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全文阅读

时间:十月三十一日   早上八点零零分   地点:蔷薇馆484房

醒来,房内一片漆黑。

我没开灯吗?

等等,自从进到这间房间以来,我不记得我有开过灯。

那灯是怎幺亮的?

又是怎幺关的?

……算了,现在不是管这个的时候。

坐起身,发现房内四周有稍许的光辉印入我眼。

是蜡烛的灯火。

为什幺今天要点蜡烛呢?

该不会是停电了吧?

当拉开衣柜时,我猜我有一两秒是处于嘴巴张大大的情况。

因为里面不是放着我(阿得)买的衣服,而是一套从未见过的巫婆服。

不错,是巫婆服。

我回想了一下,喔,今天是十月三十一日,也就是万圣节。

原来学校也会过节阿?

在内心百般挣扎之下,我穿上了那套巫婆服,原因无他,因为我的衣服都不见了,如果我还想要出去,就一定要穿上这套衣服,巫婆服总比浴袍好多了吧!

到了鸡蛋花,我又呈现刚刚上述的状态,嘴巴张的大大的。

原因有两点,第一,一般而言我到鸡蛋花馆时都是直接飞到第二楼,但今天却是被传送到一楼的大门。

这也就算了,但我却看到鸡蛋花里面跟我之前来的都不一样,没有二楼,而是直接挑高的大厅,和一堆诡异的蜡烛。

第二,我看到许多不名生物在我眼前。

万圣节就是要有科学怪人和吸血鬼之类的,但是这里却多了更多。

虽然说没有科学怪人,但是有狼人、一堆我叫不出名子的妖怪在我面前晃阿晃的。

肩膀突然的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十几双的眼睛正瞪着我。

「原来是空阿,早安。」

定神一看,原来是蕾学姊。

不过她却跟平日看到她的样子不一样。

为什幺呢?

她的头髮化身为十条蛇,每一条蛇都对着我吐蛇信。

我感到背脊发凉,被十条蛇盯着的感觉很不好受,但我还是说:「早、早安,蕾你怎幺会…」

「欧,我都忘了你第一次看到我的原型呢!这些是我的宝贝喔!」

原来这就是蕾的原型阿,果然跟传说中的梅杜莎是一样的。

「为什幺今天要变为原型呢?」

「今天是万圣节阿,大家都要用原型来过节,这是这个学校的传统。因为空是人类所以要办成巫婆吗?为什幺会是扮成女孩子呢?」

我怎幺会知道,我只是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只剩下这件衣服可以穿阿!

就在我思考要怎幺样回答蕾学姊的问题时,我发现脚好像踩到某种液体。

低头一看,是水。

但这里怎幺会有水呢?该不会是厨房漏水吧?

迎面而来的人解决了我的疑惑。

不,那绝对称不上是人,而是一条龙。

来的龙是司。这是我第一个念头。

人家常说女人的直觉是很準的,我基本上还算是女的,所以直觉也是很準。

他的确是司没错,因为蕾看到他显得很高兴。

于是我向他开口:「司,早安。」

他转过来看了看我,一会儿也跟我说早安。

我仔细的看司,发现水是从他的皮肤……或许说是鳞片溢出来的。

果然是海龙族的人,不,是龙。

为了不打扰到他们两个甜蜜的时光,我悄悄的溜出去逛。

在逛的路上,我看到不少变成原型的熟人。

是河童的小马(戏份很少的人,忘记了请从回前面看)、雪男的小利(这位也是)、,还有阿得与阿汉、蓝跟新认识的小妤与小风。

小风的样子没什幺变,倒是小妤,背后多了一对金黄色的翅膀。

走着走着,我来到了湖边。

学园内居然有湖耶!

你能相信吗?

随意坐在一块草地上,我看着波光潾潾的水面。

鼕鼕!

两个连续的单音在我右手边响起,转头过去,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对暗红色的蝙蝠翅膀。

然后是一位少年的身影。

鼕鼕!

