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全文阅读

      一场之后,笑忘尘又悠闲了起来,不只是因为她在棋馆二楼打出了凶名,也因为她应对各种符阵棋战术的适应性。

      灵力符文战术不用说,最经典的符阵棋战术,适用範围大,只要提防速攻型符阵棋战术,然后就看使用者的发挥即可。

      法器阵列战术就更无解了,这是拍死号称最强速攻型战术,法器型符阵棋的剋星,毕竟集团进攻的法器也不太可能与构筑成功法器阵列的群体对撼,笑忘尘今天演示了实例。

      不过笑忘尘……应该是比较喜欢灵力符文战术吧?今日目睹此场对奕的人都这幺期望,否则他们就要把笑忘尘今日的对手用唾沫……不,用符阵棋对奕逼到死!谁让你开了坏头!

      反正这一日,笑忘尘没有再接到挑战,也没有人主动找笑忘尘挑战,免得勾起她继续使用法器阵列对奕符阵棋的兴致。

      来到棋阵二楼之后,笑忘尘看到了不少特别的符阵棋,除了亲身进行过的符阵棋奕棋外,她也看到不少人进行奕棋。

      虽然进行奕棋的场次不算多,但是对笑忘尘来说,都是很值得进行参考的经验。

      其中最令笑忘尘在意的,自然就是法器型的符阵棋了,不只是因为这套符阵棋让笑忘尘用了本想隐藏的手段。

      对于法器型符阵棋,笑忘尘很感兴趣,虽然她使用的手段也是法器型符阵棋的一种,但是真要说起来,她用的法器阵列符阵棋好像有些不太像符阵棋了。

      因此在隔天来到棋馆二楼之后,笑忘尘就顺便在棋馆二楼的贩售柜台那里看了起来。

      对于笑忘尘的做法在棋馆二楼的人并不讶异,反倒觉得这很正常,因为贩售部之中有着大量的记录玉简,记录了许多在这棋馆之中出现过的对奕棋局,其中就有不少特殊的符阵棋出现过。

      当然这些记录中也有不少是从别的棋馆中收集过来的记录,不一定很精采,但是不精采的绝对很特殊,像笑忘尘的符阵棋发动法器阵列的那一场,就有很大的可能会被传播开来。

      虽然能够使用符阵棋组成法器阵列的人绝对不多,但是也让许多人有了不少研究的方向,最重要的是让人知道,有人办到他们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而笑忘尘除了找寻这些特殊棋局外,就是要找寻特殊的符阵棋资料了,尤其是那些特殊棋局中出现过的特殊符阵棋资料,更是笑忘尘要找寻的重点。

      同在棋馆二楼的人对笑忘尘想找这些资料并不意外,笑忘尘看来就是一名符阵棋新手,而这些资料又没在棋馆一楼开放,笑忘尘如果真对符阵棋感兴趣,自然会在棋馆二楼这里查找相关资料。

      不过棋馆二楼的人也很期待,查找这些资料的人往往会对自己的符阵棋做出调整,笑忘尘是继续使用自己原来的符阵棋?还是改用新的符阵棋?亦或者开发新的战术?

      不管是什幺结果,棋馆二楼的人都很期待,因为,姑且不论各自的阵营与使用符阵棋的种类与战术,他们都是喜爱符阵棋的人,能看到符阵棋的种类与战术变得更丰富,就算只是一种新的,不见得可以成功的尝试,也是对符阵棋的一种补充。

      这,是对符阵棋这一道仙魔界休闲活动热爱的人共有的想法。

      当然期待归期待,在棋馆二楼的人很有默契的没有去挑战笑忘尘,因为笑忘尘应该正準备收集资料,调整自己符阵棋的表现风格。

      事实上棋馆二楼的人都可以肯定,笑忘尘在符阵棋上的实力很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笑忘尘的符阵有些泛用性太高,缺少特色是没有短板,但也相对的缺少令人惊豔的表现,所以他们期待笑忘尘在符阵棋上的蜕变,就算到时候要让自己成为笑忘尘的踏脚石也无妨,被一名符阵棋之道的大师踩过也是一种光荣!

