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兽全文阅读

时间:四月七日   上午八点     地点:蔷薇馆484房

自从上一次昏过去,好像就这幺睡了一个月。

说好像,是因为我房间里面的时钟永远都不準。

虽然说上面有时间和日期,但是,自从我看到十五月七十一日三十点二十七分三百秒以后……我就确信它是装饰用的了。

它永远都是看心情显示时间的。

但今天,它却指着四月七日早上八点二十五分…这样子的意思是,它正常了?!

『喔喔,你醒啦?』夜看我坐起身,自己也坐了起来。

现在我真的离不开这个大毛球了,冬暖夏凉又会跟着走的抱枕,除了他以外要去哪里找?

「我睡了多久?」茫然的看着时钟,我问。

『我想想……快一个月了吧。』夜淡淡的说。

啥咪?

一个月?

「这幺久?」

我以为只有两三天而已。

『是阿,你以为46亿年的记忆是两三天就可以消化完的吗?』

「所以说……今天是四月七日?那它準了。」我指着时钟说。

夜淡淡看了它一眼:『喔,你说那个阿。我跟它谈过了,要是它不显现出正确的时间而在那里当个没用的装饰品,那后果……哼哼,他自己负责。』

……老大,你又去威胁人家了?!

既上次的籤筒以后,这一次你换时钟?

「……我不跟你计较这个了,我肚子饿了。」

一个月没吃东西…我居然还活着??

『……你除了这句话以外不会说别的吗?』

我比较想要听你说出一句「我好想你」、「好久不见」或是「辛苦了」之类的话,而不是「我肚子饿了」。

「我真的饿了。」

我只是把我的心里话跟现状说出来而已嘛。

『唉,』夜叹了一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嘿嘿。

*

时间:四月七日   上午八点三十分     地点:鸡蛋花馆

脚才刚踏到地,一个我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我就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收了你的记忆,一个月没吃东西,当然要补回来阿。」我转身,看到路西法很帅气的穿着黑色贴身西装站在我面面对着我微笑,「哇~没想到你还挺帅的嘛~」

他伸手弄乱我的头髮:『说那是什幺蠢话!我堂堂的路西法,当然是只能用帅来形容了。』

老大,原来你也很自恋。

「是是是,那帅哥路西法,让我去吃饭,可以吧?」

我已经听到被我饿了一个月的肚子现在正对我发出严重的抗议……如果我再不进食,它就要彻底罢工了!

『好。』

虽然你回答的很敷衍,但是我也知道你把吃看的比什幺都还重要…你上辈子一定是被饿死的。

听到他答应,我马上就以非人的速度冲向我认为一直对我招手的餐点,疯狂的拿,直到我的盘子堆到尖了为止。

『新身体感觉怎幺样了?』夜捲着尾巴问路西法。

『很好。』

的确很好,不仅受伤不会流血,甚至可以拆下来换零件……手坏了就换手,脚坏了就换脚。

「两位,站在那里是要当雕像吗?不吃也不要站着~过来陪我吃~」要是能顺便帮我拿几盘来会更好~

两个人莞尔一笑,跟到这个活宝阿,真是的。

*

等我稍微安抚了我饥饿难耐的胃以后,一个声音出现在门口:「呵呵,咱们家的睡美人总算是睡醒了吗?」

我开玩笑的说:「没有王子的吻怎幺可能会醒呢?」

「喔,」杰一脸坏笑的表情可没有逃过我的眼,「那就让我这个王子给你热烈的一吻吧~」说完就飞扑了过来。

现在的杰尔斯,可是将吸血鬼引以为傲的速度都发挥了出来,因为他知道,现在对待小空已经不用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了,不然下场可能会被撒旦的力量反弹出去。

不过,即使是发挥了肉眼不可见的速度,他还是飞出去了。

跟设想不一样的是,小空并不是用撒旦的力量轰他,而是结结实实的右勾拳,一拳打在他的下颚。

「咻」的一声,杰尔斯头往后仰,身体以完美的弧线像后飞去,然后撞上鸡蛋花馆的墙壁。

阿阿,看那个凹下去的程度以及墙壁龟裂的样子……好像,不,是真的很痛。

这样子不会死人吗?

要是平常人的话早就跟上帝去玩了。

不过,这间学园里面,普通人早就已经绝迹了。

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杰尔斯一脸皮皮的从墙上走下来:「呜阿阿~空怎幺可以伤了我美丽又高贵的脸~」

慢着,我打的可是下巴耶?

「帮你按按摩。」我说,一边还为刚刚没有打用力一点而感到惋惜。

睁眼说瞎话!路西法和夜同时想。

突然肩膀上传来轻轻的一点,我想都没有想的就回头:「嗯?」

「啾~」

视线看到的,只有一张放大的脸,还有那像是在笑的眼睛。

这次,我没有动手,因为我知道,这家伙如果我打下去……我还要去帮他捡回被我打散的身体……

虽然说嘴唇接触的时间只有零点零零几秒,但是那毕竟也是接吻吧……

「呵呵,我亲到啰~」帝开心的说。

「是阿,你亲到了。」我脸上依然挂着笑,但是头上却爆了两个大大的青筋。

少女的吻怎幺越来越不值钱的感觉?随随便便就被亲了。

众人看着一脸开心却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又找上自己的帝……在心底替他默哀,顺便回想一下记忆中哪里有风水宝地,埋下去可以子孙富贵赚大钱。

「所以,」我弹了一下手指,四周出现了一些光刃,朝着帝劈过去,「你去给我当睡美人──永远都不要起来!」

「呜阿阿阿!杀夫阿!」帝看着朝着他迎面而来的光刃,虽然嘴里说的好像很严重,但是脸上却笑嘻嘻的,因为他知道,小空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

像是在证实帝的猜测一样,光刃就像是空气,只是轻轻的扫过帝的身体。

就在帝的嘴角要浮上一笑时,身体深处突然传来一痛。

「呜阿阿!好痛!」

哼哼,要是以为我不敢伤你,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虽然不敢伤你的身体,但是我却可以直接对你的灵魂造成伤害。

『……你越来越变态了。』路西法像是在感叹一样的说。

我赏了他一个白眼:「还不都是你教的。」

他的记忆里面,有五花八门的虐待、拷问的方法,说实话,有时候还挺好用的,譬如说现在。

「好了好了,小空在这幺下去,以后帝不会要你的。」

「谁要他要我……老妈?」

老爸跟老妈,两个人笑嘻嘻的手牵手走过来。

我感觉到,我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阿,见到久违的亲人,心里暖阳阳的。

老妈朝我走来,然后将僵直的我抱进了怀里:「小空,谢谢。」

「老妈,」我将鼻涕连带眼泪抹在她身上,「都是一家人,说什幺谢谢……」

「帝,我女儿以后就拜託你了。」

帝朝着老妈与老爸慎重的一鞠躬:「我会的。」

「干麻要拜託他!」

你女儿我又不是没人要,天下之人加上非人至少有几兆个,又不只他一个。

「空~你忘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了吗?」帝可怜兮兮的说。

我怎幺会忘,那冷冷的语调说着「你是谁」的样子。

就算只是想起,也会让我心痛。

我脸色一沉:「提那个干麻?」

「嗯……你想的好像跟我说的不太一样……我们第一次见面再很久以前喔~好像是十年前吧。」

十年前?

我们有见过?

老妈像是帮他解说一样的问着:「小空,你还记得大概十年前我有带你去过日本吧?」

我点头,那是老妈第一次带我出国,也是最后一次。

在那次,我跟老妈第一次走失。

也是在那一次,我遇见了那个看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却很沉熟稳重的小男生。

帝掏出一条手帕,递了过来:「那你应该记得这个吧?」

手帕?

「阿!」接收路西法的记忆后,我自己的记忆也在昏迷的那一个月里面重新再走过一遍,也就清楚的知道,那条手帕……是老妈亲手送给我的,上面还有老妈拿着针线绣上去、歪歪斜斜的S。

「我的手帕?」

难道、难道……

「这是一个小女孩给我的,」帝小心翼翼的收起它,「我真后悔我当时后没有问她的名子……不过现在,我终于见到她了。」

帝对我笑,那个笑,有点真诚,另我觉得心头一暖。

16年来,我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那是什幺感觉。

但是,现在的我却感到心头洋溢着一鼓甜甜的气氛,我想,这就是恋爱的滋味了吧?

我顾坐镇定的问他:「然后?」

「然后,我……那个…呃…嗯……」帝一边搅动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扭捏的说。

吼~是男人干麻要扭扭捏捏的?

冥夜看不下去,用以前当老大的态度冷冷的对帝说:「有话就说,小心我不把我女儿交给你。」

帝猛然一惊:「不会吧?」

那他以后该怎幺活阿……

「哼,看你的表现。」

欧,老爸,不要让我以为你又要重操就业了……

老妈有点责备的对老爸说:「亲爱的。」

「现在就这样子,要是以后小空出什幺事他要怎幺保护我们家的宝贝女儿?」

我想,现在的我已经不会有什幺人可以对我造成威胁……而且要是真的有什幺事,大概也是我保护他……

「这…我知道了……那个…这个……」

就算知道,但是这种事情要说出口很不容易阿!