原来那个声音是他在打水瓢。

我站起身走过去:「早安。」

他吓了一跳,站起身子来:「早,请问我们认识吗?」

我笑了:「恩…你好,我叫谢浪空,大家都叫我空。很高兴认识你。」

我想他大概是被我的无里头给激发到笑素,呵呵的笑了起来。

等他缓过劲,才开口:「我是王惺恺,我也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你怎幺会一个人在这里?」我边学着他丢了一块石头进去边问,石头很不给我面子的直接下沉。

「我常常来这里打水瓢,当作是消磨时间吧。」他又朝水面上丢了一块石块下去,这次是五个涟漪。

「今天是万圣节,我看你的翅膀,你是恶魔吗?」

他含首:「我是。你会排斥我吗?」

我摇摇手:「为什幺会?」

「很多人类都不喜欢我们,因为我们是邪恶的代表。」

的确,人类都把天使想像是纯洁的,把恶魔想像成是邪恶且污秽的。

但我却不这幺想。

「不过我并不讨厌你。」我说。

听到我这幺说,他豪不吝啬的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今天是我最喜欢的万圣节呢。」

「为什幺?」

「今天没有人会看不起我是恶魔。」

我喔了一声:「今天有什幺特别的活动吗?」

「你不知道吗?今天会有人出来发糖果喔。」

是要玩不给糖就捣蛋吗?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样,一副骷颅走了过来,手中还提了个篮子。

走到我们面前,动了动下颚,然后阿惺(一样是我取的)就伸出手。

我正想问他要做什幺的时候,骷颅将手伸进篮子里,抓了一个东西放在阿惺的手上,然后转过头来看我。

阿惺意识我照做,于是我也伸出手,让骷颅把东西放在我的手上。

等那副骷颅走后,我与阿惺摊开手一看。

我的是一颗小小的骷颅头,好像是糖果,不知道吃了之后会发生什幺事。

阿惺的是一颗炸弹,引燃线还被点燃,渐渐地消失。

……炸弹?!

等我意识到那是一颗炸弹时,它已经爆炸了。

碰!

我一边用手呜着眼一边挥着空气中的烟雾:「咳咳!」

等烟雾散去后,阿惺变成了……有着蝙蝠翅膀的骷颅。

「……这是怎幺一回事?」我问。

他动动下颚,大概是挤了一个苦笑给我:「我中了上上籤呢。」

看着我疑惑的表情,他继续说:「今天会有很多人出来发糖果,除了刚刚的骷颅外,还会有骑着扫把的巫婆、没有脚的幽灵和南瓜人。他们会随机发给学生糖果、炸弹或是号码牌。学生一定要拿,除非你想尝试被群殴的感觉。我刚刚拿到的就是炸弹,爆了会变成给的人的样子。你拿的就是糖果,关于号码牌……最后学校会抽出一组幸运号,赠送超级大奖。」

等他解说完,又有一个巫婆骑着扫把过来。

我们将手伸给她,她抓了抓篮子后便转身离去。

摊手一看,这次我拿到的是号码牌。

正想转头去看阿惺拿到什幺时,又传出一个爆炸声。

……连转头都免了,我知道他拿到的是炸弹。

告别有着巫婆外表的阿惺,我随意的在路上逛街。

途中还遇到了不少发糖果的人,还有不停止的爆炸声。

随便的找一棵树,正準备上树时却有一双眼睛与我对望。

正确的来说,是一双可以看到后面的树的眼睛。

「呃,我打扰到你了吗?」我问。

他却对我伸出手:「上来陪我聊聊吧。需要我帮忙吗?」

真怀疑那双透明的手真的可以抓到东西吗?

我俐落的翻上树:「不用,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坐好身子后,我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空。你是发糖果的人吗?」

他含首:「我是,但我讨厌人群,所以躲在这里……大家都叫我阿柿,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不过我是因为不能回去睡觉所以只好找个地方偷瞇一下。你要给我一颗糖吗?」

今天规定在活动结束以前都不能够回去寝室,所以我只好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

他将手伸进篮子里绞动了一下:「我没有糖果了…不如这个送给你好了。」

他拿出来的,是一只亮金金的皇冠。

我不记得赠送礼物的项目里有皇冠。

「呃,我可以收吗?」

「没关係的,我妈妈说这个要送给特别的人,我觉得空很特别。」

呃,幽灵也会有妈妈吗?

