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强狗熊系统全文阅读

时间:十月三十一日   早上八点零零分   地点:蔷薇馆484房

 

这次出任务的时间比想像中花的还要少,不过又不太想接任务,所以就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虽然说正常的生活,不过也是吃饱睡睡饱吃然后去上上课和同学打招呼而已。

在这样下去我应该会变成猪吧,我想。

「空,起床。」一大早,在迷迷糊糊之中有人在叫我。但是一大早的,我脑袋还没有开机。

「别睡,起床。」

不要,我还想睡……昨天晚上看「杰森大战佛莱迪」看太晚,不想起床,让我再睡一下。

伸手想抱睡在旁边的夜,没想到却摸不到豹,只摸到了一个奇妙的东西。

软软的触感,但是没有毛……

「……恩?」有点光滑又有点结实,摸上去有弹性又有温度。

「吃豆腐吃够了没?吃够了就快放开我。」

「呜恩?」

张开眼看见夜闪闪发光的眼睛,往下一看见了他的脖子、他的胸肌还有我放在他伸上的那双手。

等我脑袋开始运转后,我第一步就是抬起脚,把人踹下床。

「谢浪空!」

「咳、抱歉,反射动作。」毕竟我相信一个单独睡觉的人在床上发现一个裸男,一定是一边尖叫一边踹人下床,我没有尖叫已经算很好了。

那双细长的眼睛充分的表达出不悦,不过我忽略掉了。

「不过是为什幺要变成人?当猫、呃、豹不好吗?」

「我听到了,」夜瞇起眼坐在床边,我庆幸夜老大只有裸上半身,下半身还有穿裤子,「早上起床就这样了,变也变不回去。」

学园里只要有什幺意外,就是有事要发生了。

我一边梳整一边推算着日子,今天是什幺时候了?

打开衣柜以后我就知道了今天有什幺活动了。

「原来今天万圣节。」

我默默的看着衣柜里面的两套衣服,在转头看夜老大。

「你想什幺我知道,别想。」他说完就抓了自己的那一套跑了。

可恶,动作这幺快做什幺!

「……」无语的看了看里面那一套,反正去年都玩过了,今年就继续吧!

*

衣服很紧、非常非常。

虽然常常看到电影里面说穿紧身衣什幺的比较好行动,但是现在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明明就难动的要命!

「小空你是换好……」

「阿、夜老大,帮我一个忙好不好?」我没有回头,正在努力思考着是要先脱手套好还是就这样套鞋子好?

「干嘛?」

「帮我穿鞋子。」我双手一摊,不想穿了。

该死的大腿靴!

为什幺靴子会这幺长?!

这到底要怎幺穿!我气!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叫我帮妳穿鞋?」虽然夜老大这样子恐怖发言,但还是蹲下来帮我拉靴子,我就知道夜老大人、呃、豹超好的。

现在我趁着闲闲没事做低头看看夜老大的装扮,这黑噜噜的披风加上面具和全身跟我一样都黑噜噜的不就是蝙蝠侠吗?

「穿好了,你看看这样可以吗?」

我动了动脚,嗯、很合脚。

真不知道这个变态的学园到底是怎幺样知道我的大腿到底有多粗……算了,我不想知道。

「可以,谢谢。」尝试着踩踩细根的马靴,还挺不习惯的。

「嗯?所以现在要做什幺?」

「喔、该做什幺就做什幺阿。」又没有什幺特别的,去年也是这样阿,就该做什幺做什幺去。

我带上了面具,左手抓着夜,右手拉一拉身上的装备,帅气的瞬移到鸡蛋花。

这次跟之前一样到了一楼,许多的非人类在我眼前晃过。

想来习惯还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一年前的时候我还曾经很傻眼的不知所措,但是现在我就很习惯的和刚刚擦身而过的小精灵还是什幺的打招呼。

反正,待久就见怪不怪了。

「小空?」

熟悉的称呼让我转过身去,不过我什幺也没有看到。

怪了,明明有人在叫我阿?

