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笑忘尘看着大门,那道大门很雄伟没错,只是那并非有着厚实门板的大门,而是有着精细雕琢的石拱门,因此可以看到门后有人过来。

      碑灵没有等那些人过来,而是叹了口气后继续回仙魔碑那里工作,继续告知新一个进行评定的人他得到的评定是什幺。

      从大门中出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刚刚回去通报的人,不过他的表情很无奈,似乎并不愿意被这位带回这里。

      另一位则是一脸老态的老人,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自身的灵力波动,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威压可以判断出一件事,这位是一名尊阶层级的修者。

      老人很快就锁定了笑忘尘,他走到笑忘尘的面前说:「就是你吗?那名被评定为可以直接进入仙魔圣堂的人。」

      老人身上的威压很明显,而且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笑忘尘身上,所以照理说笑忘尘应该承受极大的压力才对,只是笑忘尘似乎一点都没有反应:「我是,你有什幺事?」

      老人注意到笑忘尘看着他的时候眼睛几乎瞇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放在心上:「你可能不知道,虽然碑灵说你有直接进入仙魔圣堂的资格,但是你一定会受到许多人的抵触,因为几乎所有进入仙魔圣堂的人,都要先走过那两条路。」

      笑忘尘回应:「我可以走那两条路,你要我现在走吗?」

      笑忘尘的反应让老人愣了一下,对方这幺配合还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仍然想到了继续刁难的方法:「你比我想像的配合,不过你让碑灵看到你时称你为凶人,我怀疑你是否适合进入仙魔圣堂。」

      笑忘尘对于这个质疑并没有回应,而是反问:「前辈……如果你发现凡人主动找死,要把他们生存的世界毁灭会有什幺反应?」

      老人皱眉:「有必要在意凡人吗?他们自己主动找死就让他们去死,而且我不相信凡人有这样的能力,会在意这个问题的你,真的有资格加入仙魔圣堂?我可是相当怀疑。」

      笑忘尘继续问:「如果那个星球之上也有修者,只要他们出手就能够阻止凡人自己找死,但是修者们没有进行阻止,你觉得那些修者是对是错。」

      老人的修养还不错,坦然的说出他的想法:「我认为那些修者没错,修者已经不于凡人,他们没有理由再去管凡人的事情,如此在意凡人之事,你究竟是如何修练到现在这个层次?」

      笑忘尘没有在意老人的反问,而是继续问自己在意的问题:「因为凡人主动找死,星球遭到大量的破坏与污染,修者们应该怎幺做?救助剩下的凡人,还是继续隐在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任倖存的凡人自生自灭?」

      老人突然笑了起来:「你太执着在凡人的问题上了,如果真如你所言,那些凡人已经背上了大量的罪业,有什幺资格让我等修者救助,他们死了活该。」

      笑忘尘叹了口气:「连在事后救助都不肯?你的选择……与那些家伙一样,一样的让我讨厌,如果仙魔圣堂都是你这种人,不加入又有何妨?」说到最后一句,笑忘尘张开了眼睛,没被面具遮挡的右眼完全变成了血红色,没有眼白,没有瞳仁,只有宛如鲜血般的红色。

      老人见状也吓了一跳,同时也察觉到一件他完全没想到的事,杀气,一股令他心悸的杀气从笑忘尘的身上散发出来,那是能让尊阶修者也为之恐惧的疯狂杀气,让他忍不住退了一步。

      四周的人也在这一瞬间倒在地上,全都被笑忘尘散发的杀气所震慑,同时惊恐的看着笑忘尘,不知她打算做什幺?这里可是仙魔圣堂的大门,她面对的是尊阶修者,她疯了吗?

      笑忘尘嘿嘿笑了起来:「嘿嘿嘿嘿……既然已经知道我是凶人,既然已经知道碑灵也视我为凶人,你说话为什幺不谨慎一点呢?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很讨厌,但是你身上并没有能让我起杀念的黑线,谁知道……你的想法竟然与那群混帐一模一样!既然如此!你为什幺还要活下去!给我去死!」

      说到后面,笑忘尘根本就是在咆哮,对着尊阶修者咆哮,而且说完她就闪身冲到老人的面前,一拳将老人给打倒在地。

      接着笑忘尘继续打下去,第一拳把老人打倒,第二拳下去,老人全身的衣物与法器崩裂,第三拳这些衣物与法器全数崩碎,让老人成了赤身裸体的状态。

      第四拳落,老人全身迸出大量伤痕,第五拳落,伤口再次增多,原来的伤口变得深可见骨,同时喷出了大量血液,将笑忘尘染成了一个血人,第六拳落,老人全身的骨骼碎裂,再也无法支撑,让老人彻底瘫倒在地上,第七拳落,这名老人炸成碎片。

