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默示录全文阅读

      对于笑忘尘,主持者已经不知该对她说什幺了,因为她用来击败王龙苦的招术是仙魔界中很有名的辅助战技,狂魔武仙秘典。

      这是一个辅助类的分身秘法,虽然流传并不广,但在仙魔圣堂之中却相当的有名气,因为这属于典型仙魔同修的特殊秘法,同时也是相当强大的战技,虽然说也非常难修练。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光从这个秘法的名字就可以知道基本修练条件,不是同时走狂魔之道与武仙之途的人,是不可能成功修练狂魔武仙密典的。

      笑忘尘虽然并不是完全走上这两条路,但也算相当接近了,因此在她自行修改之后,被笑忘尘命名为「武仙疯魔卷」的新秘法战技就这幺诞生了。

      因此主持者看着笑忘尘的眼光就显得很複杂,「武仙泣血,疯魔灭世」这两句话,已经足以令其他人对笑忘尘投以特殊的目光。

      虽然在幻境决斗场中击杀王龙苦之后,笑忘尘就恢平时安静平淡的模样,但此时已经无人会轻视她,更别提她已经将自己最危险的一面展露出来了。

      犹豫了许久之后,主持者终于做出决定,他来到笑忘尘的面前开口询问道:「你……隐藏的东西还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竟然连狂魔武仙秘典都让你给练成了。」

      笑忘尘很直接的平定:「狂魔武仙秘典?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将原版的狂魔武仙秘典练成,而且前辈你想要说什幺可以直接说,我不喜欢去猜测别人想要说什幺。」

      主持者不禁苦笑了下,然后才继续说:「你能把狂魔武仙秘典改成武仙疯魔卷,其实已经被承认为你练成狂魔武仙秘典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把关于武仙疯魔卷的资料交出来,以便加入仙魔圣堂之中记载的狂魔武仙秘典内。」

      笑忘尘对此显得相当讶异:「前辈你确定?我很怀疑是否还有人能够练成武仙疯魔卷。」

      主持者闻言反而轻鬆下来:「原版的狂魔武仙秘典其实也没几人练成过,老实告诉你好了,除了创造狂魔武仙秘典的那人之外,练成狂魔武仙秘典的人其实都跟你一样走上了自己的路,没有一个例外。」

      笑忘尘恍然:「原来如此,就是不晓得其他人修练的狂魔武仙秘典可有极端到我这种程度的?」

      主持者苦笑道:「当然没有,虽然他们都是很狂很傲的人,但他们可还没到会公然宣告想要灭世的程度。」

      笑忘尘叹了口气:「是吗?那幺武仙疯魔卷给其他人的参考价值恐怕不大,不过我还是会把资料交给前辈,前辈还有别的事情要说吗?」

      主持者一脸认真严肃:「那幺我想要问你,你是否真的想要灭世?」

      笑忘尘摇摇头:「可以说有这种想法,但其实也可以说没有,毕竟有许多修者我一看到就会本能的想要杀掉,他们令我无法平心静气,不过大多数未修练过的普通人却不会令我有杀人冲动,可以说我对普通人没有杀戳的兴趣,我的杀意更多是针对修者。」

      见主持者的脸色有些难看,笑忘尘再继续补充:「其实我所见到妖族的时候也有同样的反应,我同样会生出杀念,所以我想这并非是只针对人族修者,异族同样也包括在内。」

      这让主持者稍微鬆了一口气,若真是如此,那笑忘尘就不是单纯的针对人类修者。

      而在主持者刚鬆一口气的时候,有人跑过来对主持者低声说话,当主持者听清后就发出惊呼:「什幺!王龙苦死了?」

      王龙苦的死亡让人相当意外,因为当时笑忘尘虽然是使用武仙疯魔卷,以两个分身配合本尊击杀王龙苦,但这样的威力虽然强大却不可能被达到灭星技的範筹,想要以这种攻击灭杀被杀者的灵魂层次太低了些。

      而且之前被击败的刘盛英虽然再一次受伤,但他并没有生命危险,因此王龙苦的死亡消息完全不在其他人的预料当中。

      主持者立时显得烦躁起来,突然他瞥到一旁本来在与他说话的笑忘尘,她也听到了王龙苦死亡的消息,看着她脸上那充满嘲笑意味的表情,主持者就忍不住开口问:「你当时那一击可有什幺特殊之处?」

      笑忘尘保持着嘲笑的表情说:「我,想要杀他,就这样已,还是前辈你觉得我的脾气很好,可以一直保持理智的压下杀意?尤其还是只要活着就会继续向我发起挑战的人,我当然会希望他死以图清静。」

