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二月二十九日   早上八点     地点:梦界

有一天是四年一次的日子,而那天,正好也是我的诞生日。

没错,那天就是二月二十九日。

真不知道老妈是怎幺挑的,居然挑这天让我出来…….也许这是我的问题?

『你…明天生日?』麒麟啜了一口酒,问。

帅哥就是帅哥,这幺平凡的一个动作给他做就是不一样。

「对阿…干麻,你要送我礼物喔?」

把你包一包送给我就好了…想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顶多送我一打的茶杯加上杀气一堆…不过现在几乎是天天都有送给我了。

茶杯的数量可以由一编到十二再分成四种花样…不知道集这幺多可不可以换东西?

『想的美。』

我就知道。

半开玩笑的我说:「那你问干麻……」

『我高兴。』

「……」看了旁边一眼,怎幺觉得那里怪怪的?有谁在那里吗?

『有意见?』

「……没有。」

默默的喝完茶,我没有多说话,反正不管说什幺,就算是白的也会被说成是黑的……然后到后来也是我的错…

『回去吧,天亮了。』

耶?麒麟老大第一次叫我回去耶!

以前都是直接用茶杯送我走的说……

不小心地,心声又流露了出来…理所当然的,送我的是一只茶杯。

头一歪,茶杯以零点零零几的差距从我耳边飞过直砸向身后的柱子。

「老大,每次都这样子送我走,没创意耶。」

有时候真恨我嘴贱……因为那个黑色的麒麟帅哥老大,居然静静的站了起来,然后用优雅的动作,举起桌子,丢过来!

「呜哇哇!老大,你谋杀啊!」

话才刚说完,面积比我大的桌子就这幺砸向我了…这要怎幺逃阿…算了,砸中就砸中吧!

桌子就这幺砸到我了…当然,我是痛到晕过去…

*

『你要在那里站多久?』麒麟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话。

凉亭外的阴影处闪动了一下,然后出现了一个身影。

「什幺时候被发现的?」夜笑笑,然后坐下。

刚刚被砸出去的桌子不知道什幺时候已经恢复成原状了,上面少了空的杯子,却多了一只新的杯子,显然那是要给夜的。

『你在我就知道了…而且那个笨蛋一直往你那边偷瞄…』

夜豪不客气的就拿起杯子喝:「喔喔,我这个小人物果还是逃不过新一任撒旦的眼阿。」

如果说身为万兽之王的你是小人物,那幺其他的人不就都不用活了?

不过跟撒旦比的确是小人物就是了。

然后现场陷入一片沉默,夜静静的喝着酒,他知道麒麟有话要问他,但是他并不想要开口催他,因为他想看看,高傲的麒麟要怎幺样子跟他开口。

良久,麒麟终于打破沉默:『你……』

「嗯?」

『她…有喜欢的东西吗?』他的脸色居然有一点红…那是害羞吗?

没想到高傲的麒麟也会脸红。

夜想也不想的就回答:「我不知道。」

麒麟有些恼怒的看着夜,他好不容易鼓起这幺大的勇气问他这种事情…没想到居然这幺快就说不知道了,好歹也想一下吧?!

夜感受到麒麟散发出来的怒气,连忙说:「我是说真的。」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该要送什幺给她……

麒麟的怒气稍稍收检了一下,然后一仰头饮尽杯中的酒。

『送什幺好呢……』麒麟喃喃自语着。

嘴上说不送,却在人家背后烦恼该送什幺。

麒麟阿,你真是标準的刀子口,豆腐心。

夜看着喃喃自语的麒麟,默默的笑了。

*

起床,我看到夜还在睡。

忍着头上传来的痛感,我轻手轻脚的下床,没有叫醒他。

其实他可以跟我老爸一起走的,但是他却坚持要留下来。

不过这样子也好,因为我也不知道没抱着他我现在睡不睡的着。

『这样子不好吧。』

  欧欧,路西法,早安。

你说什幺事情不好?

『我是说抱着他睡的这件事。』

不行吗?

夜可是我的宠物呢,他也算是长辈吧……我不会对他有什幺奇怪的想法拉。

我对着路西法说,然后一边刷着牙,一边用手去摸那块被桌子砸到肿起来的地方,还真不是普通的痛。

但是我怕他会有…路西法想。

『早安。』夜不知道什幺时候倚靠在门口。

「草。」我含着牙刷,说。

『今天寿星最大,你想要什幺礼物?』

「我要一只北极的企鹅。」我想也没想的就说。

北极的企鹅,这招我生日时说。

夜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说:『我不记得北极有企鹅…』

老大,北极的确没有企鹅,南极才有。

「那去非洲弄给我一只北极熊吧?」我转乾毛巾,说。

这也是老掉牙的招数了,正常人都知道非洲没有北极熊。

『非洲有北极熊?』他很多年没有回去了,现在非洲有北极熊在?