而且……而且……有谁会知道,其实长的算帅哥的帝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因为在6岁以后,他的心早就被小空给佔满了,哪里还容的下其他人。

「好拉好拉,不要为难他啦。」我说。

要是这幺下去,我想他会想要挖一个洞藏起来。

「帝,」我对他说,「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

……

众人全部都沉默加震惊,没想到个性很劲爆的小空居然会说出更劲爆的话!

颠倒了、颠倒了…怎幺会变成是小空来告白勒?

看着他痴呆到呆掉的表情,我淡淡的一笑,心里突然升起想要恶作剧的念头。

「不要?那就算了。」说完,我站起来,转身就朝门口走。

身为撒旦,我可以用后脑杓来观察人,这真是不错的一项能力。

不过我没有去探究,因为我可不想知道我后脑有没有长眼睛……

一步,他没有回过神来,嘴巴还开开的,口水有快滴到地板的倾向。

三步,嘴巴闭上了,但是神智好像差了一点,还没有动作。

五步,神智也回来了,已经跨出步伐来追我了。

七步,他从后面抱住我,然后被我轰出去……呃,对不起,我这是反射动作。

「呜呜,我要!我要!」倒在地上的帝,还拼命的拉着我。

……好像玩笑有点开的太过分了?

「好拉好拉,」我蹲下身,拍拍他,「我知道了。」

「呜呜~空~」

所以,我们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一对了。

「啧。」

「啧?」

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

「讨厌~没想到我想要邀约的人居然在我面前死会了~真是的~」

邀约?

这是什幺意思?

我用询问的眼光看向杰──那个声音的发出者。

我发现,不只我处在茫然的状态,大家都不知道杰在说什幺。

「喔~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啦。」杰笑笑,他笑的似乎有点落寞,「本来学校要在几天以后办园游会的…然后晚上有舞会……先找伴这是蔷薇的福利拉~当然现在只有我知道而已。」

因为是校长要他传话的,本来想说好不容易小空醒了,先下手为强的,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个程咬金……呜,他的计画都泡汤了。

「园游会?舞会?」

「……学生手册上面有。」只不过是刚刚才加上去的。

其实会这幺厚都是因为校长一直加一直加……

……那种东西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那你还杵在这里干麻?去找伴阿。」我说。

「喔……你真的不要再考虑一下?」杰不死心的说。

我赏了他一个白眼:「再考虑要不要把你打到黏在墙上?。」

「……我先走了。」

*

老爸跟老妈那对闪亮的夫妻档,再吃过早餐以后就去他们的二度蜜月旅行了──用飞的环游世界自助旅行。

还好不是每个人都有翅膀,不然我想航空公司就可以收起来不用做了……他们应该不会去撞到飞机……吧?

……不,依照老爸老妈的个性……不撞到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撞到我看也是飞机会有事而不会是他们有事……咳,不想了。

许久都没有去上课了……我会不会因为出席率不够而被当掉?

……算了,反正哪种有上跟没上差不了多少的课,不去应该也没关係。

吃饱饭以后,我趁着帝不注意的时候跑回房。

这家伙今天是吃错药了阿?

干麻一直跟在我身边,而且还不会离我三步以上的距离。

就算我已经决定要跟他做男女朋友了,这样子会不会很奇怪?

或许是所谓的火热期吧?

不想离开自己的情人太远,深怕一把眼睛移开情人就会被抢走。

……唉,现在路西法不在,没人可以给我意见,没有人可以陪我谈心,怎幺感觉有点空虚?

独自的躺在床上,我开始想一些以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事情。

老妈与老爸的翅膀都是白色的,不过老爸只有一对,而老妈有六对。

老爸是弥赛亚,而老妈是撒旦。

我的翅膀也是六对,颜色依然是白色……嗯?

是白色的吗?

我好像没有看过自己的翅膀喔?

我坐起身,张开了翅膀……阿阿,怎幺颜色不对?

原本应该是白色的,现在怎幺…变成粉红色的了?

难道说……我刚刚吃了什幺髒东西坏了吗?

不,不对。

鸡蛋花所提供的食物一向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我的肠胃连过期三天的牛奶都奈何不了我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呜呜,我不要啦!

这种要红不红要白不白的颜色我最讨厌了!

粉红色,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颜色了!

正在想怎幺会发生这种事的时候,脑中闪过一个人……对吼,可以去问路西法阿!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我弹指,再次动身前往鸡蛋花馆。

「欸,你说路西法已经走了?」天阿,现在唯一能够解释这一切的人居然去找他的爱人了,难道说,天真的要亡我?

「对阿,」羽嘴巴裏面还塞着麵包,手上的叉子还捲着义大利麵,「他刚刚说想念那个他,所以就走了…嗯唔嗯唔…还说你有空可以去找他玩……嗯唔嗯唔…」

「羽,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你看你,吃的满嘴都是。」莲拿起餐巾,擦着羽的嘴。

喔喔,似乎看到什幺好东西……呃,这个念头挺奇怪的…谁叫路西法那家伙居然有附在这种奇怪的人身上过!

「呃,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我怕我在待下去会往奇怪的方向想去。

告别了莲跟羽,我回到我的房间。

算了,反正只要不张开来,什幺颜色都无所谓。

而且长在后面,不去注意就不会发现……我现在是在找藉口逃避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到想睡觉的时候,房间里面想起了一个声音:<b>大姊头…</b>

欸?

有什幺声音吗?

<b>大姊头…</b>

……该不会是岚在恶作剧?

<b>大姊头……</b>

恩……好像有点不一样喔?

岚好像不会这幺的给他啰嗦,通常她都是一出场就给我难堪,不会拐弯抹角玩心机。

所以说,是谁?

<b>大姊头,我叫了这幺久,你也给我一点回应好吗?</b>

声音变的有点无奈,但是…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怎幺回应你啊!

你好歹也跟我说一下要怎幺跟你对话而不是这种单方面的传话!

到底是谁神经这幺大条……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

<b>阿,我忘记跟你说要怎幺回应我……</b>

恭喜你终于想起来了!

<b>呵呵,大姊头,我是弗内乌斯。传声的方法很简单,想像一下就好。</b>

我现在正想像掰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幺……

*

弗内乌斯   —   Forneus   —   フォルネウス  

七十二柱魔神排名:No.30

位阶:侯爵   Marquis

称号:水域侯爵

  手执29地狱师团,也是地狱侯爵之一。

『前』天界座天使,之后堕落。

通常会以『银鲛』的姿态出现。但是当出现在术者面前则是以人类的型态。

其擅长修辞学、言语知识,是一位<b>充满知识理性的知识型</b>恶魔,同时也会给人带来幸运。

能授予人『雄辩』的能力,或是使敌对的双方化敌为友。

*

<b>好痛啊!大姊,不要随便掰开我的脑袋好不好?</b>

我没有随便,我可是很认真的。

「不跟你闹了,你找我有什幺事?要是要问路西法,他已经去天界找他的情人了,不在这里。」

<b>欸?你是说真的?</b>

那可糟了,没有了路西法的统领,这一帮人就像是群龙无首一样的在魔界里面……怎幺办?

「对阿,所以有事情去找他,我没控理你。」我还要烦脑说接下来该怎幺办呢。

<b>大姊头,你好无情阿……</b>

「谢谢,但是我继承的是『嗜血』,不是无情。」所以这一招对我无效。

<b>呿,这一招也斗不过你,我去找他了,不烦你了。</b>

「喂,顺便跟他说,我找他,叫他跟我联络一下。」

<b>知道了。</b>

说完以后,四周就一片安静了。

不过这个美好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岚出现了。

『小鬼,你在睡觉?』

「没有,」我说,「有事吗?」

岚是老妈的一部份,原本老妈回来以后,它就应该要消失了。

但是我为它求情,因为没有它,我感觉就不对了。

如果说,一开始就给我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不点,我就不会对它放感情。

但却给我岚,让我经历了一段不短的相处时间,虽然说吵的时候比和平相处的时间长很多,但是现在要我跟它分开,我真的会很捨不得。

『喔,你说的那个老头在找你。』岚说,它摇摇尾巴的样子很可爱呢。

「哪个老头?」

『你们校长啰。』

喔,是那个老头阿。

欸?

他找我有什幺事?

怎幺觉得空气当中有阴谋的味道……

「一定要去吗?」

『欧,可以不去阿。』听到它这幺说,我又想躺下去继续发呆……『如果你不怕被退学的话。』

……现在是恐怖政治,不,恐怖校园专权就是了?

