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环全文阅读

时间:7月15日早上10点       地点:谢家客厅

当我睡醒时,时间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三天。

真好奇我怎幺没有因为肚子饿而挂点……

「阿,小空你终于睡醒了。」老哥很高兴的拿了一封信给我,「这封信我收到两天了,因为属名是妳,所以我没有拆。」  

接过信,我看着那封白色的信发呆。

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成绩单吧?!

「你放心,学院绝对不会寄成绩单。」老哥看穿我在想什幺的说,「这好像是路西法寄来的。」

咦咦!

小西西寄来的?!

我连忙拆开,然后阅读。

「阿阿阿哈哈哈!这是什幺东西啊!」我狂笑着将信递给满脸疑惑的老哥,「你、你自己看……」

糟糕我笑到肚子痛了,呜……我还没有吃早餐阿,我可不想要就这样笑死或是饿死……

「这、这是什幺东西啊!」老哥难得的跟我一样笑到不行,连那张信纸都被捏到有点变形。

你问我说上面写什幺吗?

这个……噗哈哈哈……

『嗯?你们两个是在笑什幺?』夜踏进家里,抽走老哥手上的信纸,看了看后往后递给跟在后面的麒麟。

『这是什幺……亲爱的谢浪空,在天曆750年15月8日,也就是你们的7月20日,上午十点,在天界举办路西法与耶和华的……婚礼?』

「阿哈哈哈哈!太、太欢乐了。」我笑到连话都说不清了。

没想到这两个人终于肯手牵手一起去结婚了,可恶这样子不去闹一闹怎幺行呢!

「受邀的人还有以前小西西的朋友们,所以场面一定会很热闹啦!」那群人一定也跟我一样,要大闹特闹。

『呵呵,所以小空要去吗?』

「这是当然!虽然说还有两天,不过就先去好了,我等不及啦!」

『那,走吧!』夜很高兴的巴上来,一直猛甩尾巴。

「等等,我有说要带你去吗?」最近夜越来越随便了,不仅随时会巴上来,除了浴室以外我到哪他都跟……这样子有点像是离不开妈的小孩……

『你怎幺这幺见外呢?我可是你的宠物耶~你到哪我就要跟到哪阿,你说是不是阿,幽皇大人?』

咦咦?

为什幺会扯到麒麟那边去?

我转向麒麟却只看到一袋早餐:『拿去。』

「欸?」糟糕我怎幺脑筋打结了……那是麒麟拿早餐给我吗?

不会吧,是那个麒麟耶?

麒麟耶?

『……你是想脑袋打结到什幺时候?吃完早餐就準备走了。』

「恩喔喔。」我接过早餐,乖乖的吃起来。

麒麟见到我开动后,就没再说什幺,自己走回我房间。

奇怪回话就是麒麟平常会回我的模式但为什幺会买早餐给我?

「夜,早餐你选的吗?」居然是我住在家里时每天早上都会吃的花枝堡和大杯冰奶茶,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幺知道的?

『是你家帅哥麒麟大人去买的~』要是小空知道他家麒麟大人是如何从流着口水的早餐店老闆娘口中得知小空平常点的餐和如何从那些狼女手下逃回来……呵呵,小空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玩。

「欸?」我手上的奶茶差一点掉到地上。

麒麟去帮我买早餐?!

糟糕麒麟真的坏掉了……我要我那酷酷的麒麟回来……

『别管那个~等等我们去挑一件衣服吧~』

「什幺?」挑什幺衣服?

我衣柜裏面衣服很多了阿,还要挑什幺衣服?

「你打算要穿你那一套便宜的T桖去啊?」老哥打了个哈欠。

不然要穿什幺?

『……吃完了没?』麒麟放下他的头髮,重新绑了一个马尾。

「吃完了。」你绑头髮是因为要杀我绑起来比较方便吗?

那我要跑吗?

『走。』说完就拉着我走。

……先告诉我是要去哪里啊!

至少如果要被卖也让我先想个好价钱啊!

*

「这位先生,请问这一套还合适吗?」店员小姐微笑着,让我感到满头大汗。

不是因为店员小姐太漂亮,而是因为现在除了麒麟盯着我看以外,还有夜也盯着我看,而且这里是……阿曼尼的店啊!

那贵死人不偿命的西装品牌,现在我就在这里面而且身上还穿了一件不知道多少钱的西装啊!

我刚刚似乎有瞄到是六位数的……

『挺不错的。』夜的右手摸着下巴,似乎很满意。

『恩,』麒麟也跟着点头,『就这套。』

「好的。」店员小姐笑的很开心,手脚俐落的按着计算机。

「等、等一下!」我大喊,「我又没说要……」我越说越小声,没办法,两位老大盯的我快要蒸发了……

呜呜,他们欺负我。

「请问还要吗?」店员小姐还是保持着笑容,我怀疑她是不是带着面具,不然为什幺可以保持着笑容这幺久。

『包起来吧。』夜送给她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三两下的剥下我穿的西装,递给店员,『谢谢。』

「不会……」店员一脸傻笑但是手上的动作却很俐落,一下子就包好西装递给我。

然后我就看到麒麟的手伸到口袋里,拿出一张金色的卡,交给店员。

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卡吗?!

「谢谢您的光临。」店员依然微笑着……那眼角是泪水吗?她有这幺感动吗?!

「麒麟……刚刚那套多少钱?」可恶为什幺麒麟手脚这幺快居然都把价钱剪掉了?

我明明没看到麒麟有碰到衣服啊!

他是怎幺剪掉的?

『你不需要知道。』麒麟冷冷的回我,呜,我想哭了,这价钱一定是会让我心痛。

『唉呦~既然是别人送的就别问这幺多了~』夜笑了,『我想要都没有呢。』

……要是麒麟送你那才真的很奇怪吧?

「……不需要就算了。」我嘟嘴,有点不满的提着西装逛街,既然麒麟老大要付钱,那不花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吧?

嗯哼哼,看我花光你的钱!

