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se全文阅读

      虽然因为笑忘尘的反问而感到尴尬不已,但古阿铁也只是尴尬了一下而已,不只是因为他本身的脸皮不薄,也因为笑忘尘并未针对这点穷追猛打。

      因此古阿铁神色如常的看着笑忘尘:「你觉得我们应该怎幺比试?总觉得直接拿着各自的法器互打有些无聊。」

      笑忘尘目光之中有着明显的鄙视,让古阿铁感到很不自在,幸好笑忘尘还是开口了:「如果不是要自己拿着自己製作的法器战斗,那你是想要互换吗?」

      古阿铁立刻将笑忘尘的鄙视忽略掉:「这个主意不错,就由我拿你製作的法器,你拿我这支鎚子来比试吧,相信你不会因为想要赢而故意放水。」

      笑忘尘嘴角小小的撇了一下:「好吧,但先跟你说一声,不管是落天剑座或天落七剑都需要特定心法才能使用,我很怀疑你是否用得了?」

      古阿铁笑着将扛在肩上的鎚子取下遁给笑忘尘:「没关係,我的鎚子也有一样的缺点,这样不是更好吗?可以更直接的确认彼此法器的基本强弱。」

      笑忘尘一手拿着变小的七剑剑座边过去,另一手接过古阿递来的鎚子:「对此我不予置评,咦?」

      接过七剑剑座,古阿铁还没研究就听笑忘尘发出惊疑,顺口问了句:「有什幺问题吗?」

      笑忘尘随意的挥了几天手上的大鎚:「你知道自己修练的功法是从什幺功法推衍出来的吗?」

      古阿铁闻言很奇怪:「这有什幺问题吗?我并不觉得这很重要。」

      笑忘尘将鎚头垂到地上放着:「我只是觉得我们修练的功法有点像而已,就像我可以随意使用你製作的鎚子,你应该也能使用剑座上的飞剑,只是不晓得你能驱使几把剑而已。」

      古阿铁吃了一惊,他可没想到笑忘尘这幺快就得出结论,不过这幺一来他对手上剑座的兴趣也高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修练功法的特徵,也许天落之名其实并不为过。

      看着古阿铁费力的想要控制七剑剑座,笑忘尘沈默了好一会后才说:「我本来还以为你可以摧动最少五把剑,结果我等了好一会,你才令三把剑出剑座?」

      古阿铁感觉很尴尬,虽然他觉得自己可以令更多的飞剑飞离七剑剑座,但结果却是只有三把剑出鞘,第四口剑总是动了一下后又滑回剑座附带的剑鞘中,让古阿铁感到相当丢脸。

      看看笑忘尘,古阿铁看得出来那把碎天鎚已经被笑忘尘运用自如,偏偏他还不能自如使用笑忘尘的七剑剑座,这让天阶修为的他情何以堪。

      笑忘尘伸手一甩,将碎天鎚丢回古阿铁的前方:「把七剑剑座还我吧,我想我们还是各自使用自己製作的法器比较好。」

      古阿铁的面色变换,最后他长叹一口气,将七剑剑座交还给笑忘尘,伸手拿向一直被笑忘尘法术束缚在他面前空中的碎天鎚。

      笑忘尘将七剑剑座接过:「说实话,我不看好这次比试你能赢,虽然不是我们之前的表现就能表示结果,但我对你所修练的功法有了一定的评断,对了,你最好检查一下那把鎚子,我可不希望等下法器对撞时,你把输了的原因推到我暗下黑手之上。」

      古阿铁看似随意的挥动大鎚:「无妨,我能感觉自己的灵力在碎天鎚中顺畅的流动,你并没有做出令人不齿的事情。」

      笑忘尘说:「那就好,不过我也尽力控制自己的灵力了,我所修练的功法有些特殊,修练出来的灵力不是一般法器可以承受,因此我自己使用的法器都是自己製作的,我几乎没有在使用别人製作的法器。」

      古阿铁闻言倒是不显得讶异:「听起来很可怕,不过我知道有不少功法都有类似的缺憾,只是这些人大多成了体修或是武修,像你这样执意成为器修的类型倒是不多。」

      笑忘尘拿着变小的七剑剑座看向古阿铁:「仔细想想,你似乎没有类似的问题?」

      古阿铁笑了:「当然,我所修练的功法可是经过无数人改良的优秀功法,可不会有那种缺憾。」

      笑忘尘摇摇头:「如果只是为了修练,那幺这并不是坏事,但去除了那种缺憾之后,我想你所修练功法的威力可能也降低了,不再那幺极端的功法,也缺少了极端的威力,你做好输的心理準备了吗?」

