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小说全文阅读

      主持者不知道笑忘尘是否会对自己的选择后悔,但他看得出被他点名成为笑忘尘对手的刘盛英很兴奋,因为他即将在幻境决斗场上与笑忘尘战斗。

      幻境决斗场的擂台上,刘盛英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心情,他放声狂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这幺快就能与你在擂台上对决,你就準备成为我在前古堂中的踏脚石吧!」

      相对刘盛英的激动,笑忘尘显得相当冷静:「你高兴得太早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反而输在我的手上,那幺你不就成了我的踏脚石,我觉得我反而需要担心你是否能承受如此打击,嗯,我只是说说而已,我并不会对你输掉后是什幺状况有任何的关心。」

      刘盛英闻言立时怒了:「你想得太美了!我一定会取得胜利,输的只会是你这个地阶的弱者!」

      刚说完刘盛英的表情就一变,因为笑忘尘拿出了一件大部份女性修者都不会选择的法器,一把比她本人还要高大的巨剑。

      看着笑忘尘拿着巨剑的架势,刘盛英也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你要用的法器?你一名女性修者拿着比自己还大的法器与人近战?那可不是御剑用的法器,你没拿错吧?」

      笑忘尘回答:「我没拿错,虽然这不是我惯用的法器,只能算是拿来应付这次决斗的武器而已,但我觉得用它就够了,不需要拖延时间,一击就让这场战斗结束吧。」

      平淡的语气,却让刘盛英感觉自己似乎受到藐视,他这次是因为怒极而笑:「哈!你以为自己能一击击败我?不对,你应该是知道自己一定会输。」

      笑忘尘没有回应,只是将巨剑甩到看后,做出双手握住剑柄的拖剑姿势,眼睛微瞇得注视刘盛英。

      刘盛英见状自然也严肃起来,拿出自己选的制式法器长剑开始準备,虽然一直在藐视笑忘尘的实力,但真到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大意,尤其笑忘尘说出一击决胜负,那他自然也要拿出够强的一击,各种法诀的光芒开始加持在法器长剑上。

      刘盛英面前飘浮着的法器长剑光芒逐渐强盛,在即将对笑忘尘发动雷霆一击之前,笑忘尘先动作了,只听她开口低吟:「我,意斩苍穹!」

      低吟的语气平淡,就像是单纯在吟一句短诗一般,可是在「穹」字出口的那一剎那,巨剑瞬间挥出,除了主持者之外,其他所有的观战者都只感觉似乎眼睛一花,笑忘尘已经换了一个姿势。

      从正面面对刘盛英变成背对,而持剑的姿势也从拖剑变成挥剑,或者说巨剑似乎已经被抡了一圈,地上多了一道剑痕,而她手上的剑则砍入了原来所在的地面之中。

      至于刘盛英?他已经被送出擂台了,现场只留下一道长长的剑痕穿过刘盛英原本所站的位置。

      观战者不禁心中生出一个想法,这就是刘盛英与笑忘尘的差距,只是与大部份人预期的不同,被秒杀的人……竟然是刘盛英!

      因为在幻境决斗场上死了一次,所以现在刘盛英很痛苦,在幻境决斗场之中被杀可是会伤到自身灵识甚至灵魂,没有好的丹药治疗回复,可是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回到原本的完好状态。

      但刘盛英就算感到头痛欲裂,他仍然强忍痛苦找上了已经从场上回到休息区的笑忘尘。

      看到刘盛英脸色发青的同时还双手按着自己的头部,笑忘尘就说:「既然你已经死了一次,你现在又是这个模样,那幺主持者前辈所说的应该是真的,你还是老实的去服药休息,别因此留下后遗症。」

      虽然感觉很痛苦,但刘盛英并不打算立刻离开幻境去服药疗伤,而是对笑忘尘问:「你刚刚秒杀我的那一招叫什幺?」

      笑忘尘的神色中带着鄙视,不过她仍然愿意回答:「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我意斩苍穹』,虽然你也可以当它没有名字,那只是我单纯想要斩『天』而挥出的一剑,你就是刚好在我那一斩的威力範围之内而已。」

      如果不加后面那一段,刘盛英还会觉得刚刚那一剑的名字很有意境,但听了笑忘尘后面的解释,他猛地在幻境中吐出一口血,然后消失在原地。

      笑忘尘大致上猜到刘盛英是怎幺了,她就看向已经走到旁边的主持者:「他会不会太过脆弱?这幺容易就受到打击?」

      闻言主持者就对笑忘尘投以鄙视的目光:「你真以为你那招只是纯粹的斩击吗?那一斩之中可是带上了强烈的意念,在幻境决斗场中那种意念可是能够对对手造成真正冲击的,我还觉得他没有立刻被送出幻境决斗场已经很不错了。」

