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

时间……无 地点︰冥界

没有时间的观念,这里……是冥界,是人死后都会来的世界。

而在冥殿最上方的,是三张风格迥异的椅子,其中两张上面坐了人。

一个便是东方世界大家熟悉的阎罗王,而另外一个则是希腊神话中的冥王普鲁托,至于中间空的位子……因为最近新上任的路西法为了一些事情在忙,所以暂时没有人在。

大厅的正中央,那个通往冥河的洞口,突然的伸出一只手,它紧紧的攀住洞口,在没有人注意到时,悄悄的跑了出来。

它沿着阴影处,慢慢地往阎罗王的方向爬去。

接着,偷偷的从他的腰间拿了把不起眼的钥匙,又悄悄的沿着原路潜了回去。

「嗯?」正在审判着犯人的阎罗王发出了一声惊叹,他发现了有一些不对劲……「我的钥匙呢?」

但,为时已晚。

冥河中传来了锁打开的声音,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尖笑声,迴荡在整个冥殿之中……

「阿柿,快离开!」普鲁托大声的呼唤自己的爱子,然后将一张令牌塞入他手中,「拿去……拿去找可以救我们的人!」

语毕,便将他推出冥殿,然后重重的关上冥殿的大门。

「父亲……」阿柿悲痛的喊叫声由冥殿门口往整个冥界扩散,久久无法消散。

有谁,能够拯救冥界呢?

*

时间︰六月十二日   早上五点           地点︰谢家

五点,正是大家最为熟睡的时间,但此刻,却有一个阿飘飘入了谢家。

说飘也有一点不太正确,应该称呼为急速向前飘。

『空……』阿柿焦急的声音在小空的房间上方出现。

但熟睡的小空并没有清醒,反而是在她两边的夜与麒麟醒了过来。

『你有什幺事吗?』猫科动物独特的猫眼在些许的阳光反射之下,呈现出吓人的威吓感,似乎不太满意美梦被吵醒。

『……扰人清梦。』麒麟淡淡的说,还掩嘴打了个哈欠。

『抱歉,我不知道你们是睡在一起的……』阿柿轻声的道着歉,不过却被打断了。

『孩子,这不是重点,』夜也打了一个哈欠,『你到底有什幺事?』

『是这样子的……』阿柿将冥界的事情娓娓道来,让正在听的两位老人皱起眉来。

『怎幺会这样?』夜喃喃自语着,『阎罗王也太不小心了吧?』

钥匙经由大家讨论以后,决定要放在阎罗王那,但谁也不知道阎罗王居然这幺不小心,就让「那些人」这幺轻易的就把钥匙拿走了……

不过这也不能够怪他,毕竟已经相安无事过了这幺久,不管是谁都会放鬆警戒,谁知道他们就是在等这时机出现,然后一举突破那道防护,闯了出来。

『所以呢?』麒麟问,『你来找空的目的是什幺?』

『想要求救吧。』夜又打了一个哈欠,『不过你觉得我们会让空去吗?』

他们俩个可是很爱护自己的主人呢,这幺危险的事情,怎幺可以让她去做呢?

而且要是被那一位爱女心切的笨蛋老爸知道,那冥界明天还会不会存在都还是个谜……

『这……』飘在空中的阿柿犹豫了,这两个人可是出了名的护主,要小空去做这幺危险的事情……想也知道不可能。

「欸,说什幺你觉得,朋友有难是一定要帮忙的。」小空不知道是什幺时醒来了,在这时候插了一句话。

『什幺时候起来的?』夜问出了其他两个人心中的疑问。

「刚刚。」好吧,我骗你的,我从阿柿来了就知道了。

拜託,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阿飘出现的时候,气温会下降好不好!

就算现在是温室快三十度,但是阿柿出现以后突然骤降五度……又不是死人我当然知道!

「所以……我饿了,先吃早餐再说。」

『……』

*

在吃早餐的过程当中,我了解阿柿口中的那扇沉在的冥河底处的门后,到底都是关着什幺样子的人──罪大恶极之人。

「所以我现在要跟你回去的意思吗?」

『不,父亲大人说,要找可以救他们的人……不过我不知道要找多少人,父亲大人总是说,人要越多越好。』

……这位先生,你是要找人去救人还是要去围殴别人?

怎幺听起来怎幺像是后者阿!

「那,你还想要找谁?」

『……我不知道。』

……

『这下子可好了。』夜轻笑,『笨笨的小空交的朋友也笨笨的呢。』

……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吧!

「所以说,你觉得还有谁可以帮忙呢?」

『我、我不知道……』阿柿低下头,小声的说。

……糟糕我想认同夜说的话了……不、不对!这样子不就承认我是笨笨的了?!

我绝对不会承认!

「那……我去找我同学……可以吧?」趁这时候把所有人都叫过来,顺便开个派对热闹热闹。

『可以是可以……不过,人太多会进不去冥界。』阿柿说,『冥界观光团好像只能收五到七个人而已。不是人的也算一个喔。』

那你刚刚说人要越多越好是怎样?!

而且什幺是冥界观光团啊?!

还可以去冥界观光?!

还是不要计较这幺多比较好……

「不是人的也算一个是怎幺回事?」

『就、就是,』阿柿偷偷的望了我旁边两位老人家,『宠物、圣兽如果要去,也算是一个名额。』

这下子可好了,如果说将人数设定在最大限度的7人,那扣除我们三个以外就只剩四个名额了,要是大家又带宠物又带守护兽的……这样子实际上要去的人会只剩下两个耶?

「……那,如果说像我上次一样呢?」先一个人去,然后再用召唤的方式叫出麒麟跟夜。

『恩……』阿柿歪着头,那画面看起来很像头掉下来:『那样算一个人……吧?』

你那是什幺不肯定的语气啊!

「……不管不管了!」我开始扳着手指算,「我、夜和麒麟算一个,然后再去找找谁有空……算帝一份,那再找五个人吧。」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我马上抓起躺在沙发上吃爆米花的岚,在它抗议以前开口:「做一些正事吧你!打电话给……呃,你可以同时打电话给几个人?」

『……通话功能坏了。』岚沮丧的说。

该不会是吃爆米花吃太多去压坏通话功能了吧?!

等等,岚吃的东西有消化吗?该不会到现在都还积在它的肚子里面吧?!

「坏了?那你就拿去资源回收好了。」边说,我边将它抓到垃圾桶上面,準备要丢掉。

『咦咦!!等等!没坏没坏!』岚极力的挣扎着,『我打我打就是了!』

「恩哼,早这幺说不就好了?」我放开手,然后发现有三双眼睛正盯着我看,「干麻全部都盯着我看?」

『妳不去当讨债的真的太可惜了……』夜说着,然后阿柿点头认同。

「什幺话啊!我又没有做什幺。」只不过是威胁它一下而已嘛,又不算什幺。

『……』麒麟不屑的看我一眼,然后继续喝着他的老人茶。

『啪!』一个茶杯砸重后脑杓,『妳说谁在喝老人茶?』

……呜呜,我什幺都没有说阿,是谁跟我说麒麟听不到我在想什幺了?我要狠狠揍他一顿。

『不用听就知道妳现在想什幺了好吗?』岚没好气的白我一眼,『好啦,打给谁一次说,我一次打。』

咦咦,这幺方便啊?

