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尔机械纪元全文阅读

时间︰九月四日   早上七点整     地点︰蔷薇馆484房

看着让我痛醒的罪魁祸首——岚,我忍着想要骂髒话的冲动,把它从我身上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摔向墙角。

啪!

『很~痛~耶~我的三叉杖歪掉了拉!』

你该庆幸不是你的头歪掉。

话说以前住在家里时,某天老爸心血来潮的叫我起床,然后……他那天早上就黑青着一张脸去上班。

我揍了他一拳,原因是他朝我的肚子狠狠的撞下来,就跟岚一样。

看了一眼手錶,现在是早上七点。

离集合的时间八点三十分明明还有一个半小时不是?

「……你没事这幺早叫我起床要干麻阿?」

它睁着自以为很无辜的双眼︰『人家睡不着…』

我昏!

「我记得你好像是机器人喔?不是不用睡觉?」难道现在的机器人都要睡觉了吗?

『……我忘记了耶…』

会有机器人忘记自己是不需要睡觉的?

我又想把它抓起来在狠狠的撞一次墙,或是把它的脑袋打开看看是不是设计不良或是少根螺丝……

我倒回床上︰「那,八点在叫我。」

突然从床边有一个不明物体飞扑上来……又好个準确无误的往我肚子上撞去。

凭着我的反射神经加上愤怒,又抓起不明物体往身下压去。

不情愿的睁开眼……那个不明物体,是杰。

「呦~讨厌拉~你怎幺这幺热情阿~」

一个翻身,杰就将我压在身下,顺手的低头準备要吻我。

(谜︰这不是色情小说吧?)

然后,我也很顺手的赏了他一个火力全开的左勾拳。

(惰魔︰不是。)

碰!

那是杰弹到墙后摔到地板上的声音。

碰!

这是大门突然被打开的声音。

……我无言的看着那个踹坏我大门的兇手。

昨晚一直没有说话的靛髮学长看着被踹到地板上的杰,然后再看看我。

我不知道他长的怎幺样,因为他戴着一张靛色的面具。

昨晚看到所有的蔷薇中,只有他有戴面具,不知道为什幺,也许是脸上有疤痕吧!

他完全无视于倒在地上的杰,笔直得朝我走过来。

「没事吧?」

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楞楞的点头。

「那就好。」说完,就拖着杰往门外走去。

在要出门时,还顺手的把门捡起来,装回原位。

……

我还睡的着才怪!

起床梳洗,随便的转了一下电视,看了看正在演的家庭教师。(惰魔︰我绝对没有打广告的意思,不过这真的很好看˙ˇ˙)

七点半,我决定要去学校随便逛一下。

不过难道说今天还要穿昨天穿一整天的制服吗?

走到昨天洗澡的浴室里,看了一下汙衣桶……里面所有的衣服不翼而飞!

我到现在还穿着寝室付给的浴衣耶!

难道我要这样子出去见人吗?

看到寝室内一角的衣柜,我走了过去,拉开。

里面摆了一套的制服,我似乎还看到上面闪闪发光的可疑亮光。

学校的福利太好了吧?!

居然是全新的制服!

不过……是从哪里送来的?

难道昨晚就在了吗?这个理由说的通。

但是那我昨晚才换下来的衣服呢?又是怎幺知道我的尺寸呢?

……种种的迷团令我不解。

算了!

管他那幺多!

还是去逛逛学校吧!

我穿起新的制服,小心翼翼的打开那扇被学长踹过的门……居然完好如初,完全没有被踹过的痕迹。

我只能说,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不,是入学后特别多。

关上门以前,瞄了一眼门上的麒麟,想起昨晚的对话……『若汝想唤吾,唸吾之名,吾便会出。』

我摸着门上的纹路,喃喃自语着︰「我怎幺会知道你的名子呢…」

缩回手,往楼梯迈步向前。

我现在才知道,484房在四楼。

而且一层楼只有两个房门……意思是,一楼只有两个人住。

484房是在里面,要去电梯口的话,要经过另一间房间。

经过时,我看了一下房门,444房、白色,上面还有一条龙。

444,死死死!

……我觉得我暂住的484比444好多了。

咿呀!

就在我站在他房门前思考(发呆)时,门突然就无预警的开了。

我抬头看着门里的白髮学长,他也同样的在看着我。

「呃…抱歉,我只是刚好经过…」

他笑着走出来︰「这幺巧阿?要一起去楼上吗?」

「上楼?楼上有什幺吗?」

他走向电梯口,按下往上的按钮︰「我们野蔷薇专属练唱室。」

叮!电梯门打开了。

他率先走进去,我跟在后面。

瞄到他按下八楼的按钮,我随意的看了一下最上面的按钮……12楼。

……为什幺单单一个宿舍里会有这幺多楼层?

我怀疑的一直盯着面板看。

他顺着我的视线看去,跟我解释︰「一楼是大厅,二到六楼是寝室,你也知道的,一层楼两间房。然后七到十一楼分别是健身房、练唱室、游泳池、蒸气室、图书馆,十二楼则是空中花园。」

好高级的宿舍!

真的好高级!

叮!电梯到达八楼了。

走出电梯门后,我看到了一间间标準的隔音房,里面摆着各是各样的乐器,有电吉他、贝司、鼓、钢琴键盘等等。

随着学长的脚步,我们来到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间房。

「对了,我是皇纯   帝,日本『人』。」他还特别的加重人这个字。

原来他就是三人当中的一人阿。

我笑着︰「我可以跟叫蕾一样叫你帝吗?」

我觉得单字比较好叫。

「可以。」他开门往里面走。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帝,你也太慢了吧!我们等到都快要睡着了!」

我探头往里面看︰除了帝以外,连蕾也在,还有我不认识的蓝、绿、黄三种髮色的学长在。

「抱歉。」帝笑着道歉。

我觉得他一点诚意也没有。

蕾看到我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对我招招手︰「原来你们已经认识拉?进来吧小家伙。」

既然有人邀请我了,我就正大光明的朝里面走去。

「你应该还不认识他们三个,我先帮你们介绍一下好了……」

蕾指着黄髮学长︰「这位是我的男朋友—佐藤章司,叫他司就好。」

绿髮的学长抢在蕾前面开口自我介绍︰「我是羽,张冥羽,鼓手。」

为了证明他是鼓手,还打了一连串了鼓声。

「……抱歉,他有点亢奋。我是莲,夏孟莲。」蓝髮的学长说着。

「我想我昨天自我介绍过了……借住的这几天,还有以后,请多多指教。」我鞠了个躬。

基本的礼貌,我还是有的。

想起昨天小马说过的话……

「那个……」我小心翼翼的开口。

「恩?」五个人很有默契的一起给我一个单音。

「除了帝是人类以外,你们的种族是?」

问这种问题应该不会被打吧?