「不过我才见到你不过三分钟,你就能认定我是特别的人?」

他很用力的点点头:「空是唯一见到我不会逃走的人。更何况我没有糖果可以给你,所以用这个代替。」

所以我很特别吗?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阿柿跟我说,他是由幽魂直接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他没有死过,天生就是这会飘的阿飘。

一辈子都不能够体会用脚走路,只能够用飘的,有点可怜。

所以阿柿他的愿望其中之一就是希望能够有一双脚可以走路。

我跟阿柿还满投缘的,我们聊的很多很多。

他跟我聊了很多冥界的事情,其实冥界一点都不恐怖。

只不过就是一堆没有脚的人在飘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就已经到了黄昏。

「欧,时间已经这幺晚了,我该走了。下次欢迎你到冥界来找我玩喔!」

我笑着跟他道别,其实我很想要跟他说,冥界应该是人死后会去的地方吧!

你叫我去找你玩的意思是要我早点死吗?

……算了,我想他是没有恶意的。

等阿柿走远了,不,应该说是飘远了以后,我趁着天色还没有全暗时跳下树,朝着向日葵馆前进。

我到现在才知道,学院是如此的大阿!

刚是从我的那棵树走到向日葵馆,天色就已经全暗了。

推开门,里面有很多人,不,应该说是怪物。

『好热闹喔~』岚不知道是什幺时候跑出来并且漂浮在我的左方。

「对阿,不过这幺多人我要怎幺找到我认识的?」

岚像是在看笨蛋一样的拍拍我的头:『我帮你呗,你要找谁?金髮帅哥还是白髮帅哥?找那个看起来酷酷高高的帅哥也不错。』

……我跟各位道歉,是我教育出问题。

我送个白眼给它:「你除了帅哥这个词能用已外就没有其他的词可以用吗?」

它飘到我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在我面前左右摇摆:『啧啧,人客~这幺说就不对拉,我用这个词可是在称讚他们喔~』

「谁是你人客阿!你是在哪里学到这个词的?该不会你都趁我不注意时偷偷的看电视?」

难怪我在半夜都听到一些奇奇怪怪又断断续续的声音,害我还以为房间闹鬼了!

『耶?被你发现……这不重要拉!你到底还要不要找人阿?』

呃,我忘记了。

「好拉好拉,那找…找帝好了,就是你说的那个白髮帅哥。」

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幺找人。我想。

它眼中跑过一串数字,然后将头转向我的东北方。

『就~是~那~里~拉~上吧,把那位帅哥训服的服服贴贴的!』

……你到底是看了什幺节目!

我想我有必要叫学院改一下深夜的节目,不然可能会教坏一些深夜睡不着或是不用睡觉的小朋友,例如我旁边这一位。

艰难的挤过去找帝,发现他……全身缠满绷带。

「呃,帝你这是在扮木乃伊吗?」

他转头过来看我:「欧,是空阿。晚安,其实我本来的衣服不是这个的,但是刚刚不小心被一个南瓜人撞到,它篮子里的炸弹全爆炸了。结果我来不及反应就全身受伤送去包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是真了受伤了?

我不信邪的偷偷戳了戳他。

「欧!哪个该死的家伙偷戳我!痛死了!」

……现在我信了。

「帝,现在是要干麻?大家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没错,就在我偷偷的戳帝时,大家都将自己的原型隐藏了起来,变回人型。

「晚上有营火晚会,大家都要下去跳舞,因为学校怕说有体型上的差异或是水陆的不符而使人受伤,所以才要统一变回原型。」

我想也是,要不然等会儿可能会看到一个小小的梅杜莎拉着一只巨大的龙跳舞,而龙还会从鳞片溢出水来。

旁边一起跳的人不是被不小心的龙踩死不然就是滑倒被别人踩死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一个黑髮的男子朝我走来。

他递给帝一个面具,却朝我这边说:「空,你穿这样好可爱。」

谢谢你的讚美,但是……你是谁阿!

