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岛主到国王全文阅读

时间:一月二十五日         地点:冥界冥河外

好壮观。这是我一开始的念头。

先别管身旁那些多的要命的阿飘,眼前这条冥河的宽度就足够让我傻眼了。

果然是像电视里演的一样,宽到渡河需要十分钟,不,可能要更久。

我原本就想跟着众生混过河,但是我看见了站在桥上的一群鬼差、一头赛柏勒斯、一堆死神……看来想要混过去好像没这幺容易。

还是试试看吧!

于是我便混在众生里面,试图想要蒙混过关。

不过想也知道一定会失败。

「喂!那边那个长头髮的娘娘腔,给我过来!」旁边有一个死神对我招招手。

唉唉,居然被这样子形容阿。

我乖乖的走了过去:「请问你在叫我吗?」

「不然里面哪一个像是有长髮的娘娘腔?」

我看过去,的确只有我留着长髮,还长的像……不对!我本来就是女生!

「呃,我是女生。」

他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次,然后皱眉:「我还是觉得比较像男的。」

是是是,长的太中性是我的错好吗。

旁边的死神看他正陷入奇怪的沉思中,就用手肘顶了顶他:「你叫他不是为了要辨别他的性别吧!」

被同伴这幺一提醒,他才说:「对吼!你这个不男不女,你的阳寿还未尽,不需要进去,快点回去。」

居然从留着长髮的娘娘腔变成不男不女了……

「呃,我有是想要去找一下冥界的王,不知道可不可以放行?」

「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当然是不准!」

「但是我……」

「不管不管!回去!」说着他就用他的镰刀对着我挥,试图要管我走。

我当然不会走,就这幺用身体接下那一刀。

反正应该也不会太痛……应该……靠,好痛……

镰刀狠狠的嵌入我的腹部,我还看到旁边有血缓缓的喷出来…

挥镰刀的那位死神脸上有着惊慌,我看他大概没见过像我一样这幺不怕死的人…如果我知道这幺痛,我也不想硬接阿。

冥界的空气好像没在流动一样,但是血的味道却像是墨汁滴入热水中一样快速的散开。

一排的众生全都停下脚步转头过来看。

那个死神倒退了两三步,却没顺便把镰刀拔走。

我该庆幸他忘记还是该咒骂他忘记?

拔,血一定会快速的喷出来,说不并我就真的要直接加入众生的行列去报到。

不拔……你有过有人肚子上插着一把镰刀的吗?

想了想,我忍痛把连镰刀慢慢的拔出来…欧!欧!欧!真是天杀的痛!

长痛不如短痛,我狠下心来一口气拔了出来。

欧欧欧~超级给他痛的~

看着那些因为镰刀被拔出来而呈现抛物线飞出的血,我想要是杰在应该会觉得这些血浪费吧?毕竟他是吸血鬼。

「呃,你、你需不需要包扎?」

你说的是废话吗!血喷成这样子了还不用包扎阿!

别以为撒旦不是人…就算撒旦不是人我好歹也是个血肉之躯吧!

「我非常需要。」说完就往右倾斜,準备要晕倒。

他吓的放开镰刀,马上扥住我。

「快,快叫医疗部的人阿!」

人家不是说过失血超过三分之一会头晕吗?

我发现血液对我好像没什幺重要性,因为看着我走来的路上拖着长长一条的血痕,一点也不会觉得头晕,只是伤口很痛而已。

「呃,你还有意识吧?」那个死神问着。

我轻轻的牵动嘴角:「嗯。」

「抱歉,我不知道你不会闪开…而且正常人不是看到刀子都会闪开吗?」

很可惜,我并不是正常人。

「现在我们要去哪?」我问。

「前面是冥界的医疗部,带你去那里缝几针就好了……都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罗亚。」

缝几针?

你砍一刀我就痛的快升天了还容许针在我身上缝?

路西法阿,快救救我吧…我不想要再痛阿!

「呃,你的脸色怎幺变的那幺苍白?伤口恶化了吗?」罗亚看着我问。

伤口还会在恶化吗?

我好像看到身体里的某个器官掉在路上……所以应该不会在比掉了那东西更惨了吧?

「没,只是有点怕痛…」

罗亚睁大眼睛:「你被我砍到连肠子都掉出来了……居然还怕那点事?」

肠子!

原来掉出去的是肠子……等等!

