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全文阅读

      决斗场的情势显得很诡异,不过红色的炎光飞舟却一直很安静,笑忘尘所得到的命令是保留实力,等待下一个命令传达。

      虽然笑忘尘的修为只有地阶,但她的表现已足以令其他人认同,而且她所展现出来的战力有破坏平衡的倾向,所以某方面而言,她已经被冷冻处置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笑忘尘并没有反对,她并不打算多事,就某方面来说,她其实是一个很懒惰的人,只要没有人来找她麻烦,她也不想要多事去进行战斗。

      时间继续流逝,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二十天,现在已经到了一月决斗的第二十一天,直到这时,围攻与被围攻的双方才正式派出代表谈话。

      被围攻方的代表是一头龙形星兽,而围攻方所派出的则是一个全身拢罩在蓝色光芒中的人形生物。

      在一阵沈默的对峙之后,龙形星兽率先开口:「好了,我也不跟你说些有的没的,你们真要先把我们淘汰出局吗?」

      蓝光人形生物回应:「这是一开始就做出的决定,不可能更改,有本事就把找们的数目削减到一半以下,这样结界才有可能提早开放。」

      龙形星兽先是咆哮了一声,然后再继续说:「你以为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什幺都没有做吗?」

      蓝光人形生物针锋相对:「你若说你们什幺都没做的话,我才不相信,但是我们自然也有在準备,要我现在就发动準备已久的东西吗?」

      龙形星兽不满的咆哮一声:「谁会让你们先动手!发动!星空寂静大阵!」

      蓝光人形生物没有任何迟疑:「启动沈默之地阵法!」

      双方的人马立时发动準备已久的布置,整片决斗区域立时闪烁了几下,然后这片区域……完全没有任何改变。

      龙形星兽和蓝光人形生物都对此感觉很讶异,他们很清楚自已一方布置了什幺阵法,现在竟然没有任何效果?这怎幺可以!

      不过双方代表仍然保持冷静,因此只是退回自己的阵营当中,找人确认现在的状况是怎幺回事,为何他们布置的阵法失效了。

      笑忘尘此时也在关注情况发展,朱若炎也在这时来到了炎光飞舟旁:「你怎幺跑到这里来了呢?难不成你觉得跑到这里来就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

      炎光飞舟此时停留的地点在决斗区域的边缘,离正式战斗区域很远,而红色的飞舟在结界光幕的映衬下非常显眼。

      坐在七剑剑座上的笑忘尘很平静的回应:「那是因为我知道他们干了什幺样的傻事,本来我只是想移到这个地方看看情况,不过后来情势发展让我感到非常的……我想想应该怎幺形容……算了,说是一群星空阵法师的愚蠢联合行动比较适合吧?」

      朱若炎闻言轻鬆的笑着说:「我想你说的太夸张了,星空阵法师可没那幺出错,更何况是一群联合行动。」

      笑忘尘很不屑的撇嘴:「问题是他们彼此不知道有其他人出手,结果这幺一修那幺一改,两个大型阵法彻底变样,还……唉,不提也罢,我也是手贱才无聊出手。」

      朱若炎一愣:「你是怎幺知道的?不对!你说你也出手了?」

      笑忘尘脸上的表情有些不爽:「是啊,动手的星空阵法师绝对超过十个,从里面布置出来的阵法没什幺人修改,但外面的阵法却有很多人修改,恐怕是有人怕被针对,所以就动手修改,结果一群人没沟通动手的结果……嘿嘿,一但启动的话,死的人会很多哦。」

      朱若炎刚想追问,决斗空间就闪烁了几下,笑忘尘叹了口气:「真是令人遗憾,阵法已经启动,而且是双方都启动了各自的母阵,结果就是想要再关上只能等阵法的能量自行耗尽了。」

      朱若炎立问:「现在这个阵法很恐怖?我没什幺感觉啊?」

      笑忘尘看向远方:「你是修者,所以反应没那幺快,但是一些生命力较低下的生物就要遭殃了,地灭无声,嘿嘿……在睡梦中死亡也许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这是没什幺痛苦的死法。」

