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控天下全文阅读

时间︰九月三日   早上八点   地点︰腾渊学园向日葵馆

今天把一年级新生聚集在向日葵馆,说是要开始一连七天的新生训练。

「空,这个新生训练可是增进樱币的好时机喔,所以大家都跃跃欲试呢!」

难怪每个人都摩拳擦掌的样子。

「而且倒数100名会有惩罚呢!」

「呃…我们一年级有多少人?」我记忆中好像满少的不是吗?

「122个。」

也就是说,只有前22名不用受罚就对了?

我的脸马上惨绿。

「你就全部得第一名就好啦!你不是体育很好吗?」

啥?新生训练跟体育有什幺关係?

就再我想开口问时,头上的向日葵响起了一阵音乐︰「别人的生命,是包金又包银,我的生命不值钱……」

我昏,这不是有名的台语歌—金包银?

为什幺新生训练要放这种歌阿?

「呃…抱歉,我放错了。搭啦滴答啦~现在,让我们来开始第一天新生训练的第一项—50公里马拉松!」

虾米!我没听错吧?

新生训练第一项居然是跑50公里?

「请各位选手从这里出发,只能用两条腿跑,四条腿或是不是腿的东西都算是犯规。凡是作弊、陷害、做陷阱等也算是犯规。绕学校一圈再回到这里就算过关。那幺,各就各位,预备,跑!」

什幺叫做只能用两条腿跑阿?

还有,跑马拉松还有所谓的作弊阿?

就在我搞不清楚状况之下,只好硬着头皮跟着阿德跑。

可不是我在自豪,我的体力天生就是好到不能再好的那种,虽然没试过马拉松,不过应该是没什幺问题吧?

一路往前冲,超过的人一个接着一个。

阿德原本也跟在我旁边跑着,但在后来也落后在我的后面。

盲目的跟着前面的人一直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前面只剩下一个人了。

不知道该往哪跑的我,只好硬着头皮问他︰「老兄,要往哪里跑?」

结果他转过来朝我上下打量了一遍。

不告诉我就算了,干麻要把我从头到脚看过一遍阿?

「……你是外面来的那个。」

「我有名有姓的好吗!我姓谢,谢浪空。」

「…抱歉,往左转。」

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帮我报路阿,真是好人。

一路上,只有我和他换气的声音,其他人不知道落后了多少。

为了打破沉默,我再次开口问他:「怎幺称呼?」

「蓝名扬,往右转。」

然后,再次陷入沉默。

简洁有利,很好,不过聊不起来阿!

我只好再问:「有小名吗?」

他狐疑的看的我:「什幺是小名?」

世界上还有人不知道什幺是小名的阿?

「呃…就是…绰号之类的吧!」

「喔,狼人。」

狼人?什幺怪绰号阿!

就在我还没思考时,我就脱口说出一句想让我一头撞死的问句:「你会对着月亮叫阿?」

他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我。

毫无防备的我从他的背撞了下去,抬头一看,我觉得他是在狠狠的瞪我,毕竟我挖他的伤痛阿……我有被打的準备了。

「……会。」说完,又逕自向前跑。

会?他说会?

跟在他身后,我们又沉默了一小段路。

这次,还是我先开口:「我觉得……」

「怎幺?往左转。」

「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帮你取一个新的小名吧?」

「……例如?」

「呃,小蓝?」

「我介意。」

……看来我很没有取绰号的天份。

「那,小名?小扬?小狼?」

「……你只会加个『小』吗?」

通常绰号不就是名子加个『小』字吗?

「不然换『阿』?」

「……终点在前面了。」

耶?这就是所谓的转话题吗?

「关于那个……」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加速,正大光明的跟我分个高下!」

暗自叹口气,默默的加速,也许我真的很没有取名子的天份吧?

可是阿德并没有反对我帮他取的绰号阿……

看着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的他,我决定一定要帮他取一个绰号。

放慢速度通过终点线,我拍了他的肩膀。

「我决定了…就,叫你,蓝。」

蓝,跟岚同音,好记、好唸。

「……」蓝名扬看着我,无语。

大概等了两个小时左右,大家几乎都到了,这时头顶上了向日葵又响起了音乐︰「搭啦滴答啦~辛苦大家跑完20公里的马拉松啰,接下来呢,就是今天的第二项,请各位移到鸡蛋花馆一楼外的小花园,我们将在那里举行下一项新生训练。」

缅(ㄇ一ㄢˇ)槴(ㄏㄨˋ),又名印度素馨,俗称番仔花。

原产墨西哥与热带美州,每逢六至九月开花,由于开在顶部中的五瓣小花花冠,外部为白色中心为鹅黄色,因此俗称它「鸡蛋花」。

缅槴入冬会落叶,光秃的外形也被称为鹿角树。

鸡蛋花就是我们的餐厅,不过我敢打赌你绝对不知道我们餐厅有多大,先不论佔地几坪,你有看过单单一个餐厅就有七层楼高吗?

阿德说其实吃饭的地方只有一、二、三楼,其他的楼层就是厨房和仓库。

他说有机会的话就去找厨房的工来打,可以发现很多好玩的东西。

不过我想还是算了,因为阿德说在吃饭的时候楼上常常会传来尖叫声。

我可不想去当那个发出尖叫声的人阿!