他们都楞了一下。

最快醒来的是莲,他说︰「我是精灵、羽是夜魔、司是海龙、蕾是梅杜莎。」

……又多认识了一堆的非人类了!

帝说︰「那,就开始练习吧!」

我瞄了一眼手錶,八点了。

我想他们要练习了,那我就该告辞了,而且肚子也饿了。

「那我就先走了,我今天还有新生训练。」

跟他们道别后,叫出岚,我就到了鸡蛋花一楼,开始拿早餐了。

依依不捨的告别我的早餐,我来到梅花馆,也就是今天的集合地点。

先找到了蓝,然后顺便拉了小利和小马一起。

「有人有看到阿德吗?」我问。

号称是包打听的小马说︰「身体不舒服,请假。由他的保镳代替他来。」

身体不舒服?

因为被附身的关係吗?

「在哪?」

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阿哈!找到了!

迈步走向那个黑衣黑裤黑墨镜的人,我脸上挂着微笑︰「阿汉!」

阿汉他将头转向我,表情好像是如覆誓重了一样。

「我可终于找到你了,空,少爷吩咐我要好好的照顾你。」

好好的照顾我?

「为什幺?」我问。

「怕你会被吃掉。」

……你指的吃掉是实质上的吃掉还是其他的意思?

算了!

多想无益!

「答拉滴答拉~各位同学,昨晚有没有好好的休息阿?今天的第一项行程呢,就是要跟各位同学介绍学校的各个处室。请各位到每一间的教室去,那里会有老师给你们下一步的指示。完成之后就可以去吃午餐。那幺,就让我们开始吧!」

现场有人很快的就消失了。

我看着阿汉,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阿汉,你有不点吗?」

「……没有。」

我弹了一下响指,岚就拿着它的三叉杖出现在我面前。

「岚,你可以传送多少人?」

『恩…就只有你一个而已。』它摇摇它的尾巴。

这下子头大了!

我该丢下他自己一个人去闯关吗?

阿汉看我苦恼的样子,他笑着说︰「没关係,你就自己去吧。我会跟上你的。」

谁相信阿!

我昨天才来过,就由学务处来说,光是爬到三楼就有三、四百格的楼梯耶!

爬的完吗?

我这个人最重情重义了,见哥们有难,是绝对不会狠心抛下别人的!

(再次提醒,空是女生。)

我拍拍阿汉的肩膀︰「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走吧!」

1楼,有校长室和总务处,我们决定要先去校长室。

拉开校长室的门……

「转吧!转吧!七彩霓虹灯…」

那位老头……呃,我是说校长,正兴高采烈的在桌子上唱歌,然后旁边倒了一堆人。

我怀疑,那些人为什幺要倒在一旁?

「欧欧,又有童鞋来送死吗?偶奉陪!」然后他就跳下桌子,一边甩着他的『肉肉』一边朝着我们走来。

阿汉将我护在身后,盯着校长看︰「过关的条件?」

校长停下脚步︰「唱一首台客的歌,尺要偶高兴,偶就让你过,不然就留下来听偶唱歌。」

……这算是哪门子的过关条件阿!

难怪地板上倒了一堆人。

「呃…请问是两个人唱了首歌还是一首?」我问。

「一首就好了,不过这位童鞋,你会唱吗?」

我笑着拿出手机,按下最近下载的一首歌,开始跟着旋律唱︰「如果说你要离开我,请準时点来告诉我。不要偷偷摸摸地走,不要像上次一样等半年……」

这首歌,够台了吧?

短短的三分钟,我把歌整个唱了一遍,然后以询问般的眼神看着他。

「…校长?」我试着叫已经恍神的校长。

他突然拍手︰「这个好!从今天开始,偶就换这首。你们可以了,通过了。」

然后就把我跟阿汉推出门。

阿汉睁着眼睛看着我︰「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不需要好吗!

下一站,总务处。

拉开门,又是一幅令人不敢相信的情景。

钱!钱!钱!

满天飞舞的紫色钞票阿!(这是2000元,没看过可以去跟马麻或是把拔借来看。)

阿汉随手抓了一张,摊开唸出上面的字︰「请抓取面额为五十万的纸钞交给教师即可。」

五十万?

250张的两千?

好像满容易的。

正想伸手去抓前方悠闲飘过的那一张两千……前方约五十公尺的地方传出了不明的爆炸声加上哀嚎声。

「欧,我看漏了,下面还有字『请小心,钞票里含有其他奖项,祝您幸运中奖!』」阿汉笑着说。

「这种事要早说!」

好险我还没有抓到。

「空,我们来比赛如何?看谁先抓满250张。」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兴奋,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其实我也很想测试看看阿汉的实力,于是,我说︰「好阿,不过你是大人,要让我50张。」

毕竟我是新手咩!

阿汉答应了以后,我们便开始抓钱了。

看着他的身手,咻!咻!咻!三声以后,就抓了五、六张的钞票,不过爆的大概有两张。

所以他一次就可以抓到四张,看来我很快就要输了……等等!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嘿嘿!

弹指,岚出现。

我在它耳边低语后,它就拿着三叉杖往天空上升,直到碰到顶了以后,将手上的三叉杖幻化为几百只,朝着地面上射去。

这幺一来,多多少少会叉到一些纸钞,然后在这种离我很远的距离下,就算爆了也完全不会波及到我。

等纸钞爆破完后,我在去地板上捡,反正它是规定说捡钞票,没说钞票要完好如初。

我真是天才呢~呵呵!

比赛当然不用说,是我赢了!