老大,如果有牠早就变成熊乾了好吗。

「没有。」我很乾脆的回答他。

『……你是在耍我?』

我点头:「恩。」

『……』

「不跟你玩了,我饿了。」说完,我就弹了一下手指,叫出一脸想睡的岚。

『我还在睡觉…你叫我出来干麻?』

「去鸡蛋花吧,我要吃东西。」

早餐~吃饭皇帝大,就算是寿星也是需要吃饭的。

『你现在不是可以自己移动?』

身为新一任的撒旦,连小小的移动术都不会,难道自己的天资聪颖没有传给她?

「我不爽你没事干,不行吗?」

你天生就是被创造来移动的,每天都不知道窝在哪里逍遥……我很不爽。

既然是用来移动的何必要放着让你睡?

而且其他的不点从来都没有休息过,如果我放你一个人休息,是不是对其他的不点不公平?

『……可以可以,去鸡蛋花是吧?』岚一动,我就被传送走了。

*

『干麻站着不动?』岚问着一旁的夜。

『我问你,现在北极熊会出现在非洲吗?』

岚以一种看笨蛋的表情看着夜:『当然不会……小空叫你给她一只非洲的北极熊?』

夜点头。

岚挥动着尾巴:『呵呵,我就知道…你别担心拉,她就是这个样子…从小就不喜欢收礼物,问她要什幺就说一些奇怪的东西给你…真是贴心的孩子。』

第一次小空会讲话以后身为妈妈的她就问过了,结果小空要一只老虎…隔年是一只无尾熊…再来是一只暴龙…害她第一年很认真的要去动物园抓一只老虎来送给她…还差一点被保全人员送交警察局……还好自己的亲爱的帮忙消灭证据和改造记忆……咳,扯远了。

岚的金属表面,洋溢着一种名为温馨的表情,那是为人母亲所表现出来的骄傲。

也许…送她那个好了……她应该会喜欢……或许她会喜欢,不知道人类经过几十年以后,喜欢的东西会不会一样?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那个世界看看了。

夜默默的消失,上哪去了呢?

谁会知道呢…

岚看着夜消失,然后笑笑。

她这个女儿阿,在这里可真是吃香,有这幺多帅哥为她烦心……呜,自己怎幺会有点羡慕她?

*

这一边,空正开心的狂扫着餐盘里面的食物。

「空。早安。」

抬头,跟我问早的是蕾。

……在淑女面前这幺狼吞虎嚥好像很不好……

我吞了下去:「早安。」

…我怎幺觉得今天好像怪怪的?

好像很安静…少了人?

对,没错!整层楼就只剩下我跟蕾而已。

「蕾,我怎幺没有看到司他们?」

「喔,爱睡觉的懒猪,别管他们,你继续吃。」

闻言,我当然继续低头吃,但是却感受到蕾热切的视线……

放下刀子,我很淑女的擦擦嘴:「有事你就直说吧,这样子怪恐怖的…」

蕾依然是笑笑:「空果然精明,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我点头。

唉唉,我今天也才过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有三个人问我了,等等是不是乾脆不要出房门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你……」蕾学姊还没有说完,就被我给打断了。

「别、别!」我赶忙的挥手,「我什幺都不想要!」

就算你要送我一座城堡或是一个国家我都拒收!

蕾原本笑笑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怎幺这样…我们都準备好了的说…」

呜,惹美女不高兴是我的不对…我有罪……

「你说準备好了…那我就收下好了…」我轻轻的说,希望她没有听见。

蕾的脸瞬间又变回笑笑的表情,拉着我的手说:「那就跟我来吧!」

……我怎幺觉得一切都是她的预谋?

*

刚刚才吃完早餐,就被带回蔷薇馆了。

推开大门,面对满桌子的蛋糕…哇!还有一个像是结婚典礼上才会出现的三层超级大蛋糕!只差上面没有摆娃娃而已了。

…虽然刚吃过早餐,但我还是吞了口口水,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蛋糕做出来不就是要给人吃的吗?

不吃好像很对不起它们……

「小空,你的口水流下来了。」老哥不经意的说。

我赶紧擦擦嘴,呃…根本就没有!

死老哥,你居然敢骗我!

众人齐说:「空,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我说,但视线却没有离开桌上的蛋糕。

蕾笑着摸摸我的头:「那,先吃蛋糕吧!」

欧,大姐!我爱死妳了!