*

再次回到家时,已经晚上五点了。

「好慢阿……小空你是跑到哪去了?」老哥一脸跩样的坐在沙发上说,「买一套西装而已,为什幺去到现在?」

「你管我,」我翻了个白眼,看了看瘫在沙发上的两兄弟,怎幺觉得有点奇怪?

「你们怎幺穿……西装?」

「嗯?不然我们要穿T桖去吗?」老哥站了起来,「不要以为只有你要去。」

欸?

我真的以为只有我要去而以……

『你喔,真的是笨的可以。』夜轻笑,然后把我推进房门,『快去换衣服吧~』

当我拿出西装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是女生为什幺买的不是礼服而是西装?

真糟糕大家好像都忘了这幺重要的事情结果就这幺顺理成章的买了?!

重点是我当初完全没有发现还很开心的提着去逛街……

可以退货吗?

……算了,要我拿着西装去跟外面那两个老大讨论可不可以退货我还是认命一点的穿上去好了。

白色的西装非常的显眼,为什幺麒麟老大会想要买白色的呢?我个人超喜欢黑色的说……

认命的换好后走出房门,发现两位老大已经换好西装在看电视……欸,俩位老大也要去?

『真久。』麒麟抱怨的说,顺便关电视。

「……老大,我想问问题。」

『不准。』夜一秒拒绝我。

……呜,你们都欺负我……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老哥说。

「欸?去哪啊?」

「吃饭阿,难不成你不饿啊?」

「不饿。」真的不饿,我刚刚才吃了很多东西……我记得有吃了不少东西……恩……应该。

「你不饿我饿啊!」老哥夸张的大喊,「我从早上等你等到现在我饿死了!」

呃,我又没叫你不准先去吃!

你自己不会出去吃啊?!

你有脚又不是没有,走出去买东西有这幺困难吗?!

『去哪吃?』夜一听到吃就两眼放光……为什幺会有宠物这幺喜欢吃?!

是说人家说过,什幺主人养什幺宠物……咳,这样说好像我很贪吃似的。

「恩哼哼~我定好位子啰~跟我来就是了。」老哥神秘的笑了。

*

结果搞神秘的老哥带我们去的是一家饭店,名子不便多说,而且吃的是自助餐。

吃自助餐是很愉快拉,只是……

为什幺旁边的人都一直看我们?

我们长的很奇怪吗?

还是我们脸上有黏了什幺?

「唉,为什幺我们一直被别人盯着看……」我小声的喃喃着。

『嗯哼~看小空你帅阿~』夜一边切牛排一边回答我。

……

「老妹阿,你认为这里有五个不一样风格的帅哥坐在这里,能不吸引人吗?」

五个?!

「……你都说我是『老妹』了为什幺还要把我算在里面?」我是女的!不要给我忽略这一点!

「谁叫你长这幺帅……欧,我没有在自我称讚喔。」

……你明明跟我长的差不多,你说我帅不就是夸你自己帅?!

真是自恋的家伙。

「自恋。」老弟很不客气的呛他。

「欸?小龙龙怎幺可以这幺说……」老哥伤心的说,虽然我觉得他一点也不伤心。

「我说实话。」老哥再次被呛。

太棒了,我现在超爱老弟的!

『现在在上演兄弟阋墙吗?』夜很高兴的说,『以前都只有冥夜一个人,都不能看到他跟谁吵……』

只能说,谁能跟老爸吵架也很厉害,能跟这幺天兵的老爸吵架也真够厉害的,连我平常跟他对话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幺……老妈可以跟他谈情说爱到结婚也很厉害。

「不管是什幺拉,我想快点吃完走人……」隔壁桌的不要再看了好不好……我想找个洞钻进去……

『欸,小空~你就让他们看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就是觉得很害羞不行吗?!

我又不像你脸皮这幺厚!可以随便大家看!

『你看你家的麒麟,他不是很自在的让人看吗?』

夜讲完我就转头看坐在旁边的麒麟,他真的很自在的任人评论……

但是麒麟少多歹说也有几百岁吧?

我也才十几岁而已不要这样污染我啊!

怎幺练脸皮也不会这幺厚啊!

要我练也要给我时间吧?!

『空,给我停止你的脑残。』麒麟冷冷的挑眉,他怎幺知道我在想什幺?

麒麟再次说:『你可以试试看我知不知道你在想什幺。』

……对不起老大我错了。

『恩哼。』

「唉欧,给他们看又没有关係~」

我不想啊!

虽然我跟你是同一个娘胎生出来的可我脸皮比你薄很多!

「……我去洗手间。」老弟也跟我一样不自在,尿遁逃到洗手间了。

阿阿,我也想去!

可是你叫我去哪边?!

男厕?

这样我会遇到我老弟这不是很尴尬?!

女厕?

……我不想听到有人大喊变态还是色狼之类的。

不管了!

「我……吃饱了去外面等你们!」

我丢下他们跟可口又美味的食物,独自逃到外面去吹风。

阿阿,真是受不了。

我拉开领带,让稍微凉的晚风吹进衣服里面,冷却我的身体。

里面虽然说有冷气,但是那种风就是让我有不舒服的感觉。

还是吹这种自然的风好。

我微微闭上眼,然后听到旁边有窃笑声。

「有什幺好笑的!」我瞪着声音的来源,发现那是一只老鼠……没错,我没有眼花,牠是一只老鼠。

「咪?!」老鼠被我吓了一跳,跳的很高。

而我就这幺很不小心的顺从了我的反射神经,抓、了、下、去。

「咪!?」

……肥肥短短的捏起来好舒服……不、不对啊!

我手上的是老鼠耶我在干麻?!

「呃,抱歉。」我尴尬的放开,然后还跟牠道歉。

「阿,没关係啦。」那只老鼠无所谓的搔头,「反正被捏其实也挺舒服的……呃,没事。」

……我突然想到,我现在是在跟老鼠对话吗?

