐在他旁边,「你好早来喔。」

「早安,」他害羞的低头,「因为我太兴奋睡不着……」

只是上个课而已,有什幺好兴奋的?我好奇着。

「喔……」我只好含糊过去,「是说,这节课是要上什幺啊?」

早上什幺都没有问就被阿德和蓝两个人给威胁了过来……啊?你说用我是被收买的?

我绝对不会承认我被两个布丁给收买!

「这节课……是历史课喔。」小利说得越来越小声,小声到我必须要很努力的听才听得到。

难怪他会说他很兴奋,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小利听到历史有关的东西也是两眼放光,很有兴趣的样子。

新生训练的时候也是,诸葛亮外表的小利也带领我们赢得胜利,所以说,小利是个历史迷阿。

「呃,是哪里的历史?」

老实说,我对那些已经死了的人没什幺兴趣,更对他们做过什幺没兴趣。

而且,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上过课了……这样子会不会因为上课时数不足而被退学?

更不用说,其实我们学得这种东西,期末考还是平常都没有用到……毕竟谁会在砍人的时候想起某某某说过什幺鬼话?

「孟子……」

死了,我记得孟子他老人家最爱废话……糟糕,可以翘课吗?

转头过去,蓝已经坐在我旁边,完全挡住了出去的路。

这样不就摆明不让我翘课吗……

「小空,你别想翘课。」阿德面带微笑的从前面转头过来,为什幺我觉得那个笑容里面含有非常重的阴谋?

「呜……我被骗了……」下一次,绝对不要被两个布丁收买……以后,要三个……

 

  • 名称:锲而不舍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