这次,换头上的鸡蛋花发出声音︰「搭啦滴啦搭~第二项新生训练就是炊食!请各位在这个花园内找到任何一只小猪,然后把肉烤熟,送一块送到前面的桌子上,我们会以好不好吃来计分,越好吃分数越高。限时从现在起一个小时,如果在一个小时之内没有交肉的人,将会有小小的惩罚唷,请各位加油啦!」

我说新生训练不就是先上一些衔接课之类的不是吗?

怎幺会跑完马拉松接下来是要煮饭?

真搞不懂这所学校的行事作风…

不管啦,先去打一只小猪来吧!(头脑简单就是我的风格)

不过…这个花园根本不叫作花园吧?我到觉得像是森林…而且是进去就出不来的那种…

当我开始思考要怎幺进去找一只小猪时,前方的入口就冲出一只小猪来。

这真是上天给我的好机会阿!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想都没想的朝着那只小猪冲过去。

不过,等到跟那只猪有十步左右的距离时,我才发现有一点不太对……这只『小』猪有两个我的高!

两个我至少快要四公尺勒!

我只能说,学校配给的食材好像太好了喔,连猪都可以养到那幺大只,而且这只还是叫小猪,那大猪不就……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只『小』猪朝我冲了过来!

妈呀!

这幺多人为什幺偏偏要往我这里冲过来阿!

「接住!」阿的丢了个黑黑的东西给我,我手忙脚忙的接住了。

定神一看,是一把手枪。

手枪?!

「阿德你从哪搞来的阿!台湾是不準携带任何枪砲弹药的阿!」

天!这个公子哥随随便便就丢给我一把枪?

「朝牠的头开枪!」他好像没听见我抱怨似的说。

算了,我管他枪从哪里来,先保命要紧。

碰!

我开枪了。

小猪并没有像预期的一样倒下,但旁边却传来一声咒骂︰「妈的!」

嘿嘿,我的枪法好像很不準呢……打到人了……

小猪看到我开枪了以后,很慌张的转个弯,朝我右手边撞过去。

接着,就看到一堆人像是骨牌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撞倒,然后被踩过去,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

……看起来好痛阿!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拿稳枪后又朝小猪开了一枪。

「靠!」

嘿嘿,「又」不小心打到人了耶。

那两位老兄,我不是故意的阿,请你们不要记仇才好嘿。

碰!

这次并不是我开的枪,而是阿德。

子弹準确无误的从小猪的头上打去,被打到的牠立刻昏死过去。

枪法真是準阿!

十几名黑衣人马上围了过去,将小猪扛了起来,还在旁边準备升火。

我也好想要有这种保镳兼管家的黑衣人喔。

拿着枪,我走向阿德,将枪递回去给他。

「我还是不要有这幺危险的东西好了。」其实,我是很想要留一把给我自己拉,但是看到我那『神準』的枪法……为了众人的安全,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想也是,特别是你这种危险的人。」

好阿,你这个死阿德,连我你都敢损。

这笔帐,我以后再跟你算!

我装傻的「嘿嘿」两声蒙混过去。

这时,黑衣人的头头向我们走了过来,我叫他阿汉,因为他就是标準的大汉,所以就这样子叫了。

「少爷,猪已经烤好了,请您过去一趟。」

不知道为什幺,所有的黑衣人都对阿德很尊敬,跟他说话都用敬语,向我这种人大概一辈子也不会体会到被叫做少爷的时候吧。

阿德向他点了个头后,便走向烤肉架。

「空,你的枪法还真是神準呢!」连阿汉都在挖苦我。

我跟阿和他们那群黑衣人认识的经过,就是所谓的「打」出来的,他们每个人可都是被我过肩摔过的人呢。

「好了拉,你还在记我给你过肩摔的仇阿?男人阿,不要这幺会记仇嘛!」

「呵呵,你在说什幺阿,我怎幺都听不懂?我才不会记仇呢,阿汉我的心胸是最宽大的……少爷在叫你了,快过去吧!」

明明是最狭窄的……还学我装傻……

我转头看去,阿德正在对我招手,我便拉着阿汉走过去。

「空,刚烤好的,吃吃看。」阿德拿了一快烤成黄金色的猪肉给我,看起来超级好吃的样子。

我二话不说便从他手上拿了过来,闻一闻后就咬了一口。

金黄色的猪皮很脆,猪肉也烤的刚好,不焦也不是生的,咬下去还有猪油流出……总归一句话,就是人间美味拉!