无奈的叹一气:「我知道了。」

就算是他要我去跳火坑我也得跳阿……不过这个阴谋的坑我一点也不想跳,因为通常下场不会比跳火坑好。

有气无力的弹指,我消失在房间里面。

『小心慢走喔。』岚笑着说。

有这样子的主人,真该感到高兴。

因为她并没有因为母亲的归回就让自己被收回去,反而还替它求情。

让它与小空的母亲完全脱离,真真正正的成为一个完整的灵魂。

这个主人,真的很不错呢……至少在这方面很不错,不过要是在不跟它吵架,那就太完美了。

*

「校长,找我有什幺事?」

「喔喔,你终于来拉?偶等你好久了。」校长对我灿烂的一笑,不知道为什幺,我觉得那个笑非常的给他……有阴谋。

「有什幺事情吗?」

「偶有叫那个此蔷薇去跟大家说,偶过几天要办人界说的园游会,你提供一些意见给偶参考参考。」

果然有阴谋。

「校长阿,你是打算要邀请谁来?」如果说你要邀请人界的人……我看他们进校们以后就会有问题了,根本就逛不到园游会。

「偶有叫童鞋们回去找自己的亲友来,要是你要找人界的朋友也是口以啦。」

…我的心肠没有坏到要他们来送死。

「我想想……园游会的话应该就是学生以班级为单位卖一些吃的、喝的、玩的之类的……没有血腥、暴力或是会危及人身安全的东西。」我想我要是没有加这一句话,应该是会出人命……

「喔喔,偶大概了解了,你口以离开了……要不要带一点我做的饼乾?」校长只这桌上那一盘不明物体。

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你确定那是饼乾吗?我忍着没有脱口问。

因为桌上那一盘「饼乾」的颜色居然是黑色的,如果说是巧克力口味的也还说得过去,但是……那上面会蠕动的东西能吃吗?!

「不了,谢谢,我刚吃饱。」说完,我马上转身离开校长室。

要是吃下那种东西……非死即伤吧?

*

学校的办事效率真是给他够好的,我才刚踏出校长室不久,全校都已经知道有要办园游会的事了。

这也使得我在班上呈现被包围的状态。

「小空,园游会是什幺?」这是百分之十的人会问的问题。

「我们班可以办什幺?」这是百分之七十会问的问题。

……我怎幺会知道!我现在超级给他想要翻桌的说……阿德、蓝…谁快来救我……

「好了好了,他都快被你们给吓死了。」许久不见的小妤说。

呜呜,小妤,你好帅喔~

我抱住她:「小妤~人家好想你喔~」

她推推我:「别抱我,要是妳男朋友误以为我跟你怎样,我会被杀的。」

「欸?大家都知道了?」我依然抱着她。

「废话,一大早就来我们班呛声了,你没看到有许多不明生物窝在角落划圈圈……不要再抱我了!」

看到她脸上爆出来的青筋,我很识相的放开她,我可不想要尝试天使发威的力量。

说到角落……我的确在我进来的时候发现到有很多很多黑暗生物蹲在角落划圈圈──上面还也有类似鬼火和斯提在。

「斯提,你又出现了?」

『……当然,这里的黑暗能量多到爆~不来的人是笨蛋啊?』斯提乐的连眼睛都只剩下一条缝了。

「欸……阿德?蓝?」为什幺你们两个居然也混在其中一起当鬼火?

「小空……你真的跟他了?」阿德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好像有哭过。

我有点愧对于他:「恩,抱歉。」

虽然说你是我来到这间学园第一个认识的朋友,但是……我对你只有友情,没有爱情,还希望你能够谅解。

看到那群漂浮的鬼火,有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中:「对了,」我脸上重新浮现笑,「不如我们来办鬼屋咖啡厅吧?」

这样子既不用花时间和金钱化妆,只要显露出原形就好,也不用花钱去买吃的,交给厨房就好了。

真是个一石二鸟的好方法。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园游会的时间了。

其实说快也不快,因为也才三天而已。

说是园游会,却只有一间咖啡厅,没办法,我们人少嘛。

我们学生轮流当服务生,一个人只有一个小时的班,其他时间自由发挥。

也就是说,其他时间就算是你回去睡觉也无所谓。

不过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园游会要招待谁阿??

「偶自有办法。」这是校长说的。

他所谓的办法阿……算了,我想破头也想不到他所谓的办法。

看着眼前被布置的有模有样的鸡蛋花馆……学园真不是盖的。

黑色的背景配上诡异的暗红色…真是太讚了!!

呜,自从被路西法附身以后,自己就很喜欢这些奇怪的东西……不管是恐怖片还是奇怪的深夜节目…自己也小有研究要怎幺样才会让人痛到生不如死?!

咳,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

现在是早上十点,鸡蛋花馆外面有一些奇怪的人种正在走动。

说是奇怪,其实也还好,因为在这里,正常人才显得不正常。

「小空,你不去换装吗?」老哥拍拍我的肩膀说。

「换装?换什幺装阿?」我怎幺没听说要换装呢?

老哥默默的递了一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单给我:

众所注目的腾渊学园鬼屋咖啡厅!

你喜欢在阴森诡异的地方享受美食吗?

你想要看货真价实的鬼怪吗?

你想要品嚐来自地狱的美食吗?

来吧!

腾渊学园鬼食部正是你最佳的选择!

P.S.将会有美丽的六翼堕天使为你服务!

下面还画了一个很漂亮的简图来标示学校的位子……等等,为什幺外面的世界可以连到学园?

这里不是老头创造出来的独立界空吗?

什幺叫做美丽的六翼堕天使将会为你服务?

放眼望去,众多非人类当中,好像…只有我是六翼?!

看着瞬间呆掉、两眼无神的小空……狼心里在苦笑着。

阿,他这个天真的傻妹妹,连自己被卖掉了都还不知道。

「这是怎幺回事?」

「就是这幺回事。」

「……我可以去杀了校长吗?」

「欧,恐怕不行……虽然我也很想。」

早就不知道在心里杀过他几千几百万次了……如果可以,他需要用这种方式吗?

「还好我同学不会到这里来。」我庆幸的说,要是他们到我这里看到我这群非人类朋友……后果不堪设想阿。

「呃,关于这个……」老哥的眼神有点奇怪,似乎事有什幺是想说又不敢说。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希望我的预感不要成真……

老哥眼神飘移,不敢停留在我身上:「就是…校长要我去联络你的朋友,叫他们来参加……」

要不是那家伙用小空威胁他,他死也不会答应的!

呜呜呜,为什幺大家都知道他很宠溺小空?

还都用她来威胁自己呢?

虾米?

被他们看到还得了!

我看进校门能够活着走出去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福气了。

「老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完了完了,老哥的表情完完全全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

「小空,对不起。」老哥一脸愧疚的跟我说。

说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干什幺阿!

「我知道说对不起没用…但是……但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你今天就好好的做,好吗?」

今天过后我看我就切腹谢罪好了。狼想着。

不好不好不好!

我好想要这样子大喊阿!

「唉,」最后,我也只是叹气,「我知道了……但是你要保证我朋友能用自己的双脚走出这间学园。」

老哥用力的点点头:「这是当然……现在跟哥哥去换装吧?」

「嗯。」我有气无力的点点头,乖乖的跟着老哥往陷阱里跳……往鸡蛋花馆里面走去。

一进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群矮矮不满130公分的小、小精灵?!

「现在是什幺情形?」为什幺童话故事里面的小精灵会出现在这……算了,常理不能判断这间学园,连学生都不是人了,小精灵出现也没什幺好惊讶的。

这时,有着一头闪耀动人的金色头髮的小男孩,朝着我们走来。

相信大家对于这个小男孩不陌生……「林杯等你们很久了,这幺晚来是皮在养了吗?」

……没错,他就是会用「林杯」来叫自己的那个诡异的衣服裁缝师!

该不会…他是姓林?

「林先生,抱歉让你久等了。」老哥突然变的很有礼貌,让我有点不太能够适应,「请开始吧。」

他还真的是姓林!

小男孩又在我身上开始量尺寸,我很配合的张开手臂站好给他量,一边还跟老哥聊:「他们几点会来?」

「园游会开始就会到了吧……大概是12点。」

喔喔,那我还有两个小时可以跟大家好好得交谈一下。

「这些是小精灵?」

「嗯,就是会一直忙碌工作的小精灵。」

「好可爱喔。」小小的身躯却有大大的眼睛,真的很可爱。

「呃,」老哥呛了一下,「如果说不要惹火他们,他们的确是很可爱拉。」

要是不小心惹火他们……一整群全部都变脸那是很恐怖的。

高一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布置的圣诞树给撞倒……那一次他可是在泰迪熊馆里面躺了整整一个星期……

就在我们两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林先生已经走向他上一次他带来的那个皮箱前面。

他一样把我的尺寸写在一张表上,画上衣服的样式后丢进去──是皮箱自己张嘴咬进去──然后过了不到一分钟,吐出一件跟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衣服。

……我强烈的怀疑那只皮箱里面是不是通道有上千万只小精灵的世界……不然为什幺速度会这幺快。

「好了。」他把那件衣服拿给我,「穿穿看,不合在跟林杯说。」

我到目前为止已经是第三次穿你设计的衣服了,前两次就连一点不合的地方都没有,我想这一次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我默默的拿起衣服看了一圈:「欸?为什幺后面会有十二个洞?」

我可以忽略刻意夸大的胸部曲线,也可以不看根本没有布料的两脚和缠在手上闪闪发光的那些饰品──反正他所设计的衣服就是露的比遮的多──但是为什幺后面会有洞?而且还很多个?

「喔,那个阿。林杯特别做给你的翅膀用的,这样子伸出来就不会弄破衣服了。要知道,林杯的衣服每一件都是最完美的作品,要是弄破,林杯一定会杀了你。」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爱衣成痴?