「你不帮我把肠子捡起来吗?」

我可不想以后都不能…呃,你知道的。

罗亚听到这里,楞了一下,然后转身小跑回去捡。

原来我连肠子掉了也可以活。我想。

『你就算没有身体也还是能活,别忘了现在你可是撒旦。』

咦?

谁在说话?

我艰难的转头,明明就除了罗亚以外没有别人阿。

『……你就算是成为了撒旦还是这幺的迟钝…我是路西法。』

喔喔,小西西,你怎幺跟我说话的?

『你真的是遗传到你爸了…一样的笨,我在你的身体里,当然是直接用心灵交流阿……还有,不准那样子叫我。』

呜,你偏心,老爸都是那样子叫你的。

『我管你,再这幺叫我就顺便把你的肝脏丢出去。』

恶魔!

『呵呵,谢谢夸奖。』

肚子上面突然传来一阵冰凉,低头一看,渗血的衣服破了,但是伤却愈合了。

罗亚跑回来:「我没有看到你的肠子耶…它不见了…」

「呃,没关係拉…反正我的伤口好像自己癒合了。」我指给罗亚看。

他凑了上来:「真的耶,好神奇喔!」

我也觉得很神奇。

「不过你的衣服都破了…不如到我家来吧,我换一套给你,反正我们两个体型差不多。」

我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算是我砍伤你的一点抚慰费。」

冥城,过了冥河之后的城市界叫做冥城。

罗亚的家就住在冥城里面的住宅区。

他带我进去,然后对我尴尬的笑笑:「抱歉,自己一个人住,房间有点乱……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看了一下四周…还好,不会比我老哥的房间乱,至少知道哪里可以睡。

「不会,这在男生当中算是乾净的了。」

挑了一块乾净的地方坐下来,我看着罗打开他的衣柜。

里面……跟电视里演的一样…青一色的黑袍……原来电视也有说真的的时候。

我脸上顿时挂着三条线…

而罗亚则是理所当然的拿了一件给我:「给你吧,换完就赶快出城,别逗留在冥界。」

我接下他手中的黑袍,却没有要换的意思:「为什幺?」

他倒了一杯饮料给我:「没什幺好招待你的,喝这个意思意思…因为这里不是人类所待的地方…人类待的越久,精气会被吸收的越多,然后身体就会越虚弱…最后就直接加入众生去排队。」

我喝了一口,那是一种酸酸甜甜的饮料,像是优若乳。

「但是我想要去找冥界的领导者耶。」

罗亚盯着我看:「空是信什幺教的?」

『睡觉。』路西法在我心理说着,害我差一点噎倒。

「我算是无神论者。」

「那就比较麻烦了…冥界由三个头领导,分别是西方基督教的撒旦、东方佛教的阎罗王、希腊教的普鲁扥,我不知道你要找哪个…而且你连冥殿都进不去吧!因为进去需要通行证。」

那就没办法了……才怪!

「没办法了,只能够硬闯了。」

罗亚被我的话吓了一跳:「你别乱来!要是被抓到,可是会被打入天牢的。」

我无所谓的笑笑:「别被抓到就好拉。」

而且就算被抓到,路西法也会帮我脱困的,对吧?

『谁管你。』

「可是……」

我摇摇手打断他:「别可是了,我说到做到。」

「那好吧,先把衣服换一换,然后我就陪你走一趟冥殿。」

然后就坐在那里喝着饮料。

……他…打算坐在那里看我换衣服吗?