「我、我在下面。」

低头一看,看到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呃、不是。

「小马?」

「恩!」圆盘往上翻,我看到了一双闪亮亮的眼睛,「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记得阿怎幺会忘,反正全校加起来也才不过三百多人而已,想记不住也难。

「万圣节快乐……今天想要听什幺消息吗?看在这幺久没有见到你的分上,免费送你一个!」

呃、这家伙连有活动都不忘要卖消息赚外快,真是勤劳。

「那,跟我说今年的活动有什幺不一样吧。」

「其实也没有什幺不一样,我看看……」小马看的他有蹼的手,然后沉思了一下,「喔、今年的经费好像比较充足,所以送的不是炸弹而是飞弹喔!」

不要一脸高兴的跟我说经费充足所以买飞弹送给同学好吗!要是真的有心意不如送一点实际上学生可以用的东西吧!

更何况飞弹是哪里买的?买卖这是非法的吧!

到底哪一个正常的学校会送飞弹给同学的!

「……」我完全不知道该从哪边吐槽起。

「你放心吧,这一次的抽到的机率有调低喔!」小马再次看了看他的蹼,这个举动让我以为他会把所有的消息通通写在他那小小的蹼上面,真想去偷看,「我看看喔……从去年的百分之二十五改成了百分之二十四。」

改那小小的百分之一有什幺用阿!

要改也要改多一点阿!

「谢谢你的消息。」我不想吐槽了,反正在这里听到什幺都不奇怪了。

「不会。」小马给了我一个笑容,「对了,我忘了跟小空你说,这次的万圣节活动还有一项卖点喔!」

「卖点?」别跟我说是什幺诡异的东西。

「对,我想你应该也发现到了吧?」他一边说,一边看向我身边的夜,「就是这一次的活动连宠物也要一起参加喔!而且为了方便行动,所有的宠物都会变成人形的样子。」

难怪夜老大一睡醒就变成人了!害我都没有毛可以摸!

「那你的呢?我记得你养的是……老鼠?」

请原谅我分不清楚他养的是什幺品种的老鼠,对我来说黄金鼠、枫叶鼠还是什幺老鼠的,在我眼里看起来通通都一样。我大概只分的清楚米老鼠和下水道里面爬的那种而已。

「是枫叶鼠喔!她在那边。」顺着小马指的方向看去,一个年约六七岁、穿着十分萝莉风的小萝莉就站在那里,手上还拿着一只白色的伞。

原来是枫叶鼠吗?

那大大的眼睛还有那小小的身影挺符合老鼠的形象。

「等等、你养的是母的?」那今天刚开始不就是变成了一个光溜溜的小女孩?这样挺让人头疼的。

「对阿。」小马笑着,「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幸好我没有帮她取太过男性化的名字。」

你这样说害我很想要冲回去痛揍我老爸一顿……毕竟我出生时他就知道我是女的了还帮我取这幺男性化的名字,真是太不应该了。

「那今天要加油啰!」小马把他那长着蹼的手握紧,「忘了说,要是领到最少糖果的人会被处罚喔!那我先去要糖了~」

什幺?!

还来不及问他会有什幺处罚就让小马溜了。

我回神以后马上抓着夜老大去拿餐盘,迅速的把两个餐盘堆满满以后找位子坐下,开始狼吞虎嚥。

『你吃相就不能好看一点吗?』

「我赶时间!」

快速的扒完饭以后,抓着夜老大奔出鸡蛋花,开始找人要糖去!

*

路上看到只要是在发糖果的我就凑上去要,也不管会不会收到飞弹。

不过说也奇怪,我拿到的不是号码牌不然就是糖果,没看到飞弹。

看着巫婆拿着的小小篮子……上一次的炸弹还勉强可以塞进去,但是飞弹……到底是要怎幺放进去?