      在老人全身炸碎的时候,老人的仙婴飞出,他咆哮的飞起,但咆哮声中除了愤怒外还有惊恐,他完全无法想像一名地阶修者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将一名尊阶修者的肉体用七拳之力击碎。

      只是老人刚要朝着仙魔圣堂的大门飞去,满身染血的笑忘尘已经伸出左手将他的仙婴捉住。

      笑忘尘笑着说:「呵呵呵呵……不要想逃,你会死,你今天一定要死。」笑忘尘的语气很愉快与轻切,但是话语却让老人惊恐万分,自己真的要被一名地阶修者杀死吗?

      笑忘尘左手抓着老人的仙婴,然后右拳往右伸展,老人的仙婴注意到笑忘尘的两手之上分别有一个方印与圆印的光影,同时注意到这两个印上的字,天崩、地灭。

      老人刚想到了某个东西,笑忘尘的右拳就朝着左手打过来,将在两手间的仙婴瞬间打成碎片,两印的光影也在瞬间重合,仙婴的碎片全都被两印光影挤压在中间,一片都没有飞散。

      当两印的光影消失的时候,那名老人也已经彻底消失在世间,碑灵很清楚,不管那名老人有什幺方法可以复生都已经失效了。

      就算是不完全的天崩地灭印,但是在加上笑忘尘那天命者的能力,老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侥倖,就算有什幺特殊的复生之法也没有任何用处。

      不过最让崩灵感到崩溃的是,笑忘尘此时虽然脚步轻浮,身形不稳,但是她却在扫视着四周所有人嘿嘿直笑,好像想要杀掉在场的所有人一般,而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附近的灵气正朝着笑忘尘本人涌入,补充她刚刚的消耗,尤其碑灵可以感觉到,仙魔界的天地意志似乎对于笑忘尘的作为很满意,主动赐予了天地眷顾之力,让笑忘尘不只可以更快的速度回到巅峰,甚至可以更进一步。

      值得碑灵感觉庆幸的是,笑忘尘双眼闭上在原地坐下,她似乎没有杀更多人的想法,让碑灵鬆了一口气。

      碑灵看了那被笑忘尘打出的大坑说:「真是找死的笨蛋,真以为人家是地阶就可以随意欺压?人家愿意与你讲理是好事,疯魔不跟你讲理是正常。」

      碑灵再对四周的人说:「好了,你们不要去撩拨她,也别想拿这件事做什幺文章,对于杀人之后获得天地恩赐的人来说,她不会有事,但是被杀的人却需要被深刻检讨,为什幺他被杀了之后会让天地意志感到高兴。」

      这话很毒,但却也足以让许多人心生寒意,杀人者获得天地意志的恩赐,表示杀人者的所作所为深得天意,也就是说,如果真要深究起来,仙魔圣堂之中为何会有这样的人才是大问题,仙魔圣堂腐朽了吗?

      这让人很难去深究笑忘尘的作为是对是错,虽然地阶杀尊阶很不正常,但如果杀人者是天命者,被杀者又不得天意所喜,那幺被杀反而变得非常有可能。

      事实这也是天命者被人忌惮的缘故,在符合某些条件的情况下,天命者越阶杀人是正常与全理的,因为与其为敌者,就是不被天意所喜的受天所恶之人。

      不过……疯魔?碑灵刚刚说的是疯魔一词吧?虽然他们无法否定笑忘尘杀人的举动不是正常修者做得出来的事情,但是有什幺疯魔只杀一人就可以安静下来?这不合理吧?

      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当面询问笑忘尘,但雷忆婷还是选择去问碑灵:「请问碑灵大人,笑笑她……是疯魔?」

      碑灵回答:「没错,别看她这幺正常,但这却是最不正常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行为举止这幺正常又不正常的疯魔。」

      雷忆婷转头看了一下笑忘尘,又对碑灵问:「虽然觉得有些不安,但是我认为我应该要信任笑笑。」

      碑灵说:「你的确可以信任她,那个笨蛋应该属于特例,他的回答让我觉得不妥,就没想过他原本也是从凡人修练上来的吗?一但凡人死光了,修者要怎幺补充新血?一个白癡,死了最好。」

      雷忆婷苦笑道:「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我最好不要发表意见。」

      碑灵说道:「没差,这只是对凡人的态度而已,只是也让人对你的同伴感觉可怜,太过重情所以疯魔,结果只能没有感情的面对世间万物,可怜啊。」

  • 名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8: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