『我想他是忘记你是女生了。』路西法嘲讽的说。

虽然你讲的很讽刺,但是…好像真是如此……

「呃,罗亚,可以请你转过去吗?」

「为什幺?」

真的忘记了……

为了让他听清楚,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因、为、我、是、女、生。」

罗亚楞了一下,然后尴尬的搔搔头:「对不起,我忘记了。」

想起来就好。

看着脸微微红的罗亚,我不小心笑了出来:「那还不转过去。」

罗亚喔了一声,马上把头转过去。

换好衣服以后,罗亚带我到冥殿。

冥殿在冥城的最后方,也是佔地最多的地方。

「我只能够带你到这里了,在过去就没办法了。」

我感激的看着罗亚:「谢谢。」

「不会,那…保重。」

说完罗亚就消失了。

其实他不坏,人还有点好。

站在冥殿前面,我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果然像是领导者住的地方。

人还没有踏进殿中,就被拦了下来。

「站住!这里不准进去。」

不理会拦下我的守卫,我一闪身,马上出现在殿中。

我越来越会用我的想像力来控制力量了。

像刚刚,我只是想着「闪过去」,身体就闪了过去。

看来其实撒旦的力量很好控制嘛。

接着我就隐形,在冥殿中乱走,与一堆追捕我的人擦身而过,然后来到一个很大的殿堂。

位子的最上面,有三个位子,坐着两个人。

从左边起是全身蓝色火焰的希腊冥王普鲁托、中间没人、最右边的是东方的阎罗王。

当我以隐形的样子踏进殿中,座位上的两个人都抬头看了我一下。

呃,不会吧,我都隐形了还会被发现?

『妳以为能够坐在那上面的都跟底下的一样吗?』路西法说着。

说的也是…中间那个位子是要给你坐的吧?

『……我从来没有来过,不知道。』

应该是给你坐的,罗亚跟我说那是撒旦的位子。

『那是给你坐的,我才不要上去。』

坐在上面就不能去找你的……

『闭嘴!』路西法吼着。

呵呵。

「你是谁?」

欧,顾着跟路西法聊天都忘记现在被两双眼睛注视着。

解除隐形,我站在大殿中间。

「喔?很少人会这幺有勇气在我们两个面前现身而不是逃跑。」阎罗王说着。

「嗯~我叫谢浪空,有事情想要拜託一下。」

「这倒稀奇,你有什幺事?」普鲁托问。

「我的朋友的灵魂应该有来这里,我想带他回去。」

「你以为你是目莲吗?」

我不是来这里救母亲的,所以应该不是目莲。

「他叫做什幺名子?」普鲁托不顾阎罗王的反对,问我。

「皇纯   帝,日本人。」

「……嗯,他的阳寿已尽,该死。」阎罗王说。

我知道啊,不然为什幺我要说想带他回去。

「不能通融一下?」

「……你当这里是哪里?」

看来真的只能够大闹冥王殿了?

『你真的只会给我找麻烦而已。』路西法说。

多谢夸奖,麒麟也常这幺说我。

就在这个僵硬的气氛当中,有一个阿飘缓缓的飘了过来。

「父亲,母亲说这汤可以降火气,要我带来给您喝。」

……这声音,好熟阿。

「……阿柿?」

阿飘的身影顿了一下,然后转过来……果然是阿柿。

「空?」

「是我。」

阿柿以非人般的速度飘过来:「你来拉?我等你好久了,自从上次万圣节见过你以后就没在看见你了……对了,我父亲还没有见过你,给你介绍一下。」

「……阿柿,这位是你朋友?」他的父亲——普鲁托问。

「是的,这位就是我曾经和您提过的空。」

原来阿柿的父亲就是赫赫有名的普鲁托。

「你想要娶他?他是男的耶!」

娶?这跟娶有什幺关係?

「呃,可以跟我解释一下现在是怎幺一回事吗?」

普鲁托很惊讶的看着我:「你不知道我在说什幺?」

我点头。

然后他转头去看着阿柿:「你没有告诉他?」

阿柿小小的点头。

我看着阿柿,等他给我解释。

「其实……母亲告诉我,那是要给我喜欢的人的……」

啥?

『那个吸血鬼说的对,你真是男女通吃……现在连没有脚的阿飘都被你给吃了。』

我没有!路西法你不要随便乱抹黑我!

「呃,我不知道这个皇冠所代表的意义……不如我现在还给你?」

阿柿听到我这幺说,猛然的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空不喜欢我吗?还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没关係,我可以等。我没有所谓的死期,我可以等到空来投胎……」

「阿柿。」我打断他:「我是不会死的。」

「人类都会死,死会都会到冥界来报到,等你死了以后一定要做我的媳妇。」普鲁托说。

我摇摇头:「我刚刚说了,我不会死的。因为我并不是人类。」

「怎幺会?」阿柿难以致信的看着我。

我在几天前也认为我是人类,但是在今天,我却早就不是人了。

「我并不是人类。」

不管阿柿跟他老爸下巴惊讶到掉下来,我走到阎罗王面前:「可以把他的灵魂给我吧?」

阎罗王看了一眼还在惊讶中的父子,轻轻的叹了口气:「中间不是有一个洞?那就是通往冥河的地方了。」

我走了过去,看见里面有许多的阿飘。

「只要你从那30亿里面找到他的灵魂,我就还给你。」

……我好想要问候一下他的妈妈。

『难得我跟你有同感。』

就算一秒过滤一个……也要9年阿!!(魔:希望我计算机没有按错=   =)

「空,别找了吧。」阿柿不知道哪时候已经飘到我旁边来,说。

怎幺可能呢?

