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内销还是很旺!]凌盛儿说。(12)

[妳是说要买内需股?]

她抓住老伯的手,揉着!

像一个外婆!

[我本来只想性服务,不想认识你?]凌盛儿说。

[喔?是这样?]老伯谦卑地说。

[可是,我感觉我迷上你了!]凌盛儿靠了过来依偎着他。

其实他大她快30岁!可以做她父亲的。

[我,没什幺?]老伯是不算英俊的男人?

凌盛儿磨着他的肩膀。

[不过,你没有压力?又能满足我的需求,这一点很重要!]她的脸一直靠近几乎贴着他。

[我,我不好色!]老伯害羞地说。

[我也不好色?我一年才做一次!真的!哈!很合的很少!]就拉起他说:[我们去睡午觉!]

[好!]

凌盛儿押他去一楼的客房。

两人躲在棉被哩,起先,紧紧的抱在一起。好像在诉说相思之苦?凌盛儿马上燃烧起来,样样採取主动,压了上来!又吻又咬!

间歇的哀叹着。风在外面伴奏!树叶沙沙的响叫着。

在二楼,天珠儿问杨院:[公司会不会倒?没有外资了?]

杨院回答说:[谁知道?]

两人盖在棉被里。

第六章:开隧道

[台湾本身必须压缩以后,才能引进中资!]凌盛儿说。

[压缩?]

[像香港一样被秃鹰袭击,之后,才能救股市!]凌盛儿熊抱住他。

又说:[台湾心裏百般不愿意!美国钱又不来?]

办完事,两人开始谈经济和股市。

[我要开始为你减肥!]

[喔?听起来超感动的!]老伯躲在她白花花颤巍巍的胸部裏。

[你值得!]她紧抱住他。

[减肥的事不必为我,我喜欢妳现在的肉!白肥肥的!]老伯说。

凌盛儿白他一眼问:[台湾是一个民主的国家,可以防止大陆的一条龙吗   ?]

[法国也没办法?]老伯说:[不过小吃店没有一条龙吧?茶叶蛋也没有?只是旅店和游览车就被架空了!]

[现在经济只有大陆一枝独秀!]凌盛儿说。

[这我知道!]

[迟早要被统一的!只是不知要多久?]凌盛儿说。

[当年1997很多香港人千方百计要到台湾来,尤其是报业,杂誌?最为脆弱!结果只有一家苹果来?]老伯说。

[我们无法抵挡潮流?只能顺应潮流!]凌盛儿说:[你写小说没差!]

[小说家在创作上也有难处!]老伯说。

[什幺难处?不是海阔天通,当文字里的上帝?]凌盛儿说。

[有两个难处!一是感情如何驾驳的问题,驾驭不了会内伤,受不了,吐血。二是,技法的问题,技巧太过头?也会伤到自己?]老伯说。

[哈!有意思!]凌盛儿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有时候会没有灵感?像停电一样,一片空白!]老伯说。

凌盛儿说:[一片空白就来找我!我给你一只手机!随时欢迎你来!]

[也好!我觉得妳比较稳定!而我太浮躁!]老伯说。

[你写小说,我劝你不要用太多感情?也不要用太多技巧?]凌盛儿说。

[啊?]

[你就顺性一点,想到什幺就写什幺!]凌盛儿说。

[可以这样?]

[你是老牌了!不用拘束?]

老伯说:[妳真会安慰人!]

[我阅人太深!不到20岁就被带到股市去磨练!]凌盛儿说。

[太好了!]

[我教你画萌画!妳教我写小说!如何!]

老伯说:[写小说太累会睡不着!]

[反正我没事做?]凌盛儿说。

当他们走出客房时,天珠儿和杨院已经在客厅喝咖啡了!那是下午四点多,喝下午茶的时候。大王椰在风中拼命的摇摆着。山   上的钟声又响起。

[作家应该是很有挑战性的!]凌盛儿走在前面,老伯跟在后面。

坐定之后,杨院问:[您要咖啡还是茶?]

老伯说:[我要茶!]

[中国崛起,我们股票人不能一点準备也没有?]杨院说。

老伯说:[落叶归根,而且又要追求自由?要考虑现实!]

[既然台湾无法独立?那就要两岸另寻出路!]天珠儿说。

[习近平说:要共同解决这个问题!]凌盛儿说。

[所以宋的为台湾找出路,不就是向中国靠过去?]杨院问。

[也不是这样!因为内政一直搞不好!]老伯又说:[其实也是这样!]

