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全文阅读

      三炎镇火塔脱手,立刻开始变大,于周围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一座七层楼的宝塔建筑。

      裁判忍不住开口:「你会不会太夸张了?拿这种东西是想做什幺?」

      笑忘尘闭着眼睛右手张开对着三炎镇火塔:「塔名『三炎镇火』,如果对手不是火修,我是没有拿出来的打算。」

      裁判闻言一愣,他接着怪叫一声,因为笑忘尘的对手火道明此时已经回复成了上台时的模样,而且他此时一脸惊恐的看着头上的红色宝塔。

      笑忘尘的手挥下,宝塔也随着移动落下,就这样重重砸在擂台上,然后变回红色小塔的模样飞回笑忘尘的手上,而火道明已经消失在擂台上。

      裁判觉得自己的脸皮有种抽搐的感觉,这会不会太容易了啊?将对手的火焰之力镇压后立刻用巨塔砸人,这样的攻击有多少人可以活下来?

      笑忘尘一边把小塔收起来一边说:「不要那幺惊讶,这座塔只针对火修,对手不用火的话我根本不可能拿出来。」

      裁判仰头望天,是啊,只针对火修,但你确定这样不会惹起火修的针对与敌意吗?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差吧?此塔只针对火修的事情一说出来,还有多少火修会与之为敌?虽然不满,但只要双方没有冲突,那有没有这座塔其实没差吧?

      仙极盟的修者们心情很不好,因为他们时已经损失两个人了,而且还是因为同一个人而折损。

      他们看向笑忘尘的目光已经是仇恨了,只是……他们心知自己占不了多少道理,因为前一个死的白剑是过于自大,而后面那个就是为了杀人而去。

      但是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摆在眼前,笑忘尘的实力似乎超出了他们的估算,因为笑忘尘杀他们两人所展露出来的实力,似乎有着很大的问题,她杀得太过随意,明明只有人阶高段的修为,但是她真的可以御使那幺强大的法器吗?

      这样的疑问也出现在其他观战者的心中,不过这里是仙魔界,有许多擅长推算占卜的高手,他们认真占卜一会就得到了答案。

      笑忘尘所使用的法器是她亲自炼製的,所以在控制力上有着一定的优势,像御使地阶法器所消耗的法力,可以降低需要的一定层次的消耗。

      因此笑忘尘在同阶之中,如果御使同等法器战斗,在消耗上面会有优势,若是使用较高等的法器战斗,则很容易出现法器威力造成的辗压效果。

      对于这样的状况,推算出来的人都只能对笑忘尘感觉到无奈,或许笑忘尘的修为不占优势,但是笑忘尘有法器优势,不管是刚刚用出的三把飞剑或是三炎镇火塔,都能够辗压大多数的对手。

      而这也无形中证明了笑忘尘说过的话,她有不少攻击会出现控制力不足难以收手的情况,这很合理,人阶修者御使地阶法器虽然也可以用,但是控制力上自然不会像控制人阶法器一样控制自如。

      不过大多数仙魔界联盟的修者对笑忘尘并没有多少恶感,毕竟笑忘尘杀的都是仙极盟的修者,不属于仙魔界联盟的自己人,反倒为他们自己人剪除了潜在的对手,是非常好的表现,唯一可惜的是,他们不能直接嘉奖。

      只是安排一些较弱的对手,让笑忘尘可以累积胜利场次这倒是没什幺问题,毕竟笑忘尘主要是使用法器阵列战斗,只要让派上去的人不要拚命硬撑,基本上不会有危险出现。

      至于让笑忘尘获得首批进入密境的资格,他们对此并不在意,笑忘尘目前展露的实力已经足够,就让她与其他人竞争以示公平。

      而因为仙魔界高层的示意,笑忘尘的胜利场次顺利的来到了五十三场,这时她的擂台已经没人排队了,毕竟能够过五十场以后,笑忘尘已有资格去挑战其他同样没有人排队的擂台主。

      这是为了避免有少数人表现得太强势,而没有对手挑战的情况,同样如果两刻钟没有人挑战的话,擂台主也可以找寻没有其他挑战者的擂台主挑战,甚至如果同时有两名擂台主都超过两刻钟没人挑战,裁判也会安排这两者直接对战,以避免因为没人敢挑战而让某些人的胜利场次过低。

