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轶事全文阅读

      对于阴夜花的问题,程六娘也很好奇,不过她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为何你觉得是仙极盟与魔道盟对仙魔界联盟进行间谍行动?」

      笑忘尘回答:「因为通讯碑网路最初的样本,是我卖给仙魔界联盟的某个势力的,所以我知道一些针对通讯碑网路的特殊方针,我想审判神殿的三方高层应该也会对此进行商讨与研究。」

      程六娘一愣:「你……还会炼器啊?」

      笑忘尘没张开眼睛,直接点头:「是的,我是地阶炼器师,你们很意外?」

      程六娘苦笑:「我可不只是意外,应该说非常意外,我还以为审判神殿就算分成三方,也都是专门精修战斗的修者。」

      笑忘尘说:「哦,我是飞升者,并不是雷神殿土生土长的修者,所以我需要想办法为自己解决生计问题,另外雷属性的力量也不太适合炼器,因此这可能造成了你的误解。」

      阴夜花开口道:「其实我也有同样的误解,狂雷宗的人想要什幺物资,都是遵循魔道盟的法则,抢。」

      笑忘尘突然发出一声轻笑:「抢?我看仙极盟也差不多吧?不要那幺喜欢与人争斗,造孽太多小心遭遇横祸。」

      阴夜花皱眉:「虽然知道你对我们心生杀念,但感觉上你好像恨不得立刻对我们动手一般?」

      笑忘尘嘿嘿笑了起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都知道我对你们心生杀念了,你们还一直在我眼前坐着,这不是在让我的杀意更盛吗?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人?」

      阴夜花立时警惕起来:「你……真的敢动手?」

      笑忘尘说道:「我比较怀疑另外一件事,你们究竟是不是天命者?我可不认为天意会是一直不变的,你们就真的确定自己仍是天命者吗?」

      笑忘尘并没有继续与程六娘与阴夜花在一起,而是直接选择离开,由于笑忘尘表明跟她们在一起会产生杀意,所以程六娘和阴夜花也不好挽留。

      倒是在路上,雷忆婷有些奇怪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笑忘尘说:「我没说谎,如果继续在她们身边,我有很大的可能会动手,而且你就那幺确定她们是本人?难道就不能冒名顶替?」

      雷忆婷一愣:「不会吧?这种事真有可能办到?」

      笑忘尘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我只能确定一件事,我对她们的杀意是真实的,审判神殿三分已久,如果当时的领导者仍然活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新成长起来的人就难说了,让我心生杀意的人,也是以那些后辈为主。」

      雷忆婷严肃的说:「我会跟爷爷他们说的,我们的确不知道在仙魔界三分之后,天雷宫与狂雷宗的人究竟经历过什幺,也许为了在仙极盟与魔道盟之中生存下来,他们进行了某些改变。」

      笑忘尘很冷酷的补了一句:「还要小心被人顶替,我不知道仙魔界是否有这样的秘法,但我认为有需求,并且敢去想像就有可能出现,就像我弄出来的通讯碑,技术其实不算很高,只是没有前人朝那个方向思考而已。」

      雷忆婷情绪有些低落:「我知道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事情不会与你所想的一样。」

      笑忘尘说:「其实你不必太在意我的话,因为我也不确定我眼中的黑线是什幺,说不定什幺都不是。」

      雷忆婷说:「但如果真是黑色的因果线……我爷爷他们给我的回应是……孽力线,你是有着『天刑』之名的天命者,不管那黑色是什幺,很可能会与你的天命有关连,甚至会是你成为天命者的关键,因为『天』欲借你之手……杀掉那些孽力过重的修者。」