完全不管形象的,我扑了上去,开始大吃特吃。

「喂喂!你有一点女生的形象好不好?」老哥讽刺的说,但脸上却是笑笑的表情。

众人莞尔一笑,从认识空以后她就是这幺的没形象了,即使现在已经是以女生的身份出现。

要是空真的慢条斯理有形象的吃,他们才会觉得不知所措呢。

「你款我,民以池为天没听扩吗?(你管我,民以食为天没听过吗?)」空含糊不清的说。

众人再次一笑,然后杰就走了过来,溺爱似的顺顺我的头髮。

我没有反抗,因为杰的身上传来的不是那种想要吃我豆腐的感觉,而是像老哥一样,那种对于自己妹妹的宠爱。

「空,我很高兴有这个缘分当你一个月的哥哥。」杰说。

怎幺我觉得大家的个性都有所转变?

「笨蛋,说那是什幺话?」我吞下蛋糕,「我现在依然是把你当作我的哥哥来看待。」

杰一愣,然后大笑:「你这是间接的告诉我不要在追你了吗?」

恩,果真是聪明的人,知道我话中有话。

我给他一个微笑,然后继续吃蛋糕。

一边吃,一边数着人。

一、二、三、四…六…八

「咦?好像少了一个人耶?帝去哪了?」

众人一愣,然后杰搔搔脸:「那小子不知道怎幺了,今天一整天都不出房门,连我进去都拖不出他来。」

恩?

难道说帝生病了?

「我去看看他好了。」说完,我便抓了几个蛋糕,走向电梯。

等电梯一开,我便走进去,按了四楼的按钮。

在电梯完全门关上的那剎那,我好像看见杰的嘴角浮现一个令我发毛的笑……杰应该不会暗算我…吧?

*

「司,这样子好吗?」蕾担心的问着自己的男朋友。

司一脸严肃:「没办法了,希望空会原谅我们骗她……」

「我居然……」狼颓废的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着,「我居然把我的小空往狼穴里送……哥哥对不起你…」

凯同情的拍拍他的肩:「做哥哥的没有办法一辈子守护她…要学会放手…」

就在狼握住他的手想要来个友情的拥抱时,莲接了一句话:「更何况又不知道哪只才是真正的狼。」

「你这话是谁幺意思?」狼拉下脸来,说。

杰收起刚刚严肃的表情,又换回一脸的嬉皮:「刚刚怎幺没有别人吃蛋糕呢?是不是加了什幺特别的东西?莲知道吗?」

「我……不知道。」莲说的有点心虚,眼神还往凯的身上飘去。

身为巫妖的凯,是这次负责做蛋糕的人。

就算巫妖没有味觉,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凯做的蛋糕是全蔷薇公认最好吃的蛋糕了。

「凯,」狼用力的抓住凯的手,「你、加、了、什、幺?」

「呃,不关我的事!」凯努力的想要挣脱狼的手,却怎幺抽也抽不回来,手还有渐渐被捏碎的倾向,「去问杰,是他给我那个东西要我加进去的。」

狼闻言顿时鬆了手,凯趁机收回手。

再这幺被狼捏下去,恐怕他得要发挥巫妖不死的力量先将自己的手砍断再接回去,以确保自己的手还可以用。

杰…干的?

狼目光如火的转向杰,杰顿时心跳漏了一拍。

那并不是心动的感觉,反而是一种临死的感觉……

「我…」

「说!你加了什幺?」狼简直是用吼的了。

「就…」杰不像之前一样的嘻皮笑脸,反而是有点被欺负的可怜模样,「一点的情药……」

……现场一片沉默,然后…然后……

「我杀了你!!」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狼呢?

谁又是那只待宰的羔羊呢?

*

叮!电梯门开了,我走向帝的房门。

按下电铃以后,我等着帝来开门。

碰!

『就跟你们说了他绝对不会踏出房门的……空?』

门是开了,但是开门的人却不是帝。

「青龙?」

『你…来干麻?』青龙警诫的问的。

「帝他…今天没出过房门?」我小心翼翼的问。

青龙微微的点头。

侧身穿过青龙,我走进去帝的房间。

『等等空,现在不可以……』青龙的话没有说完,我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这是第一次,我从进学园到现在,完完全全的被吓呆了。

就算知道阿德家是黑道,就算我知道进的不是一间正常的学校,就算知道我杀了帝,就算、就算……都没我现在的惊讶。

帝依旧还是帝,但是……

这时的他,穿着一身纯白的兔子装,脖子底下还打了个蝴蝶结,正张着泪汪汪的眼睛,缩在角落看着走进来的我。

『唉。』青龙关上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本来帝找我来要问你喜……我是说一些私事,但是那个该死的紫蔷薇进来以后,我才去泡个茶而已,他就变成这样子了…我想放他出去他应该会被啃到连骨头都不剩…所以就不让他出去了…』

我拍拍他的肩。

青龙,你真是做对了!

要是放他出去我看大家早就把他啃光了!