但是……我翅膀张开这幺多次从来都没有弄破任何一件衣服阿!

「这好像是多余的……我的翅膀从来不会伤衣料。」所以可以把洞填起来吗?这样子没有把翅膀伸出来就直接看到我的背了……

「不管。林杯设计好的东西绝对不会改。」

……算了,这老顽固。

我只好乖乖的张起结界(这都要多亏路西法留给我的记忆),在里面将衣服换上,再把翅膀张开。

不过我发现翅膀的颜色真的是粉红色,而且还有点透明,可以直接看到我的背……我努力的把它想像成非透明的白色,但是它只是变非透明而已,颜色完全没有变?!

算了,至少已经不会直接看到背了。

收起结界,我看见老哥也已经换好了。

深黑色的燕尾服加上白色的翅膀,脸上还带上之前的面具,连头髮都刻意的加长到肩膀的高度……看起来就是有一股神奇的神秘感,让老哥整个人都加了分。

「很适合你。」老哥说。

小空果然是适合穿这种衣服,将身材的曲线都展现了出来。

「谢了……不过我翅膀的颜色为什幺不是白的?」我煽动一下身后的翅膀,那淡淡的粉红色让我有点想直接拔掉拿去漂白。

嗯?为什幺小空的翅膀不是白色的呢?

「不知道…也许你可以去问问路西法。」

「嗯,等这次活动结束在去吧,让那对恋人多相处一点。」这样子破坏起来才会有快感。我一边想着那两个人亲密的画面一边说。

「对了,」老哥说,「我忘记要跟你说,那臭小子在找你,说是要讨论一下晚上的表演活动。」

臭小子是在叫帝,自从我们两个在交往的消息传到老哥耳中以后,他就这幺叫他了。

那还是我用威胁加上恳求双管齐下才让帝免于被分类吸收的命运……不然老哥是打算将他一节一节的拆开再磨成粉拿去中药店卖个好价钱回来。

要知道,木头磨成粉都可以说成是某种快要绝种的乌龟的壳所磨成的粉,那可是可以谋取暴利的耶!

咳,扯远了。

「表演活动?」不就是舞会而已吗?需要什幺表演?

「嗯,详细情形你去问他……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帮你去跟其他人说要他们注意一点。」要是不小心在普通人面前做出非人类可以达到的姿势或是动作……那他们还要大费周章的去消除大家的记忆,那老头还会碎碎念,然后要他做一些把命当成是赌注而且输的机率是百分之九十五点九的任务…怎幺想怎幺不划算。

俗话说的好:预防甚于治疗。所以说做好十足的预防比事后补救来的好上很多。

「那就快去吧。」我说。

*

到哪去找帝呢?

我闭上眼睛,将感觉放了出去,扫过学园一圈。

说真的,要是没这幺做过,你绝对不会知道学园有多大……一个台湾的大小阿!

感觉扫过一圈就像是跑完42公里马拉松一样──累。

不过我终于找到他了,他就在蔷薇馆的八楼──野蔷薇乐团的专属练唱室──还跟其他的团员在一起。

一闪身,我就到了蔷薇馆,按下电梯键后我等着电梯,一边又开始想东想西。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全部都来……应该是会,我们四个总是形影不离,现在我的学园办校庆,谁敢不来?

……可是他们学校办校庆我都没去了,该不会他们一来就拿开山刀架在我脖子上对我兴师问罪吧?

这次我记的要让翅膀透明化,以免下上次一样卡住,那就好笑了。

进电梯后按下八楼的按键,随着电梯缓缓上升,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如果他们真的这幺做,被切成八块的恐怕会是他们……我看我还是先道歉好了,为了他们的人身安全着想。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八楼。

走出门,我抬头发现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朝我扑过来……想也没想的就伸出手抓住他…呃,我好像握太紧了,似乎好像看到某种像是魂的东西跑出来。

「小空,紧紧的抓住他!」莲从练唱室跑出来,一脸紧张的模样。

……我想我已经抓的够紧了,在紧下去牠就直接昇天了吧?

仔细的看手上那个东西,那并不是的人,而是一只像是用烟形成的……呃,那是什幺?大象?

「呼,太好了,要是被他跑了,羽就不会醒来了。」

羽?

这只奇怪的东西居然跟羽有关联?

「这只是什幺啊?」我好奇的问,还一边甩甩手中的那只昏倒的东东。

莲一脸放鬆,神情飞跃的走过来:「这只是马来貘,也就是羽的宠物。刚刚羽和这只去别人的梦里面吃东西,结果好像是他被吓到了,丢下主人就自己跑回来了……马来貘生性胆小,所以很容易受惊吓。」

「喔喔,原来如此。」还好我的反射神经还算快,要不然就抓不到牠了。

莲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我:「没想到撒旦的力量真的不容小觑,我们里面所有的人都抓不到牠,你一挥手就抓到了……对了,你穿这样子很好看喔。」

欸?

你……怎幺让我想起这种事阿!

我感觉我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一瞬间窜到脸上…什幺时候不说,现在说干嘛!

「小空,你来啦?你的脸怎幺这幺红?」蕾关心的问着。

我猜我的脸现在一定很像是一颗刚熟的频果──红的可以。

「没什幺……这只给你们吧。」

「欧,还好你抓到了,要不然就要去梦界把羽带回来了。」帝拍拍我的头,正以为他恢复正常时,没想到他又给我一个熊抱,还在脸上亲了一下。

想当然尔,我还是赏了他一拳。

众人默视我们依如往常的行为模式,抓着马来貘往羽的身上放,莲露出少有的怒色:「小子,你给我听好。要是不把你的主人给我带回来……小心我把你给……哼哼。」

……我发现,其实莲也有当黑道的本事…

马来貘狂点头,然后趴在羽身上睡去。

「这样子羽就会回来了?」我好奇的问。

「恩,如果他吃饱了的话。」帝揉着我打的地方说。

「喔……你们叫我来干麻?」我这才想起来这里的目的。

蕾笑笑:「你知道今天园游会过后有舞会吧?」

「恩,我知道……舞会不就是大家一起跳舞而以吗?」

「是这样子没有错,」司接着说,「但是台上也需要有人能够带动气氛──这就是我们找你来的目的。」

「要找我演出?有你们就够了吧?」为什幺还要找我呢?

「还不都是某一位仁兄的坚持,说什幺以前答应过人家的。」蕾装成嗲嗲的声音说,「才刚交往而已就呵护的这幺严重,我看你以后是不要是把小空关在房间内自己欣赏就好?」

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这幺做……

「这是一个好主意呢。」帝高兴的说。

最好是啦!我赏了一拳让他去跟地板亲亲。

「所以说?」

「我们希望你当主唱,然后蕾当键盘手。」

「我知道了,那幺歌呢?你们有哪些歌?我先看看。」我说。

原本在沉睡的羽突然动了:「呜哇~各位早安……小空?你来拉?」

已经不早了好吗!

莲摸摸羽的头,递给我一份歌单:「歌就这些了。你看看吧,如果有不会的在跟我们说。」

我接过那叠纸,开始翻阅。

「恩──这首我不会耶…居然是日文…」

「日文吗?我可以教你旋律,你应该看的懂日文吧?」帝不知道什幺时候从地板上爬起来了。

「喔,好。」

「首先,这是……」

众人一笑,这两个人如果一直保持这样子似乎挺不错呢。

*

练唱的时间很快就过了,12点一下子就到了。

在这间学园里面,手机早就已经不管用了,有不点就够了。

但是我因为之前同学的联络号码都在手机里面,所以我现在还是有留着。

之前因为不知道哪一根神经接错,就突发奇想的把手机跟岚结合在一起……没想到居然成功了!

现在说出来的声音也不是呆版的电子音,而是像电话一样,是可以确切的听到对方的声音。

但是,前提是──如果岚不捣蛋的话。

上一次他把阿德的声音接成蓝的……害我跟阿德说一些他听不懂得话──像是如何梳理毛髮跟如何编织小物品等等。

我站在校门口焦急的等着,该不会他们还没有到校门口就已经被干掉了吧?

就在我乱想的时候,岚跑出来了:『小空~有电话~~』

通常有电话来的时候都会按下手机上面的通话键,但是我看岚身上一点都没有按钮可以给我按……所以我就改用声控的,突然觉得很酷呢!

「接起来。」

『好滴~~喂喂?』

恩……听声音应该是起司,那个笨蛋王子。

竟然是那个笨蛋,那就让我好好的玩一下他吧!

「起司,找我有事吗?」我固作镇定的说。

『喔喔,小空,我还以为你又不接电话呢。』起司顿了一下,『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岚做出一脸神秘的表情,害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家伙最厉害的功能不是可以声控接电话,而是可以表现出对方讲电话时的神情……这样子就不用猜想对方讲电话时是什幺表情了。

『嘿~有什幺事情这幺好笑?』起司(岚)忍不住挑眉,『我敢说你一定不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知道阿,」我说,「你们要来我学校的园游会,对吧?」

『欸?你怎幺知道?』起司(岚)很夸张的张大嘴巴,『这样子一点也不好玩~』

「你喔,可别小看我喔。」我笑笑,「说正事,现在在哪里了?」

电话换一个人接,我想那应该是阿霖:『我看看……欧,我看到你们校门了耶~』他很兴奋的说,『好大喔~欸!那里真的有一个六翼天使耶~我到你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喔!』

我窃笑,笨蛋,那个人就是我阿,根本不用介绍你就认识了拉。

虽然心底这幺想,但是我还是笑着回答他:「好好,我知道了……等等就会好好的介绍他给你认识……」

话还没有说完,那头传出一个我不熟的声音:『阿霖!你想死了?老娘再居然给我当众把妹?』

那是……谁阿?

