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不定情全文阅读

      「一剑斩苍穹」被仙魔界的尊阶修者评为灭星技,这并没有什幺错误,因为这一招的确有灭星之力,但当时笑忘尘是在虚拟的世界中使出这一招,所以这一招的真相并没有完全被人发现。

      在决斗区域外,一群人类联盟的尊阶存在看到笑忘尘用出「一剑斩苍穹」后脸色立时变了。

      最快冷静下来的一名尊阶开口:「我刚刚是不是感觉错误?那好像是尊阶修者才拥有的『意』?」

      旁边一人反驳:「虽然我也很想这幺认为,但一名地阶修者怎幺可能有我们尊阶修者才有的『意』,我觉得应该只是类似的招术吧?」

      另一人说:「我倒是觉得这并非不可能,也许她有过某些特殊经历,让她超前修成了尊阶之『意』,不过地阶修者……还真的有些夸张,但她应该还不能运用自如,甚至强行运用可能对自己有所影响,否则就不用把自己保护得那幺好,光凭她一人就可以横扫这次决斗了。」

      此人的说法立时获得其他尊阶的赞同,笑忘尘的表现的确很令人讶异,不过她无法运用自如是确实的缺点,这让人无形间安心许多,否则一名地阶修者可以使用尊阶之「意」这件事,可是会让不少人想要提前抹杀笑忘尘。

      笑忘尘并不知道她让观战的尊阶心中纠结了多少时间,但是她是直到五天之后才解开阵法,在决斗开始的第九天再次準备进入战斗。

      笑忘尘看起来没什幺精神,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她看起来还好,这让某些人更觉放心,要是使用那种招术没有任何后遗症,或者很轻鬆就疗养好也会被人加重忌惮之心,看笑忘尘如此模样就表示她没完全恢复过来。

      对于他人的视线,笑忘尘并没有在意,她看了一下目前战线的情况后,感觉有些无语。

      没办法,目前的局面与之前的状况差别不大,顶多比五天之前,围攻一方前进了一段距离,但是仍然没有彻底打开局面。

      而且不只是人类联盟所在区域是如此,其他势力进攻的区域大多也是如此,只有少数几个区域被突破更多,但也就这样了,没有人可以更进一步。

      笑忘尘有些好奇,为何围攻方没有更多的进展?不过她没有主动找人询问这个问题,毕竟她在这里并没有熟人,她来休息堡这里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不过笑忘尘没有找人询问,不代表就没有人会来找她说话。

      一名踩着飞行法器的天阶修者来到炎光号旁,他直接开口打招呼:「你好,笑忘尘道友,我的名字是朱若炎,逆天门的门人,很高兴能与你认识。」

      笑忘尘点头回应:「你好,初次见面,不知你有什幺事情要找我。」

      朱若炎并没有打算上到炎光飞舟之上,他把持距离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要认识你而已,我所属的逆天门与卫天宗属于敌对宗门,因此所有与卫天宗为敌或者不友好的人,我们都会试着与之接触。」

      笑忘尘会意:「我明白了,虽然我在这里杀了卫天宗的一个人,他们可能无法以在这个地方我杀他找我麻烦,但我绝对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是吧?」

      朱若炎笑道:「我认为在那个死掉的家伙盯上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成为卫天宗要消灭或刬除的对象了,因此我想你应该不介意与我方进行交流。」

      笑忘尘回应:「我不介意与你们进行交流,不过如果想利用我的话,你们最好自己仔细想清楚,我不介意与你们交流,但不可能交往太深入。」

      朱若炎微笑回应:「这没问题,毕竟我们对你的了解还不多,而你的修为还太低了一些,很可能在卫天宗主动出手时我们无法来得及救援,而且我们也还不确定你的价值,不可能全力维护你。」

      笑忘尘并不失望:「没有关係,我不会这样就失望,不过我如果想要找一些资料或情报的话,是否可以找你们呢?我所在的仙魔界在诸界战场这里应该不算顶级,我想找寻更多情报与知识似乎不太容易。」

      朱若炎露出微微的讶异:「哦?想不到你竟然对这些有兴趣,我还以为你只对如何变强感兴趣呢。」

      笑忘尘叹了一口气:「真不好意思,我很清楚自己的根基是什幺,所以为了变得更强,我自然需要更多的知识,尤其是关于符文、製符製器之类的知识,我可不认为我所学过的东西就足够了。」