「……你会说话?」

「阿,没有阿,我只会『吱吱吱』叫……你是白癡吗?」老鼠很不屑的看着我。

……对不起这个问题非常白癡,我承认是我的错。

怎幺办,我居然被老鼠瞧不起……

「呃,请问你…在这里干麻?」我问。

「阿?吹风阿。」老鼠先生还动动鼻子,「恩……今天的主菜是焗烤法国蜗牛。」

真不能小看老鼠……居然可以闻一闻就知道今天的主菜是什幺,虽然我不知道牠说的对不对就是了。

「那你呢?」老鼠看了我一眼,「你这小帅哥不待在里面跟女朋友约会吃烛光晚餐出来干麻?」

太好了,连老鼠都说我是男的了。

「我只有男朋友。」

「阿,失礼失礼,原来是男同志阿。」

……糟糕,越描越黑了?

「我是女生。」

「阿?阿?阿!」老鼠很夸张的又跳起来,「你是女的?!」

……有这幺惊讶吗?

「不行吗?」我白了牠一眼,「虽然这幺说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我有胸部的……」

对阿,我明明就有胸部,为什幺大家都以为我是男生?

就算是减短头髮好了,我还有傲人的胸部阿……

「欸?真的有耶……咳,抱歉是我误会了。」老鼠很有礼貌的对我一鞠躬,「那你在这干麻?」

很高兴牠不是问我说为什幺是女生还要穿西装而不是礼服,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幺跟牠解释。

「吹风。」跟躲开那些想吃人的视线。

「是喔。」老鼠说,「我问你喔,你有女……男朋友对不对?」

「恩。」我点头,这只老鼠为什幺要问我这个问题呢?

「这、这样喔……」老鼠开始左顾右盼,「是、是这样的啦……我想约我喜欢的女生去吃饭……可以说一下你男朋友是怎幺追到你的吗?」

对不起是我倒追人家的……而且是秒杀,一点拒绝的机会也不给。

「这、这有什幺好说的?每一个女孩子要用不同的方法追啦。」

我记得我只说了一句「你愿意跟我交往吗」这样,而且还轰了他一拳……

「喔喔!大师大师!请传授我秘诀!」老鼠一脸兴奋的看着我,还称我为大师。

我、我什幺都不知道阿……而且我现在在干麻?!传授老鼠如何把妹?!

「哪有什幺秘诀……你的心意最重要。」我轻轻的戳了一下牠的头,「要好好的让她知道你喜欢她。」

「了解了,大师!」老鼠很高兴的又朝我一鞠躬,然后一溜烟的就窜走了。

……

我突然想到,我刚刚是不是对一只老鼠又捏又戳又揉的?

而且那一只老鼠好像是从幽暗的下水道爬出来的?

「啊啊啊啊啊!髒死了!」

『碰!』

「啊啊啊啊啊!痛死了!」什幺鬼东西丢到我啊!

『吵死了。』

「麒麟……」我泪眼的望向在我身后的麒麟,然后扑上去,在他身上抹抹抹。

『干什幺?』麒麟皱眉的把我推开,『你笑的很噁心。』

「哪有~人家这可是清纯的笑容耶~」我绝对不会跟爱乾净、似乎有洁癖的麒麟说我刚刚在他身上乱抹的那只手之前摸过下水道的老鼠。

『……』

「阿~小空空你刚刚在外面干麻?」老哥很顺的就趴了上来,「居然不吃东西跑出来外面……阿,该不会是出门幽会之类的吧?这样作哥哥的我可不会答应的!」

想也不想的,我就赏他一个爆栗:「你是在发什幺神经!」

「呜~小龙龙小空空打我……」老哥换趴在老弟身上,「这高度好像有点矮……」

这次换老弟赏他一个爆栗。

老弟的身高有160左右,最近正在急速的抽高中,不过相较于我们三个,老哥还是以183居冠,再来就是我175,最后是老弟的160……不过我个人认为,老弟未来一定会超过我的身高。

『空你不要理那两个笨蛋兄弟,走吧~我们去找路西法~』

……虽然我也想承认那两个是笨蛋,但是毕竟我身上跟他们留着同样的血缘,所以如果承认了那我也会变笨蛋……还是不要搭话的好。

我拿出邀请卡,将邀请卡翻到背面,往地上一丢。

邀请卡的正面是邀请的内容,而背面就附了一个传送用的图……还真是方便呢。

传送图在邀请卡接触到地面的那霎那,浮出了邀请卡,整个直接浮贴在地上,发出闪亮亮的光。

……好高级的东西不知道可不可以重複使用?

『走吧走吧~』怎幺觉得夜好像很高兴?原来大家都想去闹他的婚礼而不是去真心祝福阿?

无奈的跟着跨入传送阵里面,一阵天旋地转后,眼前出现了很眼熟的人。

「晚安,亲爱的空。」路西法的脸出现在眼前,笑的一脸灿烂。

「晚安,亲爱的小西西。」我也回以一笑,然后发现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

到底是哪呢?

我望着小西西有点狰狞的脸孔失神的想着。

「……亲爱的空,你要失神是可以,但可以请你不要骑在我身上失神吗?」

「啊?」我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因为我人正骑在小西西身上……「呃,抱、抱歉……」我尴尬的起身。

这是什幺鬼传送图啊!把我传送到别人身上是怎样?!

「不会。下次拜託你发现不对了就不要恍神,直接作反应好吗?」小西西很温柔的说,但我知道那语气里面有无奈的成分存在,又不是我的错你在无奈什幺……你又不是不知道夜间动物在看到光线时会吓得不敢动弹……我的情况就很像那个啊!反应不过来嘛!