      朱若炎听出一些东西,连忙追问:「地灭无声?那是阵法的名字吗?」

      笑忘尘摇头:「当然不是,我也不知现在的阵法叫什幺名字,不过可以将之分类,这是地灭之阵一类的阵法,详情别问我,我只知道我现在不能随意行动,否则会很麻烦。」

      如此回答当然不能让朱若炎满意:「你只说地灭之阵一类的阵法我怎幺知道你说的是什幺,而且你说你不能动?怎幺我看你好像很轻鬆的样子?」

      笑忘尘叹了口气:「这个阵法与我修练的功法有点……算了,还是不说比较好,反正我现在是不打算动,除非外面的结界变红,否则我就一直待在这里那都不去。」

      听到是修练功法与这个阵法有关,朱若炎也就明了了,虽然笑忘尘没有说明详情,但修练某些功法的人面对某些阵法会受到剋制或反剋制很常见,笑忘尘这幺说倒也没必要深究,这对一名修练者是很正常的理由。

      朱若炎没有再问下去,而是选择去找他认识的人,交流一下在笑忘尘这里获得的情报。

      笑忘尘则继续停留在原地,她就坐在炎光飞舟的甲板上,看着那谈判双方更进一步的发展。

      而笑忘尘所提供的情报,在数次传递后很快就到了蓝光人形生物的耳中,他立即调集他所属阵营中的星空阵法师来研究。

      「地灭之阵一类的阵法?你确定这个情报没有错误?」这是一名阵法师听到消息后的反应,他可不只是惊讶,甚至可以说明显很惊恐。

      蓝光人形人生问:「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地灭之阵是什幺样的阵法,我们现在所处的阵法真的是这种阵法了吗?」

      这名阵法师的脸色变换不定,好一会后他才开口:「事实上,我们原先所布置的阵法其实就是地灭之阵的变化阵法,如果提供这个情报的人不是不清楚我们原先布置的阵法是什幺类型,就是现在的变异阵法……已经回归最原始的地灭之阵那一类的阵法,而不是有所限制的弱化地灭之阵。」

      蓝光人形生物很快就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对面所布置的阵法可能是与我方所布置的阵法同类的阵法?所以两者形成了互补关係?」

      阵法师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这个说法:「很有可能是这幺一回事,虽然更大的机率是令两个阵法的效果相混合干扰而效果减弱,不过偶尔也会出现效果增强的情况,只是……我真的布望情况不是如此。」

      蓝光人形生物说:「那就与对面的人交换阵法图纸,看看情况是否真如那人说的一样,你们也确认一下目前阵法区域内的状况。」

      阵法师苦笑道:「其实没有必要太麻烦,询问一下……或者观察那些生命力较弱的族群是否有异状,如果出现大量死亡的话……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蓝光人形生物会意:「若她所言为实,那幺我们所要面对的状况就很严峻,需要有立即破阵的準备。」

      阵法师想了一下就说:「我能去与那一位发现状况的阵法师一谈吗?我想知道她观察到的阵法全图是什幺样子。」

      蓝光人形生物对此却不以为然:「对方必定会对这位阵法师予以保护,你的想法可能不会成功,而且这个消息中转了好几次,想找到人需要时间,而我们可能缺乏时间。」

      对此阵法师只能无奈的叹息,蓝光人形生物说的是实情,那位阵法师能看出别人看不出的情况,其所属势力必定会尽力保护,至少在这次行动中找到人的机率并不大。

      因为这次阵法发生了异变,所以本来就要开打的局面又再次被延迟,因为某些人想要试着将变化的局面掌控在自己手中。

      地灭之阵是很可怕没错,但如果真是地灭之阵,对身居上层的人来说反倒没有立即的威胁性,因为地灭之阵虽然是无差别的对在阵法範围内的人发挥作用,但是实力越强,或者说个体生命力越强,在地灭之阵中就能够撑得越久。

      换言之……现在这个决斗区域已被阵法所影响,那幺他们就算不开打也会有人死亡,那幺这些个人实力高强者就越不怕地灭之阵,因为总有人会死在他们之前。

      只是情势的演变却让人措手不及,因为目前决斗区域成了地灭之阵区域的情报流传很快,加上地灭之阵并非什幺秘密流传的讯息,所以围攻方首先乱起来。

      最先动手的是倚赖科技为主的种族与势力,他们很仰赖外物,所以自身的能力就比较弱小,因此在面对这种首当其沖的灾难时,他们首先做出反应。

      可以说是一瞬之间,所有这一类本体较弱小的种族与势力率先动手,被围攻的一方立时乱成了一团,那些自视甚高,或者说觉得这些弱者都是炮灰存在的人在第一时间被打得措手不及。

      这个时间是决斗开始后的第二十二天,这个决斗区域终于开始了最血腥与残酷的战斗。

  • 名称:飞天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8: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