      古阿铁闻言一愣,他皱了下眉头后说:「我无法否定你的看法,但我可不会就这样认输,总要做过一场才能确定结果。」

      笑忘尘举起变小的七剑剑座:「那你準备好,我要砸过去了。」

      古阿铁再度愣了一下:「砸?呃?你手上的剑座不是以飞剑为主攻方式?」

      笑忘尘很自然的回答:「哦,因为这样比较省事,我并不觉得有必要动剑,直接拿剑座砸就好,反正这本来就是设计好的用法,对上你的法器应该不需要动用飞剑。」

      古阿铁发出一声冷笑:「哈,我会让你知道后悔的。」

      古阿铁的脸色很难看,虽然两件法器碰撞的结果是一件法器破碎,但碎掉的竟然是自己的碎天鎚!

      笑忘尘并没有让七剑剑座变大,而是直接将变小后的七剑剑座丢向古阿铁,而且看不出笑忘尘用了多少灵力,这让古阿铁有些愤怒,所以他刻意将大量灵力灌入碎天鎚之中,可是……结果却令古阿铁心碎!

      古阿铁很难相信会是如此结果,他直盯着锤头碎裂,只剩握柄的碎天鎚,好一会后他红着双眼瞪着笑忘尘:「你刚刚拿着我的鎚子时做了什幺?」

      笑忘尘状似在把玩手上的七剑剑座:「我做了什幺?我可没对你的鎚子做任何事情,虽然我的灵力有破坏力,但刚刚我只是小小的激活你的鎚子,更何况我好像在开始之前就说过,要你检查你的鎚子,你没检查吗?」

      古阿铁一窒,他犹豫了一下才说:「我……碎天鎚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如此回答你。」

      笑忘尘说道:「那你凭什幺说我对你的鎚子动了手脚,更何况在我眼中这个结果很正常,七剑剑座其实与你的鎚子是同类型法器,我的七剑剑座更强,自然很有可能会出现如此结果。」

      古阿铁很愤怒:「我不相信这种事!」

      笑忘尘脸露不屑:「事实就是如此,你无法改变结果,而且我觉得你与其跟我在这里对峙,还不如考虑一下是否要再做一件法器,毕竟你这一件法器说是失败也不为过。」

      古阿铁一愣,接着立即转身离开,现在他所做出的法器坏了,那幺他现在只有选择重新製作一件法器或者放弃在这次新人製器师会中有所表现。

      古阿铁走了,他再次前去材料柜台挑选材料,很明显他不打算放弃,不过这就让笑忘尘闲了下来,她可以安心在会场的休息区里待着。

      只是笑忘尘并没有想到一件事情,如果没人来找她比较法器的话,她的确可以清闲下去,但是某些人并不想看到她清闲的模样。

      一名身背长剑的男子来到正在使用一件平板法器的笑忘尘身边:「笑忘尘道友,可以与我进行法器的切磋吗?」

      笑忘尘皱着眉抬头:「我刚刚才跟人进行过一次切磋。」

      男子闻言立时眉头,不过他很快就回复原来那冷酷的模样:「那又如何?我对你的法器名很不满,我是卫天宗的祁陆恩,现在对你发起切磋请求。」

      笑忘尘眨眨眼:「卫天宗?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听过,而且你何必执着我的法器叫什幺名字,这对你来说有意义吗?」

      祁陆恩并不生气:「对别人来说也许没有意义,但是对我,对卫天宗来说,却有着很大的意义,事实上若非之前那人被你把法器打碎,我也会找他挑战。」

      笑忘尘叹了口气:「太过固执可是会惹人厌的,而且我很怀疑你的长辈是否会乐于见到你这幺乐于向人挑战。」

      祁陆恩听了反而笑起来:「不,你错了,这是我们卫天宗的特色,除非我们能够确定你的『天落』之名名不符实,否则我们会以全力把你的法器破坏。」

      笑忘尘再次叹气:「唉,真想不到会有像你们这种疯子般的宗门,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太认真,如果对手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你们可是会被全灭的。」

      祁陆恩哈哈大笑:「我知道,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仍然存在,所有意图亵渎天道的人都将毁灭,我卫天宗的意志绝对不灭。」

      笑忘尘摇摇头:「感觉上真是讨厌,不过算了,感觉我和你们不太可能和平相处,所以……你做好在切磋时死亡的心理準备了吗?」

      祁陆恩收敛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死亡吗?你想杀我?你觉得自己有可能办到吗?」

      笑忘尘看着祁陆恩:「是的,我想杀你,只是这里是製器师会的会场,我并不想在这里动手。」

      祁陆恩再次笑出声来:「你……在虚张声势?想把我吓退吗?」

  • 名称:sese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1: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