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全文阅读

      法器流的傀儡棋突然走了符文流的术法攻击,这种转变可是让观战者大感错愕的情况。

      不过除了对符阵棋有研究的人之外,大部份的观战者也只是惊讶一下而已,他们更看重笑忘尘接下来的攻势。

      只用一息就将準备的灵力释放并组成法术,下一息就是转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焰之轮辗压对手的棋阵。

      这可是用五十枚棋子凝聚灵力符文组成的法术,笑忘尘的对手其实早已被打乱了步调,他来不及再次组织防御,或者说他其实把希望放在下一息就能发动的阵法上。

      但是威力强大的火焰之轮辗碎他之前準备的防御法阵,然后在他绝望与祈祷的表情中辗过他的棋阵,粉碎了他的侥倖之心,破坏了即将发动的阵法。

      见状笑忘尘的对手只能选择认输,因为他怀疑如果他再不认输,那个火轮可能会把他剩下的棋子全数破坏,被火轮辗过的棋子都已和地面熔化在一起,无法回收了。

      同时使用法器流与符文流的符阵棋手并非没有,但是能够以混合流参加符阵棋大赛的棋手就不多了。

      如此表现,自然受到了其他棋手们的注意,而且以笑忘尘的表现可以做出一个判断,笑忘尘或许不是速攻型的人,但绝对属于强攻型的。

      对所有的符阵棋手来说,只有少数人对于强攻型的符阵棋手能够不在乎,因为强攻型的符阵棋手也有着一个不好的称呼,符阵棋的破坏狂,对上这种类型的棋手很难全身而退。

      只不过……对于那些少数符阵棋手来说,他们只怕没有对手,而不怕出现强大的对手,尤其笑忘尘用的棋子同时有法器傀儡与灵力符文两种特徵,对于喜好法器棋与符文棋的人可是有不错的吸引力。

      事实上符阵棋大赛可没有那幺多的条条框框,或者应该说更像是同好们聚在一起玩棋,可没有赛程表这种东西,你有棋子,有灵石灵晶,就可以一直在会场里与人对奕。

      因此笑忘尘虽然立时被许多人视为洪水猛兽,但也有少数人对她所用的棋子很感兴趣。

      事实上这也是符阵棋大赛被某些人评为富人的游戏之故,没有充足的灵晶与备用棋子打底,在符阵棋大赛之上可能没玩几场就得退下,只能看其他人在会场上玩得兴高采烈。

      笑忘尘就玩得很高兴,或者说主动找上她来挑战的人都是不错的对手,而且笑忘尘很配合,对手擅长法器棋的话就主要以傀儡棋对阵,若对手使用符文棋则配合的以灵力符文应战,让对手有棋逢敌手之感。

      不过这些人的心思还是让笑忘尘很无语,因为……「不要用符文,用你的傀儡棋轰掉他!」「别用傀儡机关,让他们知道符文才是王道!」

      听着奕棋场旁响起的声音,笑忘尘有种无奈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擅长什幺东西,只是下符阵棋的风格而已,有需要这幺认真吗?

      但是奕棋场旁的气氛虽然热烈与火爆,但却没有失控,毕竟法器流与符文流的争吵持续很久,更何况笑忘尘应该属于混合型的棋手,以傀儡速攻牵制,以符文强灭对手,这是笑忘尘的主要手法。

      虽然并非不可以符文术法牵制对手,或者以组合傀儡发动强大攻击法术,但是除非对手是法器流或符文流的使用者,否则笑忘尘都是以傀儡速攻配合符文术法进行辗压。

      第一天的赛程结束,雷忆婷找到了笑忘尘:「你今天似乎出了不小的风头,怎幺你之前不用傀儡棋与我对奕?」

      笑忘尘回答:「我最擅长的还是符文之道,否则我的傀儡棋怎幺会同样有着灵力符文的设置?只不过我製棋的手段够好而已。」

      雷忆婷点头:「这我承认,与你对奕的次数虽然不多,但是委託你帮我做的棋子都很好用呢,该说我设计得好还是你做得好?」

      笑忘尘没有谦虚的感觉:「应该是我做得好,你应该有发现我把你给的设计图做了微调,它们应该比你原先用的棋子更好。」

      雷忆婷笑着看笑忘尘:「是啊,不过以人阶棋子与普通棋子相比,我实在不知该怎幺判断你的脸皮有多厚。」

      笑忘尘表情完全没变:「脸皮?我可以不要那种东西吗?」

      听到这句话,雷忆婷无奈了,人不要脸则无敌,这句话就某方面来说还真是符合现实啊。

      在笑忘尘与雷忆婷聊着的时候,风棋星突然出现了异变,不过感觉到的人并不多,因为这个异变是很隐晦的空间异变,而且範围是整个星球。

      雷忆婷两人是在风棋星的一座酒馆的包厢中聊天,她们今天算是下棋下得很过瘾,不打算再去棋馆坐着,免得被人又缠着下棋。

      笑忘尘突然站到包厢的窗子旁边往外看,雷忆婷就问:「怎幺了?外面有什幺吗?」

      笑忘尘的表情没有变化:「不知道,我有种古怪的感觉,好像刚刚有什幺东西被干扰了,但是我不知道是什幺。」

      雷忆婷有些疑惑:「你在说什幺?」

      笑忘尘回答:「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有种不好的感觉,我们最好小心一点比较好。」

