皋怎么读全文阅读

      探知林柳安然脱险,几经生死关卡的贾赛终于鬆了口气,然而看着眼前这名师伯,他的心头不由一紧,想起姜维的生死、蒋琬之重症以及张隐的警告。先前林柳传来的记忆虽清楚表示宁静云足堪信任,然而痛恨别人欺瞒的贾赛,实在不知要以何种表情来面对她。

      其思绪纠结盘旋,交织出许多问句:助人何须伪装?青红乞战那夜她已在场,若真现身出手,说不定能阻止释耀虔殒命。莫非她也贪图圣功?才故意施针促成此事。她既是昔年的胜国神医,也指出蒋琬症状,为何不直接救醒蒋琬?她如果早一点告知身分,或许张隐也不用赔上性命,难道是想利用我报毁功之仇?

      猜忌起,心魔生,这道因吴尚瑶背叛而种下的恶根,始终未能从贾赛心田里拔除乾净。所幸苦心禅修乃圣善根本,苦火牵引,良能正气油然而生,立时驱散负面思绪。贾赛灵台恢复清明,心眼再见倒反银行里的平等天秤,忆起乔乃那日的苦心之问。

      乞之道,在于苦心;体察他人心中之苦,方明苦心所在。人皆有难言之隐,路总有难行之处;贾赛既可在脑残蟹堡店假冒地帮人士,怎不能允许他人易容行事?宁静云身怀九如之祕,长年被张隐、释耀虔追杀,当然不能事事强出头。她眼力虽具,但功体曾毁,可能对蒋琬之伤爱莫能助,非是蓄意留手不救。磊落行善固然是好,但救人须忖度情势、量力而为,鲁莽出头只会落入有心人圈套,让九如圣功为恶者掌握。

      施与受若放在平等天秤上秤重,量针究竟会斜向何方?不能因对方出手救援,就认为她别有所求;也不能只靠受惠多寡,就判定对方善恶。张隐捐献十年功力、生命精华,又对贾赛有传功恩惠,合该获得九如圣功这项大礼吗?释耀虔不但捐出毕生功力,更在死前展现捨生大善,难道比张隐更适合得到九如圣功?宁静云在促成圣功一事上出力甚少,她就比张、释二人更自私邪恶吗?

      林柳记忆里的姑老师,毕生行医不望报;唯一执着,便是对叶星海的爱恋。为此她甘心躲入散人一脉,忍受屈辱,过着贫苦行乞的生活,甚至放弃追讨须弥罗网与毁功灭门之仇。她之易容亦合苦心乞道──避免干戈、默默助人。毕竟她若亮出身分,势将惹来天、地二帮与毒神仙关注,散人一脉亦不会无视其安危,于必要时也会倾力助她。届时纷争将如怒浪般波波袭来,不知又会牺牲多少性命。乞战当时她若不易容成罗婶,根本无法取得贾赛信赖而施针;与仙门对抗时屁眼狐狸就藏身附近,不化成单福的话,很可能惹来地帮连环逼杀,令第六军团腹背受敌。

      没有宁静云暗中相助,贾赛早已成为张、释斗争下的牺牲品,琊福寺与须弥罗网八成归罐头笑僧掌控,第六军团说不定早被琉璃仙门毁去,局势恐会截然不同。将心比心,易地而处,贾赛也想不到更好的作法。

      神医整形,用意若深;那吴尚瑶之欺情与诈骗,是否也藏着不为人知的苦衷?

      贾赛自省之余亦生感慨,思及过往、试图为昔日爱侣开脱,而情势却不允许他想太多。眼前的宁静云忽然跪地咳血,身躯剧烈抖动,毛孔贲张,释出大量佛罡本元;整形针术亦失控崩解,肉移、骨改、髮伸、肤褪,脱离姜维面容,恢复本来形貌。

      其髮鬓斑白,骨瘦如柴,唯有一双使针的手依旧保持青春;十指纤长秀美、白皙幼嫩,指甲闪烁银玉光彩,划空留有檀香,乃天赐之菩萨手。这双菩萨手虽欲止住散功现象,然而宁静云先前已过度催逼潜能,现在连半分针劲都聚不起来了。

      贾赛见状,本能地贴掌渡气,欲以医王功法相助,这才发现体内的春药脉流蕩然无存,先前一直依赖的神奇疗复能力已无法再用。

      宁静云忍住咳嗽,虚弱地说:「九如圣缘三分化散,你已非药人之躯,也无药地作后盾。现在的你只是刚踏入医道的新手,无法助我解决此等问题。你若真想帮我,请……暂借须弥罗网一用。」

      换作以往,贾赛可能会怀疑宁静云别有所图,而此刻他既有所悟,遂大方地出借这医王宗掌门信物。  

  • 名称:皋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