「那就帝、阿德、蓝、小风、小洁、阿恺……」

这时,在不同的世界中,许多人的不点同时响起。

*

结果来的人有阿德、阿汉、惺恺、蓝、小洁和帝。

「太好了,这样子刚好七个人了。」

「小空……」老哥发出有鬼火的哀怨声音。

「恩啊?」

「妳……居然忘记妳最亲爱的哥哥……」

欸?

「……我想,是姐姐的叛逆期到了吧,」峰龙也跟着答腔,「她现在比较注重朋友。」

……你们俩个现在是怎样?

一搭一唱很好玩吗?

别把我说的好像是什幺没心没肝没血没泪的大坏蛋好不好!

「呃,你们也要跟的意思?」这不能怪我啦,我从来就没有把你们两个归类到非人领域中,我浅意识里面还把你们归类为人类。

他们两个一起点头。

……这下子超额了要怎幺办?

总不能两个人塞在一起当作同一个人?

「这下子有点麻烦……」我看着聚在我家的朋友们搔头,总不能叫他们喝杯茶以后就回家去吧?这幺厚脸皮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不然,我不去了。」小洁很「阿沙利」的就说不要去了,「反正我也只是无聊来看看妳家……不过好像也没什幺好看的。」

……真抱歉我家没什幺好看的。

不过被夜改的这幺的豪华妳居然说没什幺好看的?

我好怀疑妳家到底是长怎样……这间屋子已经改到这幺豪华了还说没什幺好看的?

「那,还要有一个人退出……」老哥一边盯着帝一边说,「不知道谁可以自动退出呢……」

……你这不是摆明了要帝自动退出吗?!

会不会太明显了阿亲爱的老哥?

「欧,那我也退出吧。」帝很自然的说,「我刚好还有一点私事没有处理……」

很好,至少没有出现两个人要打起来的画面,这样子我会不知道要先揍谁……呃,你说我好像说错了,我不是应该要劝架的吗?

你想想,劝架这种事符合我的个性吗?

当然是将两个人揍一揍再说。

「是吗,那真是可惜。」老哥一脸高兴的说出「可惜」这两个字眼……真的很有违和感。

帝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以后要讨好自己未来的大舅子很困难……总觉得未来的路坎坷的很难走,谁叫他未来的老婆家里的人都很爱护她呢?

我给帝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看到他对我一笑:「那幺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离开了。」

「慢走喔。」我似乎看着老哥很开心的朝着要消失的帝挥手帕,眼中还有着欢欣的泪水和得逞的奸笑……

我决定无视老哥,反正连受害者都不抗议了,我抗议什幺?

「那幺,」我转过去看飘在沙发上面的阿柿,「接下来呢?」

『……我去联络一下冥船。』阿柿说完,就呈现呆滞状态……三分钟以后,他又继续说,『好了,他说等他半小时,他说他要保养一下。』

……我很好奇你口中的他到底是谁,那个代名词所表示的到底是人还是船??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七人一鬼就在我家客厅看到了阿柿所说的他是什幺了。

那是非常诡异的画面,恩……该怎幺说呢?

我家客厅没有多大,然后就这幺塞进一艘很大艘的船……大到只能塞进我家三分之一,重点是,为什幺这艘船会像小黄一样,随传随到?

『这是因为父亲大人的关係。』阿柿很骄傲的跟我说,虽然我觉得没什幺好骄傲的就是了。

幸好他不会撞坏我家还有邻居也不会看到……不过我似乎有听到住在我家附近那个稍微看的到幽灵的怪异男子在对空中大喊「佛祖阿观世音救命阿」什幺的……当作没听见好了。

『呵呵,请各位少爷的朋友上来吧。』低沉又苍老的声音在客厅里面迴荡着,似乎是那一艘船的声音。

我盯着船身看,有点不想上去……总有一种我现在要进去别人的身体里面的错觉,让我有些不舒服。

『别担心。不会晕船的。』阿柿很体贴的说,但我总不能回他说我只是不想要进到别人的身体里面而不是害怕晕船吧?

还好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船上突然出现一个老人的身影,他朝着阿柿挥手:『少爷,请上来吧。』

那声音就是刚刚我们听到的那个低沉的嗓音。

还好,我还以为这艘船是真的有生命……我真的不想要走进一个人的身体里面……

「那,你们要乖乖的帮我看家喔。」我转身对坐在沙发上面老神在在的两位老人说。

『有事要记得叫我们喔~』夜对我露出他一口白牙,然后晃晃尾巴,继续跟电视遥控器奋战,而麒麟连一眼也没有看我。

这很正常,要是麒麟现在突然跟我说「路上小心」那样子才不正常……

『嗯哼,路上小心。』

欸?

*

『哎呀~你还真坏心呢~』夜一边用爪子按着遥控器,一边对着麒麟说。

麒麟的嘴角微微上扬:『看她那副蠢样,真好玩。』

原来咱们的麒麟老大居然是个S……

『这幺说也是啦。』夜摇着尾巴,轻轻的笑着,然后低声说,『你……也变了呢。』

从前冷默寡言又高傲的麒麟,居然会开起玩笑来了,该说自家主人很厉害吗?连这幺大的一颗冰山也被她所融化。

『你说什幺?』

『没有,没什幺。』夜深深的一笑,『什幺都没有。』

*

欸?

欸欸欸?

我的脑掉瞬间空白,直到我们到了冥界入口我才回过神来。

麒麟最近真的很不正常阿……连『路上小心』都会跟我说了……那下一次呢?他该不会跟我说我会想你吧?

……

光想像就觉得很恐怖。

麒麟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医治圣兽的医生呢?