帝接走面具后一边以一种非常不悦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带上面具。

「呃,请问我们认识吗?」

我不太记得我还有认识除了麒麟以外的黑髮帅哥,老哥在我眼中一点也不算是帅,所以自动剔除。

会是夜吗?我倒是没有看过牠变成人的样子,不过我也不确定夜会不会变成人就是了。

「我们之前在水仙的图书馆里面见过面不是?你还抱过我呢。」

听到他说出这样子的话,帝马上转头来看我,带着「这是怎幺一回事」的眼神。

我抱过你?你长的都比我大只我怎们抱的动你阿!我在心里吶喊着。

…等等,水仙的图书馆?

我好像想起什幺了……一只与我认知里大小完全不对的黑色毛毛虫!

我自己击掌着:「我想起来了,你是那只黑色的毛毛虫,阿毛!」

他也拿了个面具给我:「我不是毛毛虫,我是书蠹。哪有毛毛虫会住在图书馆里面的。」

我伸手接了面具:「这幺说也对……不过看不出来原来你这幺帅呢!」

很难想像那一陀黑黑的毛毛虫跟眼前这一位帅哥是同一个人。

随手摸了一下面具,将面具放在脸上,手却因为衣服的关係绕不到后面去拉绳子。

阿毛很自然的在帝伸手帮忙之前伸手绕过空的头两侧并握住两端的绳子,熟练的在空的后脑绑紧绳子。

帝的手便在空中停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别这样子讲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好了,会不会太鬆或是太紧?」

我甩了甩头:「不会,刚刚好。」

「那我要走了,我还得去发面具,祝你玩的愉快。」然后阿毛便转身準备要走。

我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你不跟我们一起去玩吗?」

阿毛给我一个笑:「我是工作人员,只负责辛苦的劳力。玩就交给你们这群小鬼玩啰!」

告别阿毛以后,我转身去看帝:「耶?怎幺一脸臭臭的?」

其实这句是我故意问的,我知道被人遗忘的感觉很不好,但是这种场合我想我还是不要介绍他们俩个认识,我怕他们会打起来。

我虽然神经大条,但好歹也是个女生,知道帝不高兴的原因。

帝勉强挤了个笑:「没,只是身上的伤又痛了。」

还好他不是要告诉我被遗忘的感觉很不好或是其他的。

「那要不要不跳舞了?」

「不,这是一定要的,风雨无阻。」

帝,现场没风也没雨,哪有能阻的?我在心里吐槽着。

向日葵的一楼窜起一阵火花,然后就烧起熊熊的火光,营火升好了。

我很好奇,为什幺火不会烧到天花板?

帝拉起我的手,很绅士的单膝跪下:「漂亮的巫婆小姐,我有这个荣信能请你与我一起狂欢吗?」

「没问题,风趣的木乃伊先生,我很乐意。」

然后,我们两个便加入一群人的狂欢里面。

夜晚,正是恶魔的舞台。

狂欢吧!诸位恶魔们。

就在要结束的前一刻,校长站上台:「各位童鞋,希望今晚你们玩的愉快。现在偶要抽出一组幸运的号码。」

然后就将手放进一个看起来就是很诡异的箱子里面,在里面应该是绞了绞以后,拿出了一张纸。

「5487!」校长大声的念了出来。

「恭喜拥有5487号的童鞋赢的与巫婆一日游的超幸运大奖!」

然后一位真真正正的巫婆走上台,嘴里还格格的怪笑着。

5487,我是白癡,感觉就是很不好的号码。

我开始祈祷我有的号码牌里面不要有这个号。

就在我祈祷时,帝的口袋(也许说是绷带)微微的发着光。

我想谁是拥有那个非常「幸运」的号码牌的同学,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吧?

巫婆走下台,拖着一脸错愕的帝跨上她的扫把。

我朝他们挥挥手,一面道别,一面为帝默哀。

帝与巫婆消失在天际,我似乎还可以听到帝的声音正喊着:「不……」

隔日的隔日,也就是十一月二日,当我晚上坐在蔷薇的大厅里时,就看到脚步不稳、脸上布满口红印的帝走了回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帝这幺狼狈呢!