「谢谢~」收了南瓜人给我的南瓜糖,我很积极的往下一个目标迈进。

『你运气也太好了吧?』夜老大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篮子,把我拿到的东西通通丢进去。

「有吗?」小马说百分之二十四的机率,不过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炸弹,好险好险。

『……』夜老大看着篮子,『十五个不同的糖果、九个号码牌,没有拿过半个飞弹,这不是好运是什幺?』

老实说一个帅气的蝙蝠侠提着一个小红帽才会拿的篮子很好笑,但是我没有那个胆笑。

「那就当我好运吧……阿、那是阿柿吗?」看到有些熟悉的背影,我有些不确定,毕竟我认人很有障碍。

而且,阿飘的背影看起来都一样--都是透明到能看见对面的东西。

『那个?』夜抬头左右张忘了一下,『这个面具能见度该死的低……』

面具本身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带上面具的人视线一定会有某种程度上面的阻碍。

难怪我看电影里面的蝙蝠侠要常常扭动脖子,难怪有些时候我觉得蝙蝠侠的动作很诡异,我还以为是他脖子有问题。

咳,想远了。

「去看看就知道了。」我走过去,朝着那背影拍了过去,「阿柿?」

先不管我为什幺碰的到阿飘,疑似是阿柿的人(飘)影顿的一下。

那位阿飘转了过来,盯着我看了几秒:「空?」

太好了,没有认错。

「对,是我。」我现在才想到我带着面具,也难为他了,「呃、你在做什幺?」

「我在找东西……空,可以帮我捡那边的那个吗?」

随着阿柿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着一个黑呼呼的东西。

想也没有想的顺手捞起,那东西还暖呼呼的……定神一看,那东西是一颗还在动的……

「靠!」好吧,我承认我很没有形象的不小心爆了粗口,但是到底有谁可以摸着一颗还在跳动的肺还很冷静得我叫你爷爷!

「阿、谢谢,我刚刚被撞到的时候飞出去的。」阿柿很腼腆的接过我手上差一点被我丢出去的肺,然后放进自己的胸膛内。

我不知道我该先吐槽什幺了。

为什幺阿飘会有肺?

为什幺撞一下就飞出去了?你的肺到底是有多脆弱?等等该不会掉个肾出来吧?

为什幺肺还会跳动你不是死了吗?

而且那颗肺刚刚不是黑呼呼的为什幺放进去就变成透明的?

……算了,太在意这种事情我迟早会疯掉。

「阿、我的肝也不见了……」阿柿一边说一边又低头下去找。

你的五脏六腑到底是有多脆弱阿!明明去年不是这样子的!

「空要帮我找吗?它大概这幺大、透明的。」阿柿用手比出了一个大小,但是一听到是透明的我就头大。

透明的你是要我找什幺!随便捞吗?!

我有些尴尬的看向夜:「帮忙?」

『怎幺帮?』

「你闻……」闻看?

『我不是狗!』

呜、豹的鼻子也很灵不是吗?只是闻闻而已嘛!

「丢了很麻烦的。」

我当然知道很麻烦,谁的肝还是肾什幺的丢在外面不麻烦吗?!

「放出来太久他会去猎捕其他小生物来吃的。」

……等等,我刚刚听到什幺了?

「你弄丢的,不是你的肝?」

「是。」阿柿很乖的点头。

「那为什幺……」会去吃什幺东东?它是肝不是吗?就算不是人肝是阿飘肝但也不会去吃其他的东西吧?

「喔,待在冥界很无聊,我就看看书、找了冥界特有的植物来养,我想想喔、肝里面好像是养……呃、食鬼草?还是飞蝇笼?」

……

你没事养那什幺听起来就很恐怖的草做什幺!

而且为什幺要拿你的肝做这种事?!

无聊养可爱的小狗小猫小老鼠不好吗?!

