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全文阅读

      拔剌之语,至情至绝;即使隔了七百年之久,仍可撼动闻者神魂,使人抽离本相之外,反省自身因果。林柳之遭遇与医王颇为类似,一生至爱皆是邪道枭首;惟医王要爱侣超越情爱生死,而林柳却还停留在与罗力控同归于尽之思维。世云一旦无常万事休、盖棺论定生前过,倘若众人皆以死作为逃避,那世道永远只会向下沉沦;人说爱情是互相折磨,又说爱越深、恨越深,但若是心存怨恨,又怎算是真爱?

      虽未亲临现场,林柳猜想七百年前感人岭上,晦辞的表情应是非常难堪。她为这段感情已抛弃江山,甚至连自己的性命皆可牺牲,但爱人却不愿与之厮守,反要武冠天下的她带着耻辱活下去。拔剌如此回应,是否藏着受欺瞒的怨怼?还是真爱本就该捨小就大,以终生幸福作偿?林柳不断地问着自己,价值观也渐起变化。

      释耀虔轻叹数声,说出莲尊的答覆:「晦辞不认同拔剌的建议,她认为十二尸魔俱是穷凶极恶、百世修行难得解脱的罪人,不靠手段极难将其感化;连番争辩后,遂提出两全其美之法──先囚禁十二尸魔,掩盖会谈真相,再向外宣称十三尸魔已死,她便可专心扮演晦辞剑尼的角色,与拔剌二人一齐闯蕩江湖、行善天下。」

      林柳边听边点头,十分认同晦辞的建议。她也认为这世上存在着极难感化的恶人,与其花时间在他们身上,不如去渡更多有缘之人。天雨虽大,不润无根之草;行善要知变通才有效益,否则只是徒费脣舌而已。

      「拔剌听毕直摇头,指出渡化不应有分别心,也不应粉饰该面对的罪孽。他认为晦辞之所以向善,是因为对他存有爱恋,当他辞世后,晦辞恐不能保有初衷。而两人结伴闯江湖固然美好,却会耽于情而不能尽力行善。比丘谈情本是罪过,十三尸魔更负弥天杀业,岂可以游戏江湖之心等闲以待?」

      「晦辞虽再三保证能兼顾二者,并立誓不会因爱侣辞世而故态复萌,但拔剌却仍是摇头,认为晦辞尚存魔念,遂使上了血佛三天渡。」释耀虔血罡翻涌,天庭散出琉璃光彩,其身影彷彿与医王重叠,续道:「他并不是要靠武力取胜,而是以性命作赌,与她进行禅辩。因为晦辞既言不存分别心,那拔剌就让自己逝世的那天提早到来,观她会不会改变其志。若晦辞能在三式使尽前说服他,他立即终止这捨生奇技。」

      林柳屏息冒汗,惊叹这段爱情怎会如此严苛?莫非真是罡门先人灵魂作祟,要让子孙失去美好姻缘。

      「万灵尊者的死灵泣怨里,对此有强烈刻画:拔剌面容无悲、无喜、无悔、无恨,法相庄严,堪比菩提树下世尊说法;而晦辞态若疯狂,泣语句句如雷、却失章法,其手上还使尽奇功妙术,欲中止捨生血罡运行。禅辩初局从情爱智愚谈到生死轮迴。晦辞认为以死偿爱将重蹈前人之憾,当年的金鸡老人和钱烈限若肯抛弃门派之见、远遁山林,今日也无十三尸魔乱世;而拔剌却指出金鸡老人强忍爱侣死去之悲痛,灭罡门、止邪说才是大爱之表现。晦辞又以『分别心』为题,认为爱之大小应与渡化相同,既不允许捨尸魔而救天下人,也不该允许捨小爱就大爱。」

      「血佛第一天,肉身开无间;辩论未完,已夺去拔剌之五官。捨生血罡乃十死证佛大愿之技,自不是黄门邪术与因电果雷所能影响。而拔剌既失五感,只能以灵识再开对谈。二、三局禅辩内容如历史所载,我就不再赘述。拔剌在临终前,向晦辞说道:『禅辩尚未结束,你我须各立山门,传徒以证自家佛道。人常云姻缘七世轮迴,我们就在七百年后分出结果吧!』当时晦辞情绪激动,极可能随爱侣赴死;拔剌定下七百年开宗立派之约,应是要给她活下去的动力。也因为这个约定,晦辞分身二人,开了绝空、医王二宗,以一人之智创出了两大护法圣功。」

      释耀虔低头苦笑,说道:「唉,说来惭愧,七百年后便是今时。我初闻时还以为自己便是拔剌转世,注定要修成九如玄手,终结血佛禅辩,一统玄黄二门。结果不但赔去了九如药地与毕生功力,现在也快要成为历史……」  

  • 名称:book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45:3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