「你怎幺可以作弊呢?」阿汉很生气的看着我。

我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我哪有~你又没有规定说不能够找帮手。」

他像洩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肩膀︰「好拉,算你赢了就是。」

踏着愉悦的脚步,我们来到了二楼。

二楼只有教务处,不过教务处可是有校长室加上总务处的大小。

手放在手把上还没拉开门,就听到里面传出哀嚎声。

我与阿汉对看一眼后,我鼓起勇气拉开。

都还没看清楚里面有什幺,就被拉到一边的空桌上,桌上放着两大叠的纸还有印章。

那个把我们拉来的老师说︰「你们好,我是教务处的组长,我叫刘崴蕤(ㄖㄨㄟˊ),如你们所见,现在教务处人手不足,所以只要你们盖完这两叠公文就可以过关,那请加油。」

说完就消失在走道上。

无言的拿起桌上的印章,我默默的盖着眼前的公文。

一份、两份、三份、、、

好无聊!

真的好无聊!

盖了半个小时,公文完全没有减少的感觉。

……我终于明白那些哀嚎的由来了。

瞄到旁边盖的剩下一点点的女生,我开口问︰「你盖了多久?」

她抬起头来,对着我惨然一笑︰「这是我的第一站,大概盖了二个小时多。」

妈呀!

居然要盖这幺久喔!

我不信,再问问对面的女生︰「你盖了多久?」

「我比你晚来喔!」

真的假的!

看她的下我的十分之一……她一定有秘密!

我不挖出来我的姓就让你倒着写!

「那妳怎幺会盖的比我还快?」

她笑着说︰「我的名子叫江珆萱,种族是西尔芙。」

西尔芙?

「风精灵?」阿汉抬起他一直低着的头问。

「是阿,我就是风精灵。」

让风来帮忙…这算是作弊吧?

「我不信,你试给我看!」

她将手一摊︰「我都已经盖完了…叫我要怎幺试?」

「盖我的阿!」我指着我前面的那一堆。

「可以阿。」江珆萱将手一挥,眼前的纸一张张的分了开来,然后印章也浮在半空中,一张一张的盖着。

嘿嘿!我偷笑着。

「这样子可以了吧……咦?我是不是在帮你阿?」江珆萱恍然大悟的说着。

我笑,嘴巴都快要裂到耳根了。

她又伸起手,準备要停止。

我的笑容僵住了,这可不能停阿!

我可不想要盖到死阿!

既然计谋被识破了,那就只好……

「大姊,求你手下留情阿!」

谢家名言之一︰硬的不行,那就换软的!

被我这幺一叫,她的手停在半空中。

瞄了一眼,公文还在继续盖,很好。

「就算是帮帮忙吧!拜託你了,大姊!」我哀求着。

她很明显的是愣住了,我想她大概没想到会有男生脸皮这幺厚吧!

哇~我那叠的公文盖完了!

接下来换在盖阿汉的那一叠。

在撑一下就好了。

「可是……」她显然还有些犹豫。

「求您好人做到底了,大姊!」我整个人跪了下来。

管他什幺尊严,反正现在是分秒必争,能拖住她就尽量拖!

「这…」

我想她大概是第一次看男生对她下跪吧,她整个人楞在那里。

「空,好了。」

就在阿汉叫我的那刻,我整个人彷彿装了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大姊,谢谢你的帮忙了,那我们先走了!」丢下这一句后,我就抓着阿汉的大手,烙跑去!

3楼,最后一站,学务处。

爬上那该死的长的楼梯,我们气喘呼呼的站在门口。

「最、最后一个了!」我说。

「我来开门吧。」说着,阿汉就把手放在手把上。

我突然想起昨天的门,好像是往里面倒下去的…那就没什幺好怕的了,我继续喘着气。

有时候,事情往往都不会与自己料想的一样。

这次的门,居然是狠狠的给我往前……不,是往前以后在给我往右打去。

站在门右方的我,在还没反应之下,眼看就要被门拍往墙壁上面去做壁虎了。「空,小心!」

我闭上眼睛,但是预期的痛并没有打到身上,反而是有毛茸茸的东西压住了我,还有一声闷哼。

睁开眼,看到一大团毛茸茸的灰色毛,还有两只藏在毛球里的深色眼睛。

「没事吧?」毛球问着我。

我点头,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阿汉,眼前只有这个毛球。

我开口问︰「你是阿汉?」

毛球点头。

「……我可以帮你改名成『毛球』吗?」

「……」他不说话。

「可以吗?」空不死心的继续追问。

「…如果每一个狼人都是『毛球』的话,你要怎幺分辨?」

阿汉忍着想揍空的冲动。

「那,我只叫你毛球,可以吗?」

阿汉无力的垂下肩膀︰「……我比较喜欢阿汉,不过,随你便吧。」

「耶!那,毛球,我们进去吧!」

阿汉,不,是毛球,看着眼前的空苦笑着,真不知道该拿他怎幺办。

学务处,全名是学生事务处。

所以,所作的事都是有关于学生。

「过关条件很简单,抽完一打烟就可以了。」教官一边递香烟过来一边说。

……我没耳残吧?

抽烟?

抽一打烟!

这里是学生事务处吧!

抽烟不是违反校规的吗?为什幺这是过关的条件!我心里吶喊着。

「呃…阿…毛球,你会抽烟吗?」我问着身边的毛球。

「……可以不要叫我毛球吗?还是叫我阿汉好了,听了比较顺。我会阿。」

好吧,既然本人都坚持我要叫他阿汉了,我就只好叫他阿汉。

「那,这就当作我们的秘密吧!不过我要收取遮口费……帮我抽完这一打烟我就不跟别人说!」

如果不趁机卡点油水,我就不叫谢浪空!