      不过笑忘尘并没有等多久,在发现没有人继续挑战笑忘尘时,仙极盟的人又有人上台挑战了。

      仙极盟的这位挑战者一身白,不只穿的是白色,就连头髮都是白色,甚至其瞳孔也很特殊,其眼球几乎全白,只有一圈看似瞳孔的黑色圆圈。

      他开口道:「冰极渊,来自仙极盟。」

      笑忘尘看着这个人:「又是仙极盟?你是来杀我的?」

      冰极渊很冷酷的回答:「没错。」同时他的身上散发出强烈寒气,让整个擂台开始瀰漫着白色雾气。

      笑忘尘摇摇头,她再次取出了三光镇炎塔:「火修不成,就让冰修来?」

      冰极渊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你拿那座塔做什幺?你以为我会怕你那座塔吗?」

      笑忘尘的眼睛闭了起来:「我承认这座塔是有着极强的镇火之功效,但是你没想过为何我需要镇火法器?更何况我本人……也修练火行功法,虽然只是辅修而已,但我也算半个火修。」

      冰极渊说:「那又如何,只有纯粹,才能达到顶点。」

      笑忘尘张开眼睛,她轻声一笑:「呵,纯粹吗?我讨厌这幺极端的说法,果然我就是无法对你们保持平常心,杀人者人恒杀之,猎人也有可能会被猎物反噬击杀,你,真的做好準备了吗?」

      冰极渊踏前一步:「没有多说的必要,死来!」

      笑忘尘摇摇头,三炎镇火塔浮空,她用手指轻敲其底部,一座符文法阵瞬间展开:「裁判前辈,请退出擂台,我要放火了!」

      裁判闻言一愣,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只是用法器张开防御结界,他继续留在擂台之上与两名决斗者保持距离。

      冰极渊没有多说,展开飘忽不定的步法化成数道身影朝笑忘尘围过去。

      笑忘尘见状没有继续等裁判的动作,她再次轻敲三炎镇火塔的底部,瞬间以三炎镇火塔为中心,涌出了大量的火焰,只是一息,符文法阵覆盖之处成了火焰的海洋。

      裁判被这一招吓了一跳,他立刻朝着擂台外冲出去,同时骂了一声:「太阳真火!你也不提醒一声!」

      没错,笑忘尘放出的是太阳真火,而且还是足以布满整个擂台空间的大量太阳真火,裁判可没想到笑忘尘用的是这种火焰,他身上的法器可没办法在这种火焰之中撑太久。

      而冰极渊也是脸色大变,他所练的冰系法诀是很强没错,但是……太阳真火是人阶的修者可以大量运用的吗?

      当然不是,笑忘尘放出的太阳真火在量上可是非常充足,就算是她脚下的擂台也有已经出现熔化的倾向,冰极渊此时只能防御,甚至他已经开始考虑逃跑的可能性了。

      因为笑忘尘并没有使用别的攻击,只是放出大量太阳真火,如果冰极渊放弃杀笑忘尘的打算而逃走的话,他也可以像裁判一样跑到擂台範围外,那样他的性命就保住了。

      可是冰极渊能这幺做吗?虽然带队的前辈应该能够理解,但是他自己可以接受如此结局?

      笑忘尘没有理会冰极渊的纠结心情,她轻敲红色长匣让三把长剑展露出来,接着拔出其中的金色长剑向冰极渊走来。

      冰极渊见状立时做出决定,如果笑忘尘继续在原地的话,他可能会选择逃出擂台,但笑忘尘的行动是持剑向他走来,冰极渊立刻选择接战!

      没错,在这种火行过强冰系力量遭到极端压制的区域开战很愚蠢没错,但他是仙极盟的精英,这个环境只是压制了他的力量,并不代表他就一定会输,反倒此时退出会在他的心中留下阴影,对他未来的发展更为不利。

      冰极渊拿出一个法器张开冰属结界,为他获取一定的空间,然后他开始打出法诀,準备使用强力冰系法术。

      笑忘尘则状似随意的挥动金色长剑,同时在红色的太阳真火火海中留下金色火焰的痕迹,然后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巨鸟身影。

      笑忘尘突然开口:「在满布太阳真火的环境中御使金乌剑诀,不晓得会有什幺样的效果呢?」

      冰极渊的脸色立变,那绝对是对他极为糟糕的情况,而更为糟糕的是,他听到笑忘尘突然喝叱:「三炎镇火,过来!大日真焱,出!」

      一道金色的火焰从飘在笑忘尘身边的小塔中释出,笑忘尘周身的金乌之影瞬间被金色火焰填充成一头金色火鸟,并振翅在红色火海中朝着冰极渊飞来。

      冰极渊后悔了,他的脸上充满惊恐,他期望那只是笑忘尘吓人的话,但是飞来的金色火鸟轻鬆突破冰极渊的防御,并且毫不停留的飞过冰极渊原来的位置。

      接着红色火海朝着金乌回涌,只留下已烧红熔化的擂台地面,与站在如此擂台上手托红色小塔的笑忘尘。

  • 名称:不良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8: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