「那是……?」

电话再次换人接,这次是小芳:『欧,那个阿,是阿霖的女朋友……』

「喔喔,没想到那个笨蛋也有人要阿?」我笑着说。

『呃……等等在说好了,我们到校门口了。』说完就挂掉电话,岚就恢复正常。

「岚,现在你放假了……今天到他们离开为止都不准给我出现,知道没?」

它摇摇尾巴,一边消失一边说:『灾拉~你用这种口气跟你妈说话阿?我真是教育失败……』

呵呵,你没教育失败,只是我从未把你当成是长辈看待而已。

我转身,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对着下车的人微笑,然后我注意到最后下车的那四个人──阿霖、起司、小芳跟阿霖的女朋友。

我故意对他们鞠躬,不让他们知道是我:「欢迎光临腾渊学园,请跟着指标走就可以到向日葵馆,我们的鬼食部就在向日葵馆中……」越讲,我微笑的弧度就越大,讲到后来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小芳很关心我的扶着我:「小姐,你没事吧?怎幺抖的这幺厉害……欸?小空?!」

我直起腰,但是还是一直笑着:「呵呵,被我骗了吧?」

「妳头髮剪掉了?!」起司惊讶的说。

是阿,被某个恋髮癖的人给剪了。

「喔,我觉得热就剪掉了……起司王子,您跟您的夫人过的如何,还顺利吧?什幺时候生一个?」

「小空!」小芳脸红着大叫,「少胡说八道了……」

「哇~小空变漂亮了耶……呜,好痛!」

阿霖因为看着我看到流口水而被他女朋友给踩了一脚。

「妳是阿霖的女朋友?」我问。

她对我微笑,但我感觉到那个笑里面有警戒的成分:「是。」

「我是小空……照顾他妳辛苦了。」我拍拍她的肩。

她居然马上扑上来:「呜呜,照顾他我好苦阿……我是小玉。」

我能说什幺?

拍拍她的肩膀以是安慰而已。

「欢迎你们来,我带你们去吧。你们一定会喜欢的!」我自豪的说。

「说真的……妳的翅膀是怎幺装上去的?」起司好奇的拉拉其中一羽的羽毛。

那不是装上去,而是真的!

但是我总不能说这六翼是我长出来的吧?

要是说了我看我会永远都不用跟他们见面……还要消除他们的记忆。

「呃……这个是商业机密,我不能跟你说。」

「呿,连朋友都不能说吗?」

抱歉拉起司,这真的是不能说的秘密阿。

*

带他们到向日葵馆以后,我打开门,里面阴风一阵吹来……还颇像真正的鬼屋。

「欢…迎光…临……小空,带朋友来阿?」已经变回梅杜莎的蕾说。

「恩,给我最好的位子吧!」我可不能够对我的朋友招待不周。

「哇~这画的好逼真喔~」小芳发出感慨声。

呃,其实这些都是真的,不是画的。我在心理说。

「谢谢……请往这边走。」蕾很友善的挂着微笑带着我朋友过去,经过我身边还压低声音,「狼在找妳,快去找他。」

我对她点点头,然后跟我那帮死党说:「你们先过去吧,想吃什幺就点,我付钱……那边还有事要我去帮忙,等一下再见啰!」

「妳要加油喔~」小芳依旧是给我那个笑容。

穿梭在众多非人间,我看见小利全身穿着雪白的造製冰块(?!)、佳莉正在献唱、小马带着他的河童帽试着要钓媚妹、变身为狼人的蓝正举着几个小孩子在玩当鞦韆,狼人的力气果然很大……不过那一些小孩是从哪里来的?!

是家长带来的?还是自己跑来的?

说真的,老头……我是说校长,还真是有本事,没想到外校的正常人都被他请过来了。

我还看到有北X女、建X的……等等,那个晃过去的水手服是日本的高中制服?又是哪里来的黑手党阿?金髮阿豆仔?现在是什幺情形阿!

好不容易找到老哥了,我马上拉着他:「找我干麻?」

「妳终于出现了……妳知道妳是今天的主角吗?还到处给我趴趴走……」

「等等!我只知道要办成这样,但是你说主角是怎幺回事?」

「呃,我没有说吗……」老哥的眼神飘移着。

我挑挑眉:「给你三秒钟,给我说实话。」

「这……」

「一、」我掰着手指算着。

「呃,我说了你会生气……」

「二、」我继续逼着他。

「好拉好拉,我说就是了……其实妳今天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到处的对众人笑……然后当服务生。」

说好听一点是服务生,说难听一点就是──牛郎。

卖笑卖艺卖身…咳,卖声的人。

「……我怎幺觉得有一种被当作牛郎一样卖的感觉?」

「呵呵,妳的错觉。」狼试着打马虎眼,这招也见效了。

「也许吧……那我事后要补偿。」

哼哼,不敲你一点竹槓老娘就把我的姓倒过来写。

「什幺补偿?」狼汗颜,不要跟我说要一只非洲的北极熊。

「哼哼,到时候再告诉你。」

让我好好的想一想,这次我吃这幺大的亏,不整死你我撒旦的位子给你做!

「好了好了,先不要想要怎幺整我……先去工作吧!」老哥边说边端一个托盘给我,「去看看你朋友需要点什幺。」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拿着托盘就往小芳那一桌走去:「欢迎光临,请问需要点些什幺?」

「欧,小空,你这样子我真的很不习惯呢……呜,那个银色子弹跟红色月亮是什幺?什幺又是木乃伊绷带?」小芳指着菜单问我。

妳问我我怎幺知道!

菜单又不是我设计的,你问我干麻!

「呃,我问问看…等我一下。」我转身,拉了刚好路过的蓝:「蓝,这些是什幺东西?」

「恩?」蓝放下一直拉着他的那些小朋友,看了一下菜单,「你们有什幺问题吗?」

「银色子弹是什幺?」我问。

别跟我说是我平常在狂野玫瑰那里听到的那种含有酒精的饮料。

「……可尔必思。」

你刚刚前面为什幺要…?这种饮料需要想吗?

还好小芳他们没有注意到蓝的停顿。

「红色月亮?」我继续问。

「炸虾饼。」

还好你不是跟我说是某种动物刚砍下来还带血的肉排……

「木乃伊绷带?」

「好像是……炸百页。」

别取这种让我以为你们去盗墓的名子好吗!

「你们需要点些什幺吗?」蓝很有礼貌的问,但他的语气中还是透露出他那一份独特的酷酷感。

「欧,我忘了说。」我拍拍蓝的胸口(他现在居然高到我只能拍到他的胸口,看来两百多公分的他依然是在成长期。),「他们是我国中的同学,我来招呼就好……告诉我是谁设计菜单的?」

我一定要好好的海扁那个人一顿,也不给我写清楚东西是什幺。

「……杰尔斯学长。」蓝说,然后对小芳他们含首以后就转身抱了几个小孩去玩了。

原来他的工作是带小孩?!

「这种菜单虽然有趣,可是让人搞不清楚什幺是什幺。」起司小声的说。

是阿。我在心底默默的认同。

「你们再坐一下,我去问问。」说完我又消失了。

杰很好找,因为他就在一堆女生的地方。

本来就是吸血鬼的他现在加上披风后感觉更有神秘感了,也吸引了更多女孩子的注意了。

「杰。」我叫了他一声。

「欧,这不是我们的撒旦大人吗?您到这里有什幺事吗?」他举起高角杯,对我一敬。

而我赏给他的,则是一个大大的白眼:「少给我装蒜,你设计的菜单没有正常人看的懂。」

「我看的懂就可以了……呜阿阿……」

我狠狠的用有点底的鞋子踩在他身上:「什幺叫你看的懂就好?又不是你要点餐的!给我重新做一份出来!」

「呜阿阿……脚下留人阿……欧,阿,呀!」

我踹我踹我踹踹踹:「重做!」

「好啦,欧,阿,我……喔,知道了。」

哼,听到这里,我才停下脚:「做完先给我看。」

唉唉,我是不是有一点……S倾向?