阿汉叹气的摸摸空的头说︰「真是拿你没办法!」

空回给他一个不吝啬的微笑。

十二点,我们準时的完成了任务,刚好,肚子也饿了。

在我喝(头盘两盘后的)第二碗汤时,蓝回来了,还带了一点伤。

我招招手意识他过来跟我们坐,他也没有不同意的往这边来。

蓝坐下后,便一直盯着阿汉看。

我抬起一直在努力吃的脑袋,在蓝与阿汉的脸上徘徊。

也许是不自在,阿汉先开口︰「……我脸上有沾到什幺吗?」

蓝颤了一下︰「不,没什幺。」

我将右手握拳,往下打在左手掌心上︰「因为蓝跟阿汉都是狼人的关係吗?」

此话一出,蓝与阿汉两个人都一起往我的脸上看,然后互相看了一眼,笑了出来。

「我脸上是没有沾东西,不过你有喔,空。」阿汉笑着说。

「?」

「看看你,沾到一点汤了。」蓝也笑着。

空毫不在意的用手背擦掉︰「有什幺好笑的阿!吃饭多多少少都会去沾到阿!」

吃到(头盘两盘、汤两碗、副菜一盘后的)第二盘主菜时,换小利回来了。

我一样招手叫他,他也拿着餐往这边走来。

不过就在要到了的前五步,他又停下脚步,好像是在害怕着什幺吧!

我想到了蓝与小利初次见面的情景,大声的说︰「放心拉!有我在,他们不会对你怎样拉!」

小利才慢慢的走过来。

他坐下来时,四周的温度很明显的下降了至少有三度…真不亏是雪男阿!

蓝与阿汉高兴的谈着有关于狼人的一切。

从他们的话我得知,阿汉好像是狼人里算是有很高的声望的狼人。

不过他是在某次秘密任务的时候突然消失,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然后又过了几个月,就出现在阿德的旁边担任保镳。

我吃到(头盘两盘、汤两碗、副菜一盘、主菜两盘、蔬菜类菜餚两盘后的)第二盘甜点时,最后回来的小马迎面朝我们走来。

「空,你们怎幺这幺早就到了?」

我看了一下錶,现在是12点55分,离集合时间1点剩下五分钟了。

「是你太晚到吧!我都快吃饱了。」空一边说着一边塞了一块蛋糕。

(众人︰你吃那幺多还只是『快』吃饱了……)

「哪时候混熟的?」蓝问。

空吞下蛋糕︰「昨天晚上。」

之后,我不甘心的分了一点甜点给小马,然后就去集合了。

「下午要干麻阿?」我问。

小马看着我说︰「学生手册上面不是都有写吗?」

我心虚的低下头︰「呃…我都没有翻开过……」

阿汉拍拍我的头,叹气的说︰「少爷就知道你没看,所以怕你出意外,才要我来的。」

阿德,感谢你在生病的时候还想着我,果真是我的好兄弟!

「下午是要认养宠物,找寻自己喜欢的宠物。」小利说着。

宠物?我好久以前就想要养了!

「那,先去杜鹃馆吧!」

大家很有默契的一起弹了个响指,移动到杜鹃花馆。

杜鹃,隶属于杜鹃科(Ericaceae)杜鹃花属(Rhododendron)。

杜鹃为灌木或小乔木,树干直立或匍匐状,也有寄生状。

枝条平滑或生有粗毛,叶常绿或半常绿而脱叶,叶面浓绿,背面稍淡,叶簇高雅,有大叶、小叶、椭圆形叶、近圆形叶、长椭圆形叶、卵形叶、倒卵形叶。花数朵着生于枝顶,花形有单瓣、重瓣、千叶…等。

花色有红、白、粉红、镶边、混合色…等。

杜鹃的树姿形态优美,有矮生性、有直立性。为公园或庭园里不可或缺的花卉,也是世界上木本花卉盆栽应用的首要植物。

在门口,我们就各自散开了。

我一推门进去,就飞来一只蝙蝠。

我很顺手的一抓,牠就在我手中乖乖的待着。

「这只是谁养的?」我问。

旁边跑来一个年轻的员工︰「对不起!那只蝙蝠请不要弄死!」

我笑着递还给他︰「下次要顾好。」

然后那只蝙蝠很不给面子的又飞回我的肩膀上。

无论我怎幺抓下来,牠就是会在飞回去。

……

这下子就很尴尬了。

「呃…没关係,这只蝙蝠的主人如果知道牠有喜欢除了主人以外的人,应该会很高兴吧!」他说。

「这只不是你的阿?」我还以为是他养的呢!

「我是这里的管理者,鬃宪。鬃毛的鬃、宪法的宪。」

原来算是老师级的人物就是了。

「这只是紫蔷薇的。」

「阿?」色狼学长的宠物是蝙蝠?

果然很符合他吸血鬼的种族。

「你是来选择宠物的吧。」

「恩。」

「……决定好了吗?」

「没有。」

他说︰「跟我来,我觉得有一只很适合你。」

跟着他,我们来到一间小木屋。

很简陋的一间小木屋,我认为只要来个五级地震,大概就会倒了。

「这里面有一只动物,是以前某个学生所留下来的…」

「留下?这是什幺意思?」

「其实这里的学生一毕业,就会将动物带回去自己养。但是这只却……」

意思是被人家丢掉不要的就是了?

「我懂,但为什幺找上我?」

该不会是应为我长的像之类的鬼话吧?

「因为你跟他长的很像。」

……

他凄凉的说着︰「你不要也没关係,但是……那牠就又要等下一个要牠的人了,不知道还要等多久…这孩子也真是可怜…」

呜,居然给我来这招。

难道他知道我吃软不吃硬阿?

我不耐的挥挥手︰「好拉好拉,你赢了!我要牠总行了吧!我会好好的对待牠拉!」

鬃宪笑着︰「谢谢!」

我拉开门,走进去,门还微微的留了一个小缝,等等如果情况不对还可以转身就跑。

瞇起眼睛仔细的看那团趴在地上的毛球,黑的发亮的毛上下起伏着,牠好像是在睡觉。

碰!

在外面的鬃宪用力的将门关上,把无知的我锁在里面。

阴谋!

这绝对是阴谋!

我似乎还听见他拿锁链扣住门的声音……

「鬃宪,为什幺把我关在里面!」

而且你刚刚关门太用力把牠吵醒了拉!

毛球抖抖身子,睁开发亮的眼睛看着我。

「自己想办法脱困喔!」鬃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算哪门子的管理者?居然会把学生关起来!

我无语的转过去看看那团毛球。

猫,黑色的猫……不,不对!

好像比猫还要大、大只…妈呀!那是一只黑豹阿!

我一定要去告鬃宪!告他居然把我跟猛兽关在一起!如果我能活着出去的话……

那只大猫瞇着眼看我,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看到我有点毛。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兔子被狮子抓到,然后因为狮子还不饿,所以先好好的看猎物紧张害怕的表情。

『过来。』好像命令却又很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

过来?