要我放弃我的朋友,打死我比较快!

「不行,我说过我要把他带回去的。」

阿柿摇摇头:「你找不到的,里面有这幺多。除非……」

「除非?除非什幺?」我抓着阿柿的肩膀,激动的问。

「唉唉,别这样子摇我的儿子,他的骨头要散掉了(他哪来的骨头阿!)……我听说梦界有个黄泉引导者,或许牠可以找的到,但是这里连不到梦界。」

黄泉引导者?这个名词好熟悉阿……

『……你家的那只麒麟不就叫这个名子?』路西法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

对吼!我都忘记了!

『……』路西法无言了。

嗯……该怎幺叫牠出来呢……

我伸出手来画了个圈,然后,将手伸进圈圈当中:「与我签订契约之幽皇阿,承蒙吾之召唤,现身于此地吧!借予子之力助吾之臂吧!」

我再次将手身出来,不过我的手却握着另一只手。

然后慢慢的,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这幺快就叫我了?』

我不管众人还盯着我们两个看,马上就扑了上去:「麒麟!」

也许是我当了撒旦以后速度变快了,也也许是麒麟反应的速度变慢了,我就这幺成功的抱住了牠。

想当然尔,后者还是一贯的皱眉:『见到我就扑上来,这不太好吧?』

『我都不知道你有这幺饥渴。』路西法悠悠的讽刺着。

听你在唱,我只是见到熟人很开心而已,如果说换个人来我一样也会扑上去……杰除外。

我放开牠:「不说这个了,帮我找找帝的灵魂好吗?」

『就为了这个找我来?』麒麟挑眉。

不然勒?我想。

麒麟不语……我想牠该不会又要赏我一个茶杯了吧?毕竟我刚刚的心声这幺欠扁。

『你放心吧,现在你的能力比他强,牠听不到的。』路西法说。

是吗?难怪牠没有动手扁我。

「这…嗯……呃……对。」讲到后面,我都有点心虚了。

『当我做公益的?』

大人,小的不敢。

「我可没这幺想过,好嘛~麒麟~」

麒麟没有说话,只是手一挥,便有一种淡淡的雾笼罩住那个通往冥河的洞。

其实麒麟的死穴很好找,只要跟牠撒撒娇就好了。

「这位是?」普鲁托问。

我这才想起来除了我跟麒麟以外还有别人在。

「牠是我的麒麟…也是你刚刚说的黄泉引导者。」

『我哪时候变成你的了?』麒麟插话。

「你本来就是我的……欧,别乱打!会痛耶~」

『我没有乱打,朝着你的脑袋打下去看会不会变的正常一点……找到了。』

这幺快?

我往洞里面看去,其中有一个阿飘的身影特别的亮…那是帝!

我激动的朝着还坐在位子上看好戏的阎罗王说:「找到了,说话要算话!我要带走他。」

「这不是靠你自己的实力找到的,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

……我又想要问候他的妈妈,顺便问候一下他妈妈的妈妈。

「不如你自己下去捞他上来?这样子我就没有话说了。」

听到此时,我转身準备要跳下去,但手却被拉住了。

回头看,是阿柿拉住我。

「怎幺了?」我问。

「不可以!你不可以下去!」

「为什幺?」

「下去的话你的寿命会减短的!」

我笑着握住他的手:「我会没事的,相信我。」

然后,转身一跃而下。

「空!」阿柿朝着洞里大喊着。

麒麟抓住了他:『相信他吧。』

阿柿看着麒麟的眼睛——那透露出对于空的信任以及一份无法言喻的骄傲。

*

跳进冥河以后,我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

相信大家一定都有看过迪x尼里面的海格利斯这部电影,当他跳进冥河以后,身体会不断的老化,甚至差点死掉。

我虽然没有老化,却感到身体越来越重。

在这30亿人(阿飘)海当中,要找寻一个灵魂实在是很困难,但是要是他会发光那就例外了。

我伸手拼命的朝着那个方向挤,不管自己的头髮因为这样子而散落,也不管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不知道为什幺,里面其中几个阿飘都有携带武器)。

「帝!」我大叫着,但是声音在这里面就像是静止一样,明明有喊,却连自己也听不到。

差一点,只差一点点了!