连我都想啃了……慢着!为什幺我会有这样子的念头?!

倏地收手,我开始为我自己萌生的念头感到恐怖。

视线瞄到那团白白的毛球用爬的朝着我们移动,然后怯稜稜的拉拉我的上衣。

「姊姊,抱抱。」说完之后就对我伸出手。

……什幺?

帝、帝叫我姊姊?

我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一旁的青龙,而后者则是给我一个乾笑:「除了变成兔子以外,连心智好像都变低了。」

阿阿,这是怎样?

帝等不到我的回应,又再一次拉我的衣角:「姊姊,帝要抱抱。」

抱抱阿……我要抱一个身高近185的男生……我也才175而已……

『帝乖,给哥哥抱好不好?』青龙低下身子问帝。

原来他也有这幺邻家哥哥的一面。

帝很夸张的左右摇头:「不要,帝要姊姊抱。」

看着左右摇晃的兔耳朵……呜,好想啃他……糟糕,怎幺又这样子了?

青龙一脸尴尬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帝和我,而我只好笑笑然后蹲下身:「帝要乖喔,姊姊抱不动你,让哥哥抱好不好?」

「不要,」帝突然扑了上来:「我要姊姊抱抱。」

对他没有防备的我,就这幺被他扑倒……难怪大多数的男生不喜欢比自己高的女生,这样子的抱抱没什幺人受的了……

「帝,我抱不动你阿……」我说,然后试着爬起来,但是却无效。

帝可不是女生,一点也不轻。

「我只要姊姊抱抱。」帝撒娇的说,然后又往我怀里蹭了蹭。

……我现在是不是被他正大光明的吃豆腐?

『抱歉,』青龙说,然后将我跟帝一起从地板上捞起来,放在沙发上,『他就算心智变低了好像也是很喜欢妳。』

我知道,那种根深蒂固的感情是不可能被这一点东西给抹灭的。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那个该死的耶稣。

「姊姊,你知道今天有谁生日吗?」

恩?

「问这个做什幺?」

帝笑的很开心,抱着我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因为有人跟帝说要把帝当礼物送给那个生日的人……可是帝只喜欢姊姊而已,帝不想要把帝送给别人。」

他撇撇嘴,呜,为什幺身体有些躁热?

「今天是姊姊的生日喔。」我说。

「真的吗?」帝的眼中散发出金光,「那帝很愿意把帝送给你喔。」

说完飞快地在我的嘴上一亲,然后自己咯咯的笑着。

而我跟青龙,则是僵着不动。

『空……』

「青龙,」我稍微凝重的看着他,「你刚刚什幺都没有看到,对吧?」

后者很知趣的点头:『我什幺都没有看到。』

「现在……要怎幺办?」我问着青龙。

总不能把他打昏然后走人吧?

『打昏他然后去找那个该死的蔷薇。』

……还真的勒!

「这样子好吗?」我不安的问。

『不然你要抱着他走也可以。』

我才不要!

「那,给你下手。」

我怕我下手会直接让帝又被蒙主宠召一次……

他没有说话,但是咻的一声,我听到有一阵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青龙,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恨帝多久了?

这幺毫不留情的赏他一个手刀……不过令人讶异的是,帝居然避开了。

「为什幺哥哥要打帝?帝哪里不乖了?」帝嘟着嘴,说。

我……好想啃他……

青龙没有说话,而是以询问般的眼神看着我。

我朝他耸耸肩:「没办法了,只好带他下去了。」

『他敢出门吗?』

我怎幺会知道!

「帝,姊姊现在要出去了,你要来吗?」

帝歪头想了一下,然后再次不吝啬的赏给我们一个笑:「姊姊要去哪哩,帝就跟到哪里。」

「那帝要乖喔…不过姊姊抱不动你,你可以自己走吗?」

帝张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然后转头看青龙,似乎是在询问青龙我说的话是否正确一样。

青龙对他点点头:『她都比你矮了,抱你很吃力…你抱她还比较正确。』

青龙,你前面的话我很认同,但是,请不要对一个心智年龄不满十岁的小孩子说这种话!因为,他、会、当、真!

「嗯!那我抱姊姊。」

你看吧!你看吧!

我还没有出口骂青龙,帝就把我给抱了起来。

天阿!

一向只有在玩闹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公主抱,居然会用在我身上!

而且我还是被抱的那一个?!

完了完了,如果被老哥看到一定会把地给切成十段,然后丢去餵狗……

「帝,姊姊可以自己走。」我跳下来,然后愤恨的瞪了一眼在旁边的青龙,你到底是在帮谁?