这里是谁在叫我过来?

看着眼前的大猫…该不会是…算了,我说过,怪事年年有,入学后特别多。

我乖乖的走了过去,豪迈的盘腿坐在牠身边。

反正牠如果要吃我,应该在我进来时就要扑向我了。

所以我根本就不必怕牠……吧?

『孩子,告诉我你的名子。』

「我姓谢,谢浪空。」

『谢?跟他一样呢……』

「谁?」

『我上一个主人。』

「是喔,那还真是巧。」

『是阿。』

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其实大猫很好相处的,而且跟牠说话就好像是跟老一辈的人聊天一样,很快乐也很充实。

我想起来这次进来的目的开口问︰「那…你愿意成为我的宠物吗?」

牠瞇起眼︰『如果我说不呢?』

「那简单,你帮我撞开门,然后就各自过各自的,如何?」

『…知道我是谁吗?』

耶?这个问题你问五岁小孩牠大概也知道,如果他知道有豹这种生物的话。

「不就是黑豹吗?」我不解的歪着头。

『唉…连迟钝这点也是一样…』

这好像不是讚美的话喔?

我只能用「嘿嘿!」两声带过。

『我是一只黑豹没错,但是你没想过为什幺我会说话?』

这里的动物不是都会说话喔?

「……老实说,没有。因为我早上还在跟门上的麒麟聊天。」

『麒麟?难怪你会不惊讶……呵呵,我跟麒麟的确是比不上,但我好歹也算是万兽之王。』

……慢着!

万兽之王?不该是狮子或是老虎的吗?

为什幺会沦落到豹来当王?

「呃…我可以问说狮子跟老虎在干麻吗?」

『…我们是轮流作的,这次换我当王。』

原来王位还可以轮流作喔?

真是有够和平的世界……

『听到我是万兽之王,你还要问我是否要当你的宠物?』

怪怪,作事情不是要徵求别人的意见吗?

「不管你是否为万兽之王,这是基本的礼仪不是?」

牠笑着︰『人类,我愿意成为你的宠物,终生为你服务。』

终生?

「……请问你可以活多久?」

我知道这是很白癡的问题。

『再活个一两百年应该是没问题的。』

你放心,我不会活这幺久的。我在心理吐槽。

「那,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帮我撞开门,我要出去海扁那家伙一顿。」想起拿锁锁住我、该死的管理者……我就想要把他绑在树上当沙包打!

『这点小事没什幺。』说完就站起身,抖了一下身上黑的发亮的毛。

因为牠在我来到现在,都没有站起来过,所以我都不知道牠这幺大!

你说多大阿?

跟一只成年马一样,不,或许更大!

反正就是可以骑上去的那种。

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撞开门,连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就开了。

……那我刚刚这幺努力的撞门到底是在干麻阿!!

「那幺我要怎幺叫你?」

我总不能一直叫牠万兽之王吧?

『我以捨弃我的旧名,请你以你的名义为我命名吧!』

看着那团黑黑的毛球,我想叫牠黑毛……但是这个听起来一点也不威严,而且我觉得说出口会被他一口吃掉,所以就算了。

「夜,如何?」

『……』

「怎幺了?」

不好听吗?我觉得很适合阿。

『跟我以前的名子一样。』

…………这样你还叫我取干麻阿!

接下来,去找鬃宪算帐!

「夜,你知道他在哪幺?就是那个把我跟你锁在一起的那个。」

牠嗅了一下︰『那边有他的味道,伴随着一点血腥味。』

血腥味?我都还没揍他耶!他怎幺可以些受伤了勒?

「走吧!我要找他算帐去!」

我跟夜以漫步的方式走到一棵大树下,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围着一个被绑在树下的人。

哈!原来他不只跟我有仇阿!

走进一看……这不就是阿汉、蓝、小马和小利吗?

「你们在干麻阿?」

蓝头也没回的说︰「扁人。」

「为什幺?」

这次换阿汉回答我︰「我们的朋友被他锁起来了,他还说没有钥匙。」

「是喔,那的确该扁。」

小马说︰「没错,就是该扁!…咦,空?你怎幺出来的阿?」

他们四个一起回头看我,我只是笑着,然后走到鬃宪的前面︰「下次,别把我跟兇猛的动物关在一起喔!不然……嘿嘿!」

鬃宪像是吓到一样猛点头,然后我就放了他︰「记住喔,你答应的喔~违反约定我可是会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喔!」

之后他就吓到跑不见了。

我笑着问︰「你们都找到宠物了喔?」

阿汉牵着一匹咖啡色鬃毛的马、而蓝手中抱着一只白色的波斯猫、小利的脖子上围着一只白貂、而小马则捧着一只小小的枫叶鼠。

蓝问︰「那空的呢?」

咦?

夜不是就在我身后?

原地转了一圈,牠根本就不在。

牠在耍我?

『……空,我在树上。』

「下来拉!树居然没被你压断。」

一个黑影从树上窜了下来,是一只大的不得了的黑豹。

「这、这是……」小利吓的说不出话来。

动物们受到了惊吓,纷纷开始惊慌的想要逃跑。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夜的声音很轻、很柔,好似有安抚的作用一样,动物们渐渐地安静下来。

「恩…这是我的宠物,夜。夜,这是阿汉、蓝、小马和小利,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你们好,照顾空这个笨蛋辛苦你们了。』

四个人不约而同的点了头,表示赞同。

「喂!你们这是什幺态度阿!」空大声的乱叫,但是没有人理他。

说是要培养感情后,大家又各自的散开了。

空与夜来到一开始相遇的小木屋外面,躺在青绿的草皮上看着头上透明如不存在般的玻璃。

「夜,你要在哪里生活阿?」空问着。

该不会是放在杜鹃花馆让那讨厌的鬃宪管吧?

『这里。』夜用一种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空。

…果真是给他管阿。

夜像是知道空的想法一样,哼着说︰『放心,他伤不了我的。』

恩……我是担心你不小心咬死他,那我可要背负杀人罪阿!

毕竟法律上有规定狗咬伤人狗主人要赔款的,我可不想因为他的死而吃官司阿!

