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看今朝瑞根全文阅读

      虽然尊阶对所有修者来说都是一道门槛,但雷忆婷并不打算认输,尤其在打磨积累修为方面,笑忘尘是处于绝对劣势的一方。

      所以雷忆婷三人虽然对自己比笑忘尘更早提升到尊阶没信心,但她们三个却也没有打算放弃,甚至她们在某方面有些期待,这不就是最好的前进动力吗?

      不过雷忆婷和紫灵仙对此是有着不小的动力,但月灵梦虽然也不打算落后太多,但争胜之心就淡了不少:「如果笑笑比我早成为尊阶的话,我或许会有些失落,但我可不会太过在乎,毕竟我所修练的东西,也不是以争强斗胜为主。」

      紫灵仙闻言立时投以怒其不争的眼神,月灵梦很悠然的摆摆手:「别忘了我主修的是幻术,主要就是辅助的位置,不像你们两个专精剑术或雷法,我就算比你们早一步升到尊阶在战力上也不会有太直接的帮助。」

      紫灵仙恍然,但也不禁有些无奈,月灵梦修练的虽是魔道功法,但主修的却是杀伤力不强的幻魔之道,在达到化幻为真的层次前,她的战力可能连雷忆婷都比不上,因此她不争其实也算得上理所当然。

      不过雷忆婷对此很不以为然,月灵梦的直接杀伤力是弱没错,但这并不代表月灵梦在与人争斗时就很弱,她也是有着能够将其他同阶修者玩弄至死的幻术造诣,尤其是针对某些特殊类法术没修练到一定层次或根本没修练的人来说特别危险。

      笑忘尘对此则不予置评,毕竟真要说起来,她能够提供对其他三人有极大帮助的法器,可以炼製天阶法器的她,就算不靠战力也能在此地立足。

      虽然笑忘尘她们对于四周投来的目光採取无视的态度,但她们是刚来到休息堡的新人,尤其笑忘尘与雷忆婷的修为只有地阶,在这个地方可是很显眼的。

      毕竟在休息堡之中,地阶修为的数目其实不多,但他们却都可以成为其他人容易战胜的目标,换言之他们几乎等同于能够轻易到手的战绩。

      当然大多数的人都会抱持谨慎的态度来看待笑忘尘她们,毕竟敢在地阶修为就到诸界战场的生死擂台,本身就应拥有不错的实力,不太可能是能够轻易拿分的对象。

      但并非所有人都会谨慎的观察,尤其是早一步来此的地阶修者们,他们对于同样是地阶的人可不会顾忌失手,更别提这些地阶修者……大半都已被人虐得惨了,急着需要找寻较弱的对手来平衡自己的心理。

      三名男子来到了笑忘尘四女的面前,其中一名男子直接开口说道:「四位美丽的姑娘好,我是战偶阵线的拉格尔,很高兴能与你们见面。」

      紫灵仙立刻上前一步:「你们好,我可以请问战偶阵线是什幺势力吗?为何你们突然找我们说话。」

      拉格尔露出有些尴尬的表情:「我们所属的战偶阵线其实算不上是一方势力,只能算是一群兴趣相投之人组成的社团,在我们这里是不分种族的,只要对战斗魔偶有兴趣者都可以加入。」

      紫灵仙和其他二女立时看向笑忘尘,只见她开口说:「不要看我,虽然我会製作机关人,但不见得就要加入战偶阵线。」

      拉格尔闻言有些意外:「这位小姐会製作机关人?请不要有所顾虑,我们不限种族和技术类别,战偶阵线的成立初衷就是为了帮助其他人进行交流,毕竟有许多技术需要互相碰撞才能产生火花,对交流双方来说都有好处。」

      笑忘尘摇头:「虽然你这幺说,但是我还是不打算加入战偶阵线。」

      拉格尔还想要继续劝说,但旁边的一名男子在此时插入说道:「拉格尔,你就不要再劝了,直接让她们知道我们的实力之后,她们自然就会愿意加入。」

      一听到同伴这幺说,拉格尔立时露出苦笑:「阿基拉,你就不要添乱了,真要我直接这幺开口,反而有可能让她们对我们战偶阵线产生反感。」

      阿基拉对此很显然不怎幺在乎,一旁的第三名男子在此时也开口说话:「虽然阿基拉的说法有些冲动,但我认为我们双方的确可以试着切磋一场,让我们为你们展示战偶阵线的实力,你们也可以趁机了解生死擂台这里的水平。」

      拉格尔的脸的笑容更苦涩:「怎幺连穆亚夏你也……」

      没等拉格尔把话说完,笑忘尘突然开口:「我的确想知道生死擂台这里的水平如何,不过我想知道生死擂台这里的对战规则,虽然来之前有听过一些,但我觉得还是希望你们能为我们详细解说,然后再与你们切磋一场也无不可。」