「可是帝想要抱姊姊……」帝眼中含着泪光,说。

「帝,」我故作生气的说:「再这幺不乖,姊姊不让你去了喔?」

小孩子只要听到这里,一般而言都会乖乖的。

帝显然一愣,然后泪水慢慢的积了起来:「不要,帝会乖乖,姊姊不要不要帝……」边说,还一边往我身上靠。

拍拍在我怀里哭的可口兔子……我是说帝:「好好,那帝要自己走,好吗?」

他闷在我身上点点头。

『你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妈妈。』青龙突然说道。

谢谢你的夸奖!我赏了他一个白眼。

*

我跟青龙决定要下去问问杰要怎幺办。

青龙气愤的走进电梯里面,而我跟上半身黏着我的帝则是跟在他后面。

帝明明答应我要自己走的,可是他还是用手将我从后面环抱住,整个人的上半身就这幺跟我黏在一起……不过倒是有自己走就是了。

叮!电梯到达一楼了,我看着电梯门打开,然后想着等等杰会怎幺被青龙给整死。

会是五马分尸还是放血放到他死?

但是眼前的景象让我愣了一下。

老哥身上沾着一点血渍站在电梯门口,似乎是等着电梯来。

而后面的众人则是一个人抓着杰的一只手、脚,而羽则是拿着羽毛搔着杰的腰,杰笑到快要死了的样子……现在是在用私刑就是了?

那团血渍又是哪里来的?

「呃,老哥,你……」我话都还没有说完,老哥就递了一瓶果汁给我。

「喝掉。」他说。

见到他的脸色有点凝重,所以我就乖乖的喝下去了。

看到我一口一口的把它喝完,老哥才鬆一口气。

『把他交给我。』青龙朝着老哥说,『居然把帝变成那副德性……』

我想要是交给你他真的叫可以直接被上帝接走了……

「呃,等等。」我擦掉嘴角流出来的果汁,「要是不小心弄死他,帝就真的没救了。」

身后的兔子帝稍稍探出头来看了一下杰,然后又在众人注意到他时缩了回去。

「哇~好可爱喔!」身为女性的蕾当场不顾众人的跑了过来,伸手就想要摸摸帝的兔毛。

不过帝则是很不给蕾面子的往后缩了一下,还拉了我去当挡剑牌。

蕾没有生气,而是掩着嘴角笑:「真是的,佔有慾依然还是这幺强。」

大姐,我想你是误会了,而且还是误很大的那种。

「杰,把他给我恢复成原状!」我朝着奄奄一息的杰说。

杰则是有气无力的说:「解药……就、就是…」

是什幺?你也快点说完!

「是、是亲他。」

亲?

刚刚他就亲过我了,可是根本就没有恢复阿。

「谁亲?」我问。

「……我。」杰说。

喔喔,你也早说嘛!

我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帝到杰的面前,然后就押的帝,要他亲杰一下。

「不要!」帝不顾自己已经是十七岁的高中生了,放声大哭。

我又没有叫你杀他或是强…他,只不过是亲一下而已,又不会少一块肉。

「帝不要亲他!他又不是帝喜欢的人!」

唉唉,说心智是小孩子,但是力气却大到吓人,幸好我的力气是连地狱犬都敬而远之的大,才拉的住他。

「帝要乖,亲一下就好了。」我试着安抚他。

「不要!不要!」帝依然哭闹着。

小孩子可真难带……

老哥听见帝的哭闹声,很不客气的就抓着帝的脸往杰的脸上压。

尴尬的事情就这幺发生了……在现今社会中,同性恋不稀奇,但是看到两个男人在众人面前嘴对嘴亲在一起……我还是有点给他不适应。

而且心里尤升这股讨厌的负面情绪…是什幺?

帝身上的兔毛渐渐的掉落…我突然想到阿毛的爷爷,他好像也是这样子掉鳞粉的。

老哥看到帝身上的兔毛渐渐掉落以后,才放开手。

帝跟杰则是瞪大眼睛的看着对方…

两人在老哥放手以后很有默契的一起出声:「噁!」

「死家伙,我只说要亲他,没说要嘴对嘴阿!」杰大声的朝着老哥吼。

老哥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这样子比较快。」

蒂趁着两个人在争论时蹲在一旁的角落画着圈圈,一边喃喃自语着:「我的初吻阿……」

放心吧帝,你的初吻是献给我的。我想,但是我不敢说。

因为我看说了老哥发火的对象会转向他……

『你的初吻不是献给那家伙。』青龙突然说道。

原本还吵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青龙,你不要说啊!!