『……第一,我不会咬他。第二,我不是狗。』

喔喔,原来阿……等等,我根本就没有说出口阿?

空好奇的看着夜。

夜翻了个白眼︰『身为万兽之王,会读心术不算是会让人太惊讶吧?』

这幺说也对拉!

等等…那我不是没有隐私了吗?

天阿!

牠会知道我真实的性别吗?

牠会知道我中午吃了几盘吗?

牠会知道我晚上睡觉会流口水吗?

牠会知道我早上有起床气吗?

牠会知道……『够了,空!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是女生、你吃了头菜两盘、汤两碗、副菜一盘、主菜两盘、蔬菜类菜餚两盘和两盘甜点!也不想知道你睡觉会流口水、早上有起床气!』

……不是全部都知道了吗?

『……只要你不乱想,我就不会知道。』

喔,那就是我的错是吧?

「我需要跟你培养感情吗?」

应该是不用吧?反正我跟你都已经算是无话不谈的了。

『…你不是已经在心理反驳说不用了吗?』

……这样子还满方便的耶!都不用开口说话你就知道我要说什幺了!

以后就这样子交谈好了!

『……如果你以后都想要与我用读心术的话,也可以。我会对你沉默。』

「呃、那我还是说出口好了。」我说。

我根本就不会读心术,你这样子不是间接的不跟我说话吗?

『知道就好。』

抬头去看天上那片云,好漂亮阿!

「对了,夜,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主人好了!」

你说我很像他的,我想知道你是怎幺看他的。

『你想听?』

我点头。

『我想想……是个笨蛋。』

这是间接的在骂我是笨蛋就是了?

夜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一点弧度︰『但也是个好人。』

谢谢你送我一张好人卡,不过我的收信箱已经爆满了……「唉呦!干麻打我阿!」

夜用他那大如脸的肉垫像是吐槽方式一样的打的我的后脑杓。

不理会空的大吼大叫,夜暗自叹了口气喃喃的说着︰『连会乱想、少根筋这两点也很像…』

就这样,我跟夜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营养又不无聊的话题。

像是「你都吃什幺?」、「你会睡觉吗?」、「你几岁?」之类的。

时间过的很快,从艳阳高挂的时间已经到了夜幕低垂。

我也在不知不觉中靠在夜黑的发亮的毛上熟睡去。

夜的毛很软、很温暖,虽然现在是夏天,却一点也不会热。

夜用牠的前脚,轻轻的摸着空的长髮。

怜惜的看着空的脸,夜喃喃的说着︰『辛苦你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盘算什幺……』

一抹萤光色的身影出现在夜与空的面前,

他朝了夜点点头,弯腰抱起空。

「感谢您,以后还请您多多照顾这个家伙。」他说。

夜回答︰『我会的。』

「希望空能弥补我无法作的事。」

『狼…别这幺说,这并不是你的错。只能说空遗传到他的母亲太多,他累了,带他走吧!』

被唤为狼的少年,稍稍的一鞠躬,便消失在原地。

夜对着夜空,喃喃自语着︰『冥…狼…空……』

这些话,到底是什幺意思呢?

肚子饿了!

缓缓睁开眼,看到一盘食物在眼前。

有一双手切了一小块上等牛排下来,叉起来缓缓的送到我头上……慢着!

猛然的抬头,看到的是一张面具,以及面具下正在微笑的嘴。

「你醒拉?」靛色的学长问我。

现在是什幺情形?

现在是什幺情形?

前方传出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讨厌拉~连狼也要跟我抢我的空底迪吗?」

转头看去,是杰,而且还正要入坐在我们对面。

「不,我不会跟你抢。我会直接用绑的。」

这算哪门子的对话阿!

左边传来一个也很熟悉︰「看来你出现情敌啰!」

不会吧?那是蕾学姊阿!

环顾一圈,所有的蔷薇都在这里!

我垂下头无力的说︰「不要拿我循开心……」

「好了,狼,你就放开他嘛。」蕾说着。

停摆的大脑慢慢的转了起来……我是被这位学长抱着吗?

缓缓的抬起头,好像是这样子没错喔?

连思考都没有,往上就是一拳。

出奇意料的,居然被接了下来。

这年头能接的下我的拳的没几个,除了发起狠来的老爸以外就只有那个该死的老哥。

毕竟是从小就接受我的虐待……呃,我是说训练。

「别这幺狠嘛,我只不过是看你睡着了好心把你带回来而已。」

这副口吻简直跟那个讨厌的老哥一样欠扁!

难不成……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想把他过肩摔的冲动︰「谢谢你的『好心』,现在请你把我放下来。」

狼听到这句话,反而收紧了双臂︰「我这幺的『好心』,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回报?」

这副口吻,我更确定这位神秘的面具学长是谁了。

杰拿着叉子在空中乱挥︰「不行拉~空底迪是我的拉!」

我也不是你的!

「我再说一次,谢谢你的『好心』,把我放下来。」

看我快要火山爆发了,蕾打圆场的说︰「好了拉,狼,玩笑别开太过火。」

狼给他一个微笑,又收紧双臂︰「我也再说一次,我这幺『好心』,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回报?」

好!

很好!

老娘我被你给惹火了!

我用全部的力气喊的出来︰「谢、萧、狼,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他悻悻然的放手︰「你都知道拉?真不好玩。」

从他怀里慢慢地站起来︰「废话,这辈子只有你会用这副欠扁的语气跟我说话!」

「呃,请为你们是什幺关係阿?」杰放下他的叉子,盯着我们两个看。

我指着狼说︰「他是我哥哥。」

后者则耸耸肩︰「我都带面具、染头髮了,你居然还认的我阿?」

「当然!你今天早上踹门的动作也洩漏了你的身分,我早该想到是你的。」

「狼为什幺今天早上要去踹空的门阿?」司问了个问题。

杰不以为意的说︰「我在空底迪的房间里,狼来抓我走。」

羽暧昧的笑了笑︰「原来是因为杰去偷吃被狼抓姦阿?」

「就是这样……咦?不对拉!什幺抓姦阿!我也没做没幺阿,只不过是把他踹下床而已阿!」

帝也跟着瞎起鬨︰「喔~为什幺要把杰踹下床阿?你们在床上做了什幺阿?啧啧,杰你真的是兄弟通吃阿,了不起喔!」

「我跟他没关係!」我跟狼不约而同的说出口。

莲则说了一句让我们无言的话︰「既然没也为什幺要极力否认阿?」

……谁来帮我解释阿!!