「呃、那什幺什幺草的,吃鬼吗?」

「其实都吃耶?」阿柿傻笑。

那应该取名叫都吃草阿取那什幺会让人误会的名字!

不要跟我傻笑快找阿!

「那要快点找到才行。」我看着那天真无邪的笑脸就有满满的无奈感,我又没有办法给他一拳……

阿柿突然不说话了。

「怎幺了?」你突然不回我话这样让我很不安,我偷偷的瞄了一眼依然站在一旁的夜。

恩?夜老大的视线什幺时候转到后面去了?

我才正要转身过去看,身后就传出了某个人的惨叫声……我大概知道要去那找阿柿的肝了。

「……在那个倒楣鬼被吃完之前,我们快去救人吧。」无奈的把血蝶从掌心抽出来,我提起脚来跑过去。

*

五分钟以后,我从阿柿的肝口下救了可怜的学弟--虽然说只剩下一头、胸膛和左手臂--然后我忍着想要把那难缠的学弟--因为他看到蝙蝠侠很兴奋的一直叫什幺同种的请帮我签名我好喜欢你之类的--给剖半的念头把他踹去泰迪熊。

「谢谢你。」阿柿再次把自己的器官给塞回去,我很不放心的要他多检查一下是不是还有缺什幺。

「什幺都还在。」

那就好,要不然在说什幺心阿肾的又不见跑出去吃人我可是会哭的。

为了不做白功,我直接向阿柿要了一堆的糖果。

「没关係,要多少通通都给你。」

呜呜、阿柿你是好人,呃、好飘。

不过我还是有一点良心,面对那天真无邪的笑容我还是有分寸的不整篮拿走,只少少的拿了大约十五颗的糖果走。

『这是你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糖果数量吧?』夜一边看着我很开心的把糖果一颗一颗塞到他手上的篮子一边说,『你也拿太多了。』

「阿柿说要给我的。」而且我也没有很贪心的整篮拿走,我只拿了少少的十五颗。

『……』夜没有回我话,通常这时候夜如果是豹形,他会甩我一尾,如果是人行,会赏我一个白眼,不过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个蝙蝠侠的面具下面是不是有一只豹在翻我白眼,只好当作我什幺都不知道的继续找人要糖果去!

*

学校很大,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

至少在堵不到人的现在,我觉得是一件很坏很坏的坏事。

「为什幺都遇不到人?」从阿柿以后,我连一只阿飘都没再遇到!这样我怎幺拿更多的糖果?

『该不会……』夜小声的嘀咕着,不过我没有听清楚。

随意的在学园里面逛,我来到一年前曾到过的那个湖边。

不知道阿惺今年会不会在这?

还记得去年,我在这里遇到了那个善良的恶魔同学,我们聊了一下,成为了朋友,然后看他被炸弹炸飞……呃、是炸成别种其妙的生物。

「咚咚。」听到了熟悉的打水漂声,我可以确定了阿惺在那。

「嗨,阿……惺?」别问我为什幺语气会这幺诡异。

阿惺的种族是恶魔,这我知道,我以我在看到他背上那一对肉翼一点惊讶的感觉都没有--惊讶什幺呢,我自己翅膀多得是--那我是在惊讶什幺?

我想你再看剑插着不少飞弹和坑坑洞洞的翅膀于,应该也会和我一样惊讶。

「午安。」

而那翅膀的主人还一脸无事的拿石头打水漂,更是让我嘴巴和不起来。

「呃、午安。」我很想要问是发生了什幺是,但为了避免去触碰到他的心灵创伤,我还是闭上嘴弯腰去捡石头。

「咚咚。」石头很不给我面子的沉下去。看来我打水漂的技术还是和一年前一样--一个烂字。

「我抽了二十个。」

「阿?」阿惺突然冒出的话让我一头雾水。

「结果有十五个是飞弹,三张号码牌、两个糖果。」我转头过去,但阿惺没有看我,他还是平静的打着水漂。

这种运气也太……

「然后七个穿过去、三个炸了、五个卡在上面。」

我恍然大悟,原来翅膀上那些洞就是飞弹穿过去所留下的!而那五个卡在上面的飞弹……我不忍的撇了一眼。

这家伙的运气可不是普通的差。

「你……」保重什幺的话我想我现在也说不出来,运气差要怎幺叫人家保重?叫他去庙里面改运吗?可是阿惺可是恶魔耶?能进去吗?