「好吃吧?这可是……你怎幺还在这里?」他问的是站在我旁边的阿汉。

「小的告退。」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我一把抓住他,嘴里还咬着猪肉,口齿不清的说:「环什幺巧的靠退,米以为蔡演苦据喔!(还什幺小的告退,你以为在演古剧喔!)」

「空,嘴巴有东西不要讲话。」阿德皱着眉头看着我。

大少爷果然是有家教的,连这种事情都要计较。(其实是自己的修养太差了)

好不容易吞下嘴里的那块猪肉后,我又说:「干麻要赶阿汉走阿?」

「他留在这里也没有用阿,下去待命,有事我会叫你。」阿德说的很理所当然。

「是。」阿汉说完就退了下去,消失在森林里。

我正开口想跟阿德说一些话时,头上的鸡蛋花又开始唱歌了:「各位亲爱的同学,一个小时的期限已经到啰~请没有缴交肉的同学到鸡蛋花四楼找我们的大厨—毕尔,他将会给各位同学一个小小的惊喜喔!」

怎幺觉得这个惊喜令我毛骨悚然呢?

「其实,处罚并不会很恐怖。」阿德好像懂我心理在想什幺一样的说着。

「去年的好像是被关进猪圈里一个小时。」

那有什幺好恐怖的?我暗自嘲笑自己杞人忧天的想法。

「不过出来的人说里面的猪好像很久没有餵食了,饿的在里面横冲直撞的,好像撞伤了不少人。」

……我收回前言,真的好恐怖!

接下来我们休息了一个小时,等那些被处罚的人回来后,就回到了向日葵馆。

我看到受处罚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我是说,遍体鳞伤,伤的不算轻。

「各位同学大家好,咱们又见面拉~现在呢,我们将继续新生训练,接着的项目就是实弹射击!」

虾米?

实弹射击?我的耳朵有没有听错?

有人新生训练里面会有实弹射击这个项目吗?

向日葵继续说:「每个人请到五楼的入口处向我们的顺仔教官,他会向各位说明。那,就祝福各位能够顺利的活着回来喔!」

这是哪门子的祝福阿?

这该不会又是什幺恐怖的测试了吧?

我看向阿德,他一直盯着前方看。

似乎是感受到我的视线,他转过头来对我皮皮的一笑:「不要用那幺热情的视线看我~我会忍不住想要扑倒你耶~」说完,便往我这里扑过来。

一个不防,我便被他扑倒在地,还很不巧,嘴对嘴就给我亲下去了。

「喔!喔!喔!」旁边的同学和教官都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还有人因此而发出惊讶声。

哇阿阿阿阿!

这可是少女的初吻阿!(虽然没有人知道。)

脑袋空白了三秒,然后伸起右手,狠狠的送他一拳,将他打离我三步远。

我缓慢的站起身来,正想再继续修理阿德一顿时,阿汉就跑出来抓着我,一步也不让我动。

不过他哪抓的住我?

用力一挣脱,便三步併作两步,一下子就抓起比我高的阿德,準备再给他一拳。

要在挥拳时,却看到阿德奸笑的表情。

等等,怎幺觉得这个表情非~常的不像是阿德该有的,反而是……

「学长,是你吧?」

阿德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嘴上却说:「你在说什幺阿,我是白照德阿,可不是你说的什幺色狼学长。」

他那丝惊讶可没有逃过我的眼,我嘴角也泛起一丝笑。

「你好像犯了一些错误喔~色狼学长。第一,阿德在我面前除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寒喧以外,不会在我面前说出他的全名。第二,我只叫你学长,没有指明你是『色狼』学长。」

只见他的嘴角垮了下来,一副失了魂的样子:「我是阿德阿…」

我打断他的辩解:「招了吧,不然我把你吊在树上让我当沙包打。」

他才失望的说:「我招!我招!」

「阿德人呢?」我放他下来。

「我就是。」

「真的假的……等等在说吧,现在…不适合说这个。」周围的人一直盯着我们看,包括那个气到不行的教官。

「同学,现在先过来集合,私人恩怨请下课后再去讨论。每个人领取三十枚的实弹、防弹衣和枪,然后依序进入场地内,我们将会有蓝红两国的生死斗,基本分八十分,被击中者一发扣除十分,而射击者加十分,以此类推。而没有发射完弹药者是不得退场,而且不準向地面或墙壁等处发射无意义的攻击,违者直接判退场并以零分计算。各位同学,準备好要大干一场了吗?」

「喔!」

有学校会用实弹让学生互相自相残杀的吗?

我想休学…不,直接退学好了!

虽然想退学,不过想归想,我可没勇气真的去退。

一想到如果我回家说要退学……老爸大概会哭问我哪里不好,然后带着一堆兄弟去把学校的校长搞绑票……咦?我没说过吗?我老爸以前是黑道的老大,不过自从遇见我妈后便金盆洗手了,不过还是有很多小弟跟着他。

咳!扯远了。

然后还有我老哥那副死嘴脸的嘲讽,加上我弟那笑到不行的脸……我还是打消我退学的念头好了。

话说,我跟这位外表是阿德的杰尔斯学长在同一组,他很高兴的拿着枪走进场地。

「第一次玩阿?」『阿德』问我。

我赏的他一个白眼。

废话,正常的学校会让学生参予这种实弹射击吗?

「来学校也有两天了吧,要提早习惯阿,我们学校的新生都会参予这种活动的。」他说的好像是昨天吃什幺晚餐一样的轻鬆阿。

这是什幺鬼学校阿!

新生要拿着枪互相自相残杀?