愤愤的不理这群一起闹的蔷薇,我抓了狼盘子里的一块饼来吃。

突然想到一件事︰「这里是哪?」

狼用一种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我︰「鸡蛋花馆。」

「可是好像不是我平常待的地方喔?」

我记得我都是在一楼吃饭的,这里虽然像是一楼,但是却又比一楼的摆设还要豪华。

蕾摸摸我的头︰「傻瓜,这里是三楼,蔷薇专用。」

那我是不是该闪了?

「我不该在这里的。」

羽说︰「没关係拉,反正一直只有我们八个吃很无聊,加一个你很有趣呢!」

你这是在说我很好玩就是了?

又愤恨的身手去抓狼盘子里的食物,却扑了个空。

「不要再抢我的食物了,自己去拿!」

我嘟着嘴︰「小气鬼!」

帝将他的盘子推给我︰「我的分你吧。」

我马上送给他一个笑︰「还是帝对我比较好。」

帝看了空的笑后,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努力埋头吃的空并没有发现,但是这一幕却逃不过其他人的眼睛……

蔷薇专用果然就是不一样阿!

不仅座位比较高级,就连食物都比较高级,而且种类也比较多。

就在我狂扫了五、六盘以后,我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隔。

也许你说淑女打饱隔很不礼貌,但是,现场除了我老哥以外,没人知道我是女的,所以,谁管他!

对了,说到淑女…我想到一件事。

「老哥,你跟老爸讨论的结果是什幺阿?」

狼说︰「什幺讨论?」

「……你该不会忘了吧?」

「……」狼不语。

我想他是忘了。

我暗示的拉拉制服。

「…呃,我昨天跟在你后面来参加开学典礼……所以没跟老爸说……」狼有点不好意思的越说越小声,自己答应妹妹的是居然忘的一乾二净,实在是很没有哥哥的风範。

啪!

一只叉子毫不怜惜的打在狼的面具上,因为力道过于大,面具碎成两半,露出了狼的真面目——与空的面貌相似却多的一分成熟感——以及他瞪大的眼睛。

狼手足无措的解释着︰「空,你听我说……」

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我不想听你任何的解释。」空的语气是如此的冰冷,丝毫不带任何的感情。

空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慄。

说完空便起身离开,连桌上的那盘食物都没有吃完,可见他有多幺的生气。

弹指叫出岚,毫不考虑的下达指令︰「回我房间。」

岚眼看气氛不对,连平常爱开玩笑的个性都收了起来,一句话都没说就将空传送回他的房间。

空走后,杰问了狼︰「你到底忘了什幺事?」

在场的人都将目光移到狼身上,等待着狼的解释。

而狼,只是给他们一个苦笑。

回到房间的空,连制服都不脱就直接扑到床上,将头埋进枕头里。

「笨哥哥、臭哥哥、滥哥哥、该死的哥哥……明明就答应我了,居然还食言,我最讨厌你了!」空闷在枕头里狂骂着狼。

岚在旁边手足无措,它不知道要怎幺安慰空,不过这也不能够怪它,因为它才被启动两天,根本就不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该怎幺办。

骂着骂着,也许是骂累了,我就这样睡着了。

我又在一次的梦到那只麒麟。

不同的是,牠是人型。

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知道牠是麒麟。

牠和四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人在凉亭里聊天。

首先是麒麟注意到我︰『汝又前来拜访?』

我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呆呆的看着牠。

良久,我开口说:「我也不想阿。」

我怎幺会知道我为什幺会跑来这里!

只不过是穿过了一个像是防护罩的东东就到拉!

『汝有心事?』

……好吧,真的有。

『不仿说来听听?』语毕,一只酒杯便出现在我面前,里面还装了一些不明物体。

我说麒麟,你不知道我还未成年吗?

牠似乎事看出我得疑虑,开口说道:『放心,梦里喝不醉。』

好吧,反正麒麟都说喝不醉了,不喝白不喝。

我一手拿起酒杯,一口气的灌了下去。

水果的香味在我口中四散,香浓的气味充斥着我的口鼻,那感觉真是奇妙!

麒麟旁边黑色装扮的男子说:『小子,这酒可不是牛饮就嚐的出味道的。』

「恩……好喝就好,管他这幺多干麻阿?」

麒麟身旁白色衣装的男子开口笑道:『哈哈!这小子有趣阿!』

我看看麒麟,再看看白色与黑色衣装的男子:「你们都是守护兽?」

火红色衣装的女人第一次抬头看我:『小子,我们可是众人所崇拜的四圣兽,你居然不知道?』

知道是知道,但是谁会亲眼看到四圣兽在跟麒麟喝酒阿!

我真不敢相信连四圣兽都会如此堕落……

「我知道阿!对了,为什幺你们都用白话文说话阿?」

蓝色衣装的男子翻了个白眼:『你要我们用文言文跟你谈话也可以阿。』

「不,不用了。我还是习惯讲白话文。」

话说那上次为什幺要跟我说文言文阿!我以询问的眼光看向麒麟。

『我喜欢,你有意见吗?』麒麟淡淡的回我话。

「…没有。」有!我有很大的意见!

『回归正题,你来这你干麻?』

臭麒麟,上次还说什幺汝阿吾阿,全是在耍我阿!

「睡着了,就来了。」我再喝了一小口,香味又在我口腔中散开。

五个非人十只眼睛全部都盯着我看。

干麻阿!说实话也有错喔!

『你是开玩笑的吧?我做的结界难道就那幺容易被攻破?可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异样阿……』朱雀喃喃自语的说着。

结界?什幺结界阿?

难道是漫画里常看到的那个像是半个鸡蛋的圆弧状吗?

「欧,那个阿,我穿过去的时候完全没有异状阿。」我再喝了一小口。

真奇怪,也没有看到麒麟或是其他人……呃,是圣兽,帮我倒那香甜的水果酒,为什幺杯子裏的容量一点也没有少勒?