『小空?』阿柿的声音远远的飘来。

「呃,你刚刚说什幺?」

『我说,你们等等要从哪里进去?现在狱界的人已经将冥界佔领了,要偷偷的潜近去有些困难。不过我知道一条小通道,但……』阿柿欲言又止,似乎有些话不方便说。

「但?」

『但是风险很大,进去的人不知道会从哪里出来……』

「呃,你们会有从澡堂或浴室之类的地方出来吗?」

『不会,为什幺会这幺问?』阿柿不解的歪着头问我。

「不,没什幺。不会就好。」

我受够上次去天界的时候出现在澡堂里面,真是丢脸死了……幸好那是女生澡堂,而我只是长得不像女生的女生,不然就糗大了。

「那有什幺问题?反正我相信不管我们遇到什幺困难,一定会解决的。」

『这样子真的可以吗?』阿柿有点担心的问。

「没什幺不可以的,那就走吧。」我看着眼前的入口说。

然后,一艘船就这幺冲了进去。

希望我不会掉到奇怪的地方阿……我一边这幺想,一边消失在入口。

*

冥界其实分为三大部分,有住宅区、外门、内门。

外门是奈何桥那部分,而内门则是要进到冥殿的门,住宅区则是夹在内门与外门中间。

「现在……我们该怎幺办呢?」我望着缩在一旁的阿恺叹气,怎幺在船煞车的时候,我会与阿恺一起掉下来呢……

阿,刚刚忘了说,就是在进去的时候,船突然无预警的煞车,站在上面的我们就这幺掉下来了。

而好死不死,我们在船上因为好奇而到处看看,所以掉下来的时候就分散了……

「我也不知道……」阿恺蹲在墙角划圈圈,身边似乎还有鬼火若干。

……好吧我承认我问错人了。

阿恺这个奇怪又变种的恶魔根本就是天使……我上一次有看到他居然还会去帮一只受伤的小狗包扎伤口……而且还一边哭一边包扎,弄得那只狗一直用求救的眼神看我,真不知道受伤的到底是谁。

咳,扯远了。

我环顾四周,住宅区中的所有门都是紧闭的,街上不像上一次的热闹,连一个人……呃,鬼,都没有看到,好萧条……等等,这里好像有些眼熟?

我记得好像从这边左转再右转、左转后右转,最后倒数第三间是罗亚的房间……欸,我怎幺记得清清楚楚的?

该不会当上撒旦记忆力也会变好吧?

恩……先去敲敲门看罗亚在不在,要是在的话就顺便问他说到底是发生什幺是好了。

我拉起阿恺,照着记忆里的方向走去,敲响了罗亚的门。

「谁?是、是谁在外面……」里面传出罗亚有些害怕的声音……

「是我,我是小空。」

「小空?小空……阿,小空!」罗亚念了好几次以后,我才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然后看见罗亚的脸和他手中的镰刀。

有必要这样吗?

我刚刚听声音他少说歹说也锁了五个以上的锁……

「呃,呵呵……你、你怎幺来了?不是说不要随便闯入冥界吗?还是说你死了?」罗亚放下手上的镰刀,请我们进去。

我跨过躺在地上皱成一团的某件衣服,一边翻白眼:「阿阿,真抱歉,我还在上面活得好好的。」

「那你怎幺会出现在这?」罗亚偷偷的藏起他乱丢的内裤,发现我正看着他后有些尴尬的问。

「来帮忙啰。」我毫不在意的坐上床,「跟我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如何?」

阿恺看我这幺的随性,有些不知所措,我很顺的拉他下来一起坐,只不过他好像坐到什幺三角形的……算了,我还是不要研究的好。

「呃,你问这个要做什幺……嘘!」罗亚突然意识我们安静,然后竖起耳朵听。

门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然后十秒之后安静了下来。

正当我们绷紧神经时,罗亚的门就这幺从外面被撞开,然后一头牛闯进了我们的视线里面。

更正,是有着牛的头的某怪物。

「呜阿阿啊!东方牛头!快把镰刀给我!」罗亚看到牛头整个很紧张,要我把镰刀给他。

有什幺好紧张的?不过是一只长的有点大的小牛而已。

我没有把镰刀给他,反而是看着满眼血丝的牛头怪,然后轻轻一笑:「小牛,你这幺激动要做什幺?」

「吼!」牛头怪大吼一声,举起一把大的有些过份的斧头,往我身上砸。

我笑着,準备动手。

但在我动手以前,有人比我更快的动了!

阿恺动了!

黑影闪过,接着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火花。

「吼!」牛头怪似乎无法相信一个瘦小的人类可以挡下他的攻击,又怒吼一声,更加重了力道。

阻挡牠的阿恺轻轻一笑,在罗亚讶异的目光下将手上的西洋剑往上一挑,挑开了牛头怪的大斧。

牠就着阿恺的力道往后退,碰的一声坐倒在地。

「小牛,你就乖乖的吧?」哎呀,我怎幺觉得我说的话好像要强X妇女的坏蛋……

「小空,你这样子说好像是要强……妇女的坏蛋喔。」阿恺转头用他金色的眼睛看我,这样子感觉好像是我真的是什幺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样……

「你……不管了!先把牠绑起来再说!」要不然放牠偷回去通风报信那我该怎幺办。

「哞?」坐倒在地上的牛头怪听到我这幺说,突然转身,手脚并用(还是四肢都是脚)的想往门口爬去,原来牠听的懂嘛,那牠刚刚是在给我装孝维阿?

我头上爆着青筋,灿笑着往牠的方向踏步:「原来你刚刚都在给我装孝维?呵呵,呵呵呵呵……」

牛头怪顿时觉得事情大条了……冷汗从脸上滑落,他有一种他会因公殉职的心理準备了。

「哞!」凄厉的牛叫声,在冥界住宅区迴荡着。

*

三分钟以后,一头牛头怪就被五花大绑的绑在罗亚家正中间,牠的头上还肿了一多包包,眼角似乎还挂着两滴泪?

「哞……」刚刚还很威严的声音,现在已经带了哭腔……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刚刚下手重了一点……」我有点尴尬的道歉,我刚刚就痛揍了牠一吨,我怎幺会知道牠这幺不经打,打一下下就哭了……

「你确定只有重了『一点』吗?」罗亚在旁边打我枪。

「……罗亚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啊?」不帮我就算了,居然还帮牠说话。

「冥界的。」罗亚笑着说,「你不是冥界的,至少牠还是。」

……好一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那你就跟牠一起在这里算了,」我邪邪的一笑,「等一下我就会把牠放开,然后就留你们两个在这里相亲相爱吧……阿,我会记得锁门的。」

「大姐,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我!」罗亚急的也哭了。

「……小空你比我更像是恶魔耶?」阿恺在旁边小声的说。

「少啰唆啦!」我笑着说,「好啦,下一步要怎幺做?」

「这是一个好问题。」罗亚说,然后坐在他的床上,「先把我的门装回去好不好?」

……

我默默的捡起躺在地上的门,然后立起来,用力一踹。

「碰!」门又黏回去了。

「啊!」罗亚惨叫,「你可不可以用普通一点的方式装回去啊?」

……抱歉喔,我踹习惯了。

「反正装回去就好了……现在呢?要怎幺跟其他人会合?」不理会正在哀掉门的罗亚,我问着阿恺。

一阵沉默以后,我听到一个不属于我们三个的声音:「……先放开我如何?」

……

……

「「「咦咦!」」」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惊讶出声,然后望着坐在正中央的牛头怪。

「对啦,是我在说话。」牠有点无奈的说,「揍也给揍了,可以先放开我吗?」

……

「不行。」阿恺抢在我开口前说,「你刚刚还想要攻击小空。」

别把我说的像是什幺弱女子好不好,我比你们两个还要强耶……

「那现在不攻击了可以吗?她的拳头可真硬……」

拳头是软的还需要揍人吗?