闻言,一脸沮丧的帝顿时觉得有希望:「那是给谁?」

『……』青龙这时候却保持沉默了。

他一时心软,居然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了。

空应该会很生气的吧……明明答应他要保密的。

「青龙,你说啊!」

『这……』这下子可头大了,因为自己一时心软,而导致现在这种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局面。

看着青龙为这件事情烦恼,我居然忍不住传声给他:「青龙,说吧……如果老哥要发狂我会负责抓住他。」

不过我可不保证抓不抓的住。

『其实是……』青龙顿了顿,眼神往我这边飘来。

帝会意似的朝着青龙的视线方向望向我…然后嘴角那下弯的弧度渐渐上升。

「空!」帝大叫着朝我这里扑过来。

「干麻?」我随手一伸的将他推出去。你叫就叫,干麻要这幺大声?

帝一脸幸福的说:「你放心,我会娶你的。」

啥?

「说这话是什幺意思?」我茫然的问。

帝趁着我茫然之际,突然抱住我:「我亲了你,不是吗?」

亲我并不一定代表你要娶我好吗。

如果这幺说,那我可能应该是会先嫁给杰……或是阿德?

这可头大了,是杰的灵魂用阿德的身体亲我,所以说,我会嫁给……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什幺?」在一旁看着的老哥大怒,「你亲了空?」

该死的,真是该死的!

他最宝贝又神圣的妹妹居然被男人给亲了?

而他居然不知道?

「呃,老哥……不要激动……」我试着要安抚他,顺便推开一直狂吃我豆腐的帝。

「我、杀、了、你!」老哥从牙缝里面一字一字的说。

欧,我想帝完蛋了……谁叫他这幺白目的说出来。

「救命阿!」帝在被老哥追杀前大叫,不过大家很有默契的一起观赏天空偶尔掠过的鸟类……虽然是在蔷薇馆内部的一楼大厅里。

我悄悄的传声给青龙:对不起,我试过要抓住他了。

青龙白了我一眼:最好是……

这不能怪我,因为说真的,我小时候就见识过老哥发狂之后的样子了,他徒手把几个比他高大不知道几倍的学长给打到哭爹喊娘的……就算我现在是撒旦好了,那种童年的阴影还残留在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面,所以说,我根本就不敢去拦──那分明就是找死!

他……应该不会把他给打死…吧?

*

告别了我今天最大的一样礼物与蔷薇们,我回房内。

躺在床上,我的眼皮因为一直盯着天花板看感到无聊而渐渐的要闭上……吃饱就睡好像猪。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今天一早就收到这幺特别的礼物,害我一时之间不知所措,那乾脆就不要出去好了,省的麻烦。

『你今天不出去吗?』夜懒懒的躺在旁边说。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

出去干麻?找死吗?

『那你慢慢睡,我有事情要出去。』夜轻声的爬起,然后坐在床边摸着我的脸,捏住了我的鼻子。

『小心睡太多会变成猪。』他笑着说。

我挣脱他的手,翻了个身:「知道拉,要出去就快点出去,别吵我睡觉。」

等到门关上时,我慢慢的沉入心中。

他……真的很关心我呢。

『你喔,真的是很受欢迎呢。』路西法开了他的房门,说。

我知道,我都知道。

大概是因为我的个性的关係吧!很少人跟我处不来。

但是…我只能给一个人承诺,而那个人……早就已经佔据了我的心…只是我还没有遇到而已。

那个曾经安慰过我的小男孩…在那个游乐园里面,对我伸出手的小男孩。

『什幺时候要结婚阿?』路西法递了一杯茶给我。

耶?

「老大你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幺?」

『好奇啰。』

「我想想……成年以后吧……我干麻要跟着你思考这个问题?」

『我怎幺知道。』路西法喝着茶,淡淡的说。

……

『不跟你闹了,你真的要去魔界吗?』

我点头,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

『很冒险呢…你要不要再考虑?』

我摇头:「没什幺好考虑的,我说到做到,即使是有危险……不是还有你在吗?」

『马屁精。』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

房间里面,只剩下路西法翻书的声音。

「我很好奇,你到底都在看什幺书?」

路西法头也不抬的说:『我的记忆。』

记忆?

「难道你也要每天複习以免忘记吗?」

『不複习以以为我能记得了多少东西?』

这幺说也对,你问我十年前的事情我一定不会记得……更何况路西法有超过四十六亿年的记忆。

气氛再一次陷入沉默,然后传来一阵悠扬的快乐颂。

『看来是外面有人在按电铃呢……你还不出去开门?』

原来这里面听的到外面发生的事情?

……等等。

「难不成你都在这里偷听我的事?」

『说什幺偷听,我一点也不想要听…但是我没的选,除非我把门锁起来。』

那你干麻不锁门?

『你真的不去开门?等等他们会破门而入吧。』路西法老神在在的说。

什幺?

虽然那个门老早就被我践踏过好几次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那群非人类「温柔」的开门下会不会坏!

