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而不舍全文阅读

      天牙锁鍊的威力强劲,但毕竟是对飞船这类大型目标的武器,对体型较小的修者来说,就有较大的空隙,速度够快反应够灵敏的修者可以试着避开。

      不过天牙锁鍊并不只一修,而是由十数修锁鍊构成的拦截网,能够冲过天牙锁鍊拦截的并不多,只剩下三个人而已。

      笑忘尘从那张椅子上站起来:「还剩三个,比我想像中多,为什幺你们就不能够全部死光呢?」

      雷忆婷闻言不禁差点凭空绊倒,她不满的看着笑忘尘:「你别说这种话,我可不认为他们会配合。」

      笑忘尘说道:「既然他们的包围圈一直在我们四周,那幺他们就应该有被我们反击的心理準备,希望你们不会说出让我愤怒的话。」

      这三人之中,一名使用四枚小盾组成法器阵列的人怒道:「你们先动手的还有脸说我们意图攻击你们!」

      笑忘尘冷笑一声:「果然,就是有人这幺不要脸,麻烦你去死好吗?」说着她甩动手上抓着的剑匣,朝着这人指过去。

      只是一瞬间而已,这个剑匣与这人之间突然闪过大量的黑色线修,下一瞬间这个人就变成了碎片。

      笑忘尘一出手,就把雷忆婷与对方残存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都对笑忘尘手上的剑匣保持戒心,这可不是消耗巨大的法术,而是法器,虽然可能有使用限制存在,但法器的限制往往比法术要小上许多,连续攻击也是有可能的。

      笑忘尘面露冷笑:「嘿,你们不说话了?看来我的认知果然没错,有实力才有话语权,那幺现在,你们应该没话可说了吧?」

      两人中的一人闻言就吼了一句:「想要我们投降?不可能!」接着他也开始动作,一朵一见就心生危险感的红色火焰出现在他手上,只见他将这火焰朝着笑忘尘一丢:「接我天谴劫火!」

      在天谴劫火丢出之后,这两人都是一脸兴奋,但他们注意到一个问题,笑忘尘的脸上完全没有恐惧的表情,反而出现了少许的疑惑,而且她接下来的动作完全超出他们的想像,笑忘尘伸出左手将这朵火焰接到了手上。

      这两人同时大喊:「不可能!」

      那把火焰丢出的人接着狂乱的大喊:「你怎幺可能空手接下天谴劫火!那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笑忘尘把手上的火焰拿到眼前端详研究了一会,然后她开口问道:「这种火叫做天谴劫火?很遗憾,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倒是比较好奇另外一件事,你们会不会被这种火给烧伤呢?」

      看到笑忘尘拿着火的手对着自己,用火的人就自信的说:「你觉得你有办法控制天谴劫火?别以为你身上有控制劫火的物品就可以猖狂了。」

      笑忘尘摇摇头:「你以为猖狂的人是我?在我看来你们才是态度猖狂的人,而且我也没有把它準确丢到你身上的能力,我要烧的是另外一种东西。」

      笑忘尘的话让听到的人相当不解,不过当笑忘尘说出一句:「过来吧。」的时候,那名用火之人身上竟然出现了大量黑线,与刚刚被切碎的那人身上一闪而逝的黑线很像。

      这些黑线从那人身上延伸过来,而不是从笑忘尘所在处延伸过去,这种异常的现象让在场的人都错愕了一下,而就是这一瞬间,那些黑线碰触到了那一朵天谴劫火。

      只是一瞬间而已,黑线消失,火光一闪而逝,用火的那人在一瞬间之中就成了火人,这个变化可是超出其他人的想像。

      笑忘尘看着手上的火焰摇摇头:「真是讽刺,使用天谴劫火想要烧别人,结果却反而把自己给烧死了。」然后笑忘尘看向最后一人:「只剩下你了,意图打劫别人,就要有被人反杀的觉悟。」