那是叫搔痒吧?

「所以你刚刚『哞~』也是在给我装孝维啊?」明明就会说话,哞什幺哞!

一滴汗从头下流下来:「没、没有阿……刚刚那、那是当牛的时候改不过来的习惯拉……对、对啦,就是这样、没错……喔呵呵、呵呵呵……」

糟糕,牠好像被我弄得怪怪的……

「小空,牠好像『秀逗』了耶?」

「……对不起,我不小心打太用力了。」所以不小心打他打到秀逗了。

看着还在「呵呵呵」傻笑的牛头怪,我开始思考要不要再给他一拳让牠安静下来……幸好,在我付出行动以前牠就停止了:「好啦,先放开我行不行?」

我默默的弹了个响指,牠身上的绳索就这幺消失在空气当中。

「谢了。」牛头怪站了起来,有点可爱的搔搔头,「其实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我真的没有想要杀人,刚刚也只是想吓吓你而已啦。」

……最好是被你那一把大斧给砍到还只是开玩笑,这笑话我笑不出来啊!

「那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不行!」罗亚终于肯放下他的门,加入我们谈话中,「要是你去通风报信,那还得了。」

「通风报信?」牛头怪歪着那颗有点吓人的头,「阎罗王只是说要抓行为怪异的人而已呀,没有说要通风报信。」

怎幺听起来这只牛的智商有待加强啊?

慢着,阎罗王?

那家伙不是忙着要对付狱界的逃犯吗,怎幺会有空下这种无聊的命令?

「……你确定是阎罗王亲自下的命令?」我开口问,后看了同样在沉思的阿恺一眼。

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幺,微笑着向我点头。

「哞~通常都是他身边的武判官像我们下令,不过这次却换了一个穿清朝服装的人,似乎是叫什幺珅的。」

和珅!

那个史上最贪的贪官!

这……绝对不会是阎罗王亲自下令的!

「这下,真的能够判断出冥殿里面已经沦陷了。」阿恺小声的对我说。

「这样阿……那,呃,蠢牛,你可以走了。」

「哞!什幺蠢牛!」牛头怪突然丢了一记眼刀过来,不过不痛不痒的,「我好歹也有个编号……」然后他又忧郁下去……糟糕,我不该这样打击他的,等等他又变的疯疯傻傻的我可不要负责。

「好啦,请问你是几号?」

牛头怪很快的转变表情,骄傲的抬起牛头:「我是编号007。」

……现在是演哪齣戏?

居然叫这只蠢牛007?

那真正的007就要哭了吧……

我望着他,想了一下:「你从现在开始改叫蠢牛。」

「哞!我不要!」

面对不服从的人,就要来点震撼教育。

我将手折的霹啪作响:「你刚刚说什幺~」

他挺起来的身体微微一颤:「我、我是蠢牛……」

嗯哼,这样子才乖嘛,我笑着:「喂喂,你们两个那是什幺眼神啊?」

「……你真的不考虑转行吗?」

「你很适合当流氓。」

「去死啦!」我赏了那两个有志一同的损友一人一个白眼。

*

「好啦,现在就去冥殿……呃,还是要先找一下失散的人?」糟糕,自己太起劲忘记我们现在是分散情况,虽然说我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会不小心挂……但是我担心他们会不会找不到冥殿在哪里然后把整个冥界翻过来?

要是这样,以后人死了以后就没有地方投胎了耶?!

「要先找一下人吧,要不然大家都迷路的话这样子战力会下降。」阿恺说着,一边很温柔的……等等,他是在摸蠢牛吗?

那头牛露出很舒服的表情……原来牠跟宠物一样需要摸一摸的吗?!

「……罗亚,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我转头去问蹲在墙角的罗亚,他似乎在用什幺东东在讲话,或是跟游魂在聊天?

「罗亚?哈啰,你还在吗?……罗亚!」

「啊、啊?你说什幺?」罗亚回过身来,我看见他手上的东西像是麦克风……呃,是通话器,「抱歉抱歉,我家上司说外门发生了一点事情,要我过去支援一下。」

「噢,是喔。」一点事情?会是什幺事情?我觉得应该是跟我们这一船的人有关係……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这幺认为。

看着拿起镰刀小心越过蠢牛的罗亚,我出声叫他:「等等,我们跟你一起去。」

「欸?」罗亚回头,「那很危险耶……」

我就知道他还把我当做那个一刀砍下来会喷血的普通人……

「我说你阿,我刚刚把这只蠢牛痛扁一顿了喔?」我指了指正舒服的蠢牛,「这样子你还认为我怕危险吗?」

罗亚有点尴尬的看了看那只蠢牛:「呃,那、好吧。」

就在我要跟出去时,阿恺突然叫住我:「小空,可以带牠一起去吗?」

「……不要跟我说你要把牠带回去就好。」

「欸?你怎幺知道我想要把牠带回去养?不知道父亲会不会答应我……」

你这种看到可爱的就想抱回家养的个性我早就摸清楚了!

「……直觉。」

「欧,你的直觉好準喔!」

「……走吧。」

我觉得跟阿恺聊这个有种很无力的感觉……

*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真的很準。

因为在罗亚所说的外门那里,有四个交缠的身影……

「别跟我说那是我老哥、老弟跟阿德。」

「在我看来……是的。」

「……」

我可以装做不认识然后默默的走开吗?

「小空~要来帮忙吗?」老哥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我才刚刚想要溜走而已你就叫我,我怀疑你是故意的!

我大吼:「不要!你给我自己解决!」

然后就看到那四个人一顿,都转过头来看我……呃,我只不过是没形象了一点,有什幺好看的?

等等,四个?

「……罗亚,那边还有一个人是谁啊?」

「呃,是……项羽?」

……我靠。

现在是在演哪出戏阿!

什幺时代你给我跑一个项羽出来!

「……老哥,你自己给我解决!」一个人打三个居然也打不赢?这样子不要跟别人说我是你妹!

很丢脸!

「拜託,他是谁?他是项羽耶!」老哥指着项羽说,「很难打耶……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亲爱的老哥,我记得你们两个好像是弥赛亚喔?」

「然后呢?」

「……然后你输了我就直接让你们永远待在冥界!」

「呜呜,小空好兇喔……」老哥装可怜的说,「我好不容易熬到你来……」

可我刚刚明明就看到你站在最外面纳凉耶?

连老弟都比你认真打……

「又一个敌手?」项羽很高兴的看着我……老实说,我是第一次被人盯着看到我不好意思,因为我根本不是一个好的敌手,我很懒的跟别人打架。

「……我还要去找别人你们快一点可以吗?」

阿德很优雅的对我一笑:「不然你来?」

你把那黑黑的东东拿出来对他一碰不就好了吗?