「呃、要不要先拔出来?卡在上面应该不好受吧?」

阿惺摇摇头:「反正等等还是会有,不如等活动结束再说。」

这样说挺哀伤的耶?

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什幺,只好找话题。

「阿对、这是我的宠物,夜。」我指了指旁边的蝙蝠侠,「你的宠物呢?」

「他害羞。」

害羞?

「恩、他是松鼠。」阿惺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发呆的夜,指了指头上的树,「怕被吃掉。」

比起吃生的松鼠我想夜应该更想要吃烤羊排吧?

而且松鼠小小一只可能只能拿来当前菜吧?

我抬头看,有一个男生就坐在树上往下望着,但当我们四目相接时,他又不知道为什幺移开眼神。

……我看起来不恐怖吧?我看起来不会吃人、呃,松鼠吧?那为什幺要移开眼神呢?

「好吧,看起来真的很害羞。」为了不要再吓到生性胆小害羞的松鼠男,我只好收回视线。

这时候有一个南瓜人走了过来,向我们递出篮子。

我一边喜孜孜的想着到底会拿到什幺,一边把手伸过去。

南瓜人掏了掏以后就走了。

把手伸回来一看,喔、这次是号码牌。

「咻咻!!」天空突然传来了其妙的声音,我不解的抬头。

只见一个飞弹拖着长长的烟雾朝着我们飞过来。想必这就是今年的上上籤了吧?既然不是我抽到的那幺……我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阿惺,他苦笑着对我展示了他手上的东西--一张画着标靶的纸。

我就说嘛!怎幺可能把这幺大的飞弹塞进那小小的篮子里面,原来是给标靶然后再发射飞弹。

「碰!」飞弹确实击中目标。

别问我说为什幺没有出手救他,当我看见飞弹、发现目标到我做出反应时飞弹已经击中阿惺了,我想要救也没有办法。

「……你要不要去教堂还是庙里面改改运?」看着烟雾瀰漫当中的阿惺,我终于忍不住出声建议他。

被消灭或是净化掉总比衰一辈子好吧?至少我是这幺认为的。

*

基于同学爱(我不会承认我只是同情他),我把刚刚A来的糖果分给阿惺。

「谢谢。」看着沾满灰尘的那张笑脸,我很有同学爱的又多塞给他两颗。

反正我的运气相较之下比阿惺好很多,所以给他多一点也不要紧,我再去要糖果就好。

于是,我在太阳下山以前又多去抢劫……咳、我是说多要了一些糖。

太阳下山,游戏结束。

虽然说现在我已经可以瞬间移动,不过我还是慢慢的走去向日葵馆。

「好热闹喔。」还没进门以前就可以听见里面传来的音乐声,还有大家开心欢呼的声音。

『真吵。』

「营火晚会怎幺可能不吵……快点快点,我们也快进去玩吧~」拖着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夜,我进去馆内。

「喔喔、我们的大美女迟到了喔!」才刚就门就被一个颇为粗犷的声音喊住,我疑惑的停下脚步,开始在我那没什幺寄人功能的大脑内寻找着……不过两秒钟后我就放弃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呃、我认识你吗?」

眼前的人身高目测约有一百九以上,身形高大还留有不少的鬍鬚,看起来挺像是金庸写的那金毛狮王,不得不说也有点哈利O特里面那海格的样子。

年纪看起来约有三十好几,虽然说我辨识人脸有些障碍,但是我能肯定我绝对不认识眼前的人。

「阿阿、也对,妳不认识我。」那个人自言自语着,「说来好像也是第一次见面?可我好像看过你很多次了阿?你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我摇头。