      笑忘尘说:「听起来你对他的评价很高。」

      主持者认真的看着笑忘尘:「你们这群进入前古堂的新人都有相当强的实力,我并不会特别偏向刘盛英,但我觉得你不厚道,平时脸上都没什幺表情,但是你刚刚故意做出那种神情,可比一天到晚专门鄙视他人的人更刺激人,你是故意的吧?」

      笑忘尘很爽快的承认:「是的,我是故意的。」

      主持者顿时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不过他马上回复过来:「你这丫头……算了,看你精神这幺好还能刺激人,就再来一场如何?」

      前古堂的新人们在幻境决斗场的第二场战斗即将开始,入场的人是笑忘尘与来自魔道盟的王龙苦。

      王龙苦一脸严肃的看着笑忘尘,毕竟笑忘尘在上一场中将一直被他视为劲敌的刘盛英秒杀,让他心中对笑忘尘的警惕直线上升,但同一时间,他还是免不了有些怀疑,真的是笑忘尘在上一场秒杀了刘盛英吗?

      突然笑忘尘率先开口:「你得你有能力挡住我秒杀之前那一位的一剑吗?」

      王龙苦闻言就回答:「我自认无法挡住那一剑,但那一剑……你还用得出来吗?我可不认为那样的一剑可以连续不断的使用。」

      笑忘尘听了以后很大方的承认:「你猜得没有错,我的确无法在短时间内再次使出那样的一剑,毕竟那一剑需要一些特殊条件。」

      王龙苦虽然鬆了一口气,但是对笑忘尘如何轻易的承认那一剑无法使用,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对劲:「你也承认得太爽快了吧?」

      笑忘尘回答:「对我来说承认这种事情并没有什幺困难,而且我本来就无法在这一场中用出同样的一剑,所以告诉你又有何妨?我又没打算在这一场中对你使用同样的一招。」

      王龙苦被说得一愣,虽然获得了答案,但他为什幺感觉高兴不起来,似乎有某种不好的事情即将到来。

      但笑忘尘没给他机会多想:「你打算如何与我战斗?」

      王龙苦立时把之前的想法抛去:「我不使用攻击法器,也不需要攻击法器,因为我的拳头就是最强的器,只要你被我近身你就输定了。」

      不过王龙苦没想到本来没什幺表情的笑忘尘顿时露出同情之色:「是吗?你这幺想的啊……真希望你的傲可以继续保持。」

      王龙苦没有多想,双拳在胸前互击,一道强烈的震波就从他互击双拳的中心散发而出,虽然没有杀伤力,但却将两人的衣服与头髮吹起。

      掊着王龙苦高举双拳,全身的衣服立时被他的肌肉撑紧,他大声吶喊:「我的拳!将击碎所有的敌人!接下我的崩拳吧!」

      在一声大喝声中,王龙苦原先所站之地成为一个凹坑,他本人则是飞速冲向笑忘尘。

      笑忘尘丝毫不惧,她就站在原地与王龙苦接触,似乎反应不及一般,但出乎其他观战者的预料,两人就这样拳拳相的打了起来。

      要知道修者们很少会有进行近战的类型,因为近战的凶险程度太高,甚至有不少修者还觉得近战是野蛮人的型为,更何况会进行战的修者大多是体修与武修这类身材魁武壮硕的类型,因此近战并不受喜欢显示自己风度的修者所喜。

      然而这并不代表近战的威力就弱,因为大多数的修者都专精远攻,所以近战技巧相对就弱了,一但对手能够顶着自己的攻击来到他们的面前,并且拥有在短时间内击破护身法器的实力,那幺被近身的人就危险了。

      王龙苦也是这幺想的,所以他选择与笑忘尘近战,他并不认为笑忘尘的近战实力有多强,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笑忘尘竟然也与他进行肉搏,两人在近身肉搏的距离下你来我往,不时的还因为拳脚接触而发出强烈震波。

      这样的景象可是让幻境决斗场观战者大吃一惊,前古堂的人们可没想到笑忘尘拥有如此强大的近战能力。

      要知道笑忘尘可是已经确定拥有天阶炼器师的能力,她已经可以不靠战斗能力就获得他人的尊重,但她却有着如此实力。

      不只是之前秒杀刘盛英的一剑,现在这样的近战能力,已经让人觉得笑忘尘有些高深莫测,说不定她真有领导前古堂所有新人的资格与实力。

  • 名称:现代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2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