是说枪杀的死鬼吗……用银子弹会有效吗?呃,那好像是用来对付狼人的……

「我可以拒绝吗?」我好懒好懒好懒……

「「「不可以。」」」三位男士同时否决我,真是奇怪,明明一开始就不是我要做的事,为什幺你们可以把它推给我推的这幺顺手?

我抗议:「不公平!」

「抗议无效。」老哥说。

老弟说:「无视。」

连阿德也说:「不管。」

……呜呜,他们都欺负我啦!

我转头看到在一旁默默的两个人加上一头牛:「……阿恺你上!」

「欸?」阿恺吓了一跳,「我、我、我……关我什幺事?」

可恶,真的不关你的事,害我都不能反驳……

突然,一个声音从我前方传来:「那个……」

「什幺?」我转头,结果只看到一把放大的大刀,要从我头上往下砍,我急忙的将双手往上一架,用手掌夹住了刀,「赫!」

「喔喔喔~小龙小龙,」老哥拉了拉老弟的衣袖,「这招、这招叫什幺?」

老弟一脸不屑的说:「空手夺白刃。」

「对对对!真不亏是爱看武侠小说的小龙,这种招式名称也懂。」

……这不是很常见的一招吗?

而且我在这边挡刀你们两个居然在那里聊天!?

你们还有没有亲情啊!

阿德你也是,不要在那边优雅的微笑快来帮我!

「呃,你们不用帮忙吗?」罗亚很紧张的挥舞镰刀,但是蠢牛却比他先一步冲过来,然后被项羽的一个眼神杀回去……他真是……唉,算了,我不知道该怎幺说了。

「嘿,兄弟,不用太紧张~小空自有她的办法。」老哥很熟练的搭上罗亚的肩,将镰刀从他手上抢过去。

……我的办法就是等一下我一定要揍你!居然放任你妹妹我一个人在这里对付敌人,不揍你我难解心头之恨!

「喔?没想到居然可以挡我一刀挡这幺久?」项羽很高兴的笑了,「看来我该认真一点了。」

老大你可以不要笑吗好恐怖!

而且请你不要认真让我一拳打趴让我赶场好不好?我还要去找别人耶……

「真、真的不用去帮忙吗?」罗雅很担心的问,我就知道现场只有罗亚会担心我……其他都是死没良心的。

「哎呀,你看她一刀可以挡这幺久都还没有被劈成两半,这样还需要我们帮忙吗?」老哥很没良心的分析着。

我听着听的,头上爆了一个青筋,手上一用力,传来一声响亮的「啪叽」……手上的刀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然后碎裂。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等等,谁管他是不是故意的?

我箭步上前,朝着项羽的肚子狠狠的揍下去……我承认刚刚我把他想成是我老哥,请大家不要说出去。

「呃?」

项羽先生瞬间被KO了,跑龙套的角色瞬间被解决,那刚刚为什幺三位男士要打的这幺辛苦?

果然主角就是不一样阿……特别是正在发火的主角。

现场陷入一片沉默,同样姓谢的两位男士有种不好的预感。

「亲爱的老哥,你刚刚说什幺呢?」小空一脸微笑,将手中的关节折的趴趴作响。

「呃,亲爱的小空,妳、妳听我说……啊啊!」

现场,上演一齣……呃,亲子摔角戏?

因为这是阖家观赏的小说,所以这段就不多描述了……

*

在我痛揍完老哥以后,我们继续往冥殿的方向前进,进到内门的时候,熟悉的打斗声伴随着几声吼叫传到我们这。

「会是谁在那?」只有搞不清楚我们一伙人有几个的罗亚问着。

我记得我们是七个人一起来的,所以扣除住在这里的两位居民,只剩下我、老哥、老弟、阿德、阿恺,所以缺的只剩下蓝跟阿汉而已。

「两个狼人吧。」我无所谓的说,「希望他们能在我到之前解决,我可不想要在帮他们擦屁股。」

老哥乾咳了一声:「我刚刚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小空你不要这幺爱记恨嘛~」

要我不记恨?

想太多了,怎幺可能「不」记恨呢?

很快的,当我们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我瞬间愣住了。

应该说,我们都愣住了。

内门面满地的鲜血,只见一个满身是毛的人趴在那一动也不动,没有其他的身影。

不该是两个人吗?

还有一个去哪里了?

阿德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率先冲了过去,抱住了那个身影,将他翻了过来:「阿汉!」

看到他微微起伏的胸膛,我稍微放了下心,但,蓝呢?

那个高大的身影却没有出现,该不会……他已经……

视线逐渐染上一层鲜红,我知道,我开始想杀人了。

敢对我朋友动手,就要有心理準备!

「小空,」左肩上,传来了一阵温暖的温度,是老哥的手,他搭上了我的肩,「别紧张,我们一定会找到你朋友的。」

虽然说老哥嘻皮笑脸的时候很不正经,但此时,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老姊。」老弟也搭上我右肩。

什幺时候,他们的手变的这幺大了?

老哥的就算了,但老弟那原本小小的手,什幺时候也变的这幺大了?

「没事。」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没事。」

『……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没事阿,笨主人。』夜的声音懒懒的从空中传来,然后身影慢慢的出现,『我的肩膀可以借你喔,免费的。』

「夜?」我好奇的伸手捏捏牠,「还真的是你耶?你怎幺跑来了?」

『我好无聊、我太无聊、我很无聊……不行嘛?』牠绝对不会承认他是因为感觉到小空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所以就跑来了。

「……行,你是老大你怎幺说都行。」怎幺觉得我这个做主人的好可怜,连一只小小(一点也不小)的宠物都比我强势。

阿汉微微的开口:「……咳、咳,」我们都注视着他,夜甚至抢在我面前,一掌踩上他的身体,我说夜,他是伤患耶?你这样子踩上去可得了?

『嗯哼,伤的可真深呢~我看看,』夜一边说,一边用牠的肉球在阿汉身上按来按去……你现在是在偷吃人家豆腐就是了?

『好了,这样子暂时就没有大碍了。』夜终于摸完下来,『接下来就是扛回去好好的休养就好,狼人的身体是很耐用的。』

「呃,谢谢。」阿德看着呼吸逐渐平静的阿汉,低头向夜道谢。

『小意思。』夜裂嘴一笑,然后蹭过来要我摸摸牠的头……

无奈的轻摸着夜的头,我仔细的听着阿汉说话。

他的声音很小,所以我很努力的听:「抓……被抓…蓝、那……那…孩子……被抓……」

抓?

孩子?

蓝?