踹他时候感觉满欢乐的…

「拿去。」杰递给我一张纸,好家伙,原来你早就已经準备好了,原来你是讨打就是了……

我看了一眼菜单,虽然没有改很多,但是少知道什幺是什幺了,像狼人獠牙就是鸡柳条之类的。

「这还差不多。」我拿着菜单,再次移动到小芳他们那一桌,「给你,好好点……先声明,就算你们全部都点我也会付帐,所以不用对我客气。」

而且就算我要付钱他们还不知道会不会收呢……

「真的?」起司很高兴的说,「那我要每一种来一份……」

「起司!人家小空好心请我们吃东西,怎幺可以狮子大开口?」小芳骂着起司。

「欸?是她自己说不用我们客气的耶!」

「你…」

我摆摆手阻止一场即将上演的情侣吵架戏码:「没关係啦,我说过的一定做到……就算我付不出来,也会有人帮我付啦,不用担心。」

而且我不相信你们几个比我会吃……就算会,也不过是多那几百块罢了。

「喔?谁这幺好心会帮你买单?」阿霖拉长着脖子问,本来还在吵架的那对夫妻档也停下争吵看着我。

我将菜单上面所有的选项都勾了起来,然后慢慢的问:「谁帮我付前有这幺重要吗……你们果冻要什幺口味?五种各来一个?刨冰跟雪花冰呢?」

「你一定要吊我们的胃口吗……我要香蕉果冻,哈密瓜雪花冰。」小芳说着,「给起司草莓果冻、芒果刨冰。」

「还是你懂我。」起司不顾在场还有我们其他人,深情的看着小芳,想当然尔,后者一定脸红了。

……这种噁心的告白请你们晚上关起门来在家做就好了,不然我看我鸡皮疙瘩会掉满地。

「那我要哈密瓜果冻、芒果雪花冰。」小玉抢着说,「不用给阿霖吃了。」

「你这是什幺话啊!」阿霖急忙的从椅子上跳起来,那动作还满好笑的,「我要凤梨果冻、香蕉雪花冰。」

这两个人可真是冤家,吵吵闹闹的刚好与小芳他们成对比。

「好好,我每个都有写到……你们真要吃垮我阿?」

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的。

他们怎幺吃都不可能会吃垮我。

「这是当然。」四个人居然很有默契的一起说道。

好家伙,给我走着瞧。

「小空,你刚刚话还没有说完。」小方突然将主题又拉了回来,「谁会帮你付钱?妳男朋友?」

欧,怎幺有人的记性这幺好呢?健忘一点会少块肉吗?

「基本上来说,算是吧。」我耸耸肩。

「那怎幺可以不介绍一下给我们认识呢?太不够朋友了吧?」起司也跟着说,这一对夫妻档真的可以去演相声了,一搭一唱的还配合的天衣无缝。

「有机会再说……我先去忙了,等等再过来。」

「恩。要加油喔!」小芳说。

我走到厨房,跟厨房的工作人员叫餐,然后再到前面去送餐。

我开始佩服餐厅的出餐速度,我才刚念完菜单上面的东西,前五样已经做好了……真希望所有的店家动作都可以这幺快……但是他们的原料怎幺来的这……就不多讨论了,我怕知道以后我会不敢送出去给小芳吃。

拿着小芳他们叫的几样菜,我走过某一桌,熟悉的身影使我为之一愣,那个不是……算了,眼不见为凭。

我当作什幺都不知道的走过去,希望他没有看见我……「小空。」

天杀的,为什幺我希望的所有事情都给我事与愿违?!

「干麻?」我冷冷的说:「我现在很忙,没空招呼你。」

酒吞童子装出一脸无辜样:「上次怎幺不等我就走了?害我一个人等到关门。」

「我太累没注意就回家了。」要是跟你一起回去我现在大概就不会站在这里了吧……

「那我今天等你?」酒吞童子一脸期待。

这家伙,大概不知道什幺叫做死心吧?

「你先等等,我送个餐。」说完我以最快的速度将餐送到小芳那一桌,然后回来。

我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酒吞童子,我今天就在这里把话说清楚。」

「什幺?决定要跟我走了吗?」

……亏这只鬼已经活了几千年了,居然不知道我表情这幺冷会说出什幺话……

「不,我要说的是,」我拉长音的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请你死心。」

「什幺?」

他该不会是听错了吧?一定是年纪太大产生的幻听,不然谁有那个胆来抢他的小空?

「恩……我换个说法好了,我死会了。」

再听不懂我就把你轰出去。

「这不是真的对吧?妳……一定是要我对妳死心才会这幺骗我的对不对?」酒吞童子喃喃自语着,似乎是在催眠着自己。

对,一定是因为要骗他才会这幺说的……一定是!

如果说,我没有答应帝,我想我应该是在骗你,但是我答应了帝……所以我说的是实话。

「告诉我!」他突然站了起来,翻倒桌子猛地抓住我的手,「告诉我,这是你在骗我的,对吧?」

毫无防备的我吃痛了一下:「好痛……」

刚刚翻倒桌子的声音太过大声,所以现在整个在餐厅里面用餐的人和学园的学生视线应该都聚集了过来,我想里面也会包含小芳他们。

「喂喂,我不管你是谁,绝对不准你对我的朋友这幺没有礼貌!」

我苦笑,你看吧,小芳他们注意到了,而且还出了声。

她阿,就是喜欢替别人摆不平,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惜──这也就是我为什幺会为了晚上独自回家时不被盖布袋复仇而跟别人道歉的原因就是了。

不过说真的,现在我有一股感动到鼻酸的感觉。

「不要紧的,」我对正走过来关心我的他们回以一笑,「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一点小问题。」

就在我说话时突然手上的力道一鬆,我转头过去看,蓝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出现并用他锐利的狼爪抓住酒吞童子的手,狠狠的瞪着他。

这时身为受害者的我反而皱了眉:「蓝,不可以动手。」

一来,蓝打不过他。

一只小小未成年的狼人打的过千年的大妖怪?

不是有神助力不然就会是奇蹟出现──这两个打死我我都不相信会有。

二来,如果开打……我怕会死一堆人。

这里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普通的人,随随便便一个魔法都会惊呼出声,更不用说被魔法攻击了,那就直接归西吧。

蓝跟酒吞童子互相怒瞪着,小芳他们则是安静的在一旁看着……更正,起司跟阿霖正偷偷的谈论某些事情…什幺「两大男人为了小空大打出手」、「谁才是小空的男朋友」之类的,要不是我现在无法管到他们,我一定冲去先揍他们几拳再说。

「唉欧~这里是发生什幺事阿~」听那欠扁的拉尾音就知道是谁了,「这位大哥~别激动嘛,大家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呢?本店还要做生意呢~」杰嘻皮笑脸的说着。

……杰,你有当老鳱的隐性基因,建议你以后可以去当拉皮……呃,不对啦!现在不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

「这不关你的事,吸血鬼!」酒吞童子微微的露出尖牙,希望小芳他们没有注意到,「你也一样,狼人小鬼!」

这句话可是严重的刺激了蓝,身为高傲的狼人,可绝对不允许被污辱!

正在蓝咬牙切齿的想要开打时,杰说话了:「不关我的事吗?」

他正在笑,却笑的有点生气的感觉。

优雅的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脸上的笑倏地消失:「你想跟所有的吸血鬼作对?信不信我有这种能力?」

「哼,区区吸血鬼,我酒吞童子怕吗?就算加上狼人,我照样不怕!」酒吞童子眼中充满血丝,好像快要开打了……

「要打就打,废话这幺多干麻?」蓝挑衅的说,不要在火上加油了啦!

「来阿,谁怕谁啊!」

喂喂,不要把身为主角的我忽略好吗?!

「够了!」我甩开酒吞童子,「要打架就滚出去,不要给我製造麻烦。」

小芳很关心的跑过来,一脸担心的问:「到底哪一个才是妳男朋友?」

……你不是应该要问我发生什幺事或是有没有怎样吗?怎幺会问我哪一个才是我男朋友?!

「……都不是。」我说。

「欸?都这幺帅,居然都不是?」小玉也跑过来,原来你们过来是为了看帅哥?好一群见色忘友的人……

不过我觉得其实大家都长得很帅啦……也难怪你们会羡慕了。

「小空。」欧,又一个耳熟的声音──而且他正是这齣闹剧的男主角。

「帝。」

「欧,又一个帅哥来了。」阿霖有点不太高兴的说。

「空,有怎样吗?」帝柔声的问。

「没事……酒吞童子,告诉你吧。」我挡开正要开打的两人,朝着帝努努下巴,「他就是我男朋友。」

我一说完,不只酒吞童子呆掉望向帝,连我那一帮同学兼死党也做一样的动作──打量着眼前的服务生,帝。

「有什幺事吗?」帝有点起鸡皮疙瘩,被人打量的感觉,有点给他很不好受。

「没,什幺事都没有~」杰又恢复刚刚皮皮的笑,「争风吃醋呢~可惜人家已经死会啰~」边说,边潇洒的退场。

……你潇洒的退场就算了,给我多说那一句话要干麻啊!

「小空,看来你在这里还满吃香的……」小芳喃喃自语着。

「呃,呵呵……」除了苦笑以外我还可以干麻呢?

「呜呜,原来是真的……」酒吞童子慢慢的掉泪……之后,终于死心的酒吞童子狂落着泪的跑走了……希望他能够找到好人家嫁……呃,我是说娶。

*

帝在见过并且与小芳他们点过头有一点小认识以后,就很贴心的叫我坐下好好聊聊,他说,与朋友不见这幺久,需要很多时间聊叙旧,所以就擅自把我的班接走了。

当然,这也让帝事后被骂……因为听说我是今天的卖点?!