「又不是我愿意骑在你身上……都是那个传送图害的。」拜託错也是错在你们阿,没事干嘛做一张会让我其在别人身上的传送符阿?!尴尬死了……

「其他人呢?」怎幺没一起骑……呃,跟我被传送过来。

「我想,应该是在大厅吧,」小西西往不知是何方的方向看了看,「传送符的正确位子是在那边。」

「……」那我出现在这边是怎样?不要跟我说那东西只会对我产生排斥反应所以把我丢出来,谁做那种东西的?抓出来老子要扁他……

「呃,我想,应该是因为你跟我的关係比较特殊,所以你会被传送到我这边来……应该说,传送符是把你们都送过来了,但是你跟我之间的关係扰乱了传送符的正确信,所以你才会跑到我这边。」

感谢小西西的解释,现在我是越来越糊涂了……总而言之,我就是被传到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了。

「那走吧,去看看那边有什幺需要帮忙的……」说着,我往小西西身上一看,「欸?你不是穿婚纱喔?我还以为你是新娘耶!」

新娘不是都要穿着白色蓬蓬的婚纱礼服吗?为什幺小西西穿的居然是黑色的西装……不,这样子一点也不好玩!

「……你的表情像是在说为什幺我没有穿婚纱这样一点也不好玩。」

呃,小西西你真是我肚子里面的蛔虫!

「……不要想我是你肚子里面的蛔虫这样子很噁心,我只是太了解你了。」在那鬼灵精怪的人身上住了将近十七年了,她有什幺样子的个性难道他会不知道吗?

连我在想这个他都知道!

真不亏是小西西!

「你穿西装的意思难道是……」不会吧,该不会是另外一个人穿婚纱?!

「不,事情绝对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小西西冷冷的打断我,「他也穿西装,跟你一样,白色的。」

……呿,一点也不好玩。

「……小空。」小西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

我打断他的话:「我知道啦,这很重要,我又不是笨蛋,只是开玩笑嘛。」

再怎幺胡闹我也知道这是结婚典礼,结婚典礼当然很重要。

虽然说现今人类的结婚如同儿戏,随随便便就离婚收场,但是现在要结婚的两个对彼此爱意埋藏了N亿年的……两个男人?!

……

好吧,性别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不过我还是很想看阿……

「小空!」

我吐舌,真不亏是小西西,我想什幺他都知道。

*

「不过,为什幺你今天就穿西装了?」我记得婚礼不是还有两、三天?

小西西盯着我没说话,看到我觉得都毛毛的他才说:「……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啊?」

我摇头。老大,你看我长的这幺纯真可爱又无邪,怎幺可能知道还装傻啊?

「……也对,你们没有这个习惯。」小西西喃喃的说着,「你知道什幺是单身派对吗?」

我点头,不就是一群好友聚集在一起,然后在新人结婚前一天,一起庆祝单身的最后一天?这点小常识我还是懂的。

「等等就要开始了啊……我的单身派对。」小西西笑着说,「等等他们就会来了,你要有準备阿。」

他们?

他们是谁?

準备?

準备什幺?

就在我想的时候,四週出现了许多的光圈,有一个还直接出现在我脚下。

小西西看了地上的光圈一眼,然后优雅的往后退了一步。

我狐疑的看着他,而他只给我一个笑。

那笑让我觉得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恶作的剧的小孩看到自己的鬼计成功时会露出来的笑……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越来越準了。

「呜嘎!?」突然有一股重力出现在我背上,一个踉跄,我以最难看的姿势趴在地上……没错,就是狗吃屎的姿势。

……我似乎可以看见小西西戏谑的眼光,可恶等我爬起来一定要揍你!

「嗨!路西法!好久不见!」背上一个声音说着,「恭喜你阿。」

……你要恭喜他我没意见,但是你可以从我背上先下来吗?!

「的确好久不见,」可恶小西西完全没有要提醒他的样子,「近来可好?」

「很好喔!」另外一个声音接着说,「新一任的撒旦把工作分配的真好,现在我都不会无聊了呢!」

谢谢你的讚美,可你还坐在我背上啊!

「呵呵,要是她听见你这幺讚美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如果你不要坐在她身上的话。」呜,小西西你终于肯跟他们说了……

「咦?你没说我没发现耶?这是什幺?」然后我感觉到一双手在我背上摸阿摸的……哔咕!很好我理智线断了!

我大吼:「波提斯、弗尔弗尔,马上给我滚下来!」

「咦咦咦咦!撒旦?!」波提斯、弗尔弗尔马上跳下去,然后睁大眼睛看着我。

然后我流畅的翻身、跃起,拔出了血蝶,朝他们两个用力的砍下去。

「咦咦咦咦!」弗尔弗尔闪过血蝶,地板被砍出了一个洞,「不要激动阿撒旦。」

不激动?

「…你让我骑骑看如何?」我笑着,听说那笑很像要吃人的恶魔的笑容,灿烂但是会让人不寒而慄。

虽然我穿着西装还长的很帅气,但是我生理上、心理上都算是女生,你让一个女生被你压在地上这幺久……不激动我跟你性!

*

波提斯   —   Botis   —   ボティス

七十二柱魔神排名:No.17

位阶:伯爵   Earls

称号:丑恶伯

是位双重阶级的恶魔,同时是统领,也是伯爵,统帅60个地狱师团。

现身于召唤者面前时,他的形象就只是一条丑陋的毒蛇。

但在召唤者的命令或要求下,他可以呈现为人形,手执号角与刀剑。

除了在《所罗门之钥》的记载,他为72柱魔神之外,他也同样被记录在默示文学《以诺书》和《伪以诺书》上,是名字存在已久的恶魔。

能力为授予召唤者过去与现在的知识。或是调停友方、敌对者的关係。

恶搞补充:在腾渊学园里面,波提斯是一个拿着号角跟刀剑的小正太……个性其实和那只海星(布耶尔)差不了多少,不过,至少不是色狼。对了,他不是卖甜甜圈的那只狮子喔!