      在笑忘尘捧着大量资料来到一个角落开始研究时,意外的有一名看起来年轻的人阶女修坐到了笑忘尘的旁边。

      笑忘尘看着这位女修没有说话,女修主动开口说:「你好,我叫雷忆婷,人阶修者,如果你有什幺需要的话,可以跟我说,我可以试着帮你。」

      笑忘尘眉头上扬了一下:「好心人?」

      雷忆婷微笑道:「你可以不信任我,只是我觉得这没什幺意义,因为我也期待你消化这些资料后能够变成什幺样子,另外跟你说一声,我也是想要争取人阶推荐权的人之一。」

      笑忘尘点头:「我知道了,你不介意我与你竞争?」

      雷忆婷笑着回答:「我为什幺要介意?如果我输了的话,就代表我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参加符阵棋大赛,而且我也不一定会输,毕竟名额有两人,说不定你我两人都能参加也说不定。」

      笑忘尘给了雷忆婷一个笑脸:「那我先说声谢谢,另外请不要忘记,我们也有可能都不能参加。」

      雷忆婷对此并不介意:「呵呵,我可不担心这个问题,要有自信,我等你的新棋新战术完成,除非你觉得自己的符阵棋与战术已经很完美了。」

      笑忘尘很自然的说:「怎幺可能,我还不至于那幺认为,毕竟我学习符阵棋的日子还短,目前只是靠自己的符道造诣来支撑,这一点对较弱的对手不会出现问题,但是昨天那一场,已给我了一场警讯,如果对手的棋子更强呢?灵力限制可是所有符阵棋的最大限制,法器阵列的灵力消耗可不低啊。」

      雷忆婷微笑着说:「那你就先研究吧,另外提醒你,你也可以在棋馆这里租包厢住下来,包厢中还有炼器工具可供人使用,也许你会需要。」

      笑忘尘说道:「谢谢,我先研究手上的资料,在研究完成之前,我还需要继续研读资料,我目前最想要知道的是,符阵棋究竟可以有多幺特殊的型态?」

      雷忆婷闻言就说:「人阶修者就用人阶法器级的符阵棋,只要你不用地阶法器级的符阵棋就都符合规则,我看你目前所用的符阵棋……应该只是不入阶的级别吧?现在用来练习找寻适合自己的战术没问题,但到了符阵棋大赛后,每个人所用的可都是上了阶位的符阵棋,你再用现在这些棋子可是会吃亏的。」

      笑忘尘笑了:「谢谢,这幺说来,製作符阵棋的人最好是炼器师吗?」

      雷忆婷说道:「这倒不见得,不过我们这类人,就算去三楼也可以玩玩,只要他们不拿天阶法器级的符阵棋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上三楼的……最少也是用人阶法器级的符阵棋。」说到后面,雷忆婷的表情明显不太高兴。

      笑忘尘说道:「我知道了,我是人阶炼器师,如果只是需要人阶法器级的符阵棋,对我来说并不是什幺问题。」

      雷忆婷点头:「那你就加油吧,有问题可以问我,现在还没到棋馆计算积分的时候,符阵棋大赛开始前的一个月,才是最重要的时候。」

      这一天没有人来找笑忘尘挑战,但是有人来找雷忆婷挑战,这让笑忘尘有了观察这位新朋友的符阵棋造诣如何的机会。

      雷忆婷所用的符阵棋战术,是很典型的速攻型符阵棋,不过她的说择与笑忘尘之前遇到的那位完全不同,雷忆婷所用的是每一枚棋子都能发出法术的类型。

      这个发现让笑忘尘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术法型的符阵棋棋手,可以说与笑忘尘最擅长的手段很类似。

      雷忆婷的符阵棋有着很强的机动性,并且除了不停的凝聚术法之外,还能够联合起来使用更强力的法术,直接击破对手的防御。

      不过这也让笑忘尘注意到一件事情,像她们这种偏向术法型的棋手来说,设法击毁敌人的棋子是非常常见的做法。

      当然仔细想想,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比起阵法来说,术法的消耗比阵法要高得多,所以不设法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对手,就是自己棋子的灵石灵晶内的灵力先一步耗尽。

      想到这里,笑忘尘也若有所悟,以灵力为主要限制手段很不错,这个限制就让下棋者们有了分高下的关键。

      笑忘尘不禁坏笑起来,她突然觉得这种限制很有趣,因为如果使用阵法引来外界灵力同样可以使用,这就让自己的符阵棋多了额外的灵力,只是要考虑到吸引外来灵力的花费与收入是否可以抵消,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此时雷忆婷击败对手坐了回来:「怎幺样?你觉得我的表现如何?」

      笑忘尘很直接的说:「很有意思,我突然发现符阵棋是否入阶并没有办法提高多少战斗力,反倒是防御力的提升比较显着。」

      雷忆婷的脸有些黑:「你是这幺想的吗?不要走上邪路!那是非常令大部份符阵棋棋手厌恶的道路!」

      笑忘尘对此显得很无所谓:「我倒是觉得我会走上另一条邪路,另外一条会让许多对手不爽且咒骂的道路。」

      这个回应让雷忆婷有些讶异,她不禁猜想笑忘尘所想的是什幺,真的会有能与只提升符阵棋本身品阶更邪道的路?

  • 名称:冠军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58: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