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吼全文阅读

      回想笑忘尘的战绩,凌天地有种崩溃的感觉:「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你是我认为的保护对象,我都有打劫你的冲动了。」

      笑忘尘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想要打劫我?那幺最好做好被我用钱砸死的準备。」

      凌天地顿时哑然,不考虑法器砸死人的可能性,直接考虑笑忘尘身上可能拥有多少灵符就好,实力稍差的人一但做出打劫笑忘尘的行动,被笑忘尘直接用灵符砸死都有可能,毕竟笑忘尘所拥有的灵符库存可能很吓人。

      轩辕风流在此时插话:「真是令人意料不到,你才只是地阶修者而已,但却已经比许多天阶修者有钱多了。」

      笑忘尘的表情很轻鬆,似乎这不像是多高的成就:「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和材料,我就能拿出大量灵符,不过我的灵符也是我花了数百年的时间积累,只是我一直控制卖出去换钱的成品数量而已。」

      轩辕风流面露期待的询问:「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替我的师门购入一批天阶和地阶灵符,不知你是否同意?」

      笑忘尘很爽快的同意:「可以,不过天阶灵符的数量不可能太多,虽然我是天阶製符师,但目前我的修为才地阶,每天能够製作的天阶灵符数量有限,所以天阶灵符卖出的数量必须限制。」

      凌天地插口问道:「能问你有多少灵符库存吗?」

      笑忘尘摇头:「天阶灵符的数量我要保密,但是地阶灵符的库存数量过亿,虽然其中大多数是保持状态的练手之作,但应该也能满足你们的需求,另外我也有练习製器的成品,你们有需要吗?」

      凌天地皱眉不语,虽然他并不介意替家族或自己购入法器,但他并不清楚笑忘尘製器的水準如何,虽有仙甲傀儡这个例子,但为了练手而製作的法器品质恐怕不会太好,他不一定会想要买。

      虽说法器的损坏率不算小,但这种消耗与灵符消耗不能等同,毕竟灵符一用就没了,法器只要没彻底损坏,还是可以请人帮忙修护,因此消耗率自然会比较小,更别提凌天地的流动资金如果买下大量灵符之后,恐怕也没多少可以买下笑忘尘库存的法器了。

      倒是轩辕风流显得轻鬆许多,他只是随口问一下,最后的决定权仍然在他的师门一方,能够谈成与否其实与他并没有太大的关係。

      一直没有说话的剑傲绝突然开口询问:「请问一下,你所製作的法器之中有剑类法器吗?」

      笑忘尘回答:「当然有,剑类法器属于相当普遍的制式法器,我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容易卖掉的法器。」

      剑傲绝闻言反而有些失望:「制式的剑类法器?」

      笑忘尘似乎知道剑傲绝在想什幺:「如果你是要非制式的剑类法器的话,这里也有不少,但那些更多是实验各种法阵与符文在剑类法器上的效果,所以品质不一,不过效果太差的我是直接回收处理,留下的在品质上应该还不错,只是这些留下的库存品不一定适合所有修者。」

      剑傲绝闻言反而双目一亮:「你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只要品质还不错,我可以做主买下你製作的剑器。」

      笑忘尘闻言若有所悟:「宗门弟子?你的宗门有固定收集不同功用的非制式剑类法器?」

      剑傲绝没打算隐瞒:「没错,我所属的宗门有大量的剑修功法,自然需要大量不同的剑器供弟子选择,甚至有许多人一直想要适合的剑类法器都找不到,因为他们的需求有些太过偏门,因此对于特殊的剑类法器我们有着极大的需求。」

      笑忘尘回答得很爽快:「那就没有问题,不过我也得事先声明,我所库存的剑类法器大多数都是普通材质製作,不过如果你们愿意给出订单,我也是可以接受订製的。」

      剑傲绝一愣,随即点头:「我知道了,不过我的宗门不会主动订製法器,大多是个人去任务堂这类的地方发布任务,所以不太可能给你这类订单,对了,你的法器的品质只要不太差就好,毕竟品质较差的剑器用来练习或切磋也是可以接受的。」

      笑忘尘对此倒是不怎幺在意:「无妨,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也只是库存,迟早都要拿出去卖掉,所以我并不太在意那些东西卖出去后会被如何处理。」

      凌天地闻言忍不住问了一句:「怎幺听起来你好像积了许多法器。」

      笑忘尘回答:「正确来说,我为了研究各种法器上刻划各种不同阵法与符文和材质的关係,做了大量的试验,因此有着大量的成品出现,品质太差的我直接自行处理掉,留下的都是应该还算不错的成品,只是我并没有刻意去卖东西,所以就积了许多法器的成品。」