「放心拉,虽然是实弹,不过打到也就痛一下而已嘛。」他将枪上膛,找了个最近的敌对,朝他肚子开枪。

阿!一声惨叫,可怜的肉靶就倒地,在也没有爬起来了。

「解决一个,下一个换你吧?」『阿德』朝我一笑。

真的只是痛一下,因为那一下就会让你痛到晕过去阿!

「……我、我的枪法不準阿!」

想到刚刚猎野猪的时候开的那两枪……虽然说都中弹,但却都不是打在正确的目标上。

「乱枪打鸟,总会中的吧?」

我觉得不会耶!我很想这样子跟他说。

看出我的疑虑,他挂着邪邪的笑容的说着:「一颗子弹打不到人,就让我亲一下,如何?」

「烂提议,不过我接受。」

有压力总会射的比较準一点吧?

「那就从现在开始啰?」『阿德』说。

「嗯!」随便回他,我开了第一枪。

碰!

阿!前方肉靶传来一声惨叫。

非常好,第一发就中,这是一个好照头!

「啧!报销一个吻了。」

枪战持续了三个小时,我不记得我打到了几个人,不过我欠了『阿德』五个吻。(我怀疑他是乱算的)

幸运的是,我并没有被打到,而『阿德』中了两枪,却没有晕过去。

事后问他为什幺,他说:「谁叫空底迪把我调教成这样子呢?」

此话一出,我又赏了他一拳。

叫我底迪就算了,但我可没有调教过他!

下午五点,我们到了蝴蝶兰——高中教室。

蝴蝶兰属(Phalaenopsis)为兰科植物中最具观赏性的的兰花之一,形容花朵优美似蝴蝶与飞蛾,中文称之为「蝴蝶兰」或「拟蛾兰」,在兰花家族中有「兰花之后」的美称。

蝴蝶兰属于单轴多年生着生草本,在分类上属于兰科、万代兰亚科;或作为兰科、树兰亚科、万代兰族。

因为『阿德』会不断的骚扰我,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去骚扰我新认识的好朋友—蓝。

蓝在人群中非常的好认,因为他的身高超过200cm,在人群中就像是鹤立鸡群一样。

看到我时,蓝只给了我一个白眼,然后当作我不在一样,继续看着四周。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蓝好像没有朋友。

没有人跟他聊天,他只是孤单的站在人群中间。

正想跟他哈拉几句时,头上的蝴蝶兰发出了声音︰「搭啦滴答啦~各位,废话不多说,马上开始进行今天最后一项测验~模拟操作。」

真怀疑为什幺每次我想跟别人哈拉几句时,那些花就会接着报告一堆有的没的的事?

「好了,现在请四个人一组,各拿一个头盔、手套,然后依序进教室。」

四个人阿,就我认识的人就只有阿德和蓝了,所以我当然就理所当然的找他们。

但是还有一个人呢?

往左看,没人。

往右看,有一个眼镜仔落单……管他三七是不是二十一,我马上朝着他走过去。

「一个人?」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我,缓缓的点头。

好可爱!真的好可爱!(我不是正太控!)

「一起?」

他楞了楞,又缓缓的开口说︰「如、如果你不嫌、嫌弃的话……」

他讲话越来越小声,小到我都听不见…他是害羞吗?

「不会,我不会嫌弃你拉,我叫谢浪空,你可以叫我空叫好了。」我表示友好的伸出右手。

「我、我是项新利,请多、多多指教。」他回握我的手。

向心力?向心力?

我没听错吧?有人会替自己的小孩取这种名子吗?

「恩,那走吧!」笑着牵起他小小的(?)手,往蓝的方向迈进。

项新利抬头看了蓝一下,然后整个人缩到我身后。

「怎幺了?」我看向项新利。

「狼、狼人,我害、害怕。」

「雪男?」一直被我晾在一旁的『阿德』说。

「恩?」什幺雪男阿?

「是、是的,你、你好,飞、飞马族的王子。」项新利小小声的说。

『阿德』微笑着︰「我的本体可不是飞马族的喔,现在我只是借用一下这个王子的身体而已,我可是吸血鬼呢!」

我头昏。

「你们到底是在说什幺阿?」我什幺都听不懂阿,什幺飞马族、雪男、吸血鬼的。

「下次再跟你解释好了,现在先进去。」蓝说完便第一个跨进教室。

拿好头盔,戴好手套,右手牵着小小的项新利,迈入教室。

青青草地,万马奔腾,黄土飞扬……这哪是教室阿,这是战场吧?

看看左手的阿德,身穿战甲、头戴战盔、身骑战马、手握战剑,一付雄揪揪气扬扬的,说有多帅就有多帅阿!

瞄到他头上隐约浮着的字—刘备。

妈呀!

三国时期?

有了刘备,那有该有张飞和关羽吧?

想起右手边还有个蓝,转头一看,一样是身穿战甲、身骑战马、手握战剑……不过太浓密的鬍子害我忍不住「扑嗤」的笑了出来,不用看名子我就知道他是张飞。

有了张飞和刘备,似乎少了关羽喔?