「好玩吗?幸运的同学。」杰兴灾乐祸的开口问道。

帝送了白眼给他:「别这幺叫我……真是个恶梦。」

我掩嘴偷笑,不巧被他瞄到。

「不会吧,连空也笑我?我命苦阿……」

凯乾脆放声大笑:「什幺命苦,这可是好运气耶。」

帝也送了个白眼给他:「我宁愿把这个好运送给你顺便再倒贴你三个。」

然后一伙人全陷入笑声中。

「帝,你今天晚上还有空吗?」我问。

现场全部安静了下来。

杰很夸张的撇撇嘴:「你要约他出去玩?怎幺这样~空,我才是你的长兄耶~你都不带我去。」

狼则说:「论血缘的话,我才是空的哥哥吧?」

「这跟谁是我哥没有关係,我只要找帝出去而已。」

不过你们要被我狠狠薛一顿我也愿意拉,只要不是我付钱谁都可以。(魔鬼=   =)

狼很夸张的叹了口气:「有了男朋友就不要我这个哥哥了吗…果然是翅膀硬了…」

对付这种欠打的人,当然只有扁下去才能治他的白目。

于是我冲过去开始扁他。

其他人早就见怪不怪的让出了一块空地让我海扁狼。

而帝则莫名其妙的红了脸,不过忙着海扁狼的空并没有看到。

等我扁完了狼,帝已经洗掉脸上的口红并且换好衣服站在一旁等我了。

「这幺快?」

他看了一下錶:「其实也还好,因为你已经扁了二十分钟。」

有这幺久吗?

看了被我打到趴在地上、不成人型的狼,好像有这幺久喔?

随便拉,弹指叫出岚,我跟帝就前往台湾。

台北有很多夜市,像是宁夏、板桥、士林等等。

今天我带帝去的,就是一整条都是吃的的宁夏夜市。

帝从来没有看过夜市,所以一路上都比我还兴奋。

我们从头开始逛,也从头开始吃。

事后想想,帝跟我的为胃都不是普通的大。

一家一家的接着吃,如果说要细算…我想想……从一开始的沙拉船、润饼、猪肝汤、米粉炒、鱿鱼羹、铜锣烧、虾饼,到中间的炸鸡排、可丽饼、芋丸、红豆饼、麻糬、滷味,后面的东山鸭头、微笑碳烤、热狗、章鱼烧、葱油饼……

我们的胃真的很大。

这些……当然还是帝付钱。

我可是只负责带路和吃,付钱这种是当然是要交给钱比较多的人付啰。(好孩子不要学)

反正帝没有跟我抗议,那就由他继续付钱啰!

等到逛完了,我的肚子也饱了。

「真看不出来帝也很会吃呢!」我说。

他只是笑。

其实帝长的真的很帅,笑起来更好看。

「下次要在去别的夜市逛吗?」

「还有别的夜市?」

「有有,还有很多,要的话我下次在带你去。」

他含首。

我回给他一个笑,然后就回到蔷薇馆。

回房后我拿起阿柿给我的那个皇冠,从那天之后过了两天,我还是不知道这个皇冠可以做什幺。

我尝试过把它带在头上,但似乎没什幺效果。

观察过它的圈围,大概是我手腕再往上一些的宽度。

所以我今天就想把它套到左手手腕上。

没想到皇冠一碰到我的手,就一直往上缩,直到我的肩膀下方处停下,然后猛然紧缩。

呜!

吃痛的我想把它拔下来,却徒劳无功。

看着它慢慢的陷入我的皮肤里面……我会不会金属中毒?

我盯着它想着会不会金属中毒,直到它全部引没在我的手臂里面。

然后手臂上浮现出一圈奇怪的纹路,一种我看不懂的文字。

等了许久,发现没有类似中毒的现象。

我便鬆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着夜梦麒麟去。

果真又梦到麒麟了,我笑着走向牠。

这次,连四圣兽都在,还加了几个没见过的脸孔。

朱雀率先看到我:「哎呀~这不是空吗?欢迎。又来找麒麟聊天吗?」

我对牠一笑:「这几位是?」

白虎很「轻」的拍拍我的背:「他们是双鱼—奇奇、蒂蒂、獬(ㄒㄧㄝˋ)豸(ㄓˋ)、貔(ㄆㄧˊ)貅(ㄒㄧㄡ)和狮。」

两只迪士尼里花栗鼠名的鱼、招财猫、东方独角兽和狮子。

就在我这幺想的时候,正要喝酒的麒麟与四圣兽很有默契的「扑嗤」一声将酒全部喷了出来。

呃,我忘记麒麟和四圣兽听的到我心里想的事……等等,那这四个人(圣兽)听的见吗?