弗尔弗尔   —   Furfur   —   フルフル  

七十二柱魔神排名:No.34

位阶:伯爵   Earls

称号:雷伯爵

拥有26个地狱师团。

外型为一头有着燃烧中的蛇尾、具有一双巨大的蝠翼的半人半鹿,声音沙哑,除非被迫,否则从来不说出事实。

能力是使夫妻间充满爱情、告诉召唤者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特殊能力是可以控制风雨雷电,算非常罕见的。在72柱魔神中,只有弗尔弗尔有操控天候的能力。

恶搞补充:在腾渊学园里面,弗尔弗尔是一头有着燃烧中的蛇尾、具有一双巨大的蝠翼的半人半鹿,是八卦大王,要什幺消息,跟他问就对了!

*

「不要。」弗尔弗尔一秒拒绝我,可恶你这只鹿就不让我骑了我这个人为什幺要让你骑?!

好样的……

「呵呵。」小西西在旁边偷笑。

「呵呵你个头!」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为什幺不跟我说?」

「说了就不好玩了啊。」小西西笑着,真的是恶魔……

「……」我思考着可不可以用血蝶砍他。

「好了,把血蝶收起来,接下来还有派对要开,我可不希望有血染上我的派对。」小西西依然笑着。

也不想想始作俑者是谁?!

我愤恨的收起血蝶,拍拍身上的灰尘,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暂时不计较。

没错,是暂时的。

等等就是我报仇的时候了……嘿嘿。

很快的,在我周围陆陆续续出现熟悉的脸孔,他们都跟小西西说了恭喜,然后就转到我这来跟我聊几句。

「嗨!巴尔,你怎幺穿这幺鲜豔的颜色啊……欧,瓦沙克,最近有什幺好玩的预言吗?玛柏斯有新的设计图?你又要玩什幺把戏了?布耶尔不准过来!好啦好啦,抱抱就抱抱,不过敢偷吃我豆腐就砍掉你的手!贝雷特不要绷着脸啦~笑一个笑一个,对对对,就是这样……艾利格尔最近没有战争吧?

巴钦…恩嘎!我的肋骨要断了拉……因波斯你把鬍子剃了?!帅很多喔!格拉锡我要摸你的肉球,欸?打我干麻?弗内乌斯……你是站着睡着了吗?!佛卡洛,小乖乖还好吗?我好想念他……

威沛你出门了?!魔界要毁了吗??普罗可尔……你没有变啊?亚米你不准哭!华烈克最近有找到什幺宝物吗?该不会又找到垃圾吧?安德雷菲斯把你的尾巴收起来啦……」

欢笑声中,小空没有看见路西法挂在嘴边的微笑,就像是溺爱小孩的父亲般的笑。

时间过的很快,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接近派对的时间了,路西法在大家不注意时,已经把会场给布置好了。

「……小西西你很不够意思耶!明明你是今天的主角为什幺不叫我帮你布置勒?」搞什幺阿,自己弄也太见外了吧?!

「……不知道是谁聊天聊的很高兴,我不好意思打扰。」

……对不起是我在聊天。

「好啦,也没有真的要怪你的意思。」小西西拍拍我的肩膀,「现在就好好的玩吧。」

好吧,既然主角都这幺说了,不好好的玩我就对不起小西西拉~

「那就来吧!」我笑着,手中拿着不知道什幺时候在我手上的麦克风,「请大家注意听~」

现场在聊天的人听听安静下来,专心的看着我。

「我们亲爱的小西……呃,路西法,」在收到小西西的杀人视线以后我紧急改口,「将在明天举办他人生最重要的仪式,所以……在今天他单身的最后一天,我们这一群死党应不应该要好好的帮他庆祝一下?」

「应该!」

「那幺,先来个一定要的抛人吧!」

「喔!」

这一晚,我们想尽了各种方法来整小西西,我看除了找美女来贴身热舞以外我们什幺都做过了……

大家玩的很高兴,连小西西本人也笑的很开心……虽然他被我砸了满脸的刮鬍泡。

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不过当老弟他们出现的时候老实说我好高兴……我怕在这幺闹下去我可能会在结婚典礼上睡死。

「姊,妳……」老弟皱着眉看我,「没喝酒吧?」

「没有。」我不记得我有喝酒,至少那一杯看起来是柳橙汁的颜色,「怎幺这幺问?」

「没事。」老弟神秘的说,「等等要麻烦你致词。」

「蛤?」我刚刚有没有听错?致词?致什幺词啊?又不是颁奖典礼……

「因为你是媒人。」老弟依然淡定,「所以他们想请你致词。」

我、我、我可以拒绝吗?

从小到大我知道什幺是打架什幺是呛声,可是什幺是致词这……非常的困难啊!

总不能上去说「祝百年好合、万年生一堆小天使」之类的吧?!

「我可以拒绝吗?」

「不行。」小西西突然插进来,「这件事情我们早就讲好了,你是促成我们的人,所以你一定要。」

谁跟你讲好啊!

为什幺不先跟我说……你一定是想让我出糗对不对?!

「我拒绝啦。」

「……由不得你。」

呜呜,小西西威胁我。

「……你现在先去洗个澡吧,等等回来就可以参加婚礼了,致词就麻烦妳了喔,你可以在洗澡的时候顺便想想。」耶和华说着。

可恶你们一个人扮黑脸一个人扮白脸就是了?

我突然想到,昨天似乎没看到老哥他们的身影:「阿,你们昨天去哪啦?怎幺没看到你们一起来。」

「亲爱的小空空~我们可是弥赛亚喔~所以当然要帮耶和华还庆祝最后一天的单身啰。」老哥嘻笑着,「走拉走啦,你昨天玩的很嗨吧?去洗香香。」

什幺洗香香,你是在哄三岁小孩吗?感觉怪噁心的。

「知道了啦。」拍开老哥搭上肩的手,我迈开脚步去澡堂。

*

在澡堂入口前面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上一次被传送来的时候,就是出现在这里。

然后莫名的被打了一巴掌、认识了在偷窥的百加列、还见识到了很多……咳,跟想像不一样的世界。

所以我等等进去会不会看到百加列啊?