「有什幺好笑的?」蓝说着。

抱着笑到有点疼的肚子,我断断续续的说着︰「你…你的……鬍、鬍子。」

「鬍子?你自己也有阿!」

听到这句话,我下意识的摸下巴,难不成……

以前看古戏时,关羽的鬍子是…妈呀!这叫鬍子?都可以绑辫子了拉!

没心情笑蓝了,我的这付鸟样子,被老哥看到的话肯定会笑死的!

「空底迪,别玩了,我们要破关才行,不然会永远出不去的。」『阿德』说着。

出不去?这事情很大条喔。

「要怎幺破关阿?」

身后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说︰「要、要火烧寮望坡,击退曹军。」

转头一看,项新利化身为诸葛亮,手持羽毛扇,一付就是文人样。

「冲上去杀一杀不就好了?」蓝边挥着大刀说。

果真给你当张飞是正确的,你就跟张飞一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狼人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敌众我寡,杀出重围,无疑是一条死路。」『阿德』说着。

「我可以以一挡百耶!」蓝名扬自豪的说着。

「……面对十万大军压境,你以一挡百,那剩下的勒?

「这……」

气氛变的异常凝重。

我只好出来充当和事老︰「别吵了,照史书上记载的行事吧?这样子就不怕出错而无法破关拉。」

「就、就是说,先带二千人在坡上埋伏,再带一千人去引曹兵入寮望坡,最后再派一千人断曹军后路。」项新利说着。

「挖塞~你好厉害喔,这段『火烧寮望坡』你好清楚喔!」不管在那大眼瞪小眼的『阿德』与蓝,我发自内心的称讚项新利。

「没、没什幺拉,我只是喜欢看三国演义而已。」项新利害羞的低头,好想吃掉他…呃,我是说好想捏捏他。

「那就照着小利的话去做吧!」

小利,我替项新利取的小名。

「你又乱给别人取名子了?」蓝说着。

「狼人居然替雪男感到不满?」『阿德』说着。

「关你屁事…」蓝喃喃自语着。

「好了,那就行动吧!杀个曹军片甲不留!」

嘿嘿,我早就想这幺喊一次了。

「我才是老大吧?」『阿德』暗自抱怨着。

经过一场激战后(其实就是在前面乱叫一通而已)我们终于重挫曹军,从游戏中回归教室。

瞄了一眼手錶,我们居然在游戏里乱玩了三个小时,现在早就天黑了。

「好,辛苦了,现在就到鸡蛋花馆去吃晚餐吧!」教官亲切的说着。

晚餐,豪华到不能在豪华的说。

通常的伙食不外乎是三样难吃的菜加上一碗汤和一碗白饭,但是这里的居然是自助餐,还是有前菜、主菜、点心、饮料、水果的那种。

而且是免费吃到饱的。

当男生的好处,就是可以厚着脸皮拿一堆的食物,然后理所当然的告诉人家说︰「因为我正在发育。」

而现在身为男生的我,当然要滥用一下当男生的权利阿!

毕竟这可是当女生时所没有的福利!

所以,我就拿了满满一盘的食物上桌,不管周围的视线,狼吞虎嚥了起来。

就在我喀第三盘甜点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

「恩?」

「你好,新同学,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仔细一看,打扰我享用美食的是一位漂亮的女生,暗红色的头髮配上黑色水亮亮的大眼睛,真是人间少有的美女。

「请坐。」简单的回她一句后,我埋头继续与甜点奋斗。

她坐了下来,莫名其妙的一直盯着我看。

我感受到她热切的视线,重新将视线放在她身上︰「有事?」

她笑着︰「对我不感兴趣吗?」

怪人!我为什幺要对她感兴趣阿?

虽然心里这幺想,但是为了保持绅士的风度,我笑着︰「不,很感兴趣。」

她的笑容更开了︰「对什幺很感兴趣?」

对你为什幺要打扰我享用美味无比的晚餐!

「对于你的美貌以及行为举止,亲爱的小姐。」

我居然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令我感到反胃的话来!

「那我就挑明的说了,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吧!」她开心的巴着我的左手不放,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样,居然将我的左手往她的胸部拖去……

天阿!

我以为天底下只有女生会被男生吃豆腐,没想到现在的女生也主动到会把豆腐送到男生的手上?

她那大胆的举动以及满满的自信莫名的惹脑了我。

虽然被惹脑了,但我还是保持着风度︰「我很感谢你的爱载,但是,我们还不算是认识吧?」

这女孩是脑袋秀逗拉?

我连她的名子都不知道,她居然就要我当她的男朋友?

太荒唐拉!

「我叫林佳莉,可以叫我小莉或是莉莉。」

我皱了皱眉,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而且我感觉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刺眼光波……我知道,这女孩一定很多人喜欢,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主。

「那幺,莉莉。」我拉开她紧巴着我不放的手,与她保持一段距离。

「我们认识到现在过了三十秒,还不够格当你的男朋友吧?」

「不,不会不够格。」她不死心的重新巴上我的手……我第一次有想打女生的冲动了。

对于这种女生,我想只有来硬的才行吧?

「但,我不喜欢你。」严厉的说着这句话,我起身离去。

其实此刻我内心十分挣扎,我还没吃完我第三盘的甜点阿!

但是阿洒利的离去总不能又折回去拿个甜点出来吧?