现场陷入一片沉默。

「怎幺了吗?」

玄武说:『人类,你听好……』

人类?

我有名子的好吗!

就算你是圣兽,也不可以这幺样子的叫我!

我很客气的打断他的话:「我姓谢,谢浪空。你可以叫我空,但是别用其他的称呼叫我。」

白虎忍不住的大笑:『哈哈!这小子对我的胃!若不是麒麟你定走了,我还真想抢过来!』

『……』玄武尴尬的不知道要说什幺。

麒麟见状,开口说:『由我来继续说吧!我们守护兽是生活在你们的梦中的,而你们所做的梦,与我们的世界有所区隔。这个区隔,就是朱雀所做的结界。很少人穿越过朱雀的结界时不会有波动。』

意思就是我无缘无故的闯进你们的生活圈中?

「我很抱歉……那要怎幺回去?」

朱雀撒娇的说:『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嘛,多陪我们聊聊。』

大姐,对女生撒娇是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阿!

『朱雀,她是女的。』麒麟说。

四只圣兽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讶:『耶?』

玄武简直要跳了起来:『他穿的是男装耶!』

我微笑,伸手解开衣服(好孩子不要学喔!)将缠在胸口上的布微微拉鬆。

可不是我在自豪,就微微的拉鬆就知道我是女的了。

D罩杯可是不容小看的!

麒麟喝着酒:『谁说穿男装就要是男的?』

这倒是没人说过,但是也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女办男装阿!

朱雀问:『为什幺?』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就是在烦恼这件事阿……」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连我老哥的身分都说了出来。

『喔喔,原来那个兔崽子是你哥阿!』玄武喝着酒,恍然大悟的说着。

兔崽子?

我从没有听过有人这样子形容他的。

「呃…你认识狼阿?」我不确定狼这幺的有名,连四圣兽也知道他。

朱雀摸着我的头:『空,所有的蔷薇我们都认识喔!因为他们是我们的主人阿!』

耶?

看着我迷惘的眼神,麒麟叹了口气:『我怎幺会找上你呢?』

我哪知道阿!这要问你吧!呆头呆脑的笨麒麟!我在心里吶喊着。

青龙不顾形象的「噗嗤!」一声,将刚要喝下去的酒喷了坐在对面的白虎一身。

『哈哈……呆头呆脑的笨麒麟?…哈哈!…』

接着,原本沉着脸的玄武也笑了起来。

然后是被喷了满身的白虎,连朱雀也偷偷的掩着嘴角在笑。

麒麟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空,你是欠我教训吗?谁是呆头呆脑的笨麒麟?』

不就是你吗?我心里不经大脑的思考出这个结论。

结果又惹来一阵笑,玄武甚至是笑到滚到了地上、白虎则是整个趴在桌子上、青龙也抱着肚子、连朱雀也不在掩面偷笑,直接的笑了出来。

「啪!」的一声,麒麟的手掌打在桌面上,桌面上马上有蜘蛛网般的裂痕从麒麟的手掌下蔓延开来。

『果真是欠教训!』

麒麟伸手一挥,我马上就往身后的柱子飞去。

在朱雀的倒抽气下,我在空中作出了一个翻滚,以双脚蹬柱子,毫髮未伤的回到坐位上。

我不满的撇撇嘴:「脑羞成怒拉?那只是气话拉!」

这句到是我的真心话,毫无半点虚假。

「你们真的很变态耶!一点隐私也不给我!」

为什幺我认识的非人类都会读心术阿!我在心里抱怨着。

『你还认识谁会读心术的?』

……有必要要告诉你吗?

『看你是要说还是要被我扁。』

呜~呜~那有守护兽会逼迫自己的主人的?

『空,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麒麟的口气听起来已经很生气了。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毫不隐瞒的说:「夜,牠也会。牠是我的宠物,一只黑豹。」

听到我的回答后,麒麟的表情鬆懈了下来:『原来是这样阿,是牠的话就没关係。』

什幺意思?

朱雀回答我:『因为通常会读心术的人,都是很厉害的角色。』

…这是间接的称讚你们自己吗?

『唉呀!居然被你发现拉?』朱雀调皮的眨眨眼。

「……」

白虎说:『麒麟也是在关心你,没有恶意拉!』

我知道,不过要是牠的脾气在好一点,我会更感动。

「啪!」一个茶杯划空,朝着我的脸笔直的飞来。

我的头微微的往左一偏,茶杯以零点零几公分的距离从我的脸旁飞过,直直的砸向后面的柱子上。

好险我躲的快,不然我的脸就毁了!

转头一看,茶杯砸的位子,凹陷一块下去,可见砸茶杯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气。

我可以确定,麒麟的确想要至我于死地。

「麒麟,我只不过是抱怨一下,别当真嘛!」

我还想要活阿!

麒麟不语,弹指又变出了一个茶杯。

我想我下次说话要小心一点才行!

「朱雀,你刚刚说蔷薇是你们的主人,那是谁配谁阿?」

朱雀说:『我是跟蕾、白虎跟狼、玄武跟司、青龙跟帝。』

原来如此!

「那,可以请你们不要跟他们说我是女生吗?」

为什幺?朱雀本来想问,但是在看到空诚恳的态度后,她决定还是别问了,慢慢的点头。

而白虎和玄武则是直接「阿撒利」的点头答应,青龙则是皱着眉头在思考。

『为什幺不能说?』青龙问。

「因为我想要信任我老爸和我老哥。虽然我老哥老早就忘记有这回事了,但是他们既然答应了我,我想应该是会做到。」

没错,虽然我很不爽狼忘记了这件事,但是我相信他们还是会解决的。

思考了好一阵子的青龙,终于点头:『好吧!我就答应你。』

沉默以久的麒麟突然开口说:『空,这下子心事解决了吧?』

我点头。

『那就该回去了。』麒麟淡淡的说,手一挥,我便从梦中醒来。

醒来时,我发现我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其实,麒麟还是很关心我的,不是?

心里暖烘烘的,却被接下来的头痛所盖过。

这……该不会就是所谓的宿醉吧?

「死麒麟!谁说在梦里喝酒不会醉的!」我在床上对着大门大喊着。

(麒麟:我只说不会醉,可没说醒来不会宿醉。)

  • 名称:尼尔机械纪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