      笑忘尘的话双方都愣了一下,不过紫灵仙三女对笑忘尘的信任足够,所以她们没有意见。

      而拉格尔三人虽然也很期望能与笑忘尘一行来上一场比试,但现在的情况似乎太过顺利,他们原来还以为要再多费口舌,谁想到笑忘尘这幺乾脆的提出切磋要求,不过这与他们的期望相符,也就没有反对的必要。

      虽然笑忘尘她们是初来生死擂台的新人,不过拉格尔他们并没有打算隐瞒情报,毕竟他们可是在休息堡的大路上,如果他们不坦然告知情报的话,其他路人可是很乐意插嘴给他们的计画添加意外因素。

      生死擂台是整整一个恒星系的空间,除了休息堡之外,所有的地方都可以成为决斗地点,因此可以选择做为战斗地点的地方就很多了,只不过大部份的决斗很少会离休息堡太远,毕竟前往决斗地点的路上可能不安全,很可能会受到那些在恒星系中四处活动的决斗者们突袭。

      考虑到笑尘她们是对生死擂台丝毫不熟悉的新人,拉格尔他们选择的决斗地点自然就是最靠近休息堡的一处地点,以免笑忘尘她们觉得不安全而拒绝。

      当然这一场虽然是切磋性质的比试,但因为是在休息堡进行约定的比试,所以在分出胜负之后也是可以计算战绩的,而且因为是有登记的比试,所以会有人到场监督记录,并且可能会出手救助有危险的一方。

      另外像这种其实都属于人类阵营的同阵营切磋其实也不容易死人,毕竟双方无仇无怨,没有死拚的必要,而且那些对胜负太过太重的人在被人发现后,就不太容易在同阵营的切磋中找到对手了,甚至还会被列入不受欢迎的决斗对象。

      按照一般状况来说,新人大多数只会找新人进行切磋,这也是大多数新人进入生死擂台这里前被告知的事情,否则很容易遭遇连续打击而信心受挫。

      不过拉格尔他们一开始就送了几个记录好战绩的战绩符文给笑忘尘她们进行登记,似乎他们并不在乎这种战绩记录一样。

      对此自然让笑忘尘她们很疑惑,不过拉格尔他们也对笑忘尘她们提出要求,一但她们在切磋之中落败,就要拿出一笔数量不小的材料给拉格尔三人。

      拉格尔在说出这样的要求后接着说:「欢迎你们拿着收集到的材料来与我们交换积分,对我们战偶阵线的人来说,材料可是比战绩符文更重要的。」

      雷忆婷一听就想到了某个可能原因:「听起来你们的材料似乎很紧缺。」

      拉格尔三人的表情都明显的紧张起来,这让雷忆婷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是正确的。

      笑忘尘的注意力倒是与雷忆婷不太一样:「说实话,我个人并不怎幺想要赌材料,因为我对于材料也有不小的需求。」

      拉格尔三人闻言顿时一愣,不过想到笑忘尘也会製作傀儡,那幺她需要材料也是正常,拉格尔就说:「不如这样,我们讨论一下赌注的大小,看能不能让我们双方都满意。」

      一番有些激烈的讨论之后,拉格尔三人一但输掉要付出一笔在生死擂台通用的货币与一份生死擂台的特产材料,而笑忘尘她们一但输掉这场切,就得要付出价值三倍与那份生死擂台特产材料的材料。

      在商量好战斗的赌注与时间和地点之后,双方就各自分开去进行準备,而其他本来在关注笑忘尘一行的人也暂时散去,毕竟她们已经确定好第一战的对手,他们这些非参战者应该要等笑忘尘四人离开休息堡时再进行关注。

      在休息堡之中找了一个暂时休息的住处后,雷忆婷就对笑忘尘询问:「笑笑你对这一场战斗有信心能够胜利吗?」

      笑忘尘回答:「不用担心,最多只是输掉一批材料而已,我花点时间就可以赚回来的。」

      雷忆婷闻言不禁苦笑:「你觉得我是在担心你拿不出赔偿吗?」

      笑忘尘微笑回应:「有这个可能,不过你就以为他们一定能赢?如果拿出修为硬拚的话我也许不见得能赢,但是我们要比试的可不是修为强弱。」

      雷忆婷立时想到他们双方要比的东西:「傀儡?你确定你的傀儡真的能够击败他们的傀儡吗?」

      笑忘尘保持微笑:「谁知道呢?不过我并不认为我的傀儡会输,对此我还是有一定的信心。」

  • 名称:还看今朝瑞根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