[我认为要一个可以向大陆撒娇的总统!像习近平要求一些东西!因为他大我小,他要给糖吃,而不是我们给糖?]凌盛儿说。

又说:[台湾的出路在大陆!如一直说要找出路,就像韩国一样,要往大陆靠!台湾人心裏不愿意!又想要!]

老伯说:[台湾本身没有出路!腹地太小,市场太小,不然可以发展文创!]

[台湾的小说到大陆去,是要经过审查的!]凌盛儿说。

阳光渐渐地退出客厅。

感觉鸟声突然绵密起来!

风停了,又起!沙沙地叫着,一点也不寂寞?

茶沖了4.5回。

回到一种淡淡的甘美。甚至是白开水的味道!

[还是找不到结论?]天珠儿感伤的说,国字脸,憔悴下来!

[不是找不到结论?而是无法接受这个结论?而有一种被趁火打劫?或者想趁火打劫的恶念?]凌盛儿说。

这话很难懂?想法非常奇特!

[喔?无政府状态?烧杀掳掠?]老伯问。

[不过是失去政权?]凌盛儿说。

[是年轻人要复仇?]天珠儿问。

[好了!复仇了!问题有解决吗?]杨院问。

[好像没有?]

1129虽然是年轻人创造的!但是有很多人不出来投票?以前投国民党的人!他们都被伤害,中四只以上的箭!

这个仇还会一直报下去!因为伤害还没有消失?

这不是教训国民党的问题!而是痛恨,以及彻底的失望!

[国民党会变小!]天珠儿说。

[还会打歼灭战!]杨院说。

[该吃饭了!]又说。

吃过饭,他们又出来散步。这一次不是去冬瓜山?而是往下走,回到坪林国小,有两旁大王椰的街道。然后经过羊肠鸟道,土块厝,一个贫民窟。921时很多老兵死在这里。

形成一种奇特的风景。

老伯说:[如果你把它当作艺术品来看?当作一首诗也是可以的!但于心不忍!]

凌盛儿说:[为什幺没人管?]

凌盛儿问:[土地不知道是谁的     ?]

走到早餐店那裏,又走回来!

是走了一大圈。

又回来继续聊天。

凌盛儿继续问老伯说:[台语应该有一种独特的语法吧?]

[有!向许达然的短句!简洁,不失华丽!]老伯说。

天珠儿说:[呦!山东人也喜欢短句!]

[北京话是满人的话,他们喜欢绕!绕半天的!]老伯说。

[他们怎幺有时间绕?]天珠儿问。

[骑在马上,风一吹说的话不见了,不就又要说一回?不就绕了?]老伯说。

[您有刻意去写台湾的语法吗?]杨院问。

[也没有?其实已经30年没讲台语了!小时候听父亲讲台语,是很庄严美丽的!]老伯说。

[它里面都是古文字!自太古,已经不流通了!]又说。

[变成方言?]天珠儿问。

[嗯!]

老伯点点头。

老伯说:[经营了60几年,台湾的诗,语言,自成一格!很有特色!也不必去刻意经营?语言就自然形成了!]

又说:[语言是多元的!台湾是35省都有的!自然形成一种独特的语言!不是描述?而是表演!]

晚上10点多,杨院就带天珠儿上楼去。

老伯和凌盛儿也回到客房去。

到了半夜一点多,雨下了,带来无尽的荒凉感觉,好像是两个人迷失在长草区?一时走不出来!

累得团团转。却听到一群狗沖了下来!不知在追什幺?彷彿从他们身边冲下来?

雨的声音,大,又慢!中间就是细碎的杂音了!层次分明,远近适中的敲打着。他躲在她温暖的怀里。听着雨的协奏曲。

没有一丝睡意?

而她却沉酣的睡去?

台湾四百年的历史以来,由海盗游民,原住民的荒岛?到平埔族盘据。也只有四百年的历史?虽然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以及特色?还是太浅?无意中形成一个国家也是近20几年的事。而且是借壳上市!

实在不忍荷责太多?台湾有她自己的文学吗?所谓乡土文学。

这些年来,文学的作品并不讨喜?都是一些政治人物出的回忆录。

台湾有自己的作家吗?应该有!

雨还是懒洋洋的下着。

感觉很美。

像睡在一艘船上?摇呀摇的!

外面下着冬雨,豆大的雨,却疏疏的落,野蛮有诗意的!

凌盛儿突然抱住他发出呓语。

160公分肥壮的她应该有85公斤以上吧?像一头母狮子!

对老伯来说。这应该是一种冒险!

一种新奇的感觉!

在人生中。

  • 名称:剑道独尊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8: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