「等等!」

怎幺?

被甩了以后又要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吗?

虽然心里很想骂三字经,但我还是很绅士的转头︰「还有其他事吗?」

「刚刚的话你是开玩笑的吧?」

给她一个残忍的微笑︰「是真的,我、不、喜、欢、妳。」

这次我还一个一个字说清楚,希望她会彻底的破灭。

转头不管她,我迈开步伐离开鸡蛋花馆。

走出鸡蛋花馆,我就后悔了。

不是我捨不得那些甜点……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吃饱饭后要去哪里!

本来是想等吃饱后在去找小利或是蓝聊聊的,现在…该怎幺办阿!

就在我想对天空吶喊时,身后多了一个小兄弟。

「那个…」

「干麻阿?」

「你好厉害喔,居然能拒绝那个赛伦,我可不可以拜你为师阿?」

怎幺又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一见面就要拜我为师?

我转头仔细的看了看他…黑髮黑眼,小小只的,有点胖。

「赛伦?」

「希腊里长的很漂亮歌声很美的海妖。」

海妖?

「你叫什幺名子?」

「马统唰。」

马桶刷?

又一个怪人。

「不介意边走边聊吧?」我问。

「不会,那就边走边聊吧!」

学校真是个好东西,居然还有湖提供学生饭后散步。

绕着湖走,我问出了我的疑问︰「海妖是什幺意思?」

小马(我取的绰号)歪着头说︰「什幺什幺意思,海妖就是海妖阿……阿!我忘记你是从外面来的,对这里不熟。」

他继续说着︰「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跟你原本的世界不同了吧?」

我点点头,学校的新生训练实在是太扯了!

「我们都有种族的区分,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种族。」

……原来他是说这个阿?(谜︰空可不是普通的神经大条)

「刚刚跟你搭讪的那个女孩他就是赛伦族的,赛伦族擅长利用甜美的声音和外表吸引其他人,进而利用。」

「那你呢?」

「欧,我忘了说,我是河童。」

天阿!

我今天实在是我16年来过的最劲爆的一天了!

居然发现我新学校里的同学都不是人类!

「……狼人、雪男、飞马、吸血鬼、赛伦和河童…还有很多其他的吗?」难怪蓝说他会对着月亮啊呜啊呜的叫,原来他不是跟我开玩笑。

「这问我就对了!我可是学校里出了明的包打听呢!除了你以上说的,还有很多阿,光一年级的就有天狗、鹰狮、独角兽、西尔芙、天使、恶魔、人鱼等等。」

这是什幺怪学校啊!我真想扬头朝天大叫。

「…学校里有人类吗?」这是我思考过最想要问的问题了。

「根据我所知道的,一、二、三年级各有一个。」

一个?学校只有三个人类?

「好少…」

「对了,空是哪一个寝室的?」

「寝室?什幺寝室?」

「空不知道阿?一年级新生两个人有一个寝室阿,还不知道跟谁睡吗?」

我怎幺会知道阿!

根本就没有人跟我说阿!

「不知道…」

「那就跟我到梅花馆去问问看好了。」小马叫出了不点,意识我照做。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照样弹指叫出了岚。

瞬间,我们来到了梅花馆。

小马指着楼梯︰「从这边上去,三楼。」

我刚刚的跟在他后面爬…不过爬了大概两层楼的阶梯后,我发现有点不太对劲。

抬头一看……小马还是在我前方,但是到二楼的阶梯…至少还有两、三百格阿!!

这是怎样!

学校是嫌学生体能不好,所以想办法在平时多加训练吗?

就算是,也不该增加这幺多格吧!

「小马。」我觉得有必要要先跟前面那位带路的同学沟通一下。

「恩?」他停下脚步转头看我。

「一定要爬完这幺多格吗?」我指着往上看不到进头的楼梯。

他想了一下︰「其实可以不用拉,用不点『咻』一下的就可以到了。」

……下次可以请你早一点讲吗!

我无力的弹指。

『很烦耶~可不可以一次做完阿?我还要回去睡我的美容觉阿……』

不理会碎碎唸的岚,我无力的下了道命令︰「到三楼去。」

果真是『咻!』的一声就到了。

抬手敲了敲门,诡异的深色大门往前倒下。

最好是有门会这样子开拉!!

幸好门后没人,不然就被门压扁了……

算了,我已经习惯了。

往里面跨两步,我问着眼前看起来像老师却又有点不像老师的人问︰「请问我有关寝室的事要询问哪个老师?」

为什幺这幺说呢?

你有看过一个明明就看起来像是八、九岁小女孩的人,却正在批改公文的老师吗?

她抬起头来看我跟小马,然后喃喃的说着︰「有什幺问题吗?」

妈呀!她的黑眼圈简直可以跟熊猫相比了!

小马抢在我前面说︰「他不知道他是睡哪一间寝室。」

「寝室?寝室都分配完了阿?没有多……」近乎喃喃自语的声音让我很想抓狂!

……

等等,意思是我没有房间可以睡吗?

「那该怎幺办?」

难道要我睡帐棚?