靠,居然把我当成是物品一样……等哪一天一定要好好的去跟校长聊聊。

「欸,看不出来原来小空是扮猪吃老虎呢。」

「什幺?」你在说什幺我怎幺听不懂?我哪时候扮成猪了?

「我是说,」小芳很肉麻的餵起司一口冰,欧,闪光好亮,「你居然在帅哥这幺多的学校里面唸书……连男朋友都帅到掉渣……害我也想甩掉起司来这里。」

……如果说你可以忍受他们全部都不是人的话,我可以考虑弄点关係让你进来。

「亲爱的,你不会这幺狠心吧?」起司装可怜的说。

小芳看了一下走过去的某位服务生,很认真的说:「……不一定。」

起司的脸整个垮了下来。

「呵呵,避免人妻出轨……我绝对不会让小芳进来的。」不然我看光是喷鼻血──应该是会天天送进保建室里面躺然后失血过幸福而亡。

起司的脸色倏地从难过到高兴:「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哥儿们!」

呵呵,真是好哥儿们阿……我还记得当初好像是我先认识你的,然后你因为小芳的关係而把我抛弃过…真是见色忘友的好哥儿们。

「是阿,如果不要扯到女人的话。」我淡淡的说,「不知道是哪一位好哥儿们,在看到美女的时候弃我而不顾…只顾着去把妹……」

「呃,妳还在记仇阿……」起司噎了一下,「您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吧……」

「哼……不说这个,阿霖,你什幺时候认识小玉的?怎幺都不跟我说一声?」

原本很安静的阿霖,听到我这幺说就抬起头:「妳还说,手机打给你几百次了都没有人接……上次不知道是你跟我开玩笑还是怎样,好不容易接起来了却听一声豹的吼声…吓都吓死了。」

豹的吼声?

……阿,我想起来了!

在我的手机与岚结合以前,好像是给夜用的……该不会是因为阿霖太频繁的抠,抠到夜不爽吧…

「你…多久打一通?」

「我想想……一开始是一天十几通吧……后来就渐渐少打了。」

……老大,要是我我早就把手机关机或是摔坏了吧?

谁受的了你的骚扰啊!

「我前阵子拿去借我朋友用…所以应该是他搞的鬼……」他不爽到对你吼我想也是情有可原的……

「高一过三个月以后我就认识小玉了……本来想第一个跟你说的……没想到居然不接我电话……」

「呃,就说是借人了咩。」

「算了,现在跟你说这个也没什幺用…阿,你怎幺可以偷吃我的东西!?」阿霖怒视着偷夹走他东西的起司,大声的说。

「我哪有,我正大光明的夹……」

然后,两个人又跟以前一样,很有默契的──互揍了对方一拳,就以这一拳为开端,扭打了起来。

我们三个女生很有默契的无视他们自己聊了起来,呵,要是他们没有在我面前打起架……我会很不习惯的。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就已经到要关门的时候了。

「阿,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了呢。」小芳感慨的说。

「是阿。」如果可以,我想让时间停止再这一刻……我好像做的到喔?

但是,小芳他们会不会也被我给停止住了?这样子就没意义了吧……

「呜,下一次我们校庆的时候你要来喔……记得带你的男朋友。」阿霖贼贼的笑了。

「知道了。」我象徵性的赏了他一拳,「笑什幺阿!」

小玉拧住了他的右耳:「他喔,脑袋又装了一些奇怪的黄色思想啦!」

我笑,因为我的确认同她说的──阿霖满脑子黄色。

「好啦,你们再不走,就没有校车可以回去啰?」我边说,边看着他们鱼贯的上车。

小方坐定位以后将车窗打开,头伸了出来:「欧,再见啰!记得常保持联络。」

起司也伸出手,朝我挥了挥。

「知道啦!我会的。」嘴角勾起一丝的笑,有逐渐外扩的迹象。

坐在前面的阿霖也伸出头,但是不是道别,而是发牢骚:「真奇怪,为什幺只有一辆校车?而且还是全部的人都塞上来……」

我瞬间定格,冷汗从背上滑下,可别到最后一刻破功阿……

阿霖,你平常没有这幺的观察入微,为什幺今天会这幺细心?!

「你……的错觉吧?刚刚已经走了好几班校车啦,你没有看到吗?」对不起,根本没有任何一班校车开走,所以你根本就不会看到。

「呜,真的吗?」阿霖皱起眉来……

这时,小玉适时的出面解救我的困境:「少在那里疑神疑鬼的,你以为这里是科幻小说啊?」

抱歉,这里是奇幻小说。我在心里默默的纠正。

「那,我们走啰!」随着校车往前开,小芳他们的声音随风飘来。

「保重。」我大喊着,而且还挥着手。

送走他们后,然后回到向日葵馆,然后……向日葵馆又变了……原本的桌椅都不见了,举而代之的是一个舞台,我想应该是等等要表演用的吧…反正我也见怪不怪了。

「小空,你回来了啊?」帝不知道为什幺很开心的跑过来,然后憨憨的笑着,「你跟那些同学以前感情很好吧?」

「什幺以前,」我捶了他一拳,「现在也很好阿……你到底在傻笑什幺啊?」

总觉得他越来越呆了……呜,是我害的吗?

应该不是……吧?

「没什幺,」他搔搔头,「我等你等很久了…因为你刚刚在跟朋友聊天,我不敢去打扰你……」更何况全部都是说中文,他也只会用那一点点中文说那幺几句,那批哩啪拉一大串他可听不懂。

呜,呆就算了,我居然会觉得他呆的很贴心。

「现在我有空了,有事吗?」

「欧,」帝恢复在人前那副酷酷的表情,「走吧,我们要準备上场了。」

……你表情的转换好到可以去演戏了,我相信一定会得金像奖。

「走?我都没有练习过耶?!」

直接上台表演如果出洋相了怎幺办?

「放心,我相信你可以的。」帝说着。

……我怎幺觉得我脸红了?

*

时间:晚上八点         地点:向日葵馆

如果说,早上是属于人类的时间,那幺,晚上便是属于非人类的时间了。

天空渐渐的暗了,我以前都没有注意过,原来学园中的天气都是晴天,没有雨天或是阴天,听说是便于飞行……至于是什幺东西需要飞行,这就不在我探讨的範围以内了。

「帝~还没有好吗~」我慵懒的问。

「这先给你吃,再等等。」帝贴心的递一盘点心给我,我伸手去接过来,开始慢慢的啃。

帝正在调音,听说他那一把吉他上万……至于是上万日币、台币还是樱币……反正就是很贵就对了。

真是奇怪,吉他是越贵的越好吗?我一点也分不出来3000元的跟30000的差别……

「啧,居然在那边放闪光……」司调着他的贝司也跟着说,「蕾,我们不要输他们……」

蕾只是回他一个笑。

「别说这些没营养的五四三,我等一下要怎幺进场?」

为什幺剧本上什幺都有,就是没有注名我要出场的部分?是要一起上场还是稍后再上场?

「你说这个阿,」莲放下他的吉他,转过来看着我,「你等等就站在那里……然后就看着办吧。」

……什幺叫做看着办?

我咕咙着:「你这样子我听的懂才怪。」

他们只是笑笑,没有回答我。

只有蕾摸摸我的头说「不要紧的,一定会很顺利。」而已。

会吗?

我强烈的怀疑着。

*

时间:晚上八点三十分         地点:向日葵馆

我现在正站在舞台的正前方不远处,在我前面的,是一大堆非人类。

他们将舞台挤的水泄不通……他们真的很喜欢野蔷薇乐团呢,喜欢到疯狂的地步了……

现场原本吵闹不休,但当帝他们上站上场以后,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这次,帝居然没有拿起他的吉他,而是握住麦克风,难道说,他要担任主唱?

不等我细想,音乐已经开始了。

帝握着麦克风,用生疏的国语唱着歌:

享受今夏天的热   穿越条幸福的河

想做吞大象的蛇   不自量力说真的

有何不可   我想写歌

当天是空的   地是乾的

我要为你   倒进狂热

让你疯狂   让你渴

让全世界知道   你是我的

天气疯了   海水滚了

所以我要   无乐不作

不要浪费   每一刻快乐

当梦的   天行者

间奏时,帝朝着我的方向伸出手,对我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

像你这样的天使   该有翅膀和名字

该美丽中带着刺   该很认真的属于我一次

然后就由莲与司接着唱,帝则是直接走下舞台,朝着我来。

众人很有默契的朝两边退去,在我跟帝之间留一条通道。

当天是空的   地是乾的

我要为你   倒进狂热

他已经走到我面前了,然后对我单膝跪下,牵起我的手,在手背的地方轻轻一吻。

让你疯狂   让你渴

让全世界知道   你是我的

「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的。」他轻轻的呢喃着。

我笑了,拉起仍然跪着的他,朝着舞台奔去。

天气疯了   海水滚了

所以我要   无乐不作

不要浪费   每一刻快乐

当梦的   天行者

一脚跨上舞台,我抓住莲抛过来的麦克风,继续与众人一起唱:

当天是空的   地是乾的

我要为你   倒进狂热

让你疯狂   让你渴

让全世界知道   你是我的

世界末日   就儘管来吧

我会继续   无乐不作

不会浪费   爱你的快乐

当梦的天行者   要快乐

我终于知道莲所说的看着办是什幺了。

一曲唱毕,大家并没有继续唱下去,帝牵起我的手并高举:「各位,我在此介绍我的女朋友──小空。」

真是的,居然在这幺多人面前这幺做,害我很不好意思。

底下的观众鼓譟着、叫嚣着,在大家高兴的大笑之时,一阵刺耳的吉他声从舞台旁传出。

接着,就是我在熟悉也不过的声音了:「谁答应要把女儿交给你了?」

观众安静了下来,等着看好戏。

老爸带头走了上来,在他身后的,是老妈、雷尔还有那个林杯的正太林先生以及……老哥跟老弟?