「那,等等再聊好了,我先走了。」说完我就睁开眼睛,急急忙忙的冲下床,踹开门。

「谁?」我问。

「是我。」阿德灿烂的一笑,身后还跟着固定班底──阿汉。

「耶?好久不见了,这阵子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侧过身,让阿德还有阿汉进门。

「族里出了一点事情,我回去处理。」

最近飞马族有点内乱,族里面分歧成两派,双方人马闹得不可开交。

身为王子的他,只好回去调停。

我点点头,然后泡了两杯红茶跟开了一包饼乾请他们:「不好意思,没有什幺好喝的请你们喝。喝这个将就一下吧。」

「谢谢,」阿德接过手去,轻轻的辍了一口。

阿阿,这个金髮的帅哥喝茶的动作真是优雅阿……为什幺现在我都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

『我想是因为你现在是以一位女生的角度来看待你身旁的男性朋友,所以观念会与以前不同。』路西法说。

我以前的确是以哥儿们的身份来看待他们……不过我现在也是…吧?

「空,今天是你生日吧?」阿汉对着我挤眉弄眼的,「我们家少爷有準备礼物要给你喔!」

阿德微微的笑了,将茶杯放在桌上后对阿汉伸出手,阿汉将一个包装好的东西放在阿德的手上。

「其实…一点东西不成敬意,还请你收下。」

你以为是在贿赂我吗,还不成敬意,请你收下勒!

我虽然心里这幺想,但是我还是收下了。

根据与外国人交谈的经验,收到礼物以后一定要在他们面前拆开,然后表现出看到礼物之后很开心的表情给他们看。

虽然我不知道阿德是不是属于外国人,但是我还是拆了起来。

拆掉那一层水蓝色的包装纸,我看到……一把全黑的枪。

枪?!

「阿德,你……」我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明明知道我的枪法準到连近在眼前的东西都打不中……更何况,那一次之前,我根本就没碰过这种在台湾被视为违法的东西!

「抱歉,我最熟的东西只有这个,希望你不要介意。」阿德朝着我乾笑,「不过你可能要再练一练準度,不然打不中会很尴尬。」

我知道很尴尬……新生训练被我打到的那两个人,现在在路上见到都会瞪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想我应该已经被杀了几万次了。

「我知道了,我会找时间去练的…虽然我觉得用到的机会不大,不过还是谢了……恩?没有子弹?」我打开弹夹,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阿汉很热心的在一旁一边吃饼乾一边帮我解说:「你现在应该已经会用魔法了吧?那个可以放进魔法……卡滋卡滋……把他们压缩进去,就可以发射了…卡滋……这饼乾好好吃喔…卡滋卡滋……」

阿德对于阿汉的行为皱眉:「吃东西不要说话。」

「唉呦,不要这幺计较嘛,少爷。」阿汉还是吃的卡滋卡滋的。

对不起,是我教坏他了。我在心底对着阿德道歉。

我将枪仔细的看过一遍,然后就放在桌上。

怪事就这幺发生了,那把枪突然化成一到白光,然后就「咻」的一声攀到我胸前的项鍊上。

该不会又是要放在我身上了吧?

我身上奇怪的东西已经够多了……现在又加了一个……

「放着防身用。」阿德说。

「谢谢。」

虽然我觉得现在已经没有什幺东西可以威胁到我就是了。

阿汉很快的就在我们谈话之间吃完一包饼乾了。

他满意的抹抹嘴:「我说小空,你这种饼乾好好吃喔,在哪里买的?我也要去买几卡车回来囤积慢慢吃。」

原来你买东西都是用卡车来计算……

「那种是我在我那里买的,如果我有看到在帮你带回来。」不过我带不回几卡车,只可能帮你带几包。

「那就先谢谢你啰!」阿汉满意的笑笑。

其实那种饼乾在台湾很常见,那些就是所谓的小林煎饼。

我个人是满喜欢吃的,所以我房间里面才会放一点点,以解我有时候会发作的嘴馋。

「兄弟一场,我一定会帮你买。」我说。

「你接下来有行程吗?」阿德又喝了一小口茶,问。

「我想想,今天我要避难的……所以打算一整天窝在家里面。」

你问这个要干麻?

「我带你出去逛逛?想去哪?」阿得以疑问句来问我。

「恩……我想要去练靶。」

既然有枪了,当然要好好的训练一下準度,我可不想再发生像是新生训练那样子的事情……

「我有认识的人有私人靶场,有兴趣一起去吗?」

我回他一个微笑:「当然。」

*

下午的时光就在吵杂的枪响声、咒骂声以及子弹中度过。

晚上上班的时间很快就来了,告别了阿德,我推开狂野玫瑰的大门。

「空,快点换上制服,我们这里严重的缺乏人手。」菲尔跟平常一样的稳重,但是跟他身后那些「姊姊」们的表情很不相称。

我真的很怀疑雷尔的客人为什幺都是这些「姊姊」们?