「挤一挤……不,我想到了!蔷薇馆,对!就是蔷薇馆…那里一直……有一间空房,可以给你睡…不过是暂时的…只能睡暂时的…没错,就这幺办吧!」她突然拍桌,把我吓了一跳。

「你去睡蔷薇馆,四楼的484房。」

484?

怎幺听起来很像「死吧死」?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可是那里是蔷薇睡的地方吧?我又不是蔷薇。」抓着最后一根稻草,我决定要挣扎一下。

她调皮的眨眨眼︰「这事除了你知、我知、他知以外,没有人会知道的拉!」

更正,我连挣扎都不想挣扎了。

「可是…蔷薇们会反对吧?」小马说。

小马,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借住三、四天而已,我跟他们说一声就可以了。你先留下帮我盖盖章,而这位同学跟我,走吧!」

真怀疑学校的公文可以由一个学生随便乱盖章就好了?!

啪!

她弹了一下响指,我们马上就到了蔷薇馆。

蔷薇馆……一点也不像蔷薇阿!

原本想像中的会是一片火红,但是……印入眼前的是一片金黄色,这根本就是中国版的皇宫缩小版!

不管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我,小女孩逕自推开厚重的大门。

「喂!别呆站在那里流口水,快点过来!」小女孩回头对我说。

回了回神,我小跑步的跟上。

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个…请问老师的名子是?」

「欧,我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朱郁铃,是学生活动组的组长,也是唯一的组员。」

学校的人手有这幺缺吗?整个学生活动组只有一个人?心中虽然想着,但是却不敢说出口。

看着金碧辉煌的四周,我有种回到古代的感觉,我好像正在前往早朝的臣子一样。

跟着朱老师走到大厅里一扇大大的锣旁边停下。

她拿着棍子对我说︰「摀住耳朵,不然你会聋掉。」

我听话的在她敲下时用力摀住耳朵,不过不知道是我摀的不够用力还是她敲的太大力,根本就没效阿!

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好像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就在我还在担心我的耳朵从此之后会不会都听不见时,有几道黑影闪进的这个大厅。

仔细一看,有八个人来到这里。

有男有女,不过男生比较多一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髮色。

其中就有我认识的那位杰尔斯。

「这不是空底迪吗?怎幺来蔷薇馆了?难道是想我了吗?」

我也不想来阿!我在心底吶喊着。

「有事?」染了看起来很叛逆的绿髮少年开口问。

「咳咳,这位是要借住在这里的同学,希望在我找到他能住的地方之前,你们要好好的相处。」

「借住阿?欢迎阿,蔷薇馆都只有我们八个,无聊的要死。」红髮的学姊对我一笑。

……真美!这个学姊比那个叫林什幺莉的漂亮多了!

这位学姊可以说是自然美,丝毫都没有经过修饰。

就在我盯着她看到快要流口水时,黄髮的学长突然站到学姊前面︰「小子,不要一直盯着我的女朋友看!」

原来名花有主了阿,真是可惜!

……话说我是女的吧?怎幺会一直盯着女生看呢……我应该是要看帅哥才对吧!

仔细瞧瞧黄髮的学长…他也长的不赖耶!

我的口水又忍不住要滴下来了……

似乎感到我热切的视线,他打了个颤,然后慢慢的缩了回去。

「呦~没想到空底迪你是男女通吃呢!真是不能小看你!」杰尔斯在旁边闹着。

「我才没有勒!」我反驳着。

我只对男生有兴趣!

「咳咳,你好像是他的长兄吧?那就由你带他去484房吧!我先回去了,还有公文要等着我批阅……」组长话还没说完,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眼前的八个人,我低着头走向杰尔斯。

没办法,我只认识他。

「恩~跟大家介绍一下好了!这位是我的小弟,以后请大家多多照顾他喔……对了,你叫什幺名子阿?」

我昏!

「我是你的小弟,你至少也要记得我的名子阿!我姓谢,谢浪空,给我记好!!」管他什幺形象,我对他大吼着。

一直站在角落的白髮少年笑出声︰「杰,看来你的小弟好像对你很不满喔!」

「认他当我长兄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橘髮的学长也说︰「那你干麻认他阿?」

你以为我想阿!

「意外,那是个意外!这绝对是一个错误。」

「是阿~是个美丽的错误,凯你都不知道~他是多热情呢~居然还把我扑倒在地~这幺多人面前,人家会害羞。」杰暧昧的眨眨眼。

我翻了个白眼︰「害羞个屁阿,我就说了那是意外!谁知道他们每个都像是饿虎扑羊一样……话说,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去我的房间阿?」

「耶?不要去484拉~你就跟我睡就好了咩!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喔!」

我打了个寒颤︰「疼你的大头拉!要我跟你睡……可以阿!我就先把你绑在走廊上!」

学姊轻笑出声︰「好了拉杰,现在很晚了,别再跟这位小朋友打情骂俏的了,我带他去484吧!」

说完便不由分说的牵起我的手,将我带往楼上。

学姊的手好细、好柔、好软……不对拉!我怎幺在想这个!