……糟糕,不管怎幺想,遇到他的机率都很大……因为最近天界都在忙婚礼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工作,而那家伙没工作的时间有一大半都会躲在这里偷看……我站在门口犹豫了。

「空,怎幺,不进去?」

回头一望,叫我的是一天不见的麒麟老大。

「麒麟~」

「少噁,如果你要发呆别站这里,挡路。」

呜,老大果然还是这幺伤人。

「不是啦,我……我怕里面有人会偷窥。」我指着女子澡堂说,「听说有人会躲在里面偷窥女生洗澡。」

至于是听谁说,当然是不小心被误认为一起偷窥的我。

「喔?」麒麟老大挑了眉,迈步走向澡堂的管理处。

几分钟以后,麒麟走了回来:「跟我来。」

虽然说怀疑麒麟要带我去哪,不过平常习惯听他的命令,所以想也没想的就跟麒麟走。

麒麟像是在走自家后院一样,左弯右拐的带我绕着,但是自己却没有迷路,最后终于在一扇拉门前面停了下来。

「老闆说,这间可以给你用。」麒麟转了过来,「不会有人偷窥,你可以慢慢洗。」

我伸手拉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很漂亮的小温泉,旁边还有山有风景的……这也太豪华了吧?

「……我说老大,你是用什幺方法问到这一间的?」

麒麟冷笑一声:「问这幺多干麻?」

……总觉得还是不要知道好了,老大不管是用什幺不能见人的方法都不关我的事。

「我不问就是了嘛。」我可不想被拖下水,乖乖的当我的无知小少爷好。

「嗯?还不进去洗?」麒麟看我在发呆,靠了过来,他弯下腰来,附在我耳边,「还是要我陪你洗?」

「啥?!」我觉得我脑袋好像炸开来了,他还是麒麟吗?!

居然跟我开这种玩笑?!

「当然是我自己洗!」很有勇气的瞪了他一眼,我马上进门,关上门。

「呵。」

我似乎还听的见,门外麒麟愉快的笑声。

*

回到之前跟小西西见面的地方,那里的东西已经都收乾净了,换上了纯白的装饰,没想到婚礼举办在同样的地方。

「小空~你看你看,这个捧花漂亮吧?」老哥拿了一个纯白的物体给我。

……是说白色是很好啦,不过就连花都是白色的会不会太……噁心了吧?

不仅仅只是花瓣是白的,连花蕊、花茎、花梗都是白的阿!

超噁心的,什幺都是白色……。

「好噁……」我推开老哥递过来的花,往其他地方看。

不同于昨晚一堆人醉死在地板的画面,现在摆放的是几个白色的圆桌外加很多张的白色的椅子,还有白色的餐具跟白色的花瓶…恩…噁,我想吐了……

「怎幺了?脸色不好看喔?」夜蹭了过来,拉了拉我的脸颊。

我拍开他的手:「全部都是白色的你不觉得很……」

夜看了看四周:「嗯……的确很噁心。」

对吧对吧,又不是在医院接受什幺奇怪的治疗,需要整片都用成白色的吗?

这样我会有种我是神经病患的错觉……

「该说这两位的兴趣很特别吧?或许他们有什幺惊喜之类的……」

整个白色的就够我惊喜了好不好。

「希望不要太让我惊吓。」希望。

「你们~叽叽喳喳的在说什幺阿~」突然有东西拉我裤脚,然后我什幺也没有想的,抬脚踹。

「呜啊啊啊啊啊!」阿,我看到天边出现了一颗星……真的是星星耶?

这里不是天界吗?哪里来的星星?

「撒旦你把小布踹飞了耶……」巴巴托斯抬头望着那颗星星淡淡的说着。

*

巴巴托斯   —   Barbatos   —   バルバトス

七十二柱魔神排名:No.08

位阶:侯爵   Marquis

称号:力天使侯爵

原为力天使之长,尔后堕落,统领着30个地狱师团,在《地狱辞典》中,他是身兼公爵与伯爵的二重爵位者。

出现在召唤术者的面前时,是一位很有压迫力的狩猎者形态,同时手执着弓箭,身上披着灰色的斗篷,而四週漂浮着吹奏中的号角。

传说在太阳运行到射手座时,他会和其它四位伟大的地狱之王一起出现在世间。

有着理解所有鸟、犬等大自然界生物声音的能力。

熟知过去与未来的知识,可将把隐藏的财宝所在地,告诉术者,亦能透过与动物的沟通,得到预期想要的情报。

恶搞补充:在腾渊学园里面,巴巴托斯也是帅哥,造型就像是猎人一样,手持弓箭、披着灰色斗篷……但是没有漂浮的号角,只有在腰间挂一个特殊造型的号角,吹奏时可以召唤大量的动物。

*

「……对不起我这是反射动作。」虽然很受不了那个智商只有三岁的布耶尔,但是我真的没有恶意要踹他……一切都是反射动作害的,这时候我真讨厌我那敏锐的反射神经。

「没关係,他当天上的星星已经当习惯了。」巴巴托斯说……为什幺我觉得大家都很习惯布耶尔被我踹?

阿,我想起来了!

之前小西西也是每一次都踹飞他,还对其他人说不达到五万公尺高空不罢休……咳,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

突然之间,我看到两个原本应该在度蜜月的老夫老妻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面:「老爸老妈?!」

「亲爱的小空空~」老爸一发现我就双手张开的朝我飞奔过来……想当然我又靠着我的反射神经让他去跟地板玩亲亲。

糟糕,老妈在旁边我还这幺没大没小的揍老爸……等等会不会被骂?

「呵呵,小空还是这幺有精神呢。」老妈掩着嘴角笑着。

通常正常人这时候不是要手扠着腰然后对我吼说:「这是你爸,你怎幺可以这幺没大没小巴拉巴拉」之类的吗?

……算了,我忘了我们家全部都不是正常人。

「老妈,二次蜜月好玩吗?」希望你们没有撞到飞机造成别人空难还是什幺的,我想这阵子电视没有播报所以应该没有……吧?

不过也很有可能是他们去消除了别人的记忆……

「呵,还不错。」老妈连看也不看趴在地上的老爸一眼,「我们有準备礼物要送你喔……」

欸?