被他们听到我不就会被当场分尸?我汗颜。

『你放心,他们听不见。』

好险。我大大的吐了口气。

「你们在干麻?开会吗?」我问。

青龙很快的就将桌上的酒收拾乾净:『恩,一月多我们要跟其他的学院办学园季,我们正在猜测会有谁出赛。』

「学园季?听起来很有意思呢。」

两只花栗鼠……呃,我是说双鱼一起开口说:『恩,很好玩喔!可以打打杀杀的。』

这哪里算好玩阿!我在心里吶喊。

麒麟开口问:『你今天来干麻?讨打的?』

谁没事会来讨打,我又不是被虐狂。

『那就快说。』

我捲起左手的袖子:「这个你知道是什幺东西吗?」

十只非人全部将视线放在我左手臂上的奇怪圈圈上。

玄武首先问道:『……怎幺上去的?』

「我朋友给我的,因为无聊所以想把它套在手腕上,没想到它就自己在这里固定,然后就陷进去了。你们知道这是什幺吗?」

众人(圣兽)齐摇头。

「那就算了。」

东方独角兽…呃,我是说獬豸问:『你不担心吗?』

我回答:「会阿,如果我因此而金属中毒怎幺办?」

你应该不是该担心那个吧?獬豸心想。

青龙淡淡的说:『空就是那副德性。』

我听不懂青龙在说什幺,所以我只好「嘿嘿!」两声蒙混过去。

『孟章,我猜你一定会上去。』

「孟章?」

朱雀摸摸我的头:『孟章就是青龙喔!我们都有自己的名子,就像是你们有全名也有小名一样。召唤我们的话要叫名子。』

哦哦,原来阿。

「根据我对神话的了解,青龙又名孟章、朱雀又名陵光、白虎又名监兵、玄武则是执明,对吧?」

朱雀点点头:『空说对了。』

一直默默没出声的貔貅说:『懂得真多呢。』

「多谢夸奖。」我说。

听着那群老人(麒麟听到我这样子形容当然是在暗地里赏我一个茶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觉得有点无聊。

既然我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那我就该回去了。

「麒麟,你有没有其他可以回去的方法阿?每次来找你都被打回去,醒来很痛的。」

玄武愤怒的看向麒麟:『你都把他打醒?』

『……』麒麟算是默认了。

朱雀有点不开心的看着麒麟:『不会用别种方法吗?』

『那太麻烦,直接打醒他比较简单。』

原来麒麟也会怕麻烦。我想。

想当然尔,回应我的是一只飞过来的茶杯。

我为了想回去,很乾脆直接让茶杯打到我,说声再见后就直接消失了。

空走后,麒麟不理会一旁大声责骂牠的朱雀,开口说:『…执明,你知道他手上那个是什幺吧?』

玄武点头:『我之前去冥界的时候有看过,那算是一种通行证,专给冥界贵族使用。但空是人类,怎幺会有?』

静静在一旁的狮说:『他不是说那是他朋友给的吗?现在只能说那是冥界某贵族送给空的礼物。』

玄武像是有些想讲却又不敢开口的样子。

麒麟看到后便说:『直说吧,我可不希望他有发生任何事。』

白虎这时插道:『你果然还是很关心他。』

麒麟赏了个白眼给白虎。(空:他都只赏我茶杯,麒麟偏心!)

『那我就说了,如果说冥界的贵族送给别界的人通行证……那就、就代表说想与他结为连理。』

『啥?』众人(圣兽)一同发出一声惊讶。

麒麟叹了口气:『他果然真是来给我找麻烦的……』

  • 名称: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1: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