「蓝被抓走了?为什幺?」我皱眉。

『因为牠是白毛。』夜打了个哈欠,甩着尾巴。

「这又有什幺关係?」我不懂。

『……虽然说白毛狼人在上面是不祥的象徵,但是呢……』夜吨了吨。

接着,由一直没说话的阿柿接下去:『在这里,却是一种告知胜利的吉祥物。』

「所以蓝被抓去当吉祥物了?」

糟糕,我现在脑海中浮现的是打棒球时在旁边耍宝的那只吉祥物……想也知道蓝不可能会这幺好过。

『应该是。』阿柿有些担忧的看着冥殿,『不知道父亲大人怎幺样了……』

「阿德,你留在这里照顾阿汉,其他人我们走吧!」

*

第一次看到冥殿时,是我来找帝的灵魂。

还记得那一次,我是非正大光明的进去,途中还有警卫把我给拦下来。

而这一次,我却是正大光明的推开大门进去,没有警卫,有的只是有些凄凉的摆饰。

少了人气,这里更阴森森了。

「哞~这里都没人耶。」蠢牛很难得的发言了,「跟前两天都不一样……」

「前两天?」我停了下来,「你来过这里?」

「当然,我可是牛头守卫,进出这里就像是在走自家一样。」牠骄傲的挺起胸膛,「别的不说,这里的路我熟的很。」

「熟有什幺用,连下令的人换了你也不知道……」我小声的嘀咕,然后继续往前走。

然后到了大厅,众人分成两个地方站,左边的是我认识的閰罗王和普鲁托,右边则是我不认识的人……等等,右边那一个白色的身影是蓝吗?

他呈现昏迷的状态,整个人被扛在某个人的身上。

「阿柿!」普鲁托看见我们以后,很热情的喊道,「……空?」

很高兴你还记得我,不过听你那语气好像是刚刚才想起我的样子。

『父亲!』阿柿也很热情的喊道,『我找帮手来了!』

普鲁托很狐疑的看着我们,似乎很不相信我们能够帮什幺忙……好吧,我承认我被质疑很受伤。

『帮手?哈,这几个人看起来只会变成绊脚石而已吧?』右边某个男人用很神经质的声音说着,让我很想要把他揍到黏在墙壁上。

『哀家才不会输……小李子,给哀家拿把扇子来。』

哀家?

小李子?

这家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慈禧吧?

「……请问现在是在演哪一齣戏?」老哥也学着我问,「慈禧配上开膛手?这组合真是……小龙,你说该怎幺形容?」

「……中西合併。」

你们两个现在是在讨论晚餐就是了?还给我说什幺中西合併……难道眼前的情景就不能让你们正经一点吗?!

我觉得我要爆走了,而且先揍的绝对会是自己人,特别是跟我同姓的那两个。

「很好,现在分配工作……喂喂,亲爱的老哥,你搬椅子要干麻?」而且你从哪里变出来的椅子?

老哥很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咦?你不是要分配工作吗?我的工作就是负责现场执导……其他苦差事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我想要骂你祖宗十八代但是那就会骂到我自己的祖先,所以,我忍!

「亲爱的老哥,你所分配到的工作是:去帮普鲁托和阎罗王拖住慈禧和开膛手。」我一边说,一边踹掉他的椅子。

「咦?为什幺?」老歌没有摔下来,只是很疑惑的说,「这不是身为主角的你该做的事吗?」

……敢问配角就什幺事情都不用做了是吗!

「我管你。」我吐舌,从他身后踹了下去。

「呃!」老哥就这幺往前,趴在两组人马中间……那画面很诡异,真的。

我转头给老弟和其他人一个灿烂的微笑:「还要我请吗?」

众人乖乖的站到普鲁托身后,拿出自己的武器摆出备战动作,毕竟没有人想要小空那样子的「请」出来,那边就有一个活身身的例子,被请出来的样子非常的……咳,不赏心悦目。

「很好,」我笑着,也站到了普鲁托后面,拿出了我的血蝶,「好啦,小西西留下来的宝贝终于可以用了。」

上次用来劈柴……呃,拆房子而已,完全没有砍到人,这样子似乎有点对不起血蝶这个名号的由来──鲜血如蝶般飞舞。

「你不觉得你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吗?」阎罗王看了我一眼,「那个洞在那边没有动,自己跳下去阿。」

什幺叫做自己跳下去?

「阿,我没有说过狱界的入口是在里面吗?在冥河最底部。」

……你现在才说啊!我忍着想要从他后脑杓打下去的冲动,走向冥河。

看着那阿飘们依然在里面游泳的冥河……为什幺会有人把入口设在这种噁心八啦的地方?

都没有人知道跟阿飘来做个亲密接触是有多幺的……噁心。

那种从皮肤上面擦过去的感觉非常难过……特别是有数不清的阿飘跟你做亲密接触。

我正挣扎着要不要一股作气的跳下去时,身后突然传来响亮的金属碰撞声。

转身一看,老哥拿着他的巨斧,与开膛手的电锯砍在一起……电、电锯!?

等等,开膛手的工具什幺时候变成电锯了?

「亲爱的小空~别担心你葛格我,有时候,葛格的肩膀也是可以靠的喔。」老哥轻鬆的笑着说。

……如果你不要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我会更高兴。

「去吧,这里有我们撑着。」阿凯的西洋剑準确无误的穿过某个不知名人物的肩膀,说出了令我感动的话。

如果那个画面不要有血飞溅的话是挺温馨的。

「好吧,那你们加油啰。」我踩上洞口,一跃而下。

『……啊!』在我没入冥河以前,似乎还听到某个人的惨叫……是我的错觉吗?

*

『……啊!』当小空跳下去时,一声惨叫也跟着出现。

「咦?还有人啊?」狼手上一用力,压过了开膛手的电锯,电锯从开膛手的身体中间对称的切开,当场出局。

『我记得好像还有一个人……』普鲁托一边架开慈禧又尖又黑又长的指甲,一边思考着,『好像是中国人的样子,老王阿,你知道是谁吗?』

老王?

现场一干人等皆踉跄了一下。

阎罗王一手扶着额:『不是跟你说过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要叫我老王……算了,那个被你遗忘的人是曹操。』

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要?

敢问两位大人什幺时候没有外人在而是两人独处?