      突然间,一股威压从天而降,同时有人发话了:「小丫头,做人不可以做得太绝,否则你会死。」

      话才刚落,最后那人身上的黑线也一闪而逝,连接的另一头正是笑忘尘手上的那朵火焰。

      在最后一人的惨嚎声中,笑忘尘手上的火焰也消失了,笑忘尘平静的抬头看向出声者:「做人不能太绝是吗?可是你出声的时间太迟了。」

      出声的是一名老人,现在他一脸怒意的盯着笑忘尘:「该死的臭丫头!你不要以为有人庇护就能为所欲为!」

      笑忘尘反讽道:「呵呵,在你眼中为所欲为的人是我?真是一群混帐,只有你们是有理的?」

      说话时,笑忘尘的眼睛瞇了起来,而老人发出的威压更为强烈,笑忘尘仍然坚定的站着,但是一旁的雷忆婷已经忍不住单脚跪地,同时呼吸急促,似乎正承受极强的重压。

      笑忘尘似乎有所感觉,她对老人冷笑一声:「觉得不高兴?那就来啊。」她竟然在老人的威压下腾空飞起,主动离开了飞船之上。

      老人见状也是有些讶异,不过他接着大怒,然后伸手一挥,大量的火焰朝着笑忘尘落去。

      笑忘尘不闪不避,瞇着眼睛嘴角露出有些冷意的笑容,迎上降临的火焰,而结果让人惊讶,这些火焰是到了笑忘尘的身上,但却没有伤害她,反而开始聚集到她的左手之上。

      老人对此很讶异,不过他更注意另外一件事情,那些火焰同样也是之前出现过的天谴劫火,但是同样无法对笑忘尘造成影响,甚至连她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烧不掉。

      老人喃喃道:「不可能,这世上怎幺会完全不惧天谴劫火的人与物?」

      笑忘尘似乎听到老人的低语,她开口道:「很讶异吗?但我也很讶异,因为在我的感觉之中,比起烧我,它更想要烧你们这些控制它的人,你们……究竟是如何控制它的?难不成是刻意引来天谴之劫,让它们出现在世上?那它更想要烧你们就可以理解了,因为你们才是该遭『天谴』之人。」

      老人闻言怒声反驳:「胡说八道!敢说这种疯言疯语,我必将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笑忘尘摇摇头:「你想要折磨我?真是的,你们做事情都不问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只是一味认为自己是对的,那让我们看看,你究竟是否该遭『天谴』吧?」

      笑忘尘主动向老人靠近:「嘿嘿嘿……真多啊,我不知道那种黑线是什幺,但是你身上的黑线很多,真想知道你究竟做过什幺样的事情,有人跟我说过那种黑线可能是因果之线,还有可能与业力或者孽力有关,你们的身上……为何有这幺多的黑线呢?」

      这话让老人的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不过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动摇,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如何杀掉这个人,而不是花时间去想别的问题。

      不过老人正想有动作时,他的眼前突然一黑,不过他很快就分辨出来,他眼前出现的是大量的黑线,同时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他是尊阶修者,而他的对手却只是地阶修者,双方的差距极大,但为何他的心中会有不安?

      而在他人的眼中,笑忘尘与老人之间有着大量的黑线出现,或者说不断的有黑色的线条从老人身上飞出,朝着笑忘尘飘过去。

      笑忘尘身上的火焰已经都集中到了她的左手上,接着从老人身上的黑线接触到了那个火焰。

      瞬间接触到火焰的黑线消失,但是老人却在此时发出痛苦的闷哼声,黑线不断出现,不断的碰触火焰,老人的闷哼已经升级为痛叫,甚至变成惨嚎,黑线中的老人似乎非常痛苦。

      在天上,审判神殿的众长老本来想要下来阻止老人的作为,但他们被人拦住了,因此他们很焦急,可是现在的结果似乎与他们预想完全不同,那名对笑忘尘出手的老人反而好像是被压制的一方,地阶修者反向压制尊阶修者?这太难想像了。

      只是现实不容置疑,当黑线逐渐稀疏消失的时候,他们都看到了老人正被他自己刚刚使用的火焰灼烧当中,这样的痛苦让他失去了对笑忘尘动手的能力。

      笑忘尘发出有些阴沈的笑声:「呵呵……嘿嘿……你是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也许我不该问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现在我能做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件。」

      老人强忍痛苦看向笑忘尘,却意外看到笑忘尘的眼睛已经一片血红,完全看不到眼白与黑色瞳孔。

      然后笑忘尘来到了老人的身前,笑忘尘开始下一步的动作,以极为快速的动作殴打这名老人,把看到这里状况的人都吓到了。

      地阶修者痛殴尊阶修者?这件事太挑战仙魔界所有修者的常识,根本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才对,可是现在却真实在这里上演。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到惊疑不定,虽然那名尊阶修者已被天谴劫火给点燃焚烧全身,但这应该不是地阶修者能够殴打尊阶修者的原因吧?尊阶修者本身的威压应该能够压制对方才对。

      不过他们很快就感到不对劲,许多人的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恐慌,同时他们看到笑忘尘的额头发着光,一个紫色的文字透过面具在她的额头上发亮。

  • 名称:锲而不舍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4:2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