礼物?

……希望不是太奇怪的东西才好。

「谢啦。」这时我看到老妈穿的是一件黑色低胸礼服:「老妈你们也要参加小西西的婚礼吗?」

「是阿,好歹也跟我相处了不少时间。」老妈笑着,伸出她的脚踢了踢躺在地上装死的老爸,「亲爱的起来了,你会把衣服弄髒的。」

老爸穿着白色的西装,但我看弄髒不是因为老爸躺在地上打滚,而是老妈那几脚……

「好的,亲爱的。」老爸迅速的跳起来,整理好仪容,跟我老妈含情默默的相望着,一点也不像刚刚被我揍、被老妈踩的样子……

这两个人就算是参加别人的婚礼还是很闪阿……可恶我忘记要戴墨镜了。

「晚安喔~」夜再次蹭了过来,这是更是整只从后面环抱我,头轻靠在我的肩膀上。

嗯?

你问我怎幺没有揍他?

好吧,我承认我偏心。

夜是宠物,给他撒撒娇没关係啦。

「夜,放、开、我、女、儿。」老爸微笑着把字一个一个的从牙缝挤出来。

「欧好。」夜很高兴的放开我,那语气听起来就像是故意要激怒老爸一样……他该不会是在报复吧?

我记得之前老爸跟老妈还没结婚以前,出去约会的时候都放闪光给夜看,还记得老爸有一次说到,他为了约会而把一个任务独自丢给夜去出,结果夜好像重伤到差一点回不来……我强烈的怀疑他现在正在报复当初老爸的见色忘友。

但是我能说什幺呢?

是老爸先不义在先阿……别人对他不仁我有什幺办法?

反正我只是个旁观者,没有我的事,我看戏就好。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情况之下,小西西低沉的声音插了进来:「两位好,谢谢两位肯赏光。」

「呵呵,哪的话,反正我们两个是一定要来的,」老妈看着我,「总不能把我家小孩全都在这里然后我们两个缺席吧?」

「对阿,而且就算他们不来,我这弥赛亚的身分也可以当作是要来的理由吧?」老爸笑嘻嘻的说着。

……敢情你还记得你自己是弥赛亚啊?

不知道是谁这些年来都默默的装做是有点白木的小小上班族在骗我的喔?

「不管如何,谢谢。」我难得看小西西这幺的认真。

两老回个笑给他,又与小西西寒暄了一下,才手牵手的去找老哥跟老弟。

「你父母亲……真是对活宝呢。」夜看老爸走远,又蹭了过来。

「对阿。」很感谢老天让我出生在这个家,虽然说这个家一点也不正常,但是却充满了亲情。

夜没有接我的话下去,我觉得有点奇怪,转头望过去才发现他正笑着望着老爸的背影。

不管多讨厌老爸曾经丢下他自己去约会,毕竟那还是自己曾经的主人,心理的眷恋还是会多过于讨厌吧。

「……不知道还有什幺方法可以激怒他呢~」夜低声的笑着说。

……好吧,我承认我想错了,夜还是很记仇,看来那给他的心里创伤还是很大。

「咳,我想婚礼应该快要开始了吧?麒麟呢?」我左右张望了一下,没见到那高挑的麒麟。

「他?大概还在梳妆打扮吧。」

欸?

麒麟又不是女人,需要梳妆打扮吗?

「不会吧?」我无法想像麒麟老大在镜子前面画口红的样子。

突然,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什幺不会吧?」

「赫!?」我吓得往另一边跳了两步,撞上夜。

「干嘛这种反应?」麒麟皱眉。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要突然出现。没当场揍下去已经是万幸了……我万幸,要是揍下去等等倒楣的一定是我。

「恩。」麒麟往我后面的白色桌子看去,然后伸手拉我,「要开始了。」

欸?

婚礼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要开始了吗?

我恍神的任由麒麟拉,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最中间的那一桌了。

每张桌子的座位不多,大概只有十个左右。

老妈和老爸早就已经坐好在那边放闪光了,而老爸左边坐的是老哥和老弟,我本来要坐在老妈旁边,但是夜却抢先坐在老妈旁边,我只好坐他旁边,麒麟在我另一边。

正对面有三个空位,其中两个是今天的主角,至于还有一个空位是……谁要坐的?

我好奇地四处张望,然后看到很久没看到的米加勒慢慢的走过来,坐在那个位子上。

「好久不见了。」他对我们一笑。

「的确好久不见。」老哥也回予一笑……等等。

「你们认识?」我不可思议的问,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米加勒是在冥界,那时候一也只有夜跟麒麟跟我去而已,为什幺老哥会认识米加勒?

「『我们』都认识喔。」老哥特别强调我们这两个字。

……他所指的我们是包括老弟还有老爸吗?

「是的,我们。」

可恶,在我觉醒成为撒旦以前,怎幺好像大家都有事瞒着我……像是大家的真实身分和交友关係等等。

「……好久不见。」我有点咬牙的说。

我可没有忘记被打的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痛死我了,最后还是百家列拉我出去的,不然我不知还会被打几掌。

米加勒点点头,接着就没有说话了。

婚礼很快就开始了,在结婚进行曲的演奏下,小西西和耶和华两个人朝着这边慢慢的走来。

看着小西西脸部的表情僵硬着……哈哈,原来他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呢。

看着麦克风递到他的手上……阿,我好像忘记一件重要的事了?

「咳,感谢今天抽空前来参加……那就请小空给我们说几句话吧。」

喂喂,你也说的太少了吧?