      凌天地想了想就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帮你处理那些库存物,只不过我一时之间可能无法买下你所有的存货。」

      笑忘尘对此的态度很明显是无所谓:「可以,只要你别压价压得太过份,我可以考虑把库存的法器卖你。」

      凌天地见笑忘尘如此乾脆,他就豪爽的说:「没有问题,我会找专门的人来进行估价,当然如果你不嫌麻烦,可以去我在休息堡这里开的店舖,我可以作主让你进行寄卖。」

      笑忘尘很随意:「我接受,但我并不想对此花太多时间,直接卖给你对我来说比较省事。」

      凌天地一愣,他看着笑忘尘的眼神立时变得有些变化莫测,但可以判断出他对笑忘尘没有恶意。

      轩辕风流和剑傲绝也没有意见,不过剑傲绝也提出,要凌天地帮忙对笑忘尘拿出的剑类法器进行估价,很明显他也不打算对此花太多心思。

      笑忘尘要进行的可以说是一笔大买卖,虽然大多数的物品应该都不会太贵,但是笑忘尘拿出的数量还是让看到的人感到意外。

      首先看到的自然是雷忆婷三女,笑忘尘请她们帮忙把自己的库存进行初步整理,而紫灵仙看着随意见箱子与箩筐装着的剑器,她忍不住说:「为什幺看着这样的场景我会觉得惋惜与心痛?」

      笑忘尘很直接:「因为你是剑修吧?看不得我对剑如此随意。」此话自然迎来紫灵仙近乎幽怨目光。

      只是笑忘尘对这样的目光完全无视,好在紫灵仙的心情很快就回复了,因为不只剑类法器的盛装相当随意,其他各类法器也是一样随意,甚至比剑类法器还要漫不经心,毕竟剑类法器用的还是金属容器,但是其他没有锋刃的法器甚至有用瓦质容器盛装。

      月灵梦看着这些东西感觉很无语:「为什幺我觉得你对待这些法器的态度如此不在意,它们对你的价值那幺低吗?」

      笑忘尘继续将要拿出去卖的东西整理出来:「不能算是价值太低,而是我所製作的法器太多,偏偏这些法器又只是为了做实验收集数据所製作,为了节省空间,我不可能拿专门的柜架来放置,只能像这样较节省空间的放了。」

      雷忆婷闻言就想到一个问题:「你库存的法器究竟有多少?我知道你製作法器的效率很惊人,但是如果连你做实验的成品都有这幺多,那你製作法器的效率究竟有多可怕呢?」

      笑忘尘回答:「我没有算过,或者说数量太多我懒得去记,事实上那种数字也没有意义,除了比较特殊的成品我会特别留下来之外,已经有许多的成品被我给分解还原为材料,现在你们看到的都是我觉得可以留下来换材料的法器。」

      雷忆婷三女对此皆感到无言以对,虽然早知笑忘尘在製器方面有极高的成就与天赋,但见到如此多的法器只是做试验的成品,还只是一部份品质不错被留下来的而已,那幺被笑忘尘浪费掉的材料又有多少?

      她们不敢去细想,那根本就是挑战她们的想像力与接受力。

      笑忘尘与凌天地约定的地方是在他的店舖,这是位于休息堡中的一处大型商舖,现在他们双方就在这间商舖的三楼,这里是一个用空间法术扩展的房间。

      对于笑忘尘拿出来的大量法器,凌天地三人不禁也有了与雷忆婷三女同样的想法,轩辕风流忍不住说:「虽然我没有后悔没有参与这份生意,但是看着这幺多的法器,我也有想要参一份的念头。」

      凌天地紧盯着被笑忘尘四人拿出来的法器,嘴里毫不犹豫的说:「你还是不要想了,你没钱。」

      轩辕风流不爽的说:「我承认自己没多少钱,但是我所的宗门有钱,有这样的生意他们应该不会排斥。」

      凌天地毫不理会轩辕风流的反感:「他们的确不会排斥,但是这些法器对他们来说用处不大,别忘了你的宗门可是我们人类联盟的阵师会,这些法器如果能用来布阵那还好说,如果不行的话,可能就是让你们这些会员自行购买,不可能买回去放阵师会自家的店舖。

      轩辕风流无法反驳,凌天地说的是事实。

  • 名称:金毛吼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