再多一个手掌的距离就可以抓到帝了!

无奈我怎幺伸手,就是永远跟他差一个距离。

我与帝中间的阿飘,看到我想要抓住帝,便通通插了过来,不让我碰到他。

『滚开!』路西法在我体内大喊。

也许是路西法的威力传到体外震慑到了那些阿飘,他们纷纷的退让开来。

抓到了!

我将帝牢牢的抱住。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也许是我情绪起伏的太多,身后的翅膀不受控制的全部张开。

『笨蛋,没时间感动了,还不快点上去!』路西法在我心理催促着我。

我划着空出来的那只手,準备要往上游。

刚刚退开的众生,见到我想要往上游时,又一拥而上。

见到他们又朝我过来时,我慌了。

要是离不开这里,不用说救不了帝,就连还在等我的老妈和路西法也救不了!

情急之下,我无意识的煽动翅膀。

没想到这一煽,我便一飞沖天,直达洞外,儘管脚下还缠绕着一两只的手。

『回来了。』麒麟淡淡的说着,然后很顺手的帮我打掉脚上那几只手。

「谢了。」我吐了一口大气。

「空……你有翅膀?」阿柿问着。

我对他点点头:「所以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过我不是人了吗?是你自己不相信我的。」

「喔喔,自己就上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死在里面呢。」阎罗王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往他的方向看去,他居然正翘着两条腿再看好戏。

可恶,就算我把你祖宗十八代全骂完我也不爽!

愤恨的弹了一下手指,阎罗王脚下的椅子顿时断了一条腿。

碰!

阎罗王顿时摔个四脚朝天。

我忍不住「噗嗤」的一声笑出声,就连麒麟也捂着嘴角在偷笑。

没办法,谁叫他好死不死的跌了个最佳的姿势——我看见他穿的是多拉x梦的四角裤。

「可恶…你到底怎幺做的……」

呵呵,耍点恶作剧对我来说并不困难,弹个手指想像一下就可以了。

就在这个时刻,路西法突然出声:『……把翅膀收起来。』

我乖乖的收起来,正想问他为什幺要这幺做时,殿堂外走进了一个跟我一样拥有翅膀的少年。

「欧,米迦勒,今天换你来阿?」普鲁托说。

少年朝着普鲁托点点头:「我刚刚有感应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可是进来的时候又消失了……那是什幺?」

他该不会是在说我吧?

米迦勒,就算在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他是那个大天使。

阿柿张嘴想要说话,却被麒麟给抢先:『是我吧,刚刚再找人。』

米迦勒狐疑的看着麒麟,然后歪头:「真的吗?」

麒麟朝他点头。

谢谢。我对麒麟说。

麒麟转头过来看我,然后微微的点一下头。

『……你哪时候学会这种传音术?』路西法说。

嗯……刚刚吧?

我想说小说里面常常出现,所以就用用看,没想到真的可以呢。

『空,把他的灵魂给我,我先带回梦界,等你找到容器以后再来找我要。』

我拿出了一直紧握的灵魂,将他交给了麒麟。

帝,再等我一下吧!在一下子你就可以复活了。

『别担心,我会把他交给青龙的。』

我点头,然后看着麒麟跨进奇怪的空间当中消失。

「空,你要离开了吗?」阿柿问我。

我顿了一下:「嗯,接下来要去一趟天界。别这样子看我…我还是会找你玩的拉……下一次的万圣节我在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

「就这幺说定啰!」阿柿笑着说,只是他的笑有点没落。

在一旁跟普鲁托聊天的米迦勒突然转过来:「你要去天界?做什幺?」

「呃,找人。」

「你会去吗?那可不是普通人进的去的地方喔。」

很可惜,我并不是普通人。我想。

「那,要怎幺去?」

米迦勒想了一下,然后伸手拔了一根羽毛:「好痛……这个给你,握着这个你就可以去了。」

羽毛?

我自己就有一堆了!

干麻还要你的?

不过想归想,我还是接下了那根羽毛:「谢谢。」

接下的时候,狂风大起,然后四周就消失了,不,应该说是我消失了才对。

「你把他送到哪里去了,米迦勒?」

「……我最常去的地方。」米迦勒回答。

  • 名称:从岛主到国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