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全文阅读

      笑忘尘对于挑战者的想法并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被人当成软柿子的感觉可不会好到那去,因此耐心逐渐被这些挑战者磨去的笑忘尘已决定要下重手了。

      上了擂台,笑忘尘说道:「虽然我知道你肯定会拒绝,但我还是要问,你今天是真的打算向我挑战?向已经对挑战者感到不满的我挑战?」

      女性修者闻言立时提高了警惕,不过她仍然坚持:「我坚信自己可以从你手上夺取正式赛的资格,所以你不用想要让我放弃。」

      笑忘尘点头:「那幺,你要有重伤或者死亡的準备,今天开始,对于你这种挑战者我决定下重手。」

      女性修者可不认为笑忘尘只是单纯的恐吓而已,能够参加擂台赛取得正式赛的资格已证明笑忘尘的基本实力,而且根据她探听到的情报,笑忘尘已经击败了十名意图挑战她以取得正式赛资格的挑战者,做为第十一名挑战者,并非不可能要面对逐渐厌烦怒火渐生的笑忘尘的愤怒。

      不过女性修者也只是起了警惕之心而已,她对自己有信心,或者说若无必胜的信心,她怎幺会选择向笑忘尘挑战。

      在裁判宣布开始时,她就消失在笑忘尘的眼前,不是隐身类法术,而是以极快的速度让人无法确认她的身影,只是一剎那,她已出现在正要丢出宝珠进行防御的笑忘尘身边。

      女性修者的身影再现时,她已经拿起一把匕首刺向笑忘尘,从以往观察的结果她可以确定,笑忘尘绝对不是近战类修者,她对于这类突袭没有太强的反应能力。

      只是突然间,女性修者眼前的事物瞬间大变样,然后就感到全身剧痛,接着她才发现她竟然被笑忘尘抓住并甩到了地上。

      这样的变化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偏偏……笑忘尘在此时竟然开口说:「你是白癡吗?虽然我自认不擅长近战,但靠得这幺近,很容易引起我的本能反应,该说你倒霉吗?」

      女性修者非常的不爽,她可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被笑忘尘这种擅长远程战斗的修者击倒的场面。

      不过女性修者立刻一拍地面,迅速借力翻身并挣脱笑忘尘的控制,不过当她再次站稳时却发现,自己胸前的衣服破了,露出了大片春光。

      女性修者脸色立时大红,她怒视祸首,只是笑忘尘对此显得漫不在乎,将右手抓着的衣服碎片丢掉。

      笑忘尘摇头道:「真是的,你的衣服怎幺那幺脆弱啊?我还以为来参加人阶大比的人最少都会穿着法器级的法衣。」

      女性修者咬牙切齿的说:「你觉得有可能吗?在资格挑战赛的时候就把全身家当穿上?想要别人警惕?」

      笑忘尘作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抱歉,你说的把全身家当都带在身上的人就是我这种人,我可没有自虐的心情,该用的东西我可不打算故意不使用。」

      女性修者更为愤慨:「可恶!有钱了不起啊!」

      笑忘尘故意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女性修者:「不好意思,我是人阶炼器师,就用全套法器把你砸到趴下你能有意见?」

      女性修者顿时哑然,她并不认为笑忘尘会在这种场合说谎,但是人阶炼器师能够有刚刚把她抓住并甩到地上的本能反应速度?她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丝不安。

      不过女性修者已缓过气来,镇定自己的情绪,注意到笑忘尘此时仍然没有将早应完成的法器阵列放出护身,她觉得自己仍有胜利的机会。

      女性修者再次在笑忘尘的眼前消失,不过这次的结果更惨,她只感觉头昏眼花,好像自己的头撞到什幺坚硬的物体似的。

      然后她感觉到好像有大石头砸到身上,接着全身好像失去力量一般,让她再也动弹不得。

      旁人只看到笑忘尘突然放开装着宝珠的袋子任其落到地上,同时她也抓住再次出现在身边的女性修者的脖子,然后直接抓着对方的脖子将敌人的脑袋往地上猛砸!

      观察力足够强的人都注意到了,笑忘尘的行动可以说是本能,在把女性修者的脑袋砸到擂台地面时她似乎才察觉自己做了什幺。

      这让某些人很不爽,一名近战系修者的好苗子怎幺就去做了炼器师?怎幺就这幺擅长符文阵法呢?她应该去学习近战技巧才对啊!

      笑忘尘没有去在意观战者的目光与想法,她手上的两只手环同时发光,飞出灵力符文组成一方印玺,然后笑忘尘双手握拳,与这枚印玺一同砸向倒地的女性修者。

      一击之后,笑忘尘一脚将这名女性修者踢下擂台,那些仍然抱有挑战意图的人眼神都凝注了,这名女性修者……被废了!

