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全文阅读

      祁陆恩现在对于笑忘尘的主修功法感到非常好奇,但是现在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而且就算问了笑忘尘也不见得会回答。

      祁陆恩调整好心情,手捏剑诀蓄势待发,身前飞剑剑芒吞吐不定,随时準备发起攻击。

      笑忘尘则是一派悠闲,坐在剑座上摇控着那四把飞剑,虽然还有三把飞剑插在剑座上,但却已经让陆祁恩如临大敌,这就是空间类法器的威慑力。

      只是祁陆恩很快就做好了出手的準备,他的飞剑幻化成了一道巨大的剑光朝着笑忘尘冲去。

      笑忘尘随手一挥,已出鞘的天落四剑也动了,四剑剑尖相对在空中飞舞,巨大的剑光冲来时正好在四剑飞舞的中心点,接着剑光就这样被绞碎。

      祁陆恩的飞剑自然没有那幺脆弱,虽然剑光被四剑给绞碎,但这一把飞剑并没有被绞碎,只与四剑飞舞的中心点僵持了一会后就被控制飞退,接着进行下一波的攻击。

      在此时笑忘尘开口说:「我再次给你一个建议,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够就此结束切磋,对我来说是否胜过你其实无所谓,空间类法器已经足以让我取得不错的评价,但是你的剑如果碎了,那你就麻烦了。」

      祁陆恩并没有接受笑忘尘的建议:「很抱歉,我卫天宗就是宁折不弯,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投降认输。」

      笑忘尘闭起眼睛伸手抚额:「说实话,我讨厌你这种死脑筋的家伙,这里是新人製器师大会的会场,你真的敢在这里杀人?如果你真的下杀手,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

      祁陆恩沈默了一会才开口:「我承认我的发言不太恰当,但是我最少也要击碎你的七剑剑座,就算自爆我的法器也在所不惜。」

      笑忘尘叹了口长气:「唉……死脑筋的家伙讨厌,你给自己製作的法器太高的评价了,你有想过落天七剑目前只出了四剑,当第五剑出鞘时会是何模样?」

      祁陆恩全身明显一颤,不过他明显仍然保持强硬态度,飞剑再次舞动,这次幻化出数把光芒长剑,指向笑忘尘。

      笑忘尘叹了口气,手一挥,落天四剑剑尖急速一聚,一声剑响,一道明显的空间波动朝祁陆恩方向过去,一下就让那几把幻化出的光芒长剑震碎。

      祁陆恩自然也被空间波动扫过,他身形一晃,但仍然坚持站着,眼神锐利的盯着笑忘尘,他并不在意笑忘尘的攻击,因为他自己很清楚,笑忘尘这一次攻击只是要扫掉那几把光芒长剑,并非刻意要针对他,毕竟空间波动的速度虽快,但他如果想要用法术护身也并非来不及,他是刻意要硬接的。

      不过笑忘尘这一击虽非刻意针对,但也让他的嘴角流出鲜血,虽然这点伤害并不重,却也让祁陆恩感到些许不安,他的法器能做出的攻击不多,巨型剑光和光剑分化明显都不行,那他只剩下最后一招了。

      深吸一口气,祁陆恩再次控制飞剑,这次飞剑以剑尖对準笑忘尘然后开始高速旋转,同时一道剑光泛出,嚷其看起来像是一个光梭。

      笑忘尘见状再次叹了口气:「你真固执,算了,我稍微认真的出一招吧,五剑,天裂。」

      天落第五剑出鞘,与之前出鞘的四剑并列,一开始没有任何异象,直到五剑之前出现一道裂痕,一道凭空出现的空间裂痕,直接延伸到祁陆恩正在蓄势的飞剑之上,并险之又险的扫过祁陆恩的身边。

      看到笑忘尘动用了第五剑,祁陆恩的心情自然紧张起来,但他完全没想到天裂是这幺一回事!空间裂痕……这幺危险的攻击笑忘尘怎幺敢用!

      虽然祁陆恩製作的飞剑是天阶法器,对上空间裂痕却没有任何抵抗力,空间裂痕扫过的时候他的飞仍在高速旋转,结果就是他的飞剑就这样变成碎片,空间裂痕可是对天阶修者来说都很危险的存在,天阶法器几乎不可能倖存。

      祁陆恩此时的心情很複杂,结果绝对是他输了,但他完全没想到笑忘尘的天落七剑竟然只用出第五剑就直接毁了他的剑,而这把剑已是他目前能够做出最好的天阶法器了,所以……他只能做出一个结论,在新人製器师大会之中,他是无法击毁笑忘尘的七剑剑座了。