糟糕,我根本没有想什幺可以讲的……

我有点紧张的接过麦克风:「呃,各位好。我是谢浪空。」

望着向我看来的好几百双眼睛,我脑袋有一瞬间是空白的:「老实说这边有很多人都认识我……所以大概也知道我不会说什幺好听话。嗯……要让这一对佳偶今天能在一起,真的花了我很多时间。撇除要去看路西法的日记不说,居然还要我跟耶和华玩比大小……」

说到这里,引来下面的人一阵笑声。

「不过,能凑到这一对我觉得真的很好,毕竟有情人终成眷属嘛!恭喜路西法和耶和华在一起啰!祝他们……阿,不用祝福啦,反正他们一定会长相厮守到世界末日的。」谁敢拆散他们简直是找死。

说完引起了一阵掌声,我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看不出来妳那临时想出来的致词会有人拍手耶。』夜低声的说。

……你就不能老实的跟我说声干的好吗?还要这样挖苦我。

不同于夜的挖苦,麒麟伸出他的手,在我头上摸了摸。

「呃,老大我可以问问题吗?」

『不准。』麒麟冷冷的收回手,没表情的望着桌上。

「你刚刚是在夸奖我吗?」

『我刚刚说,不准。』

「唉呦~有什幺关係嘛~你承认我也不会笑你啦。」我亲密的在骐麟的袖子上蹭了蹭。

麒麟在这种场合下没有赏我茶杯,只给我一个狠瞪……我觉得我回家一定死定了。

不过谁管呢,不趁现在好好的吃一下麒麟的豆腐,以后就没机会了!

致词的人居然只有我一个,接下来就上餐了……可恶,我越来越确定小西西一定是要我出糗才要我致词。

菜出来的方式非常有趣,不是像一般人界吃的那样一道一道由服务生送上来,而是自己长脚跑到桌上……没错,那个盘子上面有脚!

而且上面有好几根腿毛在……不,我没有特别注意那种东西!绝对没有!

「咦?小空空你的脸色好像不怎幺好看耶……」亲爱的老爸说,「菜不合胃口吗?」

我都还没有吃不合你个头!

「看到一堆脚毛你还吃的下也真……」我小声的说,结果好像除了我以外,大家都神色自若,好像那堆脚毛不存在的样子……欸?那些盘子的脚怎幺不见了?

『……如果你在意那些盘子的话呢~~其实你看久了就会习惯了啦。』夜哈哈的笑着。

我一点也不想要习惯阿……

面色难看的夹起菜,我只好一直催眠自己没什幺、没什幺、没什幺。

「嗯?还满好吃的耶~」呃,其实这看起来不怎幺样的东西还挺好吃的。

忍不住的再夹一块,把刚刚腿毛的事情抛在脑后。

众人看见突然食慾大开的小空,相视一笑,继续低头用餐。

*

桌上的东西很快就被我们……好,是我给吃完了,真对不起我一个人居然吃这幺多……

「没关係,小空空还在发育嘛。」这是老爸说的。

『我见多了。』这是夜说的。

「……你还真会吃。」这是小西西说的。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麒麟。

可是桌上的东西真的很好吃阿,我就不知不觉中一直吃,又没有人阻止我……

「撒旦~」波提斯用甜甜的声音叫着我,然后就有一双手从脸颊两旁出现,波提斯从后面环抱住了我,接着我就看到一杯橘色的果汁,「要不要喝果汁?」

「欧,好。」很顺手的接过,轻啜了一口……嗯?这杯果汁的味道似乎有点不一样?

「好喝吗?」波提斯蹭了过来,「这是莫拉克斯特别位你调的喔~特製的水果鸡尾酒。」

*

莫拉克斯   —   Morax   —   モラクス

七十二柱魔神排名:No.21

位阶:伯爵   Earls

称号:博识伯

又称作Molech、Moloch、Farax、Foraii

同时具有伯爵与统领的身份,统配着30支地狱师团。

在《所罗门之钥》中,是以人脸、巨大公牛姿态,现身在召唤者面前。

但在《地狱辞典》中的插画家,是将其絵製成摩洛的样子,并穿上中古世纪的衣服,坐在王座上,给人的印象很强烈。

所谓的摩洛,就是在《旧约圣经》中的〈利未记〉〈列王记〉中记载,亚扪人的信仰之神。造型就是个长着牡牛头的人。

莫拉克斯为恶魔中精通解剖学的专家,同时也能教授术者有关「占星术」、「礼仪教养学」、「药草学」和「宝石」的效用。

除了受予术者「知识」外,他还拥有「受予和分配一切使役魔」的能力,可将精灵或使魔分配给召唤者差遣。

恶搞补充:在腾渊学园里面,莫拉克斯是有着牛头的男人,全身上下几乎都是肌肉,比较特别的兴趣是喜欢调酒。

*

「恩~好喝~咯!」

「酒?你刚刚是不是有说到酒?」不同于平常的沉默,峰龙大声的问着。

「呃,对阿,鸡尾酒,只有一点点~点的酒精而已。」波提斯因为峰龙突然的大吼而缩缩脖子,「有什幺问题吗?」

「……」同桌而且知道小空喝酒之后会发生什幺事的人都沉默了。

上一次,喝醉的小空把大家都灌醉。这一次,小空不知道会做出什幺事来……只怕她等等会不会抽出武器,然后让鲜血洒溅在这庆祝的场面……

「咯!」小空对着众人傻笑着,然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了小西西和耶和华中间,弯下腰来。

众人紧张的盯着她,深怕她会做出什幺恐怖的事来。

「嘿嘿,恭喜喔~」小空笑着,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在两位新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看来这一次小空发酒疯的杀伤力不怎幺高……还好,还好。

「嘿嘿。」在众人呆愣的时候,小空再次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着坐在旁边的米加勒亲了下去。

……众人再次呆愣。

下一个受害者就换成米加勒旁边的萧狼,接着就是峰龙,再来是冥夜和马雅,最后就是夜跟麒麟。

『……原来这次变成了亲吻狂啊?』夜小声的说。

「咯!亲、亲亲……」小空就像是亲不够般,又朝着下一桌迈进。

就这样,喝醉的小空在路西法的婚礼上,将每一位来宾都亲了一遍,厚脸皮的夜还拉着麒麟去排队让小空再亲一次……

  • 名称:杨玉环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