      笑忘尘摇头:「我没想那幺多,反正只要她们别在我眼前出现,让我累积对其的杀意,然后找理由与机会动手杀人即可,我,不喜欢杀人。」

      雷忆婷说道:「好吧,我想在你那幺说之后,她们应该不会主动出现在你的面前,否则就是主动找死了。」

      笑忘尘和雷忆婷的行动可以算是很随意的,虽然审判神殿三方交流的时间不算很短,但是她们两个只在第一天出来见人,再两天随意闲晃,然后就回归了自己的生活之中。

      虽然这个时候交流仍在继续,但是笑忘尘与雷忆婷已经不在关注,她们两个来说,这个交流会一开始就不是她们需要太过关注的事情。

      不过在第十一天的时候,雷忆婷收到了一则讯息,她拿着这则飞剑传书送来的玉简说:「我们悠闲的日子好像要到头了。」

      笑忘尘对此有些疑惑:「找我们做事情?他们没弄错吧?」

      雷忆婷脸上的表情相当无奈:「虽然我想说他们弄错,但是你绝对没有想到他们是怎幺选人的,这次他们挑的是各自的人中,最新晋升地阶的十个人,所以我们就被挑中了。」

      笑忘尘点头:「最近才刚晋升地阶的十个人?我们的确符合,只是还是会让人觉得意外。」

      雷忆婷说道:「不过我们并不是在风雷星上比试,而是前去临近的狩猎星系去狩猎,全程有人在帮我们计分。」

      笑忘尘沈吟了一会后说道:「听起来似乎可以接受,只是我们真的不会遭遇危险吗?」

      雷忆婷说道:「我想我们应该不至于遭遇太多的危险,毕竟我们要去的地方可是有着长辈们看着,应该不至于有人做小动作。」

      笑忘尘点头:「照道理来想是这样没错,只是你们没有想过,我们会不会突然遭遇妖族攻击?」

      雷忆婷直接否定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与妖族战斗的情况是集中在那几个举行符阵棋大赛的地方,而不是那些狩猎星之中,所以我认为你的担心有些多余。」

      笑忘尘点头:「希望如此,不过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世事无绝对,我们无法保证未来一定会遇到些什幺事情,所以最好小心一点。」

      雷忆婷对此显得无所谓:「反正让带什幺东西,就把东西带上就是了,何必多想那幺多,一但遇上意外我们也只能以自身的能力努力求存,无法期望我们的长辈真的会出手帮忙。」

      笑忘尘有些意外:「听你的话意,好像不太信任他们。」

      雷忆婷叹了口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真的出事,他们一定是最先被针对的,或者说他们一定是被紧盯住,有意破坏的人必定会把他们计算在内,以免被他们妨碍。」

      笑忘尘摇摇头,她不打算多想这件事:「反正你得到通知,我们是一定要去参加的,那我得要开始準备了。」

      雷忆婷很直接的给予鄙视:「你真的需要準备吗?为什幺我觉得你其实不需畏準备东西,只要把身上的都西都带好即可。」

      笑忘尘说道:「我得出门买点丹药,你现在做的丹药还不足以供我们两个人使用。」

      雷忆婷对此只能瞪着笑忘尘,因为她无法反驳。

      对于这次交流性质的狩猎比赛,是可以与人一齐行动的,只是分数也会被组队的人分摊,所以组队行动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笑忘尘与雷忆婷是审判神殿三方之中最新晋升地阶的人,而比她们两个更早晋阶的人,也都是在十多年前晋升,所以在实力上,笑忘尘与雷忆婷其实不佔优,因此她们获得了一个特权,只要她们一直组队行动,那幺最后结算积分的时候可以加个一成。

      笑忘尘和雷婷对此并没有太过在意,反正她们两个对于在这项活动中有多少成果并不那幺在意,毕竟就修为来说,她们两个还处于地阶初级的层次,而其他人最高的,已经到了地阶中级,她们两个在修为上可不佔优势。

      事实上这也是其他人觉得给她们优待也无妨的关係,毕竟让她们两个参加已经算得上是有些欺负人的感觉,给出一点优待其实不算什幺。

      尤其在另外两方发现笑忘尘并不擅长审判神殿应该专精的雷系术法,还是地阶层级灵符师与炼器师,想必在战力上一定差于其他人一截。

      虽然笑忘尘是受仙魔界天道关注的天命者,但是地阶修为,又是分心在符道与器道上的人,战力上应该不可能会强到那去,这是天雷宫与狂雷宗的想法。

      只是当看到笑忘尘拿出一艘飞船,带着雷忆婷往狩猎星落下时,其他人都有种傻眼的感觉。

      没有办法,想要弄到一艘飞船这样的飞行类法器可不容易,如果这艘飞船是买的话,就证明笑忘尘赚钱的能力极高,如果是她自己做的,就表示她在器道方面的造诣其实已经接近天阶炼器师了。

      这是事实,想要製作飞船这类大型法器,可是需要极高的造诣,否则製作到最后时会出现大问题。

      要知道这可是能够缩小收到手上的飞船,其製作难度可不是製作完成后就不再变动大小的大型法器能够比拟的,因此笑忘尘的製器造诣……已让天雷宫与狂雷宗的长辈们心生不安。

  • 名称:天行轶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0:2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