      朱若炎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看来你很清楚自己的不足,不过你不需要担心,你所属的仙魔界是人类联盟的一份子,只要你这次活着出去,就能取得人类联盟的积分,到时你可以去人类联盟在休息堡内的据点,在那里你可以接任务换取你想要的东西。」

      笑忘尘显得有些无奈:「我知道了,在那之前得先在这里活下去吗?感觉有些麻烦呢,现在的状况……似乎正在胶着中。」

      朱若炎立时变得尴尬:「这个……虽然我们陆续使用了特殊战技,击破了一圈的防御据点,但对方也在强化后面的防御据点,所以我们暂时没有办法打开局面,只能继续与他们耗着。」

      笑忘尘神色回复正常,将目光放到正在进行消耗战的防线上:「我总觉得,我们这些进攻方一直不肯出全力也是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之一,没有人敢放手攻击,似乎在惧怕些什幺。」

      这次换朱若炎叹气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表现得太弱,可能会被其他势力当成软柿子,若是表现得太强悍,让他们感觉威胁,我们有可能会被围攻,所有势力都心存顾忌,不敢全力表现。」

      笑忘尘看着防线:「是吗?这还真是让人感觉无奈的理由,不过……我对这样的状况有些不安,所以……我想请问一下,能让我试着攻击吗?当然相对的,如果同意我攻击的话,我希望能有几天的休息时间。」

      朱若炎闻言反倒显得有些好奇:「你想要出手?我可以帮你去联络一下,但我看你之前的消耗还没有回复,你确定要出手吗?」

      笑忘尘回答:「我知道我还没有回复完全状态,但是……如果只是对法器进行『实战测试』的话,倒是没有多少问题。」

      朱若炎听了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参加新人製器师大会的新人製器师,想要在实战中对你在大会上製作的法器进行测试?虽然理由不错,但是如果你无法达到理想的战果,恐怕你申请休息的要求会被人驳回。」

      笑忘尘说道:「没关係,虽然不知道这一道防线是怎幺一回事,但看起来他们如果不是没有远距离攻击武器,就是全防御型的防御据点,看起来似乎不是太危险的防御据点。」

      朱若炎眼神闪烁:「想不到你这幺快就发现了,不过我很告诉你,这些防御据点是很结实的全防御型据点,但是他们的后面却是超长程的攻击型堡垒,你可别大意。」

      笑忘尘点头:「双层防线吗?恐怕就算我能攻破一个防御据点,也会受到后面数个据点围攻吧?」

      朱若炎似乎有些疑惑:「是的,看你的样子似乎完全不介意面对这种情况?你对自己的法器……不,你是对自己的飞船有信心吧?」

      笑忘尘说道:「你可以这幺认为,只是若没有充足的灵晶作为战斗能源,我也是不会轻启战端的,这次是真的想要在实战中测试法器的威力,毕竟虽然我对法器的威力有所估计,但有许多问题都是要实际使用才能发现。」

      朱若炎笑道:「你不用解释,我会去帮你询问一下,不过我可不保证他们是否会同意。」

      笑忘尘的目光仍在远处的防线上来回扫视:「无所谓,我也只是说一下而已,如果他们不同意的话,我也只是想要试试看,不成功对我来说也没有关係,毕竟时间拖得越久,对方完善后面防线的可能性就越高。」

      朱若炎突然僵住:「你说什幺?」

      笑忘尘转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朱若炎:「你该不会认为对方的防线只花了一天就建成这样吧?我宁可相信对方是在第一天先把主体弄好,接下来就是尽可能拖时间,以便他们可以完成更完善的防线。」

      朱若炎有些难以置信:「你觉得他们真的这幺做了?」

      笑忘尘转头看向防线:「你不应该问我,我相信人类联盟之中有专明进行远距离观测与侦察的人,我并不认为这件事只有我想得到,你刚刚要去询问的人应该也知道才对,我想你只是专注在战斗上,才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虽然我觉得不停的强化完善防御据点,对那群被围攻的家伙才是最好的选择。」

      朱若炎镇定下来:「我知道了,我会去问问看是否有其他人也有相同看法,如果真是如此……算了,我毕竟不是决策层,知不知道这件事对这个情况其实没有任何助益。」

  • 名称:一吻不定情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27: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