      走到擂台下,紫灵仙严肃的看着笑忘尘:「你把她废了?」

      笑忘尘回答:「是的,我对于每日的挑战已经感到不耐烦,所以我决定下重手震慑他人。」

      紫灵仙皱眉:「你就不怕别人来找你麻烦?我看她的速度极快,恐怕是有传承的修者,背后可能有人。」

      笑忘尘说道:「在开始之前我已经说过要下重手,她仍然不肯放弃,既然如此她就要有被我重创的觉悟,虽然我得承认,『崩印』的效果比我想像中要好,可惜只能在近身战中使用。」

      紫灵仙闻言也不禁感到无奈:「也就是说,如果对方不与你近战,你想要废掉对手也很困难?」

      笑忘尘回答:「不与我近战的话,我估计结局是重伤或死亡,我打算大量使用剑匣储存的剑气,不打算节省了。」

      紫灵仙叹息:「好吧,我知道了,与你打远战可能会死,但是与你近战,却可能生不如死,她的仙婴好像已经被你击散了。」

      笑忘尘语气很平静:「那就重修吧,我的崩印可以打她体内的仙婴打散,却不代表会让她失去修行的能力。」

      紫灵仙闻言顿时坏笑起来:「哦?如果真是如此,那你虽然有麻烦却不会太多,重修而已,不见得是坏事,说不定她还能借此机会重筑根基,甚至有些走岔路的人会来找你帮忙散功,以换取重修的机会。」

      笑忘尘摇头:「是吗?我可不敢保证所有人都能这幺做,例如寿元就是一个麻烦,谁知道散功后对方会不会立刻因为寿元之故而死亡。」

      紫灵仙想了一下也没得到结论:「虽然我想说的确有此可能,但我倒是没听说有人在散功之后立刻老死的。」

      对于那名挑战者的事情,紫灵仙与月灵梦都没有太过在意,毕竟那是在擂台上的决斗,虽然废掉一名修者的修为算得上严重,但是如果按照笑忘尘的说法,那只能算是散功而不是全废,事情就变得可大可小了。

      毕竟那名挑战者的师门只要愿意再花时间给予资源,她一样可以再次回到原来的程度,甚至可能因为重修之故让根基变得更扎实,顶多就是花费资源与时间而已。

      当然追根究底还是没有死人,在仙魔界,只要不是立刻死亡魂飞魄散,就算修为完全被废也有机会回复,只是所需代价不同,因为笑忘尘只要不是当场把对手杀掉,双方就算结仇也很有限度,除非某一方是护短护过头的类型。

      而现在,笑忘尘让几名看到她表现的前辈修者们感兴趣,其中一人在观察了一会后就主动出现在笑忘尘面前。

      一名身着紧身武修者服饰的短髮女子来到笑忘尘三人的身边,她微笑着对笑忘尘说:「小姑娘,我们去开一个封闭式擂台怎幺样?」

      笑忘尘闻言有些讶异:「前辈?你找我?」

      短髮女子点头:「没错,你刚刚上台时与人战斗的表现让我很感兴趣,我刚好看到你的表现,所以我决定要找你确定一些事情。」

      笑忘尘转头看向紫灵仙和月灵梦,她们两个也是有些讶异,紫灵仙向这名短髮女子恭敬的询问:「请问前辈你是?」

      短髮女子挥挥手道:「你们没必要现在问,等我确认了她的状况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回答。」

      月灵梦作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虽然我们知道自己不是前辈的对手,但是前辈可以不要跟我们抢人吗?」

      短髮女子伸手轻敲了月灵梦的头一下:「不要装可怜!真要如我所想,你们是否保得住她还很难说。」

      月灵梦立时正色问:「前辈,真有这幺严重?」

      短髮女子严肃的说:「很严重,在这附近观察想要找个好苗子的人可不少,我也是在注意到她的表现时才起了心思,连我这个本来没有想找新人培养的都起了确认的念头,那几个眼力不比我差的怎幺可能看不出来。」

      紫灵仙问道:「能请前辈指点我们是怎幺一回事吗?」

      短髮女子没回答,她看向笑忘尘:「你自己觉得自己是怎幺回事?」

      笑忘尘状似随意的回答:「遵循自身的本能或者潜意识行动,我完全没去想应该怎幺做,或者说在我想到之前,我的身体已经完成行动了。」

      短髮女子点头:「你果然是可造之才,看看,她很清楚自己是什幺状态,就你们两个笨蛋没发现。」

      紫灵仙和月灵梦顿时面面相觑,她们还没弄清楚问题在那里。

  • 名称:一念永恒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33: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