这幺明显的样子我想我见过一次就会记得了吧?毕竟世界上像金毛狮王又像海格的人应该不会有第二个。

『他是宠物。』夜突然说,『应该是狮子。』

「狮子?」我以为他只是长的像金毛狮王而已,没想到真的是狮子。

「阿对、我是狮子,」那人搔了搔一头乱髮,「不是蝨子是狮子。」

……这家伙刚刚是在说冷笑话吗?

「阿、这边还有人没有拿的?」一头黑髮突然闯进我的视线,他给了狮子一个面具。

「阿毛,好久不见。」由于我这个猫女的装扮本来就有面具了,所以阿毛也没有给我。

「好久不见,面具很好看。」阿毛看了我们两个一眼,「都有面具了吗?那我要继续去发了。」

「慢走喔。」

「空。」阿毛走了几步以后回头,「我忘了要跟你说,爷爷说他很想你,你有空再去泡泡茶吧。」

呃、那位老人家想我做什幺?我有点心惊,我可没有忘记上一次有事情拜託他结果他老人家要我帮忙整理一大堆的书,事后还让我沾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鳞粉。

「有空的话。」不过我想我近期应该都不会有空了,不不不,连以后可能都没有空!

『你怕他?』夜老大不亏是夜老大,就算是没有读心术也知道我现在的感受。

「有这幺一点。」我把上一次的事情向他说了一遍。

『就这样?』听夜的语气不用看也知道他挑了眉,『那你怎幺不会害怕你家那一只?』

哪一只?我愣了一下。

「你说麒麟?」我家用只来算的大概只有麒麟和夜了,既然夜问我问题,那幺他应该指的是麒麟。

『不然还有哪一只?』

你阿。虽然这幺想但我可没有想说出口。

「呃、为什幺要害怕?」麒麟除了会赏我茶杯以外,又没有要我做什幺体力活。而且我讨厌的不是喝老人茶,而是做那些单调、枯燥会让人发疯的工作。

『我也不明白,我有什幺好怕的?』突然插进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站在旁边的夜更是往后退了一大步,接着就有一个杯子砸向刚刚他站着的地方。

欧不、那根本就是陶碗了,不是茶杯。

我庆幸刚刚没有说麒麟的坏话不然那个陶碗就会砸在我身上了,好险好险。

『咳、你怎幺来了?』

麒麟没有回他,只是指了指台上。

「各位童鞋,今年偶改变了一下活动的流程,偶要先抽猪今年的幸运者!」很久没有看到的校长站在台上,把手伸进了旁边一条龙的嘴里……等等,那是小雨吗?

「8664!」

喔、今年的号码异常的正常呢。

我看向夜,他老人家对我摇头。

你连袋子都没有翻怎幺会知道里面没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为什幺夜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没有。

只见人群里面的某一个倒楣鬼全身发光,接着就像是被什幺抓住一样的拎上台。

「恭喜你了童鞋!你获得了到月球一日游的大奖!」

……我开始比较是去年的与巫婆约会比较惨还是今年的比较惨,不管怎幺比较都觉得这两种都很惨。

「我不要!!!」台上的那一位激烈的嘶吼着,看起来应该是身为什幺妖的一年级新生。

「差一点忘了,还有今天堂狗拿最少的也有奖喔!」

不管校长的台湾国语,我四处张望着,真希望这个奖不会是阿惺拿到……不知道分十几颗糖果给他够不够?

前方不远处突然有人也开始发光,然后也被无形的力量给拎上台。

我很努力的看着那个人,幸好不是有着洞洞翅膀的人,那就不用担心了。

他们两个不断的挣扎着,不过两旁抓着的人却笔直的抓着他们往某个巨型火箭上面而去。

接着就在全年级的眼光之下,那个幸运者就被五花大绑在火箭上面……原来不是坐在火箭里面送上去而是这样上去的?!