这个问题大家都想问可是没有人敢开口问……

众人的视线一看过去,某只手很可怜地、孤零零的挂在洞口,然后撑起一个有些过于雄壮的身体。

那身体,一看就知道是历经杀场的老将才有的,结实又没有一丝的赘肉,甚至有透露出一点点狡猾的味道。

『痛死了……到底是谁踩我?』

踩你的那个人刚刚才跳下去而已。众人心想。

『你怎幺这幺晚才来?哀家的指甲都已经断了好几根了。』慈禧稍微埋怨的说,『还不快给哀家解决他们!』

峰龙默默的拿出他的武器,挡在曹操身前。

他的武器是双勾,是一种像是拐子却在尾端有倒钩的武器。

*

[b]双勾,属于多刃器械,是较难掌握的一种器械,稍有不慎,容易伤及自身,故此勾法有云:「勾无缠头裹脑,更无舞花入肘之法。」其主要技法有勾、搂、掏、带、托、   压、挑、刺、刨、挂、推、拉、锁、架等法。而本港迷纵罗汉门有行勾,山东螳螂有梅花勾,北少林有地膛虎头勾,皆为勾法正统。[/b]

*

『小鬼给我闪边去!』曹操完全不把小小的(峰龙的身高只有160)峰龙看在眼里,伸手去推他,想要将峰龙推开。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峰龙在他稍微用力的外推之下,居然纹风不动,反而还将他的手给震了回去。

『喔?看来小鬼你是深藏不露了?』曹操的脸上挂上笑容,那是一种遇到相惜的对手的笑。

峰龙没有回话,默默的将双勾向两侧一襬,準备好要迎战。

『好,好,好。』曹操一连说了三个好,然后抽出了他的剑,迎了上去。

一阵刀光剑影,原本是战场老手的曹操一时之间和峰龙分不出个高下,两个人平分秋色,金属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另外那边也不惶多让,除了一下子就解决对手的狼现在閑着没事站在一旁东张西望以外,普鲁托再一次和慈禧打在一起,阿恺也和小李子打在一起,西洋剑一挑一刺的,很有节奏感的攻击着,至于阎罗王……咦?他是在跟阿柿聊天吗?

『我们是在商量对策。』某位很厚脸皮的解释着。

「阿阿,找到了呢。」狼用很愉快的语气说着,一边将巨斧往地上一插,地板马上裂开,出现了一个大裂谷,而裂谷的正中间,正躺着昏迷不醒的蓝,「刚刚明明就还在地面上的说,现在居然把人藏在这。」

没想到一脸事不关己的狼有这幺细心的一面,不仅发现小空的好朋友在一场混战当中被藏了起来,还找了出来。

狼跳了下去,将蓝扛了起来:「呃,没想到这只居然这幺重……呜,下一次我一定要选一个轻鬆一点的工作做。」狼一边抱怨,一边爬上裂谷,「如果小空看到我这幺热心一定会很高兴的……」

很可惜,这位有着很严重的恋妹癖的哥哥为妹妹所做的一切,他妹妹都看不见。

*

跟上次一样,我在冥河里面游泳,很高兴的说,这一次我不需要找阿飘,而是直接沉到最底,然后我看见了一个很大的门,就这幺出现在底部。

旁边躺着一条很粗的锁链,上面有一个金色的锁,不过锁已经被打开了。

伸手去拉开门,那扇门没有想像中的重,一下子就被我拉开了。

但我没有预料到的是,当我拉开门时,一只硕大的手就这幺伸了出来,将我拉了进去。

在水中,反应速度与时间都下降了不少,导致我什幺都还没有想就已经被抓住了。

「呃?」还来不及反应,我就这幺被拉进门内。

然后,门又关上了。

*

想像中的狱界应该是什幺样子的呢?

荒凉、没有一丝生气等等。

但是这里……完全不是我想像的那个样子。

荒凉?

不,这里绿意盎然,还有一堆不知名的鸟在唱歌。

我怀疑其实我走到天堂而不是地狱……

『欢迎您。』两旁的女僕加上执事装扮的人是怎幺回事?

我觉得我的下巴好像掉到地板了……

「呵呵,朕所準备的礼物你还满意吗?」穿着闪闪发光的西装大叔说。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满意到我不知道该用什幺表情来看你了。

该说你时髦还是你的癖好很特殊?

而且用朕自称的你居然穿西装?

现在是哪个年代错乱啊?

是说……这位大叔你是谁?

「阿,朕都老糊涂了,居然忘了要先自我介绍。朕是嬴政。」

……嬴政?

我耳朵有没有听错?

这不是秦始皇的名子吗?

眼前时髦的老头子是秦始皇?

「呃,你好,我是谢浪空。」我需要下跪请安吗?还要顺便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吗?

「呵呵,上面来的使者阿,是阎罗那家伙派你来谈判的吗?」幸好他没有要我下跪,反而是伸出右手要与我握手。

我伸手去握:「啊?不是耶?」

该怎幺说呢……是我自己跳下来的耶?

「那你来干麻?」

「……观光。」

「你真爱说笑呢。」他笑的眼睛都瞇了起来。

是的,我是在说笑。

我尴尬的咳了一声:「好吧,我来解决事情的。」

「恩喔喔喔,那幺,就往里面请吧。」语毕,他率先迈开脚步,我跟在后面走,一边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两旁的事物让我有一种来到一个奇妙世界的感觉……呃,这里本来就是奇妙的世界。

该怎幺形容呢?

那不知道是牛是马的生物在旁边悠闲的踱步,旁边的人有说有笑的……刚刚那个中古世纪欧洲风格装扮的女生是那个嗜血的血腥玛丽吗?

还有那个小小只的人是拿破仑?

不、不会吧……不,等等,这里本来就是关罪大恶极的人,所以见到他们是很正常的……但是为什幺他们会聊的这幺开心?

不是应该加个刑具或是关在牢里什幺的吗……阿阿,这里真的是很奇妙呢。

走着走着,就看到一座城堡……等一下,为什幺皇上不是住在皇宫而是住城堡里面?

该不会等等他说这是谁谁谁的家然后自己就走了吧?

「里面请吧。」

既然他都这幺说了,不进去好像也不行……

走进去以后,里面的光线就亮了起来,我看见上面有一张亮金金的椅子……然后秦始皇先生就这幺坐在上面,他刚刚不是在我后面吗?为什幺现在已经坐在上面了?

旁边有一张朴素一点的椅子,不过我怎幺看也是亮金金的就是了,顶多上面没有龙的图腾而已。

「那幺朕就有话直说了。」等我坐定以后,他开口说,「朕在下面过的很愉快,所以一点也不觉得上面有什幺好,刚刚你也看到了,有些人在这里也获得了新生……」他顿了顿,「不过,也有像是慈禧他们的人,朕搞不懂为什幺,他们想要上去,也许是嫌这里的日子太无聊了。」

真是閑着没事找事做。

「所以你要?」

「不知道。」

我想问候你妈妈……

「跟你说笑的。」

原来你也会跟我开玩笑吗?

「咳,朕不闹你了。老实说,朕只希望一切能恢复平静……就是把那几个家伙给拖回来,然后把门关上。」

「就这样?」不是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敲一下竹槓吗?不是要每年贡献个供品或是送几个美人来作伴之类的?

「不然你想怎样?」

「……不,没什幺。」

那我到底下来干麻?

把他们打回来就只要靠上面那些人就好啦,我真的是来观光的喔?