      雷忆婷对此不置可否:「我觉得你可能想得太多,要知道风棋星虽然不是什幺重要的星球,但现在风棋星上可是修者云集,你该不会以为有人想要对符阵棋大赛的举行星球做什幺吧?」

      笑忘尘说:「现在应该只是符阵棋大赛的预赛吧?要从风行星区的一群人当中挑出比较强的十个人而已。」

      雷忆婷说道:「那又如何,不可能改变风行星区的修者有许多都来看符阵棋大赛,要知道尊阶修者也有不少喜好符阵棋,他们也是会参加符阵棋大赛,不过他们都是私底下玩玩,没有公开对奕让我们看到而已。」

      笑忘尘问:「你好像很清楚似的?」

      雷忆婷没有迴避:「我是知道没错,所以你不需要太担心。」

      笑忘尘继续看向窗外,準确的说是看着天空:「希望如此,嗯,我好像看出来了。」

      雷忆婷拿着酒杯轻啜一口:「哦?你看出什幺了?」

      笑忘尘回答:「空间的力量,好像有某种东西在干扰,我不确定有什幺用,只是我怀疑整个风棋星可能都受到干扰,不影响我拿东西,但是像传送阵那样的地方是否受到影响我就不知道了。」

      雷忆婷闻言一惊:「你说什幺?遍及整个星球的空间干扰?难不成是要开战吗?听起来很像是封锁星球的空间传送。」

      笑忘尘说:「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打算说出去,因为我认识的人不多,也不可能跟那些高层说上话。」

      雷忆婷顿时苦笑起来:「呃?你这幺说好像也没错,只是既然你什幺都不能做,那你看那些东西有什幺用?」

      笑忘尘回答:「做一些準备而已,顺道记录一下空间规则的改变,当然你也可以觉得我自不量力,在做逃跑的準备。」

      雷忆婷的好奇心起:「据我所知如果你看到的真是空间封锁,那幺星际传送类的法术将会失去效用,你确定你可以逃跑?」

      笑忘尘想了一下就说:「我确定可以,只要我能够解析并且破解,因为我并不一定要靠传送阵这种东西来进行星际传送。」

      雷忆婷顿时兴奋起来:「真的吗?你知不知道我对官方拢断星际传送阵这件事很有怨言,如果可以我的话,我也想要更为自由的四处游历。」

      笑忘尘的表情有了变化,看向雷忆婷的脸多了两分好奇:「有必要吗?正常的传送难道不足以满足你的需求?」

      雷忆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有些懊恼:「啊,这个……我……我不知道该怎幺跟你说。」

      笑忘尘回头看向窗外:「不知道该怎幺说就算了,我不是好奇心那幺重的那类人。」

      雷忆婷顿时鬆了口气:「谢谢你的体谅,不过如果真的需要使用那种方法逃跑,请带上我,我会帮你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

      笑忘尘没回头看人,继续看着天空:「虽然我不知道你怎幺有这种自信,但是我并不确定你是否可以解决,因为我所採用的星际定位方法如果让人知道,某些人可能会抓狂。」

      雷忆婷有些好奇:「问题很严重?」

      笑忘尘回答:「对于不在其位的人来说,我的传送定位法非常好,因为那是绕过现在仙魔界三个官方势力的星际传送法,而且还是整个仙魔界都进行定位,换个说法就是,我想要去另外两方势力旅游都可以。」

      雷忆婷立时来到笑忘尘的身边:「真的?能麻烦你告诉我吗?嗯,你听过仙魔界的圣地吗?」

      笑忘尘脸上有着不解:「圣地?我第一次听到。」

      雷忆婷解释道:「虽然现在仙魔界三分,但是有少数几个势力是不受仙魔界官方势力三方影响的存在,这幺说好了,就是绝对中立,不会涉及仙魔界内部斗争倾轧的超然存在。」

      笑忘尘有些明白了:「那你是?」

      雷忆婷微笑回答:「我是出身于圣地之一,审判神殿的弟子。」

  • 名称:同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2:2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