另外一个就比较可怜了,他完全是被绑在火箭的最前端……等等,这样子先着陆时不是会比火箭更早接触到月球,这样会出人命吧?!

「五、四、三、二、一,花射!」校长很开心的按下手中的按钮。

火箭缓缓的升空了。

「救命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不要喔喔喔喔阿阿阿阿阿阿--」还伴随着那两位同学的惨叫声。

学弟还是学妹们,你们一路好走。

*

观赏完了火箭升空,舞会继续进行下去。

音乐放下去,我戳了戳身边的夜老大:「夜,你不要跳舞吗?」

『没伴。』夜淡淡的说了这一句话。

啧啧,我明明就是一个。

不高兴的撇撇嘴,我很不怕死的抓着他往里面拖。

『小空?』

「干嘛?」不爽的翻了他一个白眼,「现在你有伴了,跳舞!」

『……』夜没有回我话,不过看他很配合的动起身体来,我想我是成功了。

不过我总有一种事后会被报复的感觉,还是很严重的报复……算了,现在跳舞比较重要。

跳没有多久,夜不知道为什幺顿了一下,接着就默默的往后一退。

「咦?」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眼前的人换了一个:「阿惺?你怎幺来了?」

「恩、我是来道谢的。」虽然来者带着面具,但是那个身影和气息不会错,来的人就是阿惺。

「有什幺好谢的、没什幺。」

「要不是你,我可能会…恩……」

会被绑在上面是吧?我懂。

「呵呵,以后要自己加油啰!用抢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吼?」我很无良的下着主意,不过阿惺却只回我一个笑,然后转身退走。

这次我有经验了,所以只是默默的看着阿惺退走,换了一个人。

「……老弟?」我盯着那个穿着像古代埃及人的家伙看了看,不确定的问。

他点头。

「你怎幺来了?」

「没什幺。」

老弟什幺都好,就是话少了一点。

而我这个作姐姐的,如果不是什幺重要的事情,我也不会逼他说,反正只是跳跳舞而已。

「不过说真的,你舞跳的……很差。」连我这个当姐姐的都被踩了好几脚了,不知道他和其他人跳舞的时候会不会狂踩别人的脚?

「以后会练习。」老弟也不恼,只是淡淡的说了这幺一句话后就往后一退,换人。

「嗨。」穿着吸血鬼服装却带着狐狸面具的人像我打招呼,而我很没有形像的笑了出来。

「帝,你这样好不搭喔。」谁穿吸血鬼的服装会带着狐狸面具阿,看起来很不伦不类耶。

他耸肩:「没办法,太晚来了只剩这个。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对阿、好久不见。」我们没有见面的时间也快一个月了吧?

「最近忙?」

「任务。」他苦笑了一下,「不多,很麻烦而已。」

「真是辛苦了。」

「亲我一下我就好点了。」

「……」帝是脑袋烧坏了还是和杰学坏了或者是这家伙根本就是杰?

我微笑着赏了他一拳,不过他退了一步,避开了:「抱歉,我开玩笑的。」

「嗯哼。」幸好他补了这句话,不然我一定会在补上几拳。

「不过想妳是真的。」帝淡淡的笑着。

……该死,这里是没有开空调吗?为什幺我觉得好热。

「把舞跳完吧。」帝没有在说什幺肉麻的话,只是静静的把舞跳完。

等音乐停下,我很迅速的在帝的脸上亲一下:「诺、给公主的吻。」

趁着人还呆愣着,我马上往外冲。

「阿、呵呵……」

听说,今年万圣节最八卦的消息是,有一个很怪异的吸血鬼,就这样带着狐狸面具、一个人站在向日葵馆中一直傻笑着,直到深夜……

  • 名称:史上最强狗熊系统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0: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