      在赢过祁陆恩之后,笑忘尘就再次来到休息区之中了,不过这时其他人看她的眼神都透露着敬畏,毕竟一件可以製造空间裂缝的法器对他们来说太强大了。

      仙魔界所在的这个宇宙可是很坚固的,基本上不到尊阶层次,是无法对这个宇宙的空间造成损伤,甚至弱点的尊阶连製造一条空间裂缝都很困难,因此笑忘尘的七剑剑座就成了一个令人眼红的存在。

      不过能到诸界战场,能进入生死擂台这片区域中的人又有那个简单,或许有不少人的想法很单纯,但是修者系的法器是什幺东西他们还是清楚的,他们就算抢到手也不一定能够使用。

      光是想想之前笑忘尘与古阿铁切磋时的场面,古阿铁就无法自如的驱使七剑剑座,如果换成别人,恐怕连使用都成问题,所以大多数人并没有想要真的从笑忘尘手中抢到七剑剑座。

      当然了,这与笑忘尘目前修为只有地阶有关,虽然笑忘尘展现出了不错的实力,但是在诸界战场这个地方,再强的地阶都比不上一个最弱的天阶让人重视。

      这是很现实的世界,因为笑忘尘是修者系的人,所以她虽然被人关注,但修者系的地阶真的很难引起过多关注,如果笑忘尘是在以外物为主的文明体系中,也许可以被定义为天阶,但在修者系之中……真的不行,她,只能是一名地阶修者。

      不过这对笑忘尘来说并不是什幺问题,她并不在意别人的观感,甚至雷忆婷她们三个都有与笑忘尘谈过,她当时的说法是:「这其实是一种隐性优势,许多人在针对我的时候,可能会把我当成地阶修者评估,这对我不是坏事。」

      虽然地阶修者的评级有些低,但也正如笑忘尘所言,这也是一种保护,只要笑忘尘在升到天阶之前做好充足準备,她进入天阶之时,很可能会拥有直接对抗尊阶的实力,而在地阶之时,以地阶对抗甚至胜过天阶其实都不算什幺,尊阶或许会关注她,但真正拉下面子对笑忘尘出手的尊阶存在绝对是少数。

      当然这些事情并不是笑忘尘所关注的事情,她目前正心情愉悦的检视刚刚得来的那批材料当中。

      虽然材料仍然放在储物道具当中,笑忘尘一样可以检视,同时笑忘尘也在考虑这些材料应该做什幺用途。

      很快笑忘尘就做出了决定,虽然说这种做法有些招摇,但她现在似乎也挺吸引他人注意,所以这幺做其实也没什幺吧?

      笑忘尘所做出的决定很简单,再次找了一个空闲的炼器区,开始炼製新的东西。

      比起与人进行成品切磋来说,製作新的东西才是更受观众与评审们欢迎的表演,毕竟这是製器师大会,观看他人製作技巧,令自己获得进步的灵感或者契机才是更重要的事,至于与别人的作品相互比较,虽然也很吸引人,但只要是想进步的製器师,自然是以观看别人製器为首要选择。

      甚至那些可以被称为大师的人,也对笑忘尘这些新人的製器方法有一程度的关注,虽然不一定对自己有帮助,但是偶尔可能能够取得让自己进步的思路。

      不过笑忘尘很快就让注意她的人感到讶异,但却不是因为她的製器手法,而是她準备炼製的物品,并非一般修者系製器师都会炼製的法器,却是一大批小东西,用来布置阵法的众多布阵法器。

      布阵法器对修者系製器师来说并不陌生,但他们很少会去炼製,虽说修者系製器师都会阵法,但是有研究阵法并不代表他们就擅长布阵,尤其使用专业且大量的布阵法器布阵,那可不是大部份专精研究製器的製器师玩得转的,就算来到休息堡的製器师都算得上天才,但是真正能够称为阵法大师的天阶製器师其实没有多少。

      因此笑忘尘炼製布阵法器就令人讶异了,尤其她所用的材料,都是刚刚接受切磋挑战时取得的材料,那些都是可以用来打造像七剑剑座这种法器的材料,此时竟被笑忘尘用来炼製布阵法器,实在太让人感觉……浪费!

      虽然说并非不能这幺做,但笑忘尘仍然是地阶修者,用这幺高级的材料来製作布阵法器……她还真不怕被抢啊?

      只不过笑忘尘开始製作布阵法器,也让一些人心生好奇,毕竟笑忘尘既然用这幺高级的材料来炼製布阵法器,有很大的可能是要给她自己使用的,那幺笑忘尘能够布置什幺阵法呢?

      但他们也只能期待而已,想要有人在新人製器师大会中与笑忘尘切磋布阵的可能太小了,想知道笑忘尘的布阵能力到什幺程度,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 名称:沦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3: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