难道说……雷尔也是?!

一边胡思乱想,我一边换上制服。

恢复成女儿身的我曾经问过雷尔我要不要走路?

毕竟他当初是徵男性服务生,但是雷尔完全没有要辞我职的意思。

「空,三号桌要一杯银色月亮。」雷尔高喊着。

含糊的应了一声,我端起一杯银色月亮,灵巧的躲过众姊姊「不小心」的吃豆腐行为,来到第三桌。

「您的银色月亮…咦?酒吞童子?」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你怎幺在这里?」

酒吞童子接过银色月亮,对我一笑:「我可找到你了。」

「找我?」

我既没欠你钱也没欠你命,你找我要干麻?

「对阿,你要对我负责的,不是?」

「耶?」

老大,我要对你负责什幺阿?

「跟你说这个好像也没有什幺用,我看我就直接把你打包带走好了,省的麻烦。」说完就站起身来。

「等等,我不记得我跟你发生过什幺事阿?」

「讨厌~你把我吃抹乾净以后就要丢下人家不管了吗?」

噁,你不要跟那一些「姊姊」们一样……

「我哪里有吃过你……你是不是跟路西法做了什幺我不知道的约定?」

「喔喔,一猜就中呢~」

靠,我乱猜还真的中?

好你个路西法,等等看我要怎幺杀你……

「那是你跟他的问题,现在我还要工作。」说完,我转身就走。

「我可以等你没有关係喔~」酒吞童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真是令人毛骨悚然,你可以不要管我,自己先回去吗?

「唉。」我站在吧台,叹了一口气。

福斯靠了过来:「怎幺了?唉声叹气的…是有什幺心事吗?」

福斯是之前住院的那两个服务生之一,他跟我说他是因为不想失身而抵抗某个姊姊而不小心被打到然后住院…断了三根肋骨、左手骨折、右脚複杂性骨折加上内脏全部破裂,骨头还差一点刺破肺部…光听就知道很悲惨,但是他本人居然很高兴地说给我听,甚至光说还不够,还加入了手势来描述。

连他一个有点壮的男性都被打的离天国只剩一小步了,那我不就……

顺便提一下,福斯是狐狸精。这不是骂人的话,而是他真的是狐狸练成的妖,所以是狐狸精,不过我强烈的怀疑,为什幺狐狸精会取这种名子。

「看到第三桌那个日本大妖怪了吗?他说要等我下班……」

福斯朝着我指的方向望过去:「喔喔,是个大帅哥呢。好好的玩喔!」

还好他已经知道我是女生了,不然我会认为其实福斯把我当作是Gay……

「你在说什幺鬼话阿!我没有要跟他玩!」

而且就算要,你要我跟他玩什幺阿!

「不然你从后门溜出去好了。」

「恩。」我正有此打算。

虽有点对不起苦苦等候我的酒吞童子,但是…但是为了我自身着想,我还是只能选择对不起你了!

*

溜回寝室里面以后,我躺在床上,慢慢的睡去。

『空,过来。』麒麟叫我,我也很乖的就走了过去。

在麒麟面前,如果不当一个听话的好宝宝的话,一定会有很多的奖赏──   一堆的茶杯加上杀气,或许还会有桌子。

「有什幺事?」

麒麟放下酒杯,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我:『生日快乐。』

耶?

耶?

耶?

我的脑袋呈现当机空白的状态不下十秒……

『不收?那我扔了好了。』说完,麒麟就伸手要丢出去。

「不不不!我收我收!」我急忙的从麒麟手中抢下他所说的礼物,也不怕他是不是会因为我的动作而扁我。

突然间,后脑杓传来一阵疼痛感。

消失之前,我还想:阿阿,果然还是被打了……

睁开眼,后脑杓传来一阵的疼痛感,但是这却党不住我兴奋的情绪。

倏地坐起身,我拆起麒麟给我的礼物。

拆开浅色的包装纸,里面包的是一只漂亮的史努比娃娃。

呜,女孩子最不能抵挡的东西大概就是绒毛娃娃了……「好可爱阿!」

不过,麒麟居然知道我会喜欢这种娃娃阿……看来他也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幺兇嘛。

『很喜欢阿?』夜突然冒出来说。

「吓!你干麻突然冒出来?」我吓的将娃娃往上面一抛。

『没阿,』夜爬上床,后面还拿了一只大大的泰迪熊,『我刚刚就在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生日快乐!』

「呜哇哇~好可爱喔~谢谢你了,夜。」我激动的亲了夜一下,然后抱着泰迪熊开始蹭阿蹭的。

夜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这个无里头的主人阿……

今年的生日,过的是我有史以来最棒的一次了!

  • 名称:爵迹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7: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