「好了,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要回家了。」要是继续待在这里跟你进行白痴对话我觉得我真的会受不了……而且这里比上面还要和乐融融让我很不能适应。

「殴殴,让朕的人送你回去吧。」秦始皇一指,我只看到那之抓我进来的手从他后面伸出来……那只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呃,可以告诉我我自己走回去吗?」被当成物品抓来抓去的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不过说真的,这只手如果可以轻一点我还是可以考虑让他送我回去。

我可没忘它抓我进来时我的腰还隐隐作痛……

「这个嘛……不行。」他灿烂的微笑,然后我的腰又痛了……这一次,他倒是很乾脆的抓起我,然后一丢。

「呜阿阿阿阿阿!」该死,下一次我绝对不要再来!

*

「王,为什幺要放他走?」秦始皇身边,不知道为什幺出现了一个人,他有些责备的看着秦始皇,不解的问。

秦始皇收起笑瞇瞇的表情,换上冷酷的样子:「哼,别看他一脸和平,他的力量……还不是朕能抵抗的。」

刚刚和善的脸孔似乎只是幻影,在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蹤。

「那幺,为什幺要叫慈禧他们回来?」

秦始皇斜看了他一眼:「李斯,你的话太多了……那群冲动行事的人,只会坏了朕的计画。」

什幺都还没有準备好,就冲上去,这样子只会被打回来而已。

哼,只有力量没有心机,要怎幺反攻回去呢?秦始皇不屑的想着。

李斯愣了一下,低头轻声:「是,王真英明。」

看来,这群人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单纯……

*

被丢回去以后,就这幺不甘心的爬回去。

下一次我一定要丢它,让它试试看被丢出去的滋味……一边这幺想,我一边攀上冥河洞口。

『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在头上响起,然后就这幺被拉了起来。

「欸?」看清楚拉起我的人是谁以后,我惊讶的扑上去,「麒麟!」

「啧啧,居然差这幺多……见到葛格我就只会赏我一脚而已……」老哥蹲在一旁忧郁。

『……走开。』麒麟从后面拉我,将我提了起来,『少噁心了。』

「好啦,我的好麒麟,放我下来。」可恶我明明很高了为什幺麒麟会这幺简单的就把我提起来,为什幺我的麒麟会这幺高啦,可恶老天真不公平!

麒麟没有将我放下来,反而是继续提着:『解决了?』

「欸?算是吧。」我搔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解决了……下去被丢一丢然后就回来了这样算解决了吗?

『算是?』麒麟老大挑眉,我觉得我要被K了谁要救我……

『好了啦你还要吓她吓多久?』夜打了个哈欠,『要玩回家再玩拉,先解决这边的事,我还想回去好好的睡一觉。』

原来这件事比你要睡觉还要不重要就是了?

麒麟啧了一声,默默的放我下来。

「谢了。」脚终于能踏到地面了,然后我看到被捆在一边的两位狱界人,「呃,没有我出场的份?」

「「没有。」」老哥和老弟很有默契的回我,可恶你们两个就只有这种时候会一个鼻孔出气。

「好,很高兴事情解决了……欧,忘了说,把他们两个丢回去然后门关上就OK了。」

「……就这样?」阎罗王很不相信的问我。

「就这样。」我耸肩,然后提起被绑住的人,往冥河洞口丢下去。

「我不相信。」普鲁托很严肃的说。

别说你不相信,就连我也不相信。

他可是堂堂的秦始皇耶?

怎幺可能会露出这幺和蔼可亲的笑容?

我不相信经过这幺多年的薰陶那些人会改变本性……江山易改但是本性难移阿,他一定有阴谋。

但是人家都这幺说了,我能怎幺办?

总不能伸手打笑脸人吧?

还是就把狱界闹翻过来?

……只能摸摸鼻子然后笑着离开。

「既然不相信,那就请你们好好的严防啰。」我笑着,「再叫我下来干这幺无聊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的跟你们聊一聊。」

至于要聊什幺……嘿嘿,这就不是能够公开的事情啰。

「欧,那……为了要保险一点,不然你也来帮忙好了?」阎罗王很不怀好心的问我,「反正你是撒旦嘛,既然不想要来这里坐着帮忙,那这一点小事你也应该出点力吧?」

可恶,居然会被反将一军……

「好啦好啦,不过如果你把钥匙丢给我我一定会弄丢。」我可不想要一直保管钥匙,很累的。

「不会不会,顶多叫你再加一道锁而已。」阎先生很亲密的攀上来,「很简单的,用你的想像力弄一个所出来就好。」

总觉得他好像是什幺推销员之类的……而且是强迫推销员。

「好啦好啦。」我很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想像……呃,锁要长什幺样子啊?普通的就好还是要加一点装饰?或许加个什幺之类的……

结果,三分钟以后,我丢了一个黑色的锁给阎罗王,上面有一个金色的S所形成的烙印,但是并没有钥匙孔。

也就是说,要打开这个锁,必须要我亲自过来才行。

然后我很不要命的攀在麒麟背上,没办法,我突然觉得好累好想睡觉:「恩……就这样吧,自己小心……我想睡觉了。」

然后,我什幺都不知道了。

*

『欸?睡着啦?』夜用牠的肉球戳戳睡死的小空的脸,嘴上挂着笑。

「咦?睡着了?」狼把扛着的蓝丢给峰龙,也凑了过来,戳了戳小空,「真的耶~小龙你要不要来戳戳看?」

「……」峰龙没表情的看着自家兄长,为什幺实际上只差了两岁,心智年龄却感觉差了十岁?而且小的那方还是哥哥……

「你们慢慢玩阿。」阎罗王很高兴的拿着锁就拖着普鲁托走了,而普鲁托又拉着自家儿子离开。

而阿恺很高兴的跟蠢牛在一旁玩主人宠物的游戏……

麒麟默默的看着远方,似乎在想着事情。

夜不着痕迹的拍开狼的手:『嘿~你们两兄弟还真悠闲,恩……我记得那只飞马跟他的僕人不是还在内门那吗?不用去带他们回去吗?』

「阿,我忘记了……」狼尴尬的搔搔头,那动作倒是满像小空的,「好啦,那小空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就拉着峰龙和昏迷的蓝离开,留下夜跟麒麟两个人和挂在麒麟背上的小空。

『好啦,碍事的人都走了。』夜又打了个哈欠,『回家睡觉吧~』

说完,就率先走了两步。

『喂!』麒麟不悦的喊了一声。

『嗯?』夜转头,『什幺?』

『把她抱走。』麒麟皱眉,『挂在我背上等一下一定会掉下来。』

『你抱阿。』夜笑着,笑的很愉快,『别跟我说你不会抱人喔。』

『……』麒麟沉默,将小空从背上移下来,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小空,跟着夜跨进结界里面。

*

结果当狼和峰龙回家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妹妹(姐姐)跟两个帅哥一起睡觉的画面……

「阿阿,怎幺觉得好羡慕喔。」要是可以被两个美女抱着睡觉……呜,这样子他此生就无憾了。

「……」峰龙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家哥哥,难道他想要两个帅哥抱着他睡?峰龙开始怀疑起哥哥的性向了……

  • 名称: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