「现在是什幺情形?」我失口问。

谢家大团员吗?

老爸朝我笑笑,然后看向帝:「小鬼头给我闪,让我们告诉你什幺才叫做音乐!」

喔,原来是回来踢馆的?

「那就来阿!」帝不甘示弱的说着,「谁怕谁了?」

台下的观众又是一阵鼓譟,他们正等着精采的表演。

老爸接下帝递过去的吉他,熟练的弹下一长串音节,不知何时,老爸带上来的人,已经站好各自的位子,将我们挤到舞台的一边去了。

雷尔靠近麦克风:「各位,準备好欣赏真正的音乐!」

「YA!」

Another   day   has   gone(又一天过去了)

I’m   still   all   alone(我依然孤独一人)

How   could   this   be(怎幺会是如此)

You’re   not   here   with   me(你竟不在我身边)

You   never   said   goodbye(你从未说再见)

Someone   tell   me   why(有人告诉我为什幺)

Did   you   have   to   go(你真的要离去)

And   leave   my   world   so   cold(让我的世界变冷?)

雷尔的声音依旧如此的令人陶醉,让在场的观众醉了不少。

欧,为什幺雷尔不去当歌手呢?

一定可以赚的比猫王多……

Everyday   I   sit   and   ask   myself(每一天,我坐下来并问自己)

How   did   love   slip   away(爱怎幺会溜走?)

Something   whispers   in   my   ear   and   says(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细语)

That   you   are   not   alone(你并不孤单)

For   I   am   here   with   you(我就在你身边)

Though   you’re   far   away(虽然你远在天边)

I   am   here   to   stay(我会留在这里)

 

But   you   are   not   alone(但是你并不孤单)

For   I   am   here   with   you(我就在你身边)

Though   we’re   far   apart(虽然我俩以分离)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你永远在我心中)

But   you   are   not   alone(但是你并不孤单)

 

‘Lone,   ‘lone

Why,   ‘lone

没想到合音居然会是老哥与老弟合,他们两个唱歌也挺好厅的嘛。

Just   the   other   night(另一个夜晚)

I   thought   I   heard   you   cry(我以为我听见你在哭)

Asking   me   to   come(要我去找你)

And   hold   you   in   my   arms(然后拥你入我怀中)

I   can   hear   your   prayers(我可以听见你的祈祷)

Your   burdens   I   will   bear(你的重担我将会背负)

But   first   I   need   your   hand(但我需要你先伸出手)

Then   forever   can   begin(然后才会有永恆)  

Whisper   three   words   and   I’ll   come   runnin’(只要轻喊三个字我就会赶过去)

And   girl   you   know   that   I’ll   be   there(女孩你明白我一定会到)

I’ll   be   there(我一定会到)

For   you   are   not   alone…(你并不孤单)

好一首You   Are   Not   Alone,抓住了大家的心……身为后生晚辈的我们,怎幺可以就这幺样子的被压下去呢?

煽动翅膀一个飞跃,我抢下麦克风,将雷尔推到旁边:「老人就该待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了,何必要来这里呢?这里是──年轻人的地方!」

真没想到我也会这样子跟长辈说话。

「喔!」

按照剧本,下一首歌是由蕾开始弹奏,加上特别的乐器,笛子。

为此我们还请来我的同事──那个中国狐狸精──福斯。

Cultivate   your   hunger   before   you   idealize.

(在你变得理想前去增强你的渴望。)

Motivate   your   anger   to   make   them   all   realize.  

(激起你的愤怒去使一切得以实现。)

Climbing   the   mountain,   never   coming   down.    

(攀上高山,永不下来)

Break   into   the   contents,   never   falling   down.  

(闯进内心,永不落下)

My   knee   is   still   shaking,   like   I   was   twelve,  

(我的双腿在颤抖,像还是十二岁的时候

Sneaking   out   of   the   classroom,   by   the   back   door.  

(从后门溜出教室)

A   man   railed   at   me   twice   though,   but   I   didn’t   care.  

(虽然有人责骂了我两次,但我并不在意)

Waiting   is   wasting   for   people   like   me.  

(对像我这样人来说等待只是一种浪费)

Don’t   try   to   live   so   wise.  

(不要尝试活得太聪明)

Don’t   cry   ’cause   you’re   so   right.  

(别哭,因为你是对的)

Don’t   dry   with   fakes   or   fears,  

(别停止虚假或恐惧)

‘Cause   you   will   hate   yourself   in   the   end.*  

(因为最后你会厌恶自己的)

Don’t   try   to   live   so   wise.  

(不要尝试活得太聪明)

Don’t   cry   ’cause   you’re   so   right.  

(别哭,因为你是对的)

Don’t   dry   with   fakes   or   fears,  

(别停止虚假或恐惧)

‘Cause   you   will   hate   yourself   in   the   end.

(因为最后你会厌恶自己的)

You   say,   "Dreams   are   dreams.  

(你说︰「梦始终还是梦。」)

"I   ain’t   gonna   play   the   fool   anymore."

(「我不会再作这种愚蠢的事了。」)

You   say,   "’Cause   I   still   got   my   soul."

(你说︰「因为我还保持着自我。」)

Take   your   time,   baby,   your   blood   needs   slowing   down.  

(把握你的时间吧,小伙子。你需要冷静一下)

Breach   your   soul   to   reach   yourself   before   you   gloom.  

(在你愁眉苦脸前   冲破你的灵魂以寻找自我)

Reflection   of   fear   makes   shadows   of   nothing,   shadows   of   nothing.

(恐惧的反映并不能映照出任何事物,什幺也没有)

You   still   are   blind,   if   you   see   a   winding   road,  

(若你看见的是弯曲的道路   表示你还是盲目的)

‘Cause   there’s   always   a   straight   way   to   the   point   you   see.  

(『因为在你所见之处总会有直路』)

Don’t   try   to   live   so   wise.  

(不要尝试活得太聪明)

Don’t   cry   ’cause   you’re   so   right.  

(别哭,因为你是对的)

Don’t   dry   with   fakes   or   fears,  

(别停止虚假或恐惧)

‘Cause   you   will   hate   yourself   in   the   end.

(因为最后你会厌恶自己的)

  ‘Cause   you   will   hate   yourself   in   the   end.

(因为最后你会厌恶自己的)

今晚,前蔷薇团与现今的蔷薇团双双在舞台上较劲,受益最大的就是台下的观众了,他们听着不一样的唱法与歌词,现场的气氛hight到最高点!

*

在最后一首歌的最后一个音落下后,冥夜走向帝,现场所有人包括帝都很紧张,谁也不知道冥夜接下来会有什幺行为。

只见他拍拍帝的肩膀说:「就交给你了,你要是亏待我女儿,我一定会要你好看的。」

「喔!喔!」观众起哄着,台上的众人也如负释重的鬆了一口气,帝更是高兴的笑着:「是的,爸。」

冥夜不服气的撇撇嘴:「真是的,真不想要这幺早嫁女儿……」

「喂喂,」我笑道:「我可没有说要嫁喔,只是要交往看看而已。」

不过众人早就忽略我了,高兴的把我推到帝旁边,鼓譟着要帝献吻。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帝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尴尬的笑着。

真是的,平常帅气的他怎幺会变的这幺腼腆?

「你们真是的,」我失笑的说,「干麻这样子闹他阿?」

「喂喂,你也是被闹的那一个耶!」莲说,「亲一个我们就放过你们……嘴对嘴喔!」

……你这家伙越来过分了,居然还要求嘴对嘴?一定是被杰教坏了……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好拉好拉,」我不耐烦的挥挥手,「知道了拉。」

扳过帝的脸,亲了上去。

「喔!喔!」众人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帝更是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

不到三秒的时间,我离开他的嘴:「这样子可以了吧?」

「蛇吻、蛇吻……」

「欸?别太过分了拉!」

还给我蛇吻勒!

就算要……干麻要在这里表演给你们看?!

拉起帝的手,煽动翅膀,将他带往空中:「好了拉,接下来就看你们了,我们先走啰!」

说完,我便与帝消失在空中。

今天累死我了,洗完澡就去睡觉好了。

*

「呿,这幺早就要去洞房拉?」萧狼小声的说着,然后冷不妨的被某种物品击中后脑杓,「唉呦!谁丢我?」

『你少在那里给我说奇怪的话了!』小空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小心我爆你的料喔!』

呜,居然会被自家妹妹给威胁了…不过要怪就怪自己不小心被抓到太多把柄了……

  • 名称:黑兽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0: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