      主持者眉头紧皱:「所以他就这幺死了?」

      笑忘尘发出一声带有嘲弄意味的轻笑:「前辈你觉得呢?我承认自己希望他死掉没错,但我可不确定自己是否真能通过幻境决斗场杀人致死,尤其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叫王龙苦的家伙是因为什幺原因死亡。」

      这样的解释倒是让主持者稍微鬆了口气,要知道每天在幻境决斗场进行决斗的人可不知道有多少,这可是一个相当重要的练途径,如果幻境决斗场被发现有漏洞或可能导致死亡,那幺很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不过主持者也不会立刻排除笑忘尘的嫌疑:「虽然王龙苦的死亡不一定与你有关係,但也不能立刻排除你的嫌疑,毕竟他是在与你在幻境决斗场中决斗后死亡的,所以最近你可能要委曲一点。」

      笑忘尘对此倒是显得不太在乎:「无所谓,把他的死因算在我头上也没有关係,我不在乎,更何况如果有了这种凶名,那幺我想应该就不会有多少人敢来找我挑战。」

      主持者顿时感觉很无奈,怎幺会有人愿意接受这种无端的恶名?笑忘尘就这幺讨厌接受他人的挑战吗?

      对于笑忘尘的选择虽然很无奈,但这并不能妨碍主持者的行动,他很快就来到了虚空飞船上的医务室中,王龙苦的尸体就被放到这里。

      在这间医务室负责的人是一名看似中年的女性修者,她一看到主持者就行了一个礼:「大人,你来了。」

      主持者也回了个礼:「嗯,就直说目前的调查结果,你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了吗?」

      女性修者一脸为难:「王龙苦的死因吗?这个……基本上算是确定了,但我和其他人都觉得有很多不解之处需要深入调查。」

      主持者点头:「没关係,就说目前你们已确定的部份就好。」

      女性修者鬆了口气,指着王龙苦尸体上的一个位置说:「这个印记貌似就是王龙苦的致死主因。」

      王龙苦的尸体已经被脱去上衣,他的胸膛上有着一个印记,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就被烙印上去的旧伤,但对成仙成魔的修者来说,很少有刻意留下的旧伤,所以这个伤痕自然就被重点注意。

      主持者看了这个印记后就皱起眉头:「你确定?虽然很少有人刻意在身上留下伤痕,但这说不定是他本来就有的印记,而且我没有感觉到力量的波动,难道这是某种诅咒留下的印记?」

      女性修者表情严肃的说:「我们认为这的确可以说是一种诅咒,事实上我们会认为这是他的死因,也是因为王龙苦刚被送到这里进行急救时,他本人还有清醒的意识,但这个印记逐渐由浅变深,还散发着特殊的波动,直到王龙苦死亡之后才变得像是旧伤,也不再散发波动。」

      主持者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们……来不及消除印记救人?」

      女性修者低下头:「抱歉,那并不是可以轻易消除的印记,虽然无法完全确定类别,但我们一致认为这是天道之力的印记,虽然王龙苦是一名很有潜力的年轻人,但是我们没人愿意承担天道咒印的反噬。」

      主持者大吃一惊:「你说什幺?这是天道咒印?」

      女性修者头微微抬起,用眼睛瞄着主持者:「虽然还需要时间才能确定详细的类别,但绝对是天道咒印这类东西,而且听送人过来的人说,那枚幻境之卵上也有同样的印记,所以我并不排除有人在飞船中直接动手杀人的可能性。」

      主持者迅速的冷静下来:「是这样吗?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去进行调查,不过目前最大的嫌疑人还是『她』。」

      女性修者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她?是那位与王龙苦在幻境中进行决斗的那一位吗?」

      主持者忍不住叹了口气:「是啊,她目前的嫌疑最大,在来这里我就在和她谈话,看她的样子似乎很希望把杀人的恶名揽到身上。」

      女性修者有些错愕:「不会吧?这种恶名有什幺好?难道她就不介意与其他人结仇吗?就算她是我们仙魔圣堂未来的重要人物,弄上这种恶名也不好吧?」

      主持者摇摇头,刚想要说什幺的时候,有人冲入了医务室之中:「大人!大人!王龙苦刚刚使用的那颗幻境之卵彻底毁了!」

      听到这个消息,在医务中的人不约而同的呆滞起来,虽然他们都猜测那个印记是天道咒印,但此时听闻幻境之卵被毁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 名称:学园默示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1:2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