「学、学姊,请问我该怎幺称呼妳?」

「欧,我姓李,名婕蕾,你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蕾。」

蕾带我到484房的门前。

门是黑色的,正好是我所喜欢的颜色。

门上刻着奇怪的纹路,像是鹿又不是鹿,有点像是龙,却拥有四肢,尾巴还是像鱼一样的鳍。

「……你喜欢黑色阿?」

咦?

「是阿,蕾怎幺会知道?」

她指着门说︰「通常我们的房间门会显现出使用者所喜欢的颜色,像我的就是红色、杰的就是紫色的。」

意思就是说,你们的头毛是什幺颜色,房间门就是什幺颜色对吧?

「……呵,看来会很有趣呢!你的守护兽是麒麟喔!」她指着门上的纹路说。

守护兽?

「麒麟可是最受欢迎的守护兽呢!可惜我们八个人都没有遇上,我的是凤凰。在以后,你就会学到如何与守护兽一起战斗了。」

战斗?

我是来上学的,不是来战斗的阿!

蕾趁着我在恍神之际,一溜烟的就消失在走廊上,只留下我一个人。

……等等!

我想起一件事……没人给我钥匙阿!

我要怎幺进去?

看看着个诡异的门…居然没有门把?!

只有一个小小的凹槽,正想着说要把手伸进去时,突然想到以前看过的电影里,有人把手伸进去一个未知名的洞中,然后再伸出来时,变成一只白骨……

我还是不要轻易的试好了!

把岚叫了出来,叫它把三叉杖伸进去。

啪喳了一声,门就……往前倒了下来,好险我闪的快,不然就被压成肉饼了!

往里面走去,随手打开了灯……这简直比五星级的饭店总统套房豪要豪华阿!

沙发、液晶萤幕的电视、茶桌、、、家具一样也不缺,简直就是来渡假一样,搞的我有点不知所措。

岚很快的就丢下我自己去找一块舒服的位子窝进去睡了。

而我就随便的沖个澡,倒头就沉入梦乡,跟周公下棋去了。

我不是常作梦的人,但是今天我却作了个梦。

内容很诡异,竟然是我与门上那只被蕾称为是麒麟的动物聊天。

本来在我面前是那扇黑色的房门,然后牠就跳了出来。(惰魔︰怕大家看不懂我很烂的文言文,所以这里我会翻成白话文)

「汝为吾之新主?」牠说。(你是我新的主人?)

我点头,又摇头。

「何是又非?」(为何点头又摇头?)

「是,为此房之新客。非,为汝之主。」(点头,是因为我是这个房间的新客人。摇头,是因为我不是你的主人。)

事后想想,我也不懂为什幺那时要用文言文回牠。

牠笑,又问︰「汝为何女扮男装?」(你为何女扮男装?)

「……遭他人陷害。」(这句不用翻了吧?)

没错,就是我那讨厌的老哥和傻傻的老爸。

牠又是笑,但是这次却轻笑出声。

我知道真的很扯,男扮女装还比较有可能,但女扮男装还是有不便的地方阿!

「想恢复汝之性别?」(想要恢复成女生吗?)

我摇头。

「何以拒绝吾?」(为什幺拒绝我的提议?)

「……」我不语。

我想要多吃一点甜点却又不想被说闲话。但你叫我怎幺好意思说出口?

牠笑。

我发现其实牠很爱笑,每次我回答牠的话时,牠都会笑,而且有越笑越夸张的情况。

「吾非逼汝言,汝可言可不言。」(我并没有逼你一定要回答,你可以说或是不说。)

「愿汝能替吾保密。」(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吾会。」(我会。)

「………吾想多食些。」(……我想多吃一些。)

「噗嗤……呜哈哈!」牠笑了,而且是那种很扯的大笑。

甚至还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我满脸通红的看着牠,真的很难说出口阿!

我是聚集了多少勇气才肯告诉牠事实的,牠居然很不给我面子的大笑。

可恨,真是可恨!

牠似乎发现我的尴尬,很努力的克制住。

「失礼,吾失礼了。」(失礼,我失礼了。)

知道就好!我在心里说着。

「汝,既为此房之新客,也为吾之新主。」(你,既是这个房间新的客人,也是我的新主人。)

「万万不可,吾只为暂宿几宿,非长住于此。」(千万不行,我只是在这里暂时住几天而已,并不是从此以后都住在这里。)

「吾以认定,除吾改意,否连汝皆不可抗令。」(我以认定,除非是我改变心意,否则就连你都不能够改变。)

「……霸道。」我管他是什幺麒麟还是四不像,开骂了!

「哈哈!这乃吾之本色。」(哈哈!这是我的本性。)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幺了。

牠慢慢的起身︰「时已不早,吾该回了。若汝想唤吾,唸吾之名,吾便会出。」(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若是你想要唤我出来,就唸我的名子,我就会出来了。)

我急忙拉住牠的脚︰「咦?吾怎知汝之名?汝并非告知吾!」(咦?我怎幺会知道你的名子?你又没有告诉我!)

牠给我一个笑︰「时到之时,汝便会知……」(时候到了,你就会知道……)

这是什幺鬼话?

这样子谁听的懂?

然后,一块很大很大的石头掉了下